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一炕四女 小桃要泄了-女友跪着给我深喉吞精

更新时间:2020-12-21 13:45:45

  老马也顾不得起来,一只手抓住苏雯挺翘的山峦,另外一只手搂住纤细的蛮腰,开始疯狂的前后耸动身体,让挺立全部出来,继而又全部没入苏雯紧致的身体之中。

 

  “雯雯,你好漂亮,叔叔看到你第一眼就喜欢上你了,叔叔早就想要和你这样了……”

 

  老马一边努力冲撞,一边表达着对苏雯身体的喜欢,动作也越来越快,越来越凶猛,如同老牛一样奋力耕耘着这片干涸许久的肥沃土地。

 

  感受着老马猛烈的进攻,苏雯早已是水流如注,她用力克制着自己不发出放荡的声音,可是即便嘴巴紧紧闭合,可耻的声音还是从喉咙深处传了出来。

 

  这如同银铃般悦耳的回应声无疑让老马兽血沸腾,在顺滑水渍的浸泡之下,更加疯狂的在湿漉漉的温泉内不断进出。

 

  “啊……”

 文学

 

  就在二人意乱情迷完全忘我的时候,突然间,一缕尖叫声突然从洞口传了过来。

 

  老马吓了一跳,急忙朝洞口方向看了过去,却看到寡妇张海娟站在洞口正望着已经合体的二人。

 

  张海娟用手捂着嘴巴,眼睛瞪得老大,目光中满是不可思议的神色。

 

  老马用力吸了口气,刚才只顾着和苏雯感受鱼水之乐,竟然自我屏蔽了周围的声音,这张海娟什么时候出现的竟然都不知道。

 

  苏雯也被吓得一个哆嗦,急忙将老马从身体内推了出来,随手抓了件衣服胡乱穿在身上,惊慌无比看着张海娟。

 

  如果苏雯是其他女人还好,可要命的是,苏雯是自己王建的女朋友,现在自己正和王建女朋友在荒郊野外的山洞里面做出如此苟且的事情,竟然还被人发现,要是传出去,那他们老马家的脸可真就丢尽了。

 

  “海娟,你怎么来这里了?”老马最先反应过来,急忙站起身子。

 

  那挺立的玩意儿沾染着斑斑水渍晃来晃去,在火光的映照下更为坚挺威猛,仅仅只是看了一眼,就让守寡十五年的张海娟身体酸痒,大量水液瞬间涌了出来……

 

  “我一个人在村里没事就出来转悠转悠,没想竟然看到……你们怎么能做出这样的事情呢?苏雯是王建老婆啊!”张海娟喊了一声,转身就朝远处跑去。

 

  老马心叹一声不好,张海娟的性格非常泼辣,要是让她就这么离开,肯定会被村里人知道的。

 

  想着,老马急忙提起裤子,也不顾瑟瑟发抖的苏雯,就冲出了山洞。

 

  张海娟毕竟是个女人,而且不是经常来这里,错综复杂的山路让她行走缓慢。

 

  老马三两下就追上了张海娟,拦住她的去路忙说:“大妹子,这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的,我和雯雯并没有你看上去那样复杂。”

 

  “马哥,我亲眼看到你们俩做那种事情,你还说不是那样的?”

 

  张海娟心潮澎湃,刚才老马挺立的画面一直都在脑中回荡,虽然是又惊又喜,可守寡十五年的她还是非常想要被那个物件狠狠的撞击一番。

 

  现在被老马拦住了去路,目光不自然就朝老马的裤裆看了过去。

 

  即便刚才受到了惊吓,可老马的裤裆依旧顶起了一个帐篷,看得张海娟不由自主夹紧了双腿。

 

  “大妹子,真不是你想的那样。”老马可不知道张海娟的想法,极力辩解说:“刚才我是在帮雯雯治疗病情,她的病非常严重……”

 

  “严重?”张海娟打断老马的话:“什么病这么严重?竟然让你们做出这样的事情?难道王建就不能吗?”

