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下身还连在一起就做饭*冲撞他的身体

更新时间:2020-11-26 17:13:15

老刘的医术真的很厉害,他一定能把凌小姐的病给治好的。”陈大孔听见凌正德话里的不悦,顿时忍不住一阵苦笑道。


    作为刘为民的好兄弟,陈大孔自然知道他的脾气,现在凌正德的管家一见面,就一副瞧不起人的样子,这换着是谁,心里也不高兴啊!

    “老爷,我们还是回去吧!”刚才说话很不客气的管家许案看见刘为民嚣张的表情,顿时朝凌正德开口说道。

    对他来说,刘为民不过是一个乡下土医而已,居然敢在他面前如此嚣张,就是市里那些头头们在遇到自己的时候,都会尊称他一声许老。
文学    这个刘为民到底是什么东西,居然敢给他甩脸色,真是岂有此理。

    “凌老板,您让我在去劝他一下,一定会答应给凌小姐看病的。”陈大孔听见管家许案的话,顿时神情一阵着急朝凌正德道。

    只见凌正德面上神情沉吟了一下,点头道:“行,你再去劝说刘先生一下,只要他给能给我孙女治病,你们村通往县城公路的所有费用,我们凌家包了。”

    “凌老板放心,我就算是绑也会把老刘帮过来。”陈大孔亲耳听见凌正德的保证,顿时眼里满是热切的目光,然后小跑来到刘为民的房间。

    “老刘,为了南头村你就委屈一下,给他孙女治病吧!”

    “嗯?这治病和村民有什么关系啊!”刘为民一脸疑惑问道。

    望着刘为民眼里疑惑的目光,他把刘为民拉到一旁道:“老刘,你是不知道啊!刚才凌家凌老爷之后,说只要你能治好他孙女病,凌家就出钱帮我们村修一条通往县城的公路。”

    修路?

    刘为民听见这话,面上一愣,他真没想到凌家为了让他去东兴市,肯下这么大的血本。

    要知道修一条几十公里的路,没有几千万,根本就修不了路。

    “不过,这凌家很有钱吗?”

    “当然有钱了啊!”

    陈大孔一脸苦笑道:“凌家的公司每年贡献给国家的税收都四五个亿,你说凌家有没有钱?”

    凌正德是南元省龙华房地产公司董事长,身家少说一百多亿。

    关键人家都真的会做生意,不仅是投资房地产,还有其他行业,比如服装,超市什么的,投资什么公司都很快盈利,成为行业翘楚。

    身为南头村的村长,陈大孔也想为家乡的亲父老做些好事,而修路,一直是村民们心里最深切的愿望。

    这条颠簸的石子公路已经有二十多年的历史,现在到处都是一两米宽的大坑。

    每到下雨天,整条公里就像布满地雷的战场,过往车辆走得那是胆战心惊,害怕不已。

    可因为县里也穷,根本没有多余的钱用来修路,所以这件事一直拖着,到现在成了陈大孔的心头病。

    不过现在既然凌家肯出钱修路,陈大孔当然乐见其成,毕竟治病救人,对刘为民来说,根本就是一件轻而易举的小事。

    他对刘为民的医术,很有信心。

    “是吗?”刘为民摸着下巴,忍不住沉吟起来。

    “好吧!我答应你,去给凌家小姐治病。”刘为民一脸无奈开口答应下来道。

    不管怎么说,他也是南头村的人,这件事对大家都有好处,他怎么能无动于衷呢!

