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床上姿势108式简笔画*欲乱又大又粗

更新时间:2020-12-19 09:11:05

林清雪沉吟着说道:“那沐静是个非常精明的人,这次也是陈扬引火烧到她身上。算了,那辆车就当是给她赔罪了。”

“那怎么行。”陈扬马上不干了,说道:“她的车被砸,干我们屁事。我这就去把车要回来。”

陈扬说干就干,马上就直接出去。

唐青青与林清雪都来不及阻拦。

不过这货出去之后,马上就回来了,探头问道:“那大胸姐姐住在哪里?我要怎么才能找到她?”

唐青青与林清雪不由扶额叹息,这家伙,真是太活宝了。

 文学

不过不管怎样,陈扬还是问出了地址,随后就屁颠屁颠的去找沐静了。

独眼那边很快就接到了光头打来的电话,当独眼听到光头错砸了沐静的车,又被要求赔两百万后。他有种想将光头给活剐了的心,真是一群没用的废物。

不过,独眼还是真不敢得罪沐静。

沐静这个女人太不简单了,在滨海市是超然的存在。就算是那位地下皇帝龙王爷都要卖沐静的面子。

这样一个女人,独眼那里敢招惹。

两百万对于独眼来说,虽然给得起,但也绝对是能让他肉痛的一个数字。

可不管怎样,独眼都得自认倒霉,还要亲自上门去赔罪。

且不说这些,陈扬很快来到了沐静的茶庄。那茶庄是苏式园林的复古风格,一进去仿佛就到了古代一般。

陈扬在外面就看见了自己的宝马车。不过他还是要跟沐静打个招呼。

进去的时候,有店里的旗袍服务员招待。

这些旗袍服务员气质优雅,身材婀娜多姿,看的陈扬心驰神摇的,恨不得去在人家的臀上摸一把。

陈扬说要找沐静,那服务员很客气的让陈扬在茶厅里入座,并奉上了热茶。随后才表示可以去通传一声。

陈扬也就坐在那儿,翘起二郎腿,从口袋里拿了包瓜子出来磕着吃。

这一幕让那服务员看的颇为无语,觉得这货真是极.品。

不一会后,沐静就带着徐家两兄弟过来了。

沐静换了一身清爽的运动服,头发扎了个马尾。就是这样的装扮,依然显得大气优雅,高贵动人。

陈扬一见到沐静,马上就站了起来,笑嘻嘻的喊道:“美女姐姐。”

沐静淡淡的看了陈扬一眼,正欲说话。但接下来的一幕让她也彻底无语。

因为陈扬很殷勤的抓了一把瓜子,递了过来。“美女姐姐,磕瓜子。”

沐静愣了一下,随后忍不住轻轻一笑,她接过了瓜子,然后说道:“坐吧!”

两人入座。

沐静还真就磕起瓜子来。别说,这嗑瓜子在这女神的嘴里,都显得格外的高雅。

嘎嘣嘎嘣的,清脆而有韵味。

陈扬忍不住赞叹说道:“美女姐姐,你真漂亮,就连磕瓜子都这么迷人。谁要是能做你老公,那真是神仙也不想做了。”

沐静将手中的瓜子搁到了桌上,随后喝了一口服务员奉上来的香茗,这才正色说道:“好了,说吧,你来找我有什么事情?”

陈扬微微一呆,随后一笑,说道:“额,美女姐姐,我是来拿我的车的。我这不是将车借给你了吗?我也就不要你去还了,我自己主动来开走就成。”

沐静淡淡说道:“你害得我的车被砸了,你还想把你的车开走?”

陈扬嘻嘻一笑,说道:“美女姐姐,话可不能这么说。你的车是我一直在保护的,只不过没有保护成功。你要说是我害的,这可就不仗义了啊!”

沐静冷淡说道:“好了,你也别装疯卖傻了。到底是怎么回事,大家心里都清楚。总之,你要把车开走是不可能的。”

陈扬顿时郁闷住了,说道:“美女姐姐,你这不是耍无赖嘛。”

沐静微微一笑,说道:“你就当我是在耍无赖好了,你想怎么样?”

