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污污污的小说短篇*被两个粗被两个粗大军官大军

更新时间:2020-11-28 09:49:58

曲小丽发来两句话我觉得你这个人有点儿古板,想必和你老公在床上也没玩过什么花样!今天,我给你来个现场直播,让你看看,女人可以妖娆到什么程度!


我想告诉她,我不需要看!可是写了这句话,又删掉了,心里竟然生出了一丝丝期待

只看一眼,真的只看一眼,我默默地对自己说。


很快,画面里出现了一个下身只系着一条浴巾的男人,不错,那人就是曲小丽的老公,叫武兵!


我的天,小麦色的皮肤,八块腹肌呢!这个女人,还真是艳福不浅,我忍不住有点儿嫉妒她了。


 文学

曲小丽走到武兵面前,伸手圈住了他的脖子,两个人一边亲吻一边往大床那移。


几番相互挑逗之下两个人进入正题,我看得眼睛都直了,一个猛男,一个猛女,一会儿换一个姿势,都是我没有见过的。


我的心跳慢慢加速,感觉整个人像着了火一样,坐都坐不住了,下面又变成了一片潮润。


我很想退出来,可又深陷其中无法自拔。直到武兵离开了卧室,曲小丽走过来关掉了视频聊天,我才强迫自己抽离出来。


曲小丽很快就发一条语音过来:“学会了吗?不如现在和你老公试试吧!”


听到这话,我的情绪再一次变得低落,这种低落压得我喘不过气来。


我没有发语音,手写了一句话:“我老公出差了,不在家!曲小丽立刻回了一句:“那就等他回来再试,好了,晚安!”


躺到汤金陵身边的时候,我的心还没有完全静下来,脑子里一直在想刚刚曲小丽和她老公恩爱的情景,隔着屏幕,我都能感觉到那种灵肉结合的美好和甜蜜。


我忍不住开始幻想画面里的曲小丽是我,想着想着,再转头看一眼熟睡的汤金陵整个人更加空虚起来。


身体里好像有一团火又开始燃烧起来,尤其是曲小丽说的让我和我老公试试的话,一遍一遍在我耳边回想,我感觉整个人快要被那种灼热给烤化了。


我翻了个身面对着汤金陵,抬起一只手,颤抖着慢慢伸进他的裤子里。


他的那玩意儿太小了,和苏大生,和曲小丽的老公比,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不过,我还是把玩得很起劲,努力想象着它会慢慢变大变强硬,不由的,力道也越来越大。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睁开眼睛,正对上汤金陵忧伤的眼神,我吓了一跳,一边“哎呀”一声,一边把手抽了回来,目光都不知道要往哪里放。


气氛一下子变得有点儿尴尬,我只顾自己,竟然把他弄醒了!


“我……金陵,对不起,我…”


我的脸上一阵阵发烫,大脑一片空白,已经张力开嘴了,却不知道该如何解释!


汤金陵长叹一声,脸色变了变“该说对不起的是我!没有哪个女人愿意接受无性生活!我也希望能赶紧把病治好,可是…”


他说着说着就哽咽了,弄得我心里也很难受。


我想说“没关系”,可是却说不出口。


说这话也太虚伪了,都说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我眼看着就奔三了,正是生理需求最旺盛的时候,说没关系,恐怕连我自己都不相信。


我搂住了他的脖子,轻轻躺到他的臂弯里。


“金陵,你别沮丧,总会好的!”


心里的那股火,无声无息地消失了。


汤金陵没有再说话,过了一会儿又睡熟了。我躺得离他远了一些,不知道过了多久,也慢慢进入了梦乡。


我竟然梦到了苏大生,梦见他对我发起猛烈的进攻,我的身子一次一次随着节奏弓起来,兴奋和舒爽传遍全身。苏大生低低地说着脏话,把玩着我的胸,进攻也变得更加有力。我把两条腿张到最大,忍不住低吟浅唱。


明知道那是一场春梦,可是当苏大生离开我的身体时,我还是很不情愿,觉得心里空落落的。


醒来时,天色已经大亮了,转头看了看旁边,汤金陵已经不在了。再看看墙上的挂钟,快九点半了。


床头柜上放着一张纸条,上面写着老婆,不好意思,周末又不能陪你了,我得去公司里加班!你觉得在家呆着没意思的话,可以找朋友出去逛逛街什么的。


好不容易休息,我懒得出去,本想在床上再赖一会儿,曲小丽打电话过来了。


“晚上有空吗?想不想看猛男跳脱衣舞?”

