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乱系列经典小说_双腿打开强行占有她

更新时间:2020-11-26 17:10:05

老周又向温晚晚的脸上看去,就见她脸色愈加潮红,气息也有点急促起来。


“温小姐,你觉得怎么样?”老周手上加了点力度,然后问道。


 文学

“不,不疼了,而且,感觉很舒服。”温晚晚有气无力地说道。


“这就对了,我这推拿手法,不但能消除疼痛,还能修复你的身体机能,温小姐,再坚持一会,马上就完事了。”老周一边说,一边已经将手又继续向下移。


及至到了脐下四寸的地方,已经触到了毛发,老周这才找准部位,按压了下去,说道:“温小姐,这是中极穴,人体内的阴湿水汽最容易在这里郁结,一定要注意调理。”


他这向下一按,就听见温晚晚嗯哼一声,身体如被电了一下般,颤动了一下,然后手便抓住了床沿。


老周看见温晚晚的反应,心里除了啧啧称奇之外,还有点痒痒的,随后眼珠一转,说道:“温小姐,既然效果这么好,今天就再接再厉,全身都推拿一下,巩固疗效。”


温晚晚此时已经有点晕眩,闻听老周的话,不由自主地点点头。


老周心里大喜,来到床头,先把小西服的纽扣解开,然后看着那白衬衫包裹的娇躯,心里一阵感叹。


富家女给人的感觉,果然大不一样,就凭这做工精良的服装,也让人兴致大增。


他欣赏了一番后,便伸手去解衬衫扣子,嘴里还说道:“温小姐,你身体和精神都要放松,这样推拿的疗效才会事半功倍。”

老周将温晚晚的白衬衫扣子解开后,就见在那条施华洛世奇项链的链坠躺在胸前,显得那肌肤更加白皙,虽然他不懂女士衣物,但也看出来了,那内衣绝对是高档货,仅凭那刺绣的花边,就能断定价值不菲。


胸前那完美高耸的形状,让老周心里痒痒的,他先在肩前的云门穴和中府穴拿捏一阵,待温晚晚身体又开始发热之时,便将手向下伸去,用两根手指,按住了内衣下的膻中穴,开始点按捏推。


温晚晚就觉得又一股酥麻的感觉传来,随后是胸前发胀的感觉,身体内就好像被烧了一把火般,暖流四处流窜,不但腹部的疼痛再未出现,就连因为一直躺着而微微发硬的脊背,也舒服无比。


老周点按膻中穴的时候,手指便已经碰到那浑圆的边缘,感受到柔嫩和温热,有点把持不住了,便说道:“温小姐,我要开始推拿其他部位了,或许会让你有些不好意思,但请放松,很快就会好的。”


温晚晚没有说话,只是嗯了一声,老周一见,心里大喜,便要去先褪她的内衣肩带。


但就在这时,手机的铃声,已经从椅子上的手袋里传了出来,温晚晚一听,急忙起身,说声不好意思,下床将iPhone从手袋拿了出来。


老周听着温晚晚称呼对方为什么总,还表示马上就到,心里不由得叹气,知道今天的机会已经没了。


温晚晚挂了电话后,脸色十分平静,伸手拿出了一张名片,说道:“周大夫,我要先去和客户见面,等稍晚的时候,我会给您打电话,好好聊一下。”


老周看着温晚晚将衣服纽扣系好,又恢复了那种冷淡平静的神色,仿佛方才什么事情也没发生一般,心里不禁感慨,果然是富人家的千金,行事举止十分大方稳重。


和昨天刘芳经过这种事情后的慌乱表现,形成鲜明的对比。


“好的,温小姐,你这病真的需要疗程式治疗,别不当回事。”老周点头道。


温晚晚答应一声,然后便拎着手袋走出了诊疗室,老周盯着那窈窕的背影,也跟了出来。


老周一出来,先看见了刘芳的反应,就见她看着温晚晚的背影,眼里满是艳羡的神色。


这一点也不奇怪,温晚晚无论着装,还是气质,别说这位乡下姑娘了,就是本市的那些名媛,也很少有比得上的。


外面的医生一见老周出来,都围了上来,七足八手的称赞,刘雄更是殷勤,说道:“周老,您这真是妙手回春啊,温小姐进去的时候,疼的直不起腰,脸色煞白,等出来的时候,却是昂首阔步,脸色红润,简直换了个人一般。”


刘芳也兴奋了起来,上前道:“周爷爷,你好厉害,那位姐姐的病,这么快就被治好了……”


老周低声打趣道:“芳芳,你才知道我厉害,昨天的事情都忘了?”


刘芳登时脸色羞红,再不敢说话了,刘雄看见,眼中闪过了得意的神色。


等众医生走后,刘雄趁着刘芳去卫生间之际,对老周道:“周老,你搞上手了没,承诺该兑现了吧。”


“你着什么急,我难道能霸王硬上弓?小刘,耐心一点,我又不是明天就死,答应你的事情,一定会办的。”老周不耐烦地道。


刘雄皱起了眉头,虽然没再说话,但脑子里已经开始琢磨,要如何尽快促成此事。


……


老周和刘芳离开中医院后,叫了个车,直接便去本市最豪华的宝龙购物中心。


刘芳进了商场后,看着那装潢考究的名牌店铺,不知道老周想买什么,及至走进一家CHANEL专卖店,老周指着一件红色抹胸晚礼服,问她喜欢不喜欢的时候,她才明白过来。


“周爷爷,你要买给谁?”刘芳有些不安地道。


“给你买,虽然你穿什么衣服都好看,但出去办事的时候,还是要正式一点,我看这件裙子很不错。”老周说道。


刘芳慌了:“啊,周爷爷,这么一件裙子五千多,也太吓人了,我穿百八十块钱的衣服就行,再说了,我也不出去办事,用不着穿这么正式。”


虽然五千多块,也让老周略微有点肉疼,但一想到刘芳看向温晚晚时的眼神,他已经打定了主意,要给刘芳好好换一身。


从私心来说,刘芳打扮的越漂亮,就会越满足自己的欲求,但从另一方面来说,他也是真正的怜惜这个乡下女孩。


“你不用管钱的事情,只要喜欢就行。”老周摆摆手道。


随后,他让售货员取下来裙子,让刘芳去试穿。


售货员表现的很热情,将刘芳领进试衣间后,便说道:“老先生,你这孙女很漂亮啊,皮肤又白,真的适合这件红裙子。”


老周有些不满:“你看不明白就别乱说话,什么孙女,我有那么老吗?”


