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毒龙钻怎么玩谁咬了朕的皇后 鲤鱼吸水男女都不动吗

更新时间:2020-12-21 09:41:22

申雅说的咬牙切齿,恨不得直接将张金灿生吞了。


申雅这一句话直接将张金灿从方才意犹未尽的畅快淋漓之中彻底拉回了现实,一时间脊背上冒出一股冷汗。


他是清楚的,申雅要是真的动起真格来,自己一准没好果子吃。自从当上市场部经理后,申雅仿佛吃透了交际学,没有两年,就成了永定市官场商场有名的交际花,与政府个部门之间都有所交集,尤其是和公安局方面。


 文学

公安局副局长董有才和申雅私底下更是以兄妹相称,虽说这种称谓只是一种幌子也说不定。但有一点张金灿非常清楚,很要是进了局子里,就凭申雅一句话,董有才就算不弄死他也会弄他个半死。


得想个办法,不能让这三八牵着鼻子走。张金灿尽力让自己冷静下来,想了一下,说,“经理,今天的事情要是传出去,你想想谁遭受的损失最大。我一个无名小卒,本身也没啥前途,就算锒铛入狱我也无所谓。但是你不一样啊,要是让公司里的人知道你跟我有一腿,你不仅名誉扫地,我看你的前途也堪忧。毕竟,上面考察一个经理,也是从多方面着手的。要是我供认是你勾引我在先,想要潜规则我,哼哼,即便上面未必相信,但是我敢保证你的前途就彻底结束了。”


张金灿说着,故意大笑了一声,摆出了一副死猪皮不怕开水烫不怕开水烫的架势来。


申雅闻听,费都气炸了。颤抖着手指着张金灿怒骂道,“张金灿,我擦你妈的,你怎么这么无耻。我勾引你?你怎么不去死?你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的熊样,我看上猪也不会看上你。”


张金灿死死的盯着申雅因为气愤而剧烈起伏的胸前,泛着灯光闪烁异样的光芒,一时间内心中又升起一股蠢动来。


这个举动被申雅注意到了,她慌忙用衣服遮掩住身子,狠狠瞪了他一眼,“滚你妈的,看什么看,你这个无耻的混蛋。”


张金灿刚想说话,忽然,外面传来敲门声。

申雅神色一惊,不安的问道,“谁啊?”


“是我,思明。”外面传来一个带着几分醉意的声音。


“范总?”两人几乎同时吐了出来,两人对视了一眼,霎时间都慌了神。范思明,这是他们公司的总经理。


“范总怎么来了?”张金灿紧张的看着申雅,要是被他看到他们两个人这么衣不遮体,那后果就严重了。


此时,最慌张的当属申雅了。一边手忙脚乱的穿衣服,同时狠狠瞪了张金灿一眼,“你还愣着干什么,赶紧穿衣服。”


张金灿眼见申雅手忙脚乱的穿衣服,姿势异常的撩人。当她费力的弯腰穿那一双黑色丝袜的时候,白净丰满的臀部映入张金灿眼帘。


这诱人的画面让他产生一种冲动,情不自禁上前狠狠抓了一下。


“啊……”申雅触电一般跳了起来,扭头怒视了张金灿一眼,小声骂道,“张金灿,你他妈的是不是找死呢。”


“小雅,你在干什么呢,现在还不开门?”范思明在外面不耐烦的催促道。


此时,两人已经穿好衣服。申雅整理了一下头发,然后指着卫生间,“张金灿,立刻给我滚进去。要是让范总发现了,你就等死吧。”


