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男朋友整天让我光着&h男男小说系统穿游戏

更新时间:2020-11-26 16:56:43

徐雅雅嘴里塞着的东西出来了,她刚能正常的喘息,我就看到了那秃顶男着急忙慌的脱了皮鞋,上了床!

 

鞋子里弥漫出来的臭味,我不禁皱了皱眉头,但我现在关注的是上面的战况!

 

“小贱人,不错啊,早就等着呢是吧?爸爸等会就让你舒服,舒服!”

 

秃顶男熟练的解开了徐雅雅的衣服,一把就丢在了地上,那白色的里衣,以及超短裙,就在我的眼前!

 

紧接着床就开始剧烈的晃动,就跟地震了似得,本来床板就低,要是有弹性,这头死肥猪非得压死我不成!

 

徐雅雅娇喘的声音,变得无比的急促!

 

我知道这秃顶男战斗力不行,顶多就两三分钟的事儿,可现在却如此的漫长,简直就是煎熬啊!

 

大约过了一分钟,床上的动静变得更大了,也不知道发生了啥,我看到了从床沿山顺下来的黑色长发!

 

这头发黑顺光滑,正随着死肥猪的驾驭,疯狂的甩动!

 

也不知道从哪涌来的勇气,我将她的黑发握在手中!

 

“小浪货,真是骚的不行,爸爸今天让你好好的舒服舒服!”

 

 文学

秃顶男的话音刚落,床上的动静就更大了,只见徐雅雅的头从床沿顺了下来,与我四目相对!

 

她的身体在颤抖着,双手紧紧握着床板,绯红的脸蛋上有享受,还有着几分痛苦的感觉!

 

可能是因为我在这里,她紧咬着嘴唇,没有像刚才那样娇喘!

 

我看在眼里,身体是何等的燥热难耐,这动静持续了有两分钟左右,秃顶男发出了一阵跟驴一样的叫声,而后便瘫软的躺在了徐雅雅的身上!

 

徐雅雅缓缓起身,我从她随意一撇的眼神中,看到了几分失望与无奈,并没有那种欢愉的满足感!

 

也难怪,两分钟,连热身都不够,能满足才怪!

 

怪不得徐雅雅非找男技师,这里面有蹊跷!

 

“贱货,是不是很喜欢被我弄啊,你放心,等这几天忙完了,我天天来找你,这是给你的礼物,里面有三十万,你有什么想买的尽管花!”

 

三十万?我滴个娘啊,我不知道多少年才能赚这么多的钱,睡了两次就能赚三十万?

 

我要是女的我也愿意干这活,就是没哈自由,天天都要陪个两分钟不到,又秃又臭的老男人!

 

“谢谢老公!”

 

徐雅雅的声音又变得嗲声嗲气的,我身上起了一层的鸡皮疙瘩,玛德,以后老子有钱,也要包养嫩模!

 

想怎么弄就怎么弄,况且凭我的技术,绝对弄得她们嗷嗷叫!

 

“我还有事儿,得先走了,你在家不要乱跑!”

 

秃顶男没像上次留在这里睡觉,干完以后,匆匆的穿上鞋子,就走了!

 

等到大门关上,我也没有出来的意思,毕竟躺在上面的徐雅雅没给我发信号。

 

“出来吧,他走了!”

 

等了有两三分钟,我都有些不耐烦了,徐雅雅终于让我出来了!

 

我蹑手蹑脚的从床底下爬了出来,第一次当老王,还真有些不习惯!

 

此刻的徐雅雅,是真真正正的一丝不挂,只是用放在一旁的薄纱睡衣盖住了自己的隐蔽位置!

 

我看到她的眼眶里似乎有一丁点的泪水。

 

她平躺在床上,跟昨天一样,身上多了好几个草莓,很多地方都被蹂躏过了!

 

徐雅雅曾经可是我们的班花以及校花,是多少男人趋之若鹜追逐yy的对象,现在却就这么躺在我的面前!

 

我们的气氛有些尴尬,沉闷了小半天,我都不知道该跟她说些什么。

 

总之徐雅雅给我的感觉像是被凌辱了一番,刚才叫的老公什么的都是假象!

 

“徐小姐,我们的治疗还要继续嘛?”

 

沉吟了少顷,还是我打破了尴尬,忐忑的试问道。

 

徐雅雅躺在床上一动不动,好久以后,才点了点头。

 

得到了她的首肯,我就不再含糊,轻轻的将她身上的薄纱睡衣往下移动。

 

调皮的两团就展露在了我的眼前,我倒吸了口凉气,这上面有各种各样的痕迹,可以看出刚才的战况是何等的激烈!

 

这秃顶男是单纯的在发泄,压根就没将徐雅雅当人看待,更不懂得什么叫做怜香惜玉。

 

我再次涂抹了一些药膏,轻轻的在那娇柔的地方抚摸着,这种药膏一开始有些冰冰凉凉,徐雅雅冷呲了口气,身体猛地一颤!

