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你们老公晚上怎么玩你*岳用嘴帮我口

更新时间:2020-12-18 14:48:25

王妮妮很敏感,连忙捂着,说道“那个,我还是不要了吧,你不是有个女护士吗,你让她帮我检查好不好呀,这样更方便点。”

老张就知道她会这样说,他早就想好了台词了做好了准备了。

“你想要她检查可以啊,但是她刚学什么都不会,估计也看不出来。”

王妮妮对老张还是心存戒备的,想了想,说道“那我不管,她是个女的方便多了,要不然,我们姐妹俩就不在这里看病了。”

 文学



老张暗想没想到,这姐妹俩这样难搞呢,换做平时,村里其他女人,虽然害羞,虽然扭扭捏捏的,早就让他看了身子了,不过也罢,就让她们死心了,就没事了,到时候自己会找上门来让他帮忙的。

老张就出去叫苏希儿,苏希儿正无聊呢,听了这件事后,有点犹豫。

“那个张医生呀,不是吧,我实习呢,根本什么都不会,你这不是为难我吗?”

“但是这是病人要求,毕竟你是女的,方便很多,你就给她们看看吧,万一不行的话,就让我来看,你也可以劝劝她们,主要她们是心理这一关过不去。”老张解释道。

“我明白了,我知道该怎么做了,你就看我的吧。”

苏希儿进去了,老张在外面等着。

王妮妮说道“你把门关一下吧,然后给我们姐妹俩看看。”

“我先前不是给你们检查过吗,我看不出来结果,只有张医生可以。”苏希儿直截了当的说道。

“那可不一定,没关系的,张医生都说了,我们是这里有毛病,你检查一下我们这里吧。”

王妮妮这下,也不顾虑了,把裙子和内裤都脱了,光着下面,还分开了两腿,让苏希儿检查。

苏希儿哪里看的出来什么呢,她也完全不知道什么毛病,只是下意识的看了看,红着脸摇摇头说道“我还是看不出来呢。”

“妹,你过来,让她也看看检查下。”王妮妮让王小妮过来。

王小妮就更加娇羞了,但是她听姐的话,就把下面也脱光了,躺在那里张开腿,让苏希儿检查。

苏希儿是一头雾水,她不过学了一点理论知识而已,根本就看不出来什么。

她叹口气摇摇头说道“不好意思呀,我检查不了,但是我觉得你们这好像还比较严重,必须要张医生来把关,否则拖下去只会对你们不利。”

老张这时候在外面偷偷的看着,很是激动,姐妹俩的身子果然是性感迷人啊,他忍不住怦然心动,而且听苏希儿那样说,他暗暗欣喜,看来机会终于是来了。
莫晓梅非常的好奇,本来还想多看看的,可是,她想想还要回家做饭,就只好带着疑问离开了,她打算下次要当面问问老张这个问题。

老张和林安然连续做了好几次,直到林安然精疲力尽,瘫软在那里,香汗淋漓,只张着小嘴喘息。

“好了,放过我吧,人家不行了,真的,算是服了你了。”

林安然求饶了,老张才罢休,他也知道,这样下去,会很伤身体的,他还要保留体力,享受更多的美女呢。

“怕了吧,妹子,可是我还想要啊。”老张摸着她的身子。

“下次吧,等我下次来,让你干个够呀,好不好?”林安然非常娇媚的眼神。

“好,我要让你服服帖帖的,至少弄你十次八次才罢休。”老张说道。

林安然娇笑着,轻轻的捶打他一下。

“讨厌,那会累死你的,还是算了吧。”

两个人聊了一会儿后,这才依依不舍的分开。

走的时候,老张搂着她,摸着她的qiàotun,说道“你回去的时候,记得跟我说一声呀,我送送你。”

“嗯呢,我会的。”林安然吻了他,然后摸了摸他的裤裆,这才回去莫晓梅家里去。

老张哼着小曲,觉得生活变得非常美妙。

他回去后,又配置了一些yào草,打算给村里人治病用。

不知不觉的已经到晚上了,他才觉得肚子有点饿了。

他打算做饭的时候,外面有人来了。

老张一看,是隔壁的女人杨芳。

“张医生,吃饭了吗?”杨芳在外面站着,没有进来。

“还没呢,有事?”老张打量她一眼。

上次在家里,把杨芳给上了,现在还回味无穷呢,她该不会是又yǎngyǎng了,来找他吧。

“我做了几个菜,有些吃不完,你要是不嫌弃的话,去我家里一块吃吧?”杨芳说道。

“不方便吧,会被人说闲话的。”老张故意这样说,其实心里也想去的。

“没关系的,我家有客人呢,你去没问题,再说了,我男人又不能陪着喝酒,你帮我招待下客人,好不好呀。”杨芳眼里透着期待。

老张暗喜,这是没把他当外人呀,不去白不去,说不定晚上还有机会,和杨芳做点什么呢。

“好,我这就来。”

老张专门换了干净清爽的衣服,照了照镜子,倒是精神抖擞。

“张医生,你今天看着真年轻呢。”

来到杨芳家里后,那几个客人,都是村里的人,都认识张医生,他们对老张很客气。

全都给老张敬酒,杨芳在旁边坐着,时不时的偷看一下老张,心里慌慌的。

自从上次和老张做了那事之后,她虽然觉得对不起

丈夫,可是却很怀念那种滋味,让她无法自拔。

“来,喝酒,各位,以后有什么小病啥的,来找我就是了,我免费治疗,先干为敬。”

老张喝了不少,那几个客人也喝的差不多了。

几杯酒下肚,菜过五味,也就渐渐的散了。

杨芳出去送走了客人后,孩子也睡了。

老张看看时间不早了,起身准备离开了。

可是刚站起来,有点头晕,酒劲上来了,又赶快坐下。

杨芳立刻扶着他,两个人的身体一接触,杨芳心里就如同小鹿乱撞。

两个人对视一眼,似乎都明白,心里面想要什么。

“张医生你没事吧,要不然再坐会儿,我给你泡茶喝一下。”

杨芳脸颊发热,给老张倒茶。

老张趁机握着她的手,醉眼朦胧,头脑发热,直接把杨芳抱在了怀里,伸手就在她xiong前揉捏。

“哎,别,别这样张医生,不可以的,我男人还在家里呢。”杨芳小声的说着,微微的挣扎。

“怕什么,他又不能怎么样,我很想你啊,你想不想我?”

