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口述一次疯狂刺激的交换经历*揉搓捏揉湿弄叫

更新时间:2020-11-23 08:45:46

第二天是赶集日,李甜一般都会去赶集的,沈小峰忍不住对她的思念,洗漱了一番便出门朝着李甜家里走去。


东边的太阳正缓缓升起,一片绚丽的朝霞占了半边的天空,李甜家的厨房里升起了袅袅烟火,在朝霞的照映下也添了几分淡红的色彩。


 文学

“嫂子!”沈小峰钻进了厨房里,李甜穿着那件深蓝色裙子,象牙般的白皙小腿露出来,腰间围着发白的围裙,在灶头前忙着早饭。

 文学

“你怎么跑过来了?有人看到吗?”李甜露出一丝笑容,赶紧朝着外边看了看。


“这有什么好怕的啊,你老是担心这些东西。”沈小峰有些不悦,坐在了炉灶旁放柴火,目光落在了李甜俏脸之上,两天不见,如隔三秋,李甜脸蛋白里透红,身上绽放出一抹成熟诱人的气息,可惜吃不着。


“小峰,我们两的关系不能让人知道的,也不能让人怀疑。”李甜柔声说道,忽然又笑语嫣然“你还算听话,这两天都没来找我。”


“嫂子的话我一定会听的。”见她笑了,沈小峰内心欢喜,眼睛眨也不眨看着她。


“看什么看,我没洗干净脸吗?”李甜在脸上摸了摸,自顾笑着,随即掀开锅盖,里面熬了一锅粥,量有些多。


“嫂子,你是不是知道我要过来,怎么熬了这么多?”沈小峰惊奇地看着铁锅。


“是啊,本来你不过来我也会叫你来的,今天赶集,去帮你买两身衣服,而且,我也有点想你……”李甜眼神柔柔地看着他,快要将他融化一般。


“嫂子,我也想你!”沈小峰哪里忍得住,一手就将李甜拉入了怀里,由于他是坐着,李甜直接坐在他的身上,隔着几层布料,沈小峰仍旧能感受到怀里的丰润和柔软。


“放手啊,让人看到就不好了!”李甜红着脸,想要起身却被沈小峰给按住了。


“没事的,谁一大早会过来,就算来了也有声音的,我们可以提前发现。”沈小峰感觉一股炙热的感觉从腹下升起,不由托住了她脑袋,嘴巴落在她双唇上细细品尝了起来。


“唔~”李甜身躯软软地靠着他胸口。


“行了,在我这整天就没个正经的。”让沈小峰占了便宜,李甜也赶紧起身,俏脸绯红,皮肤晶莹剔透,像是一块美玉般。


“嫂子,今天我要陪你去赶集。”沈小峰嘿嘿笑着,拉住了她的手,轻轻地捏了捏。


“嗯,给你买两身衣服去,你现在穿的干完农活就不能穿了。”李甜点了点头,将粥给盛了起来。


两人吃过早饭后,便去了镇子里赶集,在镇上,根本就不用担心谁会认出来,一开始李甜还有些羞怯,但在沈小峰死皮赖脸的不断牵手下,她也放开了,最后像是个温柔的小媳妇,帮沈小峰挑了两套衣服。


