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插嫩嫩学生妹p 纳粹党卫军的狼女

更新时间:2020-12-18 09:05:50

野牛告诉我,今晚要做的事情,就是把几口大缸,运到隔壁村去。



这一听,我不禁诧异。


 


运几口大缸需要花这么大的价钱,两千块请一个人?



我长了个心眼,又问野牛,运这几口大缸赵虎给他多少。



野牛说,一百块。



这不禁更让我疑惑了,同是一起搬运大缸,为啥我的钱比野牛多出这么多?



走着,我发现野牛正把我往赵老四家带。

文学



“我们这是去哪呀?”



“大缸就在以前陈家的空房子里。”



野牛回了一句,便埋头继续往前。



野牛不知道陈家空房子的故事,我可知道!



这会儿我也终于明白为什么赵虎会出那么高的价钱了。



那屋子可诡异的很!



可事到如今,即便再诡异我也得硬着头皮的上。



来到陈家空房子门前,我发现里头是亮着灯的,还有人在交谈。



难道不止我和野牛搬大缸,还有其他人?



我停在陈家空房子门前,野牛则走了进去。



呆了片刻,我打算抬步,却忽然感觉头顶有目光注视,抬眼一瞧,正好对上稻草猫那双空洞洞的猫眼。



这一瞬,仿若间,我听到了一声凄惨的猫叫。



“大胆,赶紧干活!”



野牛的声音把我吓得整个跳起来。



“来……来了!”



我不再看去看那稻草猫,闷头冲进了陈家空房子。



房里并没有我想象的那么恐怖,灯光几乎照亮了房间里的每一处角落,房子空空荡荡,唯有五口半人多高的大缸引人注目。



这五口大缸的大缸口,用帆布封的严严实实。



我进来时,包括野牛在内的有三个人,此刻正在搬其中一口大缸。



然而离奇的是,三人憋得脸都红了,那大缸却纹丝不动。



“这装的什么玩意儿啊,这么老沉!”



三人不信邪,松了松手,挽起袖子又再次使力。



这一次,大缸倒是动了一些,不过想这样抬出去,那是不可能的。



“看啥呢,赶紧过来帮忙啊!”



野牛见我傻在那里看,怒道。



我赶紧上前,手落在大缸上时我顿觉一股冷意袭便全身,宛如腊东时节,丝毫不挂的走在冷风当中。



有了我的加入,大缸终于被抬了起来,然而接下来更离奇的事情发生了。



当我们抬出陈家门口时,大缸的重量突然骤减!



我看向其他人,他们脸上无一不是震惊之色,我当即明白,并非只有我一人感受到。



但,虽然怪异,大伙儿却没一个人提起,只是默默的把大缸放在空地上,又准备进去搬出第二口。



当我们放下五口大缸,一辆蓝色的皮卡车也开到了我们的面前。



赵虎从卡车上走下来,笑着,分别给我们发了一瓶水,以及一个红包。



“大伙辛苦了。”



领了红包,众人都纷纷露出笑容。



“虎哥,你这五口缸装的是啥呀,咋这么沉。”



野牛说了一句,赵虎原本挂着笑容的脸,顿时僵住,好大一会儿他才回过神。



“那个……酸菜而已,一些腌制的酸菜,我家里没地儿放了,就放这里来了。”



赵虎说。



“大伙放心,只要大伙帮我把这些酸菜运到地方,回头还有重谢!”



酸菜?



我的目光落到其中一口大缸上。



一口酸菜缸,四个大汉才抬得动?



不管我怎么想,都想不通赵虎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我们把大缸搬上皮卡,因为还要卸货,所以四个人也一起上了皮卡的后车厢。



大缸被我们放在车厢的里面,而我们则坐在车厢的靠外的位置。



车,缓缓开动,伴随些许颠簸上了路。



“嘿,你说这缸里装的是啥?”



路途似很远,开了半小时车依旧没有减速的意思,闲来无事,就有人开始聊起天来。



“我哪知道呀,反正到地儿一卸货,我们拿红包,事儿就了结了。”



也有人不愿意多提,但更多的是对大缸的好奇。



“你们说会不会装的是金子?”野牛也加入了讨论的行列。



“我看你不但叫野牛,脑子也跟牛一样笨,金子会忽重忽清吗?我说装的是死……。”



那人忽然没了声音,我转脸一看,原来是被另一人给捂住了嘴。



“瞎说什么!”



捂嘴的这人,叫赵迅,脸上有一道过鼻的疤痕,是我们村里的头号猎手,经常在山间打猎,据说他脸上的疤痕就是打猎时,被野兽抓伤的。



被捂嘴的叫阿威,和我差不多大。



“我哪里瞎说,不是死人,咋缸底下要贴黄符?”



阿威掰开赵迅的手,不服道。



他这一说,我的目光不禁一转,看向五口大缸的底部,眯眼一瞧,倒真能看到缸底座有一角黄纸,估摸着把缸翻转,就能看到一张完整的黄符。



“那你可以打开看看。”见阿威不听话,赵迅索性不管了。



“打开就打开,怕啥!”



阿威倒也是个硬脾气,落下话后,就起身往车厢里走。



见这架势,还真要打开大缸瞧。



“你小子不想要红包,我们还想要呢,回来!”



野牛起身,把他按回了原位。



尽管阿威被按回去后没再起身,但我听到他低声嘀咕。



“老子非打开缸子证明给你们看不可!”



又估摸颠簸了半小时后,车停了下来。



这时,我发现我们在一片山林的山脚下。



我不由又疑惑了起来,不是说运到隔壁村吗?怎么到了这里?



这四周可是半户人家都没有啊。



然而赵虎却没跟我们解释,他把赵迅叫到一边,低语了几句。



赵迅走回来,手里拿着四个大红包。



他把红包逐一分发给我们,然后说道。



“一会儿我们把大缸都抬进山里去。”

野牛、阿威、我,都是一脸的问号,可接到红包后,又生生的闭了嘴。



我接到红包的时候,偷偷打开看了一下,里头竟然有五百元。



“辛苦大家了。”赵虎说了句后,就上了车,看其意思并不打算和我们一起进山。



上车前,他走到了我身边,跟我说,让我一切听赵迅的,只要事情办好了,说好的两千报酬一分也不会少。



我们领了红包,一个个都如同打了鸡血一般,摩拳擦掌。



我们先是把缸从车上卸下来,接着顺着山间的小路,把大缸一个一个的往里抬。



当把最后一个缸往里抬的时候,我明显感觉缸比之前重了一些。



细细一看,我才发现,阿威虽然手放在缸上,但却根本没出力,只是轻轻的托着缸,并且他还有意的用脚去绊他前面的野牛。



野牛是个大个子,脚下本来就不是太利索,阿威这一绊,他哪里还站得稳,一个踉跄就摔在了地上。



他这一摔,牵引作用下,半人多高的大缸就狠狠的落到了地上。



沉闷的轰鸣从脚下传来,缸的大体没坏,但却看到缸口往下裂出了一道裂痕。



“野牛!你干什么呢!”



赵旭整个人跳了起来,大怒。



野牛挨了骂,转脸蹬着阿威。



“阿威,你特么绊我做啥!”



阿威则尴尬的挠了挠头,连连道歉。



不过我知道他是故意的,因为这落地的缸,底部已经看不到黄符角,而阿威的手里则紧紧攒着某些东西。



与此同时,我忽然没来由的一哆嗦,随之闻到一股恶臭。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