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东北农村大炕乱肉续 最刺激的一次性经验

更新时间:2020-12-19 17:11:14

    她推开橄榄绿玻璃窗格的门,轻步闪了进去。

        吧台老板抬头见是她,嘴角微扬,目光向里面挨着窗边的一个角落瞥了一眼,向她轻点下头。

        座落在市区中心繁华商业区第五大道一座高档写字楼旁的这家咖啡店不算大,却是格调不俗。七八张小桌,白天客人大多是貌似商务洽淡的精英族,也有金发碧眼的外国人。

        晚秋,这座江南大都市的空气里弥漫着几分凉意。

        这会儿是傍晚,天色已暗。江小玫在外吃了一口日式快餐过来,店里只有两个着装利落的年轻人在慢悠悠的刷着手机抿着咖啡。

        江小玫是这家常客,短发,看上去知性干练。她向老板的指向走去。那儿相对僻静,她每次来都坐到那里。

 文学

        她把车钥匙放到桌上,藏蓝COACH包放到椅子上坐下来。

        服务生知道她的重口味Espresso看她进来见老板向他点头,便已着手烘、磨、布、压、萃取等几个步骤,用20秒的流速熟练地完成了30毫升的咖啡制作。

        服务生白衬衣黑蝴蝶结,一个秀气的小伙子,一手拖起放咖啡的黑色拖盘走向江小玫,老板放下手头的活随后。

        "有些日子没来了,看你脸色好像不太好。“谭子东对面坐下来说到。

        服务生把咖啡杯放在了铺着橄榄绿TB质桌布的小桌上离开。

        老板谭子东,四十来岁,中高个,健康肤色的面庞在幽暗的灯光下,轮廓颇显立体。目光深邃,却似乎少了那么一点深沉和定力,多了点桀骜不驯和玩世不恭。

        但无论怎样,是那种容易让成熟的女性引起无限好奇和遐思的那款。

        "哦,有点感冒"。江小玫看了他一眼,给了他一个浅淡的公式化的笑。

        "重吗?怎么不打个电话?“他说。

        “还行,没事了"。

        她眼皮垂耷在眼前的米色咖啡杯上,一边拿起旁边的一个小咖勺轻缓地搅动着本不需搅动的咖啡。

        咖啡的颜色此刻在她眼里一如她的心湖凝重,像是人间苦味的浓缩液。一股怪怪的滋味骤然涌上心头,从她单薄的心腔扩散。

        她深吸口气。

  有点,何只是有点?高烧两天,骨架酥软,踉跄到冰箱前,仅为滋润一块块皲裂的干唇。。。

        她知道人生很多时候要轻描淡写,尤其是优秀和单身两个标签重叠在一个女人身上时。

        她也深谙这世界远没有她希望的那么充满善意和美好。

        虽然她偏内敛的性格从不张扬,永远都是黑白灰蓝充斥着她的衣橱,但仍然逃不掉人们关注的目光。她太脱俗了。

        眼前的谭子东倒是她不错的朋友,说话办事还算妥帖,但男人太帅不一定是什么好事。

        她不允许自己给小区门卫和邻居留下一点谈资,说一个帅气年轻的男人常出入她家。

        她痛恶众口铄金的恐怖,她要保护好自己不仅不能让无聊的人无端的猜测,还要干净得让自己挺胸抬头让别人只有羡慕的份。

        不仅羡慕她的美貌与气质,还要羡慕她女性杂志社总编这样一个不俗的职位。

        她早已习惯独往独来,默默的独自去品尝人间百味。

   

        那还是在半个月前,她从咖啡店吧台付完帐走到门口,与一个刚推门而入的身材高挑,鼻尖高耸,长相干净的像混血的青年打个照面。

        那青年用惊异的目光望了她一眼,转过头直到小玫从绿色的门消失。江小玫感觉他有点像谁,但一时想不起来。那天谭子东不在,只有一个服务生。

        也是那天晚上,她回到家,看会儿书把自己泡在热雾氤氲的浴缸里。

        谭子东微信过来。

        "还没睡吧?“

        “呵,还没呢。"