    “太好了!”陈大孔听见这话,顿时一脸欣喜拍着刘为民的肩膀,眼里满是xìngfèn道。

    既然答应凌正德,刘为民也不含糊,稍微收拾一下就告别林兰花和陈怡,坐上凌正德的车,朝市里赶去。

    虽然许案对于刘为民的医术不太信任,不过既然凌正德相信刘为民,他也只能相信刘为民了。

    因为担心凌月茹的病情会急剧变化,所以他们在途中也不过停下来吃了一顿简单的便饭,然后开足马力直接朝东兴市奔去。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当他们距东兴市越近,刘为民的心忍不住心神不宁,眼皮直跳,就好像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即将发生一般。

    “奇怪,这种情况,我怎么从来没有遇见过呢!”刘为民定了定心神,摸着下巴忍不住思索起来。

    有一些人遇见危险的时候,身体都会提前一些征兆,警醒自己。

    以前刘为民也不会相信这些传言,可现在当他身体出现这些异样的情况之后,刘为民不得不保持警惕的心里。

    “刘先生,你,你怎么了?”在经过一天多的路程之后,他们已经进入东兴市地界。

    可是一旁的凌正德却发现,刘为民的情况似乎不对,有些坐立不安。

    “凌老板,我也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面对凌正德的疑问,刘为民耸耸肩一脸苦笑。

    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和凌正德解释。

    刘为民总不能告诉他,说自己右眼一直跳个不停,总觉得有事情会发生吧!

    “哼!就你事多。”而一旁的许案原本还以为刘为民身体有什么不舒服,却没想到听到这个莫名其妙的解释,这让他心里一肚子气。

    要不是想到自己躺在病床上的大小姐,还有坐在身边的凌正德,许案早就把他给踢下车了。

    “小心,有埋伏!”突然之间,刘为民发现了一些什么,然后把凌正德和许案压在座位上。

    刘为民的话刚落音,就听到一阵子弹shè击的声音,突然凭空传来。

    哒哒哒!

    机qiāng子弹呼啸而来,把他们乘坐的防弹轿车打得火花四shè,在黑色的夜里格外刺眼醒目。

    望着车厢里满地的玻璃,刘为民忍不住一脸苦笑道:“再结实的防弹玻璃,也还是扛不住机qiāng的shè击啊!”

“我,我不想死啊!!”许案虽然在刘为民的提前预警下,和凌正德逃过一条命,可是面对突然都袭击,却也吓得脸色惨白,浑身直打哆嗦。

    “到底,谁想要杀我?”和吓得脸色惨白的许案不同,凌正德虽然趴在车里,面上却满是疑惑。

    按理说他不过是一个商人,根本就没有跟别人结怨,用不着找人杀他啊!

    而且居然动用了杀手,这太诡异了吧!

    旁边的刘为民听见这话,顿时一脸苦笑道:“凌老板,现在不是讨论这些的时候,我们应该想着怎么活命要紧吧!”

    刘为民现在心里满是后悔,这个陈大孔真是丧门星,每一次遇见他都没好事。

    现在好了,刚一答应给凌月茹治病,就被杀手堵在公路上了,这下苦bī了吧!

    “老爷,刘先生说得对,我们还说应该考虑怎么脱险吧!”虽然许案今年六十来岁了,可是却从来没有遇见这种危险的情况,对方手里居然有qiāng,而且司机已经死了。

    这时候,防弹车外边的qiāng声已经停止了,看样子这些杀手应该回过来查验,到底凌正德他们死了没有。

    “这个问题我也知道啊!”凌正德心里比他表面上还要慌乱,只不过他到底是首富,自然要比别人镇定的多。

    这也怪他自己,本来平日里他身边至少有十几名保镖,四五辆车跟着。

    要不是陈大孔说刘为民能救他孙女,他会心急火燎的带着许案,还有一个司机,就去了刘为民诊所吗?

    “可是咱们手里没有什么武器,就连一点反抗能力都没有,我们又能有什么办法呢?”

    现在他们可不敢跳车逃亡,对方手里有qiāng才,现在要是跳车逃亡一定会成为抢手的靶子,被乱qiāng打死。

    “武器?”一旁的许案听见这话,眼前一亮,然后在防弹车靠背椅子上翻出了水果刀,还有一套西餐餐具。

    甚至刘为民还发现一个用来锻炼手臂肌ròu的哑铃,有钱人果然很会享受啊!