售货员不说话了,白了一下眼睛,走到旁边整理衣服,心里憋火。


不一会的功夫,刘芳穿着红裙慢慢走了出来,表现的十分不自在,老周觉得与自己预期差的不少,便让售货员换个小一码的裙子来。


售货员磨磨蹭蹭,嘴里嘟囔道:“要撑起这种衣服,不光是身材,还需要气质,不是穿上龙袍,便能变成太子的。”


刘芳听了这话,登时更加不自在了,老周一见,拿了小一码的裙子,又到柜台上要了一副售价不菲的铂金项链,便拉着刘芳进了试衣间。


不光那个售货员吃惊,刘芳也吓了一跳,挣扎着道:“周爷爷,我自己换就行……”


“芳芳,你要自信点,长的这么漂亮,即使凤冠霞帔,咱也敢穿,将身上衣服脱了,换上这件。”老周命令道。


刘芳听见这话,知道老周是因为刚才售货员讥讽的话,而为自己不平,心里有些感动了,便不再挣扎,转过身去,将红裙慢慢脱掉。


老周看着那红裙慢慢滑落,刘芳娇嫩的身体显露出来,在黑色的内衣衬托下,显得愈加白皙,心里不禁忿忿。


“如此美丽的女孩,那个售货员竟然敢说撑不起这件衣服,简直瞎了狗眼,芳芳,让周爷爷帮你好好打理一下,让她好好瞧瞧。”老周说着,拿着项链便来到了刘芳面前。

刘芳穿的这一套黑色内衣,虽然质地不怎么样,但仍旧将娇躯衬托的更加白嫩,胸前被聚拢在一起,显得更加丰满澎湃,下面紧紧包裹,浑圆翘挺。


但老周却不太满意,将铂金项链给刘芳戴上后,看着那心型吊坠掉落在沟壑之中,寻思了片刻,便又扭头走了出去,让售货员拿了套内衣过来。


刘芳虽然不懂这些奢饰品牌,但看见那牌子上是Eres,也知道是香奈儿的内衣子品牌,琢磨着肯定价格不菲,一翻标签,果然一千多块。


“啊,周爷爷,我穿不着这么高档的内衣,百八十块的就可以了。”刘芳又急了。


“这个也不贵,还挺配这条裙子,快换上吧。”老周吩咐道。


刘芳心里又是感激,又是不安,眼见老周并无商量余地,只好答应一声,然后转过了身去。


老周走了过去,伸手帮着将内衣背带解开,看着那背上的带子印痕,脑海里立即浮现了昨天浴室里的那一幕,心里又有点发痒。


“来转过身来,芳芳,我帮你穿上。”老周拿起了新内衣,说道。


刘芳用胳膊横在了胸前,慢慢转过了身,脸色又有点绯红。


“芳芳,你这样怎么穿内衣?”老周问道。


刘芳由于感激,此时对老周已经没了抗拒之意,只是有些羞怯,但一想到,赶紧换完衣服,便能离开这令人窘迫的试衣间,便鼓足勇气,将胳膊放开了。


随着那浑圆的两团显现,老周的眼睛又直了,脑子里忽然冒出一个大胆的想法。


随后,他借着递内衣的当口,用手碰了一下那嫣红的顶部,就见刘芳身体轻微一颤,那蓓蕾明显有了反应。


老周一见,立马抓住机会,轻轻摸了一下那柔软,然后便用手握住了。


刘芳又惊又急,她根本没想到,老周竟然这么大胆,在试衣间也敢动手。


“周爷爷,你别这样,外面有店员呢。”刘芳轻声哀求道。


老周一边揉搓,一边附在刘芳耳边道:“别怕,没人会闯进来的,很多人都会在这里做些不可告人的事情。”


刘芳身子有些发软,一种隐秘的刺激感涌上了心头,但还是本能性的去老周的手。


老周一握住那团柔软之后,立马用出了自己推拿手法,揉捏搓按,感觉到刘芳身体越来越软后,便变本加厉的去脱刘芳下面的内衣。


刘芳已经侧耳听见了外面说话的声音,不由得大急,将两腿并的紧紧的,低声哀求:“周爷爷,外面又来顾客了,你别这样……”


“拍什么,我们在里面,他们难道还敢硬闯进来吗?”老周气息粗重地说道。


这种紧张和刺激的感觉,让他已经血脉偾张,根本不会顾及其他,说话之间,他已经将刘芳身子转了过去,按住了她的脖子,让她弯下腰……


但就在这时,已经传来了敲门声,然后是一名男子的声音:“里面的顾客你好,我是本店的店长,据售货员反应,你们的行为有些不妥之处,我想和你们谈谈。”


老周心里恼火,但也无法继续了,只好放开了刘芳,一边帮着她将内衣换上,一边向外面不耐烦地道:“瞎敲什么门,我们换好衣服不就自然出去了。”


刘芳一换上这套Eres内衣后,果然身体曲线显得更加诱人了,那文胸并没有钢圈,完美地显现了两团柔软的形状,就连那凸点,都隐约可见。


穿上红色礼服裙,再加上那亮闪闪的项链,整个人登时增加了几分高贵的气质。


老周让刘芳照了镜子,然后又鼓励的几句,刘芳果然自信倍增,挺直了胸脯,随着老周漫步走了出去。


那名售货员正在和刚赶来的男店长嘀咕,一见刘芳出来,登时有些发愣,很明显,她没想到,只不过又进了一次试衣间,这个方才还一副不自在样子的女孩,一下子变得竟然如此自信了。


而那位男店长,一见老周,本来板着的脸,立马换上了笑容:“啊,这不是周老吗,您还记得我吧,我叫唐兵,去年,我母亲风湿病,就是在您那里治好的。”


老周并没有客气,直接说道:“小唐,我是医生,你们是售卖商品的,都属于服务人员,但这工作态度却大不相同……”


说着,他将方才售货员的行为说了一遍,唐店长一听,登时发火了,向售货员呵斥道:“你是怎么回事?周老乃是本市德高望重的老医生,你竟然敢这样出口讥讽他和他的朋友,还对他们在试衣间换衣服说三道四,简直可恶,这个月奖金别要了。”


售货员让老周怼了一句后,便想着借着试衣间的事情,让老周两人难堪一番,却没想到,最后的结果是自己的奖金要没,登时慌了,急忙向老周和刘芳不住地道歉。


刘芳一出来,便受到了众人的注目,此时又见售货员服软道歉,就觉得一阵扬眉吐气,不禁揽住了老周的胳膊,说道:“周爷爷,别和这样的人一般见识,咱们走吧。”


老周眼见刘芳竟然主动揽住了自己的胳膊,心花怒放,答应了一声,算了账,然后在唐店长殷勤的送别中,离开了专卖店。


两人刚走出商场,便见温晚晚从旁边的酒店里走了出来。


“周老,这么巧,我刚和客户谈完生意,正想给你打电话,却在这里遇见了。”温晚晚走过来道。


顿了一顿,她又说:“周老,据刘医生说,您已经退休了?既然有这么好的医术,何不出来赚点外快呢?”