张金灿也清楚问题的严重性,不敢怠慢。冲着申雅笑了一声,随即屁颠的跑进了洗手间。


“范总,你怎么喝成这样子?”打开门,申雅就嗅到范思明身上浓烈的酒气。


“没办法,这几天,应酬太多了。小雅,我没打扰到你的休息吧。”范思明说着跌跌撞撞的走了进来,然后直接躺在沙发上,闭着眼睛,仿佛睡着了一样。


申雅知道他并没有睡觉,于是端了一杯茶水过来。


范思明仿佛感觉到了,忽然睁开眼睛,一把将申雅拉入怀里。


“哎呀,范总,不要这样,小心水烫。”申雅微微皱了一下眉头,但语气却异常的温柔。同时,她的目光望向了洗手间。


此时,躲在洗手间的张金灿从微微张开的门缝里,此时此刻算是看个一清二楚。他妈的,想不到申雅这贱人竟然还和范思明有一腿,这可真是个大新闻。


申雅注意到了张金灿那双贼溜溜的目光,狠狠瞪了一眼。这个王八羔子看到这一幕,明天去公司里一宣传,她可就名声扫地了。申雅还是很注重名声的,毕竟她现在可是一个部门的老板。


“小雅,给你说过多少回了,私下里叫我思明。”范思明责怪的看了她一眼,然后端着茶水咕咚咕咚的喝了大半杯,随后又躺在沙发上,慢悠悠的说,“小雅,这阵子你们部门的事情太多,你辛苦了,我代表公司来慰问一下你。”


申雅咧出一个艰涩的笑容,“范总,你,你喝多了。”说着慌忙抽出了被范思明紧紧抓着的手。


范思明微微睁了一下眼睛,淡淡一笑说,“小雅,我听说你们市场部的张金灿按摩很有一套。”


申雅的背上立刻冒出一股冷汗,糟糕,范思明莫不是知道她经常找张金灿按摩了。她不自然的笑了笑,“哦,你说他啊。哼,就是一个蠢材,没有一点眼力劲,什么事情都做不好,我都怀疑他脑子里是不是装的都是浆糊。他那种二流的按摩手法,你要喜欢,改天我叫他给你按下。”


说这话的时候,申雅的嘴角泛出一个笑意。张金灿,别以为姑奶奶收拾不了你,到时候我让你哑巴吃黄连,有苦难言。


张金灿在洗手间听的一清二楚,怒火万丈。申雅,你这个臭三八,说老子一无是处。一无是处怎么了,我还不是把你给上了,你能奈我何?


范思明淡淡的笑了笑,“小张我倒是见过一次,人的确有点呆头呆脑。不过萝卜白菜,各有所爱。听说后天田明要去下面的区县市分公司调研考察,除了你这个市场部经理之外,他还指名道姓要小张也跟着过去。”


“什么,我没听错吧。”申雅张大了嘴巴。

田明是公司的副总经理,同时也是范思明一直器重的得力干将。坊间一直有所传闻,范思明的这个位置就是预留给田明的。哪天范思明保不齐高升了,他这个副总经理立刻就扶正了。


通常,在他们公司里总经理下来分公司调研考察,随行的人员一般都不会太多。一般而言,田明出来调研人员基本控制在6人左右,而这6人也是老板经过慎重思考选择的。通常而言,能跟着老板出去调研,也就意味了你在老板心目中的地位。


范思明笑了一声,“小雅,只是让他随行,你也不用如此紧张吧。不过,我看你好像很讨厌小张,你们有什么过节吗?”


申雅仿佛被看穿了心思,神色有些慌张,忙说,“他那种不入流的人,还没资格让我讨厌。”


范思明笑着摇了摇头,“哦,是吗。”


申雅还想问点什么,却发现范思明已经打起呼噜了。


这会儿张金灿大摇大摆的走了出来,刚才范思明的话他也听的一清二楚。真没想到范思明眼中他也是个呆头呆脑的人。最高老板都这么看了,妈的,看来在公司里是彻底没前途了,难道老子就真的一辈子忍受申雅这三八的欺辱,窝在公司这市场部里做着枯燥乏味的文书工作。被田明意外选中跟着调研,这让张金灿有些不太明白。像他这种幕后工作人员莫说认识田明这种副总级别的老板,平常见一面都是难的。


