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吃饭还在顶 连在一起水儿,小东西流水水了几天没做

更新时间:2020-11-23 09:09:16

她的眼神带着自责,伸出手,用那芊芊玉指在我手上的背上轻轻抚摸了一下。

 

 

我倒吸一口凉气,感受到刺痛。

 

 

陈艺瑶露出一丝慌乱之色,温柔的问道:“很疼吗?”

 

 

“还好,没关系的。”我连忙挤出一丝笑容。

 

 

“那我帮你擦药酒吧,你忍着点疼痛。”说着陈艺瑶拿起茶几上的药酒和棉签。

 

 文学

 

“那就麻烦你了。”我说道。

 

 

陈艺瑶让我背对着她,开始用药酒为我擦拭伤口。

 

 

每碰触一下,都让我疼的龇牙咧嘴,尤其是最严重的一处。

 

 

不过我没想到自己喜欢的女人居然会帮我擦拭药酒,这是我做梦都没想到的。

 

 

我强忍着疼痛,接受陈艺瑶的帮助。

 

 

渐渐的,疼痛感消失,一股清凉接着是火热的感觉席卷而来,让我感觉到舒服不少。

 

 

不仅如此,我似乎还感受到陈艺瑶胸前的两团似乎有意无意的碰触在我后背上。

 

 

软软的,弹性十足。

 

 

或许陈艺瑶太过专注,并没注意到自身异样,但我却感觉到一团火在心底燃烧起来。

 

 

最关键的是通过我感受,明显能察觉到,陈艺瑶衣服里面是真空的,那种柔软丰满的触感,实在美妙。

 

 

就仿佛她在用胸为我按摩一般,让我身体不一会就有了强烈的反应。

 

 

终于药酒擦完了,陈艺瑶微笑道:“已经好了。”

 

 

当她胸部离开我的后背,我感到有点莫名的失落。

 

 

“谢谢你了。”

 

 

“客气了。”陈艺瑶微笑道:“没什么其他事的话,我先走了,我老公还躺在床上,我回去看看他有没有吐。”

 

 

“好的。”

 

 

陈艺瑶转身离去,留给我一道婀娜多姿的背影。

 

 

那浑圆的翘臀在裙摆下变换各种形状,让我视线一直跟随着她,直至大门关上。

 

 

屋里就剩下我一个人。

 

 

我不由轻轻叹了口气,如果能够和陈艺瑶在一起,那该是一件多么美妙的事。

 

 

令我没想到的是,第二天下午,于弘逸要请我去他们家吃饭。

 

 

他得知我昨天救陈艺瑶,并帮忙寻找他的事情,非常感谢。

 

 

说道:“房东,你昨晚帮了我们,无论如何,也要给我面子。艺瑶做了几个好菜,咱哥俩好好喝几杯。”

 

 

听说是陈艺瑶做的菜,我心动了,便答应下来。

 

 

想不到陈艺瑶厨艺很好,做的菜色香味俱全,样样可口。

 

 

我和于弘逸边吃边喝,陈艺瑶坐在旁边,面带微笑,问我伤势怎么样。

 

 

“没事没事,就是点皮外伤,涂了药酒好多了。”我赶紧说道。

 

 

随即,夫妻二人又敬我酒。

 

 

饭桌不是很大,陈艺瑶就坐在我和于弘逸之间,她没喝酒,只是以茶代酒来敬我。

 

 

我和于弘逸都喝了不少,后来他有点吃不消了,就去了趟厕所。

 

 

等于弘逸离开后,客厅就只剩下我和陈艺瑶了。

 

 

我也喝多了,目光不自主的落在陈艺瑶身上。

 

 

她穿着一条浅绿色的连身裙,露出芊细的玉臂和两条雪白丰满的大长腿。

 

 

因为坐的比较近,我能闻到她身上香味,那大腿白皙细腻光滑的肌肤看着极具诱惑力,让我心里忽然跳了一下。

 

 

她没穿袜子,光着洁白小巧的脚,脚趾上涂着红色指甲油,显得漂亮可爱。

 

 

或许是酒劲上来的缘故,我突然觉得有些冲动,一下子便有了反应,脑子一时发热,竟做出一件让我自己都感到惊讶的事来。

 