老周听见这话,心里微微一动,自己退休金每月七八千块,虽然足够生活所需,但要想干点别的,却有点不够。


比如说,方才给刘芳买了一条裙子和项链,便花了一个多月的工资,这只不过是一般的衣服,若是想买大品牌中的高档货,自己一年退休金,也未必能买得起一件。


真的要弄点外快才行。


“温小姐,你有什么门路吗?”


“是这样的,周老,我开了一家名媛会所,想聘请您来工作,薪水方面,绝对会让您满意的。”温晚晚说道。

温晚晚给老周开出了条件,月薪两万,奖金另算,车接车送,专门划出一个舒体部,归老周掌管,而且,还答应了老周一个比较过分的要求,那就是刘芳以私人助理的身份,陪同老周在会所工作,月薪四千。


老周十分满意,这种待遇,比三甲医院里的资深专家还要高,而且,刘芳顺带着也能赚点外快,简直不要太舒服。


刘芳也十分高兴,她从商场出来的时候,便下定决心,无论如何也要将衣服钱还给老周,如今加上这份兼职,一个多月的工资便能还上了。


她心里对老周越来越感激了,同时也在惊讶,老周这推拿技术,竟然如此有价值,让温晚晚开出了这样优渥的条件。


商定好了之后,刘芳便先去自己叔叔家取日常用品,老周独自一人回家。


到了小区门口,却见叶慧慧已经等在了那里,手里拎着一个旅行包。


叶慧慧早上离开的时候,还穿着紧身裙,而现在却换上了白色短裤和吊带上衣,竟然和刘芳早上的打扮一样。


只不过,她这短裤的质料明显比刘芳的薄,而且更为贴身,紧紧包裹在身上,真丝吊带衫也薄如蝉翼,加上那几乎透明的塑料文胸肩带,让肩膀和胸前几乎没有遮蔽,十分引人注目。


她这身材,比刘芳要丰满许多,即使穿着裙装,也显得汁水淋漓,更别说这种清凉的着装了。


老周先打了招呼,然后装作不经意地向下看去,就见叶慧慧那双腿之间几乎没有半点缝隙,白皙的两条大腿,也笔直丰润,脚下穿着的凉鞋,露出白嫩的脚趾,赏心悦目。


小区门口的两名保安,虽然貌似看向别处,但眼角余光,却一直瞟向叶慧慧,想必也被彻底吸引住了。


“慧慧,你这是要去旅游?”老周问道。


叶慧慧摘下了墨镜,挂在了胸前:“不是,周叔叔,大伟今天要去省城培训几周,怕我自己在家害怕,就让我来您这里借住几天,周叔叔,真是打扰您了。”


她话里虽然带着歉意,但话音却一如既往的妩媚。


她回到家后,将昨晚的事情和张大伟说了一遍,两人的意见一致,现在的阻碍,就在那个小保姆身上。


在马上就要引诱老周答应条件的当口,这个小保姆忽然出现,很可能是故意的,如果是她有心为之,那可就是个大麻烦。


毕竟,这个小保姆一直住在老周家里,日夜厮守,还年轻漂亮,比叶慧慧有竞争力。


两人研究到最后,张大伟主动提议,要叶慧慧也像小保姆那般,与老周日夜厮守,即使不能胜出,也能阻止小保姆得手。


老周闻听叶慧慧的话,心里有些不乐意,刚想说话,却听见手机响了,是张大伟的电话。


电话里,张大伟一口一个师傅,胡诌出许多困难来,比如租住的房子在二楼,坏人很容易撬窗进入,比如叶慧慧胆子小,很害怕独自一人,让老周帮帮忙,同意自己媳妇在他家暂住一阵。


老周听得有些烦躁,刚想不客气的拒绝,忽然又想起昨晚叶慧慧向自己张口要房子的事情。


既然想玩花活,自己那就陪他们玩玩。


“好,你是我徒弟,这样的小事,我当然要帮忙了,大伟,你放心去省城吧。”老周痛快地答应道。


叶慧慧闻言,心里大喜,待老周挂断手机之后,便揽住了他的胳膊,妩媚地道:“周叔叔,我和大伟以后还有好多事情要麻烦您,请多多帮忙,我们也会尽力报答您的。”


那柔嫩肌肤传来的温热气息,让老周心里一阵发痒,不由得伸过了手去,拍了拍叶慧慧的浑圆的后面,笑道:“好说,好说。”


叶慧慧更来劲了,胸前紧紧贴着老周的胳膊,耳语道:“周叔叔,这天气真热,我想赶紧到你家洗个澡。”


老周会意,加快了步伐,和叶慧慧向小区里走去。


门口的那两个保安,看见这一幕,都有点发呆,他们都认识老周,心里不禁暗暗羡慕,这么大岁数了,还有美女投怀送抱,人活到这份上,也就值了。


到了家之后,叶慧慧将包一放,便拉着老周坐在了沙发上,靠的很近,用近乎撒娇的语气说道:“周叔叔,我昨晚说的事情,你考虑过了没有。”


老周心里冷笑,但脸上还是笑嘻嘻:“你昨晚说什么事情了?我光想着你做的事情了……”


叶慧慧暗道一声老狐狸,但表面上,却笑的更加妩媚了,然后起身坐在侧坐在老周的腿上,拿起桌上的桔子,一边剥着,一边说道:“周叔叔,大伟那方面不行,我很寂寞,老早就想找你了,我什么都可以给你,但你也得为我以后的生活打算一下吧。”


“大伟是你老公,我替你打算,是不是属于越俎代庖了?”老周一手摸着叶慧慧那光滑的大腿,一边说道。


“我和他早晚要离婚的,没房没能力,而且还有暗疾,我和他肯定不能过长远,周叔叔,你只要给我个承诺,我会陪你度过晚年,让你欢愉无比。”叶慧慧塞了一瓣橘子到老周嘴里,然后说道。


老周心里冷笑,叶慧慧这话是哄小孩呢,这两口子要是没有商量好,张大伟会能让这么一位漂亮的媳妇住到自己这里来,还一个劲的提供方便?


