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太长了坐不了*被学长抱到没人的地方

更新时间:2020-12-18 10:11:44

小晴的脸一下变了,糟了,我爸爸回来了!小凤,你带金宝先回去!


然后,我就看到她去关电视。


小凤走过来,拉住了我,金宝,我们走。

 

哦,我的盲杖。


小晴把盲杖递给我。


于是,我和小凤下了楼。


刚走出堂屋,我就看到一个中年人走过来。

文学


已经许多年没有见到小晴的父亲了,西装革履,很有派头,完全是城里老板的气质。


周叔叔好!小凤叫道。


周叔叔好!我也跟着叫道。


周青山看了我们一眼,然后说道:呵呵,你是小凤,你是金宝吧!


是啊,周叔叔,我们来找小晴玩的。


那你们再玩会啊!


不了,我们回去了。


那好,以后来玩!


出了门,我和小凤分了手。


回到家里,看见我妈和晓慧正坐在堂屋说话。


金宝,回来啦?晓慧说道。


嗯。我慢腾腾的走进堂屋。


你不是给小晴治疗落枕吗,怎么去了这么半天?我妈问道。


哦,小凤也在那里,我和她们聊了会天。我说道,一想起刚才的情景,我心里的邪火就窜了起来。


我瞟了一眼晓慧,咽了一口口水,要是晓慧穿上丁字裤该是什么样子……


金宝,马瘸子回来了,你知道不?我妈打断了我的YY


马瘸子?我愣了一下,随及想起了一个人。


马富贵!


这家伙以前也是村里的一个混子,几年前,因为分田的事儿,他和方大庆发生了冲突。结果,方大庆伙同其它人把他打了,把他的一条腿给打瘸了,所以,马富贵就有了一个绰号马瘸子


随后,他就外出打工了,听说在一个工地当库管,很少回来。


我心里一下亮堂了!


这马瘸子跟方大庆可是死敌啊!


本来农村人娶个媳妇都不容易,现在马瘸子就更不容易娶媳妇了,三十出头的人了还打着光棍。


他不恨方大庆才怪!


要是让他知道视频的事儿,他肯定会报复方大庆!


妈,他怎么回来了?我不动声色的问道。


他妈这段时间不是病了吗,他是回来看她的。


哦,那看来要待上几天了。


那是当然的。


马瘸子自小没了父亲,是他母亲把他养大,这货没有什么优点,就是孝顺。


妈,晓慧,你们聊,我回屋休息会。


我回到屋里坐下。


马瘸子的出现,让我的计划有了实现的可能,这是老天给我机会啊!


想了一会儿之后,我有了头绪。


我必须要让马瘸子看到这个视频,但是,我没有U盘,也没有电脑,镇上熟人太多,那么,我要去县城一趟,买个U盘,把视频复制进去,再扔到马瘸子院子里。


至于他怎么做,就看他的了。


打定主意,我决定明天下午就去县城。

一整个晚上,我脑子里全是周小晴穿丁字裤的情景,最后厚着脸皮让晓慧用手帮我释放了一次,才安心睡下。


反正我和晓慧总要整点动静出来不是?


其实有时候我觉得,挨着晓慧睡也是一种煎熬啊!


虽然晓慧这几天表现得很规矩,我知道,她也在极力压抑着自己。


第二天上午,我揣着三百多块钱去了镇上。


虽然我现在出师了,但我在师父店里是没有工钱的,所以,在外的吃喝得从家里拿钱,因此,我身上随时有个几百块。


因为我有按摩认穴的基础,所以,我学起来针灸来,速度也快,只是,我没有机会真正的出手罢了。


上午忙完之后,我就从诊所出来,然后去了附近的车站。


在别人的帮助下,我坐上了去县城的车。


我去县城的次数很少,瞎了之后,就更没有去过了,所以,县城的印象还停留在小时候。


到了县城一看,变化真大呀!


