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新婚小倩和门卫老许 穿成痴迷校草的炮灰omega

更新时间:2020-11-23 09:18:35

他揉的很小心,生怕陈晴晴会觉得不舒服。


在涂抹她的小玉脚时,老刘特地在她的脚趾处摩擦了几下。


她的脸色微微一变,很明显,脚趾也是她敏感的一部分。


那个熟悉的腿弯,在老刘的揉搓下,伸来伸去,简直诱人急了。


涂抹的差不多了,陈晴晴突然提醒一声:“刘叔,我的胸还没抹呢!你不会忘了吧?”


“什么?”

老刘傻眼了,他竟然要自己帮她把胸也抹一抹,要知道,那可是女人的隐私部位,自己看也就看了,这要是摸上去,那可就是犯了大罪过了。


但是,这不正是自己想要而不敢做的吗?


“好好,我这就抹!”


老刘已经意乱情迷了。


曾经,他做梦都想碰一下陈晴晴的酥胸,现在,终于如愿以偿了。


以前,他只能隔着泳衣有意无意的占她的便宜。


那时候就觉得她的酥胸又大又软,每次都是靠意Y来满足一下。


现在,他终于如愿以偿,不仅能摸到陈晴晴的酥胸,还是摸了润滑油,更加滑嫩的酥胸。


“啊……”


 文学

老刘的手长期泡在水里,所以很温润,很柔软,加上他的动作并不轻浮,反而更加熟练。


“刘叔……啊……你轻点!”


“晴晴,舒服吗?”


老刘的胆子越来越大了,开始揉搓起来,


“啊……舒服……刘叔……好舒服啊!”


这几天,她回到家以后,每天都渴望着老刘再给她按摩。


由于耐不住寂寞,她每天晚上都去看岛国的爱情动作片,学习波多老师的姿势,让自己更加充实。


“刘叔,你把我手机拿过来!”


这时候,陈晴晴瘫软无力的指了指桌边的手机,让他拿过来。


她该不会反悔了吧?


这么漂亮的小丫头,如果今天上不了,那以后恐怕都没什么机会了。


老刘有点着急,他甚至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


“你……你要干嘛?”


他以为陈晴晴要给她萍姨打电话,如果自己给陈晴晴按摩的事传到她萍姨的耳朵里,那自己可就完蛋了。


当初自己有多么风流,有多么浪荡,睡过多少个女人,她萍姨一清二楚。


如果让她知道自己给她闺女按摩,还是故意打润滑油按的,那自己可就丢大人了。


“拿过来嘛!”


陈晴晴撒娇似的说着,让老刘鬼使神差的去给她拿了手机。


“晴晴啊,按摩的事,能不能不告诉你萍姨?”


老刘怂了,他也是要脸的人,被发现了对谁都不好啊!


这时,陈晴晴接过手机,熟练地打开了浏览器,将缓存好的片子找了出来。


是波多老师的合集,老刘当然不陌生了。


“刘叔,你看这个,这个男人就是用这个东西给她按摩的,她好像很舒服呢!”


说着,陈晴晴摸向了老刘顶起的裤子。


她柔嫩的小手在老刘的话儿上轻轻摩擦,那感觉让老刘舒服的上天了。


他真不敢相信,一向清纯可爱,冰雪聪明,天真可爱的陈晴晴竟然在抚摸着自己的兄弟!


虽然是隔着裤子,他依然觉得很刺激。


“刘叔,上次你就是用它给我按摩的?”


被陈晴晴当面揭穿,老刘的脸都快红到耳根了,那样子简直窘迫极了。


“是……晴晴啊,那天是刘叔的错,我知道错了,你可千万别告诉你萍姨!”


老刘真是怕了,他又提醒了一遍。


“不会啊,这是我和刘叔之间的小秘密!”


陈晴晴按了快进,这时候,画面已经进行到了高潮部分,女主那像猫咪一样的声音,细声细语,这声优的声音,像极了陈晴晴。


老刘没说话,可陈晴晴却着急了,她的脸色绯红,还低声道:“刘叔,我能看看它吗?”

“啥?”


今天他到底是走了什么桃花运?这小妮子好像变了个人似的。


他狠狠地掐了自己一下,这不是梦,真的很疼。


“刘叔,你连这点要求都不答应吗?人家可是让你看了全身,再说了,我们是侄女和叔叔的关系,我还能把你怎么样不成?”陈晴晴的小脸上写满了幽怨,那样子好像非要看老刘的话儿不可。


要知道,这些坑蒙拐骗的台词,可都是自己应该说的,她怎么开始说这些话了,竟然还开始摆清关系,让自己不要介意。


“呜呜呜……刘叔不给人家看,刘叔看光了我的身子,我要告诉萍姨!”


见老刘还不答应,陈晴晴突然撒起了泼,呜呜的开始哭了起来。


虽然知道她是“干打雷,不下雨”,假装哭而已,但是老刘还是有点心疼她。


这可是自己的梦中情人,自从上次的事件以后,老刘夜不能寐,茶不思饭不想,都瘦了一大圈了。


现在好不容易有这么个机会,他哪舍得放弃,只不过是放不开而已。


“好好好,我的小乖乖,刘叔叔给你看。”


说着,老刘无奈的把裤子脱了下来。


这一脱,陈晴晴被惊的长大了嘴。


“它好大啊!刘叔,你看,它好像在向我示威呢!”


陈晴晴指着它,既恐惧又喜欢。


她清楚地记得,那天就是这个家伙,蹭了她的腿弯,让自己一次又一次的达到了巅峰。


如果它真的进入自己的身体,那得多舒服,肯定比自己用手来的刺激!


想到这儿,陈晴晴的脸色一片绯红,自己怎么能堕落至此,甚至还想着这么色的点子。


“还可以吧,你见过这东西吗?”


老刘笑眯眯的问道,要知道,陈晴晴可是个处女,他恐怕也就在片子里面见过吧?


“见过,有一次,我爸上厕所的时候,我不小心看见的,不过没有刘叔的大,刘叔的比他大三倍!”


陈晴晴说起话来,依然显得那么天真无邪,如果他爸在场的话,一定会被活活气死。


“你可真是个小骚蹄子!”


老刘也大胆了起来,捏着她尖尖的小下巴,一点也不轻浮,就像是在挑逗小孩子一样。


“刘叔,我能摸摸他吗?”