“那等你和大伟离婚再说吧,现在谈这个有点为时过早,我们还是及时行乐比较合适。”老周一边说着,手已经摸到了叶慧慧的短裤边缘。


叶慧慧先将一瓣橘子放在舌尖,然后双手搂住了老周的脖子,嘴对嘴的将桔子送了进去,然后娇笑道:“周叔叔,你要是给我承诺了,我自然会和大伟离婚,你觉得我会因为那种废物,与你反悔吗?”


老周就觉得那桔子的香味和叶慧慧的舌尖微甜的味道一块传来,登时身体热了起来,将叶慧慧一把抱了起来,然后道:“慧慧,将这件事情放放,我们先去洗澡。”

叶慧慧被抱起来后,双腿上下抖动,格格笑道:“周叔叔,你不要这么急嘛,咱们先谈正事……”


“现在是孤男寡女,什么是正事,你应该明白的。”老周一边抱着她走向浴室,一边说道。


叶慧慧心里得意起来,这个老头,终究没法拒绝自己的诱惑。


到了浴室里,叶慧慧表面上故作抗拒,但实际上却在顺水推舟,及至老周将他的吊带衫脱掉,露出浅色文胸的时候,才又说道:“周叔叔,我什么都能依你,但你给我承诺。”


老周将叶慧慧的手,拉到了下面,按在了自己的腿间,说道:“你只要伺候好我,什么事情都好说。”


叶慧慧知道,又陷入了鸡生蛋和蛋生鸡的循环中去了,继续这样下去,不会又任何结果,便眼珠一转,又说道:“周叔叔,你看我和大伟也没有孩子,只要你给我承诺,我愿意为你生孩子,将下半身全部托付给你。”


老周听到这话,心里登时有些活动了,要是这个女人能给自己生个孩子,那倒是个求之不得的事情。


不过,即使这样,也不能先松口。


他脑中琢磨了一阵,忽然有了主意,问道:“慧慧,孩子可不是想生就能生的,你和大伟检查过没有,到底是谁有病。”


“这不用检查,我这身体,像是有病的人吗?”叶慧慧转了一下身子,然后说道。


“虽然这样说,但还是确认一下比较好,慧慧,不如让我来帮你检查一下,从经络和元气上,就能看出生育有没有问题。”


叶慧慧闻言,以为中医的那些检查方法,无外乎切脉和看舌苔之类的,便点点头答应了。


谁知,她刚一松口,老周已经将手伸到了她的小腹上,一股热流传来,让她身体一阵酥麻。


“啊,周叔叔,你这是什么检查方法?”叶慧慧有些觉出不对劲来了。


“这里是女人最重要的部位,我需要探查一下经络和元气。”老周说着,将手又向下伸了出去。


及至到了脐下三寸的地方,老周手上已经加了力度,叶慧慧就感觉一股热流袭入小腹,那种舒服的感觉,不禁让她哼了一声。


“周,周叔叔,怨不得人家都说你是名医,这,这推拿手法,也简直太棒了。”叶慧慧胸前开始起伏不定,气息也急促了起来。


老周心里暗暗得意,这个小娘们还想跟自己耍花活,先让她吃点亏再说。


不过,叶慧慧明显比温晚晚能坚持的住,在老周手继续向下游走的时候,已经开始挣扎了。


“周,周叔叔,你还没说房子的事情呢,啊……等等,周叔叔,你别这样着急……”


老周一听,登时来劲了,另一只手向上移去,两处用力,登时让叶慧慧身体发软。


“慧慧,你不是说,想给我生孩子么,那么,今天就开始第一步吧。”老周说道。


叶慧慧已经思绪不清,哪里还能抗拒:“周,周叔叔,那你一定好好待我,不要骗,骗我……”


“我不会骗你的。”老周一见火候已到,立马便要去褪短裤。


但就在这时,忽然门铃响了,老周立马醒悟了过来,肯定是刘芳回来了。


他立即放开叶慧慧,稍微平静了一下,便去开门。


叶慧慧喘息良久,身上这才恢复了力气,心里一阵后怕,这老头的手法简直太厉害了,自己差点让他直接搞上手,若是那样的话,自己的计划,可要落空了。


她转而又一想,要是自己老公能学到这种手法,那岂不是能发大财?


等她走出浴室,看见换了一身高档裙装的刘芳,猜到是老周出的血,心里的紧迫感,又加重了几分。


……


第二天上午九点,会所的客户经理小张,按照温晚晚的吩咐,前来接老周两人前去上班。


到了位于本市一处著名的高档商务区,就看见了占据了两层楼,装修豪华的名媛会所。


温晚晚已经等在了会所门口,亲自将老周迎下车,然后请到了新布置好的舒体馆。


“周老,这里本来是女子健身部,我从昨天下午命人改造成了舒体馆,以后就由您全权负责。”温晚晚介绍道。


老周看了一下,有自己的办公室,有更衣间,还有单独的门脸,一切都符合自己的预期。


等介绍完了情况,温晚晚又低声道:“周老,下午有位身份特殊的女士前来见您,我安排您与她单独见一下面,别让其他人看见,就连您的秘书,也要支开一下。”


老周有些疑惑:“这么特殊?难道是某位大领导的亲属?”


“您先别着急问,等她来了,您便知道了。”温晚晚低声道。


老周点点头,自己既然已经接受了聘任,那一切就得听东家的。


等温晚晚走后,刘芳略显兴奋地道:“周爷爷,你看这个会所真豪华啊,来到顾客,肯定都是有钱人,能在这里工作,简直太好了。”


顿了一顿,她有些不好意思地道:“周爷爷,你能教我一点推拿的手法吗,那样的话,你忙不过来的时候,我也能搭把手,要不然,我整天什么也不敢,干拿工资,心里有些过意不去啊。”


老周一时半会也无法向刘芳解释明白,自己的这推拿术,可不单单是手法那么简单,而是需要一种特殊的力量,一般人根本没法练出来。


他本想拒绝,但一想到,万一有些顾客,只需要松弛肌肉这种轻度服务,刘芳还真能帮上忙。


“好,那我就教你点入门的手法。”老周点头道。


刘芳喜出望外,兴奋的脸都有点发红,随着老周走进了里间,按照吩咐,站在镜子前。


她今天穿的是温晚晚让小张捎过去的会所制服,是一套玫红色的斜扣短袖上装和紧身裙,脚下也按照要求,换上了高跟鞋,颇有干练利落的感觉。


老周先是简单介绍了一下几处重要的经络部位,让刘芳记住,然后道:“芳芳,你现在躺到床上去,看着镜子,要注意我手上的动作,也要记住自己的感受。”


