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怎么看男的还是不是处*宝玉的四大丫鬟有哪些

更新时间:2020-12-18 10:01:52

李小强摇了摇头,沮丧地说道:“不用了。”

“即使不治好这个病,我也还是个人,我不能为了自己而拖垮了整个家庭。”李小强抹干泪水,露出勉强的笑容,说道:“这不是还有大哥吗,以后传宗接代的任务就交给媚媚和大哥了。”

李大牛听到这话,心中更不是滋味。

他们生来就是如此无奈,在残酷的现实面前升不起丝毫的抵抗,李小强这番话如同一把把刀子扎在李大牛的心窝,他心情沉重,独自站了起来走到院子里乘凉。

难道真的没办法了吗?

文学
三人本想阻拦,不过最后还是叹了口气作罢。

就让李大牛自己静静吧。

张玉红觉得自己实在是太没用了,不然的话两个儿子都不会轮到这个地步,想着想着又抱着刘媚媚哭了起来。

院子里。

李大牛独自坐在这儿。

他抬头看了眼夜空,喃喃自语道:“难道生而为人,就要如此艰辛?”

他心中充满了万般不服气,可又能有什么办法呢?

看着点点星光,李大牛才知道原来自己就是个可笑的人,在村子里他能为所欲为,还嘲笑李富贵是个没本事的坏蛋,可现在想想,自己有什么资格嘲笑李富贵?

至少李富贵能随随便便就掏出几十万,自己不能!

这就是差距!

李大牛叹了口气,心绪复杂。

这时候颜若晴忽然走到李大牛身旁坐了下来,她看到李大牛与白天的李大牛有着极为明显的差别,她心中难受,开口安慰道:“其实也不是你的错,你不用自责,能够随便拿出五十万的人不多,即使是我家也不行。”

“生活总是会好起来的,不是吗?”

李大牛好受了很多,只是没料到颜若晴会来安慰自己。

“我不是在埋怨什么,只是觉得这个世界十分不公平,为什么有人能含着金钥匙出生,而我们这些人从生下来那刻

 

就注定了要面朝黄土背朝天?”李大牛露出嘲讽的笑意。

颜若晴张了张嘴,不知道该说什么。

有时候她也会思考这些问题,到最后只能归咎于自己不敢面对现实,在逃避现实。

“你也不用灰心,其实也并不是说真的没有了办法,办法还是有的,就是不知道能不能实现而已。”颜若晴忽然说道,看到李大牛在听自己说话,她继续说道:“其实去城里也是个不错的选择,每年都有不少农村来的人在都市里收获了成功,衣锦还乡。”

“有志者事竟成。”

李大牛心中微动,其实刚才刘媚媚说要去城里工作的时候他也想到了,只是一时间没有下定决心而已。

在村子里他是个盲人,可去到城里,他就是个正常人。

想到这里,李大牛心动了。

不过李大牛还是苦笑道:“我也不是没有想过去城里找活干,可是你说我一个瞎子能做得来什么,即使我手脚健全人家还不一定会要我呢。”

颜若晴抿了抿嘴唇,没说话。

“你可以试试的,当初张总就是靠自己闯荡出来的,你不试试怎么知道呢?”颜若晴说道。

其实她也是存在了私心的。

因为她很快就要离开村子里了,一旦离开,以后想要见到李大牛可就是难上加难了,可她也不甘心为了李大牛而留在村子里,这点她做不到。

要是李大牛能去城里,事情就好办了。

李大牛听了颜若晴的话后也坚定了自己的信念,一定要去城里干活!

最后,颜若晴离开了,只留下李大牛在院子里思考。

李大牛虽然不清楚颜若晴为什么一定要自己去城里找活干,可他已经猜到了一半,他在院子里坐了两三个小时,众人都已经入睡了,只有张燕房间里还散发着灯光。

他想了想,蹑手蹑脚来到张燕房间外,敲了敲门。

张燕本已经躺在了床上,刚想要自己折腾的时候忽然响起了敲门声,她连忙穿好衣服问道:“谁啊?”

