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孩子没睡着老公侧身做-公与儿憩乔静44章

更新时间:2020-12-19 14:29:10

  雁秋每天7点10分准时从家出发,单位离家比较远,坐公交车需要半个多小时。

  她是图书馆的管理员,平时工作清闲,就是上下班时间管理比较严。有一次,雁秋早上因为婆婆起床晚了,等把她服侍好,出门晚几分钟,错过了公交车,没赶上上班打卡,当月的奖金就扣没了。虽说不多,但也够给在外地上大学,正长身体的儿子加加餐的,雁秋心疼了好长一段时间。

  从那以后,她索性早上早早起床。最近她经常失眠,晚上一两点钟好容易迷糊着,凌晨三四点就醒,翻来覆去再也睡不着。不只失眠,眼睛也花了,头发成绺成绺往下掉,尽管已到深秋,天已凉了,还会莫名其妙出一身大汗,同时还伴随着心慌,焦躁。她心里很清楚,自己这是典型的更年期症状。

  洗漱完,开始准备早饭,稀饭头天晚上就在电饭煲里预约了,蒸上婆婆爱吃的玉米馒头和鸡蛋,及一小碗咸菜。自己呢?更简单了,一小碗稀饭配半个馒头,或头天有剩饭,就炒米饭吃。

  时间还早,雁秋从冰箱拿出中午要吃的菜。两个人简单,两菜一汤,一荤一素。今天的荤菜是鸡翅,婆婆只吃中翅,雁秋为了省钱,买了几个中翅给婆婆吃,又买了几个翅根翅尖自己吃。蔬菜是天天必须有的,婆婆年纪大了,容易便秘,吃蔬菜润肠通便。汤,除了骨头汤、鱼汤,平时雷打不动是婆婆要喝的八公山嫩豆腐汤。所有菜都是少盐少油,辣椒更是从餐桌上绝迹。有时雁秋实在感觉嘴里寡淡无味,就跑到小吃街去吃一碗麻辣烫,来满足一下口舌之欲,可是不要一会,肠胃就“咕咕”作响,忙不歇往厕所跑。

 文学

  偶尔单位的同事在一起聚餐,她都婉言谢绝,一是没有时间,二是她的肠胃已经娇弱到不适应任何外面的食物。

  她跟老公抱怨,自嘲自己已经提前进入老年状态,老年生活。老公在电话那头打着哈哈,“这样不是更好,有好多人羡慕你这样的生活,早睡早起,少盐少油,目前正是最健康的生活状态。”“你看我天天加班,忙得没时间做饭,只能叫外卖。”说着,老公把摄像头对准自己的头顶,“看看看看,压力大的都秃顶了。”

  雁秋在电话里少不得叮嘱老公一番“注意身体,按时吃饭”,然后默默地挂断电话。

  从和老公结婚,就两地分居,虽说不远,但总是不便。不忙的时候老公半个月回家一趟,忙的时候一两个月回来一次,回来也呆不长,帮不了雁秋什么,家里大事小事还要靠她自己解决。

  就如老公自己说的:“人家老婆天天要服侍老公,你命好,我不用你天天服侍,但就回来这两天,你总该把我照顾好吧!”所以说,老公不回来还好,她和婆婆吃的简单,老公一回来还要挖空心思多炒几个菜,让他吃的开心。

  雁秋把米淘好,放进电饭锅预约,鸡翅烧到半熟,菠菜洗好沥干水。看时间尚早,拿起手机打开微信。

  她的微信群很简单,一个家族群、一个单位群、还有一个就是高中同学群。联系人也没有几个,平时难得有人发消息给她。频率最高的可能就数外地上大学的儿子,“这个月生活费该打了啊!”“天冷了,给我买件羽绒服。”“今天请室友吃饭,花光了所有的生活费,你总不能让你儿子饿肚子吧。”“和朋友约好去玩,母上大人赞助一下呗!”面对儿子的要求,尽管雁秋再捉襟见肘,也不忍拒绝。红包发过去后,会安稳一段时间。

  今天打开微信,和平常一样,没有任何消息,倒是家族群和同学群同时有消息传来。

  家族群是小姑子发来的,“嫂子,这个周末我回去看看老娘。”

  “兹定于本周末组织90届毕业班,30周年同学会,有意参见者与某某某联系。”同学群发了一个群通知。

  一般对于这样的同学会,雁秋都会选择不参加。没时间,也不想参加。上学时她就是那种淹没在同学堆里最不起眼的那个,长相普通,也不太会说话,走到哪儿都是可有可无的存在。

  本来同学群她都不想加的,有一次,一位同学去她单位给孩子办图书证,正好碰到雁秋,不管她同意不同意,就把她拉进群里。进群后,雁秋从没在群里说过话,但群里的每条消息,她都认认真真地看过。群里虽然有几十号人,活跃的也就那么几个。