马路变宽了,房子变多了,车水马龙。


看到县城变得这么繁华,我想,那大城市就更了不得了,听晓慧说,那里好玩的地方太多了。


可惜呀,我还要等上一年呀!


现在已经是中午了,我找了个面馆吃了一碗面。


随后,我就在县城里逛了起来。


街上还有许多人和我一样戴着墨镜,那是为了防晒。


县城里的妹子也不错呀,一个个打扮清凉,细胳膊细腿儿的。


当我发现街对面有家手机店,站在路边准备过马路时,还有一位妹子主动过来扶我过马路!


感动之余,我索性告诉她,我的目的,我要帮朋友带个U盘回去。


于是,这位妹子毫不犹豫的答应帮忙,把我带到那手机店,帮我买了一个U盘。


接下来,我就要寻找网吧了。


我找人问了一下之后,就朝着那个方向走去。


没走多远,我就看到路边的一个巷子口外面站着一个穿着很露的妹子,圆嘟嘟的脸,丰满的身体,看起来很肉感!


她盯着来来往往的人,不知在想什么。


当我走过她身旁的时候,她突然叫住了我。


帅哥!


我愣了一下,侧过脸来,是在叫我吗?


对呀,帅哥,我就是在叫你!那妹子笑了笑,露出两个酒窝,挺可爱的。


有什么事吗?我可是瞎子啊!


她靠近我,低声说道:帅哥,想玩玩吗?


我嘴角抽动了一下,一下就明白她是做什么的了!


这么可爱的妹子居然干这样的事。


难道现在的业务不好做了吗,居然连我这个瞎子也要搭讪?


表面上,我一脸茫然的问道:玩什么呀?


她凑到我的耳边说道:玩女人呀,玩不玩?


我的身体震动了一下,还真是的!


我口干舌躁的说道:……我不玩!


但我站在那里并没有走,说实话,妹子真的不错,水灵灵的,感觉掐一把就能滴出水来。


关键是,这阵子,我实在被诱惑了太多,真的想实实在在的发泄一下,尝尝女人的滋味。


哥哥,很好玩的,不贵,就一百五十块!妹子眨巴着眼睛。


我不知道一百五贵不贵,反正还是觉得肉疼,但我的双脚似乎被钉住一样,移不动了。


妹子似乎看出了我内心的挣扎,又说道:帅哥,看在你是盲人的份上,我再给你打个八折,怎么样?


那个你们这里,安不安全呀?听说有警察啊!我终于心动了。


帅哥,你放心,当然安全哦,我自己租的房子!哪里会有人查呀!妹子低声说道,嘴里的热气喷到我耳朵里了,痒酥酥的。


我的内心做着天人交战。


自己可是个童子娃儿,这第一次就这样没了,还真有点不甘心啊,但是,感受着妹子的火热,我的大脑和档部都开始充血。


妹子的手抓住了我,走吧,我带你去,不远,就在巷子里面。


我被她这么一拽,就丧失了所有的抵抗力。


管他妈的,什么童子娃儿,都不知道跑了多少次马了,在晓慧的手上也爆发了好多次了。


妹子拉着我慢慢往前走。


巷子很深,是一片居民区。


拐了几个弯之后,妹子把我带到一间屋里。


屋子不大,比较简陋。


妹子开了电风扇,把我拉到床边坐下。


帅哥,你长得这么好看,要不是拄着根盲棍,我还以为你是正常人。妹子嘻嘻笑道。


呵呵,我八岁那年就瞎了,离现在十一年了,我都不知道我自己是个什么样子。


说实话,我还算是白白净净,主要是没干过什么农活,不是待在家里,就是待在诊所里。


帅哥,我们开始吧!妹子站起来,准备脱衣服。


这么快呀?事到临头,我又有一点紧张。


那你还要干嘛呀?


