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乖让我舔会让你舒服的*跪在女王脚下

更新时间:2020-12-19 15:05:45

一个镇子,国道穿镇而过,整个镇子处于一个山区里的“葫芦”谷地里,镇子里的建筑顺着公路东西排列,镇子的南北都是比较荒凉的山。

01.

镇子里有户人家,当家的据说是祖传的“神汉”,他家的房屋坐落于镇南的山脚下,家里人口单薄,男主人叫敖军,此地“a、ao”不分,所以熟悉的人都称呼他“阿军”。

原本阿军是有家人的,他二十二岁结婚,娶了个“苗家”女,第二年有了个儿子,他二十五岁的时候,出道开始做“神汉”,也不知道是咋了,第二年他的妻儿就莫名失踪了。

也有镇子里的公安和县里的公安来调查过,可结果一直没有出来。时间一长,这事就被人有意无意地遗忘了,这个地方有不少奇奇怪怪的人,发生了许多奇奇怪怪的事情。

 文学

这不,一大早,镇口开便利店的李东就跑来找阿军了。

阿军、阿军在家吗?”

李东边喊边走进阿军家的堂屋。进门有个贴地顶梁的木排屏风,宽2.7米,厚6厘米,整体严丝合缝,刷着黑漆,这黑漆不亮,表面上看去,像是涂着一层黑色的粉末。木牌的正中,绘着一幅画,长六尺、宽四尺的白色下山虎,这画上的白老虎,奇怪的是闭上眼睛的。

一大早的叫魂啊。”阿军摇着蒲扇,光着膀子,穿着大花裤衩子,趿拉着一双没系扣的布鞋,一米七的身高,显得精瘦,白皙的皮肤,乱七八糟的发型,但是全是上下特别干净。

李东看起来面色青白,手里拎着个袋子。

阿军、阿军你要帮帮我。”李东声音嘶哑,嘴唇干裂,身体还有些发抖。

别急,来,坐下,慢慢说。”阿军瞟了他一眼,又盯着李东拎着的袋子看看,拽着李东坐在了堂屋里。

堂屋的摆设很简单,一张方桌子配四把木凳放在正中,靠着后墙是双开的窗户,一直大敞着,从室内一眼就能望见不远处的山林。

室内的左侧是茶座和躺椅,这些是竹制品,看起来用了不少年头,有些暗红的汗斑沁了出来。

阿军从桌上的大茶壶里,倒出杯茶,递给李东,李东喝了两口后,才慢慢有些定住心神。

这是见鬼了?”阿军慢腾腾地来了一句。

你咋知道,哦,对了,你是神汉。”李东一惊,想了想又放松下来。

阿军,你看看,这该怎么办?”李东从袋子里掏出二瓶香油,放到了桌子上。

阿军乜斜了一眼,“这是你进货错了,想着多挣钱吧,结果粘上了。”

对对对,是我错了,可我也不知道啊。”

这个油贩子也不知道,他这是地沟油回炼的,可是他抽地沟油的地方,死了人,人都腐烂化了,这是尸油渗进去了。”阿军慢条斯理地喝着茶,轻描淡写地解释道。

李东听了和自己猜测的差不多,作为一个普通人,他想的不是惩奸除恶,而是太平安稳过日子。

那我该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这油都挖坑埋了吧,再烧点纸钱,没多大事。”

02.

阿军一大早就接了单生意,进账五千块钱,卖出去花了五块钱买的黄纸上,随便画的一些他自己也不明白意思的符纸,又搭上一捆冥币。

像这种生意,他基本上每个月都能接上几单,找他的人,无非是求个心里平安。真正太麻烦的生意,他也不太愿意接,因为他知道,这个镇子本身就不普通,如果自己做的太过,难免引起众怒。

在做普通人之前,他也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什么“特殊”的东西存在,毕竟已经出现的那些奇怪事情,都被“专家”们解释过了,不过是一些特殊的自然现象。

做了“神汉”,接过家传的桑皮书,最重要的是看过家族的守护后,他才慢慢明白,原来这个世界远比自己想的复杂。

太阳过午后,阿军走到堂屋屏风木牌那里,右手两指夹着一枚薄薄的刀片,在自己的左手心一划,一条血痕出现了,他眉都不皱,把流血的手按在那白虎的大口边,大概十秒后,抽回手,再看,血痕没了。

像这样的事情,每过七天就要做一次,如果有事相求,还要在求事前,焚香喂血才行。这些个怪异的行事,都是因为阿军是一个“神汉。”