刘芳赶紧躺上了床,按照老周的吩咐,将上装的口子解开,然后开始盯着镜子。

经过这两天发生的事情,刘芳已经对在老周面前宽衣这样的事情,没有了紧张感,更何况,现在是为了学习推拿术,所以,她很自然的便将扣子解开,然后看向镜子。


老周将那短袖制服打开,看见刘芳穿的正是自己昨天给买的那件Eres内衣,由于没有钢圈的支撑,完美的贴合了刘芳那自然的曲线,显得十分诱人。


“这里是天突穴,如果顾客感觉脖颈酸麻,你便可以按住这里,轻轻向上推,注意频率,尽量与顾客的呼吸频率相符合,然后这边是璇玑穴,对应人体的胸前肌肉,这下面是华盖穴,还有紫宫,玉堂穴……”老周用手指轻轻按在刘芳胸前,一一介绍道。


随即,他又将手指伸进内衣里,按在中间凹陷处:“这是膻中穴,由于我们接待的都是女顾客,这个穴位就很重要了,上身的推拿,一定要以这个位置为主。”


刘芳看着镜子,眼见老周的手指伸在自己的内衣里,并看不清手法,不由得有些着急,说道:“周爷爷,你能不能将手指拿出来,在外面演示?”


“那样的话,你就感觉不到效果了,无法学习到力度轻重对穴位的刺激作用。”


刘芳闻言,心里挣扎了一下,然后一咬牙,说道:“周爷爷,那我就将内衣脱了,好好学习您的手法。”


老周闻言,心里大喜,这小美女竟然要主动脱衣,自己可要抓住机会,力求今天将她拿下,反正现在也没有顾客,温晚晚说的那个女人,要到下午才能来。


一念至此,他先将关上,然后说道:“既然你这么爱学习,那我今天就给你仔细讲讲,芳芳,这可是多少人都眼馋的技术,我教给你的,一定都要记在心里。”


刘芳努力地点点头,坐起身来,伸手去解内衣的背带,及至解开后,便又躺下了,轻轻将内衣脱掉。


老周眼睛一眨也不眨地看着,在内衣完全脱掉的时候,忍不住咽了咽口水,身体又有点发热。


就见刘芳躺在那里,上身丝缕没有,胸前的浑圆,柔嫩白皙,形状犹如倒扣的碗,十分完美,那嫣红点缀在上面,尤其让人挪不看眼睛。


他走了过去,将手指又按在了膻中穴上,然后缓慢推拿,一边讲解,一边禁不住的心猿意马,很想低下头去。


刘芳扭头看着镜子,注意着老周的手法,同时细细体察自己身体的感觉,努力记了下来。


肌肉开始松弛,皮肤有些发热……


她开始有了疑惑,问道:“周爷爷,你前两次给我推拿,我有种麻麻的感觉,今天为何却没有,难道是穴道不同的缘故?”


“这个……芳芳,那种手法,是种特殊的力量,贯通了身体的经络,你现阶段无法学习,我教你这些,只能舒解肌肉。”老周解释道。


刘芳这才明白,这推拿术,可不是只有手法那么简单,更重要的是力量。


“这么神奇吗,周爷爷,是不是越用力越好?”


老周摇头:“不是那么简单,你自己来按住这个穴道,然后我再给你推拿一下,你就能比较出来差别了。”


刘芳答应一声,用白嫩的手指,使劲按住了自己的膻中穴,然后用上了全力推揉,却只感觉到痛感。


等她试完了,老周便又伸出两根手指,按了上去,这一次,他已经用上了力量。


刘芳就觉得穴道处开始酥麻,随后,这种酥麻的感觉迅速向全身扩散,同时胸前开始发热起来。


这种感觉,简直不要太舒服,让她忍不住哼了一声。


老周眼见刘芳胸前已经有了变化,立马忘记了这是在教学,手指开始向其他穴道游走,还轻声问道:“芳芳,舒服不舒服?”


“舒,舒服,周爷爷,你这手法简直太神奇了,我,我好想学。”刘芳气息开始急促起来。


“那我再教你更舒服的手法。”老周热血上涌,一边说着,手上一边加大了力度。


就见刘芳眼神迷离,身体开始扭动起来,但还不忘问老周:“周,周爷爷,这是什么穴道,为何让人感觉越来越强烈了?”


“这是气海和关元穴,对应人体的元气,如果推拿得当,会让人复元精力。”老周解释道。


虽然在说着穴道,但老周的感觉,却一直停留在刘芳那光滑肌肤带来的舒服触感上,手还继续向下移。


刘芳那穿着玫红色紧身裙的双腿,已经开始紧绷,并在了一起,很明显,酥麻的感觉,已经传了下来。


老周脑海中已经开始幻想出一片潮湿,忍不住将刘芳的白嫩小手,拉在了自己的小腹上,说道:“芳芳,你试着像我这样推拿,和我一步一步的学。”


刘芳将手按在老周的腹部上,就感觉一阵热流传来,不禁心神摇曳,轻轻按了下去。


老周感觉到一阵舒服,手继续向下移,已经来到了脐下的部分,同时让刘芳也跟着做。


刘芳用细长的手指向下游走,就感觉到了嘈杂一片,登时明白了是什么,脑袋登时有些晕眩。


老周则舒服的气息都急促了起来,热血又向一点贯去,即将爆炸的感觉,又传了过来。


“继续向下,那里的穴位,更加重要。”老周粗声命令道,然后将手伸向了刘芳的后面,去解裙子的拉链。


刘芳手颤抖起来,慢慢向下移,脑袋里已经升起了一种渴望。


同时,她的潜意识里还在感叹,这推拿术简直太神奇了,要不是遇见老周,恐怕这辈子都无法享受到这种舒服的感觉。


老周急不可待地将拉链拉开后,看着那诱人的曲线,便用手按了上去。


“芳芳,这种推拿术必须要勤加练习,你先拿我练练手吧,用上全力就对了,以后,我还会教你这力量的练习方法。”老周一边将手继续向下,一边说道。


随后,他就感觉到刘芳的手上真的用上了力,呼吸急促到了极点,心里登时大喜,知道时机已到,可以立马进入正题了。

就在刘芳已经反应强烈,老周预备进入正题之际,忽然外面传来了熟悉的声音:“周叔叔,你在哪里?”


老周一听,正是叶慧慧的声音,登时恼火,这个女人,赖在自己家里还不算,怎么又跑到自己工作的地方来了?