    “这些东西行吗?”许案一脸傻傻的表情望着刘为民开口说道。

    因为他们当中就还有刘为民年轻一些,可以对付那些杀手。

    “将就凑合吧!”刘为民掂量了一下那哑铃的重量,寻思着一会见机砸死一个,水果刀捅死一个,就差不多了。

    身虽然他现在年纪也不小了,可是因为经常锻炼的缘故,力气大的吓人,只要对方手里没qiāng,gànsǐ一两个没问题。

    “去看看,凌正德死了没有。”只见黑暗中窜出来四五个手里提着qiāng的蒙面人,他们当中为首的一名杀手,朝身边的手下说道。

    “是,老大!”听见这人的话,手里握着手qiāng的杀手点头答应下来,小心翼翼的朝他们的防弹车靠近。

    在他们看来,防弹车被打成筛子,里面的人自然早就翘翘了,他们露面也只想看个究竟,然后回去之后好给身后的金主报信。

    一时之间,气氛变得有些紧张起来,凌正德和许案忍不住呼吸急促,神情紧张一脸的害怕。

    比较面对死亡的时候,没有谁能真正做到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

    随着杀手的距离越来越近,躲在车里的刘为民三人心里扑通扑通跳个不停。

    在这紧要的关头,杀手距离防弹车还有七八部,突然黑夜里响起一阵刺耳的警笛声。

    “怎么回事,不是说不会有警察过来吗?”为首的杀手突然听见响起的警笛声,顿时脸色大变,嘴里忍不住开口大声说道。

    “老大,怎么办有警察!”

    “走!”这老大沉吟了一下,嘴里果断招呼手下立马离开现场。

    然后随着一阵摩托车发动的声音响起之后,刚才还要取他们xìng命的那些杀手,转眼就不见了踪影。

    “杀手走了?”许案躲在防弹车里,一脸害怕,伸出脑袋朝外面看去,只见外面黑漆漆的什么人都看不见。

    “应该是吧!”凌正德听见他的话,嘴里也忍不住一脸迟疑开口回答。

    他们被伏击的地方正好是公路发转弯位置,所以不容易被过往的车辆发现。

    “你们听,好像是警车过来了!”看看见杀手们转身而去,刘为民满脸欣喜的侧耳倾听,然后忍不住大叫起来。

    大难不死,逃得xìng命的刘为民心里满是侥幸,要不是警察来的及时,他们早就被杀手给灭口了。

    凌正德和许案听见刘为民的话,顿时也忍不住仔细倾听起来。

    在他们仔细聆听了一会之后,凌正德和许案果然听见警车的鸣叫呼啸而来,由远到近给,朝他们走了过来。

    “你们没事吧!”只见一辆警车呼啸而来,停在他们不远处的地方,刺眼的车灯让刘为民和凌正德他们三人都睁不开眼睛。

    “没事,我们怎么会没事呢?你们要是再来晚一步的话,我们恐怕早已经和他一样变成一具尸体了。”许案看见警察过来,顿时忍不住一脸愤怒说道。

    走下车来的警察一听说现场有死了人,赶紧拿出手里的对讲机朝上面报告起来。

    这时候,刘为民才发现救了他们一名的警察居然是一个女人,而且还是一个大xiōng美女。

    这大xiōng警花在向上级报告之后,双手握着手qiāng,满脸警惕朝刘为民他们招呼道:“赶紧过来,那些凶手可能没有走远。”

    刘为民和凌正德,还有管家许案的人听见这话,心里也忍不住一阵慌乱。

    三人连滚带爬的从防弹车爬出来,赶紧跑到警车旁边缩着身体,让这大xiōng警花保护自己。

    毕竟不管怎么说,她可是有qiāng的。

    他们就这样在黑夜里待了十多分钟,然后一连串的警车呼啸而来。

    刘为民甚至看见了全副武装的武装特警,十几名武装特警下车之后,把他们三人保护在其中。

    这时候一个秃头的中年警察,满头大汉跑到凌正德面前,朝他不断赔罪道。

    “凌老爷子,真是对不住,让你遇见如此危险,是我们警察局的工作没做好啊!”这时候,身为市警察局长的杜彦斌心里满是后怕,要不是那巡逻女警正好过来吓退那些杀手,恐怕凌正德早就变成了一具尸体。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