陈晴晴也大胆了起来,她这几天看了片子,发现里面的话儿都不小。


但是再看老刘的大家伙,简直比美帝那些白人黑鬼的还要大。


相比之下,老刘的话儿就像是神话一般,百年难得一见。


“啊?”


老刘傻眼了,这小妮子也太大胆了,这不是诱拐自己犯罪嘛!


“刘叔,你看那个女孩,她吃这个的时候,显得那么投入,一定很好吃吧?”


听到这话,老刘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他该不会是想……


不行了,这个想法一出,老刘就把持不住了,那话儿被陈晴晴紧紧地握住,又温润又柔软,让他差不点缴械投降了。


“它好烫啊!”


陈晴晴充满了好奇,在老刘的话儿上捏来捏去,不经意间,竟然熟练地活动起来。


“刘叔,它好吃吗?你看那里的女孩吃的那么香,不如,我也尝尝?”

“什么?”


老刘又懵住了,今天到底是怎么了?


“尝尝嘛,人家只是单纯的好奇,刘叔,你应该不会不答应我吧?”


陈晴晴又开始卖起了萌,简直诱人急了。


看她那淡淡得小红唇,老刘更兴奋了!


“好吧好吧!”


所谓得了便宜还卖乖,说的就是老刘这种了,人家小姑娘都这么主动了,他竟然还一副无奈的样子,就好像他才是受害者一样。


不过,他这招反其道而行倒是很好用,每次他犹豫不决的时候,都是陈晴晴的主动融化了他。


“唔!”


她是第一次口,技术还不够纯熟,以至于牙齿刮的老刘生疼。


“哎呦!”


老刘忍不住浑身一颤,真的太舒服了,他的话儿简直都要融化掉了。


“疼吗?”


陈晴晴抬起头,一副天真的样子看着老刘。


“有点,第一次嘛,难免的!”


老刘有点尴尬,人家小姑娘主动给他口,他总不能说人家活儿差,没给自己伺候好吧?


“那好吧!”


听到老刘这么说,陈晴晴果然很伤心。


看来,片子里都是骗人的,那个男人明明那么爽。


但是,有一件事是真的,她觉得老刘的话儿的确很香。


咸咸的,琳琳的,还有点小骚气,像臭豆腐一样。


“刘叔,你看,那个男的用他的大家伙在蹭女孩的胸脯,我也要……”


陈晴晴躺在床上,摆好了姿势,准备等待着老刘的侵犯。


“你也要?”


老刘觉得,再这样下去,自己非要疯了不可。


不过,他越想越爽,索性装作很勉强的答应下来。


“好啊,不过,就一次啊!”


说着,老刘端着自己的话儿,朝着陈晴晴雪白的胸脯上蹭去。


这回片子里又没骗人,这样弄的确很舒服。


尤其是陈晴晴的胸脯超敏感。


“啊……刘叔……就这样……使劲的蹭……”


“是吗?”


老刘越发兴奋了,力气越来越大,速度也越来越快,腰上就像装了电动小马达一样。


突然间,陈晴晴抽搐了一阵,没了力气,瘫软在床上。


“刘叔,我好舒服啊!”


她红着脸,双眼迷离,爽的脑袋都晕晕的了。


她躺在那里,盯着老刘的话儿,狐疑的问道:“刘叔,你看片子里那个男的,他会喷出白白的东西,就像上次你喷在人家肚皮上的那个,为什么你没有啊?”


陈晴晴还是那么天真,天真的让老刘又爱又怜。


“傻丫头,那个白白的东西,要情到深处才可以,刘叔哪能那么轻易就出来。”


老刘摸着她的小脑袋,忍不住笑了,这傻丫头,不会是让自己给干傻了吧?


“刘叔,你快看,男孩把大家伙放在女孩子的那里了,那女孩的下面没我的漂亮,刘叔,你要不要试试我的?”


“试试?”


老刘有些傻眼了,这是要进入最终步骤了?


她可是正值豆蔻年华的大姑娘,而自己,一个半截腰入土的糟老头子,让自己进入她的身体,那岂不是陷她于不利之地,如果自己真的弄进去了,那罪过可就大了。


这可不是开玩笑的,可能会影响她的一生啊!


“丫头,这事可不能开玩笑啊!刘叔这要是进去了,你这辈子可就要跟我这个糟老头子过一辈子了。”


本来,这正是老刘想要达到的最终目的,但是事已至此,他竟然开始犹豫起来。


也许是脑海里有个白天使正在提醒他,如果他干了,或许会下地狱啊!


“说什么呢,刘叔,我们只是做做男女之间的事而已,我们又不生孩子,又不成家,我那个室友,都交了七八个男朋友了,每次都上床了,她不也没和人家过一辈子嘛!”


陈晴晴竟然在劝阻老刘,这是老刘活了大半辈子第一次见得怪事。


老刘不知所措了,这都话赶话都赶到这个地步了,如果再不上,那岂不是说明自己白长了个那东西?


“我……”


老刘还想解释什么,却见陈晴晴低声道:“刘叔,你不想试试人家的吗?”


“我想啊,可是……”


话都坦白到这个地步了,老刘也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境地。


“既然你不想,那我走好喽,反正刘叔也不喜欢我,刘叔一定认为我是随便的女孩子了,算了,我走了!”


说着,陈晴晴将要起身,那两个胸脯猛地一颤。


颤的老刘心里发懵。


过了这村儿可就没这店儿!


都到这个地步了,自己还在顾虑什么?


想着想着,他竟然鬼使身材的把陈晴晴按在了床上。


他紧紧地压着陈晴晴的身子,捧住陈晴晴的头,把嘴贴在了陈晴晴的嘴唇上。


“唔!”


多少年了,老刘已经记不清自己多久没碰过女人了,他的技术一点都没退步。


几秒钟的功夫,他就撬开了陈晴晴的贝齿,吸吮住她的香舌。


“唔……刘叔……人家舌头都麻了……”


两三分钟过去了,陈晴晴终于尝试过了接吻的滋味。


但是她怎么都没想到,自己竟然会去勾引一个糟老头子。


要知道,她可还是一个处女,一个未经人事的女孩子!


她甚至怀疑自己已经疯掉了。


“啊……”


下一秒,老刘进击了。


“刘叔……好麻……”


不知为什么,陈晴晴感觉到自己有一种空虚感,下面很痒。


“刘叔,你快把你的大家伙放进来好不好?”


