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悲哀屈辱的泪水*办公桌流淌的蜜汁

更新时间:2020-12-18 15:17:21

陈阿萍的眼中多了几抹柔情,好似在心疼老刘。


她的脸上有几条淡淡的鱼尾纹,留下了岁月的痕迹,但她的颜值依然那么高,他们那个年代,哪有什么整容,所以并没有什么后遗症,以至于陈阿萍还是那么漂亮,只是岁月催人老,让她多了几分沧桑,少了几分当初的靓丽。


“我……我还行啊……阿萍……你怎么这么问啊!”


 文学

老刘有点惊讶,他总感觉今天的陈阿萍怪怪的。


陈阿萍突然站起身,整理了一下自己的红裙,轻轻地贴了过来,竟一屁股坐在了老刘的大腿上。


她的臀部依然那么大,那么有弹性。


只不过轻轻一蹭,就让老刘将要软下去的话儿重新竖起了大旗。


“刘哥,我……我过的并不好,当年我嫁给了刘明强,以为他会待我很好,可是……他根本给不了我幸福,每次都是几秒就结束了,这么多年,我都快被憋坏了,要不……你帮帮我吧!”


“啥?”


老刘下意识的看了看屋里,陈晴晴可还在衣柜里呢!


而她的萍姨陈阿萍,此时正横坐在老刘的大腿上,搂着他的脖子,微微闭上眼睛,竟然是在索吻呢!


“阿萍,这么多年过去了,你怎么还是……”


“怎么还是那么色,对吗?”


陈阿萍毫不避讳,在老刘面前,她简直就是个不折不扣的骚货。


“对,我是骚货,但我只色给你一个人看啊!我嫁给刘明强这么多年,我都不幸福,每次那个的时候,我都像一条死鱼一样,这么多年了,我从没有来过一次高朝,他不配让我在他面前骚,我也不会骚给他看!”


说着说着,陈阿萍就越来越气愤,听起来不像是假话。


“阿萍,你……”


“我不管,我今天就要骚给你看,十多年不见了,刘哥,你下面还依然坚挺吗?”


感受到老刘的大家伙正在顶着她的大臀部,陈阿萍心神一漾,渐渐有了满足感。


这么多年了,她一直想象着能和老刘再弄一次。


终于,半年前,她在游泳馆见到了老刘。


那时候,她就想和老刘再续前缘,求她和自己温存一番。


但是,因为伦理的束缚,她已经嫁人了,自然抹不开面子。


时间过去了这么久,她没日没夜的想念老刘的大家伙。


她越想越难以耐得住寂寞,今天,终于厚着脸皮来找老刘了。


而且,她抱着很大的信心,今天一定能让老刘狠狠地弄自己一次。


“阿萍,你……你别摸……这不太好吧?”


老刘有点心惊,要知道,陈晴晴还在里面呢!


万一她看到自己的萍姨正在摸自己的话儿,这么浪荡的画面,老刘都忍不住脸红了。


“这有什么不好?你忘了,当初你说你会爱我一辈子,你跟我说的山盟海誓都忘了?我不管,我今天非要得到你,我就要你狠狠地压在我身上。”


陈阿萍越说越过分,越说越大声,屋子里的陈晴晴一定听见了。


“阿萍……”


老刘被她摸的起来了,已经按捺不住寂寞了。


“刘哥,抱我进屋,人家想和你重温当年的刺激!”


说着,陈阿萍抱紧了老刘的脖颈,希望他抱自己进屋。

事到如今,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管她呢!


自己憋了一肚子的邪火,总要发泄出来。


既然晴晴不行,那就弄陈阿萍,只要能泄了这股邪火就行。


他抱起了陈阿萍,朝床边走去。


老刘长期健身,力气又大,抱起陈阿萍那瘦瘦的身子简直易如反掌。


“啊……刘哥,你摔疼我了!”


老刘将陈阿萍狠狠地摔在床上,动作很粗暴,但是陈阿萍却细声细语的撒娇,让老刘有点激动。


这两个女人真是各有千秋,晴晴清纯靓丽,阿萍骚浪的不行,简直快要爽死他了。


“哼,骚货,一会儿让你更疼!”


她徐娘半老,却风韵犹存,以前比这疯狂多了,所以老刘并没有怜香惜玉之心,甚至还认为越粗暴越好。


这娘们寂寞这么多年了,不给她来点狠的,她能对自己服服帖帖吗?


就在这时候,陈阿萍感觉自己身子下面湿湿的。


她低身一看,顿时惊讶了,床上一滩滩的水渍,那味道,刚才这里一定躺了个女人啊!


“刘哥,怪不得你对人家不感兴趣了,刚才这里是不是有个女孩跟你弄过了?你看这一块块的,一定很过瘾吧?”


那床单上,满是陈晴晴刚才留下的痕迹。


上面还有她淡淡的体香,老刘瞥了一眼衣柜,缝隙之间,正有一双灰溜溜的小眼睛在盯着自己。


糟了,这小丫头一定知道自己跟陈阿萍有一腿了,万一她事后跟自己翻脸,那可怎么办啊?