 

本来躺在床上跟死鱼一样的她,顿时就有了反应!

 

我记得别人都说过一句话,真正的交合不是单纯的发泄,而是灵魂与灵魂的契合!

 

这说的倒是挺唯美,可我不是很理解这话中的含义!

 

“你不要紧张,这药膏初时有些凉,后面就好了。”

 

我淡淡的说道。

 

后者点了点头,躺在床上任由我把玩捏弄,当然这都是正规的流程!

 

只是这番动作对徐雅雅来说更像是煎熬,她双手紧紧的抓着床单,两条玉腿止不住搓揉着,直到我按摩接触的那一刹那,身体猛地一僵,而后一软,便开始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我从她的脸上看到了少有的满足,还有满足后的疲惫,就像是刚刚达到了巅峰,我顺势往下看去,这床单上有着一抹淡淡的痕迹,难道她……?

 

这……这不太现实吧,虽然这地方很敏感,但仅仅只是借助这一丁点的刺激就到达巅峰,实在是太扯淡了!

 

而我还没愣过神来,徐雅雅的手突然一拉,我直接倒在了床上!

感受到背上传来一阵柔滑温热,酥软,徐雅雅抱住了我,那硕大的胸直接顶着我背上,我全身一下子就变得燥热了起来,一个翻身直接压上了徐雅雅。

 

嗯……

 

徐雅雅哼了一声,我直接朝着徐雅雅亲吻了下去。

 

这一下徐雅雅没有拒绝,只是紧闭着牙根,让我没办法湿吻。

 

我有些急道:“徐雅雅,让我亲亲。”

 

徐雅雅俏脸一红,眯着眼睛点了点头,我再次吻了上去,伸出舌头慢慢的撬开徐雅雅的牙根,开始徐雅雅还不愿意,在我摸上徐雅雅的胸,她哼了一声,松开了牙根。

 

我立马吻了进去。

 

徐雅雅摇了摇脑袋,要逃离我的亲吻。

 

这下我哪里放的过她,两手扶住她的脸颊,让徐雅雅无法避开,徐雅雅慢慢开始回应我的亲吻。

 

只是在换气那一刻,徐雅雅确实哼了一声道:“小留,不…不要,我们不能这样子。”

 

她越是拒绝,越是让我激动了,越想得到她,我不管她吻了吻她的香唇,顺过脖子,一直到徐雅雅的胸上。

 

刚亲上去。

 

徐雅雅身躯骤然一颤,发出一道舒爽的喊声,摇头道:“不…不要,小留,不…不要这样子好吗?姐…姐求你了。”

 

我没理会徐雅雅的喊叫,继续亲吻着。

 

只是刚亲到徐雅雅的肚子,徐雅雅一个激动直接起身摁住我道:“不要碰那里好吗?”

 

“徐雅雅,为什么呀!”我懊恼道。

 

“我……我……”徐雅雅唉一声叹息道:“唉,我也不知道怎么说,小留,你给我一点时间好吗?”

 

其实我很想不明白跟徐雅雅都这样了。

 

为什么就不肯给我呢?

 

我有些生气,徐雅雅摸了摸我脸道:“好了,别生气了,给我一点时间。”

 

我还是不舒服,毕竟这憋着火,那难受劲又哪里受得了,这么大的美人在自己面前,而自己却不能碰。

 

徐雅雅看着我生气,主动亲了亲,贴着我耳边道:“小留,别生气了,我……我让你摸的我胸。”

 

说完,徐雅雅俏脸一红,慢慢躺了下去。

 

我虽然生气,但望着徐雅雅的诱人的两团,一下没了脾气,直接扑上去乱啃了起来……

 

我当了这么久催乳师,自然清楚女人胸最敏感部位在哪里,一般女人被我摸一把都受不了,更何况此刻我是是我用着特殊的手法。

 

徐雅雅自然受不住,身躯不断摆动着,哼声道:“小留,轻…轻一点,我…我受不了。”

 

其实这就是我要的效果。

 

我就是要让铃姐达到欲求不满的地步,这样我才有机会占有她。

 

毕竟摸着,啃着虽然舒服,但底下难受呀!

 

特别是此时徐雅雅展露着的销魂表情,更是让我顶不住了,我吻了吻徐雅雅的脸颊:“徐雅雅,给我好吗?”