        "今天你在店里是不是见到了一个型男?"他直切主题。

        "嗯?哪个?“

        “在门口。“

        “哦。。。好像。。。怎么了?”她问。

        “他是我的堂弟梁汉,从法国回来暂住我这我们考虑筹办个人画展。他有意和你交个朋友,或许你们杂志社有用的着他的地方。"

        “嗯?我?。。。嗯。。。也好。“

        她想到了做插图设计的冷秋秋快休产假。何况她的职业多结交几个画界朋友还是必要的。

        “那我可以把你的微信给他?"谭子东问。

        "好吧"她说。

        第二天是周日,江小玫正在家吃早餐,一口面包嘴里嚼着慢悠悠的翻阅着女性杂志《嘉人Marie Claire》。刚端起牛奶, 一个微信打进来。

        "我是梁汉,请加我"。她加了他。

        这位只照了一面的新朋友开始两天只是简单两句问候,以后的一周多的时间里几乎每天晚上微她,话题也多了起来。

        他们聊画,聊画展,聊欧洲哥特式建筑,一来二去他们通过文字混个半熟。他还不时的问她什么时候还到哥的店里,聊天中江小玫得知他还是个单身。

        女性的直觉和潜意识里的防御本能,让她每回都故意拿出老大姐的姿态。有时像老一辈劝孩子一般让他抓紧找个合适的人选拍拖。

        一晃十来天过去。一天快下班,

        梁汉微信进来:“能到店里去坐坐吗?"

        几次的邀请她推说社里忙,又觉得总该有一次正式见面认识一下,她答应下来。定周五下班后过去。

        离会面的周五还有两天,这天她正在沙发上悠闲地翻着库尔特·冯内古特的《囚鸟》,梁汉微信要语聊,她觉得唐突,迟疑间惊天动地的语聊铃声响起。

        "你好!在干什么呢?还没睡吧?"

        梁汉微信从来都是避开称呼。当然,他们之间二十来年的年龄差该称什么呢?

        "呃,还没"。

        "今天上班累不累?。。。知道吗?我对后天见到你很。。。看得出你平时一定很注意保养。。。"

        像天上的闪电,江小玫感觉到了强烈的信号,话里饱含着暖意、柔情、欣赏、期待,和爱慕。

        但更让江小玫始料不及的是他那充满磁性的声音!

        天!他怎么会是这声音?讲真她还从未听到过这么富有感染力的声音。是手机音频过滤器的音效?

        她有点慌乱,心跳加速,吱唔着。。。

        这种心灵上的震动对她很是陌生,不曾记得有过,应该说只有在初恋少女身上才会发生,而她两年后将迈入知命年。

        然而,那种感觉是幸福的,是动人心魄的,一如天摇地动电闪雷鸣后,天边出现的一道彩虹一样美妙。

        对她这样一个不乏追求者,却在一潭死水般的湖心泛舟了一个世纪的她,居然被声音和暖意唤醒,传导出了奇妙的感觉!这是她万万没有料到的。她只感觉自己站在云端,晕旋,摇摇欲坠!

        她听不清他在说什么,更不知自己在说了些什么,她讷讷地听,耳朵完全失灵,以至那头传来喂!喂!你在听吗?你怎么不说话?。。。聊天很快在那头"祝你好梦!"中结束。

        这一夜她失眠了。

        然而,她是江小玫。她的理性,她的行事果断,都写在了她一直被人称为冰美人儿的脸上。

        第二天,也就是将要约见的前一天晚上她给梁汉发了个Email。

        “纵然,脑海里出现的是无望不可及的假设,希望前路坦坦没有任何障碍物去跨越,只想满心欢喜地去拥抱这份惊喜!

        但这世界没有假设。

        阳光,是那么美好那么暖心,尤其对我这样一个人。

        然而,我要的是没有一点需藏匿和畏光的死角,可以坦然从容地面对全世界的幸福!