陈晴晴在祈求老刘,她终于放下了所有的矜持,在充满暧昧气息的氛围里,她只想让老刘快点进来,那大家伙一定能帮自己止痒。


老刘再也忍不住了,捧着自己的大家伙,打算直冲进去!

“叮咚!”


这时候,门铃突然响了。


老刘吓了一跳,这时候怎么会来人呢?


“谁呀?”


老刘有些不耐烦了,这可是至关重要的时刻,如果是什么查水表收电费的,就让他滚蛋,不要耽误自己的功夫,所以他才这么试探性的问了一句。


这时候,门外传来了一阵柔媚的声音。


“刘哥,是我啊,阿萍!”


听到这话,老刘和床上的陈晴晴面面相窥,同时大惊失色。


“有……有事吗?”


老刘傻眼了,来人竟然是陈阿萍!


如果她发现自己差点上了她闺蜜的女儿,还让她闺蜜的女儿来了好几次高朝,她一定会跟自己拼命吧?


所以,这门怎么都不能开。


“刘哥,你快开门,我找你当然有事了!”


陈阿萍在催促老刘,那声音带有勾魂摄魄的诱惑感,很明显,她不是来找陈晴晴的。


“晴晴,你萍姨要进来,快穿衣服,被她发现,我以后都没法给你弄了!”


老刘急忙把衣服给陈晴晴扔过来,还催促她赶快穿衣服。


这人倒霉啊,真是喝凉水都塞牙。


陈晴晴也有点发慌,毕竟这属于捉奸在床,如果被发现了的话,那就惨了。


“刘叔,那我怎么办啊?”


陈晴晴有些慌乱,连内衣都没穿,胡乱的就把裙子套上了。


老刘捧着她的脖颈,亲在了她的小脸上。


“晴晴啊,我们下次接着玩,刘叔肯定能让你舒服,这次就委屈你了,你躲进衣柜里吧!”


让这么可爱的美人躲进衣柜,老刘有些心疼,所以他亲了陈晴晴一口,以示安慰。


毕竟危难之际最考验的就是一个男人的耐性,如果在这个时候,他还对你好,那就是真爱你。


就像老刘,他已经爱陈晴晴爱到无法自拔,根本无法控制自己。


“好!”


慌忙之下,陈晴晴躲进了衣柜里。


而老刘则是整理了凌乱的床单,上面还有一块块地图,都是陈晴晴留下的痕迹。


想想刚才的事,真是太美妙了!


如果不是陈阿萍突然敲门,说不定自己已经拿下这个极品尤物了。


叹了口气,老刘去打开了门。


此时,门口的陈阿萍已经等待多时了,她很随意的闯了进来,坐在了沙发上。


她今天穿了一条红色的裙子,由于在游泳队待过几年,又经常健身,所以四十多岁的她看起来就像三十岁虎狼之年的少妇一样,很有味道。


她的腿也很细,也很修长,当年在游泳队的时候,也是一枝花。


最出名的要属她肥美的臀部,又大又翘,即便是这么多年过去了,她依然那么漂亮。


记得当初,自己就是喜欢她的大屁股。


想想已经多少年过去了,老刘刚刚被陈晴晴撩起一股火,现在又来了这么个有味道的女人,他心中的那股子邪火再次升腾起来。


“刘哥,这么多年,你生活的还好吗?”


陈阿萍的眼中多了几抹柔情,好似在心疼老刘。


她的脸上有几条淡淡的鱼尾纹,留下了岁月的痕迹,但她的颜值依然那么高,他们那个年代,哪有什么整容,所以并没有什么后遗症,以至于陈阿萍还是那么漂亮,只是岁月催人老,让她多了几分沧桑,少了几分当初的靓丽。


“我……我还行啊……阿萍……你怎么这么问啊!”


老刘有点惊讶,他总感觉今天的陈阿萍怪怪的。


陈阿萍突然站起身,整理了一下自己的红裙,轻轻地贴了过来,竟一屁股坐在了老刘的大腿上。


她的臀部依然那么大,那么有弹性。


只不过轻轻一蹭,就让老刘将要软下去的话儿重新竖起了大旗。


“刘哥,我……我过的并不好,当年我嫁给了刘明强,以为他会待我很好,可是……他根本给不了我幸福,每次都是几秒就结束了,这么多年,我都快被憋坏了,要不……你帮帮我吧!”


“啥?”


老刘下意识的看了看屋里,陈晴晴可还在衣柜里呢!


而她的萍姨陈阿萍,此时正横坐在老刘的大腿上,搂着他的脖子,微微闭上眼睛,竟然是在索吻呢!


“阿萍,这么多年过去了,你怎么还是……”


“怎么还是那么色,对吗?”


陈阿萍毫不避讳,在老刘面前,她简直就是个不折不扣的骚货。


“对,我是骚货,但我只色给你一个人看啊!我嫁给刘明强这么多年,我都不幸福,每次那个的时候,我都像一条死鱼一样,这么多年了,我从没有来过一次高朝,他不配让我在他面前骚,我也不会骚给他看!”


说着说着,陈阿萍就越来越气愤,听起来不像是假话。


“阿萍,你……”


“我不管,我今天就要骚给你看,十多年不见了,刘哥,你下面还依然坚挺吗?”


感受到老刘的大家伙正在顶着她的大臀部,陈阿萍心神一漾,渐渐有了满足感。


这么多年了,她一直想象着能和老刘再弄一次。


终于,半年前,她在游泳馆见到了老刘。


那时候,她就想和老刘再续前缘,求她和自己温存一番。


但是,因为伦理的束缚,她已经嫁人了,自然抹不开面子。


时间过去了这么久,她没日没夜的想念老刘的大家伙。


她越想越难以耐得住寂寞,今天,终于厚着脸皮来找老刘了。


而且,她抱着很大的信心,今天一定能让老刘狠狠地弄自己一次。


“阿萍,你……你别摸……这不太好吧?”


老刘有点心惊,要知道,陈晴晴还在里面呢!