 

我伸出了手,在她光滑细腻的大腿上摸了一下,脱口而出道:“你的腿真性感。”

 

 

我做完之后马上就后悔了,要知道这样的举动完全可以说是调戏她了。

 

 

毕竟我们还不熟,充其量房东和房客的关系,连朋友都算不上,而且她老公今天还请我喝了酒。

 

 

如果这时候她突然翻脸,再把事情告诉于弘逸,我以后就没脸来她家了。

 

 

估计是没想到我居然有这么大胆的行为,陈艺瑶一时没反应过来,惊讶的看着我,愣了一下,脸色瞬间就红了。

 

 

她马上躲开我的目光,起身不自然的说道:“估……估计我老公喝多了,我去看看他怎么样了。”

 

 

陈艺瑶挪开椅子就离开了,给我留下一道曼妙的背影。

 

 

我心里忐忑不安,砰砰直跳,担心她会将这事告诉她的丈夫。

 

 

我用力搓了搓自己的脸,如坐针毡的等着夫妻二人回来。

 

 

过了一会,陈艺瑶扶着于弘逸从厕所出来。

 

 

于弘逸吵着要继续喝酒,笑的也很开心,看样子陈艺瑶并没有将这件事告诉她的丈夫,让我心里完全松了口气。

 

 

不过陈艺瑶并没有多待,随即就回卧室去了。

 

 

我和于弘逸又喝了些酒,满脑子都是刚才摸陈艺瑶大白腿的画面,心里不住的胡思乱想,也不知道是该庆幸还是感到惋惜。

 

 

陈艺瑶丝毫没有回应我的举动,起身离开说明拒绝的信号已经很明显了。

 

 

后来于弘逸醉倒了,我也回到自己家,洗了把澡,躺在床上的时候心里还想着刚才自己大胆的行为。

 

 

我琢磨着要不要给陈艺瑶发个短信道歉,然后才发现手机好像落在他们家了。

 

 

于是,我马上起身去她家。

 

 

在她家门口正想敲门,却发现门是虚掩的。

 

 

估计是我离开的时候门没关上,而陈艺瑶也没注意到。

 

 

我推门而入,客厅的灯是关着的,不过洗手间的灯却开着,而且从里面传来一些怪异的动静,让我感到十分诧异。

 

 

我本来想叫陈艺瑶的,听到这声音便叫不出来了,鬼使神差的偷偷靠近了洗手间。

 

 

然后就听到一些很清晰的申吟声,还有哗啦啦的水声。

 

 

我浑身一震,陈艺瑶在洗澡的时候安慰自己!

虽然我能理解陈艺瑶的行为,毕竟丈夫无法满足自己,只能偷偷在浴室自我安慰,但正好被我撞见,依旧让我觉得十分震撼。

 

 

即便不敢闯进去,但是听到那消魂的声音,还是令我一时间坚硬如铁,将裤子高高撑了起来。

 

 

浴室的声音越来越大,甚至盖过了水声。

 

 

陈艺瑶显然以为丈夫烂醉如泥,就不用担心被他听到了,却想不到便宜了我这个恰巧进来的房东。

 

 

我的身体火热,一只手已经伸进了裤子里,紧紧握住自己的反应。

 

 

而就在这时,随着陈艺瑶一声亢奋的叫声,浴室里便再也没了动静,过了两分钟,连水声也停了。

 

 

我心中一惊,该不会已经完事了吧。

 

 

急忙转身想要逃离,连手机也顾不得了找了,没想到情急之下,自己左脚踩到了右脚的携带,身体一个不稳,便重重摔倒在地板上,发出剧烈的动静。

 

 

“老公,是你吗?你怎么了?”陈艺瑶惊讶和担心的声音响起,然后便听到脚步声跑了出来。

 

 

我想要爬起来,但屁股摔得太痛了,疼的一时间根本爬不起来。

 

 

洗手间的门突然就打开了,陈艺瑶就站在门口,而且是一丝不挂的样子!