 

说着,我就直接朝着徐雅雅的裤腰带拉去。

 

徐雅雅一颤慌忙按住我的手,朝着我摇了摇头,双眸内带着一种迷蒙。

 

“你这到底是为什么呢?”我有些急了。

 

“小留,你再给我一点时间好吗?”徐雅雅趴在我耳边,摸了摸我道。

 

“我……”我真的是又急又气。

 

都这个地步了,真不明白徐雅雅到底在坚持什么。

 

“唉,小留,你要是真的仅仅想要跟姐上床的话,那…那你走吧!”徐雅雅说完,直接躲进了被窝里头,同时我还听到了她小声的抽泣,忽然有些后悔起来。

 

铃姐对自己这么好了。

 

自己却只会去逼迫徐雅雅,我摸了摸徐雅雅的脸颊,跟着躺进被窝里头,从身后抱住徐雅雅咬了咬她耳垂道:“徐雅雅,对不起,是我错了。”

 

徐雅雅摇了摇头道:“不怪你,是我不应该去招惹你,我都结婚了。”

 

“我……”听到徐雅雅这话,我还真的就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了。

 

我紧紧相拥着,后来也不知道到底谁先睡着了,反正第二天是徐雅雅先起来的,一起来我就见到徐雅雅在喂奶,看了一眼,徐雅雅就避开了我,神情冷漠的样子,让我不由一阵心酸。

 

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

 

“徐雅雅,那……那我先回店里了。”我对徐雅雅说了一句,可徐雅雅并没有理会我。

 

看来这次徐雅雅真的生气了。

 

回店里头,刚开门,就见到许小倩来了,因为心情不好看到她并没多大激动,皱了皱眉头问道:“你怎么来了。”

 

许小倩是我一个客户,以前治疗过,她对我的态度总是一副趾高气扬的。

 

但这一会许小倩却显得十分腼腆。

 

俏脸带着一抹红晕。

 

加上她那妖娆的身躯,还确实让人心动,只是我此时此刻想的更多是徐雅雅,自然也就没啥心情,见许小倩不说话,直接道:“你要是没啥事情的话,我这要开始干活了。”

 

“有事有事。”许小倩连忙道。

 

“啥事?”我缩了缩眉头瞄向许小倩那一对雪峰,从上次治疗之后,她的胸显然慢慢回复了,看过去更有活力了,当然也更诱人了。

 

许小倩看着我的眼神,俏脸一红:“夏大夫,我就是那还有点疼,想让你帮…帮我一下。”

 

“那……”我疑惑的看了许小倩。

 

许小倩见着我的眼神,跺了跺脚道:“唉,就…就是我的胸啦!”

 

其实我身为一名职业催乳师,又哪里不明白呢

 

?刚才就是故意逗她的,既然许小倩是来让检查胸的,这是我的生意,也是分内事情,我不再多说,直接让许小倩去里头躺着。

 

进去之后,我就见到许小倩已经主动的把衣服给脱了,甚至连文胸都脱了,露出她那一对美白的双峰。

 

她的皮肤是真的好白。

 

而且胸比起之前,好像又大了一点,即便我清楚这是我的功劳,但看着两座挺拔的雪峰,加上许小倩那带着一片羞红的俏脸,咕隆……我忍不住吞了吞口水,朝着许小倩的胸抓去。

 

刚碰触上许小倩就哼了一声。

 

我白了她一眼,继续为她检查,可摸了几把,发现根本没有问题,缩了缩眉头道:“许小倩,你这根本没啥毛病呀!”

 

“怎么会呢?你是不是检查错了。”许小倩讪讪的看了我一眼。

 

“我检查错了。”我不由一笑,跟着看到许小倩那神情,忽然明白了,哼声道:“许小倩,我看你不是什么疼,你就是发骚了吧!”

 

许小倩听到我这话,一张脸憋得通红,又羞又急:“夏大夫,你…你乱说什么呢?”

 

我乱说。

 

我呵呵一笑,不打算想理会许小倩,自己从事催乳师这么长时间,能以一位男性身份,可以成功摸上那么多胸,靠的并非是浪得虚名的。

 

当然我也没必要去跟许小倩解释这些。

 

反正她就只不过是徐雅雅一个朋友而已,即便她身材很好,很漂亮,可此时此刻自己更在意的是徐雅雅。

 

“夏大夫,别…别走。”我刚想走,许小倩伸手拉住了我。

 

“又怎么了。”我有些不耐烦的看了看许小倩。

 

许小倩一见我的眼神,黛眉当即一蹙,瞄了我几下,才小声道:“夏大夫,我……我就是想要你帮我按…按摩。”

 

“按摩。”我缩了缩眉头。

 

跟着看着许小倩那眼神,算是明白了,上次自己用针灸按摩手法打通了她的血脉,让她得到了前所未有的爽感,现在这许小倩是发骚了呀,看着此时她妩媚的样子,我还真的有些心动了。

 

当然最主要的是我想到了一点。

 

许小倩是徐雅雅的闺蜜。

 

那感情肯定不错,自己是不是可以透过她了解一下徐雅雅为何就不肯接受自己呢?

