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怎么呻吟*亚洲乱亚洲乱妇50P

更新时间:2020-12-20 08:59:01

01

叶茶茶觉得沈易桉就是故意要给自己添堵。

她去星光街做梦境解析,正满腹委屈的和大师讲着她最近梦到的可怕场景,就见噩梦本人悠闲的走了进来,要求和她同样的服务;她去市文化宫看戏剧演出,刚落座,又见他从身后探出脑袋来大叫一声,吓得她差点没从座椅上摔下去……

现在就连她在花娘工作室做个造型都能遇到他,而且此人正指着她的头顶笑的张扬:“我要她的同款。”

沈易桉!”叶茶茶忍无可忍的叫到:“你到底想干吗?”

做造型啊。”看着她气恼的小脸,沈易桉嘴角的笑意更深了些:“这次活动,方教授让我来跟着社长你好、好、学、习。”

至于原因……你应该很清楚吧?”

 文学

他把尾音拉的很长,叶茶茶听着眼睛不由闪了闪。

两个月前,作为优秀学姐的叶茶茶受方教授所托去协助新生完成第一次的解剖课时,可谓是把双标两个字发挥的淋漓尽致。

其他人哭诉:“学姐,我手抖。”

叶茶茶笑魇如花、温柔鼓励:“别怕,谁还不曾有个手抖的怂包过往。”

沈易桉提问:“要从哪里下刀?”

叶茶茶忽的一声怒吼:“自己不会想吗!”

于是在众人面面相觑的表情下频繁受到此种待遇的沈易桉成了整节课唯一一个交空白作业的人,事后方教授追问原因,他一脸委屈:“叶学姐不肯教我啊。”

???”

叶茶茶在一旁听的是怒火丛生,他沈易桉怎么可能不会!他分明就是故意的。

可方教授不容置喙的表示,要让她带着他好好学习。之后她被安排在实验室里,辅导了沈易桉整整一个月这件事才算了结。

真没想到,这才没过多久,方教授又让他找了来。

尽管她一脸的不情愿,沈易桉还是跟着她到了活动现场。

这是医大中医药协会联合电视台共同举办的关爱白血病人的宣传活动——“心燃”。

叶茶茶顶着光头慷慨激昂的做完开幕词,报名参加的同学便根据提前安排好的规则开始了行动。

结束后,叶茶茶作为社长笑嘻嘻的送电视台的人离开,头顶忽然被覆上一双手,沈易桉温热的手掌在她头上来来回回的摩挲着。她气恼的去拉他的手,被他语气不悦的牵制住手腕:“别动!”

“——摸着还挺舒服的。”

沈易桉!”

是,社长,我在,你不用这么大声,我耳朵不聋。”

你……你……”叶茶茶气愤了半天说不出话来,跺了跺脚气冲冲的走开。沈易桉看着她的背影不由笑出声来。

回到宿舍后的叶茶茶坐在自己的桌子前,对着那瓶已经被捏的变形的草本膏体,咬牙切齿的念着“沈易桉”三个字。

她想沈易桉真的太讨厌了。

她一定要离他远远的。

02

叶茶茶没想到自己美好的想象那么快就落了空。

和电视台联合举办的活动在网上引起了热议,校领导们为了更好的弘扬医大精神,决定充分利用寒假时间推举中医协会的5名社员组成“赴春山实践小分队”,由叶茶茶带队到春山采薇馆进行学习交流。

春山,生长着种类繁多的中草药。采薇馆位于其脚下,是远近闻名的一处不曾沾染市井之气的中医圣地。

叶茶茶带着几人从学校出发,经过高铁、大巴加徒步的来回转换,终于到达采薇馆门口时发现迎接她们的人竟然是沈易桉。

她愣在原地,只觉得头脑发懵,直到他走来夺过她肩上扛的带着医大校徽的大旗,她才像是触电一般的闪开,瞪向他:“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真是不巧。”沈易桉笑的像只狐狸:“采薇馆是青木的药材源地。”

叶茶茶咬了咬牙,愤愤的朝前走去,把大旗摇的东倒西歪的,她倒是忘了,他家青木也是个有名的中药馆啊!

鉴于沈易桉对她的影响太大,叶茶茶只觉心烦意乱,晚饭过后直接缩在馆长准备好的房间里,一如既往的拿包里的那瓶草本药膏发泄情绪。

采薇馆的房屋与旧时江南一带的风格相似,这里时常会迎来像沈易桉一样采买药材之人,又加上实践小队人数不多,所以能够分别住在独立的房间。

夜里,叶茶茶躺在床上翻来覆去难以入眠,烦躁的打开窗户,趴在窗台发呆,额头忽然被人弹了弹,她气恼的抬头,看到站在窗前的沈易桉后瞬间炸毛:“你干什么?”

