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紧嫩花唇粗大紫黑青筋浓稠*宝贝扶着它跨坐下去生物课

更新时间:2020-12-21 09:38:42

大夏天的,人身上都出汗,在这种人挤人的地方,那气味就不太好了,但是刘子洋的鼻端还闻到了一丝淡淡的幽香,是那个女孩发间飘过来的,也不知道是什么洗发水的味道,总之很好闻,能够在这样的地方,还有如此的享受,确实相当的享受。

一边享受着与女孩的清香味道,一边忍受着自己那时不时想当色狼的冲动,刘子洋突然心生警兆,低头就看到了一只手从自己的后方伸了过来,目标则是前面那女孩的臀部。

小偷!

刘子洋心里顿时激烈的跳动了起来,目光一扫那女孩的臀部后面的口袋,那里被臀部撑的形状极其明显,一眼就可以看出那里面并没有钱,这个小偷还偷个屁。

但是刘子洋马上就明白了这只手要干什么了,这根本就不是一个小偷的手,而是一只咸猪手,一只摸向女孩屁股的咸猪手。

 文学

“可恶,你丫的这么摸了,回头岂不是赖在我的头上。”刘子洋顿时对后面这个家伙心里咒骂不已,为了不背这个黑锅,再说了,这女孩那翘挺的臀部要是让一只咸猪手摸了,绝对是暴殄天物,而且让他有一种很吃亏的感觉,所以这样的事情是绝对要阻止的,刘子洋不着声色的拖了一下自己的皮箱,身子一扭,就把那只手挡开了。

不料那个家伙竟然还贼心不死,刘子洋刚刚站好,他竟然又从另侧伸过手来,这可是让刘子洋真的恼了,一巴掌拍开那只咸猪手,转身瞪向了身后那人。

身后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膀大腰圆,但是那双有如老鼠屎一般的小眼睛,深深的出卖了他那颗龌龊的心灵,看到刘子洋转过身瞪他,这个家伙马上转过头去,假装什么也没有发生过。

“哼!”刘子洋重重的哼了一声,这才转过身去,那只咸猪手也是暂时没有再伸过来。

这时已经走到了那个狭窄的通道里,两边是护栏,后面那个家伙再想伸手过来也不可能了,刘子洋也就放松了警惕。

前面那个高挑女孩已经开始验票,不免就停顿了下来,而刘子洋也松开了皮箱,从兜里掏出了票,而就在这时,他的身体突然被人从后面撞了一下,他不由自主的就向前冲去,虽然及时的收住了脚步,但是胳膊肘却是被人又撞了一下,他的手不由控制的向前伸去,然后就感觉到摸到牛仔裤上的感觉,而里面则是软软的,弹性十足。

他的手此时竟然摸到了他一直想摸而没敢摸的女孩臀部。

软!弹!

刘子洋的大脑里迅速的冒出了这两个字,长这么大,他还是第一次摸女孩子的屁股,一下子就把刘子洋弄的失神了,甚至都忘了把手迅速的收回来。

前面的女孩刷的一下子转过了头,一双圆溜溜的大眼睛里满是煞气,恶狠狠的瞪着刘子洋。

刘子洋这时的手已经被女孩子甩开,却是还在失神,他在后面虽然也想象这样完美的身材,就应该配上一个完美的脸蛋,但也清楚,现在很多女孩都是从后面看是天使,从前面看就是天使下凡的时候脸先着地了,所以也没有报以什么大的希望,但是当这个女孩回过头来之时,刘子洋知道自己想错了。

这个女孩的脸蛋不但漂亮,而且漂亮的是一塌糊涂,就算她此时满面的怒气,但也绝对难以掩饰她那绝世芳容,那有如鸡蛋青一般的脸蛋,似乎捏一下就能捏出水来,五官搭配的是那般的完美,布在那张瓜子脸上,让人看一眼,就再也难以忘怀。

感觉到女孩目光里面的煞气更浓,刘子洋终于回过神来,自己刚才失神,这更是让这女孩认定了是他做的了,“对不起。”虽然这是一个误会,但是刘子洋知道自己刚才的失神,已经错过了最好的解释机会,解释也是多余的,所以也只能是无力的说出了这三个字。