李甜又买了两斤排骨,两个土豆,提着买到的东西,两人回到了村里,走在路上,沈小峰再也不怕,大摇大摆地走着。


回到李甜家中,她洗了把脸便围上围裙进了厨房里忙碌起来,沈小峰也乖乖地扫地擦桌。


一阵阵诱人的肉香从厨房了传来,沈小峰擦完了桌子,忍不住钻进了厨房里,厨房空间狭小,灶堂里的火气冒散,这里如同蒸笼一般。


锅里冒着油烟,李甜弯腰低头翻炒着锅里的排骨,展露出性感的曲线,圆润的双臀,胸前的饱满也随着炒菜的动作晃悠悠的。


“快放大火,把水烧开,得焖上半个小时。”李甜笑得灿烂,往锅里倒上了两勺水,刚好没过了排骨。


沈小峰赶紧往灶膛里塞了两把柴火,又听李甜说道:“小峰你在这里看着,我去洗个脸,热死了。”说着她走了出去,掀起一阵香风。


吃完饭,沈小峰主动收拾碗筷去洗碗,回来的时候看到李甜在擦着桌子,那傲人之处,正随着他的动作起伏着,看得他眼睛冒火。


“坐一会儿吧,喝口水就回去。”李甜开始赶人了。


她拿着抹布进了厕所里,水声传来,门没关,沈小峰悄悄地走了进去,李甜背对着他弯腰洗抹布,丰润的双臀将裙摆给撑开,让人忍不住想一窥裙底下的风光。


“嫂子!”沈小峰忍不住了,从后边抱住了李甜,搂着她身子往自己身上靠,感受着彼此的火热。


“呀,你进来干什么啊!快去厨房看着火!我说的话你忘记了吗?不行的!”李甜急忙推搡着他。


“嫂子我不来,我就想亲亲你。”沈小峰将她身子扳了过来,大嘴吻下,同时手掌攀上了垂涎已久的地方。


“唔……”李甜脸色红扑扑的,娇躯跟炭火一样滚烫,踮起脚尖搂住了他的脖子。


“嫂子,我有点忍不住了。”沈小峰感觉下边快要爆炸了,相信李甜也能感受。


李甜眼角露出动人的媚意,伸手往下碰了碰,那感觉让她娇躯一颤,她轻轻触碰了下:“进屋吧,我用手帮你。”


“好啊!”沈小峰浑身打了个哆嗦。


两人出了厕所,沈小峰急急忙忙去把外边的门给关上,李甜已经在床边坐着了,羞答答地低着头,他立马上床躺好,拉着李甜的手得意地笑着:“你帮我脱。”


“你这变着法子来轻薄我吗?”李甜羞恼瞪了他一眼,伸手去解他的裤腰带。


“屁股抬起来!”


屁股抬起,裤子褪下,沈小峰站立着,李甜脸色瞬间红透,呆呆地看着。


“嫂子,我的怎么样?”沈小峰忍不住伸向她的腰间。


李甜媚眼如丝,伸出颤抖的小手,轻轻握住,又小声说道:“你简直是女人的克星”


“嫂子!”沈小峰涨红了脸,感觉她小手的温度,一阵舒爽。


“别说话!”李甜脸蛋快要滴水。


“你把裙子脱了吧。”沈小峰想要追求更高的愉悦,将她往自己这边拉了一下。


“不行!”李甜瞪着眼,看他渴望的眼神,内心却在颤抖着。


“这样子吧。”她将衣领拉下,展露洁白雪腻的上身傲人之处裹着黑色内衣,很是动人。


“啊!”沈小峰忍不住叫唤,五指张开握住。


“轻点……”李甜发出粗重的鼻息。


沈小峰也感觉她的身子也有了反应,内衣有些碍事,他试着往上推,却被李甜一手给抓住了。


“你还得寸进尺了!”


“那就这样吧。”沈小峰嘿嘿一笑,已经非常满足了。


这感觉和自己解决截然不同,沈小峰感觉背脊开始发麻,眼睛都有些模糊了。


“小峰!小峰!”外边突然传来了马富贵的喊声,越来越近。

“有人来了!”李甜脸色煞白。


“别停!我要来了!”沈小峰内心一颤,突然全身打了个哆嗦,爆发了出来。


“哎呀!”李甜叫了一声,一手都是,连身上也沾着少许。


“大嫂!小峰在你这里吗?”马富贵又喊了起来,他已经在门口了。。


沈小峰大张着嘴急促呼吸,不敢发出太大的声音,他推了推李甜,向他求助。


李甜恼怒地瞪了他一眼,拿着床头的纸巾开始清理双手,朝着外边问道:“是富贵吗?小峰他没来我这啊,你找他什么事啊,回头我见到他就跟他说。”


“我找他有点事情,他不在我就走了。”一会儿外边就没了动静,马富贵已经走远。


沈小峰顿时松了口气,大口地喘息了起来,他急忙起身穿好裤子:“嫂子我要走了,富贵找不到我会怀疑的。”


“你等等,我先到门口看看,外边没人了你再跑出去!”李甜也急忙下了床,迅速地来到门口,打开了一丝门缝观察着外边的情况。


沈小峰躲在了她后边:“怎样?”