猛男跳脱衣舞?我的脑海里立刻浮现出一个画面,曲小丽的老公把裹在身上的浴巾扔到一旁,露出自己硕大的男人阳刚。


不过,我还是觉得有点儿对不住汤金陵,犹豫了一会儿才开口:“我还是不去了,我总觉得不好。”


“怕什么啊?只是看看,又不是和他们做什么!你这个人啊,就是太保守了!可是我一个人去真没什么意思,你就当陪陪我好不好?晚上你在家等我,我开车去接你,就这么定了!”


我还没有说话,她就直接挂了电话,当初我刚进公司的时候,曲小丽作为老员工,对我特别照顾。


可是她这个人的性格和我截然不同,她心直口快,而且特别泼辣,有时候和男同事说笑的时候还会开荤。


那时候,我其实并不太喜欢她,可是后来相处时间长了,我倒慢慢觉得她这个人优点蛮多的。她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就是,人就这么一辈子,何不潇洒一点儿,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呢?


其实我是想去看的,只是不愿意承认而已。想到这儿,干脆不再纠结了。


曲小丽准时来接我了,一路上我们说说笑笑,倒是蛮开心的。


这还是我第一次进夜店,刚进去,震耳欲聋的音乐就搞得我心里有点儿发慌,转身就想走


曲小丽哪里肯放我,死死拽着我的手,大声在我耳边说“既然来了,就看看嘛!”


被她拖着坐到座位上的时候,我紧张地四下看了看,生怕碰到熟人。曲小丽看我这表情,直接从包里掏出一个口罩帮我戴上,满脸不屑“你呀,真是典型的良家妇女,矜持小白!”


过了一会儿,主持人上台了,说了没几句,台下的女人们就开始不耐烦了,纷纷轰他下去


我暗暗心惊,这些女人也真是太彪悍了,怎么一点耐心都没有呢?


很快,几个高大的外国男人登台,身上穿着燕尾服,很绅士的感觉,不过随着音乐节奏越来越快,他们]跳着,笑着,身上的衣服也越脱越少。


整个场子都躁动起来,台下的女观众们异口同声地喊“快点脱,快点脱!”


旁边的曲小丽按捺不住了,站到椅子上也跟着喊起来,声音都劈了。我被这样的气氛感染到,也一边拍手一边小声地跟着喊起来。


那几个外国人又跳了一小会儿,把身上仅剩的一条内裤脱下来直接抛到了观众席上,立刻引起一片尖叫。


曲小丽抓住我的手,兴奋地说“外国男人的那玩意儿真大啊,看着就过瘾,真想睡他们一次!”


我笑了笑,目光并没有离开舞台上的那几个男人。


节目结束了,我还有点儿意犹未尽。曲小丽说有点儿口渴,我主动提出来出去买饮料,没想到,刚一出去就碰到了一个熟人。


我戴着口罩呢,说不定他认不出来吧!


抱着一丝侥幸,我想绕开他,没想到,就要和他擦身而过的时候,他却一把扯住了。


我的胳膊,我的心一下子就揪了起来。苏大生眯起眼睛上下打量着我,嘴角带着一丝坏笑“刘惠梅,没想到,你也来这种地方!”


“你认错人了!”


我并没有抬头看他,猛地甩开了他的手。


可是我还没走几步,就觉得身子一轻,他冲上来直接把我抱住,迅速闪进了一旁的楼梯间里。


我一下子慌了神儿,边挣扎边说“把我放下来,不然我就喊救命了!”


苏大生冷笑“那天晚上你就答应我,只要不在你的家里,在哪儿都行,你一定会让我尽兴的!我本来还想一会儿打电话约你去酒店,现在看来,不用了!”


他把我放下来,猛地一推,我整个人都贴到了冰凉的墙壁上,只感觉一股凉气从脚底直窜到头顶。


看我不说话,苏大生捏住我的下巴,轻轻地亲了一下我的嘴唇“这才乖嘛!”


他坏笑着解开我雪纺衫的纽扣,直到里面的黑色文胸露出来。


他的眼睛亮了亮,然后低下头,贴着那道深沟嗅了嗅,抬手就解开了我文胸的后扣,两团雪白脱离了束缚,直接弹了出来。


“真白,真美,真特么的想一口吞下去!”