陈扬摸了摸鼻子,微微叹了口气,说道:“美女姐姐,这可是你逼我的。你不把车还给我,我就一直跟着你。你吃饭我跟着你,你上洗手间我跟着你,你睡觉我跟你一起睡。”

沐静不由睁大了美眸看向陈扬,她感觉的出这货还真能干出这样的事情。

“你就真不怕?”沐静眼中有了一丝冷意。

“怕什么?”陈扬莫名其妙的说道:“美女姐姐你这么漂亮,难道还会吃人不成?”

沐静沉吟一瞬,随后就说道:“反正你随便吧,车你是休想开走。”说完之后,她转身就走。

陈扬立刻就跟了上去。

那徐家两兄弟眼神寒冷,如两堵铁墙挡在了陈扬的面前。

陈扬却是直接朝里面一撞,直接将两人撞开,然后跟了过来。

徐青与徐东来不由失色,原来在陈扬撞来的一刹,两人根本没反应过来。只觉陈扬就如网中之鱼,逃出生天。

徐青与徐东来马上转身,便要攻击陈扬。

沐静淡冷说道:“好了,别动手了,你们不是他的对手。”

徐青与徐东来便也就只能老实的待着。

沐静这一次却是直接去洗手间。

她进了洗手间,然后回头面对陈扬,淡淡说道:“你要进来吗?”

陈扬脸蛋微红,他虽然无赖,但也没无赖到这个地步。所以还是转过身去,说道:“我在外面等你。”

沐静冷冷的关上了门。

陈扬就在外面,他脑海里已经自动浮现出了女神沐静如厕的情景,那肯定是香艳无比的。

不过,陈扬显然要失望。因为这时候里面抽水马桶的声音响了起来。

等到水声没有时,沐静也已经如厕完毕。

邪恶的陈扬依然什么都没有听到。

这让陈扬有些失望。

随后,沐静到茶庄的餐厅用餐,陈扬也一直跟着。

沐静对陈扬还是有些服气,她见过不少高手。那些高手都是有着翩翩的风度,自持身份的。她还真是第一次见到像陈扬这么不要脸,厚脸皮的。

沐静吃饭,陈扬也跟着吃。而且还抢沐静碗里的肉吃,嘴里美其名曰是怕美女姐姐长胖。

这顿饭,吃的沐静哭笑不得。但沐静也知道陈扬是个厉害的高手,因为陈扬抢肉的那一筷子,快捷无比,如电如风。就算是自己也很难阻止。

吃过饭后,陈扬又在哪里大言不惭的感慨。“哎,美女姐姐,你真好呀。跟着你,有吃有喝的。还可以天天看着你这么漂亮的人儿。你还是永远不要把车还给我好了,不然我都没理由跟着你了。”

沐静听了这货的话,顿时感到胸闷,可却又有些无可奈何。

哎,要脸的人遇到不要脸的人,总是会吃亏一些。

下午五点的时候,沐静主动认输,将宝马车的钥匙还给陈扬,说道:“好,你赢了。”

陈扬呵呵一笑,拿了钥匙就跑。

沐静也不想轻易认输,但她也知道,这家伙就是牛皮糖,不达目的誓不罢休。自己还真跟他耗不起。所以,沐静果断的认输。

不过沐静对陈扬则更加好奇了。这个人,身手深不可测,性格却是无赖厚脸皮。但他行事作风又不算下流,有自己的底线。

这个人身上一定有很精彩的故事。

陈扬却不管沐静怎么想,他开了车就去往雅黛集团。

唐青青与林清雪一直在锦湖大楼等待陈扬。

目前她们还不知道独眼会怎么继续报复,所以对陈扬格外的依赖。

陈扬车子开来,两女上车。上车之后,陈扬启动车子,开了出去。

唐青青不由惊叹道:“沐静还真把车子还给你了?”