万一她看到自己的萍姨正在摸自己的话儿,这么浪荡的画面,老刘都忍不住脸红了。


“这有什么不好?你忘了,当初你说你会爱我一辈子,你跟我说的山盟海誓都忘了?我不管,我今天非要得到你,我就要你狠狠地压在我身上。”


陈阿萍越说越过分,越说越大声,屋子里的陈晴晴一定听见了。


“阿萍……”


老刘被她摸的起来了,已经按捺不住寂寞了。


“刘哥,抱我进屋,人家想和你重温当年的刺激!”


说着,陈阿萍抱紧了老刘的脖颈,希望他抱自己进屋。

事到如今,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管她呢!


自己憋了一肚子的邪火,总要发泄出来。


既然晴晴不行,那就弄陈阿萍,只要能泄了这股邪火就行。


他抱起了陈阿萍,朝床边走去。


老刘长期健身,力气又大,抱起陈阿萍那瘦瘦的身子简直易如反掌。


“啊……刘哥,你摔疼我了!”


老刘将陈阿萍狠狠地摔在床上,动作很粗暴,但是陈阿萍却细声细语的撒娇,让老刘有点激动。


这两个女人真是各有千秋,晴晴清纯靓丽,阿萍骚浪的不行,简直快要爽死他了。


“哼,骚货,一会儿让你更疼!”


她徐娘半老,却风韵犹存,以前比这疯狂多了,所以老刘并没有怜香惜玉之心,甚至还认为越粗暴越好。


这娘们寂寞这么多年了,不给她来点狠的,她能对自己服服帖帖吗?


就在这时候,陈阿萍感觉自己身子下面湿湿的。


她低身一看,顿时惊讶了,床上一滩滩的水渍,那味道,刚才这里一定躺了个女人啊!


“刘哥,怪不得你对人家不感兴趣了,刚才这里是不是有个女孩跟你弄过了?你看这一块块的,一定很过瘾吧?”


那床单上,满是陈晴晴刚才留下的痕迹。


上面还有她淡淡的体香,老刘瞥了一眼衣柜,缝隙之间,正有一双灰溜溜的小眼睛在盯着自己。


糟了,这小丫头一定知道自己跟陈阿萍有一腿了,万一她事后跟自己翻脸,那可怎么办啊?


“阿萍,你别误会啊,我……”


老刘刚要解释,却见陈阿萍一边解开裙子,一边嘲笑道:“刘哥,你跟我解释什么,我还不了解你?当初在游泳队的时候,那儿的女孩子都被你玩遍了,想来这几年在健身房当游泳教练,也糟蹋了不少小姑娘吧?”


说实话,老刘这些年一直本本分分,因为那件事对他的伤害太大了,他这些年都没有过任何一个女人。


但是,现在床上正有几摊属于女人的水渍,他不得不承认。


“嗨,说那些干嘛!”


老刘只好默默的承认了,却见老刘脸有些红了。


“原来是这样,你是不是嫌我老了,不如那些学员长的嫩,对我失去兴趣了?”


陈阿萍一脸的幽怨,似乎在抱怨老刘迟迟不跟自己做,总是拖拖踏踏的。


以前,他都是很干脆的,每次把陈阿萍约出来,一关上宾馆的门,就开始接吻,揉她的胸。


现在倒好,竟然这么规矩。


老刘只好低身压在了陈阿萍的身上,笑道:“阿萍,我真没有嫌弃你,我只是觉得有点不适应,我这么做,不属于破坏你的家庭吧?”


“当然不算,我对你可没有爱,我只是钟恋你的大家伙,你知道吗?从你上次出事之后,我每天都想着你的大家伙,那种感觉实在是太刺激了,刘哥,你要了我吧!”


说着,陈阿萍主动贴近老刘,亲吻他的胸口。


“阿萍,那……那就这一次啊!我并不想影响你的家庭,年轻的时候,是我们犯了错,我现在斟酌了一番,感觉当初真是个渣男,我伤了多少女孩的心啊!”老刘开始忏悔起来,其实他还在犹豫。


衣柜里的陈晴晴已经听到了这一切,只是她现在无法现身,也只能张着小嘴默默吃惊。


“刘哥,别管那么多了,快,把你的大家伙露出来给我看看,我喜欢它!”


老刘还没反应过来,他的大裤衩子就被扒了下来。


那大家伙已经展露出来,它昂首挺胸,像是在和陈阿萍示威。


“唔……还是那么大……”


陈阿萍一点也没客气,她认为这里没有其他人在,骚浪的样子就完全毫无顾忌地展现了。


她把小嘴贴了上去。


“刘哥,你看,它还是那么热情,我感觉他比十几年前更猛了。”


陈阿萍把老刘推倒在床上,趴在他的腿间,小嘴含来含去的,真他娘的爽爆了!


“刘哥,我们换个花样吧!”


老刘还没反应过来,就见陈阿萍反转身子,一对肥美的大臀正盖在他的脸上。


看来,这些年,陈阿萍还是没有懈怠,她的身材保养的不错,一定经常健身,而且肯定经常练深蹲。


要不然的话,绝对不可能这么大,她的大臀部,比年轻的时候至少大了几寸。


而且,依然那么挺翘。


练深蹲有个好处,不仅能把屁股练的更大,更翘。


更重要的是,她能让女人更加紧致,更加紧绷,让进入的男人有更美好的舒适感。


试问,哪个男人不喜欢紧的?


尤其是这种四十岁的女人,正值虎狼之年,那方面的需求那么强,当然是越紧越好了。


刘明强那家伙整天就知道做生意,每次和陈阿萍上床的时候,都是草草了事,那不是没有原因的。


其一,是他人老了,身体硬件跟不上了。


其二,就是陈阿萍太紧了,以至于他根本坚持不了多久。


“刘哥,你快来嘛!”


“好……好……”


老刘轻瞥了一眼衣柜,里面有一些规律的声音,她应该是在自我安慰。


为了不让陈阿萍听见那窸窸窣窣的声音,他轻轻地摆弄着陈阿萍的唇瓣,用舌头在她的神秘之地“划字”。


所谓“划字”,就是用舌头在女人的那里写二十六个英文字母,这样既有乐趣,又能让女人快速的达到高朝,比“舞舌”更具有趣味性,不会让人感到枯燥乏味。


“啊……刘哥……你的活儿还是那么好……”


刚说完,陈阿萍就是一阵抽搐。

“我去,你来了也不说一声,你看你弄得我满脸都是……”


老刘有点嫌弃。


很快,陈阿萍缓了过来,她骑在老刘的小腹上,上下骑行。


“刘哥,人家下面给你,快进来吧!”