“好像没人,你快跑出去,先跑到路边,别让人知道你在我这!”李甜小声地说道,俏脸露出一抹担忧。


“别怕,大热天的没人的。”沈小峰说完,捏了捏李甜小手,迅速钻了出去,又在泥土路上跑了几步,注意观察着道路两边,发现都没人,他提着的心才安定了下来。


沈小峰回到家里,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来到房间里,放在床边的手机响了起来,马富贵打来了电话。


“你跑去哪里了?怎么一直不接电话?你现在在哪?”马富贵问了起来。


“去地里看了下花生,手机放家里了,找我啥事啊?”沈小峰脸不红心不跳地说道。


“你来我这一趟,我下了个新游戏,一起玩,顺便给我想个法子,我后妈说过几天请那个赵兰兰来家里,我爸也同意了,真操蛋!”马富贵怨气满满地说道。


“啧啧!你真是走了狗屎运啊,这么漂亮的姑娘要上门了。”想到赵兰兰那国色天香的容貌,他心里就一阵痒痒。


“老子才不稀罕她呢,你快过来,我在家等你!”


顶着火热的太阳,沈小峰来到了马富贵家,院子里,一袭白色无袖连衣裙的玉梅婶在太阳底下晒衣服,还轻轻哼着歌,心情似乎很不错,她头上戴了一顶帽子,不同于下地干活的草帽,这是一顶带着蕾丝蝴蝶结的圆帽,配上玉梅婶风韵十足的娇躯,她浑身绽放出成熟的气息。


他朝着二楼的窗户看了下,之前被他砸破的玻璃已经补上了,看着优雅贤淑的玉梅婶,以前沈小峰会觉得高不可攀,但是想到她和马富贵的勾当后,此时他心里不由升起一阵邪念。


“婶,在晒衣服啊~”沈小峰笑眯眯地走了上去,眼珠子落在她肩头,她拿着衣架在挂衣服,双臂抬起,腋下袖口敞开了一个口子,沈小峰正好看到里面一根红色的带子贴住隆起的部位,令他心头一热。


“是啊~”玉梅婶转头,满脸笑容,她晾衣服的动作温柔贤淑,可偏偏长得一张狐媚鹅蛋脸,还涂了红色的口红,一笑起来妩媚动人,让人眼睛都移不开。


“婶,我觉得你应该多笑笑,你一笑,村里哪个女人都没有你漂亮。”沈小峰忍不住调戏起来,他也来过马富贵家里几次,很少看她笑得这么开心。


玉梅婶咯咯娇笑两声,身前也起伏着,她朝着沈小峰翻了个白眼:“你这油嘴滑舌,跟年轻小姑娘去说吧,婶婶老了。”


虽然她这么说,但沈小峰看得出来这番话还是很受用的。


“你哪里老了,你和你那外甥女站一起,要是不知道的人肯定以为你们是姐妹两!”沈小峰忍不住继续说道,他刚刚在李甜那里激情过一番,一张嘴也没遮拦了起来,要是平时,他肯定不敢对玉梅婶这样子说话的。


“你这小鬼头,少在这里跟我嘴贫了。”玉梅婶嗔怪说了一句,忽然睁大了眼睛,疑惑问道:“你怎么知道我外甥女的事,富贵跟你说了吗?”


“对啊,我们前两天还偷偷去看了,那姑娘跟天仙一样美啊,不愧是你的外甥女,不过我看她到你这个年纪,肯定没你现在这么漂亮。”沈小峰忍不住继续撩拨她,越发心痒难耐。


“那是,兰兰是横沟村的村花啊,唉,就是命苦了点,不然我也不会让她……”说到这里玉梅婶忽然停下,脸色一正,狐疑看着他:“兰兰虽然漂亮,但是富贵不是很喜欢他,他叫你来是不是让你出主意拒绝她?”


沈小峰心里跳了一下,这女人直觉也太敏锐了吧,不过从她欲言又止的情况来看,沈小峰也大概猜到玉梅婶并不想赵兰兰嫁过来的,把她介绍给马富贵,纯粹是因为马富贵家里条件好,不然没形没样的马富贵哪里配得上清丽脱俗的赵兰兰呢?


