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相亲当天就做了*与子乱系列小说

更新时间:2020-12-18 09:39:02

他嘴边还有这晶莹的口水,曲婷婷听着这种赞美,感觉脑袋一阵眩晕。

 

随后杰瑞直接将她的椅子转过来,开始解自己的腰带。

 

解开之后,他去快速地拽下曲婷婷的睡裙。

 

“抬腿。”

 

杰瑞说完,曲婷婷竟然鬼使神差地抬起了双腿,蕾丝底裤,性感到爆炸。

 文学

 

杰瑞蹲下身子,将她两条修长的双腿扛在肩头,然后整张脸凑到过去。

 

“啊……”

 

曲婷婷舒服地叫出声,这简直比陈东的还要刺激。

 

玩了一会,杰瑞似乎已经按捺不住了,蓄势待发。

 

直接将曲婷婷的底裤扯下,解开了腰带。

 

“妈呀……”

 

曲婷婷还是第一次看见,以前都是在电影上所见,果然名不虚传。

 

这要是体验一番,会是什么滋味?

 

那一瞬间,曲婷婷感觉又爽又害怕。

 

“杰瑞,你要干什么?”

 

虽然明明知道会发生什么,但她还是忍不住问一句。

 

“师母,你和教授在一起我都看到了,我被你迷住了,我要和你试一试。”

 

杰瑞说的很直白,丝毫没有遮掩。

 

“不行啊……”

 

曲婷婷欲拒还迎,眼圈红红的,似乎是被迫这样。

 

“师母,等会我会让你很舒服的。”

 

杰瑞打包票般地说,之前弄过几个女同学,她们都是欲仙欲死。

 

在椅子上施展不开,杰瑞直接抱住她的腰把她压在了沙发上。

 

曲婷婷身子一缩,本来那阵念想就没完全退却,现在被一撩拨,更是难耐了。

 

“师母,我要……。”

 

杰瑞呼吸变得越来越急促。

 

“你说什么?”

 

去听听不敢相信他的话,难道外国人也会这么说?

 

“是的,我要弄你!”

 

杰瑞很礼貌地说着流氓话,让曲婷婷惊讶又刺激。

 

然后不等她做出回应,杰瑞直接将她的双手束在上面……

此时,曲婷婷早已经欲罢不能,就算想停都停不下来了。

 

就在那庞大的坚硬刚刚接触到曲婷婷的柔软泛滥,差一步就要进入到真正水乳交融的境界时,突然地,入户门上“叮铃”、“叮铃”声响起。

 

曲婷婷的内心里叹息一声,就像坐过山车从地面升到高空中,刚刚到了那个临界点,正要向下俯冲让人们体会一把那极致的快感时突然停了电,过山车被搁置在高空中,上不去下不来……

 

不用问,杰瑞的感觉和曲婷婷是一样的,他已经用自己的五指山和舌头将曲婷婷玩弄到一定境界,他和她都欲仙欲死就差最后一步冲击时被打断,他这会儿真是想骂人!

 

但心里再不快也要面对现实,并且还要伪装!没办法,谁让他们这是在偷情呢?徒弟和师母光天化日之下在师傅家偷情,这万一被人发现了,他们两人全都要声名扫地、没脸见人了!

 

毕竟是在曲婷婷家,做为东道主,曲婷婷赶紧眼神示意杰瑞穿衣服躲起来,同时,她自己也在快速穿自己的衣服。

 

杰瑞很快把自己的衣服套到身上,然后不知道要往哪里躲,曲婷婷慌乱之下为他指路,她手指指向卫生间,杰瑞便向猫一样立刻冲进卫生间里,并从里边把门关上了。

 

曲婷婷的衣服也已经穿好,她又赶紧把沙发上的凌乱收拾了一下,这时,门铃再次响起:“叮咚”、“叮咚”……

 

“来啦,来啦,谁啊?”曲婷婷一边说着向门口走去。

 

打开门后,原来是邻居老李。

 