“流氓!”那女孩从牙缝里面挤出了两个字,然后鄙视加厌恶的又狠狠的瞪了刘子洋一眼,转身快步走出了通道。

“小子,让你占了便宜,你怎么感谢我?”后面那个龌龊的男子嘿嘿笑了一声,还说出了这样一句无耻的话。

刘子洋虽然感觉自己这样摸了那美女的屁股,绝对是占了大便宜,可是他最不喜欢的就是让别人摆弄他,就算是占了便宜也不行,转头恶狠狠的瞪着那个龌龊男。

“切,这可是大美女,你占便宜还不感谢我,真是好心当成驴肝肺。”那家伙这话说时还有些酸溜溜的。

刘子洋验好了票,突然转过身来,一拍那龌龊男子的胳膊,笑道:“多谢你啊。”然后就走了出去。

那龌龊男愣了一下,然后撇了一下嘴,道:“小崽子,便宜你了。”然后验了票也走了出去。

不过他刚走了两步,胳膊突然不由自主的伸向了旁边的一位足有二百来斤的女人,一下子就按在了那女人的屁股上,而且还狠狠的抓了两把。

“啊,非礼啊!”一声惊天动地的叫声从那个女人的嘴里发了出来,震的全车站的人都能听到,也全都向她看来。

“你这个王八蛋,竟然敢非礼老娘!”那女人大叫了一声之后,那有如水桶一般的胳膊一抡,一个大耳光就结结实实的抽在了那龌龊男的脸上。

龌龊男被打的转了一圈才站稳,满眼都是小星星,捂着发麻的脸急忙叫道:“我不是故意的,我不知道怎么着……就摸过来了。”

“我草你奶奶,你摸了还不承认,我打死你。”一个大巴掌又抡了过来。

众人看的目瞪口呆,咸猪手的事有些人也遇到过,可是一般都是对美女,或者是身材好的下手,而这个家伙竟然连这样的也能下得了手,真是佩服他的口味。

刘子洋这时吹了一个口哨,转身离去,自言自语的说道:“这次用的还不错,没丢手。”

敢情那龌龊男是被他偷偷动了手脚,让对方阴了,他如果不阴回去,就就枉他拥有不同普通人的能力了。

刘子洋今年十九岁,渡过了苦逼的十二年学习生涯,终于可以来到天堂一般的大学,今天他就是到庆阳大学来报道的。

庆阳大学,可以称得上是整个华夏重点大学之一,录取分数钱很高,刘子洋这个高三以前还是一个中等生,最后竟然能考到这所大学来,绝对可以说得上是一个奇迹。

来到了车站前的广场上,刘子洋有些发蒙,庆阳是一个大城市,可不比他所在的那个小城,看着车站里面熙熙攘攘的人群,他都有些无所适从的感觉。

庆阳这里高等学府很多,此时广场上有很多条幅都是写着各个学校的名称,他们是在这里迎接新生的。

终于在一个个条幅里面看到了庆阳大学的名字,刘子洋连忙拖着皮箱向那边走去,走了没有十多米远,他又看到了那才那个被他摸了屁股的美女。

刘子洋迟疑了一下,想解释,终于是放弃了,大家只是萍水相逢,误会也就误会了吧,以后都没有什么相见的可能,又何必去解释。

“咔!”一声脆响,然后就是一声低呼,那美女的拉杆箱的拉杆竟然断了,箱子一下子倒了下来,差点砸到了那个美女的脚。

那美女气呼呼的扔掉了坏掉的拉杆,费力的扶起了箱子,两手抓着箱子上的拎扣往前拖,可是这箱子实在是太重了,有拉杆拖着还成,就这么拎着,那对于她来说,就实在吃力的很了。

刘子洋迟疑了一下,还是追上了那女孩,道:“要不要帮忙?”

那女孩转过头来,看到是刘子洋,顿时眉毛一挑,声音不大,但却是冷冷的寒意说道:“离我远点,流氓。”

刘子洋苦笑了一下,道:“刚才我真不是故意的,是后面的人推了我一下。”

“哼!”女生只用一个冷哼来回答,目光里透着一种鄙视。

刘子洋又说道:“我是庆阳大学的大一新生,名叫刘子洋,我如果真要是那样的人,我也不敢报出我的名字。”

“哼!”

“要不我让你看看我的录取通知书?”

“哼!”