“嘿嘿,婶你真是太聪明了,富贵跟我说过了,不太喜欢她,因为她太高了,走在一起感觉没面子,哎,我说富贵怎么身在福中不知福啊,这么漂亮的姑娘去哪里找,而且我觉得高一点更好啊,以后孩子才会更高对吧,要是他找个更矮的,恐怕孩子也会越来越矮!”在玉梅婶和马富贵直接,沈小峰毫不犹豫地选择背叛马富贵,他忍不住想要得到玉梅婶的好感。


玉梅婶一听顿时眉开眼笑,声音也温柔了几分:“富贵要是能跟你一样想就好了,可惜这孩子性子倔,不肯听我的话,他爸说了两句才同意让兰兰过来家里做客。”


倔个屁!是你治不了他吧!沈小峰心里暗想,嘴上却热切地说道:“婶,你交给我吧,我好好说一说富贵。”


“哎!那多亏你了,其实也不用说什么,你就让他到时候好好表现,让兰兰对他有个好印象就行了。你快上去吧,他在上边等着呢,对了,冰箱里有冰可乐,还有西瓜,都拿上去吃吧。”玉梅婶换了副灿烂的笑容,沈小峰内心大为满足,他还从来没有得到玉梅婶这样的青睐呢。

走进屋里,沈小峰也不客气,直奔冰箱而去,拿了两罐可乐,顺手将果篮的几瓣西瓜端了出来。

来到马富贵房间,他在对着电脑玩游戏,他转头看了眼沈小峰,立马扔下手柄慌张说道:“你怎么自己跑去冰箱里拿东西,我妈要是知道不骂死你!”

“她让我拿的!”沈小峰得意一笑,将西瓜和可乐放在桌旁,拿起一块西瓜咬了一口,顿时浑身舒爽。

马富贵眼神有些怀疑,但也没多问,拿起可乐喝了起来,开始大吐苦水:“怎么办啊?她可能后天就要过来了,我实在不想见她。我爸又觉得还可以。”

“嘿嘿,刚碰到你后妈,你猜她怎么跟我说的,她叫我好好劝劝你,表现好一点,把赵兰兰给娶过来。”

“那你怎么说的!兄弟,你可别坑我,我叫你来是帮我的!”马富贵慌了。

“我当然站在你这一边啦!”面对着好朋友,沈小峰也没像刚才和玉梅婶那样,反而出起了主意:“既然拦不住,就让她过来,你没事就整她两下,让她讨厌你,她就不会想嫁给你了。”

“这……这能行吗?我爸妈都知道我很老实的,我怎么整她?”马富贵呆呆地问道。

沈小峰一阵无语,真不知道马富贵脑子怎么长的,让别人喜欢自己很难,但是让别人讨厌自己那可有一千万种办法。

“你敢不敢非礼她?”沈小峰低声问道。

“我靠!肯定不敢啊!你没看她那天那扫把打你的样子吗?”马富贵急忙摇头。

沈小峰顿时一阵鄙夷,后妈你都敢非礼,这小姑娘你还怕什么呢?

想了想他说道:“你这样吧,她来了之后,你就找机会约她河边钓鱼,就去村尾,我们经常摸鱼的那里,水很浅的,淹不死人,你找机会不小心把她给推下去,她也打不了你对吧?你也别救她,让她在水里泡一会,嘲笑她几句,我估计就算她心肠再怎么好都不会喜欢你了。”

“这样子行吗?”马富贵一听开始兴奋了起来,从小他就是受欺负的对象,现在有机会玩弄别人,拳头都握紧了。

“你自己不试试怎么知道?别跟软蛋一样!”沈小峰笑骂了起来。

“好!就按你说的办!”马富贵终于同意,咧嘴笑了起来,干瘦的脸庞顿时布满了皱纹。

在马富贵家里玩了一下午的游戏,天都要黑了,楼下厨房传来了炒菜的声音,沈小峰才觉得时间晚了,赶紧离开。

和马富贵下了楼,玉梅婶刚好端着一篮子青绿的青菜从厨房出来,忙笑说道:“小峰,留家里吃饭吧,你建国伯伯去别人家里打麻将,今晚不回来吃饭,菜也准备了这么多。”