 

  老马顿时哑口无言,张海娟娇嗔看了眼老马,不顾他的阻拦,匆忙就朝村子走去。

 

  看着张海娟远去的背影,老马使劲儿在脸上抽了一巴掌,本以为后山没有人会过来,没成想竟然被张海娟给发现了。

 

  欲望全无,见苏雯已经穿好衣裤走了过来,二人惊慌无比的回到了村子里面。

 

  回到家,苏雯就将自己关在房间里面,今天的事情太过心惊胆战,自己不但被老马彻彻底底塞了进去,而且还没有尝试到传说中的舒爽,竟然就被村里人给发现了。

 

  这事情要是被王建知道,以他的暴脾气,肯定会提刀杀了他们俩的。

 

  老马也是惶惶不安,紧关院门坐在院子里警惕聆听外面的动静,只要听到张海娟的声音响起他就会竖起耳朵,生怕讲出他和苏雯的事情。

 

  可等到了下午,村子里面都安安静静,没有爆发出任何惊天动地的消息出来。

 

  就在老马纳闷这事情怎么回事儿时,手机短信铃声突然从口袋传了出来。

 

  老马心慌意乱从口袋摸出手机随意瞄了一眼,当看到发件人是张海娟时,顿时就一个哆嗦,急忙将短信打开。

 

  “马哥,晚上十点钟来我家里,不然……”

 

  张海娟这条短信虽然没说具体的后果,但老马也知道,如果今晚不过去会会张海娟,那明天他和苏雯的事情,将会成为轰动整个村子的消息。

 

  后半天,他再就没有看到苏雯从房间出来,心惊胆战等到了晚上十点钟,等王建房间熄灯后,老马这才小心翼翼离开院子,朝寡妇张海娟家走去。

  张海娟家院门虚掩,老马本想喊一声,又怕竟然到左右邻居,让他们知道自己夜敲寡妇门,第二天更是有口难辩,只能推开院门,小心翼翼走了进去。

 

  转身将院门关上后,老马一眼便注意到张海娟房间两者昏暗灯光,而且房门虚掩,从里面不断传来奇怪的混合着水渍的拍打声。

 

  这声音听起来有些耳熟,可老马现在脑子非常混乱,压根就不知道张海娟三更半夜让自己去她家做什么,也没有过分去想这声音怎么回事儿,来到卧室门口就伸手准备敲门。

 

  可手还没有落在房门上,隐隐间,老马就听到从房间内传来一阵舒爽的吟叫声:“马哥,你好大,好厉害,弄得我好舒服,弄死我吧,我早就不想活了……”

 

  这声音听得老马瞬间愣住了,不过下一刻,他这才意识到刚才听到水渍的拍打声是怎么回事儿。

 

  老马屏息轻轻将房门推开了一条缝隙,朝房间内看了一眼,瞬间热血冲脑,鼻血差点就喷涌了出来。

 

  只见张海娟一丝不挂的躺在床上,双腿分开,漆黑浓密的毛发正对准了房门方向,手中拿着一只满是疙瘩的翠绿苦瓜正在身体里面进进出出。小说团队

 

  苦瓜上面满是湿漉漉的水渍,随着张海娟的动作,那水渍的拍打声便从双腿之间传了出来。

 

  “马哥,好舒服,快点,再用点力,我要飞起来了……”

 

  随着张海娟疯狂的进出,口中不断喊叫,听得老马亢奋不已。

 

  “怪不得让我十点钟过来,竟然是想要让我看到这种画面。”

 

  老马舔了舔嘴唇,这香艳的画面看得他非常舒爽,早已忘记了白天所遭受的惊吓。

 

  更为让老马难以把持的是,张海娟不断疯狂的自我满足,而且口中还喊叫着他的名字,明显是想要让自己好好满足一下她。

 

  和老马所预料的一样,这一切都是张海娟故意设计出来的。

 

  她早就垂帘老马的挺立很长时间,所以对村子内的其他男人都不屑一顾,每一次来老马家以看病为由都会诱惑一番老马,可让张海娟失望的是,老马似乎对自己并不敢兴趣一样,从来都没有顺着自己的意思来。

 