他说着就开始揉捏我的胸,呼吸也很快变得急促起来。


该死的,我的身体又可耻地颤栗起来,烫得要命。我死死咬着下唇,眼睛闭得紧紧的,不愿意和他对视。


他撩起我的裙子,把我的小内扒下来以后,还放在鼻子底下闻了闻,满意地笑了笑,然后转身挂在了楼梯扶手上。


“苏总,万一有人来可怎么办?这里太危险了,不要……

我的话还没说完,他就用疯狂的吻堵住我的嘴,灵巧的舌头很快撬开我的牙齿,肆意地开始搅动地起来。


他一只手扳着我的肩膀,另外一只手拉开裤链,那团硬物转瞬就抵到了我那里。


我还没有做好准备,那团强硬就狠狠地顶了我一下,然后挤进我的身体,加上原本的润滑,让他一畅到底,深入我那儿。


疼痛,袭卷而来,我忍不住皱紧了双眉!


他的动作越来越凶狠,喉咙里发出来的呜呜的声音,就像雄师的呜咽。


“慢慢一点儿,我我…疼…疼死了。”


“怎么会?你不会到现在还是……处女吧,你不是已经结婚了吗?”


我没有说话,苏大生干脆抽身出来,低头看了看,那团坚硬上面确实染满了刺目的鲜血,他眼里闪过一丝光芒,整个人变得更加兴奋。


“我真是捡到宝了,你对我来说真是一个天大的惊喜!”


他只顾着高兴,却没有急着进入我。我被撩拨起来,憋得实在太难受了,忍不住呻吟起来。


我很想说,快进来,求你快进来,我需要刚才的那种饱胀感。可是,仅存的一点理智提醒我,千万不能说,不然以后就再也逃脱不了苏大生的魔爪了。


苏大生从口袋里掏出一包纸巾,抽出一张来帮我擦了擦那里,然后再次挺身而入,不过这次他的动作温柔多了。


“舒服!真是太舒服了!”


汤金陵从来没有满足过我,虽然也浅入过,可是和这样的凶猛根本就没办法比。苏大生带着我进入了情欲的海洋,那种美妙缠绕着我,当他过来握我的手时,我竟然默契地和他十指紧握。


有时候身体远比思想要诚实得多,这种舒爽我根本就没办法掩饰。终于,一切归于平静。


苏大生从我身体里离开,满满的饱胀感突然就消失了,我心里忍不住涌起一抹失落。


这不是春梦,因为刚才的情事太过剧烈,我全身都湿透了,刘海黏黏地贴在额头上,不停地喘着粗气。


苏大生拉上裤链,又恢复了道貌岸然的模样,眼底的猩红也慢慢敛去。


他捏了捏我的脸,淡淡地说“我还从来没有玩儿过处女,今天真是过瘾!”


竟然用“玩”这个词,我只感觉脑子里“轰”的一声,说不出来的愤怒。


刚才,我真是忘情了,被他带着上天入地,享尽极乐,差一点儿就忘了,那不是真正的爱,充其量不过只能算是一种交易。


他一开始就把这事儿当成交易,只有我,全心全意地沉浸在其中无法自拔,竟然奢望着他对我有一丝丝真情在!


我忍不住苦笑,怎么可能?我得到了满足,可是对他而言,不过是一次再普通不过的相交!


我黑了脸,沉声说“咱们现在两清了,把那段视频删掉!”


苏大生愣了一下,伸出一只手隔着我的裙子摸了一把我的那儿坏笑着说“如果刚刚来到这儿,你提出来,我可能会答应你!可是现在,我已经得到你了,你觉得我还有必要答应你的条件?”


我忍不住自责,刚才真是傻透了,扛不过他的撩拨,大脑一片空白,只想着怎么让身体尽快得到满足,竟然把这么重要的事都忘记了!


“真是该死!”


“苏总,放过我吧,求求你!我已经结婚了,有自己的爱人,你就当可怜可怜我好不好?我真的不能再这样了……”


“刚才你不是挺享受的吗?上次在办公室,你都那么挺浪荡了,而且今天还跑到这种地方,来看猛男跳脱衣舞,我看你的本性就是放浪!”


“别在这儿装纯了,既然你老公满足不了你,我填补了他的空白,以后咱们就做一对野鸳鸯多好啊!”


说完,他再一次擒住我的嘴唇,这个吻,霸道而绵长,刚刚冷却的身体又开始升温了。


不能再这么沉沦下去了,不能了!


我猛地推开他,低头看了一下手机,是曲小丽打来的。我出来了这么久,还没有回去,她一定是等急了担心我。


正想转身离开的时候,苏大生却一把搂住了我的腰

苏大生,你放开我!我是和曲小丽一起来的,她是什么脾气你也清楚,她马上就会出来找我,万一看到你,你知道会发生什么。”我急迫的大声上对他说道。


苏大生舔了舔嘴唇,极不情愿地松开手。“那就下次再见了!我一定会给你惊喜,你给我等着啊!”