“哎好!我一个人吃也懒得做了,我帮你挑青菜吧!”沈小峰毫不犹豫,从她手里接过了篮子,不小心碰到她的手指,倒是没有感觉到什么,可心里却升起了一丝涟漪。

玉梅婶嫣然一笑,转身进了厨房。

沈小峰急忙拉着马富贵坐在了桌旁,低声说道:“一会儿吃饭她肯定会联合我劝你好好表现的,我也会假装劝你,你听着就好了,我们还是按计划行事。”

“好!”马富贵急忙点头。

不一会儿,玉梅婶将菜从厨房里端出来,两肉两菜,让沈小峰一阵悱恻,地主家就是好啊,三个人吃饭就这么多菜,想当初大哥还在的时候,他们三个人平时也只是吃两个菜而已,而且很多时候都没有肉。

吃饭的时候,玉梅婶跟换了个人似的,对沈小峰无比热切,还亲自给她夹菜,让他多吃点,搞得沈小峰才是她的儿子一样。

“富贵,你和小峰也去见过兰兰了,人家姑娘是真的不错,从小就勤快,家里家外都收拾得很利落,她人也是不挑的,只要性格好都行,这样的姑娘打灯笼都找不到啊,她要是能嫁过来,妈也能省心不少……”

吃到一半,玉梅婶开始苦口婆心劝说了起来,沈小峰心里嗤笑,以赵兰兰那火辣的性子,要是不挑那就真的见鬼了,他看了眼马富贵,这货端着碗,脑袋都快扎进去了,一声也不吭,只有嘴里发出的吧唧响。

“富贵!”沈小峰放下筷子搂住他肩膀,也开始劝说了起来:“我跟你说啊,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了,赵兰兰我们都见过了,漂亮又能干,娶回家里多有面子,你说人家高,但是要为后代着想啊,你肯定不想你儿子跟你一样矮吧,我听说儿子身高是跟妈妈的。”

“对对对!跟妈妈的!”玉梅婶抿唇一笑,对着沈小峰眨了眨眼,妩媚的眼神看得沈小峰浑身一阵爽快。

“你要是这么喜欢,让给你好了。”马富贵闷哼了一声。

“哈哈,我要是家里有条件,肯定就找这样的姑娘!你啊,就先和人家处处,能不能成另外再说,怎么说也是亲戚,对人家好点也是应该的。”沈小峰笑了起来,内心却是黯然,他这样的情况能找怎样的媳妇呢?不过好在他打算和嫂子过一辈子,其中的快乐也不足为外人道。

“行,就听你的吧,先处一处看看。”马富贵看了眼玉梅婶说道。

玉梅婶顿时惊喜:“兰兰她不挑的,而且最喜欢你这样老实的人,你只要不对她……嗯,你安分一点就好了。”

沈小峰注意到玉梅婶话里的停顿,心里暗笑一声,估计是马富贵对她动手动脚有了阴影,他又不由想起了那天他们母子两的对话,内心乱跳,升起了一道邪火。

见沈小峰这么快就说服了马富贵,玉梅婶美目顾盼,对沈小峰频频投来妩媚的笑容,手上夹菜不断,搞得沈小峰心里痒痒的。

磨磨蹭蹭,一顿饭吃到了八点多,沈小峰离开的时候,外边一片漆黑,路上没有一个人,因为空气太闷热了,都躲在家里吹风扇。

“明天可能要下雨啊,下一场雨估计地里的花生就能拔了,又可以跟嫂子在一起了。”沈小峰心里想着,内心充满了期待,虽然今天中午才和李甜欢好一回,但他正是血气方刚的年纪,刚吃饱喝足,加上刚才被玉梅婶的热切所牵动,他现在浑身都是劲,要不是怕嫂子生气,他现在就敢跑去她家里边。

走在路上,突然看到小卖部的门口传来一丝光亮,他眯了眯眼,那应该是秀花婶啊,她站在门口,光亮是从她手里的手机发出来的。


“在家里怎么不开灯?”沈小峰脸色有些古怪,想到她屋里那两个有烟头的啤酒瓶,他内心不由一怔,该不会是等情夫吧?


