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电梯里被猛烈的进出_不要了太大了

更新时间:2020-11-26 17:03:51

老陈直抽冷气,林香吓坏了,伸手去揉:“是这里吗?刚刚磕到这里了吗?”



没揉几下,就被老陈捉住了手,粗砺的大手包裹着林香柔嫩的小手,却不敢多放肆,很快放开手道:“没事儿,香妹子,叔没事儿。”说着,眼神又忍不住往林香的领口里瞄了瞄。


 文学


她今天穿了件衬衫,前面三个扣子都没扣,内里的风光半遮半掩,下身还是制服短裙和丝袜,那裙子太短了,一走路,老陈就能看到底下的风光。



毫无意外的,老陈又有了反应,他有些懊恼,咳了两声道:“香妹子,昨天你走的早,红包也忘了拿……叔既然说给你,你就拿着,说出来的话泼出来的水。”



说着就控制着轮椅进房间拿红包,林香看着老陈的背影,水润的眼眸又带了些感激。



说实话,老陈其实长得并不丑,这点从陈杰身上就能看出来了,完全遗传了老陈的双眼皮和挺翘的鼻梁,五官也立体英俊。

想来老陈在年轻时也是俊朗过人,只不过现在年纪稍大了,岁月在眼角留下痕迹,但那个地方……跟年轻人比却是大了不少。



房间里又传来老陈的一声轻轻的哎哟,林香听出来不是故意的,于是赶紧走进去看。



估计是刚才磕的狠了,老陈一手捂着腰,一手抓着床沿。林香赶紧将老陈扶到床上,让他躺着休息。



老陈把红包递给林香:“拿着,拿着。”



林香接过来,眼眶都有些发红了,收好红包,林香主动说:“陈叔,我给您按按吧。以前我学过按摩和推油,估计按一下您会好受些。”



老陈应了,看着林香拖鞋爬上床,爬的时候刚好臀对着老陈,丝内里的风光被老陈看个精光,那些带子根本遮不住什么。



老陈的反应更强烈了,林香眼角瞟到了,小脸又红了红,却没多说什么,眼里竟带着一丝期待。



“陈叔,那……那我帮您把衣服脱了。”林香穿着裙子,蹲在旁边不好按,想来想去,只好跨坐在老陈腰上,小手从上面开始解开老陈衬衫的扣子。



老陈火烧火燎的,十分难耐,被裤子束缚得很难受。



眼前,林香眼神专注,已经解开了四颗扣子,突然微微讶异道:“陈叔,您还有腹肌呐。”她老公只有啤酒肚,虽然穿着衬衫不明显,可一脱衣服,什么都遮不住。



老陈不好意思地笑笑:“在乡下没事做,又不缺钱,儿子给买了跑步机和杠铃啥的,没事就玩玩。”一边说话,眼神一刻不停地盯着林香看。



“真好看。”林香恋恋不舍地望着,忍不住伸手摸了摸:“手感也好。”



被她这么一摸,老陈差点没当场扒光她,只是忍受的更辛苦了,却不敢再像昨天一样,怕把林香给吓跑。



第五颗纽扣在肚脐上,林香往后面挪了挪,正好坐在老陈那上。



林香感觉到了,她红着脸,头垂地更低了,却没有移开。



老陈和她之间就隔着一层裤子,瞬间他的反应更大了。林香今天反常的主动让老陈熄灭的火腾地燃了起来,他伸手,轻轻握住林香的脚踝,慢慢顺着向上,而林香,也没有反抗……



老陈有些兴奋,试探抬了抬身子。



林香嗔怪:“陈叔,别乱动,等下该疼了。”面上没有表现出来,林香心里却是愉悦又渴望,恨不能要的更多。



“陈叔,我现在要开始按摩了哦,您忍着点疼。”林香说着,微微抬起,正好对着老陈,开始按摩起来,腰部因为手上的动作而前前后后按摩起来。



老陈闷哼一声,终于忍不住了,手顺着丝袜向上,摸清楚林香按摩的规律,身子也跟着运动。



林香的目光渐渐开始迷离,努力的压制着声音,按摩的手也停了下来,却还含含糊糊道:“嗯~陈叔……不可以……”



老陈抚了她一下,呼吸急促说:“别怕,香妹子,你别怕,叔会让你舒舒服服的……你想要啥,叔都给你……”