说完,他瞥了我一眼,双手插到裤兜里,大步流星地离开了。我努力让自己的情绪平复下来,接起手机。


“刘惠梅,你怎么回事啊?买个饮料,这么半天还不回来!”


“里面太闷了,我在外面透透气!你等着,我马上就回!”


我跑出夜店,冰凉的风吹过来,我忍不住打了个冷颤,混沌的大脑也逐渐变得清晰起来。一想到刚才的激烈,我忍不住鼻子一酸掉下泪来。


最终,我还是出轨了,以猝不及防的方式!我的第一次给了苏大生,很痛,可是那种从未有过的欢愉却久久在身上萦绕。


苏大生说我是荡妇,可我明明不是,我不是!


双腿有点发软,我慢慢蹲下来,心里好像落下了一块石头,说不出来的难受。


怎么办?我背叛了自己的丈夫,背叛了我最深爱的男人!


以后,我该怎么面对他呢?脑子里一片茫然。


曲小丽是夜店的常客,玩得很嗨,我刚买了饮料回去,她就拉着我去参加舞会,和那些陌生男人大跳贴面舞,那种互动实在太亲密了,直看得我脸红耳热。


我催了曲小丽好几次,她才极不情愿地答应回家。


在路上,我一直心不在焉的,她问一句我才答一句。她一直说我这个人挺没劲的出来玩儿还这么放不开,我只是苦笑,没有说话。


回到家以后,我立刻冲进浴室里,直到冰凉的水砸到身上,透心凉,我才想起来忘记调温度了。


我拼命地搓洗着自己的身体,直到白皙的皮肤微微发红,后来我干脆把喷头拿下来,开到最大,用力冲洗着那里,好像只有这样,才能把自己的彻底洗干净。


心里有一个声音在说“别白费功夫了,你现在已经脏了!”


我恼怒地把喷头扔在地上,鼻子一酸,“哇”的一声哭了起来。


无边的羞耻感填满了整颗心,我越来越恨自己。我恨的不是自己和苏大生发生了肉体关系,而是,在发生的时候,我竟然那么亨受,即使结束的时候,我竟然还会依依不舍!


这个澡,我洗了很长时间,一直到哭得没了力气,皮肤都开始起皱,才拿过浴巾开始擦身子


门外“当”的一声响,一定是汤金陵回来了。


他在浴室门口停下脚步,叫了我一声,我答应着,可还是磨蹭了好久才出去。


看到他坐在沙发上,仰头靠在靠背上,似乎很累的样子,我快步走到他身后,把手搭到他的肩膀上,轻轻地揉捏起来。


他拍了拍我的手,沙哑着嗓子说“出去转了转吗?”


我愣了一下,低声说“没有!”


汤金陵长叹一声,转过头看了我一眼“宝贝,对不起,我这工作一忙起来就腾不出什么时间陪你!”


他的眼神还是那么深沉宁静,好像能瞬间看透人的灵魂一般。


我有点心虚,轻咳一声,别过头去看别处,勉强挤出一丝笑容,假装无所谓地摇摇。


汤金陵洗了个澡,我们肩并肩躺到床上。


“惠梅,今天在公司里,我听到女同事们在讨论,说那方面比较和谐的话,女人滋润了,气色就会很好!所以…我真的觉得特别对于不住你!”


这些话说得多了,我也有点儿麻木了,翻了个身背对着他,不知道要怎么接话。


汤金陵搂住我的腰,一只手伸进我的衣服里轻轻揉搓着我的胸,温热的呼吸扑打在我的脖颈之间。


我觉得浑身发麻,汗毛都倒竖起来了。


以前他很少这么对我,大概也是担心把我撩拨得不行,自己又无能为力会让我难受。


现在,可能是酒精的作用吧,他的动作越来越大胆,那只手像蛇一样在我的肌肤上滑行,慢慢朝我那儿前进。


以前,我是很享受的,可是此刻,却忍不住生出几分嫌恶来!


他根本就不行,一会儿弄得我像着了火一样,饥渴难耐,而他,却什么都做不了!


我有点儿累,只想好好睡个觉,所以就按住了他的手,低声说“睡吧,好不好?”


他的动作立刻顿住,很快就尴尬地把手收了回去。


我知道他躺了很久都没有睡着,却不敢转过头去看。他一定很挫败,一定很难过,可是我却一句话都不想说。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突然问了一句“昨天晚上你做春梦了是不是?看你很享受的样子!你是不是特别想做那事儿?