 

我不再犹豫,伸手朝着许小倩胸直接摸了过去,许小倩被我的摸的一下触不及防,发出一道轻哼声,整个身躯更是不由自助的跟着颤抖了起来,我看着她那发骚起来的表情。

 

体内的浴火也跟慢慢涌动了上来。

 

干脆直接爬上床,双手蹂躏着许小倩的两座雪峰,当然我这并非是胡乱的蹂躏,而是利用独特的按摩手法刺激着许小倩的敏感穴位,能让许小倩得到更大的快感。

 

许小倩身躯反应也更加剧烈了,粗重的呼吸声,嘴里头不断发出娇哼声。

 

那一声声浪叫,那销魂的神情。

 

不断刺激着我。

 

我一阵口干舌燥,用着独特的手法,一下子许小倩就受不了,全身颤抖着喊道:“嗯,好…好舒服,弄…弄我……”

 

听见许小倩这话,我体内的热血立即沸腾了起来,一边啃着她两座雪白大。奶。子,双手就去解许小倩的裤子……

 

————

伸手去脱许小倩裤子,滑过那嫩滑的肌肤,整个人感觉到要爆炸了一样燥热起来,啃着许小倩的胸也就加大了力量。

 

啊……

 

就这会,许小倩哼了一声,双手直接朝着我紧紧抱了过来,有感觉了,奶水飞了我一脸都是。

 

当然并不恶心,反而是透着一股清香。

 

许小倩死死的抱着,整个胸都贴在了我脸上,我也反手把她紧抱着,这时候是最舒服的一刻,自然要让许小倩享受。

 

待着许小倩身躯慢慢瘫软下来。

 

我才伸手去脱她裤子。

 

可刚碰到许小倩,她的身子就是一缩,往后退了一步:“夏大夫,我…我好了。”

 

看到她那娇羞的模样,我有些懵逼了:“许小倩,你这啥意思呀!你好了,我还没好呢?”

 

说着,我顶了顶腰。

 

小留子顶的老高了,都把裤裆拉链顶开了。

 

许小倩看了一眼,就慌忙撇开脑袋,羞红着脸不敢看我。

 

我也不管她,朝着她贴去。

 

还没碰到她,她就往后缩了一步,蜷缩着身子道:“你…你别这样,我…我已经好了。”

 

一听许小倩这话,我就气了:“许小倩,你耍我是不?”

 

“没有呀,我是真好了吗?”许小倩讪讪的看了我一眼。

 

我看着许小倩这下算是明白了,小妮子就是在跟我装傻,装傻是吗?哼…我哼了一声,直接解开裤腰带把裤子一脱,亮出涨的通红的小留子,对着许小倩。

 

“许小倩,是你招惹我的,我不管你好了没好,你现在反正就是把我这火给消了。”我瞪着许小倩道。

 

许小倩抬头一看,顿时瞪起眼睛,哇的喊道:“好丑呀!”

 

丑……

 

我皱了皱眉头,看着许小倩真的有些哭笑不得,自己这多少女人都喜欢着,许小倩竟然说我的丑。

 

“许小倩,说吧,你要怎么帮我弄。”我懒得跟许小倩多废话,说着就朝着她靠去。

 

啊……

 

许小倩喊了一声,缩了缩身子道:“夏大夫,你…你不要这样吗?我真的好了吗?”

 

“你好了,我没好呀。”我急得攥了攥拳头,要不是看着许小倩是个女的,真想抽她一巴掌。

 

“那…那怎么办,我…我都好了。”许小倩小心翼翼的看了看我。

 

还挺怕我的。

 

“我不管,许小倩你要是想着下次再帮你按摩的话,你今天就帮我消火。”我哼了一声道。

 

“我…我要怎么帮你吗?”许小倩嘟了嘟嘴委屈道。

 

“你说怎么帮我呢?”我嘿嘿一笑,双眸一直盯着许小倩的娇躯。

 

许小倩身子一缩,摇头道:“不…不要,这样我接受不了。”

 

“反正你要帮我。”我直接喝道。

 

“那…那我也用手可以吗?”许小倩抬头小心翼翼的看了我一眼,羞红着脸道。

 

或许这是许小倩做出最大的让步了,我无奈叹了一口气,手就手吧,跟着许小倩就帮我。

 

显然她很少帮人,动作略显生涩,我很快就有了感觉,一下没忍住,

 

弄了许小倩一脸都是。

 

我长长吁了一口气,直接跌坐了下来。

 

许小倩啊…的喊了一声,啪嗒就是一巴掌拍向我。

 

跟着旁边吐。

 

我看着她吐的辛苦,笑道:“好啦,这东西不脏,美容养颜的。”

 

许小倩回头幽怨的白了我一眼:“哼,以后再也不帮你了。”

 

我无所谓的耸了耸肩:“你不帮我,下次我也不帮你按摩。”

 

“你……”许小倩急的瞪了瞪我。

 

那娇媚的样子十分惹人怜爱,这一刻我发现许小倩是真的非常漂亮,特别是她此时半跪着,透过那短裙里面的风景依稀可见,我忍不住伸手摸了摸她的大腿。

 

“干嘛呀,不是帮你了,怎么还乱动呀!”许小倩一把拍开我的手。

 

我嘿嘿一笑缩回手,也不敢乱动,毕竟要是把许小倩惹生气了,把事情告诉给徐雅雅那我就完蛋了,也是如此,弄的我更想摸摸许小倩。

 

只是许小倩这下已经起来穿衣服了。

 

加上自己对许小倩不太了解,也不好多说,只能简单擦了一下,也起来了,看着许小倩穿衣服。

 

要说脱女人衣服是一种快感。

 

那看女人穿衣服就是一种享受,望着许小倩穿起衣服,看着她那雪白的双峰,想着徐雅雅,想着许小倩,我就不禁疑惑道:“你说你们女人到底怎么想的,为什么都让摸了,还不让弄呢?”

