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快穿女配强行h男配*邻居的色诱中文

更新时间:2020-12-18 15:41:07

车子半小时后到了杭城大学门口,人来人往,都是拎着大包小包的新生。面容青涩,神色憧憬。



“杭城大学欢迎新生。”八个红底白字横幅拉在校门口,还站了不少迎新生的老生。



郭禹和林可雅一下车,就引起了关注。

 文学



美艳绝伦、身材凹凸有致的林可雅是主要关注点,无视男人的目光忍不住在那曼妙身材上流连。



一望到她身旁的郭禹,立刻变得杀气腾腾。



这个小白脸什么来头,被一个大美女送来报道?



到了报道处,繁杂的手续排了好几个长队,一直跟在郭禹身边,和他有说有笑的林可雅到哪都是人群的关注点。



办完所有手续后,郭禹松了口气。



要是目光能杀人,估计他已经死了几百次了。



忙了一下午,已经是下午六点,两人在校门口随便解决了晚餐,郭禹就要出发去枫木山庄了,手上提着自己的破帆布包。



林可雅坚持开车要送郭禹到案发现场,郭禹说什么都不能同意。



最后拗不过林可雅,同意将他送到山庄附近,步行十分钟左右的路程。但有个条件,郭禹一下车,林可雅马上走,不能停留。



被郭禹警告得心里发毛,林可雅牢记在心。郭禹一下车,几秒时间就只能看见她的车尾灯了。



郭禹嘴角带笑,感叹终究是个女人啊。



他却不知道,林可雅没走远,而是开到附近的大超市门口,刚好能望到枫木山庄的位置等待着。



只要郭禹一个电话,她就能马上赶过去。



郭禹拎着自己的帆布包,检查了一遍里面的东西无误后,才大步走向山庄。包里装得都是他施法布阵的重要家伙,既然是硬仗,就一定得准备充分。



刚走到大门口,就见一名警察站在小区外。



是警局留下来看守现场,不让闲人进出的,小区各个大门都布置了一个。按照郭禹的指令,只能看门,不能进去。



凌晨十二点一到马上撤离小区。



虽然奇怪郭禹的话,但碍于林可雅和王刚下的死命令,所有警察只能遵守。



此时小区门口却站了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看到郭禹来了,立刻眼睛一亮。



“这位就是郭天师吧?真是一表人才,我是枫木山庄的开发商董峰。”董峰笑着,伸出自己的手。



郭禹对这出了事还卖房子的奸商提不起半分好感,没伸手,神色淡漠地看着他。



董峰神色尴尬,悻悻收回手,说道:“我这次来是想告诉郭天师,只要你能解决问题,我就给你一百万!”



郭禹皱起眉头。



就算解决了问题,这地方按照风水来说还是忌讳颇多,不适合居住。



旁边的警察也看不下去了,抬手拉着他往旁边拽,“警察办案,别碍事!”



董峰又气又怒,高喊道:“这是我自己的意愿,我又没进去,你别碍事才对。”



郭禹懒得理他,而是紧盯着面前的小区。



如他所料,一到夜晚,整个小区都产生了巨大变化,白天因为阳气旺盛,黑气只是笼罩子啊小区上方,而夜晚一到,整个小区都被笼罩在了黑雾之中。



看这格局,他的心中已经有了推断。



这黑雾乃是人利用周遭的风水布置下的“风水隐峦局”。



在风水堪舆一行中,峦头,说的是将大地上的山川河岳、现代社会的建筑物及山水,作有形的分析。风水讲求“形”,因“形”可生“气”,“气”指的是气场,而峦头则是说肉眼可见的风水。



世间万物,有正必有反,有阴必有阳。



而“隐峦”说的就是峦头的反义。



就是改变平日里正常的风水格局,利用外力触隐峦的气场,从而形成独特的风水局。



隐峦所产生的气场多半为阴性,气场并不会持续很久,一旦清晨太阳越过地平线,阳气回归大地之后,这气场就会渐渐消散。



一般出现这样的风水局,不是大凶之地就是大吉之地。



接连发生命案,眼前这小区,明显就是布下的杀局!



该局能主动攻击风水局中的活物,那无辜身死的三人,多半是幕后操控者为了壮大这个局,增添更多的阴气,而用特殊手段蛊惑而来。



若是放任不管,这里迟早会变成凡人入之必死的大凶之地。



郭禹眉头紧皱,用这样阴毒的阵法,这是多大仇?



