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口述最舒服的性经历*大尺度直接粗暴的小黄文

更新时间:2020-11-22 14:19:53

晓雪你放心,很快的。”老宋的双手已经彻底不听自己使唤,两只手搭放在睡裙的边缘,用力往下拉。



可是不管他们两个人如何努力,拉链都是纹丝不动,老宋的牛仔裤此刻已经快要被撑破了,他一着急一用力,裙子面料撕裂的声音突然间响起,裙子下方边缘处顿时裂成两半,孙晓雪的白皙后背瞬间暴露出来。



顿时,裙子已经失去了遮羞的作用。



“啊!哎呀我的妈呀!”孙晓雪连忙夹紧双腿,弯曲腰肢维持睡裙不至于掉在地上,在老宋的面前踉跄站着。

 文学



盯着分分钟走光的危险,孙晓雪一手捂着胸部,一手捂着臀部,一阵小碎步逃离卧室。



老宋非常清楚,孙晓雪再走五步,一定会走光。



怀揣着观赏梦中女神那曼妙裸体的欲念,他双眼紧紧盯着视线前方……



因着过于焦急,孙晓雪忘记穿拖鞋,就这样赤着一对白嫩玉足离开卧室。



老宋坐在床上远远望着,发觉有一种A片女主角离开镜头下的错觉。



他心中暗想,这多么像是每一晚春梦里面才会出现的场景,不,精准地说,这是要远比那些春梦更加令人发痴发狂。



当孙晓雪回到老宋眼前时,她已换了一身清凉、舒适的夏装,上身一件正面印有哆啦A梦图案的白色T恤,下身一件超短的牛仔短裤,脚腕处戴了一条银制脚链。



整个人显得是那样清纯靓丽,从头到脚清丽得,就像是人生赐予给老宋最好的礼物。



她站在门口,双手掐着小蛮腰冲着老宋甜美笑着。



老宋心花怒放,激动得想要冲上去将她揽入怀中又亲又抱,而又因为她方才那副样子,刚好可以上下其手,今夜成为自己的女人。



狠狠地蹂躏,狠狠地索取,直到她香汗淋漓披头散发,整个人跪在自己面前直呼老公快点,老公再快点我还想要。



老宋刚想要站起来,孙晓雪走到他的面前将他按在床边,轻轻坐下,一对媚眼盯着他看,说道:“宋哥,刚才你也说了,最近流行性感冒严重,要不然咱们两个人就躺在床上好好歇歇吧。”



老宋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孙晓雪居然主动提出要和自己一同躺在床上!躺下之后会发生什么?孤男寡女共处一室的,自然是上下其手疯狂给予疯狂索取了,孙晓雪那硕大的巨乳,那撅挺的翘臀,那白嫩的玉足,全部都会属于自己!



“这鬼天气真的是,弄得我身体好不舒服哦……”还未待老宋开口说话,孙晓雪已经踢掉拖鞋爬到床上了。



老宋猴急猴急地跟着爬了上去,激动地躺在孙晓雪身旁……

老宋躺在犹如温润香玉的孙晓雪身旁之后,闻着枕头上面的诱人香气,足足半分钟心跳才平复下来。



孙晓雪生活之优渥要远远超乎老宋的想象,又因为是少妇,所以席梦思大床上更是女人香十足。



眼看着自己与孙晓雪的娇躯之间隔着一段距离,他刻意凑了过去,不经意间裤裆部位居然抵到她的翘臀部位。



由于她的下身只有一条牛仔超短裤,修长双腿借着皎洁月色白嫩得晃人眼球,令他有一种错觉,仿佛已经长驱直入冲撞进那迷人的双腿之间般。



“啊……”



孙晓雪如时轻哼一声娇喘,老宋听得虎躯一震,裤裆部位明显是更加骇人。



“宋哥,你压到我的头发了。”老宋听了之后,心情突然一震低落,照理说她不会不知道此刻裤裆紧紧抵着她,可是她对此竟然只字不提。



俗话说,男人四十一枝花,可是老宋却分明是一个又穷又丑的老光棍而已,何德何能老牛吃嫩草呢?



然而当孙晓雪将头转过来之后,俏脸羞红神色暧昧,老宋心中一喜,他心想:看来晓雪这是享受其中装作不知道呢。



“宋哥,其实我对你的印象非常好,虽然你的年纪不小了,可是干起体力活儿丝毫不输给年轻力壮的大小伙子。你对我的印象怎么样呢?”



