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被老头下药玩好爽 毛笔夹在里不能掉出来

更新时间:2020-11-22 16:37:10

(4)

城管大队召开了紧急会议。

会场的气氛很悲壮,人们大概都有一种兔死狐悲的感觉,仿佛真的到了地球的末日。平时禁烟的会议室里竟然是烟雾缭绕,已经没有人再多嘴多舌了,压抑不住的咳嗽声此起彼伏。

这件事情绝对不能这么简单地就结束了。”

这关乎我们城管大队的信誉问题,本来在城管工作方面,我们已经陷入了被动的局面,如果这一次执法人员白白地死去了,就一定会助长不法商贩的嚣张气焰……!

我们应该把事情上报到市里,请市里的领导斟酌。执法人员如果失去了法律的保护,整个城市的市场秩序就会造成巨大的混乱。

孰重孰轻就请上级领导定夺吧。

会议上大家都踊跃发言,七嘴八舌地诉说着城管工作的苦衷,小炉匠是死是活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今后自己还要不要去工作!

大家都觉得小炉匠死的比窦娥还冤!更令他们心寒的是,城管人员居然成了过街老鼠,好像只有不法商贩才会有冤情。

天底下还有没有王法?

会场里唏嘘声一片,这些强悍的男人也开始落泪了。

 文学

(5)

公安部门也在纠结。

从手机录像上来看,应该说是属于正当防卫的范畴,但是局里的领导在听取了市领导的意见之后,果断地采取了新的判断。到底是上级领导看问题更加的深刻,无论面对什么事情都会全面地去考虑后果,公安机关马上进行一系列的细致入微的调查和检证,女人杀了男人毕竟是铁一般的事实。并且男人是在正常的执法期间,这就让性质起到了一个本质的变化。抵抗执法人员的正常执法程序,并且先行辱骂殴打执法人员。这种事情如果不从重打击,就会削弱政府对于市场的监管能力。男人打女人固然不应该,但是毕竟是女人骂男人在先,并且这个男人刚刚失恋,至于他的恋人是男人或者女人又有什么关系。

失恋的男人一时行为失控也是可以理解的。

他的目的毕竟是执法在先,虽然行为貌似有些过激,毕竟不应该付出生命的代价。

女人应该是属于故意杀人,最起码是防卫过当。”

这就是公安机关给出的结论。

(6)

检察机关理所当然的采信了公安机关的调查结果,对花儿的行为向法院提出了故意杀人的指控。

一切似乎都在按部就班的运转着,花儿在拘留所里的情绪却非常的不稳定。她时不时地会大声的去喊冤叫屈,又时不时的对自己的行为感觉非常地后悔,对于自己在无意中夺取了一个男人性命的这件事情,她在自己的内心深处似乎是既矛盾又愧疚。

她会经常性的狂呕不止。

她变得更加地暴躁了,并且有过几次企图自杀未遂的行为。

这个女人巳经变得异常的纠结!

花儿的精神似乎好像有些崩溃了,她的律师开始担心花儿的精神状态。如果被告人自己都没有信心,律师的工作自然就会变得非常的被动。

花儿的律师多次善意地警告她。

并且一再地为她解释法律上的各种有利条款,让花儿自己能够树立起争取自由的信心,并且告诉花儿,社会舆论基本都是偏向着她的,已经有好多人自发的组织了请愿活动。

花儿的表情变得越来越麻木了,她似乎已经失去了主动争取自由的欲望。女商贩刺杀城管人员的案件还没能够进入正式的审判程序…..花儿自己就疯了!

花儿被关进了精神病医院。

法院裁定女商贩在实施刺杀政府工作人员的过程中,具有自主判断的能力,所以其刺杀行为应该属于故意杀人和防卫过当,应该负法律责任,但是被告人已经丧失了认罪服刑的能力,所以由政府负责关押在精神病院里进行相应的治疗。

女商贩刺杀政府工作人员的案件就此终结,变卖被告所有的家产赔偿了政府工作人员的损失,以示公允。

小炉匠的家人得到了一大笔赔偿款。

他们心满意足。

(7)

说起小炉匠这个人,他离开家乡已经二十多年了。

这个男人从小就十分的聪明,上学的时候成绩一直是名列前茅,本来按照他家里的经济情况已经无力支持他继续学习了,但是县中学的老师发现了这位天才的少年,为了同其它的学校进行竞争,给他提供了全额免费的特殊教育。