他一定知道我还没有睡着,所以才会这么问。我的心砰砰直跳,可却咬紧牙关,闭上眼睛,假装没有听到。


看我没有回应,他长叹一声,沉默了。夜色如水,我们背对着背躺着,各怀心事。


半睡半醒之间,我突然想起了一件事,苏大生没有戴套,我回来的时候竟然忘了买避孕药,真是太大意了!


听说,那种药越早吃越好!我急得什么似的,可是汤金陵就躺在身边,现在出去买肯定是不可能的!这下子我彻底清醒了,再没有一点儿睡意!


好不容易熬到快天亮了,汤金陵轻微的鼾声传来,我蹑手蹑脚地起床离开了卧室。


小区对面有好几家药店都开着门,可我没敢进,平时头疼脑热的时候都是去那儿买药,万一被那些小姑娘认出来告诉了汤金陵可就完蛋了!


凌晨的的风特别凉,我小跑了一段路,在一家偏僻的小药店买到了药,然后又进便利店买了一瓶水。把药吃下去以后,我悬着的心才踏实下来。


看看腕表,距离和苏大生欢爱刚好过去了八个小时!走到楼下的时候,我看到自家客厅的灯亮着,心里一下子“喀噔”起来。


不会我前脚刚走,汤金陵后脚就醒了吧?天哪,怎么办?


他一定会问我干什么去了!这么早出门,我要怎么解释呢,在楼下又徘徊了一会儿,想好怎么说了以后我才上楼。


进家门,汤金陵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一脸阴沉,我把钥匙扔到鞋柜上,一边换拖鞋一边问“金陵,这么早就醒了?”汤金陵转头看着我,眼神有点儿复杂“早吗?你比我还早,不是吗?”


我刚才醒了,就怎么也睡不着了。最近我零食吃得比较多,有点儿发胖,所以就心血来潮出去跑跑步!


我故意抹了一把额头,像是在擦汗,装作气喘吁吁的样子。


汤金陵的脸色缓和了很多,语气也轻松起来“哦,是这样啊!”


我喝了一杯水,一屁股坐到他旁边,撅起嘴假装不高兴,“不然你以为我去哪儿了?不会以为我去和别的男人幽会了吧?”


汤金陵挠了挠头,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当然没有了!我就是有点儿担心你。”


那方面不能满足我,其实他也挺没有安全感的,刚才的反应完全可以理解,我并没有生他的气。尤其对上他宠溺的目光时,我忍不住心里又是一阵愧疚!


吃早饭的时候,汤金陵时不时地瞄我一眼,欲言又止的样子。


难道是他发现了什么?我的心一下子又提了起来。


看他一直不说,我有点儿着急,干脆直接问“是有什么事吗?你直说就好了!”


汤金陵吞吞吐吐了半天才说“以后你离那个曲小丽远一点吧,我是真怕她把你带坏。”


我追问他为什么会突然提这个,可他却怎么都不肯说了,弄得我心里很郁闷!


上班以后,我赶紧问曲小丽是不是跟汤金陵说过什么,她说什么都没说。


这就怪了,以前汤金陵从来不干涉我和朋友的交往,这是怎么回事呢?


我突然想到了一件事,赶紧凑到曲小丽身边,低声问“你是不是有我老公的微信?”


曲小丽一拍大腿,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


“对,以前咱们一起吃饭的时候我加过!快天亮的时候发了一条朋友圈,是咱俩在夜店的合照,他好像还评论了,是一个忧伤的表情!”


原来是这样!


我撒谎说没有出门,结果却是和曲小丽一起跑去夜店玩儿。汤金陵知道以后没有责怪我,只是让我离曲小丽远一点儿,我心里忍不住暖了一下。


他对我越好,我就越觉得对不起他。


正发呆,办公桌上的电话响了。


“我是苏大生,你前两天交上来的案子有点儿问题,你来我办公室一趟吧!”


“嗯,好吧!”


放下电话以后,我的心里有点儿忐忑,一想到那天躺在办公桌上被他…我的脸直红到了脖子根,浑身都不自在。


他不会又要在办公室里和我怎么样吧?


方面我很担心,另一方面,又隐隐有点儿期待。


女人欲望的闸门一旦打开,那是很吓人的,还没有走到苏大生办公室门前,我就觉得浑身发烫,心神凌乱

敲门进去以后,我看到苏大生正站在落地窗前打电话,便低下头,静静地站在门口。


“我当然想你了,今天晚上去找你好不好?嗯,或者,咱们老地方见吧!一想到你丰满的胸脯和挺翘的蜜臀,我就特别激动!这次,咱们再尝试一下新的招势,我保证让你惊喜!好了,我这边还有事呢,晚上见!”


