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为什么1用rush会软-我和18厘米室友的同性故事

更新时间:2020-12-19 10:12:33

我诚惶诚恐,觉得老脸烫的要死,硬着头皮岔开话题说:“嫂子你慢点,地面滑。”

 

 

柳莺蚊子似的嗯了一声,双腮绯红了一片。她有意的把目光挪开,可她却又时不时的扭头看我一眼。

 文学

 

 

我尴尬的要死,又觉得无地自容,木讷的扶着她往外走。

 

 

我不敢很大胆的再去欣赏柳莺,目光不知道该往哪儿落,心不在焉的到处乱看。

 

 

忽然,我在水池台下,看见一个紫色的东西,而且亮晶晶的。

 

 

我心想这多半是柳莺摔倒时候,不留神脱手掉出去的东西,要不然怎么会在水池台下边,还露出半个呢?

 

 

于是经过水池台的时候,我很自然的弯腰去捡。

 

 

我刚触碰到那个东西,柳莺突然大惊失色的拉着我叫道:“李东你别动那个!”

 

 

她的警告还是迟了一步,这时候我已经抓到了紫色的东西,并且发现旁边还有一个很小的瓶子,一并捡了起来。

 

 

“怎么了嫂子?”

 

 

我一边很诧异的问她,一边捡起东西直起了腰。

 

 

可当我发现手里抓着的赫然是一件玩具的时候,我真的是彻底愣了,完全懵了。

 

 

老实说我那方面还是很值得的骄傲的,可就算是我真的雄风振振起来,估计也就它这么个大小。

 

 

再看那个小瓶子,上面赫然写着润.滑两个醒目的字。

 

 

这两个东西是干嘛用的,傻子都知道!

 

 

我顿时恍然大悟,明白刚才柳莺的声音里为什么会有慌张的味道了,极有可能她刚才在卫生间里自己用东西玩着,被我的敲门声吓了一跳,这才不留神摔倒,同时还把这两样东西脱手掉了出去。

 

 

我忍不住幻想这玩意儿在柳莺身上的画面,便不由的心跳加速。

 

 

可是又一想到,柳莺这等仙女级别的女人,居然要用这种东西安慰自己,我心里又特别不是滋味。

 

 

这不就是吗!!

 

 

昨天晚上郭丽的电话打断了我的节奏,想来之后杨贺也没能接上活儿满足他的妻子,要不然,柳莺也断然不会靠这玩意儿自己弄吧?

 

 

我正发呆,柳莺忽然气急败坏又羞又臊的催促我说:“别愣着了,赶紧扶我出去!”

 

 

我恍然大悟,连忙点点头,扶着她继续往外走,也是我脑袋一时间空当的缘故吧,我居然鬼使神差的,拿着玩具往她眼前一晃,问道:“嫂子,这东西放哪儿啊?”

 

 

柳莺登时面红耳赤,吭哧吭哧的埋怨说:“你、你还问!我都说别动了,别动了,你干嘛非得动它啊!”

 

 

我尴尬的不行,也顾不了那么多了,顺手把东西扔了,完了还专门踹回了水池台下面。

 

 

见状,柳莺害羞的神色才总算好转了那么一丢丢,拉着我没好气说:“行了,快扶我出去。”

 

 

“是是。”我诚惶诚恐,赶紧.小心翼翼的扶好了她,慢悠悠的出去。

 

 

扶着柳莺让她坐下来,可她一坐就捂着后面叫苦说疼。

 

 

我吓了一跳,正色说:“嫂子你该不会是摔倒尾骨了吧?”

 

 

柳莺摆摆手说:“没有,没你的事了,你快拿了U盘给杨先生送回去吧。”

 

 

我坚持说:“嫂子,要是真摔倒尾骨,那可不是闹着玩的,我以前在部队就遇到过这种事情,有个战友摔了尾骨没当回事,结果第二天就住院了,还落下残疾了。”

 

 

“真的假的?”柳莺忧心忡忡的瞪大了杏眼,显然是怕了。

 

 

我很严肃的说:“是真的,而且这种情况,越早及时处理就越好,万一耽搁了,真会出大事的,我战友出了这档子事儿,我还特地找人学了按摩呢,呵呵。嫂子,我劝你还是去医院看看吧。”

 

 

柳莺害臊说:“尾骨怎么去医院看啊?”忽然她眼睛一亮说:“你刚才说什么,你在部队学过按摩?能帮我揉好尾骨吗?”

