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怎样才算是做了一次*一女多男很黄爽文

更新时间:2020-12-20 08:52:39

手指上粘着药膏,张爱民对准位置,一抹,接着开始上下左右的抹均匀。



“额!爱、爱民哥!”吴秀莲轻叫出声,玉腿更是紧夹起来。


 文学


这可是自己最为私密的位置,从来没有男人触碰过那里,现在被张爱民这么一碰,吴秀莲由衷地感觉整个人都好像要飘起来,浑身不仅起了鸡皮疙瘩,而且希望张爱民的手别离开她。



“没有抹对吗?”张爱民沉声开口,其实现在他早就有了强烈的反应,甚至希望自己的能够代替手指。



“别、别停!”吴秀莲双眼迷离。



连续的抹药,张爱民已经额头渗出汗珠,他知道今天也就局限于此,如果想要进一步,根本就是奢望,毕竟吴秀莲是来看病的,不是真的来勾引他。



差不多五分钟后,张爱民感觉自己的手掌都有些黏糊,他一本正经地抽回手掌,并且拿起纸巾擦了擦手掌。



“爱、爱民哥,好了吗?”吴秀莲紧张地开口。



“差不多了。”张爱民假装平淡地说道。



听到张爱民这么说,吴秀莲忙起身,并且整理了一下仪表。



将白纱布从眼前摘下,张爱民一本正经地看向脸色还赤红无比的吴秀莲:“这药膏你拿着,每天早晚涂抹一次,一定要用我刚刚的手法,要让药尽快被皮肤吸收。”



“嗯,谢谢爱民哥。”吴秀莲重重点头,接过药膏。



“另外,你每个月大姨妈不正常的话,可以多喝点红糖水,切记那段时间不可吃冷辣的食物,还有,不能再用茄子和黄瓜了。”张爱民说出这话,他自己都感觉好笑,但是现在他可是医生,他的话对于患者来说就是圣旨。



一听到茄子和黄瓜,吴秀莲脸色尴尬,她再次点头。



“行了,回去之后好好休息,有什么问题再来找我。”张爱民将药箱整理了一下,终于是起身。



“谢谢你爱民哥。”吴秀莲再次开口,终于和张爱民一起走出卧室。



看着吴秀莲开门离去,张爱民重重地呼了口气,接着将门一关。



“嫂子!”张爱民喊了一声。



这话一出,李美凤忙从床底下钻了出来,她气急败坏地走到客厅。



“臭丫头真的是麻烦,今天差点坏了老娘好事!”李美凤啐骂一句,对吴秀莲有着一股厌恶。



虽然李美凤在莲花村算的上美少妇,但是和吴秀莲比,她还差了点,人家吴秀莲可是年轻并且没有生过孩子,李美凤哪怕再丰满和性感,在那方面还是输了,她还真担心这吴秀莲今天来张爱民这里,把张爱民的魂勾走。



整个莲花村留守的男人可是不多,青壮年大多数都去大城市打工去了,留下的男人中,就张爱民整个村医高大帅气,她某一刻都吃定张爱民了。



“嫂子,你看你现在啥模样?”张爱民见到吴秀莲头发和身上都是蜘蛛网,他有些发笑。



“小兔崽子你寻老娘开心是不是?”李美凤狠狠地瞪了秦勇一眼,接着忙将身上的蜘蛛网掸下来。



“不、不是,刚刚真的好险。”张爱民笑了笑,接着重新打量李美凤。



针对于吴秀莲,对张爱民来说李美凤有李美凤的优势,最具代表的除了李美凤那一股子骚劲外,还有就是李美凤异常的丰满,那胸前的饱满恐怕海碗都罩不住,当然了,李美凤那挺翘的肥臀也是对张爱民产生了巨大的杀伤力。



“你锁好没?”李美凤话峰一转,打量张爱民家客厅的门。



“怎么了?”张爱民一愣。



“老娘刚刚差点被发现,现在必须要锁门!”李美凤忙说道。



如果刚刚把门锁了,那么那吴秀莲也不能走进来,只要张爱民和李美凤不发出任何声音,铁定会认为家里没人,而李美凤也不会差点暴露。



“不会吧,嫂子你还来呀?”张爱民有些惊魂未定,刚刚就差点被发现了。



“那臭丫头难道还会再回来吗?今天老娘吃定你了。”李美凤说着话,她一把将张爱民顶在门上,一直玉手将门直接反锁,另一只手更是触碰到了张爱民的大腿。



被李美凤如此挑衅,张爱民干脆一吻而上,双手更是攀上那对饱满。



今天的张爱民可是被两个女人连续挑衅,直到这一刻,他终于是爆发。



一瞬间,张爱民和李美凤拥吻到了一起,而张爱民更是大惊地发现李美凤的确是够丰满,自己的双手还真无法掌握,全身的血液顿时沸腾了起来。



这也太大了吧,而且好挺!



