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公主性奴跪着服侍主人*老师,再来一次

更新时间:2020-12-20 08:51:12

白霜直接两眼一瞪,说:“怎么想打架啊,我可以陪你练练,看你能坚持几招。”

听到白霜说要打架,我直接怂了,要是真的打起来,我估计连她的一招都接不住,还真是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啊,真他娘的憋屈。

我不想在和她争强忍着怒气说道:“我之所以答应协助你们,是想要你们保护欣姐,但是现在你们连欣姐的安全都不能向我保证,那么我还有协助你们的意义吗,现在请白警官回去转告龙队,我改变主意了,不想协助你们,所以你们还是另外想办法吧。”

“哎呦,你小子人不大,脾气倒是挺大的啊,你吓唬谁呢,爱帮不帮,老娘没有求着你帮。”白霜直接蹭着一声站了起来,但是到了门口忽然又停下,转身问道,小子,你真不帮吗?

我直接说道:“我说,不帮就不帮,没有和你开玩笑。”

听到这话,白霜阴阴的笑了一下,随后一脚将门关上,边活动的手脚,边说道:“既然你不打算帮,那么我就打到你帮为止。

 文学

我看到白霜在那边不断的活动的手脚,心中直接紧张了起来,整个人都紧绷在一起,说:“你可别乱来啊,你要知道,你是警察啊,如果你打了我,我是可以投诉你的,到时候你就会被撤职的啊。”

白霜一脸的不屑笑着说道:“去,赶紧去,你知道我每年收到的投诉有多少,但是现在,我还不是稳稳的站在这里屁事都没有,所以你赶紧去投诉,只不过你要在投诉前联系好医院,我怕到时候你没时间联系会留下后遗症。”

说着,她不断的往我这边走来,但是我很没出息的不断往后退,心里慌得一批。

就在白霜要抬起手的时候,我彻底败了,立马举起手来说:“行,行你赢了,我帮你们,还不行吗?”

“没打就开始服软了,真是没种,我还以为能够活动一下的。”白霜哼道。

听见白霜说的话,我还能反驳吗?向一个女人服软虽然很丢人,但是和被一个女人打成猪头相比,服软还是比较好的选择。

看见我不说话,白霜这才收起了自己的气势,说道:“我们没有真正的说不管刘欣,只是我们警方在这方面真的有很多不便,如果我们直溜溜的出面,那么就会引起徐华的警惕,要是刘欣真的有性命危险的时候,你认为我们可能会见死不救吗?”

听到白霜这么说,我舒服了很多,不在像之前那么抵触了,毕竟我不是那么不讲理的人,这种事情没有完全的完美,大家也要相互的理解。

“今天酒店内发生的所有的事情,我们都知道,并且就你今天的做法,你倒算还不太笨,如果今天你站了出来让自己处于危险当中,那么你就太不机智了,毕竟和生命相比,一些屈辱算的了什么啊。”白霜说完,就直接走了。

看见白霜走了,我也快到上班的时间了,没多久便出门了,想着欣姐的事情,我直接在小区附近的移动营业厅办了一个新的号码,然后直接给欣姐发个信息说:“你最近不要出去,待在家里,否则会有危险。”

现在之所以用新的号码给欣姐发信息,目的就是不想让她知道自己还帮助她,很快欣姐就回消息道,问我是谁,从哪里知道这件事的。我没有回复她。

不久后,欣姐又开始打来电话了,但是我没有接,而是直接挂断了,并且关机了。

晚上我上班不久后,李龙带着赵金来到了金麦,李龙看到我后,直接挥手将赵金他们屏退了,走到我的面前,给我一根烟,我们两人边抽边说道:“何非,你小子可以啊,没想到刘欣这个小婊子喜欢的人是你啊,但你在酒店的表现,怎么让我感觉事情不像你说的一样啊,总感觉你对刘欣的态度不一般。”

看到李龙试探自己,我想是因为上次自己破坏了她的好事,然后自己不顾危险的去就欣姐,也许正是因为自己这么不要命的就欣姐,才引起了她的怀疑。

我不动声色的笑道:“这漂亮女人那个男的不喜欢啊,说穿了,你和我不都是喜欢她的身体吗?难道李少你对她产生了感情吗?”