老张并没有放开的意思,反而搂他更紧,一下又一下的揉着她,还在她两腿间抚摸。

杨芳只觉得发抖,那种酥麻和快乐,席卷了身子,冲击着她的神经,让她一下就情不自禁了,无法逃避,内心的渴望被激发了。

“嗯,不行的,你放开我吧。”嘴上这样说,可是喉咙里却发出shēnyin,杨芳觉得好羞耻。

老张早就感受到了,她内裤已经湿了,两腿夹紧了,分明是想要了。

老张立刻把她抱起来,放在桌子上,开始脱衣服了。

“不要,别在这里,张医生,使不得的。”杨芳慌了,摇摇头有些抗拒,这可是在她家里啊,她男人还在房间里睡着,现在不知道睡着了没有,万一听见了动静可怎么办。

她越是这样,老张反而越是xingfèn,借着酒劲,他有一个疯狂的想法。

老张直接吧杨芳给脱光了,然后抱着她去她家里房间。

“啊,你干什么,张医生不要这样,求你了。”杨芳浑身瘫软,想要躲避,可是又不敢发出很大的动静,只能掐着他,抓着他。

老张却抱着她来到房间里了,这时候,杨芳的男人已经睡着了。

“就在这里吧,没事的。”老张把她放下来,摁在了墙壁上,从她的后面,磨蹭着他的阳物。

“不要,不可以的,你快停下来。”杨芳心慌意乱的,她从没有想过,会当着自己男人的面,和另外一个男人做这样羞耻的事情。

可是老张却不管那么多,直接从她的qiàotun进入了她的身子里。

“啊,不要呀,嗯……”杨芳睁大了眼睛,立刻捂着嘴巴,身体颤抖着……
陈二被阿丽的举动给激怒了,非常的暴躁,跳出去就瞪着阿丽。

“我当是谁呢,原来是小辣椒啊,怎么着,你想哥了,来看哥呢,还是那里痒了。”

陈二一脸坏笑,盯着阿丽的身上看。

其他几个小伙子也哈哈大笑的,围过来了,他们也盯着阿丽看个不停的。

阿丽有些脸红,毕竟是女孩子,多少有点不好意思。

“神经病啊,你们看什么看,有毛病是不是,我看你们是找打吧,再看我把你们眼睛给挖了。”

陈二不以为然,他原本就是出了名的痞子了,这十里八乡的,都知道他是个什么人,有个外号叫二赖子。

“看你怎么了,我还想摸你呢,打扰老子的雅兴,你得补偿我一下。”

陈二要去动手,直接被阿丽扭住了手腕,直接踢翻在地上了。

她可不是好惹的,身上有功夫呢。

“臭娘们,你还敢还手,我看你是活腻了吧。”陈二愤愤不平的,特别恼怒。

“什么活腻了,陈二,你自己心里没点数吗,不知道我今天来这里做什么?”阿丽挽着袖子,捏着拳头,一双杏眼睁的大大的。

陈二咬牙切齿的说道“老子怎么知道你来干什么,你再不温柔点,老子有你好看。”

“你借了我家的钱,到现在还不还,我家里人让我来要。”阿丽说道。

“笑话,你什么时候看见我陈二借钱了,有证据吗,借条都没有吧。”陈二哈哈大笑。

阿丽很气恼,说道“没有怎么了,你当初借了,就要还,不要你利息,快点拿来。”

“没有啊,再说了,你什么时候听见我二赖子还钱了,是你老爹自己傻,把钱借给我了,他那天喝醉了,头脑发热,就很好骗,我不还,你还能咬我?”陈二是打算耍赖到底了。

阿丽跺了跺脚,说道“好啊,你赌博就有钱,还钱就没有,我让你赌。”

阿丽过去,把赌桌给掀翻了,这下,激怒了其他几个小伙子。

“臭娘们,我看你是找死啊,你居然敢胡来,我有你好看,哥几个,今天给这娘们一点颜色瞧瞧,她不是小辣椒吗,不是没找到男人吗,今天我们轮流做她的男人怎么样。”

陈二的号召下,几个人男人一下围过来了,开始撕扯阿丽的衣服。

虽然阿丽有点功夫,但是对付几个男人还是有点问题的,何况他们图谋不轨想占有她,她有点害怕了。

虽然打翻了几个人,但是陈二趁着她不注意,从后面偷袭了她,砸了她的脑袋,阿丽一下就晕晕乎乎的,摇摇晃晃的差点倒地不起。

一时间,几个人一哄而上,把她摁在了地上,撕扯着她的衣服。

“贱女人,现在知道厉害了吧,我看你还嚣张不嚣张,把她摁住了,我要扒光了她,然后狠狠的弄她。”

陈二丧心病狂的,就把阿丽的衣服扣子扯开了。

阿丽挣扎着,嘴巴被捂住了,满面羞红,虽然她很强悍,可是也抵不过这么多人。

眼看着,她就要被夺取了贞操了,被这些混蛋给侮辱了,忽然外面响起了敲门声。

“谁啊,谁在外面?”陈二警惕起来,立刻喊道。

老张在门缝里,已经看清楚了这一切了,他刚才帮孩子看完病后出来,不放心阿丽就来看看,他很清楚,陈二是个什么鸟人,不是什么好东西。

果不其然,他发现后,很着急,但是,老张也不敢冲进去,毕竟他一把年纪,也打不过这么几个小伙子。

所以,老张干脆说道“是我啊,我是张医生,我来这里有点事。”

