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老师的脚奴1~8*结婚后天天晚上搞到半夜

更新时间:2020-12-18 15:12:57

赵春梅才松开那枚,低头看了眼李八两,见李八两很自觉的把脸沉到了水底下,她暗暗松了口气,随即站直了身体,扭头怒瞪李半斤一眼,不满道:“没用的东西!才屁大点儿功夫,这就完事儿了?”



“咋,你他娘的还嫌不够?”李半斤一愣。



 文学

赵春梅低头看了看李半斤,哼道:“瞧你那熊样儿,老娘刚有感觉,你他爹的就撂挑子,真没出息!”



“我……”



这下可就尴尬了。



“早就说不让你弄,不让你弄,你偏弄,现在好了,弄得我不上不下的浑身难受!”说着,赵春梅一把抓住李半斤的胳膊就往外推扯,嘟囔道:“我不管,今天晚上不把老娘弄舒服了,你就别想睡觉!”



李半斤额头冒出三条黑线,汗颜道:“你先去床上等着,我洗个澡再接着……”



“洗个屁!弄完了咱们一起洗!”赵春梅怕的就是这个,自然不会给李半斤跳进浴缸的机会,不管三七二十一,愣是把李半斤推了出去。



“好险啊,终于安全了……”



外面没了动静,李八两这才悄悄探出脑袋,往周围扫了几眼,确认李半斤和赵春梅已经离开,他深吸口气,小心翼翼的坐起身,从浴缸里跳了出来。

赵春梅故意拉着李半斤离开,明显是要制造机会让李八两悄悄溜走,李八两不敢耽搁,透过门缝儿看到李半斤已经被赵春梅摁在堂屋的床上,连头都抬不起来,于是伸手拉开东屋的门,轻手轻脚的走出去,借机逃离了这个是非之地。



回到自己的屋子里,李八两一直提在嗓子眼儿的心脏才彻底放进了肚子里。



很快,堂屋里就再次传来赵春梅那种销-魂的怪叫声,可是这一次,李八两却提不起什么兴趣再趴到窗户上去偷看了。



拿条毛巾擦了一下身体,然后换了一条大裤衩,钻进被窝儿,躺在床上一动不动,而激动的心情却久久不能平静,满脑子都是刚才在浴缸里看到的那一幕。



低头看着搭在胸口处的黑色玉佩和赵春梅的指甲留下的几道挖痕,李八两禁不住暗想道:“女人的身体真是奇妙,看两眼就让人热血沸腾,我什么时候才能感受一下女人的感觉……”



辗转反侧折腾到半夜,李八两才进入梦乡。



睡梦中,李八两隐约看到一条巨龙在头顶的虚空之中飞跃盘旋,就像是一架先进的战斗机,速度很快,腾跃翻转,做着各种让人瞠目结舌的惊险动作,片刻后,巨龙突然停下,低头和他对视了一眼,那犹如探照灯一般的龙眼中迸发出一缕金色光芒,嗖的一下就打入他的眉心……



……



“八两,你醒醒,太阳都晒屁股了。”



第二天一早,李八两是被赵春梅喊醒的,他睁开眼,就看到了赵春梅那张如花似玉的脸蛋儿。



“嫂子,你……”



“你可算是醒了,额头有点儿烫,你要是再不醒,我就该让你哥带你去镇医院了。”



李八两刚要开口,赵春梅就打断了他的话,说着,赵春梅还伸手在李八两额头上摸了两下。



赵春梅在镇医院里当护士,虽然不懂得治病救人,像头痛发热这样的小病小灶,她却知道该吃什么药。



“昨天晚上在水里泡了那么半天,肯定是着凉了吧?来,快把药喝了,跟嫂子出去吃饭。”赵春梅把准备好的药递给李八两,并且端了一碗热水过来。



提起昨天晚上的事儿,赵春梅的脸又红了几分,显然有些害臊。



李八两的目光在赵春梅胸前一扫而过,脸上也微微有些发热,摇头道:“谢谢嫂子,我……我没事儿。”



“别跟嫂子磨叽,快喝。”



“哦。”



李八两把药摊在手心,脖子一仰就咽进了肚子里,然后喝了两口热水。



赵春梅好像害怕被李半斤撞见似的,扭头朝院子里看了几眼,没有发现李半斤的影子,便回过头,小声问道:“八两,还记得嫂子昨天晚上对你说过的话不?”