陈扬说道:“那是当然啊。我一去,她对我太客气了。一个劲的拉着我的手表示感谢。”

“感谢你什么?”唐青青没好气的说道:“感谢你把她的车砸了?”

陈扬说道:“当然是感谢我保护她的车啊,最后还硬是要留着我吃了一顿晚餐,推都推不掉啊!”

“你嘴里就从来没一句实话。”唐青青无语的说道。

好在她和林清雪也都有些习惯这家伙的风格了。反正车子回来就好。

陈扬先将两女送回了柳叶别墅,随后,陈扬就屁颠屁颠的打转车头,去接苏晴下班。

苏晴刚出手机店的时候,陈扬就下车招手,咧嘴一笑,喊道:“晴姐。”

苏晴微微一怔,随后讶异道:“你怎么又来了?”

“接你下班呀。”陈扬很理所当然的说道。

苏晴微微迟疑,说道:“可这车是你老板的,你总是来接我,影响不好吧?”

陈扬蛮不在乎的说道:“那有什么不好的,我们老板很器重我的,放心吧,晴姐。”

苏晴见陈扬如此说,她也就不好再多说什么,乖乖的上了车。

陈扬便启动车子,苏晴则有些疲惫的闭上了眼睛。

车窗打开,金色的夕阳映照在苏晴的脸蛋上,却是那样的美丽迷人。

晚风吹拂而来,吹乱了她的发丝,却又更添一丝妩媚和凄迷。

陈扬闻着她身上的香味,心里一阵阵沉醉。

随后,两人找了家小餐馆吃了晚餐。苏晴要买单时,老板却告知陈扬已买单。

苏晴顿时有些不好意思,说道:“怎么好这么麻烦你?”

陈扬微微一笑,说道:“晴姐,你跟我再这么见外,我就要伤心了。”

苏晴看着他真诚的目光,最后什么都不再说了。

回到家后,苏晴下车。陈扬有些依依不舍,但是苏晴不邀请他进屋去坐,他也不太好意思跟着进去。

这货有时候脸皮比城墙还厚,但有时候又挺脸皮薄的。

苏晴跟陈扬挥手道别,说声明天见,便进了自己的出租屋。

陈扬无奈,也只好回家。

夜幕降临,陈扬并没有什么夜生活。他盘膝坐在床上,呼吸契合日月,体内一股精气龙精虎猛的运行。

这股气在全身上下行走,洗涤着他的骨髓和血液!

真正的高手,练髓如霜,练血汞浆!

这句话的意思就是,骨髓练的跟白色的霜一样晶莹,血液就如汞浆一样的粘稠。

陈扬运行的乃是大日月诀!

这大日月诀并不是什么玄幻的功法,而是洗髓的法门。

控制体内的一口气,在早上的时候,太阳升起,朝气蓬勃。练功者,心意跟着蓬勃.起来。

中午的时候,太阳猛烈,练功者心意刚猛,兴奋。

傍晚的时候,心意沉寂。

夜晚的时候,心意幽静。

心意和日月运行在同一个轨道上,如此便也算是吸收了日月精华了。

这是高明的养生内功。

人,活的就是一口气。气在人在,气灭人亡。

练武的人,练的就是一口气,气越强大,人越厉害。

功行一周天后,陈扬睁开了眼睛,这时候他觉得格外的神清气爽。

时间是晚上九点。

还有一个小时,大概就是苏晴洗澡的时间。不过今天陈扬却没有时间来观看苏晴洗澡了,因为他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情去做。