“我在这边布置房间,你先稍等。”老周一边说着,一边已经帮刘芳将衣服穿上了。


随后,他先走了出去,却见除了穿着紧身连衣裙的叶慧慧外,还有一个穿着波西米亚长裙的女子。


这个女子的年纪大概和温晚晚差不多,长大很漂亮,身材也不错,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嘴唇有点薄,一看就是能言善辩之人。


女子手里还拎着一个大塑料袋,也不知装的什么。


叶慧慧先和老周打了招呼,及至看见刘芳整理着头发,从里间出来后,眼中嫉恨的神色一闪而过。


随后,她指向那名女子道:“周叔叔,这位是许萱,是我的好朋友,特意随我来看望您的。”


“哦,你今天不用去上班吗?”老周由于好事被打断,反应有些冷淡。


“咳,别提我们那破公司了,最近外贸不好做,我这个跟单员天天没事做,这个月工资恐怕都发不下来。”叶慧慧撇撇嘴道。


“叶姐姐,给人打工,就赚那点死工资,还要担心被克扣,不如像我这样,做个自由工作者,赚多赚少都是自己的,而且,我们也不会少赚的。”许萱接话道。


叶慧慧表示同意:“我也是这样想的,你早将这个项目介绍给我,不就让我也跟着喝点肉汤了吗。”


“现在也不晚,叶姐姐,你没听过那句话吗,种一棵树最好的时间是十年前,其次就是现在,只要敢于行动,什么时候都能作为成功的开始。”许萱笑道。


这话说的十分动听,让老周和刘芳两人,对许萱一下有了好感。


许萱十分会察言观色,一见老周神色缓和了,便又道:“叶姐姐,我们都应该向周叔叔学习,将一件事情坚持做下去,就比如周叔叔这推拿术,要是没有这种坚持,就不可能成为本市的名医。”


叶慧慧赶紧附和:“那是,周叔叔的医术,不但本市第一,就是在省里,也是大名鼎鼎,多少有头有脸的人物,都要亲自请他来看病。”


老周被吹捧了一番,态度好了很多,招呼两人坐下,然后问道:“温小姐聘请我来主理这间舒体馆,你们以后也要帮我拉些顾客来。”


“那是当然的了,我正好有许多需要这种服务的顾客,我会将她们都介绍来的。”许萱一口答应了下来。


老周来了兴趣:“小姑娘,你是做什么工作的?”


许萱等的就是这句话,从大塑料袋里,取出了一个盒子,打开后,就见面是一团黄色的布制物品。


她将这东西支了起来后,老周和刘芳才看明白,竟然貌似个小帐篷。


“周叔叔,这是我们公司的专利产品,名叫八卦健康仪,用珍贵稀有的托玛琳石、砭石、墨玉为主要材料经特殊工艺制造而成,通过具有不同阴阳属性的玉石,形成独特八卦空间,对应人体相应部位,以平衡阴阳、扭转乾坤……”许萱滔滔不绝地介绍道。


老周明白了,这女子原来是推销保健品的,不过,她这天花乱坠的话,可都是胡扯。


在自己这样的老中医面前,她搞这一套,岂不是关公面前耍大刀。


就在这时,温晚晚从大厅那边走了进来,一见这个健康仪,有点感兴趣:“这时汗蒸帐篷?”


许萱看出来了,这位肯定是管事的人,便立即开始滔滔不绝地向温晚晚介绍起来,最后说道:“美女,我这八卦健康仪只卖七千五,而且,你购买的数量要是够多,还可以成为我们的皇冠客户,能获得高额回报。”


一听见这话,老周立马想起了电视上的新闻,这不就是传销吗?


他本来想直截了当地拒绝,但一听到叶慧慧也在那里附和,立马改变了主意。


这个娘们不可能不知道她朋友干的什么工作,竟然还领到了这里来,必须得让她吃点苦头。


温晚晚听完许萱的介绍,对老周道:“周老,这个健康仪有点意思,要是让顾客先在这里面坐一会,然后再推拿,会不会效果更好?”


老周当然不会让温晚晚花这笔冤枉钱,摆手道:“没必要,我这推拿术,用不着别的工具辅助。”


许萱眼见温晚晚已经动心了,心里正在窃喜之际,听到老周的话,登时恼火起来。


这人年纪这么大了,难道不懂断人财路,犹如杀人父母的道理?


“周叔叔,这位美女老板都要买了,你这样阻拦,岂不是要针对我一般?”许萱强压怒气,说道。


“不是针对你,就是这仪器没必要买,更深的话,我也不说了,你心里应该有数。”老周平静地道。


“你是怀疑这八卦健康仪的疗效吗,那我可以给你现场演示一下。”许萱并不退却。


老周看了一会许萱,然后道:“据我观察,你这脸色有点发暗,是不是睡眠不好,请问,你这治疗仪,能让人振奋精神吗?”


许萱哪里会说不能,如果自己所推销的产品,连提振精神这最简单的功效都没有,谁会买账?


“当然能了,我们这治疗仪能固本培元,改善身体微循环、调节神经体液、增强免疫力、缓解疲劳……”许萱又滔滔不绝地讲了起来。


“那好,芳芳,你拿手机给她拍下照,然后让她先在健康仪里治疗,我再给她推按一番,看看到底哪个效果更好。”老周吩咐道。


许萱毫不含糊,在刘芳拍完照之后,立即将连衣裙脱掉,只穿着内衣,进入了健康仪的帐篷里,只露出了脑袋在外面。


那帐篷里不知道有什么东西,反正,许萱待了一阵后,额头微微出汗,面色也明显比先前红润了起来。


及至刘芳又拍完照后,老周招呼许萱:“好了,请你跟我进入舒体室吧,我会让你明白,什么叫真正的精神焕发。”


“进就进,谁怕谁。”许萱穿着内衣,扭着身体,便和老周走了进去。

许萱随着老周走进里间,也不犹疑,直接便躺在了床上,嘴里还嘟囔道:“周叔叔,我一口一个叔叔喊着,你却阻拦我赚钱,这事情有点不地道吧。”


“不地道的是你,难道你真的不知道这健康仪根本就没什么大用处?”老周一边洗手,一边说道。


“没用处?周叔叔,你难道看不出来,经过蒸疗之后,我的脸色都很红润了?”


“你拿热毛巾擦擦脸,也有这效果,小姑娘,我劝你别干这个了,既害人又害己。”老周走了过来,笑眯眯地道。


许萱由于恼火,饱满的胸部一阵起伏,鼻子里哼了一声道:“周叔叔,咱们不用争来争去,用事实说话吧,我就想看看,你这传的玄乎其玄的推拿手法,难道还真的比我们这拥有专利的健康仪强。”


老周心里话,不用你现在嘴硬,一会就让你知道厉害。


他先用手指按在了许萱的华盖穴上,然后没话找话:“小许,你有男朋友吗?”