        因为我还没有那么大的勇气冲破世俗观念的藩篱,因为我们不是明星。

        张曼玉邓丽君她们可以任性。顶级明星的光环,总会被世人给予最大的宽容,以至忽略她们对世俗的悖逆。

        但我们不可以。我们没有能力从容地应对来自八方的怪异的目光。

        我对我们的见面失去了信心。从容淡定的掩饰内心的慌乱,这对我可能很困难,那么这样的路就不必走下去了。

        在我看,对爱情的扼杀是一种残忍。爱若分若干等级,我们在尚不够级的萌芽期,辗碎它,这样才会避免心的痛感。故请原谅我的决绝。我们没有理由成为爱情的殉葬品!

        谢谢你,谢谢你送我一曲暂短的幸福插曲,让我产生了写一篇小说的冲动。

        可能会命名《无意间飘落的一粒蒲公英籽》。至于何时能执笔尚不确定,明年?后年?如果有一天你听到这个书名,算作是你人生苦旅中拾到的一块小石子吧。

        祝早日遇到应该属于你的那一半!"

        果然,信发出去后,梁汉那边沉默下来。

        一周后,她突然收到梁汉的微信,是一张图片,没有一个字。

  灰暗的天空,沙漠上独行的足印和背影。而更让她惊愕的是,足迹上的斑斑血迹,和那足迹尽头的坟墓!

        她倒吸了一口气,脸色煞白,全身心一阵冰冷。

        她是能读懂这幅画的,那一抹荒凉,和无望无际的痛和绝望!以至血染干净的沙漠。。。

        天!人这一生究竟要经历多少心里磨难?!!浪涛汹涌无情地拍击着她的胸口砰砰作响。。。

        人的脆弱有时会超乎想象的不堪一击。

        她病倒了。。。。

        几天后退了烧,她从床上爬起来到杂志社处理了一堆等待她处理的杂务,身体恢复过来才来到这里。

 

        谭子东坐在她前,扫下她憔悴的脸说:

        “梁汉开始那两天和你微信后,显得异常的激动。话也多起来。"

        “自从他太太交通事故遇难后这几年,我还从未看过他的脸这么舒展过。。。可是有一天开始。。。你们到底发生了什么?他又回到了过去,而且比过去还。。。"

        她的眼神凄迷恍惚,微弱地望着谭子东从嗓子眼里慢慢地挤出:

        “那你说我该怎么办?我难道接受他?他比我女儿大不了几岁!除非我没结过婚,除非人生可以重来,除非我们离开这个国度。。。可是这世界有假如吗?"

        她一口抿进最后一口咖啡,迅即拿起包和桌上的车钥匙起身。

        谭子东看出一向冷静的她心中的狂澜。

        他紧随其后走出大门。

      "。。。。都什么年代了,年龄在你这里怎么就那么重要?!现在不是流行小鲜肉吗?"

        谭子东无奈似的摇着头,望着她身材允称疾步向车方向走去的背影。

        “同样的事,放你一个艺术生的天平和我的天平,结果能一样吗?"她提高的嗓门带着怨气,却没回头。

        走到车旁她停下来又像泄了气的气球无力地喃喃道:

        "我们坑害了一个无辜!我弄不好可能会成为罪人!"她的声音里带着幽怨带着呜咽。

      “噢,对了,记得你说楚儿月底放假回国,是不是快回来了?"他转换话题。

        “下周一"。

        说完她把敞怀的卡其色齐膝风衣用两手甩开坐进了她的白色宝马。

        车子,慢慢的吞没在浅墨色的穹窿里。。。

  杭州萧山国际机场。

        加州一一杭州UA986次到达。

        江小玫站在人头攒动的接机口,看着滚动的电子屏,快乐的细浪在胸中荡漾。

        女儿陶楚儿上学早,高中时是年级学霸,连续两年拿全市英语竞赛第一名。17岁高中毕业收到美国五所大学Offers,最终选择了加州大学Berkeley分校影视传媒导演系。