慰问一下失眠群众啊。”沈易桉举着手中的小瓷瓶笑的招摇。

叶茶茶刚想问他怎么知道自己失眠了,就听到他说:“听说……”

自从再次见到我,你做噩梦的次数就开始加倍增长?”

是又怎么样!”叶茶茶没想到她在星光街和解梦师说的话他竟然听到了,想起这一年来反复出现在她梦里的画面,她就有些气愤,瞪着他的眼神更凶狠了些。

谁料话音刚落,就听到沈易桉意味深长地说到:“不错……”

不错?!叶茶茶心底一股怒火油然而生,刚欲开口,嘴角忽然传来一阵浓郁的苦味,沈易桉轻抚着她的头,她一时怔愣,下意识的咽下了他灌到自己嘴里的东西,小脸瞬间皱成了包子。

耳畔已经传来沈易桉的笑声:“采薇馆特有的药酒,怎么样,喝完有没有飘飘欲仙的感觉。”

飘飘欲仙?她快要驾鹤西去了好吗?!

沈、易……”叶茶茶咬牙切齿的开口,嘴里又被塞进一颗梅子,沈易桉笑着按住她的脑门往室内推:“社长,大声大叫的不道德,会扰民的。”

说着关上了她的窗户,笑声悠扬的转身走开,单留下一句——

你也该去做噩梦了。”

这人果然还是很差劲!叶茶茶咬了咬口中的青梅,嗯……味道还不错。

不过她一定不会重蹈覆辙的!

她愤愤的躺在床上,困意这次来的出奇的迅猛,失去意识之前她还在想,她要讨厌沈易桉,讨厌他……

03

叶茶茶难得睡了一个好觉,次日一早神清气爽的走到院子里,却发现队员们早就没了踪影。

倒是沈易桉指着一旁的小竹筐看着她咧开了嘴角:“怎么样,采薇馆的安神酒是不是名不虚传?”

这人一定是故意的!

根据实践安排,她本该和队友一起随采药师傅上春山采摘药材,现在整个采薇馆除了馆长却只剩下了她和沈易桉两个人。

叶茶茶想着恼火的背上竹筐走去,步子踩的极重,偏偏沈易桉像是没有察觉般的跟在她的身后喋喋不休。

叶茶茶忍无可忍,愤愤咬牙:“你为什么还没走?不怕你们家青木药堂会因为药材不足关门大吉吗?”

沈易桉却是淡然一笑,轻飘飘的说到:“嗯……不着急。”

叶茶茶拳头打在棉花上,不由深呼一口气,给队友发消息提醒她们记得拍摄照片留着写报道稿。再抬头就见眼前的沈易桉已经换上了一副幽怨的表情:“你以前可不是这样的。”

以前?!叶茶茶气愤的冷哼到:“以前我可没发现你这么讨厌。”

沈易桉盯着她半晌,意味深长地捋了捋自己的袖子,幽幽的“哦”了一声说到:“所以社长讨厌到反其道而行送了我颗小相思豆?”

他竟然还敢提这事!叶茶茶看着他手腕上熟悉的手链,一股怒火从心底窜起,她咬牙切齿的瞪着他,心里隐隐还有些发酸。沈易桉见状低叹一声:“果然是和这这件事有关。”

你说什么?”叶茶茶蹙眉,话音刚落就见他笑着拉住自己的袖子走到了不远处卖草帽的小摊前,她刚想开口,忽然觉得头顶一沉,鼻尖传来淡淡的药草香。

你干什……么?”叶茶茶手抚上头顶,却正好触碰到他的手,她心跳猛然漏了一拍,像是碰到烫手山芋一般慌忙收回手去,音量都不自觉的弱了下去。耳边是沈易桉的轻笑声:“给你戴帽子啊!”

我为什么要接受你的帽子?”

因为……作为社长噩梦的常客,我总得尽一下为客之道,送点礼物不是。”

“……”

叶茶茶瞪了他一眼,想要把俨然已经遮到自己眼睛的帽子拿下来,他却已经按着她的头推着她往前走去“:“戴着吧,挺好的。”

沈……”

社长,再不上去,他们就下来了。”

你……”

叶茶茶还想说话,脑袋忽然被他拍了拍,目光触及到同样戴着帽子的路人,只好气鼓鼓的往前走去。

只是一路走来,直到下山,她后知后觉的发现周围的人看向她的眼神有些说不出的……怪异?不由蹙眉看向沈易桉:“他们为什么这么盯着我?”