手越接近,老陈的手越慢,渐渐地,一整只手终于附了上去,老陈满足地喟叹一口气。



老陈只是隔着丝袜,林香就有些颤栗,一点也看不出来,老陈这大叔模样,经验竟然如此丰富。



她被他捏在手心,将林香揉出了一片鸡皮疙瘩,越是这样,心里就越是空虚。



她感觉自己快要失控了,冲动之下正要叫老陈弄她,突然脑海中浮起她老公的影子,顿时出了身冷汁,抓着老陈的手说:“叔,不行的,我不能对不起我老公。”



“可是咱们都这样了,那也没多少区别了呀?”老陈这次不想错过,见林香犹豫,就恳求她说:“香妹子,要不这样,既然你不想对不起你老公,那咱们就不弄,你帮我好不好?我可以给你钱,就当是交易。”



“不不……陈叔,你给我的钱已经够多了。”林香非常纠结,看着老陈恳切的眼神,终究还是不忍拒绝,于是说:“那好吧,我帮你。”



说着她对着老陈趴下去。



老陈感受着她的小手,简直太兴奋了。



林香采取这姿势自己也很害羞,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样做,可能是她也想了吧。可惜老陈居然什么都不做,这让她挺遗憾的。



这一次老陈特别厉害,她手都酸了老陈还是一点要完的迹象都没有。



无奈之下她只好凑了过去。



老陈突然感受到被温润包裹着,哪还猜不到发生了什么事。



他感觉自己要死了,却还是拼命忍耐。



之前一次让林香看到他这么容易就完,那太丢面子了,他觉得需要抢救一下。



老陈的忍耐力实在太强了,林香腮帮子都酸了,他还是精神抖擞的。



林香香汁淋漓的爬起来,有些幽怨的看着老陈说:“陈叔,你怎么还不完,我都累死了。”



老陈有些尴尬,干笑一声说:“可能是刺激还不够吧。”他想了想跟林香说:“要不你下去弯腰扶着床,把裤子褪了,我看着你自己弄吧。”



“那样行吗?”林香表示怀疑,她现在倒不是很抗拒让老陈看,反正也遮不住多少,早让老陈看光了吧。



“应该行。我很多年没看过女人那儿了,你的那么好看,我肯定很有感觉。”



“你怎么知道好看?你又没看过。”林香白了老陈一眼,非常合作的下了床。



老陈把裤子扒下来扔到一边,跳下床嘿嘿直笑:“你那么好看,那肯定也好看啊!”他不敢告诉林香自己偷看过她在厕所里弄。



林香脸红红的不说话,按老陈说的去做,不好意思的跟老陈说:“你自己扒吧。”



老陈心跳得飞快,走到她后面把她裙子掀了起来,然后拉着她裤子的边缘……



等终于看到的时候,这么近瞧着,老陈只觉得呼吸一滞,见林香没有回头,他体内血气翻滚,再也按捺不住,没按照之前说好的约定,而是欺身过去,身子一挺……



谁知就在快要得手的时候,林香拧腰回头,差了一点没进去,反而因为用力过猛,一起冲到了床上,他压着林香两人齐齐呼痛。



“陈叔,你怎么这样,不是说好了不弄的吗?”



都到这地步了,老陈豁出老脸不要了,跟她说:“香妹子,陈叔也不想的,可是你太可人了。你就让陈叔开心一下好不好?陈叔都这把年纪了,没几年好活了,你让陈叔享受一下,陈叔可以给你钱,很多很多钱,那样你家的房贷什么的就都有着落了,你也不用那么辛苦给人当保姆了。”



老陈又是装可怜,又是拿金钱当饵,林香自己其实也是很想要了,但始终未能说服自己,于是推开老陈说:“陈叔,不行的,我只能帮到你这样,再进一步肯定是不行的,我不能背叛我老公,我跟他是有感情的。”



