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医生把我的胸吃得好痛*鞭穴走绳姜罚掌嘴

更新时间:2020-11-26 17:23:11

刘为民抱着这警花,跑进一辆急救车里,并且把前来急救的医生和护士赶了出来。

    做完这些之后,刘为民把大xiōng警花放在病床上才开始,开始脱她的衣服起来了。

    “你,干什么?”

 文学

    谁知道这时候,刚才陷入昏迷中的大xiōng警花左妍伶居然醒过来了。

    当她看见刘为民的自己手,居然正在脱她的衣服。

    看到这副暧昧的画面,苏醒过来的左妍伶吓得顿时呆住了。

    她没有想到刘为民居然这么大胆,竟敢在给这么多人围观治病的时候,脱自己衣服。

    “你,你醒了?”刚开始看着苏醒过来的左妍伶,刘为民还不得觉有什么,可低着头,望着自己的右手很不争气贴在人家xiōng前。

    这下,真是有理都说不清了。

    最让可气的是,刘为民被左妍伶的苏醒给吓着了,右手不会自觉一抓。

    掌心传来一股细腻,软软的感觉,让刘为民忍不住心神dàng漾起来。

    “你这个色狼,你”回过神来的左妍伶,看见刘为民不仅摸着自己的xiōng部,而且居然还捏了捏。

    从小到大,从来没有和男人有如此亲密接触的左妍伶,布满红晕的脸上张嘴就想大叫。

    哪知道刘为民眼疾手快,在左妍伶张嘴想要大叫的时候,整个人连忙捂住她的嘴巴,整个人压了上去。

    “我,我真不是故意的,你不要叫,要不然别人冲进来的话,我们都不要见人了。”情急之下,刘为民赶紧开口朝

    左手却捂着左妍伶的嘴,然后低声让她不要大叫。

    这下好了,这真是有理说不清了。

    “你想占我便宜,还让我不要乱叫?”左妍伶心头大怒,自己好心好意救了刘为民,这家伙居然乘自己昏迷占便宜,真是太可恶了。

    “我真不是故意的。”刘为民一脸委屈说道。

    刘为民说完这话,突然脸色一阵严肃,让左妍伶不要乱动。

    原本不相信刘为民任何花言巧语的左妍伶,看到刘为民一脸严肃的表情,顿时吓得不敢说话。

    这次见这个时候,刘为民小心翼翼的从旁边拿起一把医疗镊子,轻轻凑到左妍伶的xiōng口。只见不知道什么时候,左妍伶的xiōng口处有一只很小的虫子,这只虫子长着黑色角,细长的尖嘴深入她xiōng前的肌ròu里。

    下被刘为民这么一提醒,左妍伶这时候才发现这只虫子的存在。

    正当她想要把这只虫子抓掉的时候,只见刘为民朝她摇摇头,让他不要轻易乱轻举妄动。

    然后刘为民拿起旁边的酒精,轻轻浇在这只虫身上,只见受了刺激的虫子松开自己细长的尖刺。

    在这千钧一发之间,只见刘为民手里的镊子,一下子就把那只虫子给抓了下来,然后一脚给踩死了。

    “这,这什么虫子啊!”这时候左妍伶一脸害怕,嘴里结结巴巴,望着地上已经死去dú虫脸上害怕不已。

    这时候她也明白过来,原来刘为民不是想轻薄于她,而是为了救自己一条命,这dú虫就是让她忽然昏迷过去的元凶。

    “把这yào丸吃了吧!”刘为民看见一脸害怕的左妍伶,然后拿出一个瓷瓶,到处一粒黑色的yào丸递给左妍伶道:“这颗yào能解dú,要不然一会dú素扩散在全身的话,你身体就会有生命危险。”

    左妍伶听见刘为民的话,顿时神情紧张这个刘为民手里的yào丸,然后一口下吞了下去。

    而刘为民看见左妍伶把yào丸吞下去之后,也拿出一颗yào丸放在嘴里,咀嚼了一会之后,把已经融化的yào丸放在刚才dú虫吸血的伤口处,使劲揉捏起来。

    左妍伶看见刘为民亲昵的动作,脸色顿时绯红有些不知所措起来,原来刘为民不是想要占她的便宜,而是救她的命。

    正当她嘴里想要说些什么的时候,xiōng口突然传来清凉的感觉,让左妍伶舒服得差点shēnyín叫声出来。

    而是刘为民自始至终都是一副严肃的表情,这反而让左妍伶的心里对刘为民充满了好感,以及一丝感动。

    救护车外,许案望着紧闭的救护车,朝一旁的凌正德道:“老爷,我怎么觉得这个刘为民有些不太靠谱呢!”