“啥话?”李八两一愣。



“还能是啥,我跟胡院长的那档子事儿呗。”赵春梅正色道:“你替嫂子瞒着你哥,别在他面前胡说八道,嫂子说话算话,一定会找个机会报答你。”



“我……”



李八两语塞。



其实,李八两不是那种爱嚼舌根子的人,即使赵春梅不报答他,他也绝对不会轻易把那档子事儿告诉李半斤,因为他知道,无凭无据的,就算他说了,李半斤肯定也不会相信他的话,到时候保不齐还会惹怒李半斤,挨顿揍。



“行不行,给嫂子个痛快话儿。”见李八两迟疑,赵春梅神色一肃,沉声道:“你哥还没起床,只要你点个头应了嫂子,嫂子现在就能让你摸两下。”



又说这话……



同样的话,赵春梅昨天晚上已经说过一遍了,当时是情况紧急,迫不得已,赵春梅随口一说,李八两也没敢真的伸手去摸,而现在,李半斤还没起床,如果李八两想摸的话,就是一抬手的事儿。



可李八两还是不敢。



李八两抬起头,目光再次落在赵春梅胸前,近距离看着那处,说实话,他试了几试,确实想把手摁上去抓两把,咽了口唾沫,想到赵春梅是他的嫂子,最后却还是咬牙忍住了,摇头道:“嫂子,只要你往后不和胡汉山瞎搞,不给我哥戴绿帽子,昨天晚上的事儿就当没有发生过,我不会乱说的,你也不用报答我……”



“那咋行?”李八两妥协了,赵春梅却不乐意了,她眼睛一瞪,哼道:“你现在说的好听,万一哪天不高兴了,和你哥吵架了,再翻嫂子的旧账,那嫂子咋办?”



“嫂子放心,我不会的。”



“你们这些臭男人说话就是放屁,嫂子不信。”



“那嫂子怎么着才信?”



“要了我!”赵春梅倒是痛快,而且语气非常的坚定,冷道:“如果你要了我的身子,往后咱们就是一条绳子上的蚂蚱,你敢说我,我就敢说你,量你也不敢胡来!”



“……”



听到这话,李八两心头猛地一震,立刻就明白了,他无意中发现了赵春梅和胡汉山的事儿,等于是抓住了赵春梅的把柄,捏住了赵春梅的死穴,所以,赵春梅千方百计的诱-惑他,其实是想也抓住他的把柄,捏住他的死穴,这样的话,要么相安无事,要么同归于尽。



别人都说最毒妇人心,李八两以前不懂,现在突然懂了。



为了堵住李八两的嘴,赵春梅竟然愿意拿自己的身体做,就像为了坐上镇医院护士长的位置、心甘情愿和胡汉山睡觉一样。



“八两,如果你想让嫂子安心,那就照嫂子说的做,否则,嫂子现在就把你哥喊过来,说你手脚不干净,对嫂子图谋不轨,想非礼我……”



话音刚落,不等李八两回过神,赵春梅突然一把抓住李八两右手的手腕,一拉一拽,拉起李八两的右手就往她那里按去……

赵春梅突如其来的举动没有任何前兆,而且像是早有预谋似的,速度非常快,李八两只觉得右手的手腕一紧,不由自主的扬起了胳膊,紧接着一阵特殊的感觉从手上传来,定睛一看,自己的右手已经捂在了赵春梅那处之上。



李八两当场就惊呆了,他做梦也没有想到,赵春梅的胆子居然这么大,大白天也敢做这种事儿,旁边的门敞开着,站在院子里就能看见屋子里面的情形,万一被李半斤撞见,那还得了?



