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单独弄自己怎样最舒服*四十多了为什么下面还很紧

更新时间:2020-12-18 09:29:18

‘王玮’显然是真的累了,躺在床上很快就睡着了,发出均匀的呼吸声,我瞥了他给我买的零食一眼,还是抱着陶罐子悄悄摸进卧室。



他是鬼,即便他对我挺好,也没有伤害我,但他仍旧是鬼,而且他霸占了王玮的身体跟我相处,还跟我那个,这本身就是不怀好意。


 文学


想到他昨晚对我那么残暴,我不由狠下心来,打开陶罐抓出一把白灰,直接扬在他身上。



他接触到头发灰的一瞬间突然从床上蹦起来,但他并没有发出我想象中的惨叫,也没有挣扎,而是脸上的五官迅速模糊,身体也发生变化,没一会‘王玮’已经完全变成另一个人。



我看着面前这张完全陌生的面孔已经傻了,这……这人长得好帅!好像从电视里走出来的一样,比那些当红小鲜肉还要帅,身材更比他们阳刚,足足一米八多的大个,身上布满匀称修长的肌肉。



我直接挪不开眼了,甚至忘了他是鬼,而我也身处在危险的境地里。



“鹿瑶,我对你不错,你就那么想让我魂飞魄散?”他一步一步的逼近我,眼底冷冽无比,好像一头被激怒的狮子,冰冷僵硬的手直接掐上我脖子,一用力将我整个人都提在半空中。



强烈的窒息感瞬间包围我,将我拉回到现实里。



我开始剧烈挣扎,即便他再帅,他也是鬼,要弄死我,而我死到临头,也没想明白到底哪出了差错。



他好像看出我的不解,脸上划过一丝狞笑,直接甩手把我扔在床上,然后伸手拿起陶罐子,直接将里面的白灰全部洒在自己身上。



“很奇怪么,这灰并没有让我魂飞魄散,知道为什么吗?因为这罐子里的头发并不是从活人头上剃下来的,原料全部来自死尸,所以这灰又叫死人灰,对我起不了任何作用。”



“怎么会这样?”我整个人都傻了,死人灰,怎么会是死人灰?



王寡.妇为什么要这样坑我?



“因为你蠢。”他见我一脸懵逼,嘴角勾起一丝冷笑,好像很得意的样子,从身上拿出一根漆黑的羽毛扔给我。



我看见这奇特的黑羽毛瞬间明白了,这分明就是王寡.妇家大门上粘的黑鸡毛!



“原来你跟王寡.妇是一伙的。”我浑身哆嗦了一下,气的嗓子冒烟,看来我真的死到临头了,我刚才想让他魂飞魄散,现在他一定也很想弄死我。

“那你到底是谁?是不是血坟里的那个男的?还有前天晚上跟我那个的是不是你?你把王玮弄哪去了?”反正也快死了,我突然鼓起一股勇气,将我心里的疑问全部问出来,哪怕死,我也不能死的不明不白,至少我做鬼之后知道找谁复仇。



“当然是我,不然你以为王玮那个闷葫芦能有我活好?”他冷哼一声,帅爆的脸上直接勾起一抹邪笑,逼近我道:“既然你知道我不是王玮了,我也懒得再陪你演戏,我叫苏铭,就是从血坟里出来的,来阳间是为了办一件事,所以你要帮我,在我没把事办完之前,你都要听我的,至于王玮……我现在还不能告诉你,你只需要记住他的命握在你手里,只要你好好表现,他就不会死。”



“凭什么,你来找你老婆,为什么非要扯上我?”我怒道,他竟然拿王玮的性命威胁我。



苏铭闻言挑挑眉,脸上的意外一闪而过,问我:“你怎么知道我是来找人的?”



“你们原本是男女合葬墓,后来女棺被偷了,你现在上来,不为了找她还能为什么?”我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苏铭点点头,“看来你没我想象中那么蠢,既然你知道我的目的了,就必须帮我,否则你三个月内就会死,王玮也会死。”



他说的云淡风轻的,但表情一点也不像在开玩笑,想到我还年轻,美好的生命才刚刚展开,我一下子就怂了,犹豫道:“如果我听你的,你就能保证我长命百岁,王玮也不会惨死?”



