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还在体内乖吃饭h*她雪白的玉足踩在我的脸上

更新时间:2020-12-18 14:52:42

风华灼灼的贵公子沈墨,本对儿女情长之事冷若冰霜,但却在初见一青楼女子之时,突然变得反常,并执意与她相守,这女子究竟为何人?是他的祸还是福?

今日京城,万里无云,街头巷尾熙熙攘攘好生繁华,俨然一副国泰民安之景。

"元灼,这盛世已如你所愿,可你到底在哪?" 每见此景,沈墨总会想起那气宇不凡的年轻将军。

走进熟悉的茶楼,沈墨和几个朋友在二楼靠窗位置坐下。沈墨父亲在朝为官,身为长子的他名声卓著,俊郎迷人,无数女子经常为一睹他的风姿而光顾这个茶楼。

"每次我们家公子一来,生意就特别好!" 沈墨的随从李琛开口道。

"真是托沈公子的福啊!" 茶馆老板端来了茶。

"可惜还没哪位姑娘能打动我们家公子!" 李琛挑了挑眉。

 文学

"沈墨,你不会是喜欢男人吧?"沈墨的一位朋友调侃。

沈墨白了他们一眼,不作声。他确实是在寻一位男子,但并非他们所想那样。

李琛识趣地转移话题:" 看,那边好热闹!"

热闹的焦点是倚翠楼的队伍,轿夫抬着一架红色轿子,轿上的美女约莫十八九岁,肌肤胜雪,目若秋水,长眉入鬓,灵秀的容貌宛若桃花,确是人间绝色!

"是倚翠楼的头牌青浅姑娘。" 邻桌一书生模样的男子说: "今日运气不错,能一睹容貌!"

轿子朝着茶楼方向而来,李琛摇了摇低头喝茶的沈墨:"公子,你看看嘛!"

沈墨正想甩开李琛的手,突然感觉胸口微痛,他似乎意识到什么,往窗外望去,只见那女子右眼下方有一颗蓝色泪痣!