李龙听到我的话直接笑了起来,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道:“何非,不错不错,不过既然你都这么说了,现在也没成为我的婶婶,那么我现在准备上她,那么这次你应该不会再跑过来阻止我吧。”

我直接说到,怎么会呢,只要到时候,你别忘记兄弟我就行,毕竟我也尝尝这么经典的女人。

李龙一边笑着,一边静静看着我的眼睛,似乎想从我的眼睛看出,我是不是说谎了。但是我非常平静的看着他,没有露出任何的破绽,我想他应该看不出什么。

十几秒后,李龙静静的收回了目光,笑着说道:“你放心,到时候兄弟开荤了,不会忘记你的。”然后直接走掉了。

看着李龙的背影,我知道他应该是在试探自己,但是只希望徐华不要怀疑自己,如果被发现了,那么事情就很难办了。

第二天中午,我刚吃完饭,手机的铃声就响起了,一看来电显示,原来是张秋敏,看到她的电话我的心直接一突,心中不安的感觉越来越强烈,我直接拿起电话。

“小非,不好了,欣欣不见了,是不是你们把她抓走了?你最好老师跟我交代,要是你敢欺骗我,我一定要你好看。”张秋敏急急忙的说道。

听到张秋敏这么说,我心直接一紧,欣姐不见,百分百是被徐华抓走了。

我说道,什么也不知道,说完直接挂了电话,但心里却很焦急,虽然很想直接打电话问徐华,但是如果自己直接打的话,那么徐华一定会怀疑自己,那么欣姐的危险就更大了。

正当我急得像热锅蚂蚁一样,这时手机又响了起来,徐华打来直接给了我一个地址,让我过去找他。

接到这个电话,我已经确定欣姐是被徐华给抓走了,但是我想不明白,这徐华把欣姐抓走,为什么整理诗情小又给我打电话啊,想来想去,应该只有一个答案,那么就是徐华不相信我的话,打算继续试探我。

徐华说的地点是一个别墅区,我坐在车上的时候,不断的想办法,怎么从徐华手中救出欣姐,但是徐华这只老狐狸,不是李龙那种货色,我想要让他放了欣姐,有点难度啊。

当我到别墅区的时候,一眼过去就看到在移动别墅院子里,看到了经常待在徐华身边的两个保镖。

我笑着走着过去,说:“两位兄弟好,徐总让我过来。”

随后其中一个人看了我一眼,打开了大门,让我直接进去,说道:“徐总在里面等你,你进去吧。”

我对着他笑了笑,直接踏进了大门,来到客厅,就看到徐华坐在沙发上面,翘着二郎腿,手里拿着一杯红酒轻轻摇晃着,脸上带着若隐若现的笑容。

在他对面的沙发上,坐着一个年轻的女人,虽然只是看到了一个背影,但是我还是一眼看出,她应该就是欣姐。

“小非啊,你来了啊,先进来坐吧,看看,我给你带来了谁。”徐华看着我进来,便笑哈哈的说道。

听到徐华说话,欣姐忍不住的往回看了一眼,正好迎上了我的目光,欣姐的目光红肿,脸色也十分的憔悴,我看着欣姐的神色,心中十分难受。

看着欣姐的眼睛,我连忙避开欣姐的视线,淡淡地笑道:“徐总,她怎么在这里啊,像她这样的女人,让她进来不是玷污了徐总家的沙发吗?”

欣姐听见我的回话,十分失望的收回了自己的目光。

徐华却笑呵呵的说道:“小非啊,这话也不能这样说啊,这刘欣虽然是个婊子,但是她长得漂亮啊,这玩玩还是可以的啊。”

听到徐华这么说,我不由的看着欣姐,难道这徐华打算直接强上吗?

我连忙说道:“徐总,这刘欣这样的贱人,她怎么会配得上徐总啊。”

“哈哈,小非啊,你小子嘴还真甜啊,说得话就是中人听,先做吧。”徐华的话刚说完,放在茶几上的手机就响了,拿了看了一眼,然后直接对我说道:“小非啊,你先坐下休息下,我先去楼上接个电话。”说着直接就走上楼去了。

看到徐华到楼上接电话,才知道徐华今天叫我来,应该是想要试探我,并且上楼恐怕不是去接电话,而是在楼上监视我们,现在故意留下我和欣姐独处,想来是要看看我到底有没有撒谎。