小炉匠不负众望。

他很快就成了县中学的一块金字招牌,因为他在省市各项比赛中获得了很多奖项,他不但得到了一定的奖学金,也变成了村子里的骄傲。

小炉匠在县里变得很有名气。

一直到他大学毕业,村子里进城打工的人才传回了一些奇怪的消息,这个孩子是一个天才的怪物,他不喜欢女孩子只喜欢男人。东窗事发之后,本来应该留校继续深造的小天才,被市里所有的大学追放了。

这种特异的行为,会对大学生产生了一定的坏影响。”所有的院校都是这样认为。

小天才被发配到城管大队工作了。

据说城管大队现在专门招收一些怪癖的文化人。”

不能痛下狠手的人无法正常的执行日常的城管工作。”

因为街头的无证商贩们,也都意想不到的刁蛮,同时也都表现得非常地不正常。”

游击战、对抗战、持久战、是这些不法商贩的惯用伎俩,并且他们很会利用如今先进的电子手段,并且在社会上到处煽风点火,引发公众舆论对城管人员的不满,也是他们的强项。

城管大队的许多公务员已经被弄得焦头烂额了,因为他们还是无法痛下杀手,稍微偏激一点,就会遭到公众舆论强烈的反弹。在有的时候,正常的执法工作也变成了过街老鼠一样,陷入了处处被人喊打的不良境地。所以城管大队就雇用了许多临时的工作人员,这些人大多数都有一点前科,在社会上基本属于流氓无赖之类,领导说这就叫做:

以毒攻毒!”

小炉匠和这些编外人员相处的是最融洽,他喜欢其中的几个高大威猛的男子汉,对于小炉匠来说,这些家伙儿的文明和文化程度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们强壮的体魄,这对小炉匠这个人来说,是一种摆脱不了的肉体诱惑。

据说某一位地痞无赖般的的男人已经和他同居了,两个人居然相处得跟一个人一样,没有人知道他们到底谁是在扮演男人谁又是在扮演着女人,从身材体态上来看,小炉匠更像是一个女人无疑……

为此小炉匠非常地苦恼。

他想改变自己,因为对方已经发出了最后通牒,如果他继续像一个女人的话,这个“男人”就要和他分手了。

我只想找一个丈夫!”

那个高大威猛的男人意外地说。

(8)

事发时的当天,也是小炉匠和男人分手的第二天。

你这个小逼塞子,谁的裤子拉链没拉上把你露出来了?”

感觉受到刁难的花儿装作一种暧昧的亲密状,她伏在小炉匠的耳朵旁边悄悄地说。听到这位狡猾的女商贩对他进行这种嘲讽般的辱骂,小炉匠立马像一头狮子一样扑向了这个女人,在双方都猝不及防的时候,他像一粒被弹出弹弓的石子儿一样射了出去,他用自己不习惯的动作,模仿着武打影片中的各种情节,一连串地就打出了十几拳,然后一脚踹在女人的肚子上,这个惊魂未定的女人还没等有任何反应,就已经应声倒地了。

他妈的,不就是一个臭娘们吗?”

小炉匠在心里狠狠地骂道。

女商贩在地上惊慌失措的翻滚着,并且还不断的拼命嘶喊,花儿根本没想到这个矮小可爱的小帅哥,竟然有这么出众的战斗力:

哎呀我的妈呀,疼死我了。”

城管打人了,城管打女人了。”

然后一个鲤鱼打挺就跳了起来,花儿还是有一些腿脚功夫的,她似乎是想都没有想,就把手中亮闪闪的长刀刺向了对方,连她自己都没有弄清楚,这把刀是如何到了自己的手里。总之她带着一股子浓浓的无名怒火,似乎是熟练的玩了一招顺手牵羊,花儿把手中的长刀直挺挺地指向了小炉匠:

你这个混蛋。”

花儿一边抹了一把脸上的鲜血,一边愤怒的骂着,她感觉自己的整个脑袋就像被放到炭火里烧烤一样,即酸痛热辣又肿胀难受,花儿恨不得杀了眼前这个矮小的男人,虽然她并没有杀人的勇气。

花儿气得浑身乱颤,呼吸已经变得不顺畅了。

可是让她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杀一个人在一定的场合根本就不需要什么勇气,有时只是需要一场意外的巧合而已。

花儿只是拼命的挣扎着紧握着长刀站了起来,慌乱中她机械地向前伸长了自己的小臂,还没等她看清前面的对象,这柄长刀居然就像着了魔一样,奋不顾身地就穿透了小炉匠的整个胸膛。

真没想到,人的身体就像一堆豆腐?一样绵软……!”花儿想。

在这一瞬间,花儿似乎是既兴奋又吃惊地睁大了眼睛,她自己也被眼前的一幕彻底的惊呆了,花儿自己也分不清楚:是自己主动捅了那个男人,还是那个男人撞到了自己的长刀上。

我杀人了?”