其实,我以前没有干过这样的事,我有些紧张。我如实说道,我、我都不知道该什么做。


不用紧张,我会教你的。妹子嘻嘻一笑,然后,她抓住我的手,放到她丰满的胸上。


我触电一样缩了回来,然后,又被她抓住按在胸脯上。


虽然隔着衣服,可这手感真的不错啊,弹性十足。


这、这是你的胸吗?我装模作样的问道。


是呀,摸起来舒服不?妹子笑得很贼。


舒服!我不再扭捏了,狠狠的捏了几把,捏得妹子都叫出声来。


那声音听得我热血沸腾,仿佛是士兵听到了上阵杀敌的号角。


把衣服脱了吧,待会更舒服!妹子的声音诱惑着我。


我收回手来,摘下墨镜,开始脱衣服。


妹子的动作更快,三下五除二就脱光了!


刚脱了上衣,妹子就说道:帅哥,先把服务费给了吧!


要先给吗?


当然呀,如果你睡了我,跑了咋办呢?我找谁要去呢!


我想,她要是骗我的话,也根本用不着脱光。


那好,我把钱给你。我伸手去摸钱,我的脑子里已经开始脑补那美好的画面了。


看到那么多次视频,我终于也要当回男主角了。虽然不是理想的对象,但是这段时间对我来说实在太受煎熬了。


接着,我咧嘴笑了,内心开始沸腾起来。

房间里,那妹子把衣服脱光了,我也脱了上衣,正要掏钱给她。


就在这个时候,敲门声突然响起!


开门!


警察临检!


我一下蒙了!


作为一个乡下人,我从小到大最怕的就是警察!


小时候,我还梦想当一个警察,那多威风啊!可是自从瞎了之后,什么梦想都没有了。


那妹子的脸也瞬间白了,不过她没有我这么慌张,飞快的拎起小内内就穿上!


不过,警察显然没有给她足够时间,她刚穿上小内内,那门就被踹开了!


太暴力了!


接着,几个警察蜂涌而入!


我就像个木头似的傻站在那里。上身还光着。


我看清了,一共五个警察。


为首的是个中年警察,啤酒肚,麻子脸,威风凛凛。


让我惊讶的是,最后进来的是一个女警察,二十多岁,唇红齿白,长得很漂亮,身材更是性感的要命,那胸比晓慧还要大,感觉那警服随时要被崩裂似的!


这是我长大以来,看到的最大的!


那麻子脸警察看了我们一眼,冷哼道:我们接到举报,说这里有不法交易,说吧,你们在这里做什么?


我们没干什么。我弱弱的说道。


我瞟了一眼那妹子,她来不及穿衣服,此时,把上衣抱在胸前挡着,低着头。


没干什么?那警察冷笑一声,瞎子都看得出来,你们正在卖淫嫖娼!


紧张之后,我已经冷静下来,他提到瞎子,我赶紧说道:警察叔叔,你们误会了,我就是个瞎子,我是来她按摩的!


你是个瞎子?


那几个警察一听,有些惊讶。


因为,我此时没有戴墨镜,盲杖也放在一边,他们应该没注意到。


实际上,这几个警察进来之后,除了那女警,他们的眼睛都往那妹子身上瞟。


是啊,他就是一个瞎子,他是来给我按摩的。那妹子附和道,然后伸手把墨镜拿给我。


我戴上墨镜,又摸摸索索的摸到盲杖,警察叔叔,我都瞎了十几年了,村里人都知道。


瞎子又怎么样,就能说明你没有嫖娼了?那麻脸警察哼道,你看看你们,这女的都脱光了,你也脱了上衣,这怎么解释?


我心想,幸好你们来早了,要是晚来几分钟,我和这妹就滚床单了。


那妹子一听这话,又紧张了。


我赶紧说道:警察叔叔,我把衣服脱了,是因为这屋里太热了。这妹子把衣服脱了,是因为我要给她按摩啊!她说她痛经,我要按摩一些重要的穴位,就建议她把衣服脱了,是不是这样,妹子?