  这次,她也没准备参加。

  雁秋看时间差不多,婆婆也醒了,就把她的洗脸水倒好,早饭端上桌子,千叮咛万嘱咐自己不在家时,千万别开煤气。

  婆婆年龄并不大,但因为前年得了脑血栓,恢复的不彻底,留下手抖、腿不能长时间站立的后遗症。而且这两年又越发的爱忘事,眼面前的事情记不住,以前的事倒是记得清楚。去咨询医生,医生说是典型的“阿尔茨海默病”,就是我们通常说的“老年痴呆”,说她这种状况只会越来越严重。

  婆婆年轻时守寡,要强的她一个人把兄妹俩拉扯大,生活的艰辛造就了婆婆强势的性格。她一发火,老公和小姑子到现在还怕她,雁秋也怵她。刚嫁过来的时候,婆婆对她很严厉,甚至可以说苛刻。这些年要稍好些,婆婆也知道审时度势,毕竟她现在的衣食住行都要依靠雁秋帮忙打理。

  刚到单位,一个同事就神秘兮兮地靠过来对着她的耳朵说:“听说没有?这次提拔内定谁了吗?”

  “不知道,肯定不是我。”雁秋没兴趣听。

  “是李娜娜。她要不是陈馆长家的亲戚,哪临到她呀!”同事用不屑的口吻说。“我倒没什么,来得晚没有资格,可你在单位干大半辈子,怎么也轮到你了。我真替你不值,要是我,早去闹了。怕什么?大不了鱼死网破。”说完,不待雁秋说话,忿忿不平地走了。

  对于提拔问题,雁秋也很无奈,按说她早就有资格,可是每次单位提拔中层干部,都轮不上自己。就像这次,她是知道的,可领导提前就找她谈过话,称赞她是老员工要发扬风格,扶持新人。雁秋从小到大,最大的缺点就是不会拒绝别人,只能咬牙点头答应了。

  她和老公说起这件事,被老公臭骂了一顿,说“再过两年你就退休了,还混成这样,丢不丢人?”

  这几天她一直为这件事烦恼。头脑里有两个自己在打架,一个说:“算了,算了,不就是多几百块钱的事吗?”另一个自己说:“凭什么?论资排辈也该轮到我了。”就这样纠纠结结一直拿不定主意。

  中午下班,路上有两辆车发生擦碰,到家比往常晚几分钟。婆婆板着脸责备她:“怎么回来这么晚?”雁秋苦笑着说:“这我真没办法自己掌握。”说完,洗手抓紧做饭,中午时间很短,不能耽误工夫。

  吃过饭,没休息一会,雁秋就又往单位赶,下午单位有会。

  开会的时候,领导说最近单位有个不好的现象,有人捕风捉影,私下议论同事。雁秋坐在下面,总感觉领导是在说自己,恨不能像孙悟空,把身子缩小到别人看不见的程度。

  “算了,不争了。”雁秋在心里对自己说。

  晚上回到家,吃完饭,帮婆婆洗漱完,已经快九点。剩下的是属于雁秋的时间,她打开微信想问问儿子最近的情况,刚发了段语音,同学群就传来提示音,上面说本次同学会请同学们尽量都能参加,班主任王老师想见见大家。

  王老师是她高中三年的班主任,雁秋心里一直很感激她。要不是她的鼓励和帮助,估计她早就辍学回家了。

  “每个人的出身没法改变,但是通过努力,能改变自己的命运。”这是高二那年,王老师告诫她的话。

  雁秋的父母在菜市场卖菜,她是老大,底下有三个弟弟妹妹。父母忙于生意,天天不沾家,所以他们不想雁秋再继续念书,想让她帮着家里做生意,照顾弟妹。

  雁秋心里不愿意,可又不敢违抗父母。

  那段时间她的日子过得很灰暗,不光要和父母抗争,还要应付班里同学的欺负。

  准确说是张倩,其实雁秋和她可以算是发小,小学起就是同学,一直到高中,两人关系不错,有一度张倩的妈妈甚至还要认雁秋当“干女儿”。

  张倩的妈妈也在菜市场卖菜,本来两家的关系也不错,可因为摊位的事两家大人有了矛盾,波及到孩子。又加上张倩和外班的男同学谈恋爱,不知被谁告诉了老师,受到学校处分。张倩一口咬定是雁秋告的状,两人从此反目成仇。

  雁秋木讷,不善言辞,张倩活泼,尖牙利齿,吵架雁秋根本不是张倩对手。每次张倩在班上指桑骂槐,同学们都听得出她骂的是谁,雁秋也知道,但她不敢接招,她说不过张倩,也没人会帮她,她被全班给孤立了。