    虽然刚才他们一起经历了生死,可是对于刘为民的医术,许案心里还是觉得有些不太靠谱,一个乡下的游方郎中,就算医术在厉害,也不可能治好他们大小姐身上的怪病。

    “可是如果不相信他的话,我们还有什么办法呢?”凌正德对于许案不相信刘为民的表情,面上忍不住一阵苦笑道。

    虽然他也对刘为民的医术,抱着怀疑的态度,可是不相信又能怎么办呢!自己孙女凌月茹的病,已经请了不少名医进行过会诊,可是结果却都让凌正德心灰不已。

    而他早上刘为民也只不过是死马,当成活马医而已,这是林德扬最后一丝希望,他希望刘为民真的能把自己孙女的病给治好。

    喜欢听见林正德的话,顿时面上一人仔细想想他的话未尝没有道理,现在凌月茹的病情十分危险,如果连刘为民都无法治好她的病,那凌月茹可就真的没救了。

    救护车里,刘为民在按着解dúyào丸几分钟之后,才把手从左妍伶的xiōng口拿开。

    片刻之后,只见左妍伶刚才被dú虫咬过的地方,一丝污血缓缓从伤口排出。

    那些污血,就是dú虫植入进左妍伶身体中的dú素,这只dú虫的dú素十分霸道,只要被dú虫咬过的人,半个小时之后无法解dú的话,这些dú素就深入身体内,夺取人的xìng命。

    “你能,你能把手手从我xiōng口拿开吗?”躺在病床上的左妍伶,一脸尴尬的开口说道。

    就算刚才刘为民这么做,是为了救她的xìng命。

    可是男女有别,而且刚才刘为民触摸的地方是左妍伶最为隐私的地方,她一个女人被一个陌生的男人,触摸自己最敏感最隐私的地方,她心里自然满是羞涩和脸红。

    左妍伶的话,让刘为民顿时一脸尴尬,自己还摸着人家都xiōng口,而且现在两人姿势充满着暧昧,让人浮想联翩的感觉。

    “对不起!”刘为民一脸不意思连忙从左妍伶身上起来,嘴里满是歉意道。

    当刘为民从她身体上爬开之后,左妍伶也是一脸不好意思从病床上爬起来,整理身上的衣服。

    而看见她穿着警服,脸颊上满是红晕害羞的模样,刘为民心里忍不住泛起一丝火气还有冲动,这个制服诱惑真的让刘为民心yǎng不已。

    要是换林兰花,或者郭小美穿成这样的话,刘为民早就扑上去,把她就地正法了。

    而眼前的左妍伶,却让刘为民不敢轻举妄动,他可不想又进去吃牢饭。

    救护车里,左妍伶整理好身上的警服之后,脸红着朝刘为民迟疑开口说道:“大叔,刚才发生的事情,能不能保密不要说出去。”

    刘为民听见左妍伶的话,顿时连忙点头保证道:“你放心好了,这件事我不会告诉任何人的。”

    刘为民也不想让其他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事,要不然的话自己恐怕要进去监狱吃牢饭了。

    于是准备妥当之后,刘为民搀扶着左妍伶走出救护车。

    “她怎么了?”杜彦斌看见刘为民和左妍伶一起走出救护车,赶紧上前朝他们两人开口问道。

    要是左妍伶这个救了凌正德的大恩人出了什么事,他这个警察局长面子可就要丢大发了。

    “没事啦!”听见他的询问声,刘为民点点头回答道:“她只是被dú虫咬伤了,回去吃几副yào就好了。”

    听完刘为民的解释,一旁的许案有些不解,开口询问,什么dú虫这么厉害,居然被它一咬就昏迷过去了,这也太夸张了吧!

    可是当他们听完刘为民关于那个dú虫的描述之后,纷纷脸色为之一变。

    许更是一脸害怕脱口而出道:“她居然被黑阎王给咬了!”

    所谓黑阎王,其实是这片地区有名的dú虫,每年因为这只dú虫致死致残的人不计其数,所以人们这对它谈之色变。

    可是现在左妍伶,被dú虫咬伤之后,还一副安然无恙的模样,这让在场的人面上都吃惊不已。

    刘为民的医术有这么厉害吗?居然连左妍伶身上被黑阎王yào伤的dú素都能解,这表示他的医术的确有独特的地方。

    面对他们疑惑的吃惊的表情,刘为民笑着开口解释道:“其实这个dú虫的dú很容易解的,关键是不要让它的嘴里的尖刺断在身体里,不然的话,尖刺随着血管流入到身体,那就是神仙也没救了!”