沈墨突然神情凝重,随着轿子的靠近,他感觉自己心口的疼痛更加剧烈,捂着胸口便晕了过去……

"公子!你怎么了?"沈墨已听不到李琛急切的呼喊声。

昏迷中的沈墨,在梦里回到了前世,一百多年前的一切,占据了他的灵魂。

那是个兵荒马乱的年代,敌军不断进犯边境、占领城池,无数百姓颠沛流离,统治者在民间大量征兵,青年们都难逃从军的命运。

20岁的元灼,拜别了父母乡亲,奉命奔赴军营。此去不知何时是归期,甚至不知道是否能盼到归期。

那时,金戈铁马,无情的沙场上,看得见的只有敌人的烽火和刀剑。

元灼战功赫赫,被任命为大将军,他无数次与死神擦肩而过,也度过了无数孤寂夜晚,一腔热血,为的不是名垂千古,而是百姓的一世长安。

沈墨的骁勇善战让敌军忌惮,敌军多次想杀他却总未得逞,后来只能伪造证据诬陷他投敌叛军,使他百口莫辩。

战友不再信任沈墨!在军中,叛军都难逃被处死的命运。万幸的是他身边忠心的副将相信他清白,在执行死刑前晚放他走,并嘱咐他不能回家,否则会祸及家人。

元灼骑马一路狂奔,他四面楚歌,腹背受敌,不知该往哪去,曾经铁血铮铮的英勇将士,如今却忍受着亡命天涯的孤寂。

奔波了几日,元灼来到一个偏僻山谷,谷中有条蜿蜒小路通往山上,沈墨走了好久,见路的尽头有个小村庄,碧水青山环绕,依稀可见炊烟和零散的人。

这个乱世竟有这样的清幽之地。

伤势未愈,身上干粮耗尽,爬山消耗了体力,到了山上,沈墨便昏倒了。

"那有匹马!" 几个小孩看到元灼的马,好奇地跑了过去,大人们闻声也跑过去,发现了倒在马脚边的元灼。

"他受伤了!" 一个青年大汉说。

"这也是逃难来的吧?快把他送到叙离家去!" 一位面色慈祥的老妇人接话。

叙离家在村的深处,院里晒着各种药草,那是他平日里上山去采的。

叙离的医术是爷爷传授的,以前的他常为了采药几天都不回家,可如今爷爷已不在世,他便不能离家太久,因为村民随时需要他。

元灼身上的伤很多是未愈合又再度裂开,从这位憔悴的男子身上,叙离似乎看到了他经历的腥风血雨。

叙离也是在一场场死神的盛宴里,看到无数人对生的渴望,他不奢望能唤醒所有人的良知,只希望能尽微薄之力救更多的生命。

而叙离也想不到,元灼的出现会改变他的命运。

在叙离的照料下,元灼逐渐康复。

"你若无处可去,就先留在这里吧,我叫叙离。" 叙离望着大病初愈的元灼,这个男子五官轮廓分明而深邃,幽暗的眸子有一种历经风霜的沧桑。

"我叫元灼,你们一直住这?" 元灼看着眼前的医者,五官清秀俊郎,黑曜石般的瞳孔透着一抹温柔,一身素色白衣衬得他的气质无比空灵。

"敌军侵占很多村落,这的人都是逃生的。" 叙离为元灼端来汤药,待元灼接过后,继续说:" 我父母死在敌军刀下,剩我和爷爷相依为命,爷爷是个大夫,我们上山采药时发现这个山庄。"

"逃亡的人不止这些吧?" 元灼眼里闪着悲伤,眼前的少年,命运也是坎坷。

"这山偏僻,不是谁都能像我们这么幸运能发现这里的。" 叙离接过回元灼的空碗。

元灼淡淡一笑,这是他离家以来第一次有笑容。

"这也不是绝对安全,能活一天是一天吧!" 叙离露出一丝苦笑,看着元灼:"讲讲你的事吧。"

元灼把自己经历的一切毫无保留地都告诉了叙离,叙离也开始心疼起元灼的遭遇。

元灼抬眼,看到叙离房里挂着一把弓箭,一脸疑问。

叙离笑了笑:"那是我之前捡到的,你会射箭吗?可否教我?"

"没问题,我教你!" 元灼爽快答应。

清冷孤独的将军和雅人深致的医者,从此惺惺相惜。知己就是这样,无需曾经相识,只要从相遇起能够相知便足矣。

元灼正直,叙离善良,在这,他们一起帮助了很多人。

某个清晨,他们上山采药,发现有个人躺倒在一棵树下,一看是个身穿敌军铠的老兵,奄奄一息。

叙离眼神惊慌,后退几步差点绊倒,被身后的元灼扶住。元灼在周围探查一圈之后说:"这没其他人的痕迹,看来只有他一个。"  他们也担心这地方会被敌人发现。

"先救人吧。" 叙离让元灼帮忙把伤者带回家里。

经过叙离的医治,老兵脱离生命危险,他感谢叙离和元灼的救命之恩: "我受重伤再也无法打仗,他们不想养没用的兵,又怕我离开会泄露军情,想杀了我,我拼了命才逃到这。"

元灼不禁感叹,虽各为其主,但他们命运一样坎坷。

过几日老兵的身体痊愈,这让叙离觉得不可思议,元灼这样青年恢复也需十天半月,这位老兵才几天就如正常人一样。

"以后若需我帮忙,义不容辞。"老兵很快便离开了。

"不奇怪么?他恢复得这么快?"叙离问元灼。

"有啥奇怪?说明你医术高明啊!" 元灼没多想。

战争何时结束?他们无数次问这个问题,却没有答案,他们也不知道自己的终点在哪里,能得片刻安定便是幸福。

可是平静的生活终被打破,两军交战已经来到山脚下。庆幸的是,这回敌军落败,而我方军队也发现了这个村庄,元灼见到了昔日战友。

曾救过元灼的副将,如今是大将军,他说,当初诬陷栽赃的那些人在被俘后已证元灼清白,他希望元灼重回军营和他们继续并肩作战。

元灼回想征战的一幕幕,感慨万千,军营里有他割舍不断的情愫。他想回去,可也舍不得好友叙离。

"去吧,我们会再见的!"叙离也万分不舍,但他懂元灼的抱负,他是驰骋在战场上的野马,不是这山谷的鸟雀,他想在为世人的安居乐业而战。

元灼离开的前一晚,现任的副将带酒来探他,三人小酌了起来。叙离酒量不佳,喝了两杯便起身离开。

可当叙离回房时,却悲痛地发现元灼已死在了那个副将的刀下!只因副将害怕元灼重回军队会威胁到他的地位,便在酒里下毒,又趁元灼毒发之时将他刺杀!

