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公和我做好爽 快停下我是你老师的啊

更新时间:2020-11-23 13:37:20

村里唱戏的机会不多,那些男人一个个的全都搬着凳子往何杏儿的身边凑,都想在村里这朵花的身上沾点便宜。



何况何杏儿的边上今天晚上还多了个比姐姐还美的何桃儿,那些男人更加的肆无忌惮了。



何杏儿也不是好惹的,男人来一个撵走一个,哪怕是村长王老虎家的大儿子王大龙凑过来,也被她一个白眼瞪的不敢猖狂。



何杏儿为了躲男人,特意找了个角落坐下,和何桃儿俩人挨着,趁机也说点体己话。



王小根一胳膊坐在了俩人的身边,看着嫂子何杏儿心里又傻笑。

 文学



何杏儿光顾着和何桃儿说话,丝毫没注意王小根的一举一动,还不经意的用手撩了下身子的衣服。



“你个小丫头,家里都没说明白,到底是咋了?你这次偷摸的跑出来,还当真背着富贵偷汉子不成?”



何桃儿一听,眼睛瞪了一下,伸手一打何杏儿。



“姐,你说话咋那么难听呢?我偷汉子,还能到这来?你当真当我那事做起来没够啊?”何桃儿压着声音,脸蛋也通红。



“可不?咱俩是亲姐妹,我还能不懂你?”趁着唱戏的声音高,旁人听不到,何杏儿倒是不遮掩,话里话外的,也说了自己的心思。



何桃儿是她的亲妹妹,俩人一奶同胞,男女那点事,可还不是胃口一样,知道个一二了?



被何杏儿这样直接的捅破了那层窗户纸,何桃儿也顿时低落的叹气,“唉,姐,要说真是这事,可是你让我咋开口呢?”



“啥,还当真呢?到底出啥事了?富贵他?外面有人了?”何杏儿见妹妹当真,心里也紧张。



何杏儿说这话也不是没根据,虽然自己这妹子长的漂亮,可就唯独这脾气暴的和晒干的小辣椒似的。



陈富贵为人老实倒是没啥,何时这何桃儿是天天跟自己的婆婆干仗。



结婚的这一年多,俩人之间就是没消停过,弄的自己也整天操心劳神,看见何桃儿上门就肝颤,生怕二人间弄出个什么乱子来。



“就他?借他俩胆也没戏啊!”何桃儿白眼瞪了一眼,小辣椒说爆就爆。



紧接着,何桃儿就脸红了:“姐,我都不好意思开口,他爹妈还天天在我面前念叨生孙子,弄的我俩天天干仗。



他妈还死活的在我的面前死磕,还让我写保证书,说一年必须生孙子!我还不能发火,说发火就是不孝顺,所以肚子才没动静!”



何桃儿说的激动,抖着身扭着胳膊。



王小根的心思也压根不再听戏上,俩眼珠里瞪的冒火星子,两眼炙热地看着何桃儿。

何杏儿听着虽然无奈,可是毕竟是亲妹妹,传宗接代这事在农村可是了不得的,她也自然跟着着急。



“你俩每天办事吗?这生孩子,还得富贵都努力啊!”



“我呸,姐,你瞧我这身子,这身,这胳膊,像生不出娃的女人吗?我是被逼的没法子,偷摸的拉着富贵去了城里的医院,不查不要紧,一查!哼!压根就不是我的事!”



何桃儿越说越激动,手舞足蹈的。



“你说当年我就傻,怎么就听了咱爹的话嫁给了陈富贵,他爹是有点小钱,可是有啥用啊。”



一声长叹,何桃儿的神色暗淡了不少,也就幽幽的道来了实话。



“这不,我和富贵一合计,这事也瞒不住啊,早晚要和他爹妈说实话不是?可是这窝囊废的玩意,居然偷偷塞给我一万块钱让我躲风头。”



何杏儿一听,也惊着了!深吸了一口气,默默点头。



原来是这样,难怪何桃儿大晚上的就跑出来,唉,陈富贵其实也算是好人,但是这也太窝囊了!



何桃儿提起这事虽然生气,可是陈富贵毕竟是自己的男人,而且她嫁过去的这一年多,的确也待自己不错。



现今出了这事,陈富贵一个男人,可不是要了亲命了。



“桃儿,这事你可当真要想清楚啊!他爹妈知道了,能容的下你们娘俩?”