“哦,小曲呀,是这样的,刚才你老公陈东给我打电话让我过来你家看下,他说他给你打电话打不通,所以就打给我了。”老李说。

 

因为曲婷婷在第一次门铃响后等了一会儿才开的门,所以,老李忍不住眼睛朝门内看去,在他的视线范围内左看看、右看看。

 

“哦,呵呵,这样呀,”曲婷婷有些尴尬地笑笑,然后脑子里快速组织语言说道,“您说陈东给我打电话了是吗?呵呵,那什么……刚才……刚才我的手机落在了楼上,我在卫生间洗衣服呢,所以没听见,不好意思啊,老李,麻烦您了,谢谢您。”

 

曲婷婷一边说话一边用手在自己脸上和头上摸,可能是怕自己刚刚和杰瑞激情四射时弄的脸上的红晕还有头发的凌乱被老李看出来。

 

摸完头和脸,她又在自己衣服上整理来整理去,摸摸领口,又摸摸扣子什么的,同时嘴里仍在尴尬地笑。

 

“噢,是吗?那小曲你赶紧给陈东回个电话吧,万一他有什么急事找你呢,别耽误了,呵呵。”老李说,同时,他的一双眼睛忍不住朝曲婷婷身上瞄去。

 

因为曲婷婷今天穿的太性感了,也很随意,她的衣服领口开地很低,扣子都没扣好,一片酥胸在外露着,而且,她的脸色绯红绯红的,头发也很随意地在脸上搭着,加上她本身就长得很漂亮,又年轻,这样一个诱人的少妇还真是勾人啊!

 

“赶紧回个电话,呵呵……”老李又说了一句,一边继续盯着曲婷婷看,就是舍不得走。

 

“好的,我知道了,谢谢您了,老李。”曲婷婷再次道谢,她很想把门关上,但无奈老李就是不走。

 

“不用谢,瞧你怎么这么客气呢,呵呵,”老李说,他已经在人家门口逗留了一会儿了,再不走就实在说不过去了,老李这才依依不舍地进他自己家的门了。

 

曲婷婷把门关上,顾不得想别的,赶紧转身跑到楼上去取了自己的手机,一看之下,果然,有十几个未接电话,都是老公陈东打来的!

 

曲婷婷立刻给陈东拨了过去。

 

“喂?婷婷,你干什么呢?怎么打那么多电话都不接?你真是急死我了!”陈东一阵抱怨。

 

“哦……老公,人家在楼下洗衣服呢,老公对不起嘛,人家又不是故意的,你就不要生人家的气了嘛,嗯~不生气,好不好?”曲婷婷一阵道歉加撒娇,两人毕竟是夫妻,陈东也不会真的生她的气,她一撒娇解释,也就没事了。

 

“宝贝,我的证件落家里了,就在咱们床头的柜子里,你赶紧取了给我送过来吧,我现在在机场……”陈东说道。

 

“这样啊,好的,我知道了,你在那等着吧,我这就给你送过去!”曲婷婷说,完了就挂上电话,从柜子里找到陈东的证件,快速换了身衣服,拿着陈东的证件“蹬蹬蹬”下楼了。

 

打开家门,来到楼下,正好有辆出租车开了过来,曲婷婷一招手,坐上车朝机场奔去。

 

一路上,曲婷婷的心脏仍旧在狂跳不止,一想到刚才在家里发生的事,她觉得就像在做梦一样。

 

杰瑞,陈东的学生,米国黑人男孩,魁梧的身材,下身巨大的坚挺……还有他对自己的爱抚、勾引和刺激……以及自己身体上的反应,自己的欲罢不能、欲火焚身……这些画面和字眼不停地在曲婷婷的脑子里旋转徘徊,搞得她的心仍旧乱乱的。

 

曲婷婷的脸再次红起来,她觉得脸红心跳,心里一阵心驰荡漾,但很快地,她立刻又想起突然来敲门的老李,老李透过她家的门往屋子里不停逡巡的眼光……

 

不不不,以后再不可以那样了,自己刚刚怎么会那么冲动?怎么会和杰瑞——自己老公的学生一起做那种事?真是太丢脸了,还好老李没发觉什么,不然自己今后可怎么做人啊?