“嫂子,别……你,你不能这样……”



顾不上体验那种让李八两一直以来都心驰神往的奇妙感觉,李八两的身体和心脏同时颤了一下,几乎出于本能,他就想把手缩回来。



“你别动,再动嫂子就喊人了,你的手捂着嫂子的胸,到时候看你哥相信你,还是相信我!”赵春梅紧紧抓着李八两的手腕死也不肯松开,还信誓旦旦的威胁道。



李八两后背的冷汗都冒出来了,这叫什么事儿啊,这辈子第一次摸女人的胸,被摸的女人竟然是自己的嫂子,而且是被嫂子抓着手腕强行摁上去的。



主动的也好,被动的也罢,从赵春梅胸前传来的那种奇妙的感觉却是真真切切,即使隔着衣服,也让李八两在慌乱的同时禁不住心神荡漾,鼻子有种往外喷血的冲动,那双眼珠子更是瞪得犹如铜铃那么大,直勾勾的盯着盯着赵春梅,挪都挪不开。



就在这时,李八两的双眼突然一阵温热,一抹淡淡的金光在他的眸子里一闪而过,由于是在白天,金光和阳光掺在一起,如果仔细看的话,根本难以察觉,再加上稍纵即逝,所以赵春梅并没有发现。



即使李八两自己,也没有注意到那抹金光的存在。



而接下来的一幕,却差点儿把李八两给吓尿了。



他目不斜视的盯着赵春梅上身,盯着盯着,就发现穿在赵春梅身上那件花格子衬衫的颜色好像慢慢变淡了,并且越来越淡,大概过了十几秒钟,花格子衬衫就变魔术似的在他的视野之中渐渐消失,完全没有了踪影。



失去花格子衬衫的遮掩,赵春梅傲人的上身立刻就倒映在李八两的眸子里,离的这么近,李八两甚至可以清楚的看到赵春梅洁白皮肤上的毛孔。



“靠,啥情况?”



李八两惊讶的张大了嘴巴,险些忍不住惊呼出声,他整个人愣在那里,刚开始以为是天天想着赵春梅的身体,所以出现了幻觉,可是当他的目光略微下移,看到赵春梅小腹上面那个硬币般大小的胎记时,他就知道,这绝对不是幻觉。



“如果不是幻觉,那嫂子身上的衣服呢?哪里去了?”李八两的脑子里像是塞了一团乱麻。



而赵春梅见李八两突然放弃了扎挣,眼睛瞪得那么大,直勾勾的盯着她,本能的以为李八两这是被她妖娆的身材给迷住了,微微一笑,脸上顿时浮现出一抹得意之色,笑道:“瞧你那傻乎乎的熊样儿,跟你哥一样没出息,见了女人就两眼发直……”



咕噜!



李八两咽了口唾沫。



“想摸就摸,别磨叽,要不要嫂子把扣子解开,让你摸个够?”说着,赵春梅就松开李八两的手腕,去解那件花格子衬衫的扣子。



“嫂子,不要!”



李八两耳根子一动,听到院子里传来脚步声,于是赶紧阻止,顺势把右手缩了回来,狠狠揉了几下眼睛。



眼睛一闭一睁,这一揉不打紧,当李八两再次看向赵春梅的时候,发现那件花格子衬衫又重新出现在了赵春梅身上,就好像从来没有消失过一样。



见鬼了!



刚才的那一幕实在有些匪夷所思,李八两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这时,脚步声越来越近,李半斤出现在房间门口,朝屋子里看了两眼,催促道:“春梅,快去盛饭,再晚你该迟到了。”



“好。”



赵春梅的俏脸一红,点了点头,扭头离开之前,她意味深长的看了眼李八两,好像在说:“管好你的嘴,不要出卖我,否则让你好看!”



赵春梅离开以后,李半斤并没有跟着走开,而是大步走到屋子里,还反手关上了门。



房门挡住阳光,屋子里顿时一暗。



“大哥这是要干啥?”见状,李八两心底也跟着咯噔一响,暗自腹诽道:“糟糕,大哥刚才在外面不会看见我摸嫂子了吧?”



李半斤很少给李八两好脸色,今天也一样,他冷着脸走到李八两睡的木头床旁边,低着盯着李八两看了片刻,突然摇头叹息一声,问道:“你嫂子刚才找你干啥?”



一听这话,李八两的心脏顿时就提到了嗓子眼儿。



“没、没啥,我有点儿发热,嫂子她……她来给我送药……”李八两心里发虚,声音也没有什么底气,说话的时候眼神闪烁,不敢去看李半斤那张冷冰冰的脸。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