“张阿姨,是我!”

原来是李大牛,张燕松了口气。

她穿着睡裙给李大牛打开了门,李大牛尴尬地摸了摸脑袋,道:“对不起啊张阿姨,不知道你睡着了没有,我来找你是想要问你一点儿事情的。”

张燕心中微动,看了眼客厅没人之后才拉着李大牛进自己房间里。

李大牛看着张燕穿睡裙在自己面前走来走去,他吞了吞口水,连忙转移视线,道:“张阿姨,我来找你是想问你我能在城里干点啥,我想赚钱给我弟弟治病。”

张燕皱起了眉头。

按理说要是正常人的话找工作肯定是没问题的,可李大牛是个瞎子啊!

现在谁会去找一个瞎子来店里干活?

一时间,张燕也都有些为难了。

李大牛微微失望,看来张燕也没有办法,他站起身来道:“既然张阿姨也没有法子,那我就先回去睡觉了,我自己再琢磨琢磨或许有办法。”

看着李大牛要离开,张燕心中很不是滋味。

陡然,张燕似是想起了什么,连忙看向李大牛裤裆里的那玩意,出声道:“大牛,你先别走,阿姨有话要跟你说!”

李大牛站定脚步。

他转身回头看向张燕,面带疑惑之色。

张燕见状也不知道该如何说起,因为她刚才瞥见李大牛那玩意的时候忽然想起了件事情,这个社会本就是不公平的,所以需要有人去钻规则的漏洞抵达成功之路。

李大牛什么都没有,想要成功实在是太难了。

唯有捷径。

张燕也是城里人,知道某些富婆最喜欢的就是李大牛这种年富力盛的年轻小伙子,更加要命的是李大牛这玩意是万中无一的存在,不是谁都能拥有的。

这种资本,是李大牛成功的最大底牌。

所以张燕想要验证自己的想法,看看李大牛有没有那个能力。

“大牛,你要是愿意的话,我可以给你介绍去县城里的按摩城,以后在那儿你就要靠自己了。”张燕低声说道,她也只说给李大牛一个人听,因为若是让张玉红知道了的话,她铁定不会让李大牛去的。

李大牛心神激动,连忙出声问道:“那我该怎么做?”

“这样吧。”

“人家对于按摩的手法是有要求的,我先看看你的手艺怎样,不行的话张阿姨也没有办法。”

张燕说完,就已经躺在了床上。

李大牛上前按了两下后,皱眉道:“张阿姨,不是我要做什么,按摩最好还是将身上的衣服脱光,要不然的话起不到应有的作用,如果你想见识我真正手艺的话还是脱光衣服才行。”

“你放心,我现在啥都看不到。”

张燕心中其实也有这个想法,只是不好意思主动脱衣服而已。

在听到李大牛的建议后,张燕连忙说道:“我懂规矩的,大牛你放心,我不会让你为难。张阿姨这就把衣服给脱了,你使出所有的本事来让阿姨好好看清楚。”

“知道了么?”

李大牛点点头。

他亲眼看着眼前的张燕脱下全身衣服,将完美的身体全都暴露在李大牛视线中,李大牛下意识吞了吞口水,幸好的是张燕也没有觉察到自己的异常情况,不然的话就要出糗了。

张燕抬头看了眼李大牛,满脸的嫣红。

她已经不是小姑娘了,对于男女之间的事情有着正常的需求,只是丈夫已经死去多年,现在遇到了李大牛这个精力旺盛的小伙,心中可是欢喜得很,要不是碍于张玉红面子的话,张燕只怕是早就将李大牛给吃掉了!

李大牛按摩的手艺十分娴熟与精湛,让张燕浑身都处在放松的境况下。

而且李大牛总是会时不时触碰到自己的胸部,让张燕如同被电流击中了那般,浑身酥麻酥麻的,更加过分的是三角地带那儿早已经变为了一片汪洋,不可名状。

真舒服啊!