“你来搞毛啊,老子又没病,你烦不烦啊,有什么事,明天再说,老子现在没空。”陈二正在兴头上,看着阿丽雪白的香肩,他可是垂涎欲滴的,不想就这样错过好机会。

“我是来找人的,现在,整个村都在找人呢,要你们去帮忙的。”老张说道。

“帮你妈的啊,你烦不烦,早点滚蛋听见了没有,不然老子出来揍死你个老不死的。”陈二怒吼道。

老张只好作罢,然后离开了。

阿丽被捂着嘴巴,气的眼泪都下来了,她原本还希望老张来救她的,现在看来,是不能做指望了,阿丽非常的痛苦悔恨。

不过就在陈二要继续侮辱阿丽的时候,老张忽然又来了,在外面踢着门,还喊了起来。

“来人啊,快点啊失火了,你们快点开门,村里人都来了。”
面对老张这样迅猛的攻势,杨芳原本就躁动火热的激情,一下就被点燃了。

她疯狂的扭动着身子,配合着老张的动作,紧紧的贴近他,张着小嘴喘着气,恨不能和他融合的天衣无缝。

两个人纠缠着,喘息着,好一番的翻云覆雨,那样的激情澎湃。

杨芳很快就沉迷了,瘫软在那里,眼神迷离,似乎整个世界都在旋转,她也在眩晕中。

她被那种强烈的快感给击垮了,好像入魔了似的,在老张的疯狂冲击下,喊着他的名字。

老张特别兴奋也很快乐,他拍着她的翘臀,坏笑了起来。

“叫我老公吧,不要那么害羞了。”

“什么,才,才不呢,你乱说。”杨芳顿时羞的不行。

“是吗,那算了,我也不来了。”

老张故意停下来,可是还在用手挑逗她的神经,刺激着她。

“你,你好坏,我不嘛。”

杨芳感到好羞耻,可是身体的需求,让她欲罢不能。

老张又猛烈的冲击了一番后,杨芳已经春水泛滥了,她不得不求饶了。

那种让她如痴如醉的快乐,让她已经丧失了理智。

“老公,我的好男人,老张,嗯……”

杨芳终于是妥协了,脸颊醉红,似乎要晕厥了一般。

老张终于得到了满足,再一次的猛冲起来……

两个人终于都获得了想要的,停下来喘息着,谁也没说话。

杨芳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她似乎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罪恶感,违背了男人,违背了伦理道德,可是身心上的愉悦感,让她着迷,似乎自甘堕落了。

“你简直坏死了,讨厌。”

杨芳撒着娇,轻轻的捶着老张,低着头,红着脸,把碗筷收起来,急匆匆的跑出去了。

她看了看左右,没有人,这才做贼一样的跑回家了。

丈夫还在床上躺着,她似乎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只好躲在房间里。

只是,脑海里都是老张和她激情一刻的画面,无法自拔。

老张躺下来笑了笑,很是满意,以后,杨芳这个女人,应该是属于他了吧。

再也不会,每夜寂寞了,想要女人的时候,似乎随时找她都行的。

到了第二天早上,老张正在做美梦呢,外面传来强烈的敲门声。

老张出去看了看,是王富贵,他带着人冲进来了。

“老不死的,你是不是对我妹做什么了?”王富贵怒吼道。

“什么意思,王娇娇怎么了,管我什么事?”

老张立刻稳住了,明知道王富贵来闹事的,他显得很冷静。

“什么事,你跟我去我家,看看就明白了,你个该死的,还有,这个是什么?”

王富贵拿出了一张纸来,丢在老张面前。

老张发现,那纸上,居然是他的画像,不免觉得奇怪。

“怎么了,你什么意思?”

王妮妮很敏感,连忙捂着,说道“那个,我还是不要了吧,你不是有个女护士吗,你让她帮我检查好不好呀,这样更方便点。”


老张就知道她会这样说,他早就想好了台词了做好了准备了。

“你想要她检查可以啊,但是她刚学什么都不会,估计也看不出来。”

王妮妮对老张还是心存戒备的,想了想,说道“那我不管,她是个女的方便多了,要不然,我们姐妹俩就不在这里看病了。”

老张暗想没想到,这姐妹俩这样难搞呢,换做平时,村里其他女人,虽然害羞,虽然扭扭捏捏的,早就让他看了身子了,不过也罢,就让她们死心了,就没事了,到时候自己会找上门来让他帮忙的。

老张就出去叫苏希儿,苏希儿正无聊呢,听了这件事后,有点犹豫。

“那个张医生呀,不是吧,我实习呢,根本什么都不会,你这不是为难我吗?”

“但是这是病人要求,毕竟你是女的,方便很多,你就给她们看看吧,万一不行的话,就让我来看,你也可以劝劝她们,主要她们是心理这一关过不去。”老张解释道。

“我明白了,我知道该怎么做了,你就看我的吧。”

苏希儿进去了,老张在外面等着。

王妮妮说道“你把门关一下吧,然后给我们姐妹俩看看。”

“我先前不是给你们检查过吗,我看不出来结果,只有张医生可以。”苏希儿直截了当的说道。

“那可不一定,没关系的,张医生都说了,我们是这里有毛病,你检查一下我们这里吧。”

王妮妮这下,也不顾虑了,把裙子和内裤都脱了,光着下面,还分开了两腿,让苏希儿检查。

苏希儿哪里看的出来什么呢,她也完全不知道什么毛病,只是下意识的看了看,红着脸摇摇头说道“我还是看不出来呢。”

