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读到下面滴水的文章 盲人按摩时要了我

更新时间:2020-12-21 14:20:04

闫欣如饥似渴的吞了进去,她张大樱唇,嘴巴被塞的鼓鼓囊囊的一点缝隙也无,男人那独特的味道不但没有引起她的半分反感,反而使得她身体更加激动了。

  就当王晨即将真枪实弹的上场时,突然门外爆发了一阵激烈的敲门声。

  闫欣一下子慌了,她身体猛地颤抖了一下,然后手忙脚乱的套上自己的衣服,表情羞债的要死。

  而王晨更是气债不已,他刚刚可就差一点点就得手了!

  他一把拉开了门,露岀李深深那张清纯的脸蛋,原来是她坏的好事!

  “欣欣姐,你没事吧……!”李深深朝里面看去,心里气愤不已,眼睛狠狠的瞪向了王晨。

  她是个女同性恋,第一天看到闫欣的时候就被她给迷住,但是知道闫欣有张麟才苦苦压抑着。

 文学

  由于对闫欣的过分关注,所以闫欣的追求者她心里也是一清二楚,一直在提防着王晨,没想到还是差点被王晨钻了个空子。

  闫欣捂着自己的脸蛋急忙冲了出去,心里羞愤不已,她居然差点跟自己的上司发生了关系。

 “欣欣!”李深深着急的喊了她一声,正想要拔腿追上去却被王晨一把攥住了手腕。

  “你给我过来!”他用命令的语气不容置疑的说了一句。

  李深深不由得打了个哆嗦,这才想起来自己惹了一个多么可怕的人物。

  她颤抖着双腿走进去,刚刚进来门就被王晨碰的一下关上,这下子她可算是陷入了一个牢笼之中。

  “你说说我该怎么惩罚你?”王晨抛却了以往儒雅的伪装,气势汹汹的坐在办公桌椅上,冷冷的看着李深深。

  李深深额头不由得冒出了冷汗,她干笑着装傻道:“王经理,你在说什么呢?我听不懂。”

  看着女人强装镇定的娇美模样,王晨只觉得色心大气,心中燃起熊熊的欲火,这个女人他也是垂涎已久,遇到个这么好的机会他怎么可能放过。

  “别装了,我是不会相信的。”他快步走到女人的面前,狠狠的一把搂住了她的纤腰,一双咸猪手朝下摸去。

  “不!放开我!”李深深无助的抵抗着,但是她的力气怎么抵得过一个成年的男人,所做的一切都只不过是徒劳罢了。

  王晨激动的抚摸着那高耸的柔软,一个又一个滚烫的吻落在她的脖颈上,然后大手越来越向下,动作越来越激烈放肆。

  “放开!!”李深深想要尖叫,但是却被王晨一把捞了起来,丢在了沙发上,然后被捂住嘴,她的衣服已经完全撕裂开,露岀了大片白晳细腻的肌肤。

  “别喊了,你要是得罪了我,就等着被开除吧。”抚摸着那柔软的肌肤,王晨森森的冷笑了一声。

  听到这句威胁,李深深反抗的的动作只能无助的停了下来。

  闫欣脸色滚烫,她飞快地跑下楼梯,呼哧呼哧的喘着气。天啊,她刚刚到底是做了什么呀!居然差点就跟上司滚了床单。

  她心里矛盾极了,乱成了一团乱麻,转头发现没有人追上来时她这才停下来,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不行,还是快些回家吧。闫欣快步从公司大楼走了出来,伸手招了一辆出租车。

  她急忙拉开副驾驶坐了进去,还没坐稳车子就像是离弦的箭一样发了出去,她被猛地摔倒在后背椅上,胸前的硕大都颤抖起来。

  这是怎么回事?闫欣脸色惨白,这才发现出租车上除了自己后座上居然还有三个五大三粗的男人,但是刚刚天色晚了自己居然一点也没有看到。

  三个男人皆是黑色背心,身上纹着纹身,表情凶恶,贪婪的目光如同实质一般落到她的身上,让闫欣不由得颤抖起来。

  “停车!我想要下车。”她张口,但是已经来不及了,几个男人相视一笑,连带着司机都转过头来,淫邪的目光停在她的身上。

  “小妞,大半夜不睡觉,是不是寂寞了出来找男人?”一个轻佻的声音传了过来,惹得几个男人都哄堂大笑。

  闫欣羞恼极了,“放开我!你信不信我会报警的!”

  话音刚落,她的包就被猛地扯走,她尖叫着想要夺过来,但是一个散发着寒冷的光的匕首却抵在她的后背上,让她一下子僵直不动。

  “老实点!”男人凶恶的道:“把衣服脱下来,让哥几个好好的耍耍!要不然别想着活着出去。”