 

许小倩听到我粗俗的话,俏脸一红,瞪了瞪我道:“你以为我们女人都跟你们男人一样都是下半身考虑动物呀!”

 

要是别的女人说这些话,我或许还会信服。

 

听许小倩这么说,我就不喜欢了,不屑的笑了笑道:“说的你自己好像很正经一样,不是也想让我给你摸吗?”

 

“我……”许小倩顿时语塞,俏脸浮起一阵红晕。

 

那一脸委屈的模样,看的我有些于心不忍,摆了摆手道:“好啦,我就是好奇问一问刚那问题啦,毕竟你这都愿意让我摸了,可为什么就不让弄呢?”

 

我瞄了瞄许小倩的下身。

 

许小倩见到我的目光,突然靠近我认真道:“你真的想要吗?”

 

听到许小倩这话,我一下激动了起来,连连点了点头。

 

“那你愿意娶我吗?”许小倩又问了一句。

 

我一下缩了,愣神的望着许小倩,真没想到她竟然会这么问,有些不知该如何回答。

 

许小倩噗嗤一笑:“好啦,我逗你玩的啦,其实一个女人要把自己交给一个人的话,只有在有感情基础之下才行的,没有感觉,我们女人不会那么随便的。”

 

难道徐雅雅就是对我没感情,所以才不愿意给我。

 

而她愿意给我摸,只是想要从我这里得到舒服,就跟许小倩一样,她就是想要让我帮她按摩,后面她肯帮我,还是怕我下次不给她按摩所以才帮忙的。

 

她满足后,自己想要多摸一把都不行。

 

感情,对,是自己太忽略了徐雅雅感受,只是一味的想要上她,却没有想过要打开她心扉,要对她好,我顿时豁然开朗,一个激动直接朝着许小倩抱了过去,在她脸上亲了一口:“许小倩,谢谢你。”

 

许小倩顿时拍了我一把:“你好恶心哦,干嘛偷亲我。”

 

————

“哦,太激动了,忘记了。”看着许小倩我也挺不好意思的,毕竟自己跟许小倩只不过见过两次面而已,两人之间为的更多的是各取所需吧,谈不上感情。

 

只是这下看着许小倩我忽然发觉她还真美。

 

当然这话我也没说出来,只是傻傻的看着许小倩。

 

“我脸上有花吗?”许小倩微微皱了皱眉头。

 

“没有。”我直接道。

 

“那你一直看我干嘛?”许小倩瞪了我一眼,跟着拿起包道:“好了,我要走了,改天再来找你。”

 

“可以的。”我看着许小倩那浑圆的臀部,自然期待她下次再来找我,同时心里盘算着下次可不能就这么便宜了她,虽然她吹的也舒服,可毕竟没能真正做,总感觉不是那个滋味。

 

许小倩一走,我就想着徐雅雅的事情。

 

如果许小倩说的没错,那就是因为自己对徐雅雅不够好,所以徐雅雅才不愿意给我。

 

对,肯定就是这样的。

 

我攥了攥拳头,看着店里头这下也没人,直接上去把店门一关,跑到商场花了我两千块买了一根白金项链,然后兴致勃勃的跑到了徐雅雅家里头,刚想敲门。

 

却发现徐雅雅的门根本没关。

 

我犹豫了下,直接推门进去,转了一圈并没看到人,甚至都没见到徐雅雅的孩子。

 

徐雅雅,这是去哪里呢?

 

怎么出去连门都不关呢?我皱了皱眉头,正想离开。

 

刚跨出一步,就听到徐雅雅房间内传来一阵水声,立马竖起了耳朵,难道是徐雅雅在洗澡。

 

一想到这,我的脑海里面立马浮现出了徐雅雅那妖娆性感的娇躯,咕隆吞了吞口水,脚根本不受控制的就往徐雅雅浴室内走去,为了不吵到徐雅雅,我走的脚步特别轻。

 

水声越来越清晰。

 

整颗心都要提到了嗓子眼上。

 

啦啦啦……

 

就这会浴室内传来一道歌声,把我吓了一跳,整个人也瞬间清醒了过来。

 

夏留,你这是干嘛呢?竟然想要偷看徐雅雅洗澡。

 

我拍了自己一个耳光,正想出去,但透过那磨砂的玻璃门,看着里头隐隐若显的娇躯,还是忍不住咕隆吞了吞口水,侧着脸想要看清楚里面的情况。

 

刚靠近一步,就发现那浴室门竟然没关紧,露着一条缝隙。

 

透过那缝隙,里面的春光流露出来,那雪白的后背,浑源的翘臀,沾着水花散发出一道诱人的光芒。

 

咕隆……

 

我猛的吞了吞口水,再也控制不住体内的那股浴火了。

 

死就死吧!

