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离婚了天天跑去日前妻*为什么男女越睡越有感情

更新时间:2020-12-18 08:57:27

刘为民却没有说话。刘为民却没有说话。

他只是觉得,这老头子实在是有意思。

“不介意,只要您不介意的话。”

说到这里的时候,刘为民已经接近了老头子的身边,朝着他深吸了两口气,表情看起来很是复杂。

 文学



“先坐下。”

说了两句以后,刘为民还是示意这个老头子坐下。

老头子看了刘为民一眼,还是缓缓坐了下来。

刘为民低着身体,朝着老头子的腿上轻轻瞥了一眼。

“怎么样?”

杨莉突然问了一句。

刘为民笑了两声,然后回头。

“杨女士,有些事情,我想单独跟老先生聊一聊。”

杨莉虽然有些不太开心,但是既然人家都已经这么说了,自己也没有办法一直留在这里。

“那我就不打扰你们两位jiāo流了。”

杨莉最后看了两人一眼,起身离开了房间。

此时,整个屋子里面只剩下了刘为民还有老头子两人。

“老爷子,你腿上的这个伤,看起来应该不简单呀。”

刘为民待在一旁,在那里一脸严肃地说着。

老头子似乎感觉他发现了什么。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这个应该是某种生长在地底下的虫子给咬的。”

一句话已经说到这里,这个时候的老头子也突然深吸了两口气。

“你是什么人?”

“不用这么紧张,我不会将这个事情给说出去的。我知道,这个事情是你的秘密。”

听到这里,老头子知道自己是不可能瞒得住这个男人了。

“你果然跟那些医生不一样。”

刘为民苦笑了两声。

“很正常,我见到过这种伤口,因为我身边有人受了类似的伤。”

老头子突然愣住了。

“你也知道?”

刘为民却没有说话。

“当年,如果不是因为那件事的话,我也不会被送进监狱。虽然已经过去了那么久,但是我是真的没有想到,居然会在这里再次看到这个伤口。”

说着,刘为民看了一眼老头子大腿上留下的好几条深红色的条纹。

“我何尝不是这样子呢,每天都生活在痛苦之中,整个人已经快要崩溃了。这种疼痛,每天都在折磨我。”

老头子叹了两口气,扶着自己身边的墙,一副黯然神伤的模样。

“你的伤我可以给你治好。但是在这之前,我有个问题想问你。”

刘为民开口。

现在,老头子早就已经不去想那么多了。只要这个男人能够将自己伤给治好的话,剩下的一切都可以说不是问题了。

“也罢,你有什么想问的,就随便提吧。”

“你们当年到底去找什么?”

刘为民开口。

老头子一愣,怎么也不会想到,这个男人居然直接开口就问的这么直接。

“怎么了,这个可是你答应我的。”

“行吧行吧,已经过去了那么久,我也不想再继续拖下去了。”

老头子说着,将抽屉里面的一份文件递给了刘为民。

“当年,我们在这里,发现了一块比较有名的墓,里面,有着一大批的财宝。”

盗墓?

这听起来实在是有些不可思议。

可是,当刘为民亲眼看着那上面记录的文字的时候,整个人都几乎傻了眼。

他怎么也不会想到,事情居然会一下子变成这个样子。

“具体的情况,我这个年纪也已经完全记不清楚了。”

老头子一阵感伤。

看起来,他已经后悔了。

“当年进入里面的一红有八个人,因为意外,死掉了两个,剩下的六个人中,有四个被虫子给咬到。而剩下的两个中,一个是医生,他承担了这件事情的责任。而另外一个,已经不见了踪影。”

“那个医生就是我的父亲。”

刘为民一脸严肃地开口。

此时,老头子的脸上一脸恐慌。

“你~你说什么。”

他怎么也不会想到,这么多年以后,自己会见到那个男人的儿子。

“也正是因为这件事情,我才会跟着一起被连累。虽然已经是过去式,但是这件事情给我的痛苦,是没有办法可以抹去的。”

刘为民没有瞎说,这个时候的他确实很是难过。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个事情到了最后居然会变成这个样子。

“不~这个,这个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老头子还是没有办法从之前的回忆中走出来。

刘为民却没有说话。

他见到了太多的事情,哪怕是眼前这个,对于他来说也已经是无所谓了。

“剩下的人呢?”