想到此,沈小峰顿时兴奋了起来,连忙躲在了路边一棵树后,远远地看着秀花婶家门口。


两分钟不到,从自家的方向走来了一道人影,有些高大,沿着路边走着,看他走路的动作,沈小峰立马知道这个人就是二柱!


“真的有一腿啊!!”沈小峰看着二柱来到秀花婶家门,两人迅速的钻入了屋里边,门也给关上了,但屋里仍然没有光线透出来,显然没开灯,那应该不是要买东西的。这下他坚定了内心的想法,不由迅速地猫着腰跑了过去。


秀花婶家是对着泥土路,围了个小院,沈小峰跟做贼似得进了院子里,沿着墙角绕到了后边,墙上有三个窗户,他听到中间的那个窗户传来一阵男女的说话声,连忙挪动脚步过去。


“好像又有变化了啊,是不是我没在的时候你自己按摩过了!”这是二柱的声音,喘着粗气,压得很低,但夜色寂寥,天气闷热,虫子都没叫,沈小峰听得很清楚。


“是啊,你不是喜欢吗,我还天天都吃木瓜呢,快点,让我看看你又没有长进……”秀花婶的声音充满了媚意,紧接着就是一阵窸窸窣窣地脱衣声。


听着令人浮现连篇的声音,沈小峰立即起来反应,没想到平日里看着挺正经的秀花婶竟然有这么媚的一面。


“勾人的东西,呼呼……”二柱已经开始了,气喘吁吁,秀花婶的叫声压得很低,但这毫不影响沈小峰内心的冲动。


“……你怎么这么猛,不像你老婆说得那么没用啊!”


“不知道,在她身上两下就没了,还是在你这有劲头……”


“瞧你这死样,那你怎么出来的?她管你管得这么严?”


“村长喊我去别人家里打麻将,我这是偷偷跑来你这里的,之后我还要打麻将去呢。”


听到这里沈小峰内心暗骂,杨翠萍身材也非常火爆,放着这么个美娇娘他不要,跑来勾搭人家的老婆,真是无耻。


“那杨翠萍不是一个人在家里?”沈小峰脑子忽然灵光一闪,浑身都打了个哆嗦,下边跟要爆炸了一样。


“你们慢慢玩,老子也要去了!”沈小峰阴笑,沿着原路返回,离开秀花婶家十几米后,飞奔跑向了家里。


还没到近前,他就看到一道鬼鬼祟祟的影子站在二柱家的门口,那曲线玲珑的身姿不就是杨翠萍吗?


“杨翠萍!”沈小峰急忙跑了过去,一边低呼着她的名字。


杨翠萍躲在院墙的阴暗处,本来看到人影跑过来要进屋的,没想到听到了沈小峰的声音,急忙惊喜地走了出来。


“你跑去哪里了?我等你半个小时了。”杨翠萍眼含春意,露出一丝媚笑看着他。


沈小峰心里暗笑,二柱出来也就十来分钟,哪有半个小时,不过他没揭穿,心里明白杨翠萍怕是想得不行了,便急忙抓住了她的手,拉着往家里而去。


开了门,沈小峰也不开灯,在黑暗中捧起了杨翠萍脸颊,大嘴吻了下去。


“唔~”杨翠萍娇吟一声,两手急急忙忙地去解沈小峰的裤腰带。


她的娇躯跟火炉子一般滚烫,浑身散发着成熟妇人特有的香味,沈小峰一边亲吻挑拨,两只手按在他的傲人之处,感觉到她里面什么都没穿,顿时心中一热。


“快到床上去!”杨翠萍急急忙忙在沈小峰身上碰了几下。


沈小峰一把就抱起了她,迅速地钻入了房中。


“怎么来?”沈小峰在她身上摸索着。


“你躺好,让我来!”


沈小峰感觉碰到了一处的地方,让他打了个哆嗦。


“你别动,让我来……”杨翠萍发出娇呼,自顾说着,扭动着双臀。


嗡嗡嗡!