“妹,你过来,让她也看看检查下。”王妮妮让王小妮过来。

王小妮就更加娇羞了,但是她听姐的话,就把下面也脱光了,躺在那里张开腿,让苏希儿检查。

苏希儿是一头雾水,她不过学了一点理论知识而已,根本就看不出来什么。

她叹口气摇摇头说道“不好意思呀,我检查不了,但是我觉得你们这好像还比较严重,必须要张医生来把关,否则拖下去只会对你们不利。”

老张这时候在外面偷偷的看着,很是激动,姐妹俩的身子果然是性感迷人啊,他忍不住怦然心动,而且听苏希儿那样说,他暗暗欣喜,看来机会终于是来了。
莫晓梅非常的好奇,本来还想多看看的,可是,她想想还要回家做饭,就只好带着疑问离开了,她打算下次要当面问问老张这个问题。

老张和林安然连续做了好几次,直到林安然精疲力尽,瘫软在那里,香汗淋漓,只张着小嘴喘息。

“好了,放过我吧,人家不行了,真的,算是服了你了。”

林安然求饶了,老张才罢休,他也知道,这样下去,会很伤身体的,他还要保留体力,享受更多的美女呢。

“怕了吧,妹子,可是我还想要啊。”老张摸着她的身子。

“下次吧,等我下次来,让你干个够呀,好不好?”林安然非常娇媚的眼神。

“好,我要让你服服帖帖的,至少弄你十次八次才罢休。”老张说道。

林安然娇笑着,轻轻的捶打他一下。

“讨厌,那会累死你的,还是算了吧。”

两个人聊了一会儿后,这才依依不舍的分开。

走的时候,老张搂着她,摸着她的qiàotun,说道“你回去的时候,记得跟我说一声呀,我送送你。”

“嗯呢,我会的。”林安然吻了他,然后摸了摸他的裤裆,这才回去莫晓梅家里去。

老张哼着小曲,觉得生活变得非常美妙。

他回去后,又配置了一些yào草,打算给村里人治病用。

不知不觉的已经到晚上了,他才觉得肚子有点饿了。

他打算做饭的时候,外面有人来了。

老张一看,是隔壁的女人杨芳。

“张医生,吃饭了吗?”杨芳在外面站着,没有进来。

“还没呢,有事?”老张打量她一眼。

上次在家里,把杨芳给上了,现在还回味无穷呢,她该不会是又yǎngyǎng了,来找他吧。

“我做了几个菜,有些吃不完,你要是不嫌弃的话,去我家里一块吃吧?”杨芳说道。

“不方便吧,会被人说闲话的。”老张故意这样说,其实心里也想去的。

“没关系的,我家有客人呢,你去没问题,再说了,我男人又不能陪着喝酒,你帮我招待下客人,好不好呀。”杨芳眼里透着期待。

老张暗喜,这是没把他当外人呀,不去白不去,说不定晚上还有机会,和杨芳做点什么呢。

“好,我这就来。”

老张专门换了干净清爽的衣服,照了照镜子,倒是精神抖擞。

“张医生,你今天看着真年轻呢。”

来到杨芳家里后,那几个客人,都是村里的人,都认识张医生,他们对老张很客气。

全都给老张敬酒,杨芳在旁边坐着,时不时的偷看一下老张,心里慌慌的。

自从上次和老张做了那事之后,她虽然觉得对不起

丈夫,可是却很怀念那种滋味,让她无法自拔。

“来,喝酒,各位,以后有什么小病啥的,来找我就是了,我免费治疗,先干为敬。”

老张喝了不少,那几个客人也喝的差不多了。

几杯酒下肚,菜过五味,也就渐渐的散了。

杨芳出去送走了客人后,孩子也睡了。

老张看看时间不早了,起身准备离开了。

可是刚站起来,有点头晕,酒劲上来了,又赶快坐下。

杨芳立刻扶着他,两个人的身体一接触,杨芳心里就如同小鹿乱撞。

两个人对视一眼,似乎都明白,心里面想要什么。

“张医生你没事吧,要不然再坐会儿,我给你泡茶喝一下。”

杨芳脸颊发热,给老张倒茶。

老张趁机握着她的手,醉眼朦胧,头脑发热,直接把杨芳抱在了怀里,伸手就在她xiong前揉捏。

“哎,别,别这样张医生,不可以的,我男人还在家里呢。”杨芳小声的说着,微微的挣扎。

“怕什么,他又不能怎么样,我很想你啊,你想不想我?”

老张并没有放开的意思,反而搂他更紧,一下又一下的揉着她,还在她两腿间抚摸。

杨芳只觉得发抖,那种酥麻和快乐,席卷了身子,冲击着她的神经,让她一下就情不自禁了,无法逃避,内心的渴望被激发了。

“嗯,不行的,你放开我吧。”嘴上这样说,可是喉咙里却发出shēnyin,杨芳觉得好羞耻。

老张早就感受到了,她内裤已经湿了,两腿夹紧了,分明是想要了。

老张立刻把她抱起来,放在桌子上,开始脱衣服了。

“不要,别在这里,张医生,使不得的。”杨芳慌了,摇摇头有些抗拒,这可是在她家里啊,她男人还在房间里睡着,现在不知道睡着了没有,万一听见了动静可怎么办。

她越是这样,老张反而越是xingfèn,借着酒劲,他有一个疯狂的想法。

老张直接吧杨芳给脱光了,然后抱着她去她家里房间。

“啊,你干什么,张医生不要这样,求你了。”杨芳浑身瘫软,想要躲避,可是又不敢发出很大的动静,只能掐着他,抓着他。

老张却抱着她来到房间里了,这时候,杨芳的男人已经睡着了。

“就在这里吧,没事的。”老张把她放下来,摁在了墙壁上,从她的后面,磨蹭着他的阳物。

“不要,不可以的,你快停下来。”杨芳心慌意乱的,她从没有想过,会当着自己男人的面,和另外一个男人做这样羞耻的事情。

可是老张却不管那么多,直接从她的qiàotun进入了她的身子里。

“啊,不要呀,嗯……”杨芳睁大了眼睛,立刻捂着嘴巴,身体颤抖着……
陈二被阿丽的举动给激怒了,非常的暴躁,跳出去就瞪着阿丽。

“我当是谁呢,原来是小辣椒啊,怎么着,你想哥了,来看哥呢,还是那里痒了。”