沈易桉挑眉:“可能……他们也觉得挺好的。”

真的?”

嗯,特别像只……匍匐前进的花孔雀。”

沈易桉!!”

叶茶茶听着沈易桉爽朗的笑声,恶狠狠的握紧了拳头,心想这人果然还是太讨厌了!

04

为了避开沈易桉这尊行走的“添气筒”,叶茶茶第二日起了个大早背着小包偷偷溜出了采薇馆。

临走之时看了一眼被自己丢到桌子上的帽子,不由暗想,昨日她那么气愤怎么都没把这东西扔掉?

一定不能再被沈易桉影响情绪了!

叶茶茶边走边想,又忽的忆起和他手指碰撞时那温热的触感,心底同以往一般异样的感觉再次泛起,让她莫名有些混乱。

叶茶茶依旧爬到了春山三分之二高处的位置,那里有一片天然药材园,昨日队员拍摄的照片效果不错,她想趁此机会再拍一支采药的vlog放在学校官媒。

谁料拿出支架调整镜头的功夫,身前倏地围了一片小飞虫,拍打在脸上又痒又疼。叶茶茶挥着自己的小包气势十足的几圈扫射,包却在斗志高昂的“吼吼哈嘿”声中不偏不倚的砸到了自己的额头。

她脑袋一疼,气的差点没哭出来,眼前忽然垂下一片阴影,沈易桉把帽子用力的按到了她头上,语气颇为无奈:“这是驱虫的,笨蛋。”

叶茶茶闻言又疼又恼,反问到:“那昨天他们笑什么?”

沈易桉挑眉:“佛曰,不可说。”

叶茶茶气恼的转身,脸颊连同脖子飞速红了一片,他的手依旧放在她的头上,此刻他们的姿势,俨然像是她被圈在了她的怀中。

叶茶茶只觉得心跳声几乎超越了周围的鸟鸣,大脑空白的拍摄完,就呆愣在了原地。

沈易桉看着她的样子,不由失笑,收起支架,打开她的包准备放进去,却忽然发现了一个熟悉的东西。

真是有趣……

他嘴角不由勾起,拿出那瓶被蹂躏的坑坑洼洼的草本膏体看向叶茶茶:“看来社长对我的东西很不满意?”

作为它曾经的所有者,我能知道它是怎么得罪你了吗?”

叶茶茶一愣,看着他拿着手中的东西、嘴角和一年前一样的笑,忽的想起梦中之事,心底一酸,眼睛扑闪扑闪的便真的挤出了几滴眼泪。

沈易桉显然没料到她的反应会这么大,疑惑的同时又有些慌乱的捂住了她的眼睛:“别哭,我还不想被雷劈死。”

叶茶茶愤愤推开他的手,红着眼眶恶狠狠地说到:“有雷也劈不到你身上去。”

那可说不好。”沈易桉伸手在她眼角胡乱涂抹一番,举着沾到她泪珠的手一本正经地说到:“雷公带闪电,最喜欢追着带水的东西跑。”

说着又夸张的拉着她的衣袖,做出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说真的,你保我顺利下山,我给你一个惊喜好不好?”

叶茶茶看着他一副演技拙略的“怕怕”模样,忽然被逗笑。

沈易桉所说的惊喜是春山每年年末举行的风云茶会,在西风茶馆举行。

彼时已是实践小队在春山的最后两天。

沈易桉作为竞选人员,很早便去了茶楼。叶茶茶和队员一起走去,远远就看到茶楼两侧的柱子上刻着:“西风多少恨,吹不散眉弯。”

她脑海中忽然闪过身着汉服的少年站在月光下声音清朗的念着“谁念西风独自凉,萧萧黄叶闭疏窗”的场景,心底一颤,不着痕迹的握紧了手掌。

05

风云茶会主要比拼的是春山一带有名的歌仔戏。

高台上一身素净戏服的沈易桉,唱的铿锵有力,和叶茶茶记忆中的画面重叠。当时的他也是这么好看,又那么……可恨。

叶茶茶想,她只有讨厌他才对!

可到了投票环节,她还是没来由的屏住了呼吸,抬头朝他看去,并且给自己找了一个极好的理由:她要亲眼看看他被打败后垂头丧气的样子。

可一下秒,她所有的思绪全部清空,脑海中只有一个想法:这西风茶馆的老板究竟是何方土豪?