看着元灼已经没了气息的尸体,叙离痛得钻心蚀骨,他自己也中了毒,但还没失去反抗的意识,他扑向那个副将,却被狠狠甩开。

"我本不想杀你,只怨你命不好,这毒无药可解,你慢慢等死吧!" 副将起身欲离开,眼前这文弱的男子,对自己构不成威胁。

可谁知,副将推开门的那一瞬间,感觉胸口传来剧痛,低头看到胸前插着一支从背后直穿的箭,随即听见背后传来一个微弱的声音:" 没想到吧,元灼教过我射箭…"

副将死去。叙离体内的毒性也急剧扩散,他顿觉全身无力,他没想到,自己和元灼竟是如此结局!

正当叙离静静等待死亡的时候,眼前浮现一个熟悉的身影,是那个他们曾救下的老兵,原来他是一个仙人,那次下凡历劫被他们的善良打动。

"我无法救回你们性命,但你若告诉我临终前的愿望,我或许能帮你实现。" 仙人惋惜地看着叙离。

"帮我保留今世记忆,并且来生找到元灼。"叙离此时已口吐鲜血,吐字十分艰难。

"来世你去寻右眼角有蓝色泪痣的人,初遇之时,你的心口会剧痛,这便是信号。" 说完,仙人便化作烟雾消失,叙离也满足地闭上双眼。

前世记忆,恍然如梦,但那个梦真实存在的!

沈墨就是叙离,而青浅就是元灼的转世!十多年来沈墨按照仙人的指点搜寻了无数男子,从未料到元灼转世成女子,但不管怎样,他终于等得归人!

沈墨让李琛去打听了青浅。

青浅出身富商之家,自幼丧母,但她能作诗且通音律,深得长辈喜爱。后因家道中落,全家四处躲债,继母为了钱把当时仅15岁的她卖给一酒馆做杂工。

恰逢去年,倚翠楼老鸨在酒馆喝酒,一眼就相中了青浅,高价把她买走。今19岁的她不仅通诗词歌赋,也能歌善舞,即便只卖艺不卖身,也惊艳了岁月。

此后,沈墨时常前往倚翠楼与青浅相见。他自然是对前世挚友转世的青浅一见钟情,可他却不似那些风流俗客,千方百计讨她欢心,而是静静地陪伴她。

青浅对沈墨也一见如故,他宛若空谷山泉缓缓流入她的心,带给她无限悸动,她感觉似乎已认识了他很久。

这是命中注定的缘分,前世为兄弟,今生为恋人,沈墨无论如何都不会放开青浅。

青浅锦衣玉食却孤苦无依,一身才情却受人牵制。风尘女子大多没有追求爱情的权利,即便拥有倾世容颜,也难以与挚爱携手一起走到人生垂暮。

可沈墨的深情她也无法拒绝。

沈墨也不容她拒绝,他决定娶青浅为正妻。

沈墨的决定惹得家族大怒,他们认为青浅即便曾出身富家,但毕竟已沦落风尘,断不允许,沈墨也受了家刑。

"我不求名分,只求陪在你身边。" 看着他的伤,青浅心疼不已。

"我,沈墨,即许一人以偏爱!" 哪怕倾尽所有,哪怕尘世让他遍体鳞伤,沈墨的心依旧纯粹如初。

于是,沈墨做了大胆的决定: 私奔,与心爱之人逃走!有时候,爱情本就源于一场冲动,而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就是这种冲动的最好结局吧?

沈墨把前世的一切告诉了李琛,李琛便决定帮他们逃跑。

"替我照顾我爹娘和两个弟弟。"这是沈墨在这个家最牵挂却又不得不暂且放下的。

"少爷,交给我,放心吧!等哪天老爷夫人气消了,你们就可以回来了!" 李琛期待与沈墨重逢。

至此,沈墨带青浅策马而去!不管去哪,只要没有俗世纷扰与惶恐不安,过着白头偕老的生活,一起走到岁月的尽头,便是一世幸福!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