    刘为民的话,让在场所有人都忍不住沉思起来,黑阎王之所以被人说得如此厉害,就是人在被它咬了之后,下意识去抓。

    然后尖刺就断在身体里,最后要了人的xìng命。

    可问题是面对这种情况,谁又能做到冷静思考,而采取办法呢!

    这时候站在刘为民旁边的左妍伶,低着头却忍不住脸红发烫,因为她脑海里忍不住泛起刚才刘为民为自己治病救人时候,那副香艳的画面。

    真是羞死人了!

    刘为民解释完dú虫的危害之后,望着杜彦斌询问着杀手的信息,毕竟动用qiāng械伏击凌正德,这些人的来历一定不简单。

    谁知道刘为民的这个问题,弄得杜彦斌一脸尴尬,因为刚才做完弹道测试之后,除了得知杀手所用的qiāng械都来至于黑qiāng外,其他东西根本就差不出来。

    面对这件毫无任何线索的案子,杜彦斌自然是一筹莫展,比较凌正德的身份比较特殊,要是没有一个完美的jiāo代,这恐怕很棘手啊!

    对于这个结果,刘为民心里早就有了思想准备,毕竟对方准备了这么久,自然不会留下什么线索的。

    如果还虽然不懂查案,可是在监狱的时和那些犯罪的犯人待在一起,整天胡吹海吹的时候,他知道每一件看起来错综复杂的案子,只要采用利益分析法,就能找到凶手。

    一切精密犯罪都逃脱爱恨情仇,金钱美色。

    只要从凌正德被伏击身死之后,谁获取的利益最大,就能知道,谁是凶手了。

    “对呀!我怎么没有想到呢!”杜彦斌听到这,顿时忍不住拍着大腿,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一脸惊喜道。

    而一旁的左妍伶听完刘为民的分析,其实也是因为意外,她没有想到刘为民不止医术精湛,而且对于案子的分析也十分恰到好处,就好像一个有着多年办案经验的刑侦高手。

    “老弟,没想到你这么厉害,不仅医术了得,就是这办案经验也让人眼前一亮啊!”

    “哪里,是个从电视上看来的,希望能帮到杜局长啊!”面对杜彦斌的夸奖,刘为民一脸谦虚说道。

    他总不至于告诉杜彦斌,自己这一套都是跟监狱里的犯人学来的,恐怕到时候他就会变成犯罪嫌疑人进了看守所了。
说完案子之后,杜彦斌找人把林德扬和刘汉他们几个护送回了市里。

    然后杜彦斌亲口向凌正德保证,一定会在最短的时间内破案,抓到凶手。

    对于他的保证,凌正德除了苦笑相信外,就是增加身边的保镖,他这一次不仅差一点丢掉小命,而且还连累刘为民跟着他一起担惊受怕的,真是太不应该了。

    所以在把刘为民安置在凌家酒店之后,凌正德递给刘为民一张两百万的支票。

    “凌老爷子,您这是什么意思?”刘为民望着他手里递过来的支票,一脸疑惑开口问道。

    只见凌正德一脸歉意苦笑起来道:“这是别人一点小小的心意,希望刘先生不要嫌少,了。”

    毕竟刘为民跟着他担惊受怕,用这点钱补偿刘为民,凌正德觉得十分有必要。

    谁知道刘为民望着他手里的支票沉吟了一会之后,却是摇头坚持道:“凌老爷子见谅,这钱我不能要。”

    “为什么?”凌正德一脸疑惑望着刘为民,他活这么一大把年纪了,还从来没有遇见过不喜欢钱的人。

    而刘为民居然拒绝了自己的支票,这让他心里满是疑惑。

    是自己给的钱太少,还是他假装清高,想要推辞一下?

    只见刘为民摇头苦笑,嘴里叹息说道:“无功不受禄,我既然答应了凌老爷子前来给令孙女治病。”

    刘为民说到这,嘴里停顿了一下,耸耸肩道:“可现在我都还没有给凌小姐看过,这钱我怎么能要呢!”

    刘为民不是不喜欢钱,可是在他看来,做人要有底线。

    这钱他现在还不能拿!

