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扯下她的肚兜 塞子下面流出来了

更新时间:2020-12-19 15:48:28

小芸一个人在大城市里打拼,工作的环境不错,算是职场白领领导,待遇优厚并有自己的一套公寓,唯一不足是繁忙,十二分重的工作量。对于其他人会觉得压力太大,但对小芸来说却干劲十足。

今年年中,公司为了奖励小芸的优越完成任务,说是派她出差S城一个星期,其间还公司出资让她随便安然一个星期,无论多少开支公司全部承担,公司里所有人都是羡慕嫉妒,能出差S城已经是肥差了,还搭上那么多,眼红的人不少,但又不得不佩服小芸。

小芸到了S城仅仅用了三天就完成了公司的差事,领导让她安心度假,不用提前回来。

难得放松下来的小芸在手机上找到S城最好的度假村,当天就住了进去,懒洋洋地在度假村躺了两天,只好找点事让自己好奇一下,无聊中看见度假村不远处一间酒吧办活动的信息吸引了小芸。

一直忙着工作的小芸也去过酒吧应酬谈工作,但从来没有放松过让自己静静地喝一杯,小芸立即起身慢慢走路前去酒吧,按照广告这个酒吧装修是很有特色的,小芸期待着,希望它能让自己有个美好的夜晚。

站在酒吧门前,单单是门口的设计就让小芸开心了,简单有特色的门,温馨色系的瓷砖,彩色的酒吧名。小芸走了进去,虽然是酒吧更象酒馆设计,并不吵闹,客人们轻声交谈着。

 文学

小芸在服务生的引领下走到了一个靠窗的位置,很适合一个人静静地坐着的小包间,说它是小包间因为前面那桌的椅子是三人大靠背式的,刚好帮小芸挡住了,不受干扰并可以观赏窗外的景色,小芸微微一笑,十分满意的点了自己想尝试的酒与菜。

酒很快就端来了,服务生应该是见惯了独自一人来到的客人,安静的上完酒与菜,然后静静地走开,小芸边听着酒吧的音乐边慢慢品着酒,也许是来早了,酒吧不见有什么活动进行,小芸倒是享受着此刻的安宁。

原来是酒吧有表演可观看,小芸喝了一杯又一杯,又加了份酒,也添了菜,从来没有看过表演的小芸也沉浸其中,此刻的酒好象是甜的,喝不醉,呵呵呵,小芸根本不知道自己起身去厕所时是歪斜着走的,还在傻傻笑着这间酒吧真蠢,买甜的酒……

嗯…头痛…痛…”呢呢喃喃的小芸边用手抱头边准备睁开眼睛起床,想去摸头的手此刻摸上了不是自己的头,发现不对劲的小芸睁开眼睛,此时的小芸嘴巴大到可以吞下一个西瓜,眼睛看见一个自己不认识的小青年,“好帅。”小芸的心里不争气的赞叹着。

还是不明白的小芸就这样眼睁睁看着还在睡觉的人,小芸一动不动,好像自己赚到了一样,完全忘了该思考的是为什么一个陌生人躺在自己身边。

过了一会儿,醒了,对上了小芸好奇的眼睛,小青年“霍霍…”站起来,嘴里快速说:“早,早,早上好,姐,我不是有意冒犯的,昨晚,不,今天凌晨送你回来,你吐了一地,身上衣服脏了,我刚让清洁阿姨帮你换好,你又吐了,还有,是姐,是姐硬是压着我不让我走的,我,我们什么都没发生。”

小芸好笑地看着慌张的小青年,问了一句:“你叫什么名字?”那小青年看了看小芸,说:“我叫超然,我是酒吧的服务生,昨晚服务你餐桌的,你喝醉了,担心你这样回去危险,就把你送回度假村了,幸好不远。”

哦,不好意思,我请你吃早餐,算是谢谢你。”小芸微笑的对超然说着。

吃早餐时小芸好奇的问超然:“你几岁了?为什么在酒吧当服务生?”