孙晓雪说话时,刻意将白嫩的脚丫挪到老宋腿边,嫩如玉葱般的脚趾在他的腿边蹭着。



‘干起体力活儿’这六个字她说得极其楚楚动人,一张俏脸在月光的照耀下,显是一副欲求不满、如饥似渴的小女人模样。



老宋咯咯笑着,大胆地将一只手放在她的小腹上,微笑着紧紧盯着她的双眼说道:“晓雪,你宋哥我没有女人,你难道不怕我吗?”



她嫣然一笑,答道:“难怪宋哥你那样有力气,原来是精气充足无处宣泄呢!”



顷刻间,她将老宋搭放在她小腹之上的粗糙大手往上挪了挪,差一点点,就已经是达到硕大软胸。



老宋附和着笑问道:“晓雪,你老公平时对你怎么样?”



“哎呀,宋哥你这是在说什么呢呀,人家根本听不懂……”趁着自己表现得极其害羞难为情,整个人钻进老宋怀里。



此时老宋心花怒放,毕竟孙晓雪是一个女人而不是女孩,老宋口中所问她自然是一听便知晓其中含义。



老宋顺势双臂开始逐渐用力,紧紧搂着孙晓雪的娇躯。



“唉……”



孙晓雪的呼吸逐渐急促起来,发出一声满足叹息。



两个人虽然都不再说什么,但是双手可是不大老实,尤其是孙晓雪,急得双手至老宋肚子上面一路滑到裤裆边缘,尽管仍旧是不敢放开手脚,只是在边缘感受着属于男性刚猛之气的滋润。



“宋哥,你知道吗?这个家虽然很大,虽然什么都有,可是却没有男人陪伴我,每天心里面都是空落落的……”



孙晓雪的语气非常委屈,娇艳欲滴的她,神情自然是有些失魂落魄。



“晓雪,你看着我!”老宋说完,一双大手放在她的短裤上的腰带上,企图一把将起拽下。



事情非常明显,距离得到她,仅仅只剩下这一步而已……



“唰”地一声脆响,老宋猛一用力,就将超短牛仔裤上的腰带拽了下来,裤裆拉链处登时散开,露出内里迷人的黑色蕾丝内裤。

已是三年人妻的孙晓雪,日日夜夜都渴望被填满,好比一块沉甸甸的锁头,急需一把可以做到严丝合缝的钥匙打开,此刻她情欲难捱,恨不得老宋立刻进去。



我这是怎么了?



孙晓雪心中小鹿乱撞,神色羞臊,羞怯地望了望满脸胡茬的老宋,虽然算不上英俊,可是仍旧是被他那伶俐的眼神电到,娇躯一阵微颤。



老宋纵横嫖场多年,他完全知道女人想要的究竟是什么,不作任何停歇,双手猛一用力将白嫩双腿张开,伸直食指朝着双腿之间探了过去。



隔着内裤轻轻揉搓一阵,食指立刻感受到异样的感觉。是的,女人顿时进入状态。



孙晓雪明显感觉从头顶至脚心之间,一道巨大电流横冲直撞,她如梦初醒般说道:“宋哥!你这是要干什么?”



老宋飞速伸出中指,与食指相加疾速撩拨开内裤边缘,旋即探了进去。



孙晓雪忘情地“啊”了一声,顿时感觉身体快要飞升完全不属于自己,一颗躁动不安许久了的小心脏,随着老宋的摆弄飘飘荡荡。



犹如一艘在巨浪之中浮动着的小船,随着骤起的风雨在海面上飘飘荡荡,顷刻间都有支离破碎的可能性。



面对着一阵又一阵惊天骇浪的袭来,小船艰难求存,横转腾挪变化身位。



孙晓雪这艘在风雨中贸然前进的船只左右摇摆,被跪伏在她双腿之间的老宋疯狂操作着。



正当此时,老宋意味深长地一笑,说道:“晓雪,你一定非常享受这种感觉吧?”



孙晓雪咬着下嘴唇双手紧紧抓着床单,在老宋的强势猛攻之下,有种错觉,那里仿佛是从未经历过人事般。



曾经,从未有过这样享受过,老宋的这句话更像是拥有魔力似的,将她心门全然打开了。



尽管身体与内心已经彻底缴械投降,可是她的嘴上还在硬撑着:“宋哥,不能这样,这里不是外面,而是我的家里啊。”



“没事,反正今天也是周末,你老公他也不会回来的。”老宋满脸坏笑,两根手指不断被炽热液体灌溉,舒爽得他连语气都颤抖。



已经逐渐到达巅峰的孙晓雪双手握着老宋手臂,艰难说道:“宋哥,我不行了,我真的快要不行了……”



老宋见势急忙将孙晓雪双脚架在肩上,两只脚踩在床上呈下蹲的姿势,对双眼紧闭的孙晓雪说道:“晓雪,你快睁开眼睛,看看你宋哥我帅不帅!”