        江小玫是家中独生女,父亲江山退休前是市三甲医院教授,很多人说江山从面部到身材整体轮廓和演员王心刚有几分相像。他为人正直性格豁达。

        母亲柳茹,退休前是市儿童医院主治医师。长了一张迷幻的脸。

        她的唇薄厚适中,优美的唇线宛如画上去一般清晰。精致的鼻头,一双略有发蓝的眸子,比例完美地嵌在微陷的眼窝里。

        柳茹有着不言而威的冷傲气质。她的善良与温柔,只有在她对待小患者时才会显现。

        她挂着听诊器给孩子听诊时,那双凝神的双眸上,一弯卷曲的长睫毛忽煽忽煽,让家长们眼睛发直,像被磁铁吸附在那張惊为天人的面庞上。

        七十年代初江小玫上小学时,三口人夹她在中间手拉着手漫步在杨柳低垂的西湖堤岸,总是惹来人们好奇的目光。那时江小玫还小,总会心生怨怒,不知道为何他们那么爱盯着别人去看。

        大了之后遗传了母亲的她,有了更多的亲身经历,才知道那个年代父母领她出去应该是一道靓丽的风景画,按现在的话说没少拉风。

        江小玫大学刚毕业后的第三年,在省级一家报社做责任编辑。那时父亲江山有个学生陶昌明,从周边小城镇以全省状元成绩考入了江山的华东医科大学。陶的父亲是一家小工厂的会计,母亲家务。陶昌明学习刻苦,个子高猛,相貌俊朗。

        江山托人撮合了女儿江小玫的婚事。

        当时江小玫并不十分看好陶昌明,放到她棱角分明,完美主义的审美框架里,还是有那么填不满的一个角落。但毕竟人还算蛮优秀,何况又是父亲的得意门生,江小玫答应下来。

        婚姻幸福与否就像挤牙膏,开盖第一次是不是你喜欢的味道只有自己清楚,即使不满意也只好去适应,总不能扔了它。他们平淡中忙碌着。陶昌明很多时候都对江小玫言听计从。

        陶楚儿八岁那年,陶昌明与同在一个神经科的医院副院长的女儿小他九岁的杨妮妮坠入爱河。杨妮妮未婚先孕。

        他人的灾难,对无聊的人来说,就像吃了一口高级厨师做的熊掌一样会从中得到莫大的快感。

        那场"事故"可谓满城风雨,给了猎奇爱好者们一次满满可口的大餐。他们极尽想象、深挖、添油、加醋的能事,口溢白沫,对别人家的灾难嚼的津津有味。恨不得把洗衣粉倒入供水系统,让全城人喝泡沫水,一起嚼出泡沫。

        嗜阅哲书的江小玫懂得,人性的丑陋一定是在世人羡慕的婚姻或令人无法企及的事业遭到致命一击时,心底深处快意的浮球会弹浮上来,心里荡漾着快意,嘴上却佯装同情。对一个优秀的人报以同情无非是变相的侮辱。

        她对周围吹过来的真真假假的快意的嚼料深恶痛绝!

        暴风骤雨后,一地枯黄败叶的宁静。

        从天昏地暗醒来后,她一股作气,二话嫌多速办离婚,独自带楚儿长大。

        一个单亲家庭长大的孩子,作为母亲的江小玫总会深藏一份对楚儿不为人知的疼惜和愧疚。

        她原本应跟楚儿到美国陪读,但她的杂志社这两年运营不错,连续三年蝉联全市女性杂志销量TOP前10。

        她的总编位置基本挑起了杂志社的大半壁江山。社长主打外围,隔一两天来社里转一圈。家里的事都交给了江小玫,社长拿她当姊妹,自然奉禄上也对得起江小玫。

        这样一来陪读就成了问题。

        何况楚儿即使拿一半的奖学金,其它费用加上生活费一年也不是小数目。

        还好,陶楚儿性格像男孩子,有股大列列的闯劲。幸好加州还有江小玫的大姨柳青早年移民的一家三代人,这让江小玫多少放心。

        这会儿机场乘客出口处隔离带里,人流开始聚集。

        一会,一只白皙的手腕尖尖的指尖高出周围人头,空中挥舞,母女俩四目相撞。

        楚儿出来,"妈咪!"喊着,两只胳膊向江小玫围了过去。江小玫是中等个,和楚儿比起来还是矮了一截。

        "妈咪!你没事吗?我怎么看你的气色好像没有上次我回来时好呢?“

        "哪有?你怎么样,机上眯一觉没?"