陈二一脸坏笑,盯着阿丽的身上看。

其他几个小伙子也哈哈大笑的,围过来了,他们也盯着阿丽看个不停的。

阿丽有些脸红,毕竟是女孩子,多少有点不好意思。

“神经病啊,你们看什么看,有毛病是不是,我看你们是找打吧,再看我把你们眼睛给挖了。”

陈二不以为然,他原本就是出了名的痞子了,这十里八乡的,都知道他是个什么人,有个外号叫二赖子。

“看你怎么了,我还想摸你呢,打扰老子的雅兴,你得补偿我一下。”

陈二要去动手,直接被阿丽扭住了手腕,直接踢翻在地上了。

她可不是好惹的,身上有功夫呢。

“臭娘们,你还敢还手,我看你是活腻了吧。”陈二愤愤不平的,特别恼怒。

“什么活腻了,陈二,你自己心里没点数吗,不知道我今天来这里做什么?”阿丽挽着袖子,捏着拳头,一双杏眼睁的大大的。

陈二咬牙切齿的说道“老子怎么知道你来干什么,你再不温柔点,老子有你好看。”

“你借了我家的钱,到现在还不还,我家里人让我来要。”阿丽说道。

“笑话,你什么时候看见我陈二借钱了,有证据吗,借条都没有吧。”陈二哈哈大笑。

阿丽很气恼,说道“没有怎么了,你当初借了,就要还,不要你利息,快点拿来。”

“没有啊,再说了,你什么时候听见我二赖子还钱了,是你老爹自己傻,把钱借给我了,他那天喝醉了,头脑发热,就很好骗,我不还,你还能咬我?”陈二是打算耍赖到底了。

阿丽跺了跺脚,说道“好啊,你赌博就有钱,还钱就没有,我让你赌。”

阿丽过去,把赌桌给掀翻了,这下,激怒了其他几个小伙子。

“臭娘们,我看你是找死啊,你居然敢胡来,我有你好看,哥几个,今天给这娘们一点颜色瞧瞧,她不是小辣椒吗,不是没找到男人吗,今天我们轮流做她的男人怎么样。”

陈二的号召下,几个人男人一下围过来了,开始撕扯阿丽的衣服。

虽然阿丽有点功夫,但是对付几个男人还是有点问题的,何况他们图谋不轨想占有她,她有点害怕了。

虽然打翻了几个人,但是陈二趁着她不注意,从后面偷袭了她,砸了她的脑袋,阿丽一下就晕晕乎乎的,摇摇晃晃的差点倒地不起。

一时间,几个人一哄而上,把她摁在了地上,撕扯着她的衣服。

“贱女人,现在知道厉害了吧,我看你还嚣张不嚣张,把她摁住了,我要扒光了她,然后狠狠的弄她。”

陈二丧心病狂的,就把阿丽的衣服扣子扯开了。

阿丽挣扎着,嘴巴被捂住了,满面羞红,虽然她很强悍,可是也抵不过这么多人。

眼看着,她就要被夺取了贞操了,被这些混蛋给侮辱了,忽然外面响起了敲门声。

“谁啊,谁在外面?”陈二警惕起来,立刻喊道。

老张在门缝里,已经看清楚了这一切了,他刚才帮孩子看完病后出来,不放心阿丽就来看看,他很清楚,陈二是个什么鸟人,不是什么好东西。

果不其然,他发现后,很着急,但是,老张也不敢冲进去,毕竟他一把年纪,也打不过这么几个小伙子。

所以,老张干脆说道“是我啊,我是张医生,我来这里有点事。”

“你来搞毛啊,老子又没病,你烦不烦啊,有什么事,明天再说,老子现在没空。”陈二正在兴头上,看着阿丽雪白的香肩,他可是垂涎欲滴的,不想就这样错过好机会。

“我是来找人的,现在,整个村都在找人呢,要你们去帮忙的。”老张说道。

“帮你妈的啊,你烦不烦,早点滚蛋听见了没有,不然老子出来揍死你个老不死的。”陈二怒吼道。

老张只好作罢,然后离开了。

阿丽被捂着嘴巴,气的眼泪都下来了,她原本还希望老张来救她的,现在看来,是不能做指望了,阿丽非常的痛苦悔恨。

不过就在陈二要继续侮辱阿丽的时候,老张忽然又来了,在外面踢着门,还喊了起来。

“来人啊,快点啊失火了,你们快点开门,村里人都来了。”
面对老张这样迅猛的攻势,杨芳原本就躁动火热的激情,一下就被点燃了。

她疯狂的扭动着身子,配合着老张的动作,紧紧的贴近他,张着小嘴喘着气,恨不能和他融合的天衣无缝。

两个人纠缠着,喘息着,好一番的翻云覆雨,那样的激情澎湃。

杨芳很快就沉迷了,瘫软在那里,眼神迷离,似乎整个世界都在旋转,她也在眩晕中。

她被那种强烈的快感给击垮了,好像入魔了似的,在老张的疯狂冲击下,喊着他的名字。

老张特别兴奋也很快乐,他拍着她的翘臀,坏笑了起来。

“叫我老公吧,不要那么害羞了。”

“什么,才,才不呢,你乱说。”杨芳顿时羞的不行。

“是吗,那算了,我也不来了。”