说完不理老陈的哀求,快速整理衣服跑了,她很害怕自己会忍不住做错事。



林香回到家就洗澡,一方面想洗去老陈的感觉,另一方面又不禁浮想联翩,因为老陈给她的感觉太美了,比她老公给她的还强烈,可能是因为结婚太多年了,她需要新鲜感。



张志明回家带回了一个好消息:他升职了,工资涨了两倍,活儿还轻松不少。



林香知道,是陈杰的话兑现了,可能还少不了陈叔的美言。看着老公开心的样子,她也跟着愉悦起来,毕竟,自从破产后,老公已经许久没有这么开心了。



为了庆祝,张志明买了一瓶红酒,没有兑饮料,两人喝了后都醉的不轻,迷迷糊糊来了次,就相拥而睡。



自从白天有过老陈的刺激,林香对她老公已经没什么兴趣了,不过她老公有兴致,她还是例行公事的给他。



隔天,张志明早早上班去了,也没叫醒林香,导致她睡过了头,一看时间,已经十点多了,于是急急忙忙穿好衣服去坐公交车。



今天中心广场有活动,人群都往那边涌,车上人挤人,根本没有空隙。



林香满头大汗,想下一站就下车去打出租,她才挪了一下,下一秒,忽然被什么东西硌着了,那人是这方面的高手,触到的正好是林香的灵敏的地方,没几下,林香脚就软了。



她脸色通红,白嫩的两只手紧紧攥着,想报警,但车上这么多人,又怕丢脸,只好忍着。



身后的男人也正是看中了这一点,越发大胆起来,隔了一会儿,竟伸出一只手,向下探去。



林香咬着牙,往前挪了一点。公交车卡在红灯前,还要等一两分钟。



那手跟着伸进来,她今天来不及穿丝袜,短裙里空荡荡的,那手一伸进来就乱摸,林香忍不住推了下,却正好把那只手送到……



身后传来男人压制的喘气声,气息都喷在林香脖颈里和耳垂上,男人的味道,夹杂着烟草气息。



林香一下子就润了,她最灵敏的点就在耳垂上。



扶扶手都有些颤抖,林香撑不住,软了下来,身后立马有人抱住她,林香想回头看,等下车就报警,那人却一口咬住她的耳垂,嗓音喑哑道:“别回头看。”

林香咬着下唇,那人的手从裙子前面探进……



怕被人发现的恐惧与正在被冒犯的恐惧融合在一处,林香全身的感官都被放大了十倍,他一动,林香腿就软,差点在车上就来了。



死死忍住,才没有出声,林香两颊通红,另一只手无意识去抓身后男人的裤子,却正好摸到他的……



林香想抽回手,男人却一把握住她,怎么挣也挣不开。



男人箍着林香的手,把她的手送到……逼迫她握住。



林香一个激灵,下方一阵空虚,正在此时,那男人得手了。



“宝贝,你怎么这么快……”男人的嘴凑在她耳旁:“我忍不住了……”



这样露骨的话,林香从小到大也没听过,饶是和老公最浓情蜜意的时候,此时从这个男人嘴里听到,林香心里升腾起不一样的感觉。



林香成了一滩水,软软地倒在他身上,嘴里还有气无力地说:“放开我……”



那男人又咬了一口她的耳垂,另一只手带着林香的手活动。



“嗯~”林香又空虚又灵敏,她微微抬起,忍不住去蹭男人,恨不得他现在就来。



车停了,有人下车。



林香面色艳红,有人朝她看了几眼,她更不好意思抬头。本想跟着一起下车,身后的男人却突然拉着她后退了一步,却依然不准她回头看他的脸。



最后一排的座位空了出来。



男人先坐了下去,右手拽着林香,示意她也坐下。



林香反抗不得,只好听他的,却在坐在他身上的那一刻,被他掀开的底下的裙子。



林香感觉到了什么,她没想到这个男人竟然这么大胆。



林香吓得微微颤抖,声音都变了,细小如蚊子般喃喃道:“不要……”



那男人一手抱着她的腰,缓缓行动。



林香呼吸变了,眼睛里蒙着水雾,耻辱与快乐交融在一起,她不敢发出一丝声音,因为旁边就站着好几个人。



那男的也不敢声张,只是托着林香缓缓的来,但这也令林香死死的抓住他的手。



林香嘴唇都快咬烂了,细碎的声音被马路上的鸣笛和公交车上报站台的声音淹没。



男人怕被人发现,脱下外套盖在两人中间,又不轻不重地咬了下林香的脖子:“宝贝,真乖……哥哥疼你!”



林香不理他,只盼着有个机会能逃跑。



她觉得这是她跟老陈太过亲密老天给她的惩罚,她刚跟老陈有了进步,就让别的男人也占了便宜。



如果没跟老陈那样,那是不是就不会这样呢?



她开始后悔了,眼里噙着泪。



公交车停了又开,开了又停,车上人越来越少,到陈家时,林香终于找到了机会,趁那男的放松警惕的时候,她猛的站起来,一下甩开那男人抓她的手就冲了下去。



她跑了好久才缓下来,那男的并没有追过来,她的腿已经开始发颤,再没力气跑了。



回想起车上的感觉,林香悲愤里竟夹杂着莫名的兴奋,这让她感觉很羞耻。



明明十天前她还是个贤妻良母,会在家等丈夫回家,怎么就……怎么就变得这么的……



可,这就是事实。



张志明是她的初恋,除了他之外,她没跟任何一个男人有过这么亲密的接触,以至于,她从没尝过真正的快乐。可老陈,还有车上的男人,竟然给了她那种感觉。



她进公厕拿纸巾清理了一下,出来时纸篓都满了。



远远的,老陈在院子里向她挥了挥手:“香妹子,堵车了吧?快进屋喝口水,脸都晒红了。”