竞选的奖品从包装精美的名贵药材,到风格别致的上好古筝应有尽有,叶茶茶两眼放光的盯着高台,视线与非但没有垂头丧气还一脸淡然的拔得头筹的沈易桉相撞,只见他唇角勾起,在她殷切的注视下,大手一挥,指向了边缘地带那盒最不起眼的蝉丝?!

看着他朝自己走来,叶茶茶是一脸的痛心疾首,偏偏此人还笑的欢快的把那盒蝉丝递到了她面前:“给你。”

叶茶茶眼睛眨了眨:“给我干嘛?”

沈易桉直接把盒子塞到了她手里,淡淡说到:“不是什么宝贝,量你也卖不出去。”

???”

这话说的……她叶茶茶是这种人吗?!

貌似是诶……

对叶茶茶来说,这奖品不在视线里还好,落在手中后她更是郁闷,她是翻来覆去也没能看出这蝉丝是怎么就蒙蔽了沈易桉的眼睛,直到晚上还在忍不住和队员吐槽:“这沈易桉是脑子被驴踢了吗?是人参炖汤不香,还是古筝在手不美?偏偏眼神顺拐着去选一团打成结的口水丝。”

你是说那小子把蝉丝送给了你?”

她话音刚落,便听到身后传来馆长的声音。

叶茶茶点了点头,目光在触及到馆长意味不明的神色时,瞬间瞪大了眼睛,小脸狰狞的叫到:“怎么样,您也觉得他脑子有问题对吧!”

你没问过他想用蝉丝表达什么意思吗?”馆长笑到。

表达?叶茶茶飞速在脑海中搜索词汇:“藕断丝连?”

不对不对,他们之间哪里来的连。

千丝万缕?”

好像也不对。

……

直到最后所有人都离开了,苦思冥想的叶茶茶脑海中忽然闪过一句他曾经读过的诗——

人生如春蚕,作茧自缠裹。”

结合之前提及因他而起的噩梦时他的反应,叶茶茶觉得他就是想借此说她作茧自缚。

果然是沈易桉,一如那年的卑鄙!

叶茶茶气冲冲的收拾了行李,第二日返程的途中绷着一张脸,一言不发。

06

叶茶茶觉得自己一定是病了。

从采薇馆回去后她就开始心烦意乱,频繁发呆。

这种情况在开学她去行政楼上报实践材料后尤为严重。

因为那日方教授在拍摄的照片中看到沈易桉的身影时,笑声响亮的感叹了一句:“怪不得之前和电视台的活动这小子非要上赶着去帮忙呢!”

叶茶茶一番推算觉得他会出现在采薇馆也极有可能是刻意为之。

想到他绕了这么一大圈,就是为了像一年前那样羞辱她,叶茶茶气愤之余开始失了眠。

这情形一直持续到一周后的药理课上,不知缘由而胸口发闷的叶茶茶一时没忍住当堂放声大哭了起来。

室友们见状一惊,手忙脚乱的把她送到了校医务室。

不出十分钟,这消息便在医学院传开了。

沈易桉闻讯赶到时,叶茶茶刚好目光呆滞的走出来,他心下一紧,走到她面前问怎么回事。

只见她停滞了许久,目光从周围的室友转到他身上,忽的哭出声来:“医生建议我去心理咨询室。”

我问他我身体是不是出了问题,他唉声叹气的把我赶了出来。”

说着忽然一顿,哭的更凶了些:“我怎么就忘了问他,我还有救吗?呜啊……”

沈易桉:“……”

他嘴角一阵抽搐,可是看着她哭的可怜的样子,还是没忍住耐心安抚她的情绪,谁料话音刚落,就见她抽泣着望向他:“可是我病的真的很严重,心里堵的喘不过气来,尤其是看到你。”

我们多大的仇,多大的怨,你为什么要在我脑子一直转圈圈?”

室友:“……”

不忍直视,不忍直视。

沈易桉闻言眸低一柔,安抚似的拍了拍她的头。

心想,她还真是……一如既往的可爱。

叶茶茶大闹心理咨询室的消息是在一天后作为教室痛哭一事的后续传开的。

当天有人在年级群里发了一张叶茶茶从心理咨询室走出来后失魂落魄的站在河边的照片。

众人浮想联翩,推测医学系学霸叶茶茶是不是得了什么不治之症。

沈易桉赶到时,叶茶茶正皱着眉头一脸纠结,看到他后又转为了惊悚的表情:“沈易桉

……”

心理老师说,我又喜欢上你了?!”