 

太不可思议了!老公陈东才刚刚走,自己就这样,真是太不应该了!不过还好,自己和杰瑞到最关键的一步被人打扰停下来了,并没真的做成,不然后悔可就晚了啊!

 

曲婷婷心里狂乱不已,不停地胡思乱想,不停地自责内疚。

 

“咳咳……”曲婷婷不断咳嗽,她是在掩饰自己心里的不安和自责,搞得司机师傅以为她是生了什么病。

司机关心地问她:“您好,女士,您是不是有什么不舒服啊?”

 

“还是车里空气不好呢?要给您把车窗打开吗?”司机问。

 

“噢,不不,不用,我没事,呵呵,没事的,我刚刚嗓子有点不舒服而已,不要紧的,现在已经好了。”曲婷婷尴尬地笑笑说。

 

现在是夏天,外面天气热地不行,车里的空调温度调得刚刚好,曲婷婷可不想让司机师傅真的把车窗打开,那样一定会立刻就有热浪扑进来的,想想就受不了。

 

来到机场,陈东正在那里焦急地等着,曲婷婷把证件给他送过去,她好想让他抱住自己最好再亲吻一会儿,好想和他再温存一下啊。

 

甚至,曲婷婷自己在心里计算陈东登机的时间,想着还来不来得及两个人去机场酒店里开个房间再做下羞羞事,好让自己一直都没得到满足的身体满足一下。

 

“亲爱的,你……”曲婷婷的话还没说出口,立刻就被陈东打断了:“婷婷,我还有两个小时上飞机,现在要跟学校领导开个视频会议,不能陪你了,你打车回去哈!”

 

陈东说着就拿着手机朝一边走去,他在找一个合适的相对清静的地方去跟他学校的领导开视频会议……

 

曲婷婷心里叹息一声:哎!指望自己的老公满足自己,那是不可能的了……

 

曲婷婷转身,走出机场,重新打了个车原路向家返了。

 

回到家,正是午后时光,家里没人,看来杰瑞应该是出去了。

 

曲婷婷看了眼沙发,就是之前她和杰瑞在那里差点就办了羞羞事的那张沙发,只见沙发上很干净,之前散落在上面的衣服什么的都没有了,看来杰瑞是收拾过了。

 

而且,曲婷婷发现,客厅、餐厅等各处的地面上都很干净,一尘不染,是刚用墩布墩过的样子。

 

咦,看来都是杰瑞收拾的了,这个杰瑞,还挺勤快的,这一点还真没看出来,曲婷婷嘴角微微上翘,笑了一下。

 

曲婷婷上楼走向自己的卧室,她把卧室里收拾打扫了一下,当看到卧室的床上被自己和老公陈东之前做羞羞事留下的那些凌乱和痕迹时,她又忍不住脸红心跳,那些男欢女爱、激情四射的画面又出现在她脑海中。

 

尤其当看到卧室门口一旁被杰瑞留下的那点白色液体的痕迹时,曲婷婷又无法自控地浑身颤抖了一下,突然杰瑞那比自己老公要大1.5倍的庞大坚硬仿佛又出现在她眼前,她的手都开始颤了,因为就好像那个大家伙现在就在她手里被她抓着一样。

 

那么大,那么挺,那么硬……想想都舒服,只可惜她幻想了好几次最终还是没享受到……

 

呸呸呸!想什么呢这是?曲婷婷伸出手在自己脸上轻轻掴了一下,暗骂自己不害臊,不知羞耻,怎么能想自己老公以外的男人的那个部位,那不是太不要脸了吗?那怎么能是她这个有夫之妇可以想的事情?

