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那些年在学校睡过的|真的够了不要了你出去

更新时间:2020-12-19 14:18:03

01、北头和南头

我出生的村子叫李村,李村绝大多数房屋是砖瓦齐脊房,当然有几户劳动力匮乏的人家住的依然是土坯房。也有几户主房是砖瓦房,耳房和牛棚依然是土坯房的。村里房屋均背东面西,南北线状排列,村的最北边称为北头,最南边叫南头。

北头尽头是一片茂密的竹林,里边总能听到乌鸦,喜鹊、和不知名的动物叫声,蛇蝎蚁虫自然也不在少数。

这里只有通往田间的小路,平时自然也人烟稀少,望到视线尽头也只是零星的耕作农人,北头是最自然的一处净土,是各种鸟兽昆虫的乐园。

对于喜欢凑热闹的农人来说,此处是了然无趣的。入了夜,孩童是绝不敢去往北头的,那里尽是大人们讲的魔鬼及猛兽。现实是大家也只看到了几只野猫、几条水蛇出现在北头的竹林中而已…

北头是最自然的净土,南头就是最繁华的热地。

 文学

这里有宽约三四米的土砖路,一些碎砖杂乱散落在路面,经过多次风吹雨打,架子车碾压,砖块碎成鸡蛋大小,深深嵌入土中,越来越实,终成了村里最豪华的主路。

跟主路交叉接壤的还有几条土路,联通附近几个村庄和学校,土路在太阳下白的晃眼,不知要踩多少脚才能出此成绩。

南头热闹起来是在喜平出生的前一年,国家要将农村改革引向深入,鼓励村庄自主开发企业。

于是有了李村的建设热,村里建了一座砖厂,供应砖头给附近几个村建设自家住房。

建设热潮也吸引了附近几个村的剩余劳动力来务工,白天耕地里农活忙,南头更是雀不敢归巢。

日头落下,忙碌脚步稍缓后,村里人都喜欢去南头转转。

老爷爷们聚在一起交换烟叶,“叭叭叭”地边抽边嚼舌根,内容多半是:谁谁家的牛生牛娃儿了,谁谁家的媳妇不孝敬老人…

年轻人聚到一起,未婚女子好聊男人,已婚女子聊孩子,男人不管已婚未婚都聊女人。

孩子们聚到一起,趁大人们都在南头,琢磨着今晚去哪一家搞破坏。

当然,能在砖厂的窑熄火后仍吸引大家来南头的是张家的小卖部和全村唯一一台黑白电视机。

02、南头荒唐事

林哥,你媳妇刚生你就猴急往外跑?”李林和彭大宝快步往村南头走去。

我妈照顾着我还不放心啊,西游记一集不看就落后哦!”李林似乎听到了“咚~咚,咚咚”的片首曲,小跑了两步。

你不是猴急着去看王小妹的吧?”彭大宝又褶起脸坏笑起来,也跟上几步。

他更想看到王小妹那擦着猴屁股红的脸,那红胭脂擦在别人脸上无论怎么看都像黑煤炭上落了一片红,在王小妹脸上就是大白馒头上的馒头焰,看着喜庆有食欲,想到这里彭大宝不觉吧唧了一下嘴。

我都当爹的人了,哪像你这见喽女人走不动道的光棍蛋子?”李林略带愤怒和戏谑!

嗯,赶紧走看西游记,看西游记”彭大宝跟李林是“没裤子穿”长大的一代,经过无数次李林的恶揍以后,他是很明白他的脾气,闹他还是得有个度…

电视机摆在两米多高的立柜上,电视机前的大片空地如往常一样挤满了人。

前面是几排坐着木制凳子的积极人士,小卖部家只有几张木凳,所以大部分都是搬的自家凳子。

农村的凳子都是实木的,轻者八九斤,重者几十斤,西游记受欢迎程度可见一斑。

小毛孩子就在凳子空隙间席地而坐,或者干脆趴在地上看,后边空地也站了不少人 再往后挤挤就是砖垛了,那是不能靠的太近的,总有一两块砖在垛上摇摇欲坠…

西游记并未开始,电视里只有雪花在飘,发出滋滋的声响。一群人盯着黑白雪花,眼睛一眨不眨。那一声“咚咚咚咚”的片头曲是所有人的期待,并未看出焦急的等待,格外认真的等待…