 

反正徐雅雅都让自己摸了,就让自己再摸一次。

 

这么一想,我胆子立马大了起来,咔嚓…直接推开门,也不管那喷雾水龙头还在冲着水,直接冲了过去,从后背抱住了她。

 

啊……

 

或许徐雅雅想不到这一会会突然传进来人,吓的大喊道:“谁,给我放开。”

 

那尖锐的叫声也把我吓了一跳,我紧紧的抱着她道:“徐雅雅,别喊,是我小留。”

 

说完,抱着她的娇躯感受着她那肌肤带来的柔软刺激,我感觉全身都要爆炸了一样,翻身就要亲吻她。

 

啪嗒……

 

;刚松开一下,一道耳光直接朝着我脸上拍了过来,我一下懵了,再看清楚面前女人的面容,更是一下呆住了。

 

这…这哪里是徐雅雅。

 

而…而是徐雅雅的妹妹—小欣。

 

“小欣,怎么…怎么是你。”我诧异的问道。

 

“哼,你个色狼,竟然占我便宜,我要杀…杀了你。”郭小欣朝着我怒吼了一声,拉了浴巾围着身子,看了我一眼,羞红着脸,哗…直接委屈的大哭了起来。

 

我一下子慌了,连连解释道:“小欣,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的,我…我就是认错人了。”

 

郭小欣根本听不进去我的话,就是一个劲的哭。

 

哭的又大声。

 

我真慌了,看到哭个不停,更是一阵头疼。

 

郭小欣比我小一岁,是徐雅雅的堂妹,因为经常找徐雅雅玩,我们彼此也是认识的。

 

一直以来她不是都在外地吗?

 

怎么会突然跑到徐雅雅家里头洗澡呢?

 

看着郭小欣一个劲,我越想是越郁闷,越想越是怕,毕竟她这要把事情告诉徐雅雅,那我就完蛋了。

 

该怎么哄呢?

 

我急的一阵头疼,忽然想到口袋里面买给徐雅雅的项链,慌忙掏了出来,拿到郭小欣面前给她戴上:“小欣,别哭了,你看我给你带了什么。”

 

郭小欣睁眼看了看我手里的项链,一挥手直接拍掉了:“谁稀罕,你偷看我洗澡,毁了我清白,我要你赔,要你赔。”

 

看着被拍掉的项链,我的火气也来了。

 

毕竟这可是我花了两千块买的,要不是为了徐雅雅,我哪里肯花这么多钱呀!

 

现在竟然直接被郭小欣给拍掉。

 

“郭小欣,现在看都看了,抱也抱了,我这也跟你赔礼道歉了,你说怎么办吧!”我索性也不哄了,直接无赖道。

 

“你……你……”郭小欣听到我的话,急的跺了跺脚,喊了一声道:“好,夏留,你偷看人洗澡好理由是吗?我要告诉我姐。”

 

说着,她跺了跺脚,就要出去。

 

我吓了一跳。

 

这郭小欣要是把事情告诉给徐雅雅的话,那我这就全完了。

 

我情急之下,伸手抓她。

 

可这地上太滑了,这么一拉,我的身子直接往后扬起,砰…摔在了地上。

 

啊……

 

郭小欣尖叫一声,也是跟着我倒了下来,巧不巧的身子正好坐在了我的身子上,我疼的倒吸了一口气凉气,那浴巾一下又解开了,两座雪峰一下蹦跶出来。

 

我看的不由咕隆吞了吞口水。

 

这么久了,自己接触的更多是已婚女人的胸。

 

虽然刚生完孩子的胸,带着乳水是最诱人的,可毕竟见多了,而如此美丽的少女酥胸,我太久没看到过了,一双眼睛根本就转不动了,咕隆,忍不住吞了吞口水。

 

郭小欣看到滑下的浴巾,哇又是一声大喊,又大哭了起来:“夏留,你混蛋,混蛋。”

 

她急的不断拍打着我。

 

那一对胸不断的起伏着,好不诱人漂亮。

 

我看的心中一动,干脆一不做二不休,上前直接抱住了她:“小欣,是我混蛋,可我就是太喜欢你了知道吗?从小我就一直喜欢你的。”

 

————

郭小欣听见我的话,骤然一愣,眨巴眨巴那大眼睛望着我。

 

见她没在哭闹,我松了一口气,继续道:“小欣,你知道吗?其实从小我就一直喜欢你,可就是不敢说而已。”

 

说完,我慢慢的凑向郭小欣的脸颊,朝着她那红唇上亲去。

 

刚碰触上她的嘴唇,郭小欣骤然瞪起大眼睛,在我要撬开她牙根时候,她呜的一声才反应过来,猛的推开我:“夏留,你个臭混蛋,我才不信你的鬼话呢?”