 

 

雪白曼妙的胴体一览无余,丰乳肥臀,尤其是我手撑着地板上的角度,从下往上,看到的便是两条光滑雪白的大腿,然后那诱人的神秘地带,惊人的胯,平坦的小腹,两团雪白丰满如同两座山峦,尤为挺拔高耸,其上粉红的晕色有两颗殷桃点缀其上,因为跑得太快,一时还在微微晃动着,实在美不胜收,颇为壮观。

 

 

我完全傻眼了,目光直直的盯着陈艺瑶的身体。

 

 

陈艺瑶显然没想到,我会在她洗手间外,愣了足有两秒钟,一声尖叫之下,以最快的速度将门“砰”的一声关上了。

 

 

我也终于反应过来,干咽了一下口水,心情有些激动,更多的是忐忑。

 

 

激动的是我居然在陈艺瑶家欣赏到了她完美诱人的身体。

 

 

而忐忑的则是她会不会把我当成是变态的偷窥狂,出来向我质问,或者干脆报警?

 

 

因此我没有选择离开,而是艰难的从地上爬起来,打开了客厅的灯,想着等她出来向他解释清楚。

 

 

我的目光下意识的扫过整个客厅,然后就看到了放在茶几上我的手机。

 

 

估计是吃饭前,我无意间放到茶几上的,因为喝了不少酒,便忘了拿。

 

 

我心里忐忑不安,站也不是坐也不是,屁股到现在还疼,在客厅里来回踱步,忍不住又搓了搓脸,让酒意更清醒一些。

 

 

至于桌上的手机,我还没拿,因为待会要解释一下。

 

 

等了好一会,陈艺瑶终于打开洗手间的门出来了,穿上了平时那套保守的睡衣。

 

 

她看到我面色通红,躲开我的目光,低声问道:“房东,你……你怎么会在这?”

 

 

“陈老师,你千万别误会,我回去睡觉的时候才意识到手机落在你这了,刚好门又没关,我就进来找手机,结果……结果不小心摔了一跤,就被你撞到了。”我紧张的解释道,自己也觉得十分尴尬,同样不敢和她对视。

 

 

“你什么时候来的?”陈艺瑶稍微冷静了一点,追问。

 

 

“刚来,刚来。”我马上说道。

 

 

“怎么不叫我一声?”

 

 

“因为你在洗澡……”我话刚说完,就后悔了。

 

 

知道陈艺瑶在浴室洗澡就不是刚来的事了,我的话显然穿帮了。

 

 

听到我的话,陈艺瑶的脸色也变得更加的红润,一直红到了耳根,低声问了一句:“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动静?”

 

 

“没有,就是洗澡的声音。”我瞟了她一眼,看到她睡衣鼓囊囊的,在微微起伏着,不禁又想到了刚才美人出浴的画面,裤子一下子又撑了起来。

 

 

陈艺瑶显然觉察到我的异样,目光直直盯了两秒钟才反应过来,赶紧转移目光,也不继续刚才的话题了,尴尬的问道;“你……你手机在哪?”

 

 

“就在茶几上,我刚才看到了。”我说着便走到茶几边,将自己的手机拿了起来。

 

 

“嗯,找到就好。”

 

 

“那我先走了,你早点休息。”

 

 

我说完便匆匆逃离,回到自己家,一颗心还在砰砰直跳,始终没法平静下来。

 

 

刚才在陈艺瑶发生的事太刺激了,导致我一时间没法完全消化。

 

 

我回到卧室,看到电脑监控画面中,陈艺瑶坐在客厅沙发上愣愣出神,表情尤为复杂。

 

 

我不知道她在想什么,估计是在思考我有没有在骗她吧。

 

 

又过了十分钟,她才关掉客厅的灯,回卧室睡觉。

 

 

我也躺到了床上,关上灯只要一闭眼,满脑子都是陈艺瑶雪白诱人的身体。

 

 

第二天是星期六,陈艺瑶和于弘逸都没有上班,在家里休息。

 

 

陈艺瑶绝口不提昨晚和我之间发生的事,令我庆幸至于心里又有些开心。

 

 

这算是我和陈艺瑶之间的秘密,只有我们两个人知道。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便到了国庆。

 

 