何杏儿想想就觉得心酸,眼睛也红红的,泪珠子吧嗒吧嗒的往下掉。



王大根丢下了自己和玉儿说走就走,她虽然守了寡,可是好歹身边还有个闺女,自己这亲妹子,咋也是这样的苦命呢?



见何杏儿落泪,何桃儿也不落忍,也是红了眼圈,抖擞了精神。



“姐,这不是我来也是瞎寻思吗?我也没说真的去找男人啊,富贵是啥人,对我啥心思我还能不知道?他爹妈嘴上厉害,心里不坏的,何况还是他自家儿子的毛病,还能真的休我出门子?我就先当出门散心,过段日子再说呗。”



何杏儿抹了眼泪,笑了点头。



对!这事也不是着急的事,老天爷不赏脸,咱姐俩哭也没用。



何桃儿心疼姐姐何杏儿,自然想多说几句贴心话,可是这心里也憋着心思,琢磨着如何说出来才是。



她伸手擦了下何杏儿的泪珠子,抱紧了姐姐的手臂,看的偷听的王小根就差喷鼻血了。



“姐,说真的,姐夫都走了这些日子了,你当真这辈子就守寡了?这玉儿现在小,你还不趁着自己这身段脸蛋还行的时候,找个壮实点的男人生个胖小子,这女人,还得有儿子!”



何杏儿脸一红,居然本能的瞧向了蹲在自己身边的王小根,瞧见王小根眼睛看着戏台子,这才放下心。



“你这丫头,我的事不用你操心,你可记住了,虽然咱都是有过男人的女人,可是这身子也金贵着呢,可不兴瞎来!作践自己!”



“姐,你怎么那么轴呢?你当真要守寡一辈子?”一听何杏儿的话,何桃儿也急了。



王小根开始听的激动,慢慢的也开始心里有点酸了。



大哥,你这媳妇真是没白疼!嫂子人长的水灵,心眼也好,她这可是打心眼里认定了,要为了你守一辈子啊!



十里八村的男人那个不是瞧着何杏儿眼红,就连城里的大老板都开着小轿车来家里说亲,可是何杏儿就是铁了心要自己守寡,独自一人把王大根留下的闺女养大。



这样重情义的女人,哪里找去!

王小根心里泛起酸,也着实是心疼自己这亲嫂子,现如今听见了嫂子何杏儿的亲妹子也有这难处,自然心里有了主意。



他跟着何杏儿姐妹俩的胳膊后头,满心思就琢磨这点事。



再帮自己的大哥和王家添上一个大胖小子,爹妈在天上,肯定乐呵的不行!



王小根想着就觉得心里美滋滋,觉得这也算是为老王家传宗接代了!



才进了院子门,何杏儿就催了何桃儿去洗澡,见妹妹不在,她这才拉扯了王小根进了屋子,瞬间就羞红了脸。



“小根,刚才嫂子和桃儿姐姐说的话,你可听见了?”



王小根心里坏笑,心说你俩说的激动的时候身子直颤,自己还能听不见咋滴?可是还是装傻充愣,就差嘴角流下哈喇子了。



“啥?嫂子,今天晚上唱戏那个女人真好看!”



“呸,你个傻小子,竟说傻话!”



何杏儿俏脸一红,一口轻淬,也算是心里踏实了。



也是,王小根是个傻子,看戏那么热闹,怎么会听了她们姐妹俩说话?



就算是听了,他个傻憨的模样,又能懂个啥?



何杏儿是一想起那夜,心里还是忍不住的犯嘀咕。



就在何杏儿愣神的功夫,何桃儿洗完了推门进来,身上的睡衣还紧贴着,水灵灵的透着甜。



她一进屋就瞧见了何杏儿盯着王小根的底下看,也顺着看,顿时脸颊一红,眼神一笑,心里明白的透透的了。



何桃儿聪明通透,早就看出了端倪,心里也偷着乐。



方才姐妹俩的私房话没说痛快,现如今夜深人静,正是说话好时机。



何杏儿说了几句话就把王小根打发了,自己进了洗澡间。



何杏儿出门的时候还扫了王小根一眼,欲言又止。



何桃儿心里憋着话,自然是睡不着,躺在床是看着睡着的玉儿,满腹心事。



吱拗。



房门忽然被推开,王小根傻呵呵的笑着偷溜了进来。



“嫂子!我睡不着,和你睡行不?”