 

曲婷婷使劲儿摇摇头,强迫自己不要再想不该想的,然后就继续收拾房间,顺便洗了抹布把门口一侧的那点液体的痕迹也擦掉了,省得以后自己看见了再产生不该有的想法。

 

收拾好一切后,曲婷婷回到卧室里,突然就感到有些困了,也是,想想上午和陈东也做了那么久,虽然他还是没满足自己,但自己当时也被他弄得浑身燥热、大汗淋漓的,后来又和杰瑞一起……被他挑逗那么长时间,总之,她是累了。

 

曲婷婷躺在床上,开始午休了。

 

而这一觉就睡到了晚上,曲婷婷起床,她也不知杰瑞会不会回来吃晚饭,但不管他回不回来,自己做为这个家的主人,都该为他准备吧,不然万一他突然回来了如果自己没准备晚饭的话那就尴尬了。

 

曲婷婷这就下楼来到厨房准备做晚饭,就在这时,她兜里的手机响了,拿出手机一看是李娜打来的。

 

李娜是曲婷婷的好朋友好闺蜜,年龄也和她相仿,两个热是多年的好朋友了,不过最近好几天都没联系过,她现在打电话一定是有什么事,来不及多想,曲婷婷摁了接听键,问道:“喂?娜娜,怎么了?有啥事找我?”

 

“喂,婷婷,是这样的,我现在在外面喝酒,和几个客户一起,场面有点……哎呀,没法和你说,你来接我吧,好吗?”李娜的声音有点低,听起来好像她是背着其他人在打电话,不愿让人听到似的。

 

“哦,娜娜,你在和什么客户一起喝酒?场面怎么了?你说清楚呀?”曲婷婷开始担心起来,问道。

 

“电话里说不清呀,婷婷,你快来接我吧,等你来了我再详细和你说行吗?总之,你快点来啊,不然我就撑不住了……”李娜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曲婷婉婷一脸懵,但她也知道,李娜是一家公司的业务主管,平时为了生意和业务,经常和客户们一起喝酒,喝酒是她的强项,照理说她跟人喝酒是不用别人担心的,因为她能喝,但曲婷婷分明从刚才她的电话中听出来她似乎有一丝委屈似的。

 

不管怎样,既然她让自己去接她那肯定就是有必要去接的,不然她也不会给自己打电话求救啊。

 

想到这里,曲婷婷赶紧换好衣服拿了随身携带的包包走出家门。

 

刚走到门外,把门锁上,突然又想起杰瑞来,现在他已经正式入住自己家了,也就是成了自己家庭的一员了,但他好像还没家里的钥匙呢,万一他一会儿回来进不来家怎么办?

 

曲婷婷转身走回到自己家门前,从包里掏出钥匙,蹲下身子把门口铺着的垫子掀起来,把钥匙放到垫子下,然后把垫子重新放好。

 

以前曲婷婷和陈东就是这样放钥匙的,万一一方出去了而另一方没带钥匙的情况下。

 

拿出手机给杰瑞打电话:“喂?杰瑞,你好,我是你师母曲婷婷,是这样的,我现在有事要出去。”

“钥匙我放家门口的垫子下面了,你回来时记得去哪里找钥匙,知道吗?”曲婷婷说。

 

“好的,我知道了,师母。”杰瑞在电话那头回答道。

 

打完电话,曲婷婷就很快下楼了,来到楼下,打了个出租车按李娜给的地址朝那边驶去了。

 

曲婷婷不知道的是,在她打电话给杰瑞的时候,住她隔壁的邻居老李正站在他家门内偷听呢。

 

只见老李嘴边浮起一难以觉察的微笑,而至于这笑容的含义,那就只可意会、不可言传了~

 

大约半个小时候,曲婷婷来到世纪大酒店,也就是李娜正在和客户喝酒的饭店。

 

走进李娜所在的包间,曲婷婷看到有好几个男的正在灌李娜喝酒呢。

 

李娜一看到曲婷婷来了,就像看到救星一般:“婷婷,我在这里……”

 

曲婉婷快步向李娜走去,那几个男的大有要继续让李娜喝酒并且要让她一醉方休之意。

 

“来嘛,李主管,都说你是千杯不倒,怎么今晚不给我们哥几个面子是不是?”一个男的又给李娜倒了个满杯。

 