这期间,我和陈艺瑶之间并没有发生什么,想看她的身体,也只能隔着屏幕,让我有种望眼欲穿的感觉。

 

 

我琢磨着再次亲近陈艺瑶的机会,想不到上天给了我这样的安排。

 

 

国庆前一天晚上,我的另一对房客找到了我。

 

 

一个叫常宇,另一个叫范泽。

 

 

二人是一对基佬,常宇是个中年人,听说还有自己的家庭,只有周末和节假日才会来这里住。

 

 

而范泽则是个小伙子,长得很结实,听说当健身教练的,但说话却有些娘。

 

 

他们想去B市白鹤山旅游,因为组团价比较实惠,就问我要不要一起去。

 

 

听说要爬山,我本来懒得去,但常宇却说于弘逸夫妇答应了一起去,这让我内心起了一丝波澜,马上答应下来。

 

 

十月二号,我们跟团上了旅行社的大巴车,等上车的时候发现只有最后一排有三个连在一起的位置。

 

 

我坐在了左边,而于弘逸选择坐在右边,将中间的位置留给了陈艺瑶。

 

 

陈艺瑶看了我一眼,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坐了下来。

 

 

我当即就闻到了那熟悉的幽香。

 

 

车子开往B市的过程中,夫妻二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有时候于弘逸也会找我聊天。

 

 

我的注意力全在陈艺瑶身上,只是随意敷衍的点头或摇头。

 

 

陈艺瑶今天穿的是一条黑色针织长款短袖连身裙,胸前是雷丝半透明的,里面雪白的肌肤若隐若现,性感而不失端庄,十分美丽。

 

 

不过在她聊天的过程中,她那芊细光滑的手臂会不时碰触到我的手臂。

 

 

她或许是不经意,表现毫不在意的样子,但使得我的心神不住荡漾,那种冰凉光滑柔软的美妙触感,令我有些冲动。

 

 

后来于弘逸有些困意,便抱着双臂睡着了。

 

 

这时我注意到,陈艺瑶的一只手就放在我和她之间的座位边缘,一动也不动。

 

 

我内心冲动之下,又做出一个大胆的举动,突然伸手按在她的手背上。

陈艺瑶明显吃了一惊,目光看向我的同时忍不住想抽出手,我却死死的按住,让她没法挣脱。

 

 

她的俏脸刷的一下就红了,挣扎了几下也没能将手抽走,最终只得停止了挣扎,转过脸看向于弘逸那边。

 

 

我心里很激动,陈艺瑶居然放弃了,而且也没向叫醒于弘逸,向对方告状,那是不是代表她已经默许了我的行为?

 

 

陈艺瑶的手很小,光滑白嫩,如玉一般,又显得格外柔软,我稍微放松了力道,将其握在自己手里,当真叫我心神颤抖。

 

 

我想所谓的家人如玉就是这样的感觉吧。

 

 

此时的她面色羞红,头扭向一边,我便能欣赏到美丽动人的侧脸,那白皙的脖子就和她的脸一样细腻光滑,精致的耳坠轻轻晃动,闪烁着有人的光亮。

 

 

我心里砰砰直跳,有一种说不出的兴奋,亲不自禁的把玩她的手,没想到就在这时,陈艺瑶突然用另一只手轻轻拍了一下丈夫。

 

 

于弘逸睁开了眼,还有些睡意,用疑惑的目光看向自己的妻子。

 

 

陈艺瑶说道:“我们换个位置吧,我想看看窗外的风景。”

 

 

于弘逸就坐在靠窗的位置,显然这也成了她拜托我的理由,她说着就站了起来。

 

 

我吓了一跳,不自主的松手。

 

 

然后她就和丈夫换了位置。

 

 

我心里既尴尬又失落,只得透过于弘逸不时去看陈艺瑶。

 

 

陈艺瑶始终扭头看向车窗外,没有任何转过来的意思。

 

 

但是看她的侧脸,依旧有些红,可能对我刚才做的事一直心怀芥蒂吧。

 

 

不过总之,她没把事情和丈夫说,也算是给了我一种鼓励吧。

 

 

两个多小时的车程,我们总算到了B市的白鹤山。

 

 