大半夜的房里来了男人,虽说是个傻子,可是也是个精壮的汉子,何桃儿估摸着这傻小子又拿自己的当何杏儿了。



一听王小根要和自己的睡觉,她半天没敢回应。



可是翻身一瞧这床上的三床被褥,她顿时脸一红,心里就笑了。



难怪王小根进门的时候如此自然,看来他在这屋子睡觉,也不是头一次了吧?!



“得了,这夜里多凉啊,赶紧上炕来,在被窝里暖和暖和。”何桃儿脸红,笑着招呼了王小根,伸手去拉边上的一床被子。



她这才翻身,忽然感觉到一只冰凉的大手就摸到了自己的胳膊,瞬间就起了一阵鸡皮疙瘩。



哎呦!



何桃儿惊到了,啊的一下就叫了出来,猛的转身才发现,王小根居然一猛子就钻进了自己的被窝。



“嘻嘻!嫂子,你被窝又香又软和!真暖和!”王小根故意装傻,傻乎乎的把何桃儿叫做嫂子。



王小根装傻充愣,丝毫不避讳的笑嘻嘻,伸手对着何桃儿就去抓,何桃儿被这大手才摸了胳膊,现在见到这情形,吓的连忙往被窝里缩。



瞧着何桃儿脸色有点变,王小根就知道了,她哪里见过这阵仗,肯定是吓傻了!

何桃儿确实惊到了,吓的心里直扑通:“小根你干啥!”



王小根心里偷笑,干啥?



还能干啥?



何桃儿忍住了慌乱。



“嫂子,我又想娘了。”



王小根想着,还真的情不自禁的张开了嘴。



啪!



“你小子不睡觉,钻到这干啥呢?快去,回你自己的屋子睡觉去!”



眼瞧着美梦就要成真了,何杏儿忽然伸出巴掌,一下扯开了被子,一掌就打在了王小根的光胳膊上,没好脾气的教训着。



她洗完澡本想回屋拿了衣服去洗,正巧听见了屋里何桃儿和王小根的对话,莫名的心里泛酸。



好事被搅和了,王小根心里不满,也不敢真的表现出来,只好继续装傻。



“咦?你是桃儿姐姐还是嫂子?”



何杏儿没言语,扯了被子把何桃儿裹了一个严实,伸手掐住了王小根的耳朵根子,愣是把他拉了出去。



“行了你,臭小子去睡觉去!”何杏儿还不明白王小根,虽然是傻子,可是傻子也是人啊!也知道看女人了。



下午龙芳来的时候她可都看在了眼里,王小根愣是盯着龙芳的身子,一眼都舍不得离开呢。



被何杏儿赶出了屋子,王小根一脸的无辜,怎么才一天的功夫,就变卦了呢?



何杏儿撩开了窗帘,见王小根回了屋子,这才算是送了口气,转身躺下进了被窝,何桃儿就咯咯的笑了。



“姐,小根他,当真是个傻子吗?”何桃儿还在回味着王小根的玩意,脸也一直红着。



何杏儿白眼瞪了上去,见了自己的亲妹子这色迷迷的模样,也顿时笑了,“咋啦?小根是脑袋不灵光,可是也是男人了,这小子,现在都知道看女人了。”



这到底是个啥滋味啊,看的心里酥酥麻麻的,还真是说不清道不明了。



何杏儿怎么会不知道妹妹的那些个心思,没说话,但是心里也犯嘀咕。



唉。



姐妹俩也没再说啥,都各自翻身,怀了心事睡觉了。



清早,阳光洒在了院子里,猫儿狗儿都懒洋洋的伸懒腰,村里人都起早下地干活去了。



王小根不用下地干活,但是也起了个大早,出门直奔了村里的小河。



清早肯定有不少的女人下河洗漱洗衣服,也有脱了衣服洗澡的,他可不能错过。



自打昨天晚上看见了何桃儿那细柔粉嫩的身子,王小根就心里就总是一阵阵的猫爪子闹腾,想着今天在河边肯定能遇见几个女人,可得好好的美美。



果真这才到了河边,虽然女人不多,可是却瞧见了村长王老虎的媳妇,张翠芬了!



最然张翠芬是王老虎的媳妇,按辈分,王小根还得叫她一声婶子,可是她却丝毫不显的老。



遇见男人也不害羞,每次不等男人先说话呢,这女人就得上去犯个事。



张翠芬和何桃儿何杏儿,还有猛子家吴桂娟可不一样,见了王小根的东西不但不会吓的后退,还生猛的往上扑,这可是合了王小根的心意。



王小根趴在石头缝隙里边看边偷着想,这日后里还得讲点品味。



像张翠芬这类型的,以后就不能考虑了!