 

 

“这个……”我迟疑着说,“可以。”

 

 

柳莺红着脸说:“那干脆你帮我揉揉算了,我这样去医院多不好看?”

 

 

我没多想,满口应了:“行。那你趴着吧嫂子,我给你试试。”

 

 

柳莺大喜,可是忽然又觉得不妥,紧张兮兮的低头看了自己一眼说:“我得穿上衣服,这样……太不方便了。”

 

 

我一愣,脑袋里蹦出个念头,你这样最方便不过了,我轻而易举就能把你带飞起来啊。

 

 

可惜我没这个胆子,只好说:“嫂子你不方便动,我去帮你拿吧。”

柳莺这情况也没必要跟我客气,于是点点头说:“那麻烦你了,衣服就衣帽间的柜子里,柜子下边的抽屉里有贴身衣服。”

 

 

我点点头应了声,转身去了衣帽间。

 

 

有钱人就是不一样,偌大的房子还专门有一个衣帽间,而且柳莺的衣服很多,每件也都不便宜。

 

 

进了房间,好几个衣柜整齐的摆在那里,而且还有不少鞋都整齐的排列着,每双都价值不菲。不过话说柳莺这种女神,就该有这样精致的生活不是吗?

 

 

我急忙去打开了衣柜,很快便找出来一件吊带睡裙。

 

 

这件睡裙之前在家见她穿过,我也没多在意。

 

 

可是当我打开抽屉,面对好多好多花样款式各不相同的衣服了,我就有点懵了。

 

 

柳莺的贴身衣物实在是太多太多了,而且样式颜色什么的都不一样,她也没告诉我要穿哪个,这个我要怎么选才好呢?

 

 

伸手在内依抽屉里翻腾,让我心里说不出来的小刺激,最后我鬼使神差的拿出来一件黑色的小裤子和带镂空效果的小衣服。

 

 

我也没想着柳莺是不是想穿这两件,全屏自己的喜好来搭配的。

 

 

我幻想着柳莺穿上这两件的样子,绝对十足的动人。

 

 

不由自主的,我拿起来深深的吸气,沁人心脾,引人入胜。

 

 

我忍不住有了犯罪的念头。

 

 

也不敢耽搁太久,我努力克制下来之后,急匆匆的回了卧室。

 

 

回来之后,我见柳莺扶着床弯腰立着,她也怕再次走.光,一只胳膊抓.住浴巾,样子十分别扭,却有着让人震撼的视觉冲击感。

 

 

我过去把衣服递给她说:“嫂子我出去等你,好了喊我吧。”

 

 

柳莺嗯嗯着接过去衣服,却是眉头微微一蹙:“怎么拿……拿这件啊?”她两根手指捏着丁字衣服的一角。

 

 

我一愣,忙解释说:“我没看随手就拿来了,嫂子不行我再给你换一件去吧。”

 

 

“算了,就这样吧,你出去吧,我好了喊你。”柳莺放下阿内说。

 

 

我不知道为什么不由自主的笑了笑,恋恋不舍的出去等着了。过了一会儿柳莺喊我,我推门进来一看,瞬间有种难以克制的冲动。

 

 

此时她已经趴在了床.上,面冲着床尾,也就是门口这边,隔着吊带睡裙领口的空隙,我看的一清二楚。

 

 

靠近之后,我更是顺不收拾。

 

 

吊带睡裙很薄,纱织,具有半透明的效果,更重要的是,里面若隐若现,不断冲击着我的视觉和灵魂。

 

 

我有种疯狂的扑上去,任意妄为的冲动。

 

 

这是最原始的一种冲动!

 

 

看着看着,我魂儿都没了……

 

 

面对如此迷人的老板娘,我这样年龄的男人怎么可能把持的住啊,不知不觉,我居然就有了反应,问题是,我没了魂儿似的盯着她,一点都没注意到自己的丑态。

 

 

柳莺忽然侧目看了我一眼,发现了我的丑态,不由的蹙眉说:“李东你在干嘛!?”

 

 

质问声才让我魂归醒来,低头一瞧,顿时脸上滚.烫无比,窘的我真想赶紧找个地缝钻进去。

 

 

我尴尬的要死,本能的背过身去,诚惶诚恐的解释说:“对不起对不起,嫂子,我不是故意的,你太迷人了,我……我这……”

 

 

说着说着我就后悔了。

 

 

当着老板娘的面儿说这个,我这不是自找麻烦吗?!万一她翻脸,随随便便一句话,就能让我再次回到以前,过以前那种穷苦的日子!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