借着水的润滑,老刘终于进了陈阿萍的玉门关。


初极松,才通人,越到深处,里面越发的紧凑。


看来,陈阿萍的深处好久没有被开发过了。


刘明强真的这么短,竟然都没有进入到最深处,怪不得陈阿萍几十年都没有过高朝了。


一个女人,如果在上床方面被男人敷衍了事,那肯定很寂寞。


怪不得陈阿萍会忍不住来找自己,她能忍这么多年,也实属不易了。


老刘甚至有点可怜她了,这女人表面上光鲜亮丽,刘明强家里有那么有钱,锦衣玉食的供养着她。


但谁能想到,一个女人,真正要的根本就不是这个,她们想要的很简单,就是有一个爱她的老公,能让她每晚舒舒爽爽的老公。


“啊……刘哥,我好舒服啊……”


百十来下的功夫,陈阿萍就瘫软在了老刘的身上,全身抽搐,就仿佛犯了羊角疯一样。


“刘哥,十几年了,我都没有过高朝,真感谢你!”


陈阿萍由衷的感激,但是,事情绝对不能这么完了。


她是舒服了,那老刘可还没有呢,刚才被陈晴晴撩拨的不行,现在又和她弄到一半,这就想走了?


眼见着陈阿萍要穿衣服,老刘突然把她压在身下。


动作十分粗暴,甚至让陈阿萍吓了一跳。


她慌张的问道:“刘哥,你干嘛?”


“哼哼,阿萍,你不会就这么想走了吧?我可不是你利用的工具,我还没泄呢,你就想这么走了?”


说着,老刘粗暴地挤入两指宽的门缝,让送牛奶的进去了,送鸡蛋的留在门框外拍门。


“啊……刘哥……不要啊……我承受不住的……啊……”


陈阿萍放肆的高喊着,也不知是疼还是太舒服了。


总之,半小时之内,她来回了四五次。


而老刘,在最后的一刻,将积攒了二十多年的琼浆玉露全部给了陈阿萍。


以至于她下地穿衣服的时候,走路都走不直了。


她那走路颤颤巍巍的样子,看着十分滑稽。


“刘哥,我过几天再来找你!”


陈阿萍穿好了衣服,走出门外。


她进屋的时候,还那么迫切,可经历过这些过后,她已经害怕了,她现在有点躲着老刘走的意思。


刚才进来的时候,老刘轰她都轰不走,可现在,老刘还没下逐客令,她却蜷着腿出去了,连杯茶都顾不得喝了。


老刘一脸堆笑的说道:“随时过来,我这儿宽敞的很!”


“砰!”


老刘把门关上了,而此时,衣柜里的陈晴晴还没出来。


他连裤子都顾不得穿,就去打开衣柜。


此时,陈晴晴正跪在衣柜里,一脸呆滞的看着老刘。


“刘叔,你的家伙真的这么猛嘛?”


陈晴晴一脸的天真,她最好奇的竟然不是自己和她的萍姨有一腿,而是问自己真的那么猛嘛!


这当然是毋庸置疑的啊,刚才陈阿萍被杀的落花而逃,她又不是没看见。


“你说呢?”


老刘看着陈晴晴的认真脸就忍不住想笑,这小妞的第一反应着实让他乐不可支,只要她对自己的话儿感兴趣了,那就说明,自己距离上她不远了。


这两个女人,拿出来个个都是美人坯子,老的骚,小的也快。


正好,趁热打铁,今天连她一起收了,岂不美哉?


这可谓是老少通吃,正是老刘所期待的场景。


于是,他笑呵呵的看着陈晴晴,问道:“晴晴,在这里蹲这么久,腿麻了吧?”


“没……我还没……”


话还没说完,老刘突然伸手勾住她的脖子,公主抱地把她抱了起来。


由于她刚才穿衣服穿不及,连内裤都没来得及穿,老刘刚好摸到她嫩滑的腿,挺翘的臀部。


被老刘的手指快速撩拨,陈晴晴忍不住心里一漾。


这时候,陈晴晴已经被老刘轻轻地放在了床上。


“唔……”


她话还没说完,就被老刘吻住了嘴巴,这可是舔舐过陈阿萍下面的嘴,陈晴晴竟然没有一点嫌弃,甚至还伸出她滑嫩的小香舌,和老刘的舌头交缠在一起,这简直太刺激了。


“刘叔……我喘不过气来了……唔……”


她刚要说完一句话,就又被老刘吻住了。


箭在弦上,不得不发,老刘心里非常激动,如果今天真能大小通吃,就赚大发了。


想到这儿,老刘的狼手在陈晴晴的身上肆意游走,从她柔嫩的酥胸摸到那处。


陈晴晴的玉门关早已决堤了,很明显,她刚才又偷偷抚慰了。


而且还是看着老刘跟陈阿萍的时候做的,这究竟是个什么样的小姑娘啊!


“晴晴,让刘叔进门好不好?”


“唔……好……要想对付萍姨那样对付我……”


此时的陈晴晴已经意乱情迷了,老刘知道,那衣柜有一道缝隙,刚好观看到刚才自己和她萍姨战斗的场面。


一个天真烂漫的小姑娘,第一次见到自己一个糟老头子战斗陈阿萍那种寂寞妇女,她果然就按耐不住寂寞了。


想想就觉得刺激,陈晴晴非但没有怪自己,竟然还回味着自己刚才弄陈阿萍的场面。


这要是让她的萍姨听见,估计会哭笑不得吧!


“好啊!”


老刘满口答应,他没有拒绝的理由啊!


本来陈阿萍没来之前,自己就差点得逞了,当时还有点犹豫。


可是自从破天荒的干了陈阿萍之后,他更加欲求不满了,再看到任由自己抚弄的陈晴晴,老刘又起反应了,而且比刚才还要强。


“刘叔,快进来,让我也尝尝你的东西!”


陈晴晴竟然在催促他,他更加不客气了。


果然,她那里早就耐不住了。


老刘心里不淡定了,这还等什么,这么嫩的女孩,自己做梦都想得到呢!


他终于下定决心,准备冲进去……


“叮铃铃……叮铃铃……”


陈晴晴的手机响了,上面赫然写着“萍姨”!