花儿自己都不敢相信。

喧嚣热闹的场面一下子就冷却了下来,就像有一个人特意拉下了引起市场上喧嚣轰鸣的电闸,大家伙的呼吸仿佛都停止了,整个市场只听见一个女人沉重的喘息声。当然这种无声的状态也就是几秒钟的时间,但是当时却让人感觉就像过了一辈子一样。也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嗓子:

杀人了!”

整个市场上的嘈杂声又像爆炸一样沸腾了起来。

哇哦,杀人了。

哇哦哦,杀人了。

(9)

精神病疗养院收留了花儿。

不过也就是不到一个礼拜左右的事情,花儿已经产生了强烈的神经反应。一天二十四小时几乎都在拼命地呼喊:

我杀了他、是我杀了他。”

有的时候稍微清静下来,还会蹲在屋角里嘿嘿嘿地笑个不停。

嘿嘿,他喜欢大个子的男人。”

嘿嘿、嘿嘿嘿嘿,嘿嘿。”

安定药、睡眠药,对她好像都不太好使,还好她没有暴力行为,医生护士对她也比较宽容。

周末晚上花儿意外的停止了呼喊,她乖乖地吃完了晚饭,并且对护士细声细雨地说;

我可不可以早点休息?”

一周以来花儿一直没有好好休息,医生护士也累了够呛,对于花儿的表现,医生和护士都非常高兴,认为也许是花儿病情缓解了。

大家都走了以后,值班护士特意到她的単独病房看了一眼。

花儿睡得很安静,发出了轻微的鼾声。

真是一位可怜的女人。”

护士有些遗憾地摇了摇头。

(10)

花儿是坐着死的。

她死的非常平静。整个面孔都很安详,临死前花儿好像还认真地化了妆,脸儿显得比刚刚入院时要干净一些,只是身上的衣服已经都被她撕掉了,全部拧成了麻绳,所以她的上半身是裸露的,两坨巨大的乳房,就像一个西瓜劈成了两半扣在身体上,仍然顽强的向周围的男人散发着女人的魅力。

两个男护士用力的把她抬到了病床上,花儿脖子上的勒痕很明显,让人感到触目惊心,一位男护士还摘下了自己的帽子盖到了她苍白的脸上。

打电话的时候,这位男护士明显地带着颤抖的哭音:

嗯,已经不行了。”

楼道里传来了一阵纷乱的脚步声。

(11)

花儿被秘密的埋葬了。

花儿仍然属于服刑期间,自从事件发生以后,没有任何亲人来问候和看望过她,铁杆粉丝团队好像也消失了。

花儿好像是一个孤儿吧?有些粉丝都在好奇地问,市场上比较熟悉花儿的人说:

过去倒是经常有人来借钱。”

不是七大姑就是八大姨,好像都不是什么正经亲人。这人一出事儿,那些莫名其妙的亲属也就全部都跟着消失了!

大家都变得无语了……

今年的冬天真的好冷哦。

花儿的摊位一直没有人打扫,冷风在摊位上掠过,帐篷的破布随着风儿任意飘摇,渐渐地拧成了一条条麻绳样的东西。

花儿就是用麻绳上吊死的……!”

有人说。

麻绳?”

有人仿佛嘿嘿嘿地笑着提出了自己的疑问。

嗯,麻绳……!”

说话的人也苦笑了起来。

不过自打出事以后,城管大队的那些人,就已经很久没有到这条街上来了。”

水果商贩和客人有一搭无一搭地闲聊着,他们的脸上都很麻木,基本没有什么表情,也许是冷风有些太硬了吧,每一个人都把自己的脖子缩进自己的衣领里。

真是一个丰满的女人啊!”

男人们对花儿的印象,还是蛮深刻的。

虽然也都是一闪而过……

(12)

转过年来。

花儿已经彻底的变成了市场上的传说了。

有些常上市场的男人,看见了西瓜就想起了花儿来……

记得那是一个卖水果的丰滿女人。”

他们常常会这样说。

哦、哦……”

水果商贩们都在有意无意的敷衍着这些客人。

大家基本已经全都忘记了……

记住她还有什么用呢?

商贩们最关心的事情是:我今年到底会不会被城管罚款!客人们最关心的问题是:今年水果的价钱到底便宜不便宜?

一个女人死了就死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因她只是宇宙中的一粒微尘而已。

也许花儿的灵魂还在宇宙间到处地飘荡……吧!

只是已经没有人过问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