因着孙晓雪此刻完全臣服在老宋手中,于是便很是听话地睁开双眼,看着老宋这副样子,语气颤抖地说:“宋哥,你真的太男人了,快要迷死我了。”



“接下来,我要美死你!”



老宋说完之后,一手按着孙晓雪的小蛮腰,一手将自己的内裤猛地抓下,朝着那处就要挺进……

孙晓雪的娇吟声很是诱人,同时间更加肆无忌惮,老宋听着就如同是在欣赏动人天籁,催动出他沉睡在体内多年的惊人情欲,攻势更加威猛。



她的眼神迷离,却是丝毫不敢闭上双眼,否则错过这迷人的雄性气息岂不是倍感失望?



她被老宋紧紧搂抱着,双腿自然是搭放在老宋腰间,紧紧地用力夹着,急不可耐地想要让他马上就将自己这把锁,严丝合缝地打开。



老宋亲吻着她的身体,孙晓雪的胸前起伏不停,犹如受到过撩拨般,那两团致命柔软更加翘挺,直直地挺立在老宋眼前。



老宋一边爽着,嘴里面一边发出粗哼声。



孙晓雪双手紧紧抓着他的双肩,听得她心神意乱神色痴迷。



他越是粗哼,她的娇吟便越是销魂,老宋感觉到体内的血液仿佛是骤然间被烧开一般,准备进入正题。



孙晓雪眼见老宋神情,急忙是双手拄着床头艰难坐起身睁大美眸要去看,当看清楚了之后,顿时又惊又羞,满脸渴望。



现在的老公自然是与之差之千里,结婚之前虽然谈过几段短暂恋爱,可是每一个男朋友也都不如老宋。



老宋在她眼中实在是非常惊人的,而且毕竟年岁已高,却能够在“战场”上达到这种程度,可见本钱雄厚。



孙晓雪简直无法直视自己,又惊又喜,又害羞又是兴奋……



老宋爽朗一笑,说道:“晓雪,撑住了啊!”



孙晓雪的脸上顿时浮现出要比花开更加动人的笑容来,连忙点头称好。



老宋正要往那处挺进,都已将她的双腿摆放好了,千钧一发之际,开门声音突然从客厅传来。



孙晓雪一惊,顿时花容失色连忙将老宋推开,慌张不已地提上裤子跳下床。



老宋同样是吓得魂飞魄散,急忙整理衣裤。



孙晓雪打开灯关上门一系列动作一气呵成,望着突然归来的老公张国强温柔问道:“老公,你怎么突然回来了呢?”



“我身体不舒服,回来休息。”张国强无精打采地推开卧室门就要走进去。



“别啊,你回来休息了,那火锅店谁来看啊?”孙晓雪见此倒吸一口凉气,急忙拦着张国强问道。



“有我爸在。”张国强打着哈欠推开卧室门走了进去。



孙晓雪忙是跟了进去,只见老宋正兢兢业业地站在窗台上摘取窗帘,若无其事地说道:“孙女士,你不要急,现在我就把窗帘摘下来拿去洗。”



张国强望着身在卧室当中的老宋先是一愣,旋即孙晓雪借口解释一番,当他得知面前又老又丑的老宋只是钟点工保洁人员之后,满脸不屑没有好气地吩咐了一句:“老东西,好好洗,洗干净!要不然我可会投诉到你们公司!”



老宋抱着窗帘背对张国强,向孙晓雪传递了一个暧昧无比的眼神,孙晓雪眼神向外面一斜,老宋陡然间看到对面半敞着门的房间,刻意提高声音对孙晓雪说:“孙女士,我去洗窗帘了。”



孙晓雪说道:“好的,宋师傅。”



老宋抱着窗帘离开卧室之后,孙晓雪转身对躺在床上的张国强指责道:“你就不务正业吧!咱爸那么大岁数人能看好火锅店吗?整天就知道抱着手机玩游戏。”



“哎呀行了行了,每天就知道絮叨,烦死人了!”张国强不耐烦地回应了一句。



“哼!”