“陈阿萍?”


老刘下意识的一惊,这要是让她知道自己睡了她闺蜜的女儿,事情传到他爸那里,他非要和自己拼命不可。


“刘叔,我们不理她,我们继续……”


陈晴晴竟然下意识的挂断了,她太想得到老刘的垂怜,她想要像她萍姨一样,得到老刘那放肆的爱。


“刘叔,快来啊!”


见老刘有些发愣,陈晴晴又催促道。


“好……”


老刘又重新整理情绪,在她那里上摩擦了几下,准备挺进去。


“叮铃铃……叮铃铃……”


又是陈阿萍打来的,这下可把老刘气坏了,怎么一次又一次的?


“刘叔,这次我好像得接了,萍姨好想找我有急事!”

老刘一脸的尴尬,陈阿萍该不会怪到自己头上来吧?


“你……你滚……滚啊!”


一瞬间,陈阿萍指着老刘,哭着喊着让他滚,喊着喊着,竟然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大夫,大夫……”


老刘反应也够快,这要是他们两口子都死了,那自己罪过可就大了。


早说了不上来,陈晴晴非让自己上来,现在可倒好,她姨夫看了自己一眼就被气死了,陈阿萍当场就被气晕过去了。


这也太魔性了吧!


很快,医生来了,还好陈阿萍只是低血糖,睡一觉就能醒过来。


但是,刘明强可就没那么好的运气了,他已经断气了,就算是大罗神仙也救不了他了。


很快,他的胳膊上被戴上了红绳,推进了太平间。


老刘知道,自己在这里呆着,肯定会让陈阿萍更记恨自己,倒不如回家算了,别在这儿碍她们的眼了。


整整三天过去了,老刘都没再见到陈晴晴。


每天夜里,他都辗转反侧,夜不能寐。


这天,老刘坐在水池边,望着那波澜的水池,有些发呆,难道说陈阿萍不让陈晴晴来学游泳了,这两人真打算和自己断绝来往了?


“刘叔!”


非常好听的声音,像正在唱歌的百灵鸟。


是她,一定是她!


来人穿着粉色的泳衣,上身的胸衣根本兜不住她的甜瓜,露出了一大片雪白,十分诱人。


小腹很平坦,没有一丝赘肉,多一分则肥,少一分则失了美感。


说不出的性感撩人,这……这他萍姨是情趣泳衣啊!


“怎么是你啊!”


老刘有些失望,因为来人不是陈晴晴,而是他的女学员赵雅云。


“咦,刘叔,你这是什么语气,人家来找你学游泳,你不开心吗?”


赵雅云坐在了老刘身边,用她的大胸蹭着老刘的胳膊,她纹胸真的很薄,竟然是纱制的,怪不得小樱桃若隐若现。


再看她的下身,那毛发哪是钻出来的,分明是纱制三角裤.


“你怎么穿这个就来了?”


老刘吓了一跳,现在是早晨,泳池里除了自己没有别人,难道她是来勾引自己的?


“不行吗?你看人家美不美?”


赵雅云是个不折不扣的骚货,之所以每天这么勾引老刘,还有意无意的占他的便宜。


是因为那一次,赵雅云刚刚学游泳,根基不稳,学着学着,就呛了水,慌忙之下,她竟然把老刘的泳裤扒了下来。


当时,泳池里还很多人,老刘胀红了脸。


不过,那一次,老刘的话儿给赵雅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两扎长的大家伙,着实吸引到她了。


赵雅云今年二十有六,年纪不小了,她老公是做生意的,平时忙得很,根本无心关照她。


每个月只是给她一笔零花钱,让她自己购购物,闲来没事,让她出去玩玩什么的。


也正是因为这个,赵雅云迷上了健身。


一开始,她很讨厌老刘,抵触他,认为他是个糟老头子,还强势的去健身部大闹,要换个教练。


可是自从看到老刘那强大的东西,她就跟变了个人似的。


“美倒是美,可你不能这么穿啊,要是被人看见,多不好啊!”


老刘辗转四周,确定没人之后,他才安心下来。


这要是传出去自己勾引女学员,那自己的老脸可就彻底没地方搁了。


“那有什么不好的,刘叔,你该不会是怕我吧!”


说着,赵雅云依偎在老刘的胸膛上,小嫩手突然滑过老刘的小腹,直勾勾的伸进了他的泳裤,还仰着头问老刘:“刘叔,是不是看到我穿的情趣泳衣,就硬的不行了?”


赵雅云太寂寞了,以至于自从见了老刘的话儿之后,她就百般勾引老刘,人多的时候,她不敢造次,但是现在四下无人,她的胆子也就大了起来。


老刘有点脸红,急忙抽出来她的手,有些尴尬的说:“雨薇,你可别犯浑,这是泳池,公共场所,让人发现了,我们都没好果子吃。”


“那你的意思是,找个没人的地方就可以喽?”


赵雅云太大胆了,她这么直白的勾引,老刘哪能不明白她是什么意思。


“我可没说啊,雅云,你有家有室,何必和我这个老光棍子扯皮,我们应该保持正常的关系,你做你的学员,我做我的教练,我们两不相干,不好吗?”老刘的理智战胜了他的邪念,克制住了。


不能为了女人,就断送了自己的前程,当初要不是因为睡了赞助商的老婆,至于沦落到今天这步田地嘛!


听到这话,赵雅云双手交叉在胸前,一副看穿了他的样子。


咬着牙暗哼:“哼,刘叔,你可别以为我不知道,当初我刚来学游泳的时候,你没少占我便宜,偷偷摸我屁股,还偶尔袭我胸,这些我都得过且过了,今天你要是不跟我去开房,我就把这件事告诉整个健身房,你看他们信你还是信我!”


老刘脸都快绿了,这分明就是在威胁自己啊!


那些事,他的确干过,但一般女孩子,都是忍忍就过去了。


谁知道这个娘们,她软的不吃吃硬的,如果她真这么做的话,老刘觉得这个月的奖金拿不到了,说不定还会被开除。


“好,我答应你,但是,你得帮我个忙!”


老刘真是得了便宜还卖乖,明摆着是他赚大发了,他竟然还表现的那么勉强。


“什么忙?”