徐华这么费尽心机的安排,监视我和欣姐的行为,以此来判断我是不是真心的想要跟随他,所以现在我要做的是,继续的伤害的欣姐,以此骗过徐华,让他相信我。

我看到茶几上的红酒,我拿起酒瓶一边倒酒,一边用余光打量着欣姐,说:“刘欣,你得罪徐总对你没有什么好处,以徐总的实力,要对付你轻轻松松的,我劝你还是主动的跟徐总低头,求求徐总,没准徐总会放过你。”

欣姐冷冷的笑了一下,说道:“狗腿子一个,混蛋恶心。”

我呵呵笑道:“是,我是狗腿子,但是我觉得做徐总的狗并不丢人,反而能让我通往成

功的道路,我为什么整理诗情小不做啊,刘欣,你知道男人最想要得到什么吗?是实力和权利,只要有足够的实力和权利,我还有什么得不到的,要是以前,我能喝到这么好的红酒吗,至于女人,也不过是男人的玩物罢了。”

“你混蛋,无耻!”欣姐的情绪没有太大的波澜,但是语言却十分的犀利,但是那种平静的背后是极度的冷漠。

我听到这话,直接的站了起来冷冷的看着她,怒道:“你刚才说什么,有本事再说一遍。

这时候欣姐愤怒的站了起来,冷冷的看着我眼睛,一字一顿的说道:“我说,你混蛋,无耻!”

“你他妈的敢骂我!”我直接一巴掌的扇在欣姐的脸上,清脆的响声,五个红色的巴掌印直接在欣姐的脸上出现,欣姐愣了几秒之后想发疯一样的对我怒吼道:“何非,你就是个王八蛋,你居然打我,那天晚上,你是怎么跟我保证的,现在你竟然翻脸不认人是吧,你混蛋。”

其实打在欣姐的脸上,疼在我的心上啊,但是徐华在楼上肯定是监视着自己的一举一动的,如果自己没有什么动作的话,想让这只老狐狸相信自己,就难如登天了。

我直接喝道:“刘欣,你他娘的别跟我提以前的事情,当初我跟你说的甜言蜜语,只是想和你上床,现在我的目地达到了,你不会还以为我喜欢你吧,别做梦了,老子现在只喜欢钱,如果你还想让我在品尝一下,我不会建议的,否则,现在立刻马上从我眼前消失,不然不要怪我对你不念旧情。”

“哈……哈哈哈……。”欣姐疯狂的笑着,半张脸也已经红肿起来了,嘴角也留着血丝:“打得好,何非,谢谢你将我从梦中给打醒了,从今往后,我的生命里不会再有你这个人了。”

一个人在经历了极端失望的事情后,往往会有两种情况,要么是疯疯癫癫的大哭大闹,要么就是像没有发生什么事情一样,非常的平静。而欣姐就是属于后者,像个没事人一样,但往往这种事最可怕的,因为他们的心已经被冰封起来了。

而后欣姐直接转身就走了。

看到欣姐准备走了,我的心中送了一口气,如果欣姐留在这里,那么就很危险,现在我也不能保护她,所以只好将其气走,我才能应对徐华的招数。

“等一下,我说过,你可以走了吗?”

但是没想到,徐华在这个时候下来了,“你不会以为你戏弄我的事情,就这样结束了吧?”

欣姐闻言,拔腿就跑,但是刚跑出门口,就被两西装男给抓了回来。

“何非啊,我呢,不会亏待想要跟着我干的兄弟,如果你真的想要跟着我做事,我可以给你个机会,但是你必须做件事让我有相信你的理由。”徐华没有理会欣姐,直接扭头看着我说道。

“徐总您有事说话就行,我是真心想要跟着您干,只要您开口,我一定帮您办妥了。”

徐华笑着点了点头,慢悠悠的走到沙发上,点了一根香烟,看了眼欣姐说:“你是不是很喜欢刘欣的身体,想要上了她。”

我不知道徐华问这话是什么意思,于是笑着说道:“哪敢啊,徐总看上的女人,不敢有非分之想。”

“呵呵,何非,你这话说的谁会相信啊。男人喜欢美女,这是很正常的事情,不要害羞,你想和她上床,我也是可以理解的,毕竟她长得这么漂亮,要是你没有点想法,我会怀疑你是不是不行啊。”哈哈哈,徐华皱着眉想了下,说:“这样吧,既然你想要为我做事,我这个做老大的也不能亏待你,她既然已经来到了我这里,那么想这么安安稳稳的回去,那是不可能的,那么我就把她送给你了。怎么样!这个礼物敢要吗?”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