    看见刘为民说这话的时候,一副认真的表情。

    凌正德看了一下手里的支票,语气沉默的他突然笑了起来,一副满意的表情点头道:“刘先生果然非同凡人啊!也罢!既然你这么坚持,等您治好我孙女的病之后,我凌正德一定会有重谢的。”

    虽然刘为民没有接受自己的支票,可是凌正德心里却并不生气。

    他的医术在案发现场的时候,凌正德已经见识过了。

    现在对刘为民的人品,凌正德也十分满意。

    人品好的人,他的医术一定也不会差到那里去。

    因为只有人品好,xìng格沉稳的人才肯去研究医术。

    只有心浮气躁的庸医,才会选择旁门左道去赚快钱,根本不会顾及病人的死活。

    这样的人,就算医术好,人品也烂的不行。

    休息一个晚上之后,第二天一大早,作为凌家的管家许案这时候,才坐车来接刘为民去凌家别墅。

    在路上,刘为民一脸疑惑望着许案道:“怎么就一直看见凌老爷子出面,没有看见凌小姐的父母呢!”

    凌正德虽然声望崇高,可他毕竟一把年纪了。

    当时凌正德坐车到他的诊所之后,刘为民就想问了,既然凌小姐生病了,她的父母为什么不出现呢!

    只是那时候大家才刚刚见面,刘为民也不好问这些私人的问题。

    刘为民一副不解的表情,都被许案看在眼里。

    只见他一脸叹息苦笑起来道:“现在凌家就剩下老爷和孙小姐了。”

    “为什么?”刘为民疑惑问道,

    “因为少爷和夫人在五年前的车祸中就去世了。”

    “都是苦命人啊!”

    刘为民听到这,顿时语气也有些伤感起来,家家都有一本难念的经。

    他原本以为有钱人的生活和他们这些穷人不一样,可其实都一样,都会经历生老病死,亲人离去的痛苦。

    “是啊!”许案语气惆怅叹息起来道:“自从少爷和夫人去世之后,老爷为了凌家辛苦cāo劳,这么一大把年纪还出来主持公司事务。”

    本来按照凌正德的年纪,他早就该退休享清福了。  可是因为儿子和媳fù的去世,他不得不站出来,为孙女站好最后一班岗。

    只是谁也没想到,等他孙女凌月茹长大chéng rén,有能力接管凌家一切的时候,却突然病倒了。

    这让凌正德心神jiāo瘁,差点也跟着病倒了。

    为了凌月茹的病,凌正德请了不少名医,还有专家来凌家给孙女看病。

    结果都是让凌家准备后事。

    这个消息让凌正德心如死灰,正给她准备身后事之际,正好遇见陈大孔上门。

    所以凌正德是咬牙在上当受骗一次,和许案急匆匆跑到刘为民的诊所的。

    要不然的话,他也不会被杀手伏击了。

    刘为民听见这话,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却觉得有些凌月茹生病的事情,或许不会那么简单。

    豪门家族许多勾心斗角的事情,数不甚数。

    虽然刘为民什么证据,可是从这一连串发生的事情来看,这件事一定有其他yīn谋。

    在他们谈话的这段时间里,只见接着刘为民的轿车缓缓驶入凌家的别墅。

    一路上,刘为民望着被保镖牵着巡视的大狼狗,还有带着高压电的围墙,以及数不清的监视器,摄像头。

    从这里就可以看出,凌家这时候已经戒备森严了。

    不过,刘为民看到这里却也不觉得有些意外,毕竟凌正德刚刚经历一场生死伏击。

    要不是左妍伶yīn差阳错出现的话,他们几个都已经到yīn曹地府作伴去了。

    “刘先生,到了。”许案一脸恭敬的给刘为民打开车门,然后让刘为民下车。

    经过昨天的事情,许案对刘为民很明显的变化。

    而且他又是一个什么情绪都表现在脸上的人,他这样的转变让刘为民心里也忍不住小小得意了一把。

    毕竟像许案这样高傲的人,能对一个人心服口服,那真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事情。

    “谢谢,许老了。”既然人家给他面子,刘为民不会让许案生气。

    只见他嘴里对许案一副尊敬的表情,让许案心里十分受用,带着刘为民走进了别墅。

    和刘为民想的一样,凌家别墅的装修高贵而不俗气,精美的笔画,价格不菲的吊灯,还有镶嵌着淡绿色的翡翠的茶几。

    最让刘为民吃惊的是,别墅里有很多佣人。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