老张故意停下来,可是还在用手挑逗她的神经,刺激着她。

“你,你好坏,我不嘛。”

杨芳感到好羞耻,可是身体的需求,让她欲罢不能。

老张又猛烈的冲击了一番后,杨芳已经春水泛滥了,她不得不求饶了。

那种让她如痴如醉的快乐,让她已经丧失了理智。

“老公,我的好男人,老张,嗯……”

杨芳终于是妥协了,脸颊醉红,似乎要晕厥了一般。

老张终于得到了满足,再一次的猛冲起来……

两个人终于都获得了想要的,停下来喘息着,谁也没说话。

杨芳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她似乎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罪恶感,违背了男人,违背了伦理道德,可是身心上的愉悦感,让她着迷,似乎自甘堕落了。

“你简直坏死了,讨厌。”

杨芳撒着娇,轻轻的捶着老张,低着头,红着脸,把碗筷收起来,急匆匆的跑出去了。

她看了看左右,没有人,这才做贼一样的跑回家了。

丈夫还在床上躺着,她似乎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只好躲在房间里。

只是,脑海里都是老张和她激情一刻的画面,无法自拔。

老张躺下来笑了笑,很是满意,以后,杨芳这个女人,应该是属于他了吧。

再也不会,每夜寂寞了,想要女人的时候,似乎随时找她都行的。

到了第二天早上,老张正在做美梦呢,外面传来强烈的敲门声。

老张出去看了看,是王富贵,他带着人冲进来了。

“老不死的,你是不是对我妹做什么了?”王富贵怒吼道。

“什么意思,王娇娇怎么了,管我什么事?”

老张立刻稳住了,明知道王富贵来闹事的,他显得很冷静。

“什么事,你跟我去我家,看看就明白了,你个该死的,还有,这个是什么?”

王富贵拿出了一张纸来,丢在老张面前。

老张发现,那纸上,居然是他的画像,不免觉得奇怪。

“怎么了,你
王妮妮很敏感,连忙捂着,说道“那个,我还是不要了吧,你不是有个女护士吗,你让她帮我检查好不好呀,这样更方便点。”


老张就知道她会这样说,他早就想好了台词了做好了准备了。

“你想要她检查可以啊,但是她刚学什么都不会,估计也看不出来。”

王妮妮对老张还是心存戒备的,想了想,说道“那我不管,她是个女的方便多了,要不然,我们姐妹俩就不在这里看病了。”

老张暗想没想到,这姐妹俩这样难搞呢,换做平时,村里其他女人,虽然害羞,虽然扭扭捏捏的,早就让他看了身子了,不过也罢,就让她们死心了,就没事了,到时候自己会找上门来让他帮忙的。

老张就出去叫苏希儿,苏希儿正无聊呢,听了这件事后,有点犹豫。

“那个张医生呀,不是吧,我实习呢,根本什么都不会,你这不是为难我吗?”

“但是这是病人要求,毕竟你是女的,方便很多,你就给她们看看吧,万一不行的话,就让我来看,你也可以劝劝她们,主要她们是心理这一关过不去。”老张解释道。

“我明白了,我知道该怎么做了,你就看我的吧。”

苏希儿进去了,老张在外面等着。

王妮妮说道“你把门关一下吧,然后给我们姐妹俩看看。”

“我先前不是给你们检查过吗,我看不出来结果,只有张医生可以。”苏希儿直截了当的说道。

“那可不一定,没关系的,张医生都说了,我们是这里有毛病,你检查一下我们这里吧。”

王妮妮这下,也不顾虑了,把裙子和内裤都脱了,光着下面,还分开了两腿,让苏希儿检查。

苏希儿哪里看的出来什么呢,她也完全不知道什么毛病,只是下意识的看了看,红着脸摇摇头说道“我还是看不出来呢。”

“妹,你过来,让她也看看检查下。”王妮妮让王小妮过来。

王小妮就更加娇羞了,但是她听姐的话,就把下面也脱光了,躺在那里张开腿,让苏希儿检查。

苏希儿是一头雾水,她不过学了一点理论知识而已,根本就看不出来什么。

她叹口气摇摇头说道“不好意思呀,我检查不了,但是我觉得你们这好像还比较严重,必须要张医生来把关,否则拖下去只会对你们不利。”

老张这时候在外面偷偷的看着,很是激动,姐妹俩的身子果然是性感迷人啊,他忍不住怦然心动,而且听苏希儿那样说,他暗暗欣喜,看来机会终于是来了。
莫晓梅非常的好奇,本来还想多看看的,可是,她想想还要回家做饭,就只好带着疑问离开了,她打算下次要当面问问老张这个问题。

老张和林安然连续做了好几次,直到林安然精疲力尽,瘫软在那里,香汗淋漓,只张着小嘴喘息。

“好了,放过我吧,人家不行了,真的,算是服了你了。”

林安然求饶了,老张才罢休,他也知道,这样下去,会很伤身体的,他还要保留体力,享受更多的美女呢。

“怕了吧,妹子,可是我还想要啊。”老张摸着她的身子。

“下次吧,等我下次来,让你干个够呀,好不好?”林安然非常娇媚的眼神。

“好,我要让你服服帖帖的,至少弄你十次八次才罢休。”老张说道。

林安然娇笑着,轻轻的捶打他一下。

“讨厌,那会累死你的,还是算了吧。”

两个人聊了一会儿后,这才依依不舍的分开。

走的时候,老张搂着她,摸着她的qiàotun,说道“你回去的时候,记得跟我说一声呀,我送送你。”