 

这下我是真的被郭小欣撩起火了。

 

自己早就跟郭小欣认识了,但从未发现她竟然这么漂亮。

 

想想或许是太长时间没见面了,自己一直对郭小欣的印象就留在小时候那流着鼻涕的邋遢妹吧,这一会看着郭小欣丰腴两座雪峰,而且这会她还坐在我身上。

 

那浑圆柔软的臀部顶着我,那舒服感都让我一阵迷离。

 

当然心动归心动。

 

我更怕小妮子生气,把事情告诉徐雅雅,看着她明显对于我的表白动心了,我一咬牙,举手发誓道:“我夏留对天发誓,我对郭小欣绝对是真心的,要是……”

 

毒誓还没发完,郭小欣就慌忙捂住我的嘴,幽怨的白了我一眼:“好啦,人家相信你就是了。”

 

听到小妮子相信,我也松了一口气,嘿嘿一笑,再次朝着郭小欣亲去。

 

只是还没碰到,就被郭小欣一把推开了。

 

我不禁郁闷道:“怎么了。”

 

“人家还没答应做你女朋友呢?才不让你亲。”郭小欣俏脸一红呢喃道。

 

我心里头顿时感觉无数只草泥马奔腾而过。

 

啥叫还没答应呀!

 

不是都相信了吗?

 

唉…算了,反正小妮子不生气了就好。

 

“小欣。”就这会,忽然听到外头传来一道叫声。

 

把我跟郭小欣都吓了一跳。

 

徐雅雅回来了。

 

我整个人一颤,这要是被发现了,那我不死定了。

 

我怕,郭小欣比我还怕,一脸惊慌的喊道:“我姐回来了,怎么办,怎么办。”

 

看到惊慌失措的郭小欣,我倒是冷静了下来,想着现在自己全身都湿透了,郭小欣这还光着,这躲是肯定躲不了,外面脚步声越来越近,我情急之下,让郭小欣躺到床上去。

 

郭小欣疑惑的看了看我,但还是相信我,躺到了床上。

 

我迅速的拿出银针来走到郭小欣跟前,装着一副凝重的神情,咯吱,就这会门被推开了。

 

啊……

 

郭小欣羞的大叫一声,拉起被子蒙住头。

 

“你……你们……”徐雅雅一脸诧异的望着我们。

 

我看到徐雅雅的神情,故作惊讶了一番,跟着解释道:“徐雅雅,你回来了,小欣刚才说胸有点疼,我帮忙着检查检查。”

 

说着我还晃了晃手里的银针。

 

徐雅雅显然不信,白了我一眼,回头朝着郭小欣喊道:“小欣,你是不是胸疼呢?”

 

“姐,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觉的胸疼。”郭小欣也算聪明,猜出我的意思,从被窝里头钻出小脑袋一脸羞红着说道。

 

徐雅雅还是不信,狐疑的看了看我。

 

那冷漠的目光吓了我一跳,我慌忙道:“徐雅雅,我这还要针灸一下,你能不能回避一下。”

 

徐雅雅没说话,只是狠狠的瞪了我一眼。

 

看到她出去,我也松了一口气。

 

郭小欣从被窝里头钻出脑袋,也是嘘了一口气,笑道:“夏留,还是你聪明,我姐好像没怀疑什么呀!”

 

我苦涩一笑,也不知道说什么。

 

连忙让郭小欣先把衣服穿好。

 

而自己则先出去,看到徐雅雅在外头忙碌,喊了一声,可惜徐雅雅并没理我。

 

自己浑身又都是湿漉漉的,刚才房间里头灯不亮,或许徐雅雅还没注意,这下我也不敢多呆着,打了声招呼就跑了,回去店里头,我是越想越郁闷,本来想的好好的计划,全毁了。

 

也不知道后面徐雅雅到底信不信我的话,要是不信的话,自己跟徐雅雅之间这一辈算是彻底完蛋了。

 

不过回想到郭小欣那曼妙的身姿,好像也值得了。

 

这两天晚上都睡在徐雅雅那边。

 

突然在自己这边睡,还真有些不习惯,翻来覆去就是睡不着,给徐雅雅发了一条信息。

 

徐雅雅直接回复道:“夏留,谢谢你这两天陪我,现在有我妹妹在这边,你就不要过来了。”

 

简单的一句话,看的我却不禁一阵心痛。

 

或许徐雅雅是真的生气了。

 

自己从没想过有朝一日会摸到徐雅雅的胸,从没想过自己可以抱着她一起睡觉,但更没想到过会因为这样的关系,破坏了我们十几年的姐弟感情。

 

不管如何,生活还是要照常继续的。

 

第二天早早起来开门,想要把不开心化作动力好好赚钱。

 

可脑子里面堆满了徐雅雅的身影,做事总有些心不在焉的,来了几个病人要催乳,一摸上去,就不由想到了徐雅雅那一对白皙的雪峰,一个激动,把人家掐的疼的嗷嗷大叫。

 

钱没赚到,还得罪了客人。

 

我也只能不断赔礼道歉,偏偏这一幕,就被隔壁街刚开业那家产后恢复中心的女人给瞧见了。

 

她依旧穿的很漂亮,甚至要比那天在她店里头,看到她时候还要性感一些。

 

白色外套之下,是一件低领的黑色针织衫,那胸大的让人不敢直视。

 

一条黑色包臀裙,把她的翘臀很好的展露了出来,黑色的丝袜包裹着那一双美白大腿,散发着一股妖娆的气息。

 

她笑笑的看着我得罪走的客人,回头对我喊道:“夏大夫,是吗?”