“当然,长命百岁不敢说,让你活到自然死还是没问题的。”苏铭道。



他都这么说了,我只能答应他的要求,不然他很可能现在就会掐死我。



苏铭见我答应了,便不再跟我废话,也不提午休的事了,直接找出皮箱,三两下把我俩的衣服都装起来。



我顿时就不解了,小心翼翼的问他装衣服干嘛?



他说离开这里,经过两天的搜寻,他确定要找的人已经离开这里,往东南方向去了。



东南方向?



我一愣,那不就是江门的方向么,我家就是江门市的,他老婆不老实在这待着,去江门干嘛?



还没等我想明白,苏铭已经收拾好行李,变成王玮的样子去跟王玮爸妈打了个招呼,便拉着我匆匆忙忙走了。



我们买票直奔江门,路上我跟苏铭也熟悉些了,便问他:“你怎么知道你老婆已经去江门了,是不是到了江门找到你老婆,你们两个就团圆了,然后就可以跟我分道扬镳,各奔东西了?”



不等我说完,苏铭脸上已经全是不耐烦,直接打断我道:“她叫林邀月,不是我老婆。”



不是他老婆?



我顿时就震惊了,忙问他林邀月既然不是他老婆,为什么会跟他合葬,难道是他的家人怕他死后太寂寞,随便找了个女人跟他葬在一起?



我实在太好奇了,问了一连串的问题,毕竟像苏铭长这么帅的人,不对,这么帅的鬼,有老婆的话怪可惜的。



苏铭直接被我问烦了,瞥了我一眼后直接闭眼装睡,不鸟我了。



我还想再问些他的情况,但怕把他惹毛了,只好闭嘴,倚着车窗独自看沿途的风景。

三个小时后,我们终于到了江门,下车之后我掏出手机给我妈报平安,说我回江门了,谁知我妈那边一片杂乱,语气也很慌张,好像出事了。



我忙问她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她说她跟我爸现在都在精神病院呢,我表妹疯了,刚送到精神病院,情况还没控制住。



我忙问怎么回事,表妹是我舅舅家的女儿,一直好端端的怎么会突然疯掉。



我妈说应该是受刺激了,具体还得看医生怎么说,随后说我既然回来了,也去医院看看吧。



说着把医院地址发给我,挂了电话以后我扭头看苏铭,问他要不要跟我一起去精神病院。



他直接白了我一眼,道:“废话,我初来乍到,哪也不认识,不跟着你能去哪?”



当然是去找林邀月啊,早点找到,早点离开我,我心想,但见识过他凶巴巴的模样后,我还是不愿招惹他的,只好说跟我去医院也行,但他得变成王玮的模样,免得我妈看见他以后又得解释半天。



苏铭咧嘴笑了一下,难得没出幺蛾子,很爽快的就变成王玮了,随后我们打车直奔精神病院。



找到我爸妈的时候,我表妹正躲在床底下尖叫,她头发乱糟糟的,小脸异常苍白,好像看见了什么异常恐怖的东西。



而我舅妈已经哭成了泪人,衣服上也血叱呼啦的,好像带血的手指抓的一样。



我妈见我们来了,面色稍缓,让我赶紧过去看看,我从小就跟表妹玩得好,保不准我能把表妹叫出来。



我点点头小心翼翼的凑到床边,轻轻喊表妹的名字。



她听见我的声音后猛然抬起头来,惊恐慌乱的眼睛狠狠瞪着我,好像野兽一样,已经神志不清了。



我淬不及防吓了一跳,更吓人的是她的双手,十指都光秃秃血淋淋的,上面已经没了指甲,看来舅妈身上的血印子也是她抓的。



“小心!”就在我震惊的时候,苏铭突然喊了一声,紧跟着我就看见两道影子同时扑向我,我被苏铭搂在怀里重重摔在地上。



而表妹已经发狂,张嘴狠狠咬在苏铭肩头上,很快苏铭肩膀上就渗出暗黑色的血迹,而表妹咬了苏铭一口后,竟然发出一声惨叫,好像被咬的是她一样,迅速放开苏铭,退回到床下去。