苏大生转过身,快步走到我面前,脸上带着坏笑。


他想伸手摸我的下巴,我皱眉,一把推开了他的手。


“怎么?看到我和别的女人调情,吃醋了?”


我后退几步,冷冷地看着他“咱们之间只是交易,我怎么会吃醋!宁绘绘才是你的正牌女友,你们说什么做什么都不过分!”


话说出来我立刻就后悔了,好像还真有点儿像是吃醋了!我的脸又开始发烫,刚刚抬起的头又垂了下去。


苏大生凑过来,猛地把我抱进怀里,两只手探进我的衣服里,自如地游走着,而且力道越来越大,好像恨不得把我揉进他的身体里。然后,他的一只手颤抖着从我的短裙下面探进去,火热的掌心隔着丝袜就把我撩得酥痒起来。


他盯着我,一点点摩挲着,慢慢伸进了那片神秘的所在。


我有点儿头晕目眩,不自觉地闭上双眼,感觉连周围的空气都变得滚烫起来。不行!我不能再轻易沉沦下去了!


我握紧双拳,长长的指甲陷进肉里,这种疼痛让我比刚才清醒了许多!


“不要这样!”我说完,猛地推开他,愤怒地瞪着他!


他不防备,踉跄了几下以后站定,把手指放到鼻子下面闻了闻“你身上还真是香啊!”


“我以为,我玩了你一次以后就会失去新鲜感!可是,我好像上瘾了,看到你就想和你做!特别想!”


说着,他再次冲过来,扳过我的身子猛地一推,我的脸直接贴到了冰凉的墙壁上。


“宝贝,脱掉衣服,把屁股撅起来!”


“啊……”


我的心一点点往下沉,我听曲小丽说过,很多男人去嫖小姐的时候都会要求后入,因为他们不想看到浓妆艳抹的脸,这样就可以随意把她们想象成自己喜欢的女人!


苏大生真是欺人太甚,他是把我当成小姐吗?我没有顺从他,可是拼命挣扎,却无济于事。


他的手机又响了,而且响了一遍又一遍,他有点儿不耐烦,终于松开我,从口袋里把手机拿出来。


我转头看了一眼,上面显示的名字是小青。


他接起来,眉头皱得紧紧的“刚才不是说好晚上见吗?怎么又打过来了!”


不知道对方说了什么,苏大生又笑了“你放心吧,我知道你好哪口,会多买一点儿增添情趣的东西!”


趁着这个空当,我赶紧朝门口的方向跑过去。苏大生一直叫我站住,我一秒钟都不敢停留,直到回到办公位上,心还是“扑通扑通”跳个不停。


从此,我可能真的要被苏大生缠上了!


手里被别人攥着把柄的感觉真是糟透了,我不能就这么一直被苏大生玩弄下去。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万一哪天被汤金陵发现了,那时日候就后悔莫及了!


苏大生不停地给我发微信,都是一些下流的情话。一想到他和那么多女人保持着肉体关系,我突然觉得一阵恶心,跑到卫生间里干呕了半天。曲小丽看我脸色发白,还问我是不是怀孕了,我苦笑了一下,没有说话。


怎么可能怀孕呢?我和汤金陵从来都没有亲热过,想到这儿忍不住又是一阵苦闷!


我的心情很不好,一想到在公司里随时会被苏大生侵犯就头皮发麻,干脆请了几天病假在家休息!


汤金陵很难得的没有出差,每天都回来的很早,还亲自下厨做我喜欢的菜给我吃!


似乎,一切回到了从前,有时候我会想,其实这样也挺好的,就算那方面得不到满足又怎么样呢?只要我们能一直在一起,互相取暖也蛮好的。


我强迫自己去忘掉和苏大生之间发生的一切,虽然明知道这是鸵鸟心态,是自己骗自己!我也想过辞职,可是这份工作我真的太喜欢了,而且薪水也很可观,实在是舍不得放弃!


汤金陵出差的当天晚上,我看了一会儿电视,觉得挺没意思的,早早地洗了个澡就打算上床睡觉。


手机突然响了,是一个陌生号码!会是谁呢

我犹豫了一下,接起来,“喂,哪位?”


“晶清大酒店,5002,半个小时之内,必须赶到!”


我一下就听出来,对方是苏大生!这几天,他给我发微信我不回,他给我打电话我也从来不接,所以他才会想到用别的号码打过来。


“我老公在家呢,我去不了,改天再…”


苏大生冷笑出声“你老公出差了,为的正是和咱们公司合作的项目,以为我不知道?你给我马上出发,我可没什么耐心,不然,那段视频我只能要发给他了。嘿嘿,我真想知道他看到以后的反应!”