老人开口。

“都死了。”刘为民冷冷地开口。

他没有瞎说,也没有吓唬这个老头子的意思,只是之所以会这么开口,为的就是可以让这个男人找到应该找到的东西。

哪怕是现在,哪怕是这个情况,都已经不是刘为民他作为一个普通人能够感受的来的了。

“这,这是报应吗?”

老头子苦笑了两声,显得有些绝望。

“他们并不是被这种病给折磨死的。我父亲在临死前,还是炼制出了解yào。”

刘为民确实可以抛弃这个老头子,但是他还是没有这样子做。

可能没有那一次的探险,自己也就不会倒霉这么多年。

但是,这毕竟都是过去,作为一名医生,他还是应该做到自己的医德。

“我,是我对不起他们。”

老头子说到这里,脸上一副痛苦的模样。

他轻轻抹了一把眼泪。

可是,刘为民却不知道,这老头子是不是真的那么难过。

人心总是复杂的,哪怕是刘为民不想去这么认为,一切还是会朝着这个方向发展。

“好了,把腿伸过来,我现在急用针封住你的xué位,这样子可以减少你身上的疼痛,然后给你熬制解yào。”

老头子点头,将那满是伤痕的腿伸到了刘为民的面前。

这个时候,很容易就可以看到老头子的腿上出现的一个大一个小的伤口,而且有些已经开始腐烂。

想要处理好这一切,刘为民刘瑶处理这些已经烂掉的腐ròu。

“忍住一会儿,可能会有些疼,但是适应了就没事了。”

刘为民拿出自己已经准备好的针,扎在了大腿的反shè神经上。

老头子能够感觉到一股力量顺着自己的腿上不断流动。虽然感觉有些奇怪,但是自己还是什么话都没有说。

处理好了这一步以后,刘为民就要开始替这个老头子处理伤口了。

“这个过程会比较疼,我希望你不要影响到我的发挥。”

话已经说到这里的时候,刘为民深吸两口粗气,闭上了眼睛继续在这个老头子的腿上处理了起来。

腐烂的ròu块看上去的确十分恶心,但是哪怕是这样,刘为民还是没有办法。

毕竟,腐烂的神经组织会影响到老头子健康的神经管。

被挑开的腐ròu散发着一种强烈的酸臭味。

他只是觉得,这老头子实在是有意思。

“不介意,只要您不介意的话。”

说到这里的时候,刘为民已经接近了老头子的身边,朝着他深吸了两口气,表情看起来很是复杂。

“先坐下。”

说了两句以后,刘为民还是示意这个老头子坐下。

老头子看了刘为民一眼,还是缓缓坐了下来。

刘为民低着身体,朝着老头子的腿上轻轻瞥了一眼。

“怎么样?”

杨莉突然问了一句。

刘为民笑了两声,然后回头。

“杨女士,有些事情,我想单独跟老先生聊一聊。”

杨莉虽然有些不太开心,但是既然人家都已经这么说了,自己也没有办法一直留在这里。

“那我就不打扰你们两位jiāo流了。”

杨莉最后看了两人一眼,起身离开了房间。

此时,整个屋子里面只剩下了刘为民还有老头子两人。

“老爷子,你腿上的这个伤,看起来应该不简单呀。”

刘为民待在一旁,在那里一脸严肃地说着。

老头子似乎感觉他发现了什么。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这个应该是某种生长在地底下的虫子给咬的。”

一句话已经说到这里,这个时候的老头子也突然深吸了两口气。

“你是什么人?”

“不用这么紧张,我不会将这个事情给说出去的。我知道,这个事情是你的秘密。”

听到这里,老头子知道自己是不可能瞒得住这个男人了。

“你果然跟那些医生不一样。”

刘为民苦笑了两声。

“很正常,我见到过这种伤口,因为我身边有人受了类似的伤。”

老头子突然愣住了。

“你也知道?”

刘为民却没有说话。

“当年,如果不是因为那件事的话,我也不会被送进监狱。虽然已经过去了那么久,但是我是真的没有想到,居然会在这里再次看到这个伤口。”

说着,刘为民看了一眼老头子大腿上留下的好几条深红色的条纹。

“我何尝不是这样子呢,每天都生活在痛苦之中,整个人已经快要崩溃了。这种疼痛,每天都在折磨我。”

老头子叹了两口气,扶着自己身边的墙,一副黯然神伤的模样。

“你的伤我可以给你治好。但是在这之前,我有个问题想问你。”

刘为民开口。

现在,老头子早就已经不去想那么多了。只要这个男人能够将自己伤给治好的话,剩下的一切都可以说不是问题了。

“也罢,你有什么想问的,就随便提吧。”

“你们当年到底去找什么?”