阿军的祖上不知是从那一代开始,有“仙家”附体,于是就不学而通能“看事”了,接着他的祖上就请了一位“白虎”驻在家中,立了暗堂。

阿军也是从家传的桑皮书上知道的这些因果,比如说堂口分类,堂口一般分为武堂,文堂,暗堂,明堂,皇封堂,还有就是执法堂口。

这武堂就是说自己家的“神仙”们是武将为主,文堂也就是文人,暗堂是指普通人不知道,明堂是指堂而皇之地给别人办事情的,皇封堂就比较厉害,那是每年九月九受到上界册封过的有“组织”单位,这家里的“神仙”们有的还领着上界的俸禄,不需要自己家里供奉,执法堂口顾名思义,就是专门管理这些堂口办事规矩的。

阿军家里请来的只是修炼的白虎,那是肯定没有受到过上界册封的,他家里的“神仙”也不多,也就是“胡、黄、常、蟒”四大家族的人马,都是一些“小仙”,这也是那位白虎能管理的。

堂口的“兵马”不多,也就办不了什么大事。按照修为、修行的不同,又分出了佛、道、仙、鬼堂,阿军家的只是“仙、道”堂,像今天这李东问的“鬼”事,其实他是办不了事的,所以这件事还不算完。

月上中天后,阿军沐浴更衣,开始上香,一支香,是给太上老君或地藏王菩萨上的,还有就是一支香也能招鬼。阿军当然不会上一只。

二支香,代表道教的太极阴阳,那是布阵用的,阿军今天无需“做事”,也不会上二只。

三支香,佛前三柱香,有人说是三世佛,有人说是三方佛,最常用的就是三支香了。阿军也不明白这些道理,反正每次和自己家里的这位“白虎”大仙沟通时候,都要上个三只香。

三只香烧完,阿军天灵穴一麻,浑身气血上涌,他知道,这是“仙家”上身了,白虎是家传的守护,上身也是半上身,也就是说阿军还有自己的意识能和“白虎”交流。

那个、今天接了个生意,还是要麻烦你去和土地商量商量?”阿军对自己家的“白虎”一点也不客气,如果有可能,他宁愿这“神仙”早点走,自己好过正常人的生活。

这是因为,当“神汉”的,注定家宅不幸,“五缺七损”必犯。

这位白虎对阿军的态度无可奈何,谁叫自己和他家的祖上签订了五千年的长约呢,真是万万不该啊,如果时间能倒流,自己早知道会碰上阿军这种痞赖货色,自己肯定会不屑一顾地。

其实阿军刚知道家里居然有“神仙”时,那是非常高兴的,对白虎也是着意小心供奉,每天都上一只长香。

阿军所求也不多,一开始求的是富贵,不料白虎说:“我们修仙的不取人间富贵,也不能取。”阿军有些不满。

接着阿军求姻缘,娶上二个大美女总行吧,可白虎说,“那不行,修行路是孤独的!”

阿军怒火攻心,孤独你妹啊,你个孤独的白虎,自己是单一个,还想我也单着,可阿军还是忍住了。

那就求长寿吧,这个该容易了吧。可是白虎还是有说头,“长寿是不可能的,你一个普通人,只是仙家办事的代理,长寿不了,要不然,你家里人咋就你一个呢?”

由此,阿军想明白了,这看起来挺美的事情,家里有“神仙”啊,可是啥事都办不了,还要白忙乎。于是对这位家里的“守护神仙”也就渐渐不客气起来。

03.

你怎么又干这种事情?不是说不能干吗。”

我咋就不能办了,啊,不办事,哪里有钱,没钱买吃喝,怎么给你供奉,你没有香火供奉,哪里能修行……”阿军开始算账起来。

打住,我早说过,一个堂子没有鬼仙会多了很多麻烦的事情,这阴事上面必须要鬼仙去办才得力啊,你怎么就不听呢,找个鬼仙回来,像今天这事,搞定不是很快”。

你滚蛋吧,我看你就是想得瑟,哈,手下人马少了,官太小,管人太少不过瘾是吧,我也早就说过了,就你们几位,多一个也不行,招待不起。”

白虎不说话了,再说又要和阿军谈条件了。

你布阵吧,摆开七支香,就按照道教的七星北斗阵来,我这就去”。白虎明白,早点平事,万事大吉。

白虎这么一说,阿军才止住胡搅蛮缠。接下来,阿军就燃香摆阵,这套手法,他做的飞快,也就是几分钟的时间,白虎就回来了。

那个香油的事情算是结束了,以后不会有东西找那个李东了,土地派了差,设了界。对了,听土地说,最近山里出来一只修成真仙的黑狐,出世去了,你也是开了天眼的,如果碰到了那位,那可是缘法啊。”白虎很羡慕地说道。

黑狐?不是白狐吗?你上次还说和人家认识。”阿军有些鄙夷。

白虎有些不耐烦了,“白狐是白狐,黑狐是黑狐,是两个,知道吗,不是同一个。”

阿军撇嘴,“呵呵,就你这脾气,几百年都修炼个啥,一说就跳……”

白虎二话不说,往黑漆墙上一跳,然后一个转身,成了下山虎。

我就这个样子,怎么的,我是你家请来的!”就此不动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