我气得咬牙切齿“你…”他冷哼一声,直接挂断了电话。


就算有一百个一千个不情愿,我还是要去!


怎么办?难道一直要这样继续下去,成为他的玩物,一直要熬到他玩腻为止吗?


晶清大酒店到了,从出租车上下来的时候,我觉得脑袋昏昏沉沉的,抬头仰望了下夜空,心里一片苦涩。


我转身给师傅车钱的时候,正好看到另外一辆出租车徐徐停在不远处,从车上下来一个女孩,看上去也就是二十来岁,很年轻很漂亮。


她一边往这边走一边打着电话“苏大生,我是小青,我已经到酒店门口了。


我皱了皱眉,小青?不就是那天在办公室里和苏大生通电话的人吗?


可是,苏大生明明约了我,怎么还叫了她呢,难道苏大生又要玩什么一男两女的游戏,像那天发给我的视频里那样?


尺度也太大了,他不臊我还臊呢!


不知道苏大生说了什么,小青面露不悦,小嘴撅得老高“你这阵子一直住在酒店,我当然想来就来了!怎么?你现在是不是和别的女人在一起,别骗我说没有?哼,你以为我会信吗?”


“你要搞清楚,我才是你的女朋友!你给我等着,我马上就上来!”


我忍不住倒抽一口凉气,幸亏我还没有去苏大生的房间,不然可就惨了!捉奸在床的话,以后我哪里还有脸见人。


不过也真是奇怪,苏大生的正牌女友不是宁绘绘吗?怎么又冒出来一个小青呢?


小青挂掉电话,气呼呼地大步朝大厅走去,紧接着,我的手机响了,是苏大生打来的。


“刘惠梅,我不管你现在到哪儿了,赶紧回家去!我现在有事,改天再约!”


他说话的声音很着急,看样子,他很怕小青!


吐出这个字的时候,我觉得浑身轻松,几乎是哼着小曲拦下了一辆出租车坐了上去。


很感激这个小青的出现,让我躲过了一劫!


回到家以后,我窝在沙发上看电视,电影频道正在播一部电影,好巧不巧,正好是段激情戏,醉酒的男女主角在床上纵情交缠。


舌吻,翻滚,然后是有节奏的起起伏伏,火辣程度虽然不能和我看过的亲热视频相提并论,可因为光影的效果和氛围的渲染,反倒很容易就勾起了我身体里的那股邪火。


原本以为喝点儿红酒会好一些,没想到,喝了酒以后感觉更憋闷更难受了!


我的脸又开始发烫,双手颤抖着覆上自己的胸,轻轻地揉捏着,想象着那是一双男人的手,心里越来越煎熬,我忍不住哼出声来,下面好像也湿了。


从来没有像现在一样迫切地需要一个男人抱我亲我,然后和我疯狂地相交,那个人可以是苏大生之外的任何一个男人,只要他出现就可以!


鬼使神差的,我拿起手机,在通讯录里开始寻找!我觉得我简直是疯了,竟然想找个人发生一夜情,天亮之后说分手的那种!我没想到,和苏大生的一次放纵,竟然让我变成这个样子,像发情的母猫一样,有点儿饥不择食的感觉!


电影是一个长镜头,那一对男女的粗喘和低吟传来,我感觉整个人都要炸了!


一阵有节奏的敲门声突然响起,可是,我有点儿害怕,不敢去开门,生怕是个男的,那样的话我大概会像饿狼一样扑过去,把他吃干抹净。


我咬牙忍受着难以启齿的煎熬,可是,敲门声还在继续。


就算我不出声,那个人也知道我在家里会是谁呢?身体里的那团火越烧越旺,可我还是努力支撑着去开了门。


门打开,是经常来我们家送快递的小伙子,叫张明华。看到我以后,他微微愣了


下,我立刻意识到,是我红得不像话的脸和迷离的眼神让他吃惊了。


“姐,有一件快递本来应该下午送过来的,可是我忘了,正好经过这里,所以就…”


他用双手把快递捧到我面前,话没说完就抱歉地笑了笑。


现在还在送快递,一定很累吧,进来歇会儿!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鬼使神差地说了这句,话说出来,连我自己都觉得吃惊,难道,我是想勾引他吗

他探头往里看了看,不好意思地笑笑“我确实是有点儿渴,我喝口水就走!”