超然回答:“我21岁了,假期没事做,当服务生赚点钱花。”

哇,我比你大十岁,我31了,年轻真好。哎,那你想当导游赚点钱吗?我还有一个星期的假期,想到处走走,却不知道怎么选择。”小芸轻松的说着。

好啊,我是当地人,你想玩我可以帮你安排,包你满意。”超然快乐地回答,在他眼中小芸是干净可爱并爽快的人,所以喜欢帮助她,而小芸也开心能找到一个不自己并不抗拒的人为自己安排假期。

超然的当地人身份把小芸的行程安排得很好,不但有爬山等的休闲运动路线,也有访古寻思的线路,也让小芸吃到最地道的美食,每天一早超然就会来到度假村叫小芸起床,早餐后出发,每晚也会把小芸送回度假村再离开,这份有分寸的懂得让小芸舒心安然地旅行着。

快乐的日子总是很快就度过的,第六天来到了,这天超然说:“姐来这边玩,肯定要带些手信回去的,不如今天我带你去我们当地人最喜欢逛的小饰品街吧,那里的东西保证你满意。”“好,是要带点手信回去给同事,晚上我们回酒吧吃吧,认识是在那里,今晚就再去吃一次。”小芸开心的说。

小饰品街上的东西真的很特别,很多当地人手工做的,让小芸买买买,满满的收获,终于停止购买的小芸又被一家手表店里的一块表吸引住了,小芸兴奋的问超然:“是不是很特别?是不是很好看?”超然随着小芸的手指发现了那块表,“好看,很精致。不过,没什么,姐的眼光总是好的。”超然本来想说那是块男装表,但想想自己说是多余的,就没把话说完,此刻兴奋的小芸开心的把表买了下来。

回到酒吧刚好是傍晚晚点时间,因为超然提前打电话订了位,一到酒吧服务生就把他们领到了一个安静的雅座,小芸依然沉浸在购买小饰物的兴奋之中,和超然滔滔不绝聊着,别人根本看不出他们才认识一个星期,说不完的话题,人与人之间的缘分很奇妙。

小芸超然边喝酒边聊,也许是酒吧的调酒师太会调酒了,小芸喝着甜甜的酒,超然一开始因为担心小芸会喝醉不怎么敢喝,结果边聊边喝,根本停不下来,结果是两个人踉踉跄跄有说有笑回到度假村。

超然本来想进房间放好小芸买的那些东西就走,也许是酒精作怪,也许是两人都喜欢对方,小芸主动上前抱住了超然,一切都是那么美好的进行了。

凌晨口渴难耐的小芸先起身,发现自己被超然抱着睡,小芸轻轻的起身,不敢惊醒熟睡中的超然,喝了水让自己彻底清醒的小芸快速地在纸上写了几行字,悄悄的从饰品袋里拿出那块包装好的手表,收拾好自己的东西,还留下了这几天答应给超然的导游费,急匆匆的叫车去了机场准备回家。

在飞机上坐着,小芸才敢细细回想,自己留了张纸条给超然“不用联系我,这些天开心有你相伴,如果有缘一定会再见,如果无缘就此别过,祝福你前程似锦!”昨晚的一切涌上心头,小芸并不后悔自己的冲动,虽然短短几天的接触,超然的种种都能打动小芸让小芸安心,但现实是不可能的,首先年龄上就不可能,理智的小芸觉得自己做对了。

回来后小芸又开始了忙碌的工作生活,慢慢的把超然淡忘了,三个月后某些天小芸总是呕吐不想吃东西,去医院检查才知道自己怀孕了,小芸惊讶得不知道自己是怎样走出医院的。

消化这件事让小芸苦恼了两三天,小芸决定留下这个天赐的小孩,一旦决定了小芸就从搬家开始了一系列的忙碌,小芸也不忌讳同事异样的目光,在肚子六七个月后才告诉父母,把父母接过来一起住,从小独立自强的小芸让父母无可奈何地接受着这一切。

因为有了可爱精灵的女儿小妮,小芸动力十足地忙碌着,父母安心在家帮忙照顾小妮,七年的时间眨眼之间就过去了,小妮在小的时候有问过妈妈,还有外公外婆为什么其他小朋友有爸爸而她没有,大人总是说因为她的爸爸在很远的地方赚大钱,等小妮长大了就会回来,四五岁时小妮不再纠结自己爸爸的事情了,有外公外婆和妈妈的全部爱让小妮很满足,再加上小区里的众多小伙伴,让小妮没有时间去想念自己从来没有接触过的爸爸。

这天,小芸象往常一样在办公室忙得天昏地暗,连泡咖啡都是秘书送来并硬抢了她手中的笔才有空喝一口,秘书贴心适时地把块蛋糕递到她面前,小芸一边吃一边才觉得自己饿了,胡乱塞入嘴用手向秘书挥挥手,然后又埋头做着,秘书叹叹气悄悄的退出房间。

这时候小芸的手机响了,显示陌生号码,小芸以为是今早秘书交代的客户的电话,不等那边开口就说:“您好,我知道了的,中午凯逸广场太阳宫餐厅吃饭,是吗?我会准时到恭候您的光临的,到时我们再详细谈,好吗?”说完就挂了电话,又专注桌面上的文案了,但有按响桌面的对讲机让秘书十一点半提醒自己去见客户的。