太阳渐渐的升起来,日头高了,温度也就暖和了。



张翠芬洗了衣服也出了一身的汗,伸着脚试了一下水温,就脱下了衣服准备凉快一下。



日头一大,晒的水里也热乎乎的,王小根趴在水里感到后背被晒的疼,就和要脱皮似的,为了偷看这女人也没啥意思,换成龙芳还差不多。



王小根一猛子扎到了河对岸,想着钻进玉米地里神不知鬼不觉的偷摸溜走的时候,忽然听见了身后有水声。



他蹲在玉米地里啃着玉米秆子偷看,就瞧见这玉米地里,果然来人了。



呦呵,张翠芬这女人还当真不害臊,胳膊就一头钻了进来。



呵呵!王小根偷看着就傻笑,虽然这对着自己的胳膊不如龙芳的,但是他还是忍不住的顶了起来。



虽说这张翠芬是王老虎的媳妇,可是年纪却比王老虎小了不少,不到四十出头的年纪,皮肤也算是农村人里保养的不错的了。



王小根见了桃儿杏儿的,自然对这张翠芬也没啥大兴趣,掰了几个玉米棒子就想走了算了,却看着这女人居然坐下,手里还拿着一个大粗的玉米棒子。



这下王小根也不走了,嘴里啃着半截的玉米秆子就钻了出去,笑嘻嘻的瞅着张翠芬傻笑。



“翠芬婶子,你这是咋啦!摘玉米摔着了?”王小根一脸的偷笑,眼睛盯着张翠芬手里的玉米就乐。



心说你个娘们今天被小爷抓到这正着,看你以后当着小爷的面还敢甩威风不?



张翠芬被打了个措手不及,见了是王小根,这才松了口气,笑嘻嘻的穿了衣服起身。



那天就在自己地里的事她可是记得一清二楚,自打见识了王小根,张翠芬可是好几个晚上没睡踏实。



正愁着找个啥机会再会会这傻小子,他自己居然就送上门了。



“小根,婶子这干啥,你能不知道吗?”



一听这话,王小根不干了!



好你个臭女人,胃口还真不小呢!想着,王小根就连连后退。



“婶子你说啥呢?”



你这老女人,就憋着和那村长王老虎凑合去吧!



张翠芬本想着今天又能碰着好玩意了,可是一见王小根居然还不乐意了,心里就起急。



好你个傻小子,这到底是真傻还是假傻!



“呦呵,小根,这话是你嫂子教你的吧?咋滴,你还是你嫂子的了?她不让别人动你,还想着自己留着用不成?”



张翠芬没得逞,嘴上说话也难听了不少。



“你管的着吗?那是我嫂子的事,我家的事!不用你管!”王小根白了一眼,还呸了一口吐沫,转身跑了。



一猛子冲出了玉米地,也是快中午的时候了,王小根心里骂着张翠芬不是东西,边往家里走。



都进了村口了他忽然一激灵,越想越生气,转头又去了王老虎家的池塘,想着张翠芬嘴里缺德的那些话,这口气出不去还不得憋死?!



今天还非得把王老虎家池塘里的王八挨个的放血了,这才算是出气!



想着,王小根就扎进池塘里抓了王八对着石头就砸,不到一会的功夫,池塘里的王八就一个个的死透了。



王小根你个傻玩意!你给老子滚出来!



王小根钻出头一瞧,是王老虎的儿子王大龙,顿时吓了一跳,心里暗暗的念叨。



不能是自己弄了王大龙的后娘张翠芬被这流氓混子知道了,找自己报仇了吧!



眼瞧着自己逃算是没戏了,王小根干脆一头钻出了池塘,一口水吐在了王大龙的脸上,朝着他傻笑。



“嘻嘻!大……大虫哥,你,你叫我干啥?”王小根傻笑,嘴里还装作不利索,愣是把王大龙叫成了王大虫。



王大龙露胳膊挽袖子,露出的胳膊还暴着青筋,手里拿着拇指粗细的铁钳子,一脸的怒气狰狞。



“好你个傻子!居然还敢动手打我爹,活腻味了你吧!今天看我打不烂你的!”



王大龙本是冲着那天王小根打了自己的王老虎来的,这才抬手就瞧见了池塘边上的死王八,顿时气的脸都绿了!