夜色之中,陈扬如一头狸猫窜了出去。

他没有开车,步履如飞,速度居然不比开车慢。

独眼今晚很不爽,教训陈扬没有教训到,反而要赔两百万。

两百万是什么概念?可以给普通人幸福的过一辈子了。

独眼想想都是肉疼。

此刻,独眼就在自己的一栋三室两厅的大房子里。他喊了几个嫩模过来,又开了不少红酒。

今晚,独眼要发泄,要开无遮大会。

他独眼在滨海市混的开,多少人都要给面子。所以喊几个不入流的嫩模还是没什么问题。

客厅里,灯光一片雪白。

三个嫩模在独眼面前搔首弄姿,献着殷勤。

她们都知道独眼的人脉很广,只要把他服侍好了,他帮忙推荐推荐,自己的路就会顺很多。

独眼的手也不闲着,在几个嫩模身上摸来摸去。

这家伙,真是享尽了艳福。

就在独眼快要忘记伤痛的时候,一声叹息突然从门外传了来。

屋子里开了音乐,很是吵闹。

三个嫩模什么都没听到,但独眼却清清楚楚的听到了这一声叹息。

独眼顿时吓出一声冷汗,喝道:“什么人?”

三个嫩模顿时觉得莫名其妙。

那大门忽然之间开了。

陈扬出现在了大门处,陈扬扫视一眼后,脸上挂着似笑非笑的表情。其实他也不由在心里羡慕独眼这个家伙。

尼玛,老子要是能够更无耻一点。也可以找这么多美女来玩玩啊!

可惜,陈扬也永远做不到这么荒唐。

独眼看见陈扬时,脸色立刻煞白。

陈扬微微一笑,说道:“咱们现在应该可以谈谈了吧?”

独眼心中警惕,他对那三个嫩模冷声说道:“滚!”

三个嫩模看出了气氛的不对劲,那里敢在这里久待,不需要独眼多说,立刻就抓了外套,仓皇离开。

待嫩模们走后。

陈扬来到独眼的面前,找了一张单人沙发坐下。

“你想干什么?”独眼冷声问。

陈扬随手抓了一个高脚玻璃杯,给自己倒上红酒,悠然自得的喝了一口。随后才说道:“独眼,你应该庆幸,你遇到的是现在的我。如果是半年前的我,你早已经死了。相信我,我有这个能力。”

独眼顿时冷汗涔涔,他感受到了来自陈扬身上的威压。他知道陈扬绝对没有说谎话。

陈扬又说道:“我给足了你面子,也是不想惹事。今天来,是最后一次警告你。不要再在我背后做一些小动作了。钱虽然是好东西,但也要有命来花。雅黛公司,你们想都不要想。我言尽于此,如果你不听劝告,下次,我会要你的命!”

最后一句话充满了寒意。

独眼忍不住打了个寒战。

陈扬却不再多说,站了起来,径直离开。

独眼呆呆的说不出话来,他的目光忽然游离到了陈扬喝过的高脚杯上。

这一看之下,不由骇然失色。

因为那高脚杯的杯底被嵌入到了一旁的檀木茶几里。

能在悄无声息之间,将这又钝,又脆弱的杯底嵌入到木头里,这份劲力太恐怖了。

陈扬走在大街上,那街上华灯四起,繁华热闹。

他微微的叹了口气,他时刻告诫自己。这里是在国内,不比国外。行事一定需要克制。

当初在国外的时候,一切都是实力为尊。对于敢挑衅者,直接杀了,那需要那么多麻烦事儿。

但在国内不行,所以陈扬这次采取了震慑的手段。

别看陈扬平时吊儿郎当的,实际上却是非常有手腕的人。他眼珠子一转就是计策无数。

比如,骗光头砸错车。比如,让沐静还车等等……

按照常理来说,陈扬这一番震慑之后。独眼绝对要老实下去,因为双方的实力不在一个等级上。可陈扬算错了一件事情,那就是独眼的身份。独眼是少林寺的俗家弟子,还有一帮厉害的师兄师弟。

独眼称王称霸惯了,如今却接二连三的在陈扬这里吃瘪。这对于独眼来说是不可忍受的,是巨大的耻辱。

所以就在陈扬走后,独眼便拨通了大师兄不动罗汉的电话。

“师兄!”独眼的声音微微颤抖。

那边传来冷淡的男子声音,道:“什么事?”