是不是很可怕……”

沈易桉听到她的“又”字,挑眉轻笑:“难道不是吗?”

叶茶茶一,他也觉得她又喜欢上他了?所以,又这么云淡风轻的看她出糗?

她想着心里一酸,脑子里只有一个想法:她怎么会再次喜欢上沈易桉呢?!

不可能的……

07

叶茶茶第一次见到沈易桉是在高二那年。

那时市文化宫有场公益性的戏剧演出,她自幼便对戏曲甚为喜爱,当天兴致冲冲的赶了去。

刚一落座,只听掌声如雷。她抬头望向舞台中央,便见身着水蓝色戏服的沈易桉正在舞台上耍花枪,那模样过于美好,她当即便被吸引了去。

后来,等到观众散尽,她鬼使神差的跑去了后台,心想近距离的看看他不修妆容是什么样子,却不料买通了工作人员后走进化妆室,却只看到了他换下的戏服。

于是拿起戏服津津有味的打量的叶茶茶被人当场抓了个正着。

你对我穿过的衣服很感兴趣?”

她还记得这是沈易桉同她说的第一句话,他冷着一张脸,她一时愣住,有些心虚的说到:“我只是、只是进来看看。”

看看?”沈易桉眯起眼睛看向她:“是想看看什么东西值钱顺便占为己有吧?!”

她闻言连忙摆手,解释到:“不不不,我是学生,不是小偷。”

而后便见他俊眉一挑:“是吗?学生证拿来看看。”

她当真老实的晒出了自己的学生证,并不懂他眼中一闪而过的异样是为何,只听他说:“既然这样……你弄脏了我的衣服,拿回去洗好后再还给我吧。”

啊?”叶茶茶一愣,又面红耳赤的点了点头:“哦……”

她说着就要捧着衣服往外走,胳膊又被他拉住,他“噗嗤”一声笑出声来,道:“你可真笨。”

那时叶茶茶呆愣的看着他,脑海中只有一个想法:他笑起来可真好看。

当然,沈易桉最后并没有真的让她洗衣服,反而还和她聊了一些戏曲文化。

叶茶茶很快又再次见到了他,是在新学期的表彰大会上,他作为新生代表发言。

她开始下意识的打听他的消息——沈易桉喜欢诗词;沈易桉学习很好;沈易桉以后要学医……

沈易桉家的中药馆名叫青木药堂,药馆后面有一个古典文化广场,他时常会在那里背诵诗词。

后来,叶茶茶不受控制的跟在他的身后。

直到有一次在街角,她的单车被他拦下,他笑着问她:“你为什么要跟着我?”

她认真的看着他,蹙着眉头:“说来你可能不信,我一看到你,心里就怪怪的。”

她看到他眸中有一瞬的停滞,旋即笑出声来。

回到学校后,她开始装模作样的在他出现的地方念她不擅长的诗词。

什么“一生一代一双人,争教两处销魂。”

春心莫共花争发,一寸相思一寸灰。”

······

她一遍一遍的念着,只觉得心越来越奇怪了。

直到高考前夕,闺蜜和她缩在家里做相思豆的手链,贼兮兮的笑着让她把它送给沈易桉。

她愣了愣,问她为什么,她笑着说听她的准没错。

当天,沈易桉被学生会安排为高考生服务。她站在大型遮阳伞下犹豫了许久,还是跑去把手链递给了他,红着脸,道:“这是我家单代相传的小相思豆。”

却见他倏然一笑,递给了她一瓶草本药膏:“这是我家代代相传的祛痘秘方。”

听到周围一片哄笑声,叶茶茶呆滞的摸了摸自己的痘痘,恍然得出一个结论:他是在嫌弃她吗?

她咬了咬牙,只觉得心里酸酸的,眼睛也酸酸的。直到大一开学闺蜜告诉她,她喜欢上沈易桉了。

她呆楞了几分钟,恍然看到手机屏幕上自己之前因为作息不稳而冒出的一脸痘痘,不由在想:她喜欢上他了,他却用一瓶祛痘药膏侮辱了她的心意。

从那天起,叶茶茶陷入了无尽的纠结之中,甚至开始做起了噩梦。

直到再次在新生典礼上见到他,她告诉自己要讨厌他,她以为她做到了,可那天心理老师听到她的阐述后一脸认真的表示:“你喜欢上他了。”

叶茶茶只觉得五雷轰顶,当场掀翻了解压桌:“不可能!”