“就是就是,李主管,你今天才喝了几杯呀?还千杯呢,连十杯都没到啊,不行不行,你必须接着喝,否则就是看不起我们几个……”另一个男的一脸坏笑看着李娜。

 

“他们说的都没错!李主管,跟别人喝就是不跟我们喝是吧?那好,不喝就别签合同,想签合同就必须喝!”第三个男人摆出一副阔佬的做派。

 

“我……我……我今天身体有点不舒服啊,不好意思各位,我实在……实在是喝不下去了……”李娜想求饶,但奈何那几个男的根本就不放过她。

 

看到这样的状况,曲婷婷走到酒桌前,站到李娜身后,端起那几个男人刚为李娜倒满的那杯酒,一仰头喝光了。

 

那几个男人这才看到原来李娜搬救兵来了。

 

“吆呵,好样的!哥儿几个就喜欢这样的,痛快!”其中一个男的说。

 

“婷婷你……”李娜很感谢曲婉婷给她挡酒,但作为闺蜜,她自然知道曲婷婷的酒量,她的酒量其实离她差远了,所以,她知道她不能多喝,否则容易出事。

 

可那几个男人可不打算放过曲婷婷,他们不管这个,不管你酒量好与差,总之,他们就要你喝,既然做为正主的李娜不爽快,那她的救兵爽快也行啊。

 

他们把曲婷婷拉到座位上坐下来,然后就把目标从李娜那里转移到她这里了。

 

“来来来,这位小姐,来喝,继续喝,哈哈……”一个男的又给曲婷婷把酒杯倒满了。

 

曲婷婷和李娜是好闺蜜,所以,看到李娜被这几个男的灌酒,曲婷婷心里不舒服,她想路见不平、行侠仗义,为好闺蜜出头,保护李娜。

 

曲婷婷端起酒杯再次一饮而尽。

 

“好好好,好样的!爽快啊!就喜欢这样的!哥几个来啊!既然李主管不喝,那就让新来的这位小姐喝吧,怎么样?”几个男的彼此对视一眼,然后都露出略带猥琐的表情,然后集体拍手叫好。

 

“不不不,大家不要灌她酒,大家静一静,听我说句话,这位是我的好朋友曲婷婷,她……她……她酒量不行的,她酒量还不如我呢,所以,我请求几位大哥今天就放我李某一马行不行?”李娜赶紧站起来对几个男的说。

 

但这会儿这几个男的注意力都在曲婷婷身上,都不理睬李娜了,所以,李娜说了什么他们根本就不关心。

 

他们对曲婷婷和李娜两个人到底是什么关系也丝毫没兴趣知道,反正那个不喝,这个来挡,对他们来说一样的,他们只要有个女的陪他们喝就行。

 

曲婷婷怕李娜被他们欺负,所以就撑着胆子努力喝酒,刚才已经喝了两杯了,现在又端起第三杯要喝。

 

“不,不要喝了,婷婷,再喝下去你要醉了……”李娜要夺曲婷婷的酒杯。

 

几个男的纷纷阻止李娜:“嗳,你这样怎么行呢?李主管,你自己不喝还不让这位美女喝吗?不是我们哥儿几个说你啊,李主管,今晚你可一点都不仗义,你这样是没法做生意的。”

 

“就是,你不喝我们都没强迫你,这位美女自愿喝,你为什么不让人家喝?不拿我们兄弟几个当人是不是?”

 

“李主管,我还是那句话,想签合同就得喝,不喝就不签合同,你看着办吧!”