  今天在后山发现了老马和苏雯的苟且事情,张海娟便计上心来,想要用这个话题来威胁老马,好好满足自己。

 

  她已经算准了老马进入家门的时间,所以故意让老马看到自己风骚的样子。

 

  “马哥,好难受……”

 

  张海娟闭着眼睛,脸颊粉红,丰韵的双腿掰的老大,两只硕大的白兔在胸前疯狂的跳跃。

 

  听着曼妙的声音,老马无法控制住身体,将房门慢慢推开,蹑手蹑脚走了进去。

 

  感觉到老马已经进入房间,张海娟猛地睁开眼睛看了过去,装作受到惊吓一样尖叫一声。

 

  老马不知道张海娟葫芦里卖的什么药,被这尖叫声也吓了一跳,急忙别过头说道:“海娟,你……你这是干什么?”

 

  “马哥,你讨厌,你鬼鬼祟祟进入房间,你还问我干什么?你说我干什么?”张海娟娇羞说了一声,从床上下来,扭动着丰满肥硕的臀瓣,一扭一扭来到老马身边。

 

  老马紧张不已,明明知道张海娟故意让自己看到她放浪的画面,可是又不敢下手迎合她,生怕和之前的那个光棍一样,被张海娟赶了出去。

 

  正在他犹豫要如何是好的时候,突然间,就感觉胳膊被一阵柔软所压住,一只柔软的手也隔着裤子抓住了早就已经有了反应的挺立,正有力的刺激着他的身体……

 

  老马低头一看,就看到张海娟的手在裤裆摸索,而两只白花花的雄壮兔子,也在胳膊上不断磨蹭。

 

  “海娟,你这是……”

 

  老马心旷神怡,不由自主问了一声。

 

  “马哥,你好讨厌,你明明知道人家想要干什么,还非要这么问。”张海娟魅惑娇笑,将嘤嘤红唇凑到老马耳边,轻声说:“马哥,苏雯虽然漂亮,可毕竟年轻,还不会服侍男人,干她一定非常乏味吧?”

 

  “海娟,你乱说什么呢?我早上真的是帮雯雯看病,你别胡思乱想。”

 

  “看病能看到两个人光着身子干起来?”张海娟猛地用力抓住了老马的挺立,让老马从喉咙发出一缕舒爽的声音。

 

  “马哥,你下面真的好大,就摸一下我就有反应了,其实我也生病了,下面总是很痒很难受,要不你也用治疗苏雯的方法帮我也治疗一下吧。”

 

  老马心痒难耐,可还是狡辩说:“这……这怎么可以呢?”

 

  “有什么不可以的?苏雯的老公是你王建王建,你都敢这样做,我现在孤零零一个人,你又怕什么呢?”

 

  张海娟说着咯咯笑道:“难道你怕我把你给吃了吗?既然这样,那我就把你吃了好了……”

 

  这话说完,老马还没回过来这句话里面的味儿,就感觉裤子突然被扒拉了下来,那亢奋到快要爆炸的挺立就暴露了出来。

 

  看到这如同烙铁一样生猛的额家伙,张海娟舔着舌头,如同发情的雌狮一样,蹲下身张开殷红的嘴巴,直接将其含入了口中。

 

  “呜呜……马哥,好大哦,比刚才我用来满足的苦瓜还要大好多呢……”

 

  老马的挺立确实非常庞大,塞入张海娟口中之后,将她的口腔全部填充,让她说话也瓮声瓮气的。

 

  “哦……”

 

  只感觉挺立进入了一个温暖潮湿的温柔空间里面,老马舒服的发出了一声低哼。

 

  “好吃吗?既然好吃那就多吃几口!”