孙晓雪怒哼一声走出卧室,面对着站在对面房间门口的老宋,立刻喜笑颜开,猴急猴急地拉着他走进房间……

孙晓雪身后有厚重的墙壁相阻隔,只要她与老宋两个人尽量不出声音,那么卧室里面躺在床上的张国强根本就无从发觉他们两个人干的好事情。



当孙晓雪抓着老宋走进房间之后,她轻轻将房门关闭反锁,深藏在拖鞋当中的白嫩玉足立刻暴露在空气里。



她手脚非常麻利,先是爬到床上,紧接着三下五除二便将身上衣裤脱掉,双臂支撑着床沿,一副嗷嗷待哺的神情,虽然不发出声音,但是老宋看嘴型就能够明白。



她是在说:“快点,我要!”



老宋双手用力抓住她那白嫩脚踝,凑了上去。



兴许适才事发突然,老宋发现孙晓雪反应过去了。



他张开嘴蹲在孙晓雪双腿之间,坏笑着问道:“你宋哥我先把你身体里面的放出来?”



方才孙晓雪从张国强那里感受到的怒气一扫而光,脸上又羞又臊,将一对白嫩脚丫在老宋腰间来回蹭着,说:“快点,我老公一时半会儿可睡不瓷实,被他发现可就天塌了。”



老宋嘿嘿一笑,近乎勾引地说道:“晓雪,你可快要馋死我了。”



老宋的这句话顿时便将方才孙晓雪心里已经吓退了的馋虫彻底勾了出来,仰着头嘴张着,脸上表情扭曲了,因着她害怕激动之时发出声音,双手紧紧捂着嘴。



一头波浪长发前后摇摆,整个人显得性感诱人。



“老婆,给我倒一杯果汁,我渴了。”



虚弱的声音从卧室里面传出,张国强对着手机目不转睛,对孙晓雪说道。



老宋见势连忙停歇,孙晓雪被老宋伺候得正在兴头上,用力抱着老宋的头,示意他继续。



在孙晓雪心底,是如此期待致命爽感尽快袭来,她对于老宋的本事坚信不疑,她认为凭借老宋结实的身体,一定能够让她在这样“艰苦”环境之下,也能够体会到作为女人最大的快乐。



不过,她的心里还是有些矛盾的,毕竟像是这种放纵,生平以来还是第一次。



人生如果不是走到这一步,打死她也不会相信,居然有这么一天她孙晓雪也会做出这种事情。



然而……



截止此刻她才惊觉,作为女人竟是如此幸福……



“好爽啊,宋哥。”



孙晓雪一手紧紧抓着床单,一手紧紧掐着老宋后背,娇躯一阵狂颤,爽得她嘴角溢出了口水来。



老宋蹲在她的面前,双手捧着她的脸,说道:“我的小公主,你宋哥我一定要把所有精力都用在你的身上。”



孙晓雪尽情感受着巅峰过后的余韵,忘情说道:“宋哥,你把精力全用在我的身上好了,你不用怕累得无法工作,反正我家里有钱,我拿家里面的钱给你缴房租、买饭吃,给你买补品,让你越来越强。”



老宋自然是笑得合不拢嘴,他弯着双腿打算一展身手彻底征服身下人妻。



孙晓雪俏脸憋得微微透红,急声说着:“宋哥,全你看你了,把力气全发泄到我的身上,让我做女人!”



她左腿窝在老宋身前,右腿缠在老宋身上,做好了准备的姿势迎接着老宋……

孙晓雪与老宋正准备激情酣畅之余,居然把着急喝果汁的张国强忘了,像是孙晓雪如此这般细腻的女人,放在平时她绝对不会这样粗心大意。



当老宋掏出老枪准备一展身手,孙晓雪脑海当中闪过爱情动作片当中的画面,兴奋得她小心脏砰砰直跳,何止一个春心荡漾了得!



小脚丫底部甚至渗出些许汗水……



那是兴奋的汗液,那是期待的汗液,那是紧张的汗液。



“聋了啊!我叫你给我倒果汁!”张国强怒吼着。



孙晓雪一脸无奈,将双腿之间的老宋轻轻推开,穿上内内踏着拖鞋准备开门。



“宋哥,你放心我会很快的。”孙晓雪对着同样无奈的老宋,给了他一记香吻。



孙晓雪从客厅的冰箱里快速倒着果汁,当她看到墙角的名牌沙发,不禁是狂咽口水。



她心想:哪天张国强这个废物不在家,我拉着宋哥在沙发上面亲热,那一定是很舒服的!鉴于我身材纤细,完全是可以跪在茶几里面为宋哥服务,他一定会被我弄得一辈子也不会去找其他女人。



想到这一节,她发现自己忽略了一个事实,即是又老又丑的老宋会有女人吗?