赵雅云也微微一愣,她还以为老刘有什么变态的嗜好,SM倾向,所以有些戒备起来,如果真这样的话,她倒是不敢和老刘搞破鞋了。


老刘低声道:“那个,最近没招到什么新学员,你得多给我介绍几个,我提升下业绩。”


“切,我当时什么事呢!”


赵雅云松了口气,只要老刘没有那些变态嗜好就好。


像她这种,嫁个好男人,每天就是吃吃玩玩,经常泡酒吧。


混夜店的堕落女人,她们圈子里没有十个也得有八个了,而且是一等一的骚货。


如果让他们知道老刘有这么大的话儿,肯定争着抢着报名来学游泳了。


招新学员这种事,简直小菜一碟了。


“放心,本姑娘说话算话,只要你把我伺候舒服了,明天我就带人来找你报名!”


赵雅云拍了拍胸脯,在老刘面前打了保票。


“一言为定。”

很快,老刘和赵雅云到了家。


赵雅云她老公很忙,几乎每到深夜才回来,所以她才会这么放肆。


两人只是名义上的夫妻,实际上,每个月也就弄一两次,这也导致赵雅云十分寂寞。


这还是她第一次带男人回来。


她老公也很阳光帅气,长的也十分俊俏,所以一般男人,还真入不了赵雅云的法眼。


要不是因为老刘话儿奇大无比,她也不至于犯这个骚浪贱,竟然荒唐的把人给带回来了。


“雅云,这是你家啊,真大啊!”


老刘一阵惊讶,真想不到,自己的女学员家里竟然这么有钱。


一栋三层别墅,占地在一两千平房,四周花园里种满了花花草草。


只不过,家里的确是有些冷清,空无一人,里面只有赵雅云身上那淡淡的香水味了。


赵雅云一脸的幽怨,有些无辜的瘫软在沙发上。


“家大又怎么样?只有我孤身一个人,你知道每天夜里,我都是怎么度过的嘛!”


说着说着,赵雅云的眼睛里已经渗出了小金豆。


她哭了,也许,这是她第一次找人倾述吧!


老刘急忙递过去纸巾,却不成想,赵雅云一把抓住他的手,使劲一拽,便把她拉倒在沙发上。


赵雅云压在了老刘的身上,娇软的身子与老刘轻蔑接触,三下五除二的功夫老刘的上衣就被她扒了下来。


别看他是个四十多岁的老家伙,身材保养的却不错。


八块腹肌,块块分明,胸肌也特别强大,根本不属于他这个年龄的人拥有,怪不得他那方面的能力那么强!


“我不管,今天你一定要把我伺候舒服了!”


说着,赵雅云伸手去扒老刘的裤子……


其实老刘还是有些犹豫的,他知道,赵雅云可能很寂寞,可她也不能这么饥渴吧?


眼瞅着自己的裤子被扒下来了,那话儿傲然挺立在她面前,青筋暴起,昂首挺胸,仿佛在向她示威呢!


“唔……”


赵雅云已经含住了老刘的话儿,她的口技不错,在老刘的话儿上刮蹭起来。


“雅云,你把屁股朝过来,我们69!”


老刘善意的提醒,赵雅云也乖乖听话了。


她主动把肥美的臀部盖在了老刘的脸上,那粉嫩的地方,老刘已经好久没品尝过了。


他的舌头已经吻到了赵雅云的唇瓣,果然很滑嫩。


而且,她很敏感,性经验一定不足。


结婚这么久了,她老公都没怎么碰过她,这和守活寡有什么分别啊!


“啊……刘叔,你弄的人家好舒服啊!”


赵雅云已经开始动情了,这才多么一会儿,就浑身颤抖了。


看来她的确没怎么经受过男人的滋润,这才给她这么一点点小刺激,就有点经受不住了。


老刘当然要趁热打铁,继续舔舐着她的下面。


“刘叔,我不行了,痒死了,我要开始了。”


老刘很被动,她还没怎么爽呢!


就见赵雅云突然调转身体,坐在了他的话儿上。


她并没有太多的前戏,反而是急不可耐的坐了上去。


“啊……刘叔,我不行了……”


刚坐上去,她就被老刘征服了。


这一瞬间,她感觉自己酥酥麻麻的。


一扎多长没入,就已经顶到她的深宫之处了。


可就在这时候,赵雅云的手机响了。


老刘一愣,这是怎么了,怎么一到这个节骨眼上就来电话,这已经不是第一回了啊!


电话是赵雅云的好姐们琳琳打来的,琳琳也是个极品美女。


平时她们总在一起玩,总一起去泡夜店,玩的花里胡哨的。


现在倒好,是她打来电话了,赵雅云竟然毫不避讳的接了起来!


“啊……琳琳……你怎么了?”


赵雅云一边上下动作,一边又和琳琳通话,这简直太刺激了。


“雨薇,你不会是在干那事儿吧?怎么声音断断续续的!”


琳琳也不傻,当时就猜到了。


毕竟赵雅云叫的太明显了,谁都听的见啊!


“是啊,琳琳,我钓到了个凯子……你要不要一起来啊……他的话儿两扎多长……老刺激了……”


声音还是断断续续的,赵雅云似乎在帮老刘宣传,大肆宣扬老刘的话儿有两扎多长,这简直让老刘脸红了。


这一个赵雅云,他也就轻松对付了,是她主动偷情的,应该不会把事情说出去。


可是,如果她的好姐妹来了,如果性格柔弱还行,这要是个大嘴巴,传到游泳队去,他的工作可就要丢了。


所以,他急忙提醒着赵雅云:“雅云啊,这不好吧,万一……”


“你闭嘴,老娘是在帮你招学员,我告诉你,琳琳老公资产好几亿,在你那儿买个百十来节课像玩似的,这票买卖你干不干?”


赵雅云已经给老刘下筹码了,她家那么有钱,在自己这里买课,肯定买好几十节啊!


老刘已经活了大半辈子了,已经没什么梦想了,就像多找几个学员,多赚点钱。


“我干!”


老刘答应下来了,赵雅云也很满意。


她笑眯眯的说道:“琳琳,快来,我自己搞不过这个大家伙,他一定能让你爽的飞起!”


“好,你等我,我马上过去!”


……


放下电话,赵雅云更卖力了。


可是,就在这时候,赵雅云的电话又响了。


“我老公?”


赵雅云惊呼道,她怎么也没想到,自己那废物老公竟然打来电话了。


“你老公,要不……我还是走吧,让他抓个现行,我们谁都没好果子吃啊!”