        "嗯,你还不了解你女儿?给块地儿单腿立着都能睡着。要不是空姐叫我,这会儿说不定到夏威夷了!“

        “看你这张嘴!"江小玫举眉端详她,望着白暂的酷像自己的小脸蛋,不言溢美之词,只是爱意满满地微笑。

        她们一边堆着行里箱一边往外走。

        车子在高速上行驶。江小玫稳稳地把持着方向盘,不时的侧过脸来看楚儿,抿着优美的唇形露出可心的笑。

        "妈妈!外公病好些了吗?“

        "嗯,还可以。"江小玫回答。

        虽然两国有时差,但母女俩还是经常保持着微信联系,大致了解两边的状况。

        她们到家把行里箱放一边,休息了一会,喝点果汁,吃两块小抹茶点心,下午江小玫带楚儿去看外婆外公。

        江山退休后被医院反聘,只出诊大的手术。在一次给患者做完手术到家,在家门口台阶上摔了一跤,摔出了脑溢血。还好,江山身体底子好,恢复的不错,只是走路腿脚大不如从前。

        楚儿从江小玫的车子下来,大长腿三步两步到大门口按响门铃。

        保姆周阿姨和柳茹门口迎接。

        "外婆!"楚儿长胳膊拥抱外婆。

        “嗯!嗯!楚儿!坐那么长时间飞机没在家睡一宿就来了?"

        柳茹看着这高挑清秀的外孙女满脸堆笑。

        “外婆您还好吧?让我看看。"楚儿个子高,歪个头假作端详。

        “嗯!和去年一样,一点都没变。都这年龄了咋还那么带劲呢!我老了也像您这样就好了"

        "你才多大把老字挂在嘴边上?这孩子!"她们笑着走进客厅围坐在沙发上的江山旁边,楚儿向外公嘘寒问暖。

        晚上周阿姨做了几道菜,大家吃完娘俩从家出来。

        "妈妈,你看我外公病倒了,还有我外婆照顾,你将来病倒了谁照顾你呀?难不成让我照顾?"

        “你怕我成你包袱不是?"江小玫说。

        "到底什么样的人才能让你看上?我看我的周围同学妈爸离异后,也没像你这么单着呵!人家重组家庭咋就那么容易呢?"

        "再过几天你就人老珠黄,看谁还搭理你?以为你是常青树呵?你是带刺的玫瑰吗?只许欣赏不许人摘!?“

        "你不想要,我还想有个大叔疼呢"楚儿说。

        "对了妈!咖啡店谭叔叔我看挺好的,你为啥不同意呀?人又那么帅。小几岁就小几岁呗,都什么年代了,像老古董似的,现在可是流行姐弟恋呢!"

        楚儿一路嘴没闲着,江小玫开着车只是黙黙地听着女儿碎语。

        都说女儿是妈妈的小棉袄,她已经越来越能感受到楚儿大了知道疼人了。那是一种小闺密似的无需设防,可以坦诚相待的小棉袄。她深切地感觉到,孤独的心灵疲惫时终于有地儿可以依偎一下,她的心暖暖的。

        只是,茫茫人海,属于她的缘份躲在哪里?我的他难道只在小说里?

        这些年出现过几个好逑者,总是各有各的不如意。她恨不得把那几个人拆卸下来按自己的欣赏要求组装成一个人。挺拔的身材,帅气的面庞,敏锐的大脑,丰富的知识,风度翩翩的作派,正直善良的品格。。。

        可是,人无完人话是那么说,若真让自己闭着眼睛宽怀地接受并非容易。

        她不否认他生命里出现的几个人都有各自的光芒。但就一个问题就令她无法忍受。比如吸烟,比如懒惰,比如不洁,比如和原配扯不断的纠缠,甚至让她无法忍受的仔细。。。

        车到了家。

        第二天周二,江小玫做了俩菜放到桌上班去了。

        楚儿睡了个大懒觉,醒来已经是中午。吃了饭整理一下昨天带来的衣物,冲个热水澡,和国内外的同学聊聊天,打发了一天。

        晚上下班,江小玫买回几袋水果放在桌上说:

        “我白天不在家自己洗着吃,女人一定不能少了水果。你在美国我知道你顾不上这些。"

        "谢谢妈咪,还是回家好"她甜甜的话里满满的舒适。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