她将果汁递给张国强之后,正要转身回到“爱巢”,突然想起一件事情,于是转身回来面无表情地说:“老公我问你,那张农行卡里面少了两万块钱,是怎么回事?”



张国强正喝果汁,连忙将手机掩至身后,惊愕问道:“你怎么知道?”



孙晓雪像是泄了气的皮球般恨铁不成钢地问道:“你是不是还在网赌?去年你输进去整整五十万,还完了之后你还是不长记性?狗改不了吃屎?”



“我去你娘的!骂谁是狗呢?”



张国强铆足了力气,眼看着一记大耳光就要扇在孙晓雪脸上,吓得她退到门后,手指着他说道:“你真是一个废物!做生意做生意不行,干活儿干活儿不行,就连在床上……在床上你也是一个无能废物!”



气冲冲地回到房间之后,气得她恨得她眼泪夺眶而出,抱着双腿痛哭流涕。



老宋用力将她揽入怀里,说道:“晓雪,好妹妹,别哭了,宋哥看到你哭连死的冲动都有。”



孙晓雪整个人依偎到老宋怀中,哭着说:“宋哥,你真好,你比那个无能废物强一千倍一万倍,你才是一个真正的男人。”



听得老宋精神抖擞,捋了捋头顶有些稀疏的头发。



哭了片刻,孙晓雪坐起身从床头柜里面取出一个黑色铁盒子,旋即打开来从里面掏出一枚安全套。



温柔递给老宋,轻声说道:“宋哥,你会不会不喜欢戴这个……”



老宋发现这是狼牙式的,周身裹着塑胶制的软刺,他将孙晓雪紧紧搂在怀里面,诚恳说道:“晓雪,宋哥我好好疼疼你……”



孙晓雪望着老宋许久,良久,美艳如玫瑰花开的笑容在俏脸上荡漾开来。



她的一张俏脸,又羞又臊,渴望的神情蕴含在俏脸上,含苞待放。

老宋整个人非常激动,望着躺在自己身前的孙晓雪,他身体如同着了火一般,口干舌燥的,恨不得以最快速度将这种燥热宣泄在孙晓雪玉体之上。



“唉,宋哥,对不起。”



孙晓雪一声叹息,将缠绕在他腰间的白嫩小腿放下,整个人坐在床边,垂头丧气。



老宋将她搂在怀里面,关怀问道:“晓雪,你这是怎么了?”



孙晓雪睁开眼睛望着他的裤子,发现那一处仍是鼓鼓囊囊的,饥渴已久的身体自是万分渴望,然而,有那个力气却没有那个心思。



她依偎在老宋怀里面,嘟着嘴羞臊说道:“宋哥,如果不是亲眼看到,我真的无法相信张国强居然还在网赌。我现在真的没有心情了,等下一次你再好好疼我,好吗?”



老宋是一个善良的老男人,虽然他无法自拔,但是又怎么可能会强迫孙晓雪呢?



孙晓雪这番话明显是在征询老宋意见,老宋轻抚她的玉颈,笑道:“没事儿,只是你要答应宋哥,千万不要为此做出傻事。如果你老公还欺负你,你就告诉我,我来为你出头。”



孙晓雪点点头,小鸟依人般娇羞说道:“宋哥,你真好。”



老宋依依不舍地离开之后,一个人行走在路灯昏暗的午夜大街上,夏日微凉夜风吹动了他头顶稀疏的头发,幻想着方才孙晓雪躺在床上难以自持的娇羞模样,当真是心痒难挡。



这一次虽然没有与孙晓雪成事,但是还有下一次,孙晓雪被他征服已是板上钉钉不争的事实,唯独是一个时间问题而已。



想到这一节,老宋的心更加踏实,低声哼唱古老歌谣,朝着家的方向漫步行去。



回到家之后,老宋洗漱一番躺在床上给孙晓雪发送一条微信过去:晓雪,你睡了吗?



当初老宋之所以能够加上孙晓雪的微信,还只是因为收工钱方便而已,毕竟这年代都是手机支付,与他年轻时候不一样。



稍顷,孙晓雪发过来一个“亲亲”的表情,紧接着后面跟上一行温暖文字:宋哥,叫我媳妇。我刚刚冲完澡,自己躺在咱们两个人的爱巢上,想那个王八蛋干得好事情呢。



老宋没敢发语音,毕竟他知道张国强就躺在卧室里面进行网赌,于是便发了一行文字过去安慰她:媳妇,你要知道气大伤身,如果气坏了,我以后找谁说理去呢?