“你是开发商对吧?你好好想想,有没有侵犯谁的利益,居然布下那么大个局。”



董峰一听,连忙开始回想。



警察的通讯一直开着,包括林可雅在内,所有在附近的警察都听着,林可雅连忙说道:“郭禹,你只要阵法就行,别的事情我们来查!”

虽然在外面安慰林可雅不是什么大事儿,但是入局还是要十分小心,用此人用风水局来做套,也算是颇费心思,这个不是和开发商有关系,郭禹都不会相信。



先不说这个房子装修得多么的完美,这个枫林山庄一看就是个物华天宝的地方,坐东朝西,方位优越,可以说能够在这里布下这个局的人,也算是用尽心思。



郭禹刚开始没有察觉出来,现在看出来,才知道这个风水局的特殊之处,绝对不是什么简单的人布下的局,修为至少不低于自己的师傅。



“既然来了,小爷我就没有想过要走的。”



布局人也算是机关算尽,还怕有人破局,特意做出警告,刚刚进来时候的压迫感,不过是开头小菜,后面还有什么,郭禹不能预测,如果是一般的风水局也就算了,现在这个不仅不简单,还是十分特殊的‘隐峦风水局’。



郭禹小心的摸了摸自己的帆布口袋,又一次确定里面的家伙,这个阵法如果是一开始就发现找人破阵,那还算好的,现在人进去了,也出了人命,简直是加持了这个阵法不止十倍。



从小郭禹就受到的教育,风水学是一项博大精深的学问,以前在乡下没有什么机会真正的体验到什么是真正的风水局,都是来自于师傅的言传身教。



现在真正的体会到了,才知道什么是风水的高级解锁,也更加的提起了兴趣。



郭禹小心的看了看那个黑影子,那个黑影子却没有动?



郭禹有些怀疑,但是也不敢就那么向前去探索,索性送帆布包包里面拿出一个小小的三角符咒,这个其实也是郭禹自己画的,加持了一些经文在里面,平时用起来也算是得心应手。



嘿?还是不动?难不成是小爷这符失去效用了?



郭禹有些怀疑,又拿出了一个三角符咒,大概等了一分钟的样子,黑色的影子还是没有动静,陷在刚才的那个大坑里面。



“嘿,兄弟?”郭禹确定了对面没有动,才小心翼翼的移过去。



郭禹才看清楚这个就是一个纸人,刚才是还以为是啥呢,原来就一个纸人,好家伙,吓了一跳,郭禹嘿嘿一笑,低声说了句脏话。



“呃……”



转身准备再一次过去找阵眼的,还没有迈出一步脚,就被人捏住脖子,想也不用想就是自己身后是怎么回事儿了。



郭禹迅速的用大拇指掐住自己的食指,另一只手在帆布包里面摸,真是掉以轻心,怎么就那么快就相信了这个东西了。



食指第二节被拇指的指甲掐住,马上就有了知觉,身后掐着自己的双手也有了一些松动,郭禹趁着这个机会快速的把摸出来的东西向后一扔,正正当当的,就害羞纸人的脑袋。



纸人被盖住的一瞬间就一下像是漏气了一般,一下就扁了。



“好家伙,真是雕虫小技都差点吓到爷了!”



郭禹手摸了摸自己的案子,上面还隐隐作痛,要不是自己还有一点点修为反应过来了,不然怕是在那样的力道之下不过半个小时就丧命了。



提起来看了看,这个不就是人家普通的纸扎店里面画着花大脸的纸人不,看到这里,郭禹不禁对这个布阵的人倒是有了几分佩服,这个简单的东西就可以作为守阵的东西,有机会都想要去拜访拜访。