“师兄,我遇到麻烦了。”独眼说道。

“什么麻烦?”男子声音依然冷淡。

这大师兄不动罗汉就像是没有感情的人物,整个人透出一股子冷意。独眼一向觉得大师兄太高傲了,所以他不到万不得已是不会惊动大师兄的。

但不可否认的是,大师兄是绝对厉害的存在。

独眼深吸一口气,沉声说道:“就在滨海市,我遇到了一个高手。”

男子冷冷说道:“华夏大地藏龙卧虎,高手数不胜数。你只要不主动招惹,那又与你有什么干系?”

独眼说道:“但我已经招惹到了,他如今与我是不死不休的局面。师兄你若不出手,师弟我只怕难以逃过此劫。还请师兄出手!”

男子沉默下去,好半晌后才问道:“这个高手叫什么?厉害到了什么程度?”

独眼说道:“他叫做陈扬,是从非洲回来的。以前很可能是雇佣兵或者杀手,就在今天……”

他说了陈扬所露的那一手酒杯化木的功夫。当然,独眼没说是陈扬在震慑,而是说陈扬咄咄逼人,要勒索自己的钱财。

“师兄。如果后天我不给他交出三百万,他就会杀了我。”独眼说道:“我是少林俗家弟子,道上很多人都知道这件事。如果我真屈服了,这件事传出去,那也是伤了我们少林的面子,您说是不是?”

“酒杯化木!”不动罗汉说道:“的确是个高手,我会马上过来。”

随后,不动罗汉挂了电话。

独眼长松一口气,这件事有了师兄出马,他这边还有这么多人脉,人力,那么他是绝对不会怕陈扬的。

至于自己撒谎这件事,他也不怕师兄知道。

师兄人都过来了,就算知道自己撒谎,也不会袖手旁观。

陈扬回到出租房里的时候刚好是十一点。这个时候,苏晴那边已经睡觉了。

陈扬好不失望。

他对于苏晴总是有种特别的情愫。

第二天早上,陈扬又送苏晴去上班。

有车接送上下班,非常的方便。

苏晴本来就一直有些苦恼,因为她太漂亮了。每次挤公交时喜欢遇到骚扰。现在有了车,她放松了许多。

送苏晴上班后,陈扬才又转去柳叶别墅接唐青青和林清雪。

这货显然是又迟到了。

上车后,唐青青埋怨陈扬,说道:“你就不能准时一点吗?”

陈扬打了个哈哈。

唐青青说道:“又是送你的女邻居?”

陈扬说道:“呵呵,青青你太聪明了。”

唐青青微微有些醋意,说道:“怎么就不见你送我们两个大美女这么积极准时?”

陈扬只说道:“那是顺路嘛!”

林清雪倒是沉默许多,她对陈扬也算是无奈了。但也不好过多苛责陈扬,只是说道:“从明天开始,青青,我们自己开车去上班。”

唐青青点点头,说道:“好!”她又有些为难,说道:“但是独眼和齐娇娇那边?”

陈扬马上说道:“放心吧,独眼和齐娇娇不敢再胡来了。”

“为什么?”两女顿时齐声问。

陈扬一边开车,一边说道:“哦,是这样的。我昨晚去找了独眼,跟他讲了许多大道理。后来他终于被我打动,幡然悔悟。哭着跟我保证以后不敢了。”

唐青青与林清雪闻言便有些明白了。虽然陈扬爱胡扯,不过她们还是听出陈扬昨晚肯定是去跟独眼达成了某种共识。

两女便也就真正的长松了一口气。

经过独眼这件事,林清雪和唐青青都将陈扬当做了自己人。而且,林清雪还给了一张十万块的银行卡给陈扬。算是奖励陈扬的。

陈扬喜滋滋的拿了卡,心说这小姑娘真不错,是个好老板。

林清雪虽然单纯,但并不傻。那里不知道陈扬是个无价宝,所以要对他好一点,将他笼络住。而且,林清雪还将宝马车给陈扬继续开着。早上不用去接她们上班。

而且,如果陈扬有事,下班也可以不用送。

这还不说,林清雪又关心陈扬住宿的问题。林清雪说道:“我有个旧房子一直空着的,你要是不嫌弃,可以去住哪里。是两室两厅,收拾一下,还是不错的。”