“嗯呢,我会的。”林安然吻了他,然后摸了摸他的裤裆,这才回去莫晓梅家里去。

老张哼着小曲,觉得生活变得非常美妙。

他回去后,又配置了一些yào草,打算给村里人治病用。

不知不觉的已经到晚上了,他才觉得肚子有点饿了。

他打算做饭的时候,外面有人来了。

老张一看,是隔壁的女人杨芳。

“张医生,吃饭了吗?”杨芳在外面站着,没有进来。

“还没呢,有事?”老张打量她一眼。

上次在家里,把杨芳给上了,现在还回味无穷呢,她该不会是又yǎngyǎng了,来找他吧。

“我做了几个菜,有些吃不完,你要是不嫌弃的话,去我家里一块吃吧?”杨芳说道。

“不方便吧,会被人说闲话的。”老张故意这样说,其实心里也想去的。

“没关系的,我家有客人呢,你去没问题,再说了,我男人又不能陪着喝酒,你帮我招待下客人,好不好呀。”杨芳眼里透着期待。

老张暗喜,这是没把他当外人呀,不去白不去,说不定晚上还有机会,和杨芳做点什么呢。

“好,我这就来。”

老张专门换了干净清爽的衣服,照了照镜子,倒是精神抖擞。

“张医生,你今天看着真年轻呢。”

来到杨芳家里后,那几个客人,都是村里的人,都认识张医生,他们对老张很客气。

全都给老张敬酒,杨芳在旁边坐着,时不时的偷看一下老张,心里慌慌的。

自从上次和老张做了那事之后,她虽然觉得对不起

丈夫,可是却很怀念那种滋味,让她无法自拔。

“来,喝酒,各位,以后有什么小病啥的,来找我就是了,我免费治疗,先干为敬。”

老张喝了不少,那几个客人也喝的差不多了。

几杯酒下肚,菜过五味,也就渐渐的散了。

杨芳出去送走了客人后,孩子也睡了。

老张看看时间不早了,起身准备离开了。

可是刚站起来,有点头晕,酒劲上来了,又赶快坐下。

杨芳立刻扶着他,两个人的身体一接触,杨芳心里就如同小鹿乱撞。

两个人对视一眼,似乎都明白,心里面想要什么。

“张医生你没事吧,要不然再坐会儿,我给你泡茶喝一下。”

杨芳脸颊发热,给老张倒茶。

老张趁机握着她的手,醉眼朦胧,头脑发热,直接把杨芳抱在了怀里,伸手就在她xiong前揉捏。

“哎,别,别这样张医生,不可以的,我男人还在家里呢。”杨芳小声的说着,微微的挣扎。

“怕什么,他又不能怎么样,我很想你啊,你想不想我?”

老张并没有放开的意思,反而搂他更紧,一下又一下的揉着她,还在她两腿间抚摸。

杨芳只觉得发抖,那种酥麻和快乐,席卷了身子,冲击着她的神经,让她一下就情不自禁了,无法逃避,内心的渴望被激发了。

“嗯,不行的,你放开我吧。”嘴上这样说,可是喉咙里却发出shēnyin,杨芳觉得好羞耻。

老张早就感受到了,她内裤已经湿了,两腿夹紧了,分明是想要了。

老张立刻把她抱起来,放在桌子上,开始脱衣服了。

“不要,别在这里,张医生,使不得的。”杨芳慌了,摇摇头有些抗拒,这可是在她家里啊,她男人还在房间里睡着,现在不知道睡着了没有,万一听见了动静可怎么办。

她越是这样,老张反而越是xingfèn,借着酒劲,他有一个疯狂的想法。

老张直接吧杨芳给脱光了,然后抱着她去她家里房间。

“啊,你干什么,张医生不要这样,求你了。”杨芳浑身瘫软,想要躲避,可是又不敢发出很大的动静,只能掐着他,抓着他。

老张却抱着她来到房间里了,这时候,杨芳的男人已经睡着了。

“就在这里吧,没事的。”老张把她放下来,摁在了墙壁上,从她的后面,磨蹭着他的阳物。

“不要,不可以的,你快停下来。”杨芳心慌意乱的,她从没有想过,会当着自己男人的面,和另外一个男人做这样羞耻的事情。

可是老张却不管那么多,直接从她的qiàotun进入了她的身子里。

“啊,不要呀,嗯……”杨芳睁大了眼睛,立刻捂着嘴巴,身体颤抖着……
陈二被阿丽的举动给激怒了,非常的暴躁,跳出去就瞪着阿丽。

“我当是谁呢,原来是小辣椒啊,怎么着,你想哥了,来看哥呢,还是那里痒了。”

陈二一脸坏笑,盯着阿丽的身上看。

其他几个小伙子也哈哈大笑的,围过来了,他们也盯着阿丽看个不停的。

阿丽有些脸红,毕竟是女孩子,多少有点不好意思。

“神经病啊,你们看什么看,有毛病是不是,我看你们是找打吧,再看我把你们眼睛给挖了。”

陈二不以为然,他原本就是出了名的痞子了,这十里八乡的,都知道他是个什么人,有个外号叫二赖子。

“看你怎么了,我还想摸你呢,打扰老子的雅兴,你得补偿我一下。”

陈二要去动手,直接被阿丽扭住了手腕,直接踢翻在地上了。

她可不是好惹的,身上有功夫呢。

“臭娘们,你还敢还手,我看你是活腻了吧。”陈二愤愤不平的,特别恼怒。

“什么活腻了,陈二,你自己心里没点数吗,不知道我今天来这里做什么?”阿丽挽着袖子,捏着拳头,一双杏眼睁的大大的。

陈二咬牙切齿的说道“老子怎么知道你来干什么,你再不温柔点,老子有你好看。”

“你借了我家的钱,到现在还不还,我家里人让我来要。”阿丽说道。

“笑话,你什么时候看见我陈二借钱了,有证据吗,借条都没有吧。”陈二哈哈大笑。

阿丽很气恼,说道“没有怎么了,你当初借了,就要还,不要你利息,快点拿来。”