许萱感觉到一股麻麻的感觉传来,心里正在惊异,闻听老周的话,便回答道:“我正忙着事业,哪里有时间找男朋友。”


“我劝你找个男朋友最好,方才在外面,我不好明说,你这肤色发暗,除了睡眠问题导致的之外,还因为阴阳不调这个原因,而你的体质过于阴虚,将这些问题更加放大了。”老周手上一边加了力度,一边劝道。


那酥麻的感觉越来越强烈了,让许萱不禁愈加惊异,说道:“周叔叔,先不谈男朋友的事情……我怎么感觉,你这手法和健康仪给出的感觉差不多呢。”


“你有点着急,我这是刚开始,马上你就会发现,我这手法和健康仪的却区别了。”老周说着,将手移到了下面的穴道。


许萱就感觉四肢都有舒展开了的感觉,一股热流,开始从老周推压的地方传来,开始向身体各处流淌。


她忍不住哼了一声,喃喃道:“果然越来越舒服了……”


“这刚开始,更舒服的还在后面。”老周说着,将手指伸进了她的黑色蕾丝内衣当中,按住了膻中穴。


与此同时,他另一只手,已经伸到了许萱的肚脐之处,开始按压。


许萱从未有过这种感觉,身上各处都热烘烘的,每个毛孔仿佛都在通透的呼吸,简直舒服极了。


“啊,我感觉身体里好像被洗刷一遍,真的太好了。”许萱忍不住了,低声惊呼道。


“那比你的健康仪如何?”老周得意的问道。


许萱此时还没到神智不清的地步,回答起这个利益攸关的问题,依然不肯松口:“我那健康仪,也能达到这种效果吧,只不过我没找到使用诀窍。”


老周心里冷笑,上面的手,已经向旁边移去,已经按在了中穴上,开始手法娴熟的推按。


他很少给病人推压这个部位,因为,没有几个人能受得了,但对还在嘴硬的许萱,他可没有手下留情的意思了。


果然,在老周一推按之时,许萱上身立马向上拱了起来,背部中间,都已经离开治疗床了。


与此同时,她嘴里发出闷哼的声音,由于想努力止住声音,用牙齿咬住了薄薄地嘴唇。


“现在能比较出我的推拿手法和你的健康仪,哪个效果更好了吧。”老周追问道。


“唔,你推拿手法很好,很好……”


“还没有肯定,那继续。”老周说着,下面的手,已经继续下移,来至了肚脐下面的穴道。


许萱眼神迷离起来,脸色红的像苹果,嘴里不住地自言自语,很明显意识已经模糊。


老周眼见许萱的身体已经紧绷到极点,立即再次问道:“这一回,你该有结论了吧”


“啊,周,周叔叔,请住手……你的按摩手法,的,的确比我卖的健康仪有效果。”许萱彻底忍受不住了,断断续续地哀求道。


老周本想继续,但一想到外面还有刘芳等人,让许萱大呼小叫起来,影响不太好,便停下了手,满意地道:“不错,你终于说了实话,那今天就到这里吧,以后要想调理身体,可以再来找我。”


许萱好就才平息下来,已经没了和老周争辩的念头,心里只在想着一件事情。


这就是,老周这手法,简直太可怕了,还没有碰到自己的要害,便让自己已经神魂颠倒,外面的传闻,果然都是真的。


“周叔叔,我算见识了,什么叫中医绝技。”许萱下了床,一边照镜子,一边说道。


“你这身体,依靠那健康仪,是调理不好的,还是在这里办张卡,隔三差五让我推拿一下比较好。”老周说着,已经开门走了出去。


外面的刘芳三人,眼见走出来的许萱,登时一愣,就见她容光焕发,仿佛经过了春风的洗礼一般,尤其是那脸颊上的绯红,显示了这番推拿令她多么舒服。


刘芳赶紧拿着手机,将里面的照片,和许萱的现状对比了一番,向温晚晚道:“温小姐,你看,差别很明显啊。”


温晚晚点头:“嗯,看样,在周老的推拿手法前,这些仪器真的没什么用,没有必要买。”


许萱穿上了衣服,装好了健康仪,便默默地和叶慧慧走了出去,出来后,才感叹道:“叶姐姐,不服不行,这老头的推拿术,实在是高明。”


叶慧慧对舒体室里发生的事情心知肚明,此时已经有了主意,低声问道:“老头除了给你推拿之外,没有别的动作吧?”


“为什么这样问?”许萱反问道。


“你要想赚他的钱,不能用常规手段,他最大的弱点就是好色,只要你能诱惑住他,别说卖几台健康仪了,就是从他口袋里掏钱,他都会心甘情愿的。”叶慧慧故作神秘地道。


“但他对我好像没什么兴趣啊。”


“你傻啊,我们都在外面,他敢做过分的事情吗,你得创造机会才行,算了,只要你肯,我来安排。”叶慧慧说道。


随后,她又附在了许萱的耳边:“还有一个办法,你看见那个拍照的女孩了吗,是这老头的姘头,你要是能将她拿下,就也相当将老头拿下了。”

在食堂吃完中午饭,老周睡了午觉,醒了后,仍然不见温晚晚所说的顾客来临,而有些慕名而来的顾客,却还被会所服务员婉拒了,老周一问,才知道这是温晚晚吩咐的。


这明显是怕耽误接待那名顾客,所以,才会将其他客人都拒之门外,好像是被包场了的意思。


老周未免有些好奇,真的想赶快见到这名客人,看看到底是何方什么神圣。


但一直到了傍晚,也没见客人来,温晚晚过来道:“周老,那位今天临时有事,不能来了,等明天上午的吧。”


老周有些意兴阑珊,这第一天的工作,竟然就这样百无聊赖地过去了,真是浪费时间。


随后,他又想起另一个问题:“温小姐,你今天又痛了吗,用不用再推拿一番?”


温晚晚:“没痛,但推拿一下也好,然后我请你和几名经理出去吃饭,算是欢迎宴吧。”


顿了一顿,她又商量道:“周老,我这推拿,能不能穿着衣服做?”