08

叶茶茶再一次的被送进了医院。

这次是因为在宿舍突然昏倒。

班里的人闻言更是坚信了她身患重病的消息,集体带着鲜花水果赶了来,看着她是一脸的伤感加同情,就差没当场哭出声来。

叶茶茶嘴角一抽,尴尬的同众人解释她这纯属是误伤。

那天沈易桉信誓旦旦断定她又喜欢上他后,叶茶茶大吼一声“绝不可能”离开,当晚再次失了眠。

她不信邪的再次找到医务室,请求给自己开点安眠药,医生告诉她这病无药可治。

叶茶茶心情烦闷的厉害,没留神把药吃多了分量,直接晕了过去。

她正解释着,忽的听到有人打趣的声音:“哟,学弟怎么也来了?”

沈易桉目光准确的锁定在叶茶茶身上,语气淡淡:“来和学姐探讨一下关于喜欢这件事情。”

沈易桉!”

他怎么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这么说呢?叶茶茶激动的就要起身,又被他推倒在病床上。

众人见状纷纷笑的欢快,识趣的离开。

叶茶茶一个人生闷气,沈易桉见状不由沉了神色:“喜欢我让你很痛苦吗?”

叶茶茶忽然就觉得委屈,不由哽咽起来:“我怎么能喜欢上你呢?沈易桉。”

“——你又不喜欢我?”

沈易桉皱眉:“谁说我不喜欢你了?”

那日在文化宫,他本想逗逗她,却意外地发现她是自己的同校学姐,她傻傻的模样让他觉得好笑。

后来他发现她时常会跟着他,接连一段时间后,他拦下了她,她的回答让他哭笑不得,也让他心底一颤。

他想她可真是个……小迟钝鬼!

后来他无意间看到她在学校小花园摇头晃脑的背诗词:“记得小萍初见,两重罗字心衣……”

守在她身旁的女生咬牙切齿的纠正:“两重心字罗衣。”

他看到她嘿嘿一笑,挥着小手重复:“两重罗、心字罗衣。”

说完又皱着眉头哀叹:“这词美是美,怎么就不进我脑子呢?”

他看着她的样子,不由笑出声来,心里猛然升起一股暖流。

高考前他受教导主任之托去送高三教学楼送卷子,偶然听到她抱怨说脸上长了痘痘,便向自家老爸请教了做药膏的方法。

他本想找机会送给她,却不料她先一步送了他手链。想到时常见到她背诵诗词,他很自然的以为她是喜欢那些诗句,便自以为浪漫将“换我心,为你心”融进了药膏中送给了她。

却不料那之后,他就没再联系上她。

直到在医大再次相遇,他发现她态度的转变,意识到可能有什么地方发生了误会。

他想了许久,似乎只有礼物环节可能出了差错。

所以他频繁出现在她在的地方。

他找方教授让他推荐自己参加活动。

他向老爸申请去采薇馆。

他终于确定了他们之间的问题所在,只是他怎么也没想到这家伙是完全扭曲了他的意思。

09

得知真相的叶茶茶倒吸一口冷气,愤愤的瞪向沈易桉:“都怪你做事不够‘光明磊落’,害我白白做了那么久的噩梦。”

其实……”沈易桉挑眉看向她:“我一直很好奇你梦到了什么?”

叶茶茶脑海中忽然闪过那些多次出现在梦里的画面——

她跪在大殿里,笑容谄媚的进献宝贝。

却见斜倚在龙榻上的沈易桉大手一挥:“看你如此喜欢朕的份上,便赐你银针破痘的恩宠吧。”

于是整个大殿只剩下手持长针凶狠的刺向她一脸痘痘的面目狰狞的嬷嬷,以及她声嘶力竭的一句:“皇上,饶了臣妾吧……”

这些画面她怎么可能会告诉沈易桉?!

叶茶茶想着,余光瞄向被他牵住的手,小脸红成了一片。

而有些事是沈易桉也没有告诉她的。

比如那日的帽子看起来与平常无异,却编进了一株地丁草,春山人向来会用这样隐喻的方式向自己心爱的姑娘示意,这才有了众人暧昧的眼神。

再比如春山的由来,便是出自纳兰性德的那句“最是繁丝摇落后,转教人忆春山”

这“繁丝”本是指柳枝,只是柳枝不易保存,后来当地的百姓便以蝉丝结绳寓意所爱之人。

他呀,早就被她扰乱了心。

是她眉眼弯弯,勾勒了他的春山。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