 

  被成熟丰满的张海娟如此诱惑,老马是彻底放飞了自我,在张海娟不断吞吐挺立的时候,将衣服脱了下来,露出结实的肌肉。

 

  他伸手抓住了张海娟凌乱不堪的长发,用力朝自己挺立压了下去,直接便将整个挺立全都塞入了张海娟的口中,顶入了咽喉部位。

 

  张海娟虽然守寡这么多年,从来都没有接触过别的男人,但是寂寞空虚的时候,便会用茄子苦瓜黄瓜这种形状的物件来满足自己,同时为了让自己服侍男人的技术越发的炉火纯青,经常将这些东西塞进喉咙里面。

 

  饶是如此,可老马的东西确实非常生猛,顶的她非常难受,差点就吐了出来。

 

  “呜呜……马哥,别这样,你的太大了,好难受……”

 

  张海娟用力拍打着老马结实的大腿,可老马根本就不为所动。

 

  他早就想要将二十多年的不满宣泄出来,今天好不容易就要在苏雯的身上发泄了,可是张海娟却突然出现,打断了他的计划。

 

  现在张海娟用尽一切的勾引他,让老马无法抑制,不但没有抽出来,反而如同干女人一样,将张海娟的嘴巴当成了女人神秘的入口,疯狂的抽动。

  一波接着一波的快感从被张海娟嘴巴含紧的挺立处辐射老马全身,酥麻酸爽的感觉让他大脑很快便空白了起来,高频率的冲撞了起来。

 

  张海娟的唾液被这强有力的刺激从嘴角流淌出来,她很快也就适应了老马的威猛,一只手抓住挺立疯狂的吞吐,一只手则蔓延到了自己早已湿润的入口,两只手指并入开始搅合了起来。

 

  滴滴晶莹剔透的水渍顺着手指流淌在地上,很快便形成了一片水潭。

 

  “海娟,你可真够饥渴的,竟然流了这么多。”

 

  老马低头看了一眼,丰满的大腿,纤细的腰肢,特别是两对晃来晃去的山峦,让他亢奋到不能自已。

 

  抓住张海娟的头发,老马将她拽起来扔在床上。

 

  张海娟早就已经饥渴难惹,以为老马要进入身体,躺在床上的瞬间,便分开双腿对准了老马,用手还在茂密的丛林处不断的摸索。

 

  可握着挺立的老马并没有挺进去,而是一边晃动一边走了过来。

 

  “马哥,快点进来,我好难受,好想要呢……”

 

  张海娟意乱情迷,揉搓着山峦拨撩着入口,发出一阵放浪的声音。

 

  她双眼微眯,面红耳赤,身体发热,山峦也坚挺起来,顶端那两颗充血膨胀的樱桃更是水嫩无比,好像要破裂了一样。

 

  “着什么急啊?”

 

  老马嘿嘿一笑,现在深更半夜,张海娟这个寡妇家里根本就不可能有人进来,所以老马并不害怕他和张海娟的好事儿会被人打断。

 

  现在进入张海娟身体未免也太过便宜她了,刚才那么饥渴难耐的把自己的挺立塞入口中,现在就让她再好好难受难受,等彻底等不及快要喷出水的时候再好好干上一番。

 

  有了这个想法,老马抓住准备迎合自己进入身体的张海娟两条肥美大腿,直接将她转过了身子,脑袋对着自己的挺立,猛地压了下去,嘴巴直接便咬住了那潺潺流水的入口。

 

  “哦……舒服……”

 

  亢奋的吟声从张海娟口中传了出来,看到老马的挺立朝嘴巴探了过去,她饥渴无比的张开嘴巴,直接便将挺立含在了口中,卖力的吮吸了起来。

 

  老马一边疯狂舔舐着湿哒哒的入口,一边耸动这身体,一遍一遍侵犯张海娟的嘴巴。

 

  两个人用这种年轻人特有的姿势疯狂满足彼此,守寡十五年的张海娟火焰已经熊熊燃烧,身体炙热,恨不得将老马的挺立咬断。

 

  老马更是无比疯狂,将舌头猛地便塞了进去。

 

  不得不说,张海娟虽然守寡十五年之久,但因为经常会用东西来自我满足,所以身体的紧致程度并没有苏雯强烈,甚至都不如何素素。

 

  但是这并不影响老马发泄欲望,张海娟虽然松松垮垮,但毕竟是个女人,从下面没有办法找到快感,那就只有从别的地方寻找了。

 