陈扬顿时打了个激灵,我日,那怎么行。

对于陈扬来说,廉租房是他的天堂。他那里都想去的,当下,他立刻就义正言辞的拒绝了。“总裁,我希望凭借我自己的双手住上自己的房子。我是男子汉,大丈夫,得有点骨气才行。”

林清雪微微一怔,随后说道:“你有这个自强的想法也不错,那算了,我就不勉强你了。”

一旁唐青青马上讥讽道:“得了吧,清雪,他有个屁的骨气。他就是舍不得他的女邻居而已。”

陈扬被唐青青拆穿,立刻呵呵的傻笑。

林清雪见状顿时恍然大悟,不由好气又好笑。同时,两女不由好奇,陈扬这家伙的女邻居到底长什么样,会让他这么牵挂?

两女觉得自己都算得上漂亮,可也没见这家伙有半分牵挂啊?

陈扬得了十万块,手头立刻阔绰多了。他下班后愉快的去接苏晴下班,苏晴也已经习惯了陈扬的接送。

车上,陈扬说道:“晴姐,你看咱们这天天在外面吃饭,也不卫生,又挺费钱的。要不咱们将另外一间房也租下来,做成厨房。你看怎么样?”

苏晴顿时心动,再租一间房下来,如果解决了吃饭问题。那也挺划算的。

以前苏晴都是随便在外面吃点的,现在陈扬天天跟着一起,两人的吃饭费用立刻就增加了。

“也行!”苏晴点头赞成。

似乎是老天都在帮助陈扬。随后,苏晴接了一个电话。是苏晴的母亲打来的,苏母要求以后就让小雪住在家里。由苏母自己来接送小雪上下学。

苏晴没有过分坚持,主要是她这里环境太艰苦了。也没有多少时间来辅导小雪。

所以最终苏晴还是答应了。

小雪不在这里住,最高兴的当然就是陈扬了。倒不是陈扬不喜欢小雪,而是小雪在,他会很不便利啊!

这廉租房一共有三间,陈扬和苏晴一人住了一间。还有一间是放杂物的,陈扬要求租下来,房东也很高兴。

当天晚上,陈扬就和苏晴一起收拾杂物间。两人忙的大汗淋漓,一直到晚上十点才收拾的差不多了。

苏晴一流汗,身上的天然香味就越发的浓烈。这让陈扬闻得如痴如醉。尤其是这大夏天的,苏晴穿着白色衬衫,她的白色衬衫完全汗湿了。陈扬从背后就看见她文胸带子的颜色。

是紫色的文胸。

这样的苏晴,这样的妩媚。陈扬情不自禁的下面有了强烈的反应。

也就是在这时,苏晴刚好转过身来看向陈扬。

陈扬怕被苏晴看见,连忙弯腰捂住了小腹,说道:“哎呀,肚子疼。”于是就快速的跑向了卫生间。苏晴倒是没太在意,不过马上,她也就注意到了自己的情况。这也太香艳了,她想到陈扬就一直在自己身后,脸蛋立刻就羞红了起来。

陈扬一直憋着一团火。

这团火不是怒火,而是欲望之火。苏晴这么成熟美丽的一个少妇,天天跟他这么耳鬓厮磨的。他又是个阳刚大小伙子,那里能够把持住啊!

陈扬本想就在卫生间里来一发,但想想还是不行。这时候太浪费了,待会一边看苏晴洗澡,一边来一发,那才叫爽呢。

陈扬平息下来后,才出了卫生间。

苏晴这时候也出了来,她已经将屋子收拾好了,只等明天去买些厨具就可以自己做饭了。

苏晴迎面向陈扬走来,不由关心的问道:“你好些了吗?最近怎么看你老是肚子疼。该不会是阑尾炎吧?”