“没有啊,再说了,你什么时候听见我二赖子还钱了,是你老爹自己傻,把钱借给我了,他那天喝醉了,头脑发热,就很好骗,我不还,你还能咬我?”陈二是打算耍赖到底了。

阿丽跺了跺脚,说道“好啊,你赌博就有钱,还钱就没有,我让你赌。”

阿丽过去,把赌桌给掀翻了,这下,激怒了其他几个小伙子。

“臭娘们,我看你是找死啊,你居然敢胡来,我有你好看,哥几个,今天给这娘们一点颜色瞧瞧,她不是小辣椒吗,不是没找到男人吗,今天我们轮流做她的男人怎么样。”

陈二的号召下,几个人男人一下围过来了,开始撕扯阿丽的衣服。

虽然阿丽有点功夫,但是对付几个男人还是有点问题的,何况他们图谋不轨想占有她,她有点害怕了。

虽然打翻了几个人,但是陈二趁着她不注意,从后面偷袭了她,砸了她的脑袋,阿丽一下就晕晕乎乎的,摇摇晃晃的差点倒地不起。

一时间,几个人一哄而上,把她摁在了地上,撕扯着她的衣服。

“贱女人,现在知道厉害了吧,我看你还嚣张不嚣张,把她摁住了,我要扒光了她,然后狠狠的弄她。”

陈二丧心病狂的,就把阿丽的衣服扣子扯开了。

阿丽挣扎着,嘴巴被捂住了,满面羞红,虽然她很强悍,可是也抵不过这么多人。

眼看着,她就要被夺取了贞操了,被这些混蛋给侮辱了,忽然外面响起了敲门声。

“谁啊,谁在外面?”陈二警惕起来,立刻喊道。

老张在门缝里,已经看清楚了这一切了,他刚才帮孩子看完病后出来,不放心阿丽就来看看,他很清楚,陈二是个什么鸟人,不是什么好东西。

果不其然,他发现后,很着急,但是,老张也不敢冲进去,毕竟他一把年纪,也打不过这么几个小伙子。

所以,老张干脆说道“是我啊,我是张医生,我来这里有点事。”

“你来搞毛啊,老子又没病,你烦不烦啊,有什么事,明天再说,老子现在没空。”陈二正在兴头上,看着阿丽雪白的香肩,他可是垂涎欲滴的,不想就这样错过好机会。

“我是来找人的,现在,整个村都在找人呢,要你们去帮忙的。”老张说道。

“帮你妈的啊,你烦不烦,早点滚蛋听见了没有,不然老子出来揍死你个老不死的。”陈二怒吼道。

老张只好作罢,然后离开了。

阿丽被捂着嘴巴,气的眼泪都下来了,她原本还希望老张来救她的,现在看来,是不能做指望了,阿丽非常的痛苦悔恨。

不过就在陈二要继续侮辱阿丽的时候,老张忽然又来了,在外面踢着门,还喊了起来。

“来人啊,快点啊失火了,你们快点开门,村里人都来了。”
面对老张这样迅猛的攻势,杨芳原本就躁动火热的激情,一下就被点燃了。

她疯狂的扭动着身子,配合着老张的动作,紧紧的贴近他,张着小嘴喘着气,恨不能和他融合的天衣无缝。

两个人纠缠着,喘息着,好一番的翻云覆雨,那样的激情澎湃。

杨芳很快就沉迷了,瘫软在那里,眼神迷离,似乎整个世界都在旋转,她也在眩晕中。

她被那种强烈的快感给击垮了,好像入魔了似的,在老张的疯狂冲击下,喊着他的名字。

老张特别兴奋也很快乐,他拍着她的翘臀,坏笑了起来。

“叫我老公吧,不要那么害羞了。”

“什么,才,才不呢,你乱说。”杨芳顿时羞的不行。

“是吗,那算了,我也不来了。”

老张故意停下来,可是还在用手挑逗她的神经,刺激着她。

“你,你好坏,我不嘛。”

杨芳感到好羞耻,可是身体的需求,让她欲罢不能。

老张又猛烈的冲击了一番后,杨芳已经春水泛滥了,她不得不求饶了。

那种让她如痴如醉的快乐,让她已经丧失了理智。

“老公,我的好男人,老张,嗯……”

杨芳终于是妥协了,脸颊醉红,似乎要晕厥了一般。

老张终于得到了满足,再一次的猛冲起来……

两个人终于都获得了想要的,停下来喘息着,谁也没说话。

杨芳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她似乎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罪恶感,违背了男人,违背了伦理道德,可是身心上的愉悦感,让她着迷,似乎自甘堕落了。

“你简直坏死了,讨厌。”

杨芳撒着娇,轻轻的捶着老张,低着头,红着脸,把碗筷收起来,急匆匆的跑出去了。

她看了看左右,没有人,这才做贼一样的跑回家了。

丈夫还在床上躺着,她似乎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只好躲在房间里。

只是,脑海里都是老张和她激情一刻的画面,无法自拔。

老张躺下来笑了笑,很是满意,以后,杨芳这个女人,应该是属于他了吧。

再也不会,每夜寂寞了,想要女人的时候,似乎随时找她都行的。

到了第二天早上,老张正在做美梦呢,外面传来强烈的敲门声。

老张出去看了看,是王富贵,他带着人冲进来了。

“老不死的,你是不是对我妹做什么了?”王富贵怒吼道。

“什么意思,王娇娇怎么了,管我什么事?”

老张立刻稳住了,明知道王富贵来闹事的,他显得很冷静。

“什么事,你跟我去我家,看看就明白了,你个该死的,还有,这个是什么?”

王富贵拿出了一张纸来,丢在老张面前。

老张发现,那纸上,居然是他的画像,不免觉得奇怪。

“怎么了,你什么意思?”什么意思?”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