老周知道她是因为昨天推拿出现的状况而为难,不由得有些无奈。


痛经这种症状,就得推拿那些穴道,而恰好温晚晚的体质又特殊,即使隔了衣服,反应也不会变的更轻。


“可以,不过,你最好算上柔软的衣服,这样效果能好一点。”老周回答道。


“我办公室里有真丝的连衣裙,比这制服要软,等半小时后,你就到我办公室来吧。”温晚晚点头道。


老周看着表,等了半小时,然后便上二楼左侧的办公区,及至找到总经理办公室,却见门并没有关,只是虚掩着。


他以为是温晚晚故意留的门,便推门走了进去,及至到了里面,却见办公桌上撒满了文件,而温晚晚却不见人影。


老周心里直嘀咕,难道这位总经理连个秘书也没有吗,办公室里这般凌乱,竟然也不收拾一下。


他本想坐下来,等待温晚晚,却见办公桌旁边还有一个门,便走了过去。


一打开门,他才发现,这也是个房间,有沙发床和衣橱,想必是温晚晚中午休息和换衣的房间。


随后,他便听见旁边的洗手间,传来了哗哗的水声,顺门缝一看,却见温晚晚正在里面,全身寸丝没有,站在淋浴下洗澡。


老周一见,登时热血上涌,眼睛一眨也不眨,贪婪地向里面看去。


就见温晚晚正背对着门口,一直挽起的秀发,已经垂了下来,紧紧贴在脖颈和后背上,那乌黑的颜色,衬得肌肤更加雪白。


紧致光滑的后背,曲线十分完美,在腰肢处收了进去,将浑圆的下面,衬托的愈加丰满,两条大腿笔直修长,小腿处紧致纤细,就连脚踝处,也显得十分秀美。


真是所谓的冰肌玉骨。


那水流顺着头发流到后背,又继续向下,经过处的肌肤,仿佛都闪现了亮光一般。


老周看的口干舌燥,心里暗道,这位可真是名副其实的大美人,就凭这背影,也能让无数男人心醉。


与此同时,他急切的盼望着,温晚晚能转过身来,一现庐山真面目。


虽然他昨天已经看见不少了,但却没有观赏到整体画面,今天机会难得,或许能满足自己的愿望。


就在他如此想着的时候,温晚晚已经将花洒拿在了手里,开始冲洗腋下和腿窝等处,她这肢体一舒展,让老周的眼睛更加直了。


他感觉自己已经有了反应,眼见温晚晚已经将花洒放回原处,开始拿浴巾擦拭身体,知道她马上就会走出浴室,便强制自己,赶紧返回了办公室。


温晚晚根本没想到办公室有人,将已经习惯性的捂在胸前,便走出了浴室,想要找裙子。


及至她一抬头,眼见办公室里的老周,不禁吓了一大跳,惊叫一声,浴巾早已经脱手,掉在了地上。


老周也没想到,偷看浴室没见到的风光,竟然在这里出现了,看着那饱满的胸前,纤细的腰肢,以及下面的浑圆,还有那修长的大腿,口水差点没出来。


这些部位组成的曲线,无懈可击,满足了男人最完美的幻想。


世界上还有什么,能比这样一位美人,纤毫毕露地呈现在眼前,更为诱人的呢……


及至眼见温晚晚俯身去逝去浴巾,他才反应过来,急忙用手挡上了眼睛,连连解释道:“不好意思,温小姐,我不知道你在洗澡……”


温晚晚将浴巾拾起来,围在了胸前,这才恢复了镇定,皱眉道:“周老,你是如何闯进来的?”


“闯进来?温小姐,你办公室的门也没关啊。”老周懵了。


温晚晚闻言,急忙走到了门前,一查看门锁处,却见早已经遭到了破坏。


她又扭头看了一眼办公桌,喊声不好,疾步过去,翻查了一遍,然后脸色登时变了。


“周老,事情不好,有小偷进来了,将一份重要文件偷走了。”温晚晚只说了这么一句,然后也顾不上避嫌了,脱下浴巾,将内衣和真丝连衣裙穿上。


老周也在吃惊,看着那诱人的躯体,心里想道,依温晚晚的性格,是不可能在洗澡的时候忘记锁门的,是自己粗心了,没想到这点。


要是早想到这点,此时楼下的保安已经能将各个通道封死了,或许能堵住那个小偷。


随后,他又想道,这是份什么样的文件,能让小偷冒这么大的风险,在白天前来动手,而且,能让一向不轻易表露情绪的温晚晚,脸色都变了。


此时,温晚晚已经穿好了衣服,拿出了手机,先是命令保安部搜查,然后便报了警。


老周等温晚晚打完电话,才试探地问道:“温小姐,你这份文件很重要吧?”


“周老,你喊我晚晚就行……这份文件的内容,一时也讲不清楚,反正很重要就是了。”温晚晚说道。


“那出了这样的麻烦事,我们今晚就不要去吃饭了吧。”


“周老,这是为你准备的欢迎宴,哪能不去吃呢,抓小偷的事情,得靠警察,我们也使不上劲,该干什么,照旧就是了。”温晚晚显得很平静。

温晚晚打完电话后,不仅警察来了一大帮,而且还来了几名剃平头,穿阿玛尼的男子,领头的名叫大平,和温晚晚在角落里交谈了几句,然后便离开了。


老周琢磨着,温晚晚这文件真的非同小可,要不然,也不会既报了警,又让社会上的人来帮忙。


他心里同时感叹,这位温小姐绝对是能办大事的人,这样重要的文件被盗,只是在刚发现的时候,脸色变了一下,随后的处理过程,极其冷静有条理。


看见她这神态,不了解内情的人,肯定会以为,只不过被偷了无关紧要的东西。


一直到了夜幕降临,各方面的调查,也没有半点眉目,温晚晚便不再等待,将晚间事务交代给值班经理,然后便带着老周等人离开了会所。


其实,名媛会所里也有餐厅,但以西餐为主,温晚晚显然觉得吃中餐才热闹,便直接驱车前往本市的一家有名的酒店,要了一桌丰盛的扬州菜。


随同的几位会所工作人员,知道老周是自己老板亲自聘请的名医,十分殷勤,你一杯我一杯的敬酒,不一会的功夫,便让老周醉意熏然。


老周看见温晚晚也喝了不少,便低声问那客户经理小张:“温小姐很能喝吧?”


“她平时不大喝酒,尤其这一阵身体不适,昨天去和一位重要客户敲合同,都没有喝酒,今天估计是因为您老前来任职,有点太高兴了。”


老周这才想起来,温晚晚还在生理期,而且还有痛经的症状,这样喝酒,肯定会让身体受损。


估计不是高兴,而是因为丢了文件的事情,在借酒消愁。


他和刘芳换了位置,低声向温晚晚道:“晚晚,你最好不要喝了,酒这东西,虽然也属于性热之物,但却也有活血的功效,你痛经的时候,是玩玩不能喝的。”


温晚晚虽然喝的脸色通红,但说话语气却依旧平缓:“周老,我感觉没什么事,你不用担心,只管喝好就行。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