  浪叫声一波接着一波,在老马灵巧的舌头攻势下,十多年没有感受过男人填充的张海娟,很快便在老马雄性荷尔蒙刺激之下达到了第一波巅峰。

 

  “马哥,好难受,求求你别折磨我了,快点进来吧,不然我会难受死的……”

 

  大量微热的水流倾泻而出,张海娟放浪的喊叫,竭尽全力分开双腿,不断耸动着身体,猛烈将泥泞入口狠狠撞击在老马脸上,让他的舌头全都没入到自己饥渴空虚的身体里面。

 

  老马用力搅拌着舌头,疯狂搜刮着张海娟身体内的敏感柔软,刺激着一波接着一波的水流流淌出来。

 

  张海娟在强烈的快感交织下也张开嘴巴,不断摇晃着脑袋,用舌头来迎合老马的挺立,刺激着上面每一个细胞。

 

  “唔……”

 

  “嗯……”

 

  二人不断放肆的吟叫,抒发自己的舒畅。

 

  当张海娟第二波巅峰袭来之后,从温泉内涌出来大量的泉水出来。

 

  老马是中医,知道如果继续这样刺激,会让张海娟分泌出大量的雌性激素,如果无法得到发泄,很有可能会内分泌紊乱。

 

  现在他也清楚张海娟急切的想要发泄体内过剩的需求,所以没有继续挑逗下去,而是将脑袋从她双腿间移开。

 

  感觉到舌头从身体内抽离后,即便两个人从来没有发生过这种事情,但张海娟还是知道老马下一步的动作。

 

  吐出了老马的挺立后,她扭动着身子躺在了床上,饥渴无比的望着老马,将双腿分开,泥泞处对准了老马的挺立,一根手指刺入其中,望着老马喃呢说道:“马哥,快点吧,你看看都湿成什么样子了。”

 

  “大妹子,我来了!”

 

  老马扶稳挺立,对准了泥泞不堪的湿润,猛地用力,直接便刺了进去。

 

  “哦……”

 

  感受到老马如同烙铁一般的东西猛地刺入花心,张海娟无法克制的发出了舒爽的吟声,同时也流出了幸福的泪水。

 

  十五年了,她即便是做梦都想着让一个男人将强悍的身体刺入自己的身体里面,可是这一切都只是自己幻想。

 

  现在老马的东西彻彻底底挤入了身体里面,这种充斥感,这种刺激感根本就不是黄瓜丝瓜这类物品所能给予的。

 

  敏感的身体在瞬间感受到了来自一个男人的刺激,老马狠狠抽动了两下,张海娟便在强烈的快感中抵达到了巅峰。

 

  只感觉挺立被一股温热水流包裹其中,老马爽快无比,虽然早上才从苏雯的身体出来,但毕竟没有全部发泄完,现在重新来到了张海娟的身体,那种快感根本就不是一般事物所能比拟的。

 

  老马用力耸动身体,高频率疯狂撞击着张海娟的身体,湿润的液体从两者结合的位置不断流淌出来,随着老马的动作,发出‘啪啪’的撞击声。

 

  “嗯……”

 

  张海娟放浪的大声喊叫,抒发自己的愉悦之情。

 

  她虽然是寡妇,但是基本上天天晚上都会用东西来自我满足,而且声音也非常的高昂,根本就不怕左右邻居听到。

 

  而今晚她的声音更加的豪放,即便被人听到,也不会联想到有一个男人正趴在她的身上疯狂的输出。

 

  在张海娟疯狂的喊叫声下,老马更是疯狂无比。

 

  竭尽全身力气猛烈的刺激着她敏感空虚的身体,随着张海娟高亢的声音,老马恨不得将整个身体都塞进去,将这具空虚的身体给撑裂。

 

  对于张海娟的喊叫声,老马根本就不担心,反正没有人知道是他让张海娟发出这种放荡的声音,即便有人想要搞明白,以张海娟的脾气,也不敢敲门进来看看,所以老马此刻只是一个劲猛烈发泄自己的需求,让张海娟不断感受到来自一个寂寞了二十多年的男人的疯狂。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