老陈直勾勾地盯着林香看,林香有些不好意思,跟老陈打了个招呼,加快脚步想快点进去,却被老陈一把拉住。



“走慢些,那么急做啥?”老陈嘿嘿一笑,用力拉着林香坐在自己腿上,压得轮椅嘎吱作响:“香妹子,还记不记得你答应过叔啥?叔又想了,你帮叔。”说完开始毛手毛脚的。



“啊,不要。”林香不安地扭动身子:“陈叔,在院子里,不好……”林香想拒绝,又怕惹得老陈不悦,万一老公被降职,那不白忙了?



她想把老陈的手拉下来,反被老陈捉住,拖着她往裙下伸。



“嗯……”林香实在没想到老陈胆子这么大,光天化日,就在院子里……



林香一阵面红心跳,又害怕紧张:“不要在这里,有人经过怎么办……”



哪知老陈一次得逞,胆子大了不少,反而是将林香抱起来继续使坏,一声不吭。



“啊~”林香很容易就来感觉了,她的反应太过激烈了,竟是带着老陈跟轮椅一起往地上摔。



就在这时,院子的门突然被推开,陈杰夹着公文包,惊愕地看着他们,然后忙不迭过来扶老陈说:“爸,你没事吧?”



幸好他们那么一摔,两个人就分开了,尽管都衣衫不整,但那都是正常的,所以陈杰并没往别处想,还以为林香摔跤把他爸给压倒了,所以扶起老陈后就板着脸训林香说:“你怎么搞的?怎么这么不小心摔我爸身上去了?他的脚骨刚长上,万一又压断了怎么办?”



老陈瞧林香那委屈的小模样就受不了,忍着疼痛跟陈杰说:“没事没事,没压到断的地方。其实不关她的事,刚刚是我没控制好轮椅摔跤,她是想拉我的,结果没拉住,被我带下来了。”



“是这样吗?”陈杰狐疑的看林香。



“是。”林香低头小声说。



她的脸色红得快滴出血来了,耳根子都泛着柔嫩的粉色,洁白的牙齿咬着下唇。



陈杰看不出破绽来,检查过他爸确实没事后,就跟林香道歉说:“对不起!我太紧张我爸了,刚才错怪你了。”



“没事。陈叔要没事的话,我就去忙了。”林香逃也似的去做家务。



陈杰今天休假,工作的过程中,林香好几次想向他提出辞职,她怕迟早有一天让老陈给吃了。可话到嘴边,又让她给咽回去了。



这工作的待遇好且不说,她主要是害怕,如果自己辞职的话,老陈叫陈杰炒她老公的鱿鱼。



幸好陈杰一天都在家,老陈没机会再对她使坏。

忙到晚上,给这爷俩准备好晚饭后,林香跟陈杰说:“老板,您要没事的话我就回去了,我还得回家给我老公做饭。”



可能是因为之前的误会心怀愧疚,陈杰放下报纸起身说:“我送你回去吧。”



一再推辞不过,林香只好坐进了陈杰的黑色宾利。



回到自家小区门口,陈杰帮她打开车门,手掌放在她脑袋上方护着。



林香感觉陈杰挺绅士的,老陈要有他一半的素质,就不会对她做那些乱七八糟的事了。



钥匙打开门锁,林香才一推门,张志明就像一阵风似的刮过来,一把将林香抱进怀里,恨不得要把她摁进自己身体里一样。



“老婆,你终于回来了,我都快饿死了!”张志明笑嘻嘻的浑不知他老婆发生过什么事。



林香觉得很别扭,难受,心里堵的慌,很想和她老公吵一架发泄情绪。



推林香进厨房做饭,张志明还在她耳边絮絮叨叨的:“……老婆你知道吗?我们老板让我负责我之前一直申请实施的策划案……”



听了他好一会儿唠叨,林香不耐烦的说:“好了知道了,没见我在忙吗?”