专注工作中的小芸没有任何人敢干扰她,她在公司“铁娘子”的称号不是盖的,平时虽然不怒自威让公司很多人害怕,但还算是和蔼可以相处的,一旦进入认真工作状态,连老总如果是无事打扰,小芸都会不留情面直接把老总推出门口的,秘书深知她的脾性,是小芸的最好并依赖的助手。

秘书准时进来提醒小芸,并为她递上手提包,小芸是个迷糊虫,如果秘书不提点这些,她会就这样穿着办公室的拖鞋直接走的。小芸抱了抱秘书,笑着说:“没有你我可怎么活呀,谢谢你,我很快回来,到时顺便带好吃的给你。”秘书呵呵笑着,她知道小芸平时特别单纯,其他人都是看见她工作时的雷霆之怒风火干练,都不知道在秘书眼里就是个干净的大孩子。

小芸习惯提前十分钟到约定地点等候客户,她不喜欢迟到,觉得守时是对对方起码的尊重与诚意,这次也是这样,小芸坐在预先让秘书订好的位置上,手上依然分心忙着手提电脑里的资料,她不喜欢无所事事浪费时间等待。

不一会桌边响了一个声音:“请问,我可以坐下来吗?”小芸随着声音抬起头,看见了一张自己熟悉又陌生的脸,不是自己约的客户,但,小芸张了张嘴,没有任何声音发出来,眼睛象被吸引住了,挪不开。

没办法,那个人只好自己坐了下来,然后说:“好久不见,是你在电话里约我来这里的,就知道你会懒得换号码,七年?八年?还是这个号码。喂,喂,醒醒好吗?这是公众场合,哪有女人这么不矜持盯着异性看的?”

小芸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咽了咽口水,“你,你,你……”连话都不会说了。

超然见惯不惊地用手托着腮,好笑的看着眼前这个熟悉的人,对当年她仓皇而逃还是挺在意的,压低声音说:“说,为什么当年我醒来你却逃跑了?有那么急吗?可以那么决绝吗?你欠我一个解释,刚好我公司派人来这边出差,我就报名来了,我要讨回一个说法。”

小芸脸色通红,“我,我,我……”半天只会一个字,超然有趣的看着小芸,小芸象做错事的小学生一样小脸涨得红通通的,低着头,玩弄着自己的手,好像很多话要去辩驳,却一个字都说不出,小心脏“扑通扑通”地乱跳着。

妈妈,妈妈,外婆外公,快点,快点来,是妈妈。”小妮还在门口就欢喜雀跃地边叫边向小芸飞扑过来,小嘴巴依然不停的在说着:“妈妈,你怎么在这里,你是知道我叫外公外婆带我来买运动服吗?哼,王婷婷太讨厌了,买了套那个牌子的运动服,总是在我面前炫耀,我现在也买了套,最新款的,下午我就穿回学校气她。”

小妮这才发现妈妈对面坐着个人,一看,小嘴巴稍微压低了点声音,好奇的问:“叔叔您好,叔叔,您发现了吗?您长得很像我,为什么?象我这么漂亮的人不多见。您认识我爸爸吗?”

超然被眼前的小妮的话惹得哈哈大笑,说:“是不多见,小朋友,你叫什么名字?”“我叫顾燕妮,我妈妈说麻烦,让我随她姓,我没见过我爸爸,您呢?您叫什么名字?”小妮好奇的问着。

我姓秦,叫秦超然,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我应该是你的爸爸。”超然好笑又好气斗趣地回答着小妮的问题。

小妮看了看自己那个把头低垂着的妈妈,自顾自说:“唉,看看我这个不争气的妈妈,好像你说的是真的,爸爸,你不要在这里吃了,外婆做的饭菜更好吃,走,我带你回家吃饭去。”小妮瞪了瞪小芸,没好气地说:“爸爸,我发现你眼光不怎么样,唉,现在也没办法了,让这个迷糊的女人在这里好好反省反省吧,以她的智商晚上应该可以反应过来的。我们回家去。”

说完小妮拉着超然的手,超然饶有兴趣的看了看小妮,又看了看满脸吃瘪的小芸,哈哈大笑着抱起了小妮,心情从没有如此开心过,目测可以知道这些年这个女人让自己的孩子治理得服服贴贴的,超然随着小妮和两位慈祥微笑的老人走出了餐厅,“走,我们回家啰。”超然笑着说。

留下独自在餐厅里懊恼不已的小芸,此刻的小芸恨不得把自己丢去外太空,不再回来。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