老刘怕了,他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当年的事,他还历历在目。


当时就是因为那女人来了个电话,然后没理会,谁知道她老公当时就杀回来了,以至于二人被捉奸在床。


要不是因为那件事,老刘也不至于消沉大半辈子。


可是,赵雅云并没有下来的意思,她继续上下运动,还打了个嘘的手势。


“老家伙,你别说话!”


电话接通了,对方有些急躁。


“雅云,怎么这么久才接电话?”


那声音很不耐烦,显然有点生气。


“老公……我……我在打扫房间……刚听到……你……你怎么了?”


她一边在老刘的话儿上运动,一边和她老公说着话。


“打扫房间?你干嘛呢,怎么这么喘?”

老刘真是被她逗笑了,这故事都编的出来,还打扫卫生,她怎么不说吃辣条呢!


“啊……老公……我刚才跑步下来的……好像爬的太急了,所以累到了,你有事吗?”


赵雅云撒起谎来真是脸都不红,她一边娇喘,一边和她老公对话,真是太刺激了!


她扭动着水蛇般的身子,把老刘的话儿套动的酥酥麻麻的,真是太爽了。


这么一个极品尤物,给人的感觉真不一般。


“奥,这样啊,老婆,你也别太累了,那些家务事交给家政做就好了,我今晚要去S市出差,你在家要好好照顾自己啊!”


最可怕的是,她老公竟然还信了她的鬼话。


这是有多爱她啊,竟然连这种谎话都深信不疑,这种舔狗,真是活该当绿毛龟啊!


“好……好的……老公……你忙吧……我会照顾好自己的!”


说完,赵雅云把电话给挂了。


老刘是在忍不住,当即笑了出来。


“雅云,你可真是个小机灵鬼,你老公被绿成这样了,你心里就没一点愧疚感吗?”


他知道,赵雅云是因为寂寞才找的自己,在没遇到自己之前,一定也没少鬼混。


要不然的话,她撒起谎来怎么会这么随意。


就凭她和自己做的时候,选择在上面,就说明她在夜店里一定经常找少爷,然后玩女王攻。


她在那些为了赚钱不要命的少爷那里,可以玩女上位,但是到了自己这儿,那就不行。


于是,老刘一个翻身,把赵雅云压在了身下。


“刘叔,不要啊……”


看得出来,她不想被老刘这么弄,她女权至上的尊严,就要遭到践踏。


“啊……”


老刘才不管那么多,掐住她的柳腰便直挺挺的进入,每一下都撞在她的深宫上,也随着每一下她都会大叫几声,有的女人会假呻吟,博得男人喜欢,但是在老刘这儿,那就绝对是真实的。


她每一次都叫的很真实,以至于老刘越发的卖力。


“不行了,我要出来了……”


这时,一股热浪自她的深宫翻涌而出,喷了老刘一肚皮。


“呦呵!我这刚到门口就听到你的浪叫声了,雅云啊,你也太浪了吧?”


门口传来了一道声音,让老刘一阵大惊,这属于自己到赵雅云家里来偷情,万一被她家人发现了,那岂不是要完蛋?


所以,老刘下意识的把话儿拔了出来,倒是让来人看的真真切切。


“哇,真这么大?”


那女孩明显一愣,看着老刘的尺寸,不由得惊呼起来。


女孩看起来二十来岁,穿着一身淡黄色的贴身长裙,高挑的身材让人看着十分羡慕。


她精心修饰和保养着的脸庞雪白吸能的仿佛是凝结的牛奶,一米七的身高,亭亭玉立,穿着细高跟的白色凉鞋,五个脚趾挤在凉鞋里,小脚显得那么娇嫩。


服帖的衬托着丰满的前胸,柔顺的长发泛着淡淡的红色,杏眼迷离,显然是在嘲笑着赵雅云。


“琳琳,你个骚货,怎么才来啊!”


反倒是赵雅云,她没有一点担心,甚至还向着美女打招呼。


原来她就是琳琳,之前和赵雅云通话的女人。


“你不是说新钓了凯子嘛,就是这老头啊!”


琳琳有点放不下矜持,她觉得老刘是个老头子,根本不配和她水乳交融。


觉得赵雅云简直是疯了,竟然和一个糟老头子做这种事,真是太荒唐了。


“你看他胯下的玩意,你见过这么大的吗?”


赵雅云瞥了一眼老刘两扎多长的大家伙,耷拉下来都快到膝盖了。


寻常男人,谁有老刘这个尺寸,这简直是引以为傲的家伙。


“别说,这老头的驴货是真大,但他年岁都这么大了,我可是朵娇花,可不想和这等糟老头子做那种荒唐事!”琳琳还在排斥老刘。


她觉得老刘就是个猥琐的老头,从自己一进来开始,他的眼睛就一直瞄着自己的身体不放,像要吃了自己似的。


赵雅云双手交叉在胸前,一副女王范顿时起来了。


“刘叔,可别怪我没提醒你,琳琳家里可是有花不完的钱,只要你把她给伺候舒服了,以后在你那买课,那可是几百节几百节得买啊!”赵雅云知道,老刘需要冲业绩,所以暗暗提醒着老刘。


“嘿嘿!”


老刘一听她能买课,顿时激起了兴致。


“美女,你不试试怎么知道爽不爽呢?”


老刘缓缓地走向琳琳,那眼神仿佛要吃了她似的。


“你……你别过来啊……你个糟老头子……你……”


她刚要跑,却见老刘三步并成两步冲过去,从后面抱住了她,那挺直的话儿刚好顶在琳琳的臀缝上……


他从后面抱住了琳琳,手自然很不规矩,竟然轻车熟路的攀上了琳琳的圣女峰。


一开始,她以为很纤瘦,但是这一摸才发现,她不是瘦,她是骨棒细,实际上,她很有肉感。


他的手很不老实的在琳琳的身上游走,没多一会儿的功夫,就把她的身子给摸软了。


女人的身体都是敏感的,琳琳的身子也不例外。


“啊……哈……”


她身子一软,臀间也感受到了老刘的粗壮。


像她这种贵妇,嫁了个好老公,结果又被老公晾在家里的女人。


她们都是得不到满足,平时为了展现出自己的臀型完美,都会选择穿丁字裤。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