“哼……嗯……”

张燕面色微红,嘴里也在发出细不可闻的呻吟喘息声。

李大牛也越来越得劲,给张燕按摩着每一寸部位,到最后李大牛开始为张燕揉捏胸部,张燕羞涩之下竟然开口问道:“大牛,你对男女之间的事情有没有什么想法?”

“或者说,你对阿姨的胸有没有想法?”

李大牛手一抖。

张燕问的这话是什么意思?

难道是在试探自己?

李大牛觉得也不是没有这种可能,张燕毕竟是自己阿姨,应该不会做那种过分事情吧,李大牛乐呵呵地说道:“我那能有什么想法,我就是一个瞎子而已,即使有那种想法也不能表露出来,因为我不配拥有。”

“哦,原来是这样啊,不过你可以的。”张燕说道。

她眼中露出了微微的失望之色,难道说李大牛对自己的身体就没有一丁点儿的想法吗?

要真是这样的话,自己也就太失败了吧?

张燕忽然伸出手抓住李大牛的手,然后直直地按在自己饱满的胸脯上,道:“阿姨的这里痒,你要给阿姨好好地揉揉,舒服了的话我才放心带你去城里工作。”

李大牛不知道张燕是不是在暗示着他什么,他只能照做。

他使出了自己十八般武艺,一时用力一时轻柔,张燕根本抓不住李大牛按摩的规律,可即使如此,张燕还是感受到了阵阵愉悦,闭上眼睛的时候就像是身处云端之上。

李大牛的按摩手法实在是太厉害了!

而且随着李大牛手上劲道的加大,张燕心中那种冲动也越来越强烈,想要将李大牛扑在身下!

她要尝尝精壮男子的味道!

心中纠结之下,张燕也没敢直接做出这种举动,而是再次抓住李大牛的手,想要放在某个部位上,李大牛见状,心脏都快从喉咙里蹦出来了。

因为这个部位正是女人最敏感的部位!

张燕这是要干啥?

李大牛脑袋还有些发懵呢,手已经被张燕带到了那个地方。

刚摸到那儿的时候李大牛手指也传来了阵阵暖意,只不过令李大牛好笑的是张燕那儿早已经变得湿漉漉的一片,就像是一片汪洋泽国似的。

李大牛心生向往,下面也支起了个帐篷。

要是能将张燕弄到手中的话也是个不错的结果,毕竟张燕年纪虽然比李大牛大了差不多十岁,可张燕保养得很好,就像是二八少女似的。

李大牛心中要是没点想法的话才怪呢。

张燕忍不住发出声喘息,根本不敢去看李大牛的神色,她低声说道:“这也是你应该要学会的东西,因为有些按摩会所需要你会这种技术,不然的话很讨好那些家境丰厚的富婆。”

“她们要的就是你这种小鲜ròu,知道了么?”

李大牛连忙点头,问张燕该怎么做。

张燕羞红了脸,看来李大牛果然什么都不懂,事实上李大牛啥都懂,只是想要趁这个机会和张燕好好探讨人生罢了,不然的话他也能马上让张燕欲仙欲死。

李大牛对自己技术还是极为自信的。

而且从张燕的话语中,李大牛也知道她应该是要将自己介绍到那些按摩城里去。

就是不知道那儿有没有张燕说的这么好。

张燕见李大牛分了神,心中也是松了口气,她继续说道:“如果你能用你这两根手指将女人弄得很舒服的话,将来的你一定是按摩城的金牌按摩师,五十万很快就能赚到手了。”

李大牛手指动了动,让张燕娇躯颤抖不止。

只不过张燕紧咬嘴唇不让自己发出奇怪的声音,殊不知李大牛早已经将这个画面看在眼底。

张燕心中也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自从丈夫死了之后她就没和男人有过这么亲密的接触,李大牛还是头一个呢,而且李大牛技术很不错,出乎了张燕的意料,尤其是李大牛还又核武器没有动用呢,张燕简直不敢想象李大牛那个玩意有多厉害。

张燕开始幻想起来。

她十分渴望李大牛的那个玩意,因为她实在是太饥渴了!