 

……

 

李娜犯难了,平心而论,她当然想签合同了,签合同就是她今天晚上来这里的任务,可是她临时突然开始肚子疼起来,大概是慢性肠炎又犯了,所以,她是真喝不了了。

 

照理说,好朋友曲婷婷来救场了,她帮自己喝也可以的,大不了事后自己好好谢谢她弥补她一下就好了,可曲婷婷的酒量是真的不行,这一点李娜最清楚了。

 

“可是,我这位好朋友她酒量不行的呀,所以,算我求求几位大哥了,今天就放我李某一马好不好?改天我一定再设局赔罪!”李娜对几个男客户解释道,声音里带着请求的口吻,很真诚了,可无奈,这几个男的就像喝红了眼似的,根本就不听她的。

 

“还是你这朋友爽快,李主管,刚才你说你朋友叫什么来着?曲……曲小姐是吧?还是曲小姐好啊,人长得又漂亮,性格又豪爽,真给哥儿几个面子啊!”一个男的又给曲婷婷把酒杯倒满了。

 

另一个男的去拉曲婷婷的手了,并趁机在曲婷婷手上摸了一把,双眼放光:“说的太对了,你看这曲小姐,满面春风,面带桃花,细皮嫩肉的,长得真好看啊!”

 

第三个男的也朝曲婷婷身上摸去,在她腰上摸了一把,一脸涎笑,口水都快流出来了:“哎呀,曲小姐长得这么美,今晚可得好好陪陪咱们哥儿几个啊,可不能浪费了曲小姐这美貌啊。”

 

对这种被陌生男人而且还是同一时间被好几个陌生男人揩油的事……

一般女人都会很反感很抗拒的,可不知为何,这时的曲婷婷却一点都不抗拒,也不反感,甚至……她还有点喜欢,有点期待……

 

“嗯~”曲婷婷无意识地呻吟了一声。

 

她这一声让那几个男的更大胆起来,明目张胆地吃起她的豆腐。

 

看到曲婷婷被那几个男客户吃豆腐揩油,李娜非常生气,她想去保护曲婷婷,想骂那几个男的,可她站起身还没抬脚就感到一阵头晕,她在曲婷婷来之前就喝得有点多了,而且那酒后劲儿大,之前还没上头,现在上头了,头晕晕乎乎的,而且浑身无力……

 

“你们……你们不要……不要动我朋友……”李娜有气无力地说那几个男客户。

 

但那几个男的哪里会听李娜的,他们也同样喝了酒,多多少少都带着醉意,当然了,也有的是故意借着酒劲儿想胡来,他们都朝曲婷婷这边来了,有的给曲婷婷继续倒酒,有的拉着她的手劝她喝酒,还有的一直对她动手动脚的……

 

李娜长相一般,身材也一般,她是个非常普通的女孩子,算不上是美女,但曲婷婷跟她不一样,曲婷婷不论脸蛋身材都是一流,这样说一点都不夸张。

 

曲婷婷的皮肤非常好,又白又嫩,五官也很好看,大眼睛、翘鼻子、樱桃小嘴,还有一头挑染了几处颜色的秀发,她的身材更是前凸后翘,十分性感。

 

“哇,曲小姐,你这小脸蛋长得可真美啊,让我亲一口行不行啊?”一个男的伸手朝曲婉婷脸上摸去,同时身子开始往曲婷婷身边凑,真的要上去亲她了!

 

“嗳,你这话说的,曲小姐何止脸蛋长得美啊,曲小姐分明是全身上下到处都长得美啊!你看曲小姐这身材,啧啧啧……你看这杨柳细腰,盈盈一握啊!曲小姐,哥哥我好想搂着你的腰啊,你让不让哥哥搂啊?”另一个男的一边摸曲婷婷的腰部,一边就要搂上了。

 

第三个男的和前两个男的一样,他的一张脸色眯眯的一直在盯着曲婷婷看,而且不停地上下打量她,从头看到脚,从脸看到胸,再从腰看到腿……一边擦他嘴边的口水,他的眼睛里放着绿光,那样子简直就像一头狼盯着一只小绵羊似的。

 

李娜心里急得不行,但她发现自己的头越来越晕了,所以,她是干着急却使不上任何力。

 

再看曲婷婷呢,虽说她确实是喝了几杯白酒,平时从不喝白酒的她确实是不胜酒力,但是,即便是这样,那她此时对着这几个陌生男人也该防备的啊,起码心里该防备吧?哪怕现实是逃不了,但心里该觉得委屈吧?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