张爱民迫不及待将李美凤拦腰抱起,直接放在了客厅的八仙桌上!



“额,爱民,嫂子想死你了!”李美凤连续喘着气,忙不迭地撩起吊带衫,俯身就趴在了张爱民身上,紧接着将手握住了他的那里……

见到李美凤如此主动,张爱民哪有拒绝之理,他深吸口气,感受李美凤身上的那股香汗,那令人的窒息的饱满就好像要将张爱民的脑袋整个埋没。


不得不说李美凤的确是性感无限,张爱民一时半刻开始紧张,并且慌乱。


这是张爱民第一次和女人做那种事情,不紧张那就见鬼了,虽然张爱民没实践过,但起码见过。


只见张爱民一把抓住李美凤的腰际的踏脚裤,打算往下卸去的时候,客厅的门一下子被敲响了。


“美凤、张医生!”


擦!


这是赵铁匠的声音,就在张爱民和李美凤打算酣畅淋漓的大干一场的时候,这赵铁匠终于是找上门来。


赵铁匠叫赵富贵,年纪三十出头,昨晚他和李美凤做那事情的时候差点没命,所以他叫李美凤拿一篮子鸡蛋来答谢张爱民,毕竟这一次,张爱民救了他的命。


但是赵富贵万万没有想到自己媳妇出去半天还不回来,也正因为这样,他打算亲自过来看看,如果见到张爱民,他要当面道谢。


“富、富贵呀。”李美凤一把推开张爱民,慌乱的整理仪表,而张爱民更是脸色一阵红白。


今天算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他张爱民怎么什么事情都碰上了。


“赵大哥。”张爱民微呼口气,接着几步走到门口,将门打开。


这门一开,只见赵富贵抬眼看进来,见到张爱民和李美凤都在后,却是眉头皱了皱:“你们怎么还关门?”


赵富贵知道自己媳妇的德行,在家里欲求不满,可能还会出来瞎搞,虽然他不敢确定,但是张爱民毕竟是个大小伙,而且长得也是俊,起码比又矮又丑的自己,好看多了。


要不是赵富贵前几年靠他的铁匠手艺有些名气,他也不会娶到李美凤。


“我、我们……”李美凤有些尴尬,一时间不知道怎么接话。


针对于李美凤的紧张,张爱民显然这方面要淡定很多,他自顾自地倒了杯茶,接着开口:“赵大哥,我和嫂子在商量怎么治好你的病,只是我们不想让别人知道,所以才在嫂子认可的情况下,关了门。”


“我、我的病?不想让别人知道?”赵富贵一愣。


“死鬼,你除了心脏病而且还不像个男人,这种事情难道你想在村里传开呀?”李美凤一下子反应过来,狠狠地瞪了赵富贵一眼。


“我、我这病你也和张医生说了呀?”赵富贵尴尬至极。


“爱民又不是外人!”李美凤继续开口。


赵富贵和张爱民平常话不多,所以赵富贵一般叫张爱民都要张医生,但是李美凤不同,她有时候会叫张爱民搭把手干活,而时间一长,干脆一口一口‘爱民’,就好像把张爱民当成亲弟弟一样,而张爱民为了亲近些,也是一口一个嫂子和赵大哥。


“那张医生我的病有救吗?”赵富贵忙看向张爱民。


“赵大哥,我们自家人不说两家话,嫂子今天过来除了询问你的心脏病外,也希望我能帮助你重振雄风。”张爱民将茶杯给赵富贵递上,接着缓缓地开口。


能够把事情说圆,并且不让别人有任何疑心,这需要的是技巧,而张爱民显然在这一方面能够自圆其说,相得益彰。


重振雄风是赵富贵的愿望,自己有这么性感漂亮的老婆,他巴不得夜夜笙歌,但是经过昨晚,他很怕,怕自己再想这些真的会死在床上,一想到昨晚,他就冒冷汗,这要不是张爱民,真的就嗝屁了。