孙晓雪那头沉寂片刻,良久回复:好,我听你的。宋哥,晚安,我睡了。



老宋哭笑不得,明明刚才还要自己称她为媳妇儿呢,两句话不到,就又变成“宋哥”了。



想来征服女人,毕竟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



在完全占有她身体之前,她可不会心甘情愿伺候自己洗脚洗内裤袜子。



老宋发过去这样一行文字:晓雪,现在我如果在你的被窝里面,一定会让你做最幸福的女人,整整一夜我们都不睡觉了,就抱着你一起做快乐的事情。



孙晓雪有裸睡的习惯,此刻浑身上下一丝不挂躺在被窝里面,正用手摩擦光洁的脚底准备睡觉。



她见老宋这样说,脸色立刻红了,又羞又臊,回复道:老公,你真坏,说得人家都不好意思了,真难为情……

老宋非常清楚,经过这样一番文字撩拨,孙晓雪必然心痒难耐睡意全无。



他回复道:咱们两个人差一点都水乳交融了,还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下回我让你闻闻我的大腿根,看看是不是非常有男人的味道。



孙晓雪如时将房间灯关闭,躺在一片黑暗之中双眼紧盯屏幕,回想老宋鼓鼓囊囊的裤子,真是有别样快感。



大腿根……



男人味……



孙晓雪的俏脸自然是红得如同那天的晚霞,没有说任何话,给老宋发过去了一个“抱抱”的表情。



殊不知,老宋发过来的“大腿根”这三个字,就已经将寂寞少妇撩拨得身体起了反应。



老宋故意问她:晓雪,你现在有反应了吗?



孙晓雪看到老宋这样问她,脸上当即一片羞红,出于正常女人的生理原因,她的娇躯当中已是仿佛有一团烈火在熊熊燃烧,那一处,甚至有百爪挠心的酸样感受。



然而,如她这样的大家闺秀,又如何会好意思将自己真实感受一字一句地说给老宋听?



老宋见她没有回复,赶紧趁热打铁,将手机摄像头正对着下身拍了几张私处照片,给孙晓雪发送了过去。



如此一来,当即便将孙晓雪娇躯当中潜藏着的最后一缕欲望激发出来。



她咬着牙恨恨想到不争气的张国强,那个不举的废物,看来非是要将家里面的积蓄全部网赌输光不可了。



想到这里,她身下一阵排山倒海般地燥热,连忙给老宋回复了过去:宋哥,我快要把持不住了,有了很大反应。多想要和你躺在一个被窝里面,让你好好疼疼我,安抚我这颗受伤了的心灵。



接下来,两个人聊天的尺度越来越大,彼此之间言谈用语越发露骨,孙晓雪最终彻底受不了了,就差发语音向老宋哭着求饶。



将近凌晨时,两人眼皮都已经睁不开,互道晚安之后,彼此沉沉睡去。



老宋睡熟之后,终于不再做往日的那些激情梦境,梦境当中的女主角虽然还是孙晓雪,然而却是无比贤惠的孙晓雪为自己洗衣做饭。



笑面如花,美若天仙,无限婉约地看着老宋说:“老公,我洗完衣服就去给你做饭,想吃什么尽管说,我要把你喂得胖胖的,然后给你生一个大胖小子。”



老宋嘿嘿一笑,将蹲坐在小板凳上洗衣服的孙晓雪搂在怀里,正想说家里委实太穷,没钱养小子,只想要闺女。



然而此话他却无论如何也说不出来,费了好大力气即便说出来了,却根本发不出声音。



情绪一急,立时便醒了。



他满头大汗,怔怔望着窗外的惨白月光,夜空如同被墨浸泡过般黑暗。



正在发呆愣神时,手机来电铃声突然响了起来,他不耐烦地按下接听键,没有好气地冲着手机吼道:“谁啊!有事快说,这么晚了还打电话!”