“你没事吧?”我看见苏铭肩上的血迹,竟然心里一紧,怕他被咬出什么事来。



“没事。”苏铭回了一句,迅速把我从地上抱起来,然后直接把我挡在身后道:“她现在情况异常,你先不要靠近她。”



说完他竟然不顾危险的伸出手,一把拽住表妹的胳膊,将她从床下拖出来。



与此同时我看见苏铭的嘴唇微动,好像在念叨什么一样,却没发出任何声音,而表妹在他默念什么东西之后,竟然神奇的安静下来,乖乖躺在床上,双眼呆滞的看着苏铭。



苏铭嘴里念叨一会后,又伸手扒开表妹的眼皮,看了看,随后拿起一旁的勺子,撬开表妹的嘴。

表妹嘴里已经全是鲜血,还残存着些许碎指甲,更惊人的是,表妹的舌头此时已经变成紫黑色,好像中了剧毒一样。



苏铭随后又检查了表妹的手脚,全部检查完以后,苏铭皱起眉来,面色有些难看:“是活儡,她根本不是受了刺激,而是被人下了活儡。”



舅妈听见这个顿时不哭了,直接凑到苏铭身边,一把攥住苏铭的手,好像抓住救命稻草一般道:“什么是活儡?王玮,你有办法救她对不对,救救你妹妹,她从小就跟鹿瑶感情好,你可一定要救救她啊。”



说着舅妈又忍不住哭起来。



苏铭不禁皱眉,不动声色的把手从舅妈手里抽出来,没吭气。



我见表妹这个样子心里也不好受,便凑到苏铭身边道:“你能看出她是怎么回事,一定也能救她对不对,你能不能救救我妹妹?”



“我凭什么救她?她是你妹妹又不是我妹妹,我救她能有什么好处?”苏铭压低声音道。



“你想要什么好处?我都已经答应帮你找林邀月了,你还想怎么样?”我不禁急了,表妹变成这样我是真的心痛啊,他既然能让疯癫的表妹安静下来,就一定有救表妹的办法!



他低头看着我,眼底犹如一汪深潭,不知道在想什么,最后他一把拉住我的手说:“咱们出去谈。”



说完他拽着我出了病房,找了个没人的走廊道:“你知道活儡是什么吗,一种用尸体养出来的虫子,能寄居在活人的身体里,专门吃人的魂魄,所以中了活儡的人都疯疯傻傻的,还具有很强的攻击性,就是因为她们的魂魄已经被活儡啃食,变成一具活的傀儡,这种情况你还不如直接杀了她,根本没有救人的必要了。”



“怎么会这样?”我的心狠狠一缩,眼前顿时被泪模糊了,我只以为表妹是受了惊吓所以才神志不清,没想到情况会这么严重。



“你的意思是,我妹妹没救了?有没有什么驱虫药能把活儡驱出来?或者其他办法,我舅舅只有她这一个孩子啊,要是我妹妹出了什么事,我舅舅舅妈怎么活?你不是鬼么,一百多年的老鬼了,就没有什么办法能救她?”我一边哭一边拽着苏铭的袖子问。



“注意措辞,我不是老鬼,只是做鬼的时间比较长而已。”苏铭纠正道,他显然没想到我会哭,眼底闪过一丝慌乱,抬手帮我抹掉眼泪,叹气道:“如果你执意要救她,也不是完全不可以,只不过要付出些代价。”



“什么代价?”我见苏铭松口,顿时来了希望,问他。



“亲我一下,来个法式长吻。”苏铭道,说着他的目光已经下移到我嘴上,嘴角勾起一丝坏笑。



“你……”我老脸一红,怎么都没想到这么严肃的时候,他竟然提出这个要求。



但我现在顾不了那么多了,好在他现在仍旧顶着王玮的脸,这张脸虽然没有苏铭帅,但多少能缓解我的尴尬,于是我一狠心,踮起脚来,主动贴上他的唇,把舌头小心翼翼的探出去。



他的手顺势落在我腰上,将我搂进他怀里,舌头到了他的地盘后,他立即反客为主,脸不知什么时候也变成他原本的样子,狠狠地吮.吸我。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