我招呼他坐到沙发上,然后倒了一杯水递到他手里。他站起身想要用双手接过去,却不小心碰到了我的手。


只是手指间的触碰,我只感觉到一股电流迅速涌遍全身,整个人都木了。


张明华立刻就慌了,杯子也差一点儿掉在地上,他的脸色白了白,带着哭腔说“对不起,姐,我不是故意的!”


我摇摇头表示不介意,他一边喝水一边不经意地瞄了一眼电视,一瞬间,脸就红到了脖子根。


不知道为什么,他这个样子看上去特别可爱,我忍不住开始上下打量他。以前没有发现他这么眉清目秀,尤其是嘴唇,很薄很性感,我忍不住开始想入非非了。


他的手机突然响了,他接起来以后,微笑很快就消失了。


“你说什么?你和别的男人上床了?现在后悔了?苗苗,你怎么这么不要脸啊,居然还好意思让我原谅你!我真是看错人了,没想到你居然是这种人,我们分手吧,以后我再也不要见到你。”


挂掉电话以后,他就哭了,哭得很伤心。


我坐到他旁边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别难过,你以后一定会碰到更好的女孩子!”


他边哭边说“可是我们一直挺好的,她怎么就背叛了我呢?我接受不了,接受不了!”


因为距离很近,他身上男性荷尔蒙的气息让我忍不住有点儿迷醉。


在我的视线里,他的嘴唇红红的,就像水蜜桃一样可人。我有点儿口渴,忍不住咽了几口唾沫,心也跟着狂跳起来。


张明华指了指放在茶几上的半瓶红酒,低声问“我能喝一点儿吗?”


我勉强笑笑“可以!”


他的酒量很差,刚刚喝了两杯,脸就红了。过了一会儿,他醉眼朦胧地叫我苗苗,突然抱住我,颤抖着吻上了我的嘴唇。


那一刻,我只觉得有点儿天眩地转,却没有想到要推开他。他的吻太温柔了,即使是舌吻,也带着年轻男孩特有的羞涩和懵懂。


张明华喘着粗气含住了我的耳垂,轻轻地舔着,咬着,手也开始不老实起来,一只手隔着我的衣服轻轻地揉捏着我的胸,我全身滚烫起来,好像随时能冒出火焰来,一阵阵刺激让我舒爽得快要叫出来了。


这时于候,我眼睛的余光瞄到,客厅的窗帘没有拉上,而我们的对面楼层好像也亮着灯,阳台上有人影在晃动。


万一被那人看到我和一个快递小哥坐在沙发上这么亲热可怎么办?


我一下子慌了,张明华的吻越来越热辣,我越来越舍不得推开他。


他的喘息声越来越重,干脆轻轻地抱起我,让我跨坐在他的大腿上,然后埋头在我的饱满之间开始吮吸,亲吻。


我转过头看了一眼对面阳台,好像有一个中年男人抽烟。因为有点儿距离,不知道他是不是在往这边看。


不知道为什么,越是怕暴露越是刺激,一种别样的快感越来越强,我全身的每个毛孔都开始躁动不安起来,叫嚣着一种原始欲望的满足。


张明华又含糊不清地叫了一声“苗苗”,我微微皱了皱眉,一边想要推开他,一边又恨不得他撩起我的裙子直接和我恩爱。


这种纠结又痛苦的感觉,让我倍受煎熬!


我不愿意做那个苗苗的替身,可是,又无法放弃这种火热又舒爽的感觉!


张明华把我压在身下,滚烫的嘴唇再一次堵住了我的嘴,啧啧亲吻的声响凌乱又迷人,我有点儿忘乎所以了,似乎天地之间就剩下我和张明华两个人,这种感觉太美妙了。


他有点儿按捺不住了,一只手从我睡裙的下摆滑进去,探进我的大腿内侧。


我愣了一下,猛地用双腿夹住了他的手。


张明华的眼睛里好像要冒出火来“我还没有尝过女人是什么滋味,给我,求求你给我!”


原来,他还是个未经人事的小处男,我心里竟然涌起一丝喜悦!


和苏大生比,他就是一个纯洁无瑕的男人!想来他和那个苗苗在一起的时候也只限于亲一亲摸一摸吧,而我,会成为他第一个女人!


真的要趁着他伤心酒醉夺走他的第一次吗?当然这个问题只在我的脑海里闪了一下就消失了,现在我顾不了那么多了,我需要泄掉满身的欲火,马上,立刻我圈住了他的脖子,嘴里发出浅浅的低吟,含情脉脉地看着他。


他抽回手,下身的坚硬死死地抵在我两腿之间最柔软的部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