床边的手机震动传来,沈小峰气得想骂娘。


“我没带手机!是你的!”杨翠萍急忙从他身上下来。


“继续。”沈小峰拉过她的手放在了身下。


“死相~”杨翠萍娇嗔一句。


浑身的舒爽让沈小峰暗暗吸了口气,他拿过手机一看,竟然是嫂子打过来的。


“别摸了!是我嫂子!”沈小峰一急,抓住了杨翠萍的手,赶忙接通了电话:“嫂子,怎么了?”


“小峰,你快过来,家里好像进了一条蛇,嘶嘶的!快点啊!”李甜发出了哭腔。


“我马上过来!”沈小峰后背顿时发凉。


“怎么了?”杨翠萍有些不满。


“我嫂子家里好像进了一条蛇,我得赶快过去看看!”沈小峰一把推开了她,急忙穿上衣服。


“蛇啊!”杨翠萍惊叫了一声,“你赶快去,小心点啊!”


两人急急忙忙出了门,外边刮着大风,空气凉爽,看样子是要下雨了。


“你回家去吧,我一个人可以搞定的!”沈小峰从门后提了把锄头出来。


一路狂奔,沈小峰来到了李甜家里,门口打开,里面开着灯,李甜瑟瑟发抖地蹲在了篱笆院旁。


“嫂子!现在怎样了?”沈小峰急忙上前将她扶了起来。


“小峰!”李甜扑进了沈小峰的怀中。


“别怕,有我呢,蛇在哪?”沈小峰急忙摸着她后背安慰了起来。


“在里面呢,好像爬到柜子下面了。”李甜紧紧抓着他的衣服,身子还在颤抖。


“好,你跟在我后边,别怕。”沈小峰握紧了锄头,来到了门口。


屋里开着灯,沈小峰的目光一寸一寸搜寻着地面,门缝里也看了看,没有发现蛇的影子,他进了屋里,在墙角的橱柜下发现了一条黑黄相间的大蛇,三指来粗,身子卷成一团,比脸盆都大,有点吓人。

原来是条菜花蛇,看着吓人,其实没毒的,沈小峰伸出锄头,轻轻拨动这条菜花蛇。


“嘶嘶~”菜花蛇身子迅速舒展,发出吓人的声音,它突然游动起来攻击锄头,身子缠上了棍子。


“嘿!”沈小峰顿时乐了,没想到送上门来,他赶紧将锄头放倒,一脚踩住,将菜花蛇的脑袋压在了地上。


“嫂子没事了,我抓住它了。”沈小峰转身得意地笑着。


“好大啊这条蛇!吓死我了。”李甜拍着傲人的部位,沈小峰这才发现她穿得有些暴露,单薄略带透明的吊带衫,里面好像什么都没穿。


咕咚~他吞了一口口水,李甜脸色一羞,急忙转身:“你快把它抓起来吧。”


“嫂子,你怎么不穿内衣啊?”


“女人睡觉都不穿的。”


“是吗?”沈小峰捏住了菜花蛇的脑袋,将它提了起来,菜花蛇立刻缠上了他的手臂,力道还有些大。


李甜急忙去找了个蛇皮袋子,让沈小峰放了进去。


“应该有五斤多,下次赶集拿去镇里,卖给那些酒店,应该有五六十一斤吧!”沈小峰开心得不行。


“你先带回去家里,我有点怕。”李甜惧怕地看了一眼蛇皮袋,那条菜花蛇在里面左右突突,动静有些大。


“我今晚不想回去了,我想陪你睡~”沈小峰趁机握住了她的手,目光直勾勾的看着领口的位置,他的魂都要陷进去了。


“这怎么行?”李甜瞪了他一眼。


“那让我试一下。”沈小峰当然知道不可能了,他是以进为退,目标是她的胸口。


“哎,你这坏家伙!”李甜无奈,羞涩地闭上了眼睛:“快点!”