李大牛知道张燕已经被自己弄得很爽了,要不然的话张燕也不会露出这种欲仙欲死的表情,李大牛又不是没有和女人做过那些事情,王会长舒服的时候就是这样的。

他心中好笑,没给张燕休息的机会,继续加快了频率。

“啊……”

随着张燕发出了声惊叫。

李大牛也意识到了不对劲,因为张燕似乎是太久没有经历过男女之事了,才是这么轻轻一弄而已,张燕身体就在抽搐不停,更加过分的是李大牛脸上多了些不可名状的液体。

他犹豫片刻,伸出舌头舔了舔,有点咸。

“大牛,不要!”

张燕喊出这句话的时候已经晚了,李大牛已经尝过了那儿的味道,张燕羞红着脸看向李大牛,李大牛明知故问道:“张阿姨,这是哪里来的水啊,怎么味道怪怪的?”

“这……”

张燕扭捏着身体,迟疑道:“这是女人那里出来的玩意,你没事吧?”

李大牛竟然喝了那里的东西,太令张燕意外了,李大牛面色微微一变,随后呵呵笑道:“原来这是阿姨那儿出来的东西,难怪我觉得甜甜的,我还想再尝尝。”

“好神奇啊。”

张燕别过头去,也不知道李大牛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

不过经历过一次巅峰之后张燕对于李大牛的需求竟然没有丝毫的减弱,反倒是又有加强,她心中也不想再顾忌什么,现在只想要和李大牛真真正正地来一次。

“大牛,你去把门锁上,我有话要跟你说。”

李大牛将信将疑,转身过去把门锁上之后回到张燕床边。

虽然他心中已经有所猜测,但在事情没有发生之前,一切都还只是幻想呢,毕竟李大牛也很想占有张燕的身体。

直到这时候,再也没有人能打扰到他们了。

张燕一把将李大牛搂在怀中,让他脑袋埋在了自己胸脯那儿,张燕这时候才气喘吁吁地说道:“在按摩城里有着这样那样的潜规则,你要学会如何去讨好女人,其中最关键的一环就是真刀真枪地干,不要有所顾忌。”

“只有把那些女人给弄得开心了,她们才会慷慨解囊,阿姨现在就教你该怎么做。”

张燕用这些话来安慰自己。

告诉自己是为了教导李大牛才和他做的。

如此一来,她心中才稍稍安稳。

李大牛兽性大发,知道了张燕的心思后,他也不再顾忌什么,贪婪地在张燕身上攫取养分!

房间里的气息,变得极为暧昧。

李大牛比张燕还要激动。

他对张燕的确是有些想法,之前也仅仅是想法而已,并没有付诸于型动。

要不然的话前几天的时候张燕就已经被李大牛给弄到手了,而且张燕名义上是在教他该怎么讨好女人,李大牛也是很乐于听从张燕教导的,因为有些地方他的确不怎么在行。

要是把女人给弄得不高兴了的话,自己也就没路走了。

张燕将李大牛身上的衣服全都脱了下来,看着英俊而又年轻的李大牛,心神荡漾,就连眼眸里都泛现出了丝丝的爱意,她柔声说道:“大牛,你什么都好,只可惜眼珠子坏了,现在还没有你这种情况能治好眼球的。”

不然的话,李大牛能迷倒一大片妹子。

那些富婆要找的不就是如李大牛这样小狼狗吗,张燕欢喜不已。

尤其是李大牛的资本实在是太足了,让张燕期待的同时还有些忐忑,会不会进不去,或者是卡在里面出不来,又或者是捅到了自己的胃部那儿?