那时候获得信息的渠道少,人们格外擅长等待,快乐地等待。

李林和彭大宝自然地往后排走,他俩并未去盯那个雪花,眼睛在人群中搜索,搜寻那个独一无二的“馒头焰”。

搜寻几遍后,两人眼神逐渐暗淡,但还是不死心地继续张望。

你说王小妹是不是今天不来喽啊?”彭大宝悻悻地问。

我哪里知道,她每次播西游记都过来的嘛”李林回道。

会不会生病喽?”彭大宝依然不死心。

我和你晓得的一样多”李林听彭大宝这么说,也揣测起来,隐隐不安。

咚咚咚咚,嘟嘟嘟嘟,俺老孙…”两米多高立柜上的黑白电视机突然响起了西游记片首曲。

穿插在人群中的小孩童也跟着唱起来“咚咚咚~”人群立即躁动起来,朝着电视机前方聚拢,如一群小鸡得到母鸡的召唤“来吃虫子咯”。

有木凳的正襟危坐,除了孩童们跟着片头曲喝着,其他人鸦鹊无声,生怕自己动了嘴、迈了眼,错过一幕。

蹲在空地边缘抽烟的男人们用尽全身气力猛抽最后几口,把烟头一扔扭头就往电视机前跑,边跑边咳,慌忙用手捂住嘴,生怕惊了入了迷的众人。

李林和彭大宝一心搜寻王小妹耽误了占据有利位置的机会,李林正急着往人缝里挤。

林哥,这颗苦楝树看着挺扎实哦”彭大宝指着距人群两丈处有一抱粗细的树说道。

李林当即明白彭大宝的意图,两人相视一笑,朝着苦楝树跑去。

树有四层楼房的高度,离地两米处有一个健壮的分支,分支处树皮已被磨的噌光噌光,这里本就是村里娃娃们的一处游乐园。

野生野长的庄稼人,当然没费什么事就爬了上去,两人坐定往下望去,视野开阔,黑白电视机画面清晰可见。

此时“三打白骨精”五个大字跃然屏上,李林正要点上一根烟为观影助兴,正准备享受这一场视觉盛宴。却听到彭大宝杀猪般大叫“王小妹,到这来看!”

李林烟在嘴上,忘记了点火,往树下看去,王小妹穿着跟村里妇人们一样的迪卡小褂、尼龙格子裤。

小褂塞进尼龙裤,将她那粗细均匀的身材勾勒地恰到好处。如凝脂的脸好像从未被日头虐待过,白净若雪。腮红也是点的板板正正,说是“馒头焰”在几个村中也绝找不到如此白净的馒头。

农人的腰背都是弯的,她却如骄傲的孔雀般昂首挺胸,曼妙不可言。

如果真要找个好的形容,她就如电视机里那白骨精一般吧!”李林呆呆地想。

此时,她听到彭大宝的叫声也是扭头看向树腰,却不予理睬,淡淡地把眼神收回。对身后的陈爱国说道“叫你来早点的吧,你非要摸我的…”手字没说出来,她羞红着脸朝周围望了望。

现在往哪看西游记?”她其实是多虑了,在她看向人群时,听到彭大宝叫声的青年都时不时扭头看向她,又怕误了剧情,头都是前后节奏性摆动。都在等她那句“小哥,让个位置好吗?”

陈爱国环视一圈,看到黑白电视被围的估计老鼠钻进去都要踩到人的脚。他无奈往李林和彭大宝坐的树丫看去,此时李林正抽着烟叶,时不时往王小妹这边瞅上两眼,彭大宝毫不避讳地盯着王小妹目不斜视。

那颗苦楝枣树三个分叉呢,咱也上去。”他虽然讨厌彭大宝那无事献殷勤的奴才相,但想看到西游记还只能跟他做邻居。

说罢就要去牵王小妹的手,王小妹当然没有给他这个机会,摆摆手大步往苦楝树走去“哎呀,好多人看着…”。

苦楝树的树丫虽然只离地两米,王小妹还是难上去,她才不会抱住树干往上爬,生怕脏了自己的迪卡衬衫,更怕污了自己的形象。“你先上去,再拉我”回头对陈爱国撒娇道。

要不我拉你啊,小妹”彭大宝又在献殷勤。

谁要你拉,你就想占我便宜的啵。流氓!”说罢望向陈爱国,陈爱国也是三下五除二轻松到达树丫上,但是在树丫上却难发力,王小妹满头大汗硬是上不去,发丝沾到脸上,更显妩媚。

在王小妹再次往上爬时,感觉到一双打大手狠狠地贴到自己臀部。“我实在看的着急,我推你一把,嘿嘿”王小妹扭头只看到布满老褶的一张笑脸。

随即整个人僵掉,馒头焰似被点燃,红到耀眼。陈爱国惊到放了手,李林的烟从嘴唇滑落,随之滑落的还有王小妹的身体,彭大宝冷静地接她入怀中,依然嘿嘿的笑,比以往的笑容都更加灿烂。

广场的人群中有人喊道“彭大宝摸王小妹屁股了!!!”

瞬间,除了小孩子大家都扭头看向苦楝树,此时没人在意电视机里还在演孙悟空已经打死白骨精的第三张人皮。

陈爱国跑开了,看都没看一眼蹲在地上泪眼模糊的王小妹。彭大宝也不笑了,愣着站着。

广场的老人们摇头叹气,妇女往地上吐着唾沫嘴里恶狠狠念叨着“流氓”。小伙子们眼神里充斥妒忌,怨恨…

西游记结束,雪花又在电视机里飘起来。南头的路确实四通八达,王小妹的两哥哥提着榔头就跑来了,彭大宝远远见王小妹的哥哥提着榔头,一溜烟已不见踪迹。

星光满天,夜深了,南头的路依旧白的耀眼。众人散去,虫子又在南头鸣唱起来:叽叽叽,咕咕咕…

南头是繁忙的,在往后很长的一段日子中,各种八卦的主角一直是彭大宝摸了王小妹的屁股。

没人在意,南头与去往王大湾的路上每天会出现一个一笑满脸褶子的黑汉。人们只沉寂在自己的八卦中,当八卦被说成“彭大宝在杉树岭强暴了王小妹”时,彭大宝跟王小妹真的就结婚了。

再过一年,他们的儿子彭晓宝就生了…

这些让村里人笃定八卦都不是空穴来风,至于为什么王小妹愿意嫁了彭大宝,大家都说不清楚…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