“我一是道歉,二来真的是想帮你一下。”

“给你。”

刘子洋说了这么半天,这个美女一直都用冷哼来回答,没想到一说帮忙,她就答应了下来。

不过这总算是有了一个弥补的机会,刘子洋马上拎起了美女的箱子,另外一只手拖着自己的皮箱,咧嘴一笑,道:“往哪里走。”

“那里!”美女指了一下东北角的地方。

“哦,你也跟我一样是新生啊。”刘子洋看她指的方向也是自己要去的地方,马上微笑着问了一句。

“你是哪个学校的,我好送你过去。”

“庆阳大学。”

“啊,竟然是校友。”刘子洋还真有些意外了。

美女扭头看向一边,“哼哼,羞与你为伍。”快步向前走去。

“好吧,那随你吧。”

刘子洋耸了一下肩膀,跟在那美女的后面,两人也没有再说话,一直来到了庆阳大学的横幅之下。

在那里摆着一张桌子,男男女女的有六七个人,看到两人过来,几个男生顿时眼前一亮,全都围了过来。

“我们是庆阳大学负责接待新生的。”

“我们这里有校车,一会我带你上车。”

“我们都是校友,有什么需要的,尽管跟我们提。”

刘子洋无语,同样是新生,这人跟人的差别怎么就那么大呢,美女就有人管,他就完全没有人理会了。

男生不理会他,一个女生则是招呼了刘子洋,很快就给刘子洋做了登记,而那几个男生围着那个美女忙前忙后的,到现在还没有给登记。

“多谢几位学长,那我现在是不是可以登记了?”那美女让几个人围的似乎也有些无奈。

“是是……”

核对了一下录取通知书,他们就开始登记了,刘子洋就在旁边,虽然没有看到在哪个系,但却看到了这美女的名字名叫刘玉婷,人如其名,玉树临风,亭亭玉立。

“学妹,你的行礼呢?”看到刘玉婷只背着一个小背包,男生们就问了起来。

刘玉婷一指刘子洋,道:“在这里。”

几个男生都看向了刘子洋,一个个都是露出了失望的神色,与美女一起来,还帮拿着行礼,这两人的关系显然不一般了。

“你们不用这么看着我,我只是帮个忙而已。”刘子洋可不想刚到大学,就因为美女而与人结怨,马上痛快的撇清了关系。

那几个男生一听大喜,马上争着过来帮刘玉婷拿行礼,但是当一个手快的小个子拎起了刘玉婷的皮箱之后,顿时脸胀的通红,这箱子最少得有六七十斤重,他拎着箱子,简直就有点蜻蜓撼玉柱的可笑感觉。

另外一个体格健壮一些的,马上抢过了箱子拎了起来,得意的带着刘子洋和刘玉婷向校车的方向走去,只不过走了没有十多米,他就得意不起来了,放下了箱子,半拎半拖的往前走。

“咔!”不巧的是,箱子的轮子这时竟然也光荣的下岗了,他想拖也拖不了了。

“对不起,对不起。”那男生一个劲的向刘玉婷道歉。

刘玉婷皱了一下眉头,转头看了一眼刘子洋,什么也没有说。

刘子洋知道刘玉婷让他帮忙,可是这态度实在是让人有些无语,最起码也要招呼一声吧,但自己怎么说也是摸了一下刘玉婷的屁股,就冲这一点,帮帮忙也是应该的,过去伸手就拎起了箱子,道:“往哪里走。”

那男生惊讶的看着刘子洋,他已经深深的知道这个箱子的重量,而刘子洋这个看起来虽然挺高,但却很瘦的家伙,竟然是如此的轻松,这力量还真是够大的,最主要还是好好的一个讨好美女的机会,就这么白白的浪费了。

刘玉婷又看了刘子洋一眼,依旧没有说一句话,就算刘子洋的力量大又怎么样,在她的心里,这个家伙就是一龌龊男,现在只不过就是利用他而已,要不是这件事实在难以启齿,不好让别人知道,要不然她一定要让这个家伙付出点代价,以后在学校里面再遇到他,一定要躲他远远的。

校车是一个大巴车,车上此时已经坐的很满了,刘子洋把行李箱放到了大巴下面的货箱里,刘玉婷却已经先一步上了车。

等到刘子洋上车之后,司机马上说道:“后面还有一个座位,快去坐好,马上就开车了。”

刘子洋径直向后走去,一直到最后一排才找到了空座,后面一排四个座位,左边是两个女生,刘玉婷也在最后一排,不过她没有靠窗坐着,靠窗那里还有一个空位,显然是知道刘子洋也会坐到这里,她要是坐到靠窗的位置,就没有地方躲避他了。

刘玉婷恶狠狠的瞪了刘子洋一眼,这让刘子洋也有些不爽了,自己已经帮了她的忙了,而且还是一个误会,至于还这样没完没了的瞪眼睛吗。

干脆也不理会刘玉婷,直接挤过去就坐了下来,而且还紧贴着窗户,坚决的与这个脾气大的美女划清界线。

大巴车里面都是新生,来自全国各地,根本就没有两个是认识的,车开起来之后,车里也是显得很安静。

不过时间不大,就有些喜欢交流的开始说话了,虽然声音不大,但却已经热闹了一些,不过刘子洋他们后面这五个人,还都是一样的安静。

不一会,车里的温度就升高了,大巴车本是一辆空调车,车里的玻璃都是不能打开的,但现在没有空调,就有人喊道:“好热啊,师傅,能不能把空调打开啊?”