难不成又不是什么好差事,张金灿只能这么想。妈的,自从来到这里,他发现放出的屁都在走背字。明明一个好事,落在他头上却生生变成了坏事。


张金灿揣着一肚子疑惑走到申雅面前,腆着一张笑脸说,“经理,下乡的时候,我一定会把你伺候好的。”


申雅看到这个眼中钉,肉中刺立刻就串上来一团火焰,“张金灿,你他妈的赶紧给我去死。”


一想起这混蛋刚才在她身上疯狂的运动发泄,申雅恨不得冲上去生吞了他。


张金灿不以为然,做了一个下流的腰肢一挺的动作,然后说,“好,经理,那我出去死了。”


“张金灿,你这王八蛋,你给我站住。你就想这么走掉,哼我们的帐还没算清楚呢。”申雅哪里受过这么大的屈辱,岂能这么饶过张金灿。


张金灿逼近到她身边,紧盯着她傲然的胸脯,笑了一笑,“经理,是不是刚才我还没把你给喂饱啊,要不我再好好补偿一下你。嗯,最好把范总叫醒来欣赏一下。”说着扫了一眼正呼呼大睡的范思明。


这么一提,申雅的心凉了半截。如果范思明此时清醒过来,她就是浑身张嘴也说不清楚了。


张金灿注意到申雅红扑扑的脸上现出意犹未定的表情,她咬着嘴唇,不时张望一眼范思明,很显然,她在挣扎,在纠结。


其实,张金灿也担心这婆娘要真的争个鱼死网破,那他这后半辈子就算有交代了,估计这免费班房要给坐穿了。


终于,申雅狠狠瞪了张金灿一眼,指着门口说,“滚,你他妈的立刻从我眼前消失。”


张金灿如释重负,屁颠颠的跑了出去。


下到楼下面,张金灿依然惊魂未定,刚才的一切仿佛做梦一般。


出了小区,望一眼街上漆黑一片的道路,张金灿叹了一口气。他感觉自己的前途就如同这黑茫茫的夜色一般吉凶未卜。经历今天的事情,申雅虽然不会报警,但日后工作上她一定会想方设法来针对他,以后的日子更他妈难熬了。

当然,最让他揪心的还是田明指名道姓叫他随从调研。他奶奶的,这会不会又是一趟生不如死的苦差事呢。


那一刻,张金灿并不清楚,他的人生也正从这个调研出现转机了。


次日上班,张金灿立刻发现同事看他的眼神都充满了异样,仿佛,他是从外星球过来的。刚一坐下,同事周明发立刻凑了过来,带着一种神秘的笑容说,“金灿,想不到你平常看起来不起眼,竟然是深藏不露。看来,咱们市场部里,也只有你能把经理制服。”


周明发的话可是充满了深意,张金灿的心头不由咯噔了一下。这家伙也不知道是不是长了狗的嗅觉和听觉,举凡公司里里有什么重大的事件,上面童的知还没下来,他却已经提前散布开来。


周明发平常也和张金灿保持一段距离,今天主动上来搭腔,难道,难道……张金灿越想越恐惧,难不成,他昨晚把申雅上了的事情已经传播开来了。


“有明,你胡说什么呢,我怎么越听越不明白啊?”张金灿故意装糊涂,打算套出他的话。


周明发却精着呢,竟然什么也不说,卖了一个关子,拍了拍他的肩膀说,“你不明白啊,很好,不过我看你很快就会明白了。”


周明发最后那个以为身上的笑容让张金灿浑身都不自在,他隐隐觉得自己可能又要遭受申雅这贱女人的折磨了。即便不是因为昨晚的事情,这三八一准会变着法子来收拾他呢。


张金灿忐忑不安的过了一个中午,不仅没有等到申雅的折磨,甚至连申雅的人影都没见到。


中午吃饭的时候,张金灿了解到原来申雅一早就跟着范思明去市里的销售网点巡视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