话一出口,连她自己都愣住了,而张志明更是不敢置信,自己一向温柔的老婆会这么跟他说话。



“对不起……”林香反应过来,懊恼地扶住额头:“老……公,对不起,我照顾的那个大叔比较挑剔,我……”



张志明没怀疑她,把她搂进怀里安慰了好一会儿。



做剩最后一个菜的时候门被敲响了,林香正想去开门,张志明抢先一步笑眯眯的说:“我来。咱家来客人了。”



林香回到厨房继续忙,听见外面一阵热闹,她老公正在跟客人寒喧,客人一说话,林香听见声音就愣住了,探头出去一看,一个跟她老公年纪相仿的男人正跟她老公搂搂抱抱的。



那男人的长相一般,但身体却很壮实,手里提着瓶红酒,瞧见林香后一愣,然后问张志明说:“这位是嫂子吧?”



“对,这是我老婆,漂亮吧?”



张志明很得意,却不知林香心里充满了疑问跟恐惧。



那男人的声音听着很熟,很像她在公交车上遇到的那个冒犯她的男人,只是她并不确定。



“漂亮漂亮!非常漂亮!嫂子你好!我叫钱满,是志明的大学同学兼死党。”说着他要跟林香握手。



林香一跟他握上,靠得近了,嗅到他身上的味道,身子顿时一颤。



光听声音如果还不能确定,现在她就有九成九的把握了,因为这钱满身上的古龙水的味道她在公交车上闻到过,世界上居然会有这样的巧合,她有点不敢相信。



也不知道钱满认出她来没有,她总觉得钱满看她的眼神里隐藏着些什么。



她心里一万头草泥马奔过,觉得她老公太不会交朋友了,竟然跟这样的人做死党。



如果光看外表,所有人都会觉得钱满是一个文质彬彬的绅士,林香却知道他是斯文败类,居然在公交车上做那样的事。



她冲动的想当场揭穿,但苦于没有证据,怕她老公不相信她。



钱满在她家里倒没做什么不合时宜的事,一直都表现得很有礼貌,他是来给张志明庆祝升职的,听说最近才来这边讨生活,是一个外企的高管。



席间他高谈阔论,把张志明捧得飘飘欲仙的,又变相赞了自己一把,好像有意在林香面前表现,林香却不动声色。



说着说着他就不正经了,听说林香给人做护工后跟张志明说嫂子身材那么好,穿女仆装肯定很有味道,张志明傻呼呼的居然也说是,浑不知别人是在调戏他老婆。



吃完饭把人送走后,林香忍得很辛苦。



她很想告诉她老公钱满的真面目,但看她老公跟钱满的交情,显然不会轻易相信她,所以搞得她很纠结,一晚上都没睡好。



第二天一早,林香起床梳洗,只套了条黑色趣味网袜,里面什么都没穿,真空穿上一条黑色吊带长裙,勾勒出她姣好的身材和修长的一双腿。



张志明迷迷糊糊地起床上厕所,见到林香后说:“老婆,起这么早。”他打着哈欠,一上完厕所就开始对林香上下其手,没多一会儿就忍不住了,但弄没多久就缴械了,满足的说道:“老婆,我去补个觉。”



林香被他弄得不上不下的,觉得反感,拿湿纸巾擦干净,又整理了一下着装,套上一件宽大的外套,出门了。



楼下的停车场停着一辆奥迪,驾驶室的位置探出来一截苍白有力的手臂。



黑色衬衫,袖子往上卷了一层,修长苍白的指尖夹着一支烟,烟头的橙光忽明忽暗,瞧着很是熟悉。



林香原本没必要到那边去的,她一时鬼迷心窍竟是过去了,但一跟那人对上眼就想跑。



谁知还是躲不过,那人出来追上搂着她,捂着她的嘴强行把她挟持到了车上。



“敢叫信不信我把你衣服全扒了扔出去。”钱满恶狠狠的跟她说,完全没有昨晚的风度。



林香顿时噤若寒蝉,问他说:“你想干嘛?”



见林香老实了,钱满才笑眯眯的看着林香的眼睛说道:“你是不是认出我来了?”



林香装傻:“你什么意思?”



“你再演信不信我情景再现?”钱满虽然还笑眯眯的,但语气里威胁的意味很浓。



林香知道不能再装了,只好说:“是。你究竟想干嘛?”



“我想干嘛?呵呵!没想干嘛,只是觉得你今天穿得挺特别的。”



林香红了红脸,低下头去。



“系安全带。”钱满话音没落,又说:“算了,还是我来吧。”



说完,弯下腰去,越过林香从那头把安全带拉过来。



他的后脑勺对着林香,身上有股清冽的味道,夹杂着烟草味,直往林香鼻子里钻,林香本以为自己心里是厌恶他的,没想到身体却升起了一股热度,烧得她心慌。



钱满扣好安全带,没有马上直起身来,忽然间,他直直地低下头去,柔软的舌头隔着一层淡薄的布料弄林香。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