李大牛看着眼前的张燕,也难以平静下来。

张燕继续说道:“大牛,你要做的不仅仅是让自己快乐,最重要的还是要让女人快乐,只要能让女人快乐了,她们也不会舍不得给你这些钱的。”

城里的富婆实在是太多了。

而且城里的成功男人通常不止是有一个女人而已,通常都有三四个。

女人也是如此。

有些富婆不需要靠丈夫,也不需要靠其他男人就如此成功,她们要找的只是能让自己身体愉悦的伴侣而已,李大牛恰恰就是最好的选择。

因为李大牛看不见,不会干涉到女人的生活。

但这一点,就是别人比拟不了的。

李大牛仔细聆听着,虽说张燕极大的概率是要让她自己舒服,但这几句话也不是没有道理的,李大牛默默记在了心中,以后说不定真能用得上。

不过现在最重要的,还是要将张给伺候舒服了。

张燕也立马闭上了嘴巴,不再言语。

这个时候的没号可不能被破坏了,她要享受在这个环境中李大牛带给她的愉悦。

李大牛见张燕已经被自己调戏得差不多,知道自己的机会来了,于是他用自己的玩意开始寻找着合适的时机冲进去,张燕的手却是在爱抚着他的宝贝,让李大牛停住了动作。

“进来吧……”张燕说道。

李大牛也不客气,直接冲了进去。

张燕发出了声惊呼,她虽然早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知道李大牛那玩意不是开玩笑的,但直到现在张燕才知道高估了自己,李大牛这玩意比自己想象中要厉害的多!

“啊……你轻点儿力,不要将我弄疼了……”

李大牛知道是自己的玩意太大了,也连忙点头,动作也变得轻柔了不少。

张燕慢慢接受了李大牛的尺寸,但即使如此,还是有种令她几乎要撕裂的痛楚,张燕痛并快乐着,随着两人渐入佳境,李大牛动作幅度开始变得很大。

就在两人各自沉浸在自己世界的时候,门外忽然传来了脚步声。

李大牛停滞了下。

张燕示意他不要停下,继续动。

“阿燕,大牛是不是在你房间里,我找他有点事情。”张玉红的声音在门外传来,吓得李大牛差点抬不起头来。

幸好刚才他已经去把门反锁了,要不然现在张玉红进来的话就会看到这羞耻的一幕,张燕此时也被吓得不轻,这可是忌讳啊,自己竟然勾引了外甥。

两人都闭嘴不言,但却有种强烈的刺激感刺激着他们。

李大牛竟然加大了力道,让张燕喘息声更加粗重起来,张燕面露羞涩之意,也没有喊李大牛停止动作,她喘着大气道:“啊……姐,大牛在我房间呢……”

李大牛面色大变,怎么能这样说呢?

张玉红似乎也意识到了不对劲,疑惑道:“阿燕,大牛在你房间干啥呢?”

“没……没事,他……大牛再给我按摩,我待会让他去找你……”张燕嘴里含糊其不清地说道。

实际上她似乎早已经被李大牛弄得没有了力气,此时只能断断续续地说这话,门外的张玉红也没多想,毕竟她知道自己儿子是个瞎子,看不见啥的,便冲屋里头说道:“大牛,待会你来找我,我有话要跟你说。”

“哦……我知道了!”

李大牛并未停止动作,让张燕几乎要喊出声来。

张燕已经濒临巅峰的界点,到后来她只能用手捂住自己的嘴巴,不让自己嘴里发出一丁点儿的声音,纵使如此,张燕嘴里还是发出了呜呜呜的声音。

李大牛也发出声低吼,他要来了!

一阵翻云覆雨之后,两人都满足了。

尤其是张燕,她经过了李大牛的滋润后仿佛年轻了十岁不止,浑身都变得空灵,李大牛喘着气趴在张燕身上,张燕伸出手摸了摸李大牛脑袋:“你好厉害,其实我也没有什么能帮到你的地方了,全靠你自己领悟。”

李大牛心中得意,那可不嘛?