你个傻了吧唧的根子!狗日的放我家王八的血,老子今天弄死你!

王小根见这情形,急忙抱着脑袋就跑,这铁钳子要是一下子打下来,还不得再给他打傻了啊!



“你个王八犊子!傻根子!你给老子站住!让我抓到,老子废了你!”见王小根脚底抹油跑的快,王大龙也举着铁钳子撒丫子的追。



自己上礼拜才进城和饭馆都谈好了今年的王八价钱,心说回来和自己的爹商量一下,一池塘的王八肯定能卖上个好价钱。



谁知道回来睡了一觉去找了老爹王老虎,才知道那天晚上这一出,虽然是自己的爹偷鸡不成,可是居然被王小根这傻子打了,脸可都是丢尽了!



嘿这傻子!脑子不好使腿脚跑的倒是快!



王大龙甩了一下拿着铁钳子的手臂,累的一口气都呼不匀乎,看着王小根越跑越远的背影,他心里忍不住暗暗的咒骂。



王小根边跑心里就边琢磨,也不敢回头看,本想回家却还是犹豫了。



心说这王大龙盯着自己的嫂子何杏儿也不是一天两天了,现今家里还多了个何桃儿,这要是自己现在一溜烟的跑回家,岂不是便宜了这王八羔子!



他是眼瞧着面前一片满山的果园子,忽然心里一乐。



得嘞!好你个王大龙,今天就让你尝尝小爷的厉害!



王大龙穷追不舍,眼瞧着王小根居然不忘村里走,居然一路冲着山里的果园子跑,心里就笑话。



傻子就是傻子,果园子地势偏僻,大中午的大家都回家吃饭了,压根就没啥人了。



等着一会把你个小兔崽子憋进去,好好的教训一顿!敢打老子的爹,还当真让傻子翻了天了!



王小根追王大龙一路追进了果园,故意放慢了脚步往最边上的山沟子跑,眼瞧着面前没了路,他这才算是停下来。



王大龙得意,也不追了,拿着手里的铁钳子就直勾勾的指了过去,张嘴就骂:“跑啊!你个傻玩意,还接着跑啊!”



眼瞧着没路了,王小根装作了恐慌的样子,转身看着王大龙,依旧拿出了一副嬉皮笑脸的模样,“大虫哥,你……你撵我干啥……村里的狗撵我,你咋也撵我呢!”



话才说完,王小根一溜烟和猴子似的,就爬到了树上。



王大龙一看这王小根吓的哆嗦还上了树,虽然傻了吧唧的嘴上却还不忘了骂自己的是狗,顿时就点了窜天猴似的,爆炸了。



“你个傻了吧唧的玩意,滚下来,让我抓到你,我打烂了你!”说着,王大龙就举着铁钳子开始上树了。



王大龙是村长的儿子,家里有钱,吃的是脑满肠肥,挺着的肚子比女人怀娃还大,哪里有王小根这利索劲?



才爬了一半就上不去了,急的他指着树顶上的王小根咧着嘴巴骂,手里还拿着铁钳子往上捅。



“你个傻东西!你滚下来!”



王小根心里骂,奶奶的,当小爷真是傻子!



下去?小爷一把踹你下去还差不多!



想着,王小根忽然故意脚下猛的一滑,不偏不倚的这鞋底子就踹到了王大龙的脑袋顶上,再用力的一蹬腿。



好家伙!王大龙是连人带东西的,一骨碌的顺着山沟子就滚了下去。

王小根见状,纵身一跃,利索的从树上跳了下来,伸着脖子够着看了半天,拍了拍手。



得嘞!回见了!慢慢的自己滚回家去吧!



这你这一身子肥膘子肉还敢追本小爷,做梦去吧你!



打了王老虎那个狗日的算啥?



再敢惹他王小根!早晚报复到你王大龙的媳妇头上,让你大龙变大虫!还是满头绿的大青虫!



我呸!



王小根一口狠淬在了山沟子里,趁着中午四下里无人,急忙折回到了村里去了。



村里的山沟子常年背阴不见阳光,土坷垃硬的和石头似的,王大龙这一脚被踢下去,愣是连着翻了好几个跟头才算是停下来。



王大龙是脑袋也撞破了,门牙撞掉了一颗,满嘴角流血的爬起来,废了九牛二虎之力,可算是顺着沟子才算是爬了上去。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