沈小峰得令,两只手迅速抓住,那感觉,让他爱不释手。


“可以了!”李甜将他手给拍下,脸蛋成了西红柿。


“那我走了啊!你注意点,把门给关紧了。”沈小峰提着蛇皮袋出了门,吹着口哨回到了家里。




早上沈小峰是被惊雷给吵醒的,迷迷糊糊睁开眼睛,外边灰蒙蒙地一片,刮起了大风,不多时,豆大的雨点击打在玻璃窗上,想睡也没法睡了。


一场雨下到了中午,李甜喊他去家里吃饭,今天她换上了干活才穿的长袖花汗衫,腿上也穿着厚实的长裤。


“嫂子,要去拔花生吗?”一进屋,沈小峰就抓住了她小手。


“是啊,下雨了要是不拔,要长芽了,今年的长势本来就不好。”李甜笑容动人,摸了摸沈小峰脸颊:“你先坐会吧,我去把菜给热了,早上就做了不少。”


“嗯~”沈小峰非常享受现在的时刻,李甜像是自己的妻子一般。


吃完饭,两人便带上锄头木桶出门,沈小峰本来想叫上杨翠萍的,她之前答应过会帮自己家拔花生,可转念一想,他本来就恨不得要多和李甜呆两天,杨翠萍要是来了,不是更快干完活吗?而且来了也是个电灯泡,索性就不叫了。


经过一上午暴雨的洗涤,外边的空气清晰,纤尘不染,凉爽的清风吹来,还混合着李甜身上传来的清香,沈小峰在这一刻快要沉醉,恨不得时间永远停留在这样的情景之中。


“李甜妹子,下地拔花生啊?”刚刚出了村子,前面走来了一道人影,没到近前就开始打招呼。


“是啊,嫂子。”李甜微微地笑着。


“桃香嫂,吃饭了没啊?”沈小峰也急忙打招呼,来的人是桃香嫂,也是一位寡妇,生的秀气端庄,比李甜矮了一些,但却更丰满,丰腴的翘臀引人注目,路过的人都忍不住看两眼,这也是为什么村里很多人都会去拿她来开荤段子。


“早吃了,我说下了雨过来地里看看花生,得要拔了,唉~我一个人也不知道忙不忙得过来,不拔了的话就发芽了。”桃香嫂幽幽叹了口气,有些羡慕地看着李甜,对方也是寡妇,所以平日里两人走的也挺近的,但是李甜还有个小叔子帮前帮后,而她除了一个在上小学的女儿,什么人都帮不到她。


“你家种了两亩多吧,可真够勤快,回头我拔完了去帮你吧。”李甜心地善良,也明白桃香嫂家的情况,主动提出了帮忙。


桃香嫂顿时惊喜:“那多亏你啊,你们先去,我也收拾下东西去地里!”说完她就匆匆往家里跑。


“嫂子,你心可真好。”沈小峰忍不住夸赞李甜。


“桃香嫂一个人挺苦的,平时村里也就她和你会跟我说说话,能帮就帮上一点吧,反正又不会掉块肉。”李甜嫣然一笑,如绽放的荷花般,看得沈小峰一呆。


“你找打!在外面呢,还这样看我!”李甜脸色一红,踢了他一脚。


“哎呀,嫂子你太美了,你一笑我就走不动道!”沈小峰傻傻地笑着。


“别贫嘴了,快点下地去,早点干完我给你奖励。”李甜嘴角含着笑,快速地往前走着。


“什么奖励啊!”看着李甜扭动的双臀,沈小峰吞了口口水,立马追上去。


“等拔完花生了我再跟你说。”


“好吧!”


来到地里,田沟里还有水,李甜赶忙疏通了出水口排水,不然地里就太涝了,反而不好拔。


男女搭配,干活不累,何况还是心爱的女人,和李甜并肩一道,沈小峰感觉有使不出的力气,根本就不觉得累,让李甜看得都忍不住叫他停下来休息。


这块花生地有半亩多,一下午的功夫,两人搞定了大半,李甜喊收工喊了两回,沈小峰都没停,天要黑了下来的时候,他才一屁股坐在了田埂上,喘个不停。


回到李甜家里坐下来,沈小峰才觉得浑身有些酸痛,活动下肩膀腰部就忍不住喊痛,主要是昨天太累了,今天又没停地干了一下午。


“看你这熊样,刚才的劲头去哪了?早让你休息一下嘛,坐着,我去做饭。”李甜伸出青葱玉指,在他脑门上戳了一下,转身出了屋子进厨房去了。


吃过饭后,李甜也没停,收拾好了碗筷,又跑了壶热茶,才停下来和沈小峰坐在了一起。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