自己可是很厉害的,岂是别的男人所能比拟的?

张燕心中多少有些遗憾,要不是张玉红打扰的话,说不定他们还能来很多次呢。

她依依不舍地对李大牛说道:“你娘找你。”

“我知道,等我跟她说完之后,我再回来找你。”李大牛憨憨地笑道,张燕脸颊微红,笑骂道:“你在说什么胡话呢,这大半夜的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李大牛嘿嘿一笑,穿上衣服后离开了房间。

看到张玉红的时候李大牛脸上也是掩盖不止的红润,张玉红狐疑道:“刚才你小姨找你真的是按摩吗,还是说有什么事情瞒着我不让我知道?”

李大牛神色凛然,想来老娘已经对自己起疑心了。

他干咳了两声,语气坚定地说道:“娘,你在说什么呢?”

“刚才张阿姨找我不仅仅是因为要让我给她按摩,还有更加重要的事情跟我说呢!”

看着李大牛信誓旦旦的模样,张玉红也松了口气,她最怕的事情就是李大牛和张燕发生了点不明不白的事情,那样的话老李家的脸都要丢光了。

张玉红点点头,道:“那就好。”

“其实我找你也没啥事,就是让你不要太为阿超的事情烦恼。既然我们拿不出这笔钱我们就这么算了吧,反正日子也照样过,李家的血脉就靠你传承了。”

“我也知道这样对不起阿超,可是让你出去干活的话,我也过意不去,何况你眼睛也看不到,有着诸多的不方便。”

张玉红说了一大堆,无非就就是让李大牛不要气馁。

日子还要过下去,不要为了这件事情而遮挡了自己眼睛,要向前看,李大牛沉吟半晌,而后摇头道:“娘,话不可以这样

,我不能眼睁睁看着阿超下半生就这样毁了。”

“而且媚媚当初也只是嫁给了阿超,我们不能做对不起她的事情。”

张玉红张了张嘴,虽说她知道是这么个道理,可要不是被逼到了绝境的话,谁会愿意做这个恶人?

李大牛见状,继续说道:“娘,你放心!”

“张阿姨不会骗我的,而且她已经为我找到了路子,过个几年我就能赚够钱给阿超治病了。”李大牛信誓旦旦地说道,张玉红潸然泪下。

她连连说了三个好字,最后才哽咽道:“是娘没用,娘没有出息,让你们不能过上好日子!要是咱家里有钱的话,也不会轮到让你出去挣钱。“

张玉红深感自己没用,无比自责。

李大牛看了之后心中也泛起了酸楚,但他能有什么办法呢?

张玉红收拾了下心情,对李大牛说道:“既然你决定要跟你张阿姨去城里的话,你自己要小心,买了手机之后一定要先和家里联系,要不然我放心不下你。”

李大牛叹了口气,忙说知道了。

说了许多话之后,张玉红才回去了自己房间。

李大牛也十分无奈,要不是因为要挣钱的话,他也不想离开村子的,毕竟村子里有不少女人心都向着自己呢,自己这次离开,也不知道多久以后才能见面。

回去自己房间的路上,李大牛看到张燕房间门没关,好奇之下凑上去看了眼。

门缝里依稀能看到张燕身子光秃秃的躺在那儿,似是知道了李大牛站在门口,张燕慵懒的声音传入李大牛耳中:“别看了,进来之前先关上门。”

李大牛欣喜不已,猴急地进了屋子里。

张燕是个有正常需求的女人,而且李大牛功夫实在是太厉害了,只是离开了这么一阵子而已就让张燕念想得不得了,抓住李大牛之后张燕哪里还会放过他?

李大牛看着床上的张燕,口干舌燥。

两人关了灯,再次缠绕在一起。

直到凌晨五点多的时候,李大牛才悄咪咪地离开了张燕房间,而张燕则是如同一滩烂泥般躺在床上,脸上的红润一时半会也退不下去,露出了得意而又妩媚的笑容。

满足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