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小东西,自己点的火,自己灭-小东西我还没动就喊疼

更新时间:2020-12-19 15:57:44

我一下子明白了,张云山一定是借着林清清的病情,检查林清清,等林清清昏迷后,张云山就会得逞。

就算林清清醒来后知道了,迷药已经散尽了,这件事,她也不敢传出去,弄不好还会被张云山反咬一口。

我根本不懂什么医术,但清水仙子懂。

 文学

我的手伸进了林清清的衣服下,按着她小腹,林清清的小腹平坦,没有一丝赘肉。

我感受着林清清身上的温度,按着她的小腹,很快,林清清道:“对,就是这里,你一按,更难受了。”

我问道:“你下面最近有没有什么异味?月事正常吗?”

林清清如实回答,道:“月事不正常,有时候推迟十几天,有时候早来半个月。”

看来问题没有那么简单。

清水仙子的声音出现在我脑海里,“你给她把脉。”

我抓着林清清的右手,装模作样的将三根手指按在了林清清的脉搏上。

林清清的脉搏扑通扑通的跳着,片刻后,清水仙子道:“下面不光是炎症那么简单,林清清患有子宫瘤。”

我闻言大吃一惊,子宫瘤!

清水仙子道:“不要大惊小怪,初期而已,一点点的问题,有我在,针灸几次,自然会痊愈了。”

“如果不及时治疗,病情扩散,那就麻烦了。”

我舒了一口气,清水仙子不是凡人,她说能治好,自然可以。

这是良性肿瘤,但是治疗不得当就要切除子宫。

我立即询问林清清,她告诉我,每次去医院,都是找医生开一些消炎药,没有详细拍片检查,有时候管用,有时候不管用。

农村人看病,有些不舒服,让医生开药,很少做其他检查,尤其是隐私地方,女孩子都害羞,再者,是怕花钱。

幸好发现的早,要是发现的迟,那就麻烦了。

我直接将检查结果告诉了林清清。 村长也是黑着脸,“张小北,你到底怎么回事?张大夫是咱村的神医,为咱村做了多少好事。”

“你小时候哪次生病,不是张大夫给你医治的。”

“你为什么要闯入张大夫的家,为什么要砸碎他家的玻璃,还把病人带走?”

这么多人气势汹汹的指责我,我气不打一处来。

我正要说出张大夫做的丑事,将他的恶行揭穿,清水仙子阻止了我,声音出现在我的脑海里,“别冲动。”

“这些人是有备而来,张云山父子既然安排了一切,肯定会有办法将你置于死地。”

“你说出来绝对会被反咬一口。”

那我不说出来,要承担这一切么?承担了,那我不死的更快?

“真是笨蛋!”清水仙子道:“和他比医术,分分钟让他颜面尽失。”

“有本仙子在,还怕制服不了一只小小的蚂蚁么?”

我想什么,似乎清水仙子都知道,我在清水仙子面前,完全是透明的。

清水仙子已经给我出了主意,我已经有了应对之策。

大家七嘴八舌的质问我,步步紧逼,声音越来越大,等待我的回答和解释。

张子涛大喝,“张小北,你以为你不说话,就能掩饰你的一切罪行么!”

“你做出的事,已经引起了公愤,村民把你养大,你现在却做出这样的事!”

“你这个害群之马,趁早从我们村滚出去!”

清水仙子告诉我,对手再怒,自己的压力再大,都要保持冷静,人一旦愤怒,就会做出一切失去理智和非常冲动的事。

我能不怒么?可是我必须忍着。

我终于开口了,“我为什么要砸玻璃?我为什么要将林清清带走?”

“原因很简单,因为张云山是个庸医!”

“他治不好林清清的病,如果林清清的病不及时治疗,再拖下去,她这辈子就毁了。”

“我当时叫不开门,我担心张云山误诊,给林清清造成更大的伤害,所以,我就砸玻璃了。”

“至于打张云山,我没有,我只是将他推倒在地。”

我的话让大家的脸上怒意更盛。

张云山非常意外,他肯定等着我说出他做的事,然后反咬我,结果,我的回答却不是这样,说他是误诊。

张云山气的面色铁青,“你个混球小子,毛都没长齐,你竟然说我是庸医?”

“我从医几十年了,你竟然敢这样说我!”

村长急忙拉住张云山的胳膊,道:“张大夫,消消气,你消消气,这件事,我会公平处理的。”

张子涛道:“做出这样的事,张小北不能在我们村子待下去了,太过分了,无法无天了!”

“村长,将这小子赶出我们村子。”

张云山父子的目的,就是将我从村子里赶出去。

村长没好气的看着我,道:“张小北,你还不快给张大夫道歉?认真道歉,回头去镇子弄几片玻璃,把人家窗户弄好。”

村长并没有想将我从村子赶出去,毕竟我知道村长一切秘密。

“这怎么行?”张子涛不乐意了,“这件事道歉能完了么?”

“他必须离开村子,从村子里滚出去!”

“他连行医资格证都没有,他医生别想做了!”

村长劝着张云山父子,“你们父子别生气了,张小北虽然混蛋,但始终是我们村的人,我也没权将他赶出去啊。”

“该道歉的道歉,该赔偿的赔偿,大家都是一个村的,得饶人处且饶人啊。”

“我凭什么道歉?”我盯着张云山,“他就是庸医!”

“你……”张云山气结,右手颤抖的指着我,怒气攻心,面色发紫。

张云山行医数十年,还没有任何一个人如此侮辱过他。

张子涛扶着张云山,“爸,你别担心,我会让这混蛋好看。” 只要我离开村子,村子里唯一的医生就是张云山,到时候,文雅姐建造的医馆,当然是张云山的了。

这是他的机会,他巴不得答应和我比。

林清清这时大喊,“张小北,你疯了吗?”

“张大夫,都是因为我,所有事都怪我,和张小北没有关系。”

“我之前去过张小北那里,因为他医术不行,和他吵了一架,所以他才冲过去找我。”

“你们放过张小北……”

我真没有想到,这个时候,林清清会为我求情,还要去承担责任。

我心里有些小小的感动。

林清清想帮我,可是她帮不了我。

我瞪了林清清一眼,“男人说话,女人不要插嘴!”

林清清一脸委屈,这里这么多人,早就被对方的阵势吓着了。

我盯着张云山,说道:“张云山,我的条件开出来了,你呢?”

张云山道:“你什么意思?”

我说道:“要是你输了,我要你家的卫生室。”

我不可能不提条件,我又不是傻子。

张子涛上前一步,冷声道:“卫生室,是我爸花钱买下来的,现在是我家的房子,凭什么拿来当赌注?”

张云山也不愿意,其他人都非常震惊,完全没有想到,我会提这样的条件。

但我知道,张云山会答应,和文雅姐以后投资几十万建的医馆比起来,卫生室算个屁。

我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说道:“不答应算了,我砸了你家玻璃,我给你赔,反正也是十几块钱的事,我还拿得出来,你们要是不满意,你们去报警吧。”

“想平白无故将我赶出村,没门!”

张云山也不答应我的条件,他想了想,说,“张小北,既然你要离开村子了,你家的桩基和上面的破房子也就没有啥用处了。”

“要是你输了,你家的桩基就是我的。”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