手机那头传来一个清脆悦耳的女子声音:“二叔,我是你侄媳妇。”



“哦哦哦,咋了侄媳妇?”老宋立刻清醒过来,急声问道。



“二叔,我现在就在你家门口,我现在无家可归了,只有住在你家了。”手机那头侄媳妇的声音显得落寞又无助,当真是惹人怜爱……

在这座城市当中,老宋有一个不学无术的侄子,前两年结婚之后隔三差五家暴,每一次举目无亲的侄媳妇都会来找老宋。



久而久之的,老宋的出租房俨然快要成为侄媳妇在这座城市的第二个家。



如果说孙晓雪是一朵娇艳欲滴的红色玫瑰,那么,侄媳妇蒋冬雪便是一朵在寒雪之中悄然绽放的雪莲,清纯靓丽,一颦一笑举手投足就是一个女孩儿。



当老宋急匆匆地推开门之后,只见侄媳妇蒋冬雪正可怜巴巴地站在门口,身上穿了一条时尚动感的粉色裙子,一头长发染成淡黄色,烫了波浪大卷。寒风吹来,白嫩娇躯不停打着哆嗦。



“二叔……”蒋冬雪抽泣着扑进老宋怀里。



老宋连忙闪开,有些自卑地说:“冬雪,二叔身上脏。”



蒋冬雪眼眶当中噙泪说道:“怎么会呢?二叔在我眼中是天底下最伟大的男人,远远要比那些穿着貂皮大衣不学无术的年轻小伙强多了!”



老宋虽然刻意不去注意,然而当侄媳妇蒋冬雪的娇躯依偎在自己怀里时,一阵少女的迷人幽香却是避不开的,那种钻心刺骨的舒畅感,瞬间令老宋精神抖擞。



进屋之后,老宋又是给蒋冬雪脱鞋,又是给蒋冬雪做饭的,忙得不亦乐乎。



蒋冬雪赤着玉足坐在老宋家里脏乱的床上,一双包含委屈泪水的大眼睛紧紧注视着老宋,望着老宋那花白的头发与稀碎的胡茬,她不禁感叹,若是自己的老公也能够像二叔老宋一样勤劳任干,想来自己一定会开心得很。



不多久,老宋端着一碗热气腾腾的混沌放在蒋冬雪面前,摸摸她的头说道:“快吃吧,孩子。我记得上个礼拜我已经帮你训了我侄子,当时他信誓旦旦的说听我的话,怎么现在又成这样了呢?”



蒋冬雪吹了吹热气,满脸幽怨说道:“二叔,他就是一个畜生,如果他能及得上您一半的好,也不会做出打我这样的事情呢。”



老宋看着蒋冬雪可怜巴巴的模样,心里非常不是滋味儿,对这位年轻貌美的侄媳妇,又是怜惜又是疼爱。



一双布满老茧的粗手正试着探到她的脸上,她挪动臀部起身的一瞬间,这双手巧夺天工地插在她胸前那紧致、修长的乳沟当中。



两个人都很是尴尬,老宋的手连忙从乳沟里面抽出去,她抿了抿嘴唇说:“二叔,幸好我和他还没有孩子,要不然,我们娘儿俩都会承受家暴的。都说有钱的男人就会变坏,可是他明明狗屁不是挣不来一分钱,却那么差劲。”



越说越急,将裙子往上面拉了拉,殊不知腰间以上大片白嫩后背暴露在空气当中。



老宋非常清楚,少女的玉体与已婚女人全然不同,紧致的身材多半是天生的,纤细腰肢没有一点点多余的赘肉。



老宋脱鞋上床坐在蒋冬雪身旁,闻着不断从她身上飘散开来的迷人幽香,略带忧愁地说道:“你把这碗混沌吃完之后,我带你回家,放心,有你二叔我在呢。那个小畜生不敢打你。”



说着,老宋将她的裙子往下拉了拉,大片白嫩玉背登时被粉色裙子所掩盖。



“二叔,我不想回去,今天晚上还是住在你这里吧……”说着,蒋冬雪将面前混沌推到一旁,歪着头斜靠在老宋肩上。

老宋羞涩地笑了笑,对蒋冬雪说道:“傻孩子,你二叔我这里啥条件呀?就只有一个屋子一张床,又脏又乱的,你在二叔这里过夜,你不嫌弃二叔,二叔还怕委屈你呢。”



蒋冬雪满脸愁容渐渐淡化,一种踏实的笑容浮现在脸上,娇滴滴地说道:“不嫌弃,我怎么会嫌弃二叔您呢?就这么定了,今晚你睡里面我睡外面。”



说着,蒋冬雪便跪在床上整理被褥,白嫩脚底在房顶白炽灯的映照之下,显得光滑而有光泽。



老宋一再阻拦她,非要自己掏钱去宾馆开个房,给她住。



毕竟老宋心知肚明,侄媳妇根本不会有钱,自己的收入虽然微薄,但是为了孩子能够睡好,却也不心疼。



“嘿嘿,您可能不知道,我晚上有起夜的习惯,尿多。”蒋冬雪一边铺着被褥一边回过头来笑道。



铺好被褥之后,蒋冬雪突然之间脸色有些羞红,她心想:蒋冬雪啊,你这是怎么了呢?你年纪轻轻的放着大好年华浪费着,却这样喜欢与这位半生沧桑的二叔呆在一起。难不成二叔就那么好吗?好到你难过的时候竟是想不起任何一个男人,有二叔陪伴在你身旁睡觉,就很踏实?