对,对!那妹子连忙点头,我刚才站在马路边,看见这个瞎子哥哥走过来,就问他会不会按摩。他说他会,我就把他带到了出租屋。我这房子没有空调,他觉得热,就把上衣脱了,然后,他告诉我,要按穴,必须把衣服脱了。我就脱了呀,反正他是瞎子,又看不见。


哟,你们俩个一唱一合的,还挺默契呀!满脸警察冷笑道,小瞎子,既然你说你会按摩,那行,我就给你一个机会证明一下。现在,你给我按摩,我一试就知道真假!


说着,麻脸警察摘了帽子,就坐在了床上。


我看见那妹子又变得紧张起来。


另外几个警察都兴灾乐祸的盯着我,不过,那女警的目光却很复杂。


愣着干嘛,来按摩啊,我坐在这里的!麻脸警察叫道,告诉你小瞎子,我经常去按摩,你忽悠不了我!现在,你给我按按头!


我装着听声音,侧过身体,上前两步,伸出手来,摸到了他的脸。


我平静了一下心静,两只手搭在了他的脑袋上,然后开始头部按摩。


这是完骨穴,主治失眠、偏头痛……”


这是天柱穴,主治颈椎酸痛,落枕……”


这是哑门穴,可以治疗顽固性头痛,鼻出血……”


我一边用纯正的手法按着,一边熟练的说出每个穴位的主治功能。


我用余光看见那几个警察的表情变了。


而那妹子的表情也舒缓了,她应该也没想到我真的会按摩。


不错,不错,你这个小瞎子原来还真的会按摩。麻脸警察这下也相信了。


按摩了几分钟之后,麻脸警察站了起来。


好了,算你们说的是实话,这次,我们就不追究了!我警告你们,千万不要做违法乱纪的事情!收队!


麻脸警察带头走了出去,几个警察跟在他后面。


我长长的吁了口气。


没想到,先前走出去的女警又走了进来。


我一下又紧张起来,难道她看出了破绽?


她走到我跟前,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我、我叫方金宝!


你在哪个盲人按摩店上班?


我没在按摩店上班,我跟着我师父干活,他在分水镇有个中医诊所,他叫赵安国,我真的是学按摩的。不信,你可以打电话问他。


女警笑了笑,转身就走了。


我一屁股坐在了床上,后背全是汗。


帅哥,谢谢你了。妹子说道,这个时候,她才把衣服穿好。


以后别干这个了,危险!


知道了,我送你出去吧!


于是,妹子牵着我,把我送到马路上。


唉,我这个瞎子破个处容易吗,就这么黄了。


接下来,我就找到一家网吧。


然后找到一个网管,让他帮我把手机里的视频复制在了u盘里。


做完这些,我便兴奋的打道回府了,虽说今天差点干了件大傻事,但是好歹也把u盘的事给弄好了。


这下就等着让方大庆为他想睡我晓慧,付出代价吧!

晚上,等晓慧睡着之后,我就悄悄下了床。


回到自己屋里,我把U盘装在一个小铁盒子里,然后拿了一张纸,用铅笔在上面歪歪扭扭的写了方大庆三个字。


我故意写得很扭曲,这样别人就认不出我的字迹来。


然后,把纸条夹在铁盒子上,把字露出来。


我这样做,是要引起马富贵的注意。


然后,我出了门,摸黑来到马富贵家,然后就从院门底下,把铁盒子塞了进去。


第二天下午,我在自己屋里玩手机,上面有消消乐这样的小游戏,我玩得很起劲。


恢复光明之后,我渴望着把一切失去的都夺回来。


正玩着,手机响了。


一看,周小晴打来的。


我接了电话,她说,明天就要回城了,想找大家再聚聚。


我求之不得呢,这让我又想起了前天的事儿。


她那白嫩嫩的身子太让人眼馋了。


给家里人交待了一声,我就拄着拐杖出门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