刘为民开口。

老头子一愣,怎么也不会想到,这个男人居然直接开口就问的这么直接。

“怎么了,这个可是你答应我的。”

“行吧行吧,已经过去了那么久,我也不想再继续拖下去了。”

老头子说着,将抽屉里面的一份文件递给了刘为民。

“当年,我们在这里,发现了一块比较有名的墓,里面,有着一大批的财宝。”

盗墓?

这听起来实在是有些不可思议。

可是,当刘为民亲眼看着那上面记录的文字的时候,整个人都几乎傻了眼。

他怎么也不会想到,事情居然会一下子变成这个样子。

“具体的情况,我这个年纪也已经完全记不清楚了。”

老头子一阵感伤。

看起来,他已经后悔了。

“当年进入里面的一红有八个人,因为意外,死掉了两个,剩下的六个人中,有四个被虫子给咬到。而剩下的两个中,一个是医生,他承担了这件事情的责任。而另外一个,已经不见了踪影。”

“那个医生就是我的父亲。”

刘为民一脸严肃地开口。

此时,老头子的脸上一脸恐慌。

“你~你说什么。”

他怎么也不会想到,这么多年以后,自己会见到那个男人的儿子。

“也正是因为这件事情,我才会跟着一起被连累。虽然已经是过去式,但是这件事情给我的痛苦,是没有办法可以抹去的。”

刘为民没有瞎说,这个时候的他确实很是难过。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个事情到了最后居然会变成这个样子。

“不~这个,这个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老头子还是没有办法从之前的回忆中走出来。

刘为民却没有说话。

他见到了太多的事情,哪怕是眼前这个,对于他来说也已经是无所谓了。

“剩下的人呢?”

老人开口。

“都死了。”刘为民冷冷地开口。

他没有瞎说,也没有吓唬这个老头子的意思,只是之所以会这么开口,为的就是可以让这个男人找到应该找到的东西。

哪怕是现在,哪怕是这个情况,都已经不是刘为民他作为一个普通人能够感受的来的了。

“这,这是报应吗?”

老头子苦笑了两声,显得有些绝望。

“他们并不是被这种病给折磨死的。我父亲在临死前,还是炼制出了解yào。”

刘为民确实可以抛弃这个老头子,但是他还是没有这样子做。

可能没有那一次的探险,自己也就不会倒霉这么多年。

但是,这毕竟都是过去,作为一名医生,他还是应该做到自己的医德。

“我,是我对不起他们。”

老头子说到这里,脸上一副痛苦的模样。

他轻轻抹了一把眼泪。

可是,刘为民却不知道,这老头子是不是真的那么难过。

人心总是复杂的,哪怕是刘为民不想去这么认为,一切还是会朝着这个方向发展。

“好了,把腿伸过来,我现在急用针封住你的xué位,这样子可以减少你身上的疼痛,然后给你熬制解yào。”

老头子点头,将那满是伤痕的腿伸到了刘为民的面前。

这个时候,很容易就可以看到老头子的腿上出现的一个大一个小的伤口,而且有些已经开始腐烂。

想要处理好这一切,刘为民刘瑶处理这些已经烂掉的腐ròu。

“忍住一会儿,可能会有些疼,但是适应了就没事了。”

刘为民拿出自己已经准备好的针,扎在了大腿的反shè神经上。

老头子能够感觉到一股力量顺着自己的腿上不断流动。虽然感觉有些奇怪,但是自己还是什么话都没有说。

处理好了这一步以后,刘为民就要开始替这个老头子处理伤口了。

“这个过程会比较疼,我希望你不要影响到我的发挥。”

话已经说到这里的时候,刘为民深吸两口粗气,闭上了眼睛继续在这个老头子的腿上处理了起来。

腐烂的ròu块看上去的确十分恶心,但是哪怕是这样,刘为民还是没有办法。

毕竟,腐烂的神经组织会影响到老头子健康的神经管。

被挑开的腐ròu散发着一种强烈的酸臭味。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