 

同行既是冤家,更何况店就开我隔壁,那就更是死对头了,而且看她这神情显然来者不善,我也没宠着,眼睛肆无忌惮的盯着她那一对胸道:“嗯,我是,有事吗?”

 

她对于我的目光倒是没多介意,反而是自己从容的找了一把椅子坐下,跟着拿了一张名片递给我道:“夏大夫,这是我的名片。”

 

我接过名片看了一眼,张泠,好冷的名字,跟她这一会看着我的眼神倒是差不多,气势蛮符合的,当然我更好奇的是她这是要干什么,点了点头道:“嗯,名字不错,头衔也还行,不过就不知道你这找我有啥事情呢?”

 

“哦,也没啥事情,就是看看而已,不过现在我想没这个必要了。”张泠冷冷一笑,扭头就要走。

 

看着她那冷漠的眼神,我就不服了上去拦住她道:“张泠,你这话啥意思。”

 

————

我这人向来是别人对我尊重,我对别人也客气。

 

别人对我不礼貌,我就更不客气了。

 

这几天心情本来就不好,被张泠莫名其妙的跑我店里头这么一呛,自然就没好脾气,要不是鉴于张泠是个女的,换一个男的话,我早就揍他了,当然虽然不能打,但一双眼睛却毫不客气的在张泠的身上瞄着,还啧啧了嘴道:“不错,可以当个炮友。”

 

“你……”张泠一下瞪起眼睛,发怒了。

 

看着她生气,我就有着一股莫名的暗爽。

 

不过她也就瞪了我一眼,跟着哼了一声道:“我不屑于你这种人计较,给我让开。”

 

“我就是不让,你能如何呢?”我笑了笑道。

 

“无耻。”张泠缩着眉头喝了一声,但很快就冷静下来,笑了笑说:“夏留,本来我还想给你留一点余地,但看来现在没必要了。”

 

“给我留余地。”我不由笑了起来:“张泠,你这是要给我留啥余地呢?就催乳的生意吗?我告诉你,没必要,你有什么手段大可用上。”

 

“手段。”张泠一听也是哈哈笑了起来;“夏留,你真觉的我对付你还要手段吗?之前我确实以为你有些能耐,但就看你刚才跑的客人,你,夏留也不过打着催乳师的登徒浪子而已。”

 

一听张泠这话,我就不愿意了。

 

侮辱我也就算了,还侮辱我这神圣的职业,操……

 

我正想开骂,张泠看了看我店:“一个月,一个月内我一定会让你关门大吉消失。”

 

猖狂,真的太猖狂了。

 

我真的是太长时间没有遇到这么猖狂的人了,一下急了:“张泠,你够嚣张,一个月让我消失,如果我一个月没消失呢?你要怎么样。”

 

“怎么要跟我打赌吗?”张泠不屑的瞄了我一眼。

 

“赌就赌,我怕你呀!”我瞪起眼睛道。

 

“好,给我一个月,我一定会让你这家店没一点生意,你输了的话,你这种败类就给我滚出催乳师行业。”张泠愤愤的说道。

 

我也不知道张泠自己身为一位催乳师,为何就对同为催乳师的我,如此反感,这永远超出了同行既是冤家的一种仇恨,难道就因为我是个男的吗?

 

当然我也没理会张泠这些,而是直接道:“好,我答应你。”

 

“走着瞧。”张泠哼了一声,脸上露出一道胜利的表情,笑笑的看了看我就要走。

 

我一把拦下她。

 

“你又想怎么样。”张泠缩了缩眉头。

 

“你好像还没说你如果输了呢?”我盯着她那一对雪峰道。

 

虽然张泠嚣张,但从专业的目光,我真的不得不佩服张泠的胸实在太美了,甚至超越了徐雅雅,许小倩,能以没有乳水的状态之下达到如此丰满,如此笔挺诱人的胸实在太少了。

 

“我不会输。”张泠不屑的哼了一声。

 

看她这种趾高气扬的样子,知道她肯定不相信自己会输,我直接道:“我是说如果。”

 

“如果……”她黛眉微微一皱。

 

我想她肯定也想不到了,看了看她妖娆的的娇躯:“张泠,其实我的要求也不过分,如果你输了,就让我检查检查你的胸如何。”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