想到这里,赵富贵由衷的感激张爱民,心想这张爱民真的是个好人,昨天的抢救太及时了。


“那怎么才能帮我治好心脏病的同时,将那方面也提升?”赵富贵接过茶杯,忙期待地问道。


“我知道赵大哥你最近铁匠活不多,生活拮据,所以也不打算问你收什么诊疗费,这样,等我想好一套诊疗方案,今晚亲自登门。”张爱民想了想,接着开口。


“谢、谢谢张医生,真的太感谢你了。”听到张爱民不打算多收什么诊疗费,赵富贵大喜过望。


“死鬼,大早上叫你在家里歇着跑出来干嘛,现在你可是病人,我待会还要去浇玉米地呢!”李美凤见事情摆平,忙啐骂一句。


“是、是,我还是应该在家待着,那张医生晚上我就等着你。”赵富贵重重点头。


看着李美凤和赵富贵离开家门,张爱民重重地呼了口气,感觉自己最近两天的确有些背。


大早上都还没吃东西,这一刻张爱民终于感觉有些饿,他将两个窝窝头一蒸,吧唧几口后,终于是吹着口哨,走出了家门。


整个莲花村处于酷暑季节,连绵的玉米地和西瓜地,张爱民一步步对着连绵的田埂走出,只见家家户户零星的男人和女人在忙着农活,整个一天,也就早晚可以干点农活,一旦到了响午,简直是无法下地干活。


七拐八弯下,张爱民咧嘴一笑,对着一处西瓜地走了过去,这西瓜地靠近一人高的玉米地,捡个西瓜吃,应该没人会看到,毕竟这天也太热,张爱民靠的是手艺,不是种地。


就在张爱民掰开玉米地,刚要走到西瓜地摘个西瓜的时候,却是见到一声声令人火热的声音。


“额,村长你别闹,人家羞!”


“我说大妹子,你怕啥,大不了今年的田税我让你少交点!”


“真、真的吗?”


连续的话语声下,只见一百米开外的简陋瓜棚里有一男一女,男的不用说,就是莲花村的村长吴宝根,至于那女人,是水芹。


水芹三十岁出头,家里男人出去打工了,就剩下她在家种地并且照顾一个孩子,说白了,这水芹也不是什么好货,居然把赵宝根都勾搭上了,所谓苍蝇不叮没有缝的鸡蛋。


张爱民远远看去,看的不太清,只看到瓜棚里那吴宝根将水芹压在身下,那吴宝根一个劲地亲着水芹,整个就是一个老不羞。


想来顺个西瓜吃还能看到这么劲爆的一幕,这是张爱民从来没有想过的,他眼珠子转了转,接着再次走进玉米杆子里,对着那瓜棚偷偷地摸了过去,显然想近距离观看天人大战。

一步步靠近过去,张爱民尽量小心翼翼,只是这玉米杆的叶子打在身上痒痒的,早知道他就不穿背心短裤了。


不过这并不妨碍张爱民偷看吴宝根跟水芹。


很快,距离终于是近了,这一刻张爱民半趴了下来,躲在玉米丛中,舔了舔嘴唇,双眼更是死死盯着前方。


这一刻,他看到了水芹和吴宝根亲在一起,那水芹虽然也是孩子他妈,但是现在却是在迎合吴宝根。


水芹穿着一件粉色的碎花衬衫,搭配一条紫色的紧身踏脚裤,也不知道莲花村的女人们怎么了,她们都喜欢穿这种紧身踏脚裤,这裤子虽然集市里买来便宜,但是因为紧身的缘故,那水芹的大肥臀更是完美衬托,来回摆动间,张爱民小心翼翼地拿出手机,希望能够拍下这场好戏。


“大妹子,快点给我!”吴宝根已经迫不及待地要解开水芹的衬衫扣子,一双粗糙的大手更是上下游移,时不时地抓住水芹胸前的饱满。


“真、真的可以少交田税吗?”水芹气喘吁吁,她男人过年后出去打工现在都没回来,她那块荒地早就大半年都没被滋润了,虽然渴望,但也需要一个台阶下。


“当然,我吴宝根可是说一不二的!”吴宝根迫不及待地按住水芹的一只手,另一只更是开始解开水芹的衬衫的纽扣。


“别、别骗我。”水芹呼吸急促,胸口连续起伏,终于一动不动。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