司机师傅答道:“空调坏了,我还没来得及修呢,你们坚持一会吧,路不远,二十分钟就能到。”

听司机这样说,大家也没办法,纷纷拿出了书本之类的东西扇着风,再加上司机那里还有一扇窗户,总算还能忍耐。

但是祸不单行,开了不到十分钟,竟然遇到了堵车,大巴车只能是像老牛车一样,一点点的往前拱。

八月末的庆阳,白天的气温足有三十来度,这样的温度站在外面,那都要汗流浃背,更何况这么多人闷在了这样一个大巴车里面,没有空调,车子不开,也没有了流动的空气,车里简直就像蒸笼一样,车里面顿时叫苦连天。

刘玉婷一直认定了刘子洋就是一个龌龊男,所以虽然与刘子洋的座位相邻,她却是往那两个女生那里偏着,与刘子洋的中间还有一些距离,三个女生挨的太近,挨着刘玉婷的那个女生也不干了,转头对刘玉婷说道:“你能不能往那边点啊,热死我了。”

刘玉婷自己也热,再加上人家都这么说了,只得是往刘子洋这边挪了挪,不过中间还是有不小的距离。

一丝凉意从右臂那里传来,在这蒸笼一般的大巴车里,实在是太过难得了,让刘玉婷舒服的吐了一口气,而且这凉意连绵不断,来的非常的诡异,让刘玉婷都有些摸不着头脑。

不过在这蒸笼一般的车里,有这样的享受,刘玉婷当然不会反感,享受了一会,她却是感觉有些怪异了。

她的左臂这边热的受不了,右边却是一点也不热,右手摸了摸裸露的左臂,再用左手摸了摸右臂,这两边的温度更是差了不少。

“咦?”刘玉婷吓了一跳,自己这是怎么了,怎么成了阴阳人。

但是身体除了一边冷一边热之外,其余的反应根本就没有,仔细的感觉了一会,刘玉婷突然发现了一个怪相。

别人都是大汗淋漓,不停的报怨,但是身边的刘子洋一直拿着手机在看着什么,根本就没有一点的反应,脸上也一滴汗水也没有,似乎完全没有因为车里的温度而难受。

下意识的往刘子洋这边挪了挪,不但是右胳膊,右腿和右半边的身体也是感觉到了凉意,转头又看了刘子洋一眼,刘玉婷又往刘子洋那边靠了靠,这时几乎是整个半边身体都是处于凉爽的状态了。

“这个家伙这边这么凉快,哼,便宜都让他占了。”虽然两人之间还有一个拳头多的距离,刘玉婷是说什么也不往这边靠了,这个家伙是那么龌龊,在车站的时候竟然伸手摸她的屁股,要是离他近了,说不上他能干出什么事来呢。

对于刘子洋这边这么凉快,她倒是并没有多想,还以为这边有什么通风的设施。

“你要么离我近点,要么就离我远点,否则一边冷,一边热,你会得病的。”刘子洋头也不抬的说了一句。

刘玉婷正享受着这种冰火两重天的滋味,刘子洋突然冒出来的一句话把她吓了一跳,还有一种让人戳破的尴尬。

“哼,有什么了不起的。”刘玉婷狠狠的剜了刘子洋一眼,马上往左挪了挪,坚决与刘子洋保持距离。

两人的声音都不大,在怨声载道的车里面,谁也没有听到。

刘子洋摇了摇头,接着玩他的手机,这手机虽然不是特别贵的东西,只有一千多块的三星,但是对于刘子洋来说,这也是一件比较奢侈的东西了,他家里的条件并不好,父母的收入都不高,要不是上了大学,他一直用的都是交话费送的手机。

也不知道出了什么事,这车都堵在这里二十多分钟了,加起来前进了也没有五十米,车里的温度更高了,大家的报怨声也就更大了。

刘玉婷一直在坚持,但是这时候却已经有些吃不消了,他的头上不停的冒着汗,身上的衣服都要被汗水湿透了,而且头脑一个劲的发晕,似乎都有些中署的症状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