  闫欣被吓住了,她身体颤抖着,却再也不敢动作,只能任由一个男人的咸猪手一把撕开了她的衣衫。

  她心里凄凉,真是刚出狼窝又入虎口,强装镇定的安慰自己,没关系的,只不过是被摸几下而已,他们不会做的太过分的,现在可是还在车上呢。

  闫欣的不反抗更加增添了几个男人的施虐欲,“这么快就学乖啦!正好,让我们哥几个好好的玩玩。”一个男人淫笑了几声,几个男人接受到他的眼神示意,车一下子停了下来。

  闫欣被迫调换了一下座位被夹到了后排两个人之间,顿时两个男人的手掌就落到她的身上,而散发着寒光的匕首就抵在她的背上,让她只能僵直的呆着。

  两个人的手一左一右的拉住她的大腿,狠狠的扯开,让她只能呈现出大字型的羞耻动作,两腿张开。

  而她的柔软也被肆意揉搓着,被捏成了各种各样的形状,因为不满意胸罩的阻碍,男人的手伸到了她的后背上,妄想扯开。

  不,不可以!闫欣死命的用背部抵住椅背,妄想阻止他的动作。

 “妈的!臭表子!敬酒不吃吃罚酒!”男人勃然大怒,挥着匕首对着她的两乳之间割了过去,噗呲一声她的胸罩就这么分开了,弹岀两团丰乳。

  “卧槽!好大,好白!大哥我们捡到宝贝了!”另一个男人激动的嚷嚷起来。

  “没见识!”男人嗤笑一声,但是眼睛就好像黏在了闫欣身上一般,手持匕首朝下又疯狂的划开了她的裙子,然后一把扯下来她的小内裤,顿时闫欣身上就一丝不挂了,那白皙细腻的大片肌肤完全裸露出来。

  闫欣已经完全失去了反抗的能力,她眼睛大张着,身体不由得颤抖起来,任由两个男人疯狂的抚摸着她的身体。

  让她感到恐怖的是,她的身体已经发热了,就好像已经从这场施虐中得到了快感一般。

  不!她想要疯狂的拒绝,但是敏感的部位却欢乐的违背了她的思想,噗嗤喷出了一滩腥臊的爱液。

  她被人一把抓到身体上,屁股下面就是男人那昂扬的巨物,硬硬的隔着她的屁股,抵在她的入口。

  闫欣一下子慌了,她大叫起来,“不!不行!”

  她的反抗却让男人粗重的喘息起来,两手夹着她的细腰狠狠的坐了下去,那丑陋的东西一下贯穿了她的全身。

  “啊!”闫欣尖叫了一声,双眼翻白,她居然觉得身体上充斥着快感,那酥麻的被填满的感觉让她甚至不由自主的摆弄着腰肢自动去追逐着男人

  “便宣你了,老三。”另一个男人一边揉捏着她的酥胸一边抱怨了一句,嘿嘿笑道:“你可要快点,这个骚娘们儿可真浪死了,大家都忍不住了。”

  “急什么!”男人抽动着身体,狠狠的拍了一下闫欣的翘臀,“真紧!咱们哥几个有的玩了。”

  车子逐渐驶入了郊区,钻进了一个废弃的仓库中,然后停了下来。

  闫欣浑身瘫软无力的躺在座椅上,浑身都是被弄出来的红痕,身体上也沾满了各种各样的液体。

  然而痛苦却远远没有结束,车前座上早就已经按耐不住的两个人像个饿狼一样狠狠的扑了上来。

  闫欣在高潮时翻着白眼爽晕了过去,头歪着一动不动,几个男人这才提上了裤子,将她扔了下来,坐上出租车扬长而去。

  老张坐立难安,他本来已经收拾好了行李想要连夜回家的,但是赶到了车站后却碰巧没了票了。

  他磨磨蹭蹭的在车站的候车窒坐了好久,脑海里一直囯想着今天中午那荒唐的画面,心里的负罪感几乎要将他给折磨疯了,这可是你的闫欣啊!你张麟的老婆!他狠狠的唾弃着自己。

  张麟把自己的老婆托给他照顾,他这是干了什么啊?差点将人照顾到了床上去。要不是及时刹了车,后果几乎不敢想象。

  直到太阳落山他才拖着疲惫的身体回了家,让他松了一口气的是闫欣并不在家,只剩下了摇篮椅内睡的正香的孩子,闫欣应该是出去上班了。

  幸好她不在家,要不然老张实在是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去面对自己的闫欣了,一想到那件事情他就尴尬的无地自容。

  他揪了揪脑袋上的头发,像是做贼一样偷偷溜回了自己的房间。

  躺在床上辗转反侧了一会儿他煎熬的睡了过去,等到第二天一早醒过来时他满头大汗的从床上弹了起来,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

  他刚刚做了个噩梦,老张心有佘悸的擦了擦头上的冷汗,心里慌慌的。

  他穿上拖鞋从床上跳了下来,冲到客厅,张望着,“欣欣,欣欣你回来了没有?”

  点回应也没有,老张咬咬牙,一把推开了儿媳卧室的门,然而让他心头一跳的是,里面毫无闫欣回来的踪影。

  怎么会这样?老张心头剧跳,为什么闫欣一夜都没回来!她到底去哪儿了?

  不行,我一定要去打个电话问问。老张心里念叨这,急忙返回了自己的卧室拿起了手机,手机已经没电关机了,老张又急又恼,急忙充上电。

  好不容易开了机,他一看居然有这么多儿媳的未接来电。

  这……这怎么回事?老张心里慌乱的感觉更深了,时间除了中午的一个,其他都是半夜打来的,难不成儿媳真的遭遇了什么不测?

  老张不敢再想了,他急忙回拨了回去。

  没有回应,电话响了很久很久,老张的心就好像是放在了油锅里煎熬一样。

  从一开始的焦躁已经慢慢地冷却了下来,缓缓地沉了下去。

  终于,电话接通了。

  “喂!”老张声音粗哑,他着急的道:“欣欣你去哪儿了!你怎么一晚上没囯来!”他的问题就好像连珠炮一般。

  有气无力的声音。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