  有一次她被张倩骂的实在受不了,就跑到王老师跟前告状。王老师狠狠地批评了张倩,还把家长叫到了学校。雁秋以为这样张倩会有所收敛,没想到,更可怕的事还在等着她。

  一天上晚自习,课间雁秋上厕所,蹲坑的时候,被人用粪水从头到脚淋了个透。每个人都知道是谁干的,可又没抓到把柄,只能不了了之。

  这件事让雁秋的身心受到重创。在家休养了好长一段时间,准备听从父母的意见辍学了。

  有一天傍晚,王老师来看她,她对雁秋说:“要想改变身边的环境,首先要改变自己。”

  雁秋第一次没有听从父母的话,背起书包又走进了校园。

  她在学校更沉默了,独来独往,一门心思放在学习上。尽管她很用功,很努力,但天赋不高,高考分数勉强上了一所大专院校,毕业分配到图书馆,一干就是二十多年。

  张倩高考前夕意外怀孕,被学校劝退,无缘高考。她父母嫌丢人,把她送到外地亲戚家去了。

雁秋决定参加同学会,她想见见王老师。

  周末那天,雁秋稍稍收拾了一下,提前做好饭菜,只等小姑子一来就出门。尽管早已提前跟婆婆说好去参加同学会,可临出门,婆婆还是追到门口,一个劲问她干什么?雁秋只好又对她说了一遍,门在身后关上的一刹那,她听到婆婆对小姑子说:“一天到晚瞎跑,我可要替你哥管住她。”

  雁秋不禁哑然失笑。长这么大,最在乎自己的恐怕就算婆婆了。当年要不是婆婆,估计她和老公也走不到一起。雁秋长得不起眼,老公却又高又帅,介绍人介绍的时候,老公连正眼都没看她一眼,就拒绝了。没想到,婆婆却一眼相中了她,现在想想可能当时就是看上她性情温顺这唯一的优点吧!

  执拗不过婆婆的老公在万般不情愿下和雁秋结了婚。婚后,雁秋没少为了老公的诸多“红颜知己”难过生气。

  生气归生气,日子还要继续,她只能选择装聋作哑,假装若无其事的过日子。

  同学会地点在郊区的一家山庄,去那儿没有直达的公交车,雁秋只得忍痛打了一辆出租车。

  赶到山庄,同学已经来了不少,见面后免不了一阵寒暄,然后三三两两相谈甚欢。雁秋没有要好的同学,一个人尴尬地坐也不是,站也不是,就希望聚会赶快开始,和王老师打个招呼就走。

  好不容易盼到聚会开始,班长致辞:“首先让我们用最热烈的掌声欢迎我们最敬爱的王老师!”同学们“噼里啪啦”一阵掌声。班长挥了挥手接着说:“然后再用最最热烈的掌声感谢我们的老同学,张倩张总为这次的聚会提供了山庄这么高大上的场地。感谢感谢!”

  只见打扮雍容华贵的张倩挽着王老师从外面走进来。雁秋看到张倩那张画着精致妆容的脸愣住了,两只手僵在那儿忘了鼓掌,过了好一会才回过神来。

  耳旁传来同学们悄悄地议论声,“听说张倩现在资产过万,是不折不扣的富姐。”一位同学的声音里明显感觉到艳羡。

  “我还听说,她和丈夫离婚了,带着个孩子。”另一位同学补充说。

  上学时和张倩比较要好的一位女同学插嘴:“当年她和她丈夫白手起家,一路走到现在,最终也是只能同甘苦,不能共富贵。”

  “她才不甘寂寞呢?前不久我看到她和她的小男友在一家西餐厅卿卿我我。”一位男同学一边坏笑一边说道。

  雁秋不想听到关于张倩的任何消息,只想找到机会,和王老师见一面,打个招呼就走。

  趁着同学们围在张倩身边献殷勤,雁秋瞅准机会,来到王老师面前,一把握住老师的手。

  “王老师好!”雁秋很激动,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你是?”王老师看着她,努力在脑海里搜索着记忆。

  “我是雁秋啊!一直坐在教室右边靠窗位置的。你还记得吗?”雁秋边说边比划。

  王老师眯着眼想了半天,抱歉地摇摇头,“实在对不起,学生太多,记不起你是哪一位了。”

  雁秋试图还想向王老师进一步介绍自己,这时,张倩走了过来。

  她亲昵地抱住王老师,似笑非笑看着雁秋说:“你还在那个破图书馆上班吗?每个月拿那点工资够干什么的?不如干脆跟我干吧!我不会亏待你的,就像当初上学时一样。”张倩说完“哈哈”大笑起来。

  雁秋的胃里一阵翻江倒海,赶紧跑到外面,蹲在地上吐得昏天黑地,直到把胃里所有的东西吐干净,心里才舒服些。

  她直起腰,抬眼看看四周,已近深秋,泛黄的树叶落了满地,雁秋想起诗人海子的一首诗:“在这个世界上秋天深了,该得到的尚未得到,该丧失的早已丧失。”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