“阿萍,你别误会啊,我……”


老刘刚要解释,却见陈阿萍一边解开裙子,一边嘲笑道:“刘哥,你跟我解释什么,我还不了解你?当初在游泳队的时候,那儿的女孩子都被你玩遍了,想来这几年在健身房当游泳教练,也糟蹋了不少小姑娘吧?”


说实话,老刘这些年一直本本分分,因为那件事对他的伤害太大了,他这些年都没有过任何一个女人。


但是,现在床上正有几摊属于女人的水渍,他不得不承认。


“嗨,说那些干嘛!”


老刘只好默默的承认了,却见老刘脸有些红了。


“原来是这样,你是不是嫌我老了,不如那些学员长的嫩,对我失去兴趣了?”


陈阿萍一脸的幽怨,似乎在抱怨老刘迟迟不跟自己做,总是拖拖踏踏的。


以前,他都是很干脆的,每次把陈阿萍约出来,一关上宾馆的门,就开始接吻,揉她的胸。


现在倒好,竟然这么规矩。


老刘只好低身压在了陈阿萍的身上,笑道:“阿萍,我真没有嫌弃你,我只是觉得有点不适应,我这么做,不属于破坏你的家庭吧?”


“当然不算,我对你可没有爱,我只是钟恋你的大家伙,你知道吗?从你上次出事之后,我每天都想着你的大家伙,那种感觉实在是太刺激了,刘哥,你要了我吧!”


说着,陈阿萍主动贴近老刘,亲吻他的胸口。


“阿萍,那……那就这一次啊!我并不想影响你的家庭,年轻的时候,是我们犯了错,我现在斟酌了一番,感觉当初真是个渣男,我伤了多少女孩的心啊!”老刘开始忏悔起来,其实他还在犹豫。


衣柜里的陈晴晴已经听到了这一切,只是她现在无法现身,也只能张着小嘴默默吃惊。


“刘哥,别管那么多了,快,把你的大家伙露出来给我看看,我喜欢它!”


老刘还没反应过来,他的大裤衩子就被扒了下来。


那大家伙已经展露出来,它昂首挺胸,像是在和陈阿萍示威。


“唔……还是那么大……”


陈阿萍一点也没客气,她认为这里没有其他人在,骚浪的样子就完全毫无顾忌地展现了。


她把小嘴贴了上去。


“刘哥,你看,它还是那么热情,我感觉他比十几年前更猛了。”


陈阿萍把老刘推倒在床上,趴在他的腿间,小嘴含来含去的,真他娘的爽爆了!


“刘哥,我们换个花样吧!”


老刘还没反应过来,就见陈阿萍反转身子,一对肥美的大臀正盖在他的脸上。


看来,这些年,陈阿萍还是没有懈怠,她的身材保养的不错,一定经常健身,而且肯定经常练深蹲。


要不然的话,绝对不可能这么大,她的大臀部,比年轻的时候至少大了几寸。


而且,依然那么挺翘。


练深蹲有个好处,不仅能把屁股练的更大,更翘。


更重要的是,她能让女人更加紧致,更加紧绷,让进入的男人有更美好的舒适感。


试问,哪个男人不喜欢紧的?


尤其是这种四十岁的女人,正值虎狼之年,那方面的需求那么强,当然是越紧越好了。


刘明强那家伙整天就知道做生意,每次和陈阿萍上床的时候,都是草草了事,那不是没有原因的。


其一,是他人老了,身体硬件跟不上了。


其二,就是陈阿萍太紧了,以至于他根本坚持不了多久。


“刘哥,你快来嘛!”


“好……好……”


老刘轻瞥了一眼衣柜,里面有一些规律的声音,她应该是在自我安慰。


为了不让陈阿萍听见那窸窸窣窣的声音,他轻轻地摆弄着陈阿萍的唇瓣,用舌头在她的神秘之地“划字”。


所谓“划字”,就是用舌头在女人的那里写二十六个英文字母,这样既有乐趣,又能让女人快速的达到高朝,比“舞舌”更具有趣味性,不会让人感到枯燥乏味。


“啊……刘哥……你的活儿还是那么好……”


刚说完,陈阿萍就是一阵抽搐。

“我去,你来了也不说一声,你看你弄得我满脸都是……”


老刘有点嫌弃。


很快,陈阿萍缓了过来,她骑在老刘的小腹上,上下骑行。


“刘哥,人家下面给你,快进来吧!”


借着水的润滑,老刘终于进了陈阿萍的玉门关。


初极松,才通人,越到深处,里面越发的紧凑。


看来,陈阿萍的深处好久没有被开发过了。


刘明强真的这么短,竟然都没有进入到最深处,怪不得陈阿萍几十年都没有过高朝了。


一个女人,如果在上床方面被男人敷衍了事,那肯定很寂寞。


怪不得陈阿萍会忍不住来找自己,她能忍这么多年,也实属不易了。


老刘甚至有点可怜她了,这女人表面上光鲜亮丽,刘明强家里有那么有钱,锦衣玉食的供养着她。


但谁能想到,一个女人,真正要的根本就不是这个,她们想要的很简单,就是有一个爱她的老公,能让她每晚舒舒爽爽的老公。


“啊……刘哥,我好舒服啊……”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