伸手捏了一把坑里面的泥,果然和自己想的一样,刚才自己现在的这个地方,只是刚好在阵法的催口上。



里面还有多少个这样的东西?在什么地方?还都是一个未知数,郭禹笑了笑,这样才更加的居然挑战性。



眯着眼睛看了看远处的洋楼,白天一眼看过来的时候那个洋楼的气源是最不寻常的,现在看来才发现和白天有些不同了。



那个洋楼白天真好被前面的洋楼给遮住了,随时坐西向东,但是真是受到的阳气并不是很多,那个洋楼一看就是这片区域的一个弱点。



晚上再看的时候,洋楼的气旋显然不如白天的,所以这个阵法不就怕是不仅如此,还加上了阴阳双阵。



终于悟出来了,却让郭禹的眉头更加的紧凑了,这个布阵的人实在是厉害,这阴阳双阵,不管是在白天还是在晚上都会发挥其最大的作用。



原本白天郭禹看到的就是隐峦的阴阵,所以才会把那个洋楼看成了阵眼,想着可能晚上来破阵会让阵法有所减弱。



但是现在到了晚上却催动了隐峦的阳阵,此阵最绝的地方就是其中的阴阳互相颠倒,很容易就能迷惑破阵人的眼睛。



郭禹笑了笑,看来这阵一时半会儿是不能破了,如果轻易的进去,很有可能就会丧失性命了。



没一会儿,众人就看到郭禹的身影,还是吊儿郎当的模样,林可雅自然是不以为然。



其他人可就不一样了,特别是董峰,在外面听到其他人都这个小师傅道法的一阵吹嘘之后,看到郭禹的时候更是展开他最大的笑脸,就差裂到耳朵这里了。



“郭大师傅,怎么样了,您这一出来,是不是代表很快我们进去能够甩盘出去了?”



董峰虽然在和郭禹说话,眼睛一个劲儿的在看后面。



但是这个眼睛毕竟只是普通人的眼睛,根本看不出来有什么变化,感觉郭禹进去也没有多久,要不是这几个警察的一阵吹嘘,董峰自然是不会相信的。



郭禹一听,眼睛上挑看了董峰一眼,若有所思。



“到底怎么样了,你倒是说啊。”



林可雅比谁都懂自己表弟什么德行,这个样子,一言不发就是深思当中,若是平日也就算了,偏偏这么一大堆人等着他回答,这人倒是卖起关子来了。



郭禹笑了笑,说这事儿不简单,看来今晚这个阵法是不能破,还要在看看,让大家先回去了。



“还说什么厉害的不得了的师傅,不会是你们警察随便敷衍我们的吧!”



董峰一听,不高兴了,这个盘子出事儿,原本预计的售价已经是一降再降了,现在都是压着盘子的,还指望着这人给个说法,这一拖又拖的,只能骂骂咧咧的。

“这个倒是搞笑了,你自己不知道自己的盘子上面出了什么问题?”



人家骂骂咧咧的一堆警察不敢说话了,虽然说是人名警察,说起来的时候比什么都还好好听,但是实际上和想象中的是不一样的,人名警察,实际上是大事小事,所有事儿都要管还不能说啥。



“你小子什么意思?”董峰脸色僵了僵,张开就问林龙在哪里,他要去找林龙,说这事儿,除非林龙亲自出来解释,不然就没完了,董峰接了解西装里面白衬衫的扣子,颇有一种大干一场的风范,还扯了扯袖子。



这话一出,大家都看向林可雅,林龙是林可雅的父亲,也是咋们局的局长,而董峰,不仅仅是枫林山庄的大股东,还是枫林企业的董事。



枫林山庄不过是旗下的其中之一的房地产而已,后面还有其他的房地产,而且在本市也算的上是一家独大了,所以是万万不能后得罪的。



郭禹不以为然的笑了笑,这个人果然是不是什么好东西,都这个时候还没有一个自知,都不清楚现在这里面到底是什么和处境,如非是把人给得罪厉害了,怎么会布这么厉害的局。



“小禹,你倒是快说说到底是怎么一会事儿啊。”



出门的时候还想着什么郭禹在家的时候亲的那个事儿,现在又这样,董峰现在是铁了心了,就算是自己的父亲出来了,可能也没有什么好的结果,怕这个人一急起来,要是把林龙给弄上去了,了就不一样了?



“这个局不是一般的局,一看就是高人设下的,你们看看这里。”



郭禹带着董峰和林可雅过来看,小区门口,小区是半封闭式的,门口就是两个大柱子,贴着大理石,上面有个圆球。



一般来说也没有什么事儿,可是偏偏就是这门口开始,金色的大咧咧的烫金字,也就是枫林山庄四个字,旁边还有一些小小的东西,和旁边的两个圆球就是相对应的。



董峰根本就没有听明白,这个人一会儿说这里如何,哪边如何,但是这些都是自己特意去找了人看的,这个小区的门要开在这个地方,才是财源门,什么也不用做就能做收金钱。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