白鹤山是国家4A级旅游景区,海拔有一千四百多米,吸引了全国各地的游客。

 

 

而现在正是国庆时候,山上山下,当真是人满为患,不亚于小时候镇上赶集的场面。

 

 

我们一行人跟着导游进了入山的大门,门票自然是导游买的。

 

 

山上有三座寺庙,还包括仙人洞,铁索吊桥和缆车观光等等旅游景点。

 

 

对于什么白鹤山的景点,我自然不感兴趣,因为我的注意力全在陈艺瑶身上。

 

 

因为海拔太高,上山需要坐观光大巴,这次我和陈艺瑶分开坐了,她和于弘逸坐前边,我坐在后边。

 

 

到了观光景点,众人下车,导游带我们到寺庙烧香。

 

 

到寺庙的石阶又高又陡,听导游说足有3000多层台阶,一般游客都选择坐缆车上去。

 

 

令我想不到的是看似娇弱的陈艺瑶居然坚持要爬山上去,说这样才会显得有诚心,也可以锻炼一下身体。

 

 

于弘逸爬到一半就爬不动了。

 

 

反倒倒是陈艺瑶,虽然浑身香汗淋漓,累得面色通红,但还是能丝毫没有停下来的征兆。

 

 

于是我和陈艺瑶一起爬石阶,没多久,已经把于弘逸、常宇和范泽三人甩出一截。

 

 

我在陈艺瑶前面,不时回头看她,甚至有想要伸手拉她的冲动。

 

 

陈艺瑶累的满脸通红,衣服几乎都湿了,黑色的连身裙紧紧贴在身上,明显看出饱满的轮廓和芊细的腰,让我心动不已。

 

 

突然间,陈艺瑶停下了,站在一层台阶上,扶着额头,身体微微摇晃。

 

 

我吓坏了,赶紧沿着台阶往下,跑到她身边,将其一把扶住,关切的问道:“你没事吧?”

 

 

陈艺瑶脸上红的发紫,全是汗珠,娇声喘息,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我赶紧扶着她找一个阴凉的台阶坐了下来,又拿出包里的矿泉水递给她。

 

 

因为他们的包在于弘逸那,所以陈艺瑶身上没有带水。

 

 

陈艺瑶喝了大半瓶,脸色总算好了一些。

 

 

我说道:“刚才真把我吓死了,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陈艺瑶摆了摆手,喘着气说自己没事。

 

 

此时,我就坐在她身边,一只手几乎贴着她的臀部。

 

 

或许是累坏了,陈艺瑶并没有注意到。

 

 

我虽然很累,但抵不过心中的兴奋,忍不住将身体又往她身边靠了靠,二人几乎贴着身体坐了。

 

 

我手触碰到了丰满柔软的翘臀,不仅如此,无意间的低头,却透过陈艺瑶的衣领,看到两团沾着汗水,雪白丰盈的半球,还被黑色的文胸包裹住了。

 

 

我不自禁咽了一下口水,目光随即又转移到那两条修长光滑的美腿上。

 

 

陈艺瑶个子很高,显得两条腿很修长,白皙细腻的肌肤看上去十分诱人。

 

 

我内心有些冲动,本来想做一些大胆的举动,想不到于弘逸三人上来了。

 

 

我下意识的站了起来,笑道:“你们还挺快的。”

 

 

众人又休息了一阵,才继续往山上寺庙爬,到了寺庙拜了佛,我还捐了两百功德钱。

 

 

没想到大家在后山玩的时候,陈艺瑶突然说自己耳环掉了。

 

 

我们的目光都落在她耳朵上,果然原先上山的时候还戴着的耳环就只剩下右耳上的一个。

 

 

于弘逸问她哪里掉的。

 

 

陈艺瑶说从寺庙出来的时候还在,估计就是在后山掉的。

 

 

众人一起帮忙寻找,找了半天没找到。

 

 

于弘逸说算了,下次再给她重新买。

 

 

“这是我们结婚的时候你帮我买的,具有纪念意义,不能就这么掉了。”

 

 

陈艺瑶却坚持要找到。

 

 

于弘逸累的不行了,找了棵大树坐下直摆手。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