陈扬微微尴尬,说道:“那倒不会,可能是吃坏了肚子吧。”

陈扬急切的想看苏晴洗澡,所以就说道:“时间不早了,晴姐,你明天还要上班。还是早点去洗澡睡觉吧。”

苏晴不疑有他,点点头,便自去了。

陈扬便也就马上回了自己的屋子里,他的小心肝砰砰的跳。虽然不是一次两次了,可是每次这个时候他都激动的很。

 第二天,陈扬照常送苏晴上班。看着苏晴穿的正式而端庄,陈扬想起晚上那香艳的情景,他又有了强烈的反应。

还好,苏晴并未注意到。

送苏晴上班后,陈扬便先去厨具市场买了厨具。他将厨具放在后备箱里,随后才去上班。

陈扬如今上班更加的舒服了,大家都知道他是总裁面前的红人。所以那些小姑娘们都对他另眼相看。陈扬身在其中,就更加如鱼得水了。

说起来,雅黛公司实际上,林清雪虽然是总裁。但唐青青却是是一个大股东。

林清雪本身能开起这家公司,第一是有她的天才能力,对香水的造诣很高。第二是有她姨父的人力和财力的帮助。

林清雪的姨父是官场上的人,人力的帮助要多一些。财力上有限,而另外的财力则就是唐青青的外公给予的帮助。

唐青青的老家是佛山的。她的外公霍天纵在佛山有一个响亮的称号,叫做佛山武王。

霍天纵在佛山开馆收徒,门下的徒弟有许多都是名门之后。

不过,对于爷爷的那些事情。唐青青知道的并不多,因为唐青青从小是在国外长大的。林清雪曾经在国外留学,两人在国外认识,学成之后就回来开了公司。

当时,唐青青去佛山看望外公,跟外公说了一嘴要开公司的事情。霍天纵心疼这个外孙女,立刻无条件支持。

对于唐青青的背景,外人很难知道。因为唐青青自己都不大清楚,佛山武王的名号虽然响亮,但却是仅限于武术界内。

就好像是文艺有文艺圈,娱乐有娱乐圈,作家有作家圈。而武术,也有武术圈。

所以,独眼他们这些人就更不会知道这层关系了。否则的话,他多少还是要忌惮一些的。

且不说这些,中午的时候,陈扬闲逛到了总裁办公室里。

总裁办公室里,唐青青和林清雪都属于午休状态。两位美女的睡姿撩.人。

陈扬推开门悄然进去。

林清雪睡的文雅一些。而唐青青则是仰躺在沙发上,她穿的是裙子,双腿不知不觉岔开。

陈扬蹑手蹑脚的的看了过去,不过让他失望的是,唐青青穿了安全裤。

也就是在这时,唐青青醒了过来。她睁开眼就看见了鬼鬼祟祟的陈扬。马上,她也意识到了自己走.光。立刻坐了起来,抱胸怒道:“死陈扬,你个臭流氓在干什么?”

陈扬一本正经的道:“哦,我就是想验证下,你到底垫没垫。”

唐青青羞红了脸蛋,怒道:“去你丫的,本姑娘垫没垫关你屁事。”

林清雪也被吵醒了,见这两人又掐了起来,不由一阵无奈。

陈扬却是自知理亏,便说道:“我就关心一下,你别激动啊。我先出去了啊!”

这家伙说完就准备夹着尾巴走掉。

就在这时,外面忽然出现一个青年。

这个青年穿着白色衬衫,剑眉星目,器宇轩昂。一看就是能承包鱼塘的霸道总裁。

这青年气质凌厉,走路沉稳,眼中神光内敛,俨然就是内家拳的高手。

陈扬立刻停住了脚步,拦住了青年。皱眉问道:“你是谁?到这里来做什么?”他必须对林清雪和唐青青的安全负责。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