想到这里,蒋冬雪的脸上彻底转忧为喜,一抹恬淡如同茉莉的笑容在脸上盛放开来,非常享受这样踏实的感觉。



窗外夜空泛起微微鱼肚白,眼看着再过一会儿天空就要破晓,老宋一脚越过蒋冬雪的身体躺在里面睡觉。



一只脚越过去之后,另外一只脚正准备跟着越过去,一条白嫩大腿猛地抬起横亘在半空中。



老宋摸摸她的头,不好意思地说道:“傻孩子别闹,我是你二叔。”



蒋冬雪终于笑了,笑得那样开心、愉悦,躺在被窝里面一双大眼睛“吧嗒”“吧嗒”地眨动着。



白嫩玉足轻轻晃荡着,尽情撩拨着面前这位年华不再的沧桑男人。



老宋好不容易躺下之后,蒋冬雪将电灯关闭,笑道:“二叔,您每天一个人生活孤单寂寞吗?”



老宋微微笑着点头道:“寂寞,怎么会不寂寞呢。”



蒋冬雪害羞地看着躺在自己身旁的老宋,说道:“二叔,其实您这个年纪还是可以找到一个好女人的,您也并不算老嘛。”



老宋笑着一声叹息,道:“老了,都这把年纪了早就已经麻木了。反正就是随缘呗,不像年轻时候了。”



蒋冬雪突然在心底生出一份喜欢,老宋虽然条件很差,可是却总是能够字字句句敲进她心里。



每一次与老公争吵,老宋为她所做的,都看在眼里呢。



她从小漂泊无依,这么些年生活过来,其实,自己一直不就是想要找一个能够照顾自己、体贴自己、疼爱自己的男人吗?



稍顷,蒋冬雪翻身骑着被,将白嫩玉足搭放在老宋大腿上。



老宋只感觉痒痒的,没有在意,伸手去握,不成想却握到了侄媳妇的小脚丫。



蒋冬雪极为可爱的咯咯一笑,旋即五根脚趾原处轻划,一种致命的酸痒感传进老宋心里……

“二叔,痒吗?”蒋冬雪笑意吟吟地正对老宋,当她白嫩脚丫放在老宋大腿上之后,满足的酸痒感已经彻底将此前她脸上的阴郁一扫而光。



老宋紧握着她的脚丫,想要从大腿上放下去,然而却没有想到蒋冬雪很有力气,屡次要放回去,怎么都拿不下去。



最终老宋也不阻拦了,说:“你就折腾吧,什么时候闹累了你也就睡觉了。”



老宋明天下午还要去一位客户家擦窗户,于是背对蒋冬雪,强忍着酸痒感拼命睡觉。蒋冬雪见老宋如此待她,心中自然是不胜欢喜,不觉间更加高看了老宋一眼。



心想上天真是不公平,像是二叔这样好的男人,为什么要在他年轻时候给他那样一个女人呢?让他当牛做马不说,还给他戴绿帽子。



想来,那女人的下场也不会好了。



蒋冬雪刚刚认识老宋之时便听他说起过,他年轻时候是有娶过一个媳妇的,当时他一心打算好好过日子,日日夜夜努力工作赚钱,无论那女人想要什么,老宋都会尽最大努力去满足她。



俗话说,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那女人生性浪荡,整日在外寻花问柳,将老宋的多年积蓄挥霍一空之后,便跟随情人跑了。



之后那些幽暗的岁月,老宋心灰意冷四处打工,岁月如流水,弹指一挥间便已是这老大年纪。



老宋的曾经蒋冬雪虽然未曾经历过,然而每次想起这些陈年旧事,眼前却能够浮现出来些许画面,栩栩如生。



稍顷,蒋冬雪温柔地对老宋问道:“二叔,干了一天活儿,你累吗?”



老宋已是困得上眼皮直打下眼皮了,默默点头“嗯”了一声。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