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紫色的英语*1000块一晚的档次

更新时间:2020-12-21 14:26:31

我从她的双唇吻着一路往下,慢慢咬到她的玉峰,轻巧的含住那颗粉色的小葡萄,轻轻吮吸起来。另外一只手,则抓住了她另一边的玉峰,那柔软得就像是大白馒头一样,我的手指似乎都能陷进去。只是怕弄疼她了,没敢太过用力。“李茹,你真的好美。”我深情的看着她,发出一阵赞叹。她紧闭双眼,眉头微微皱起,似乎有些不满。“我不想想起这个身份。”“叫我的名字。”我的心狠狠的颤抖了一下,这是不是说明,她已经抛弃了世俗成见,真的接受我了?“李茹。”我前所未有的紧张,声音都打着颤。“嗯,我在。”她说着,轻轻抬起头,吻住了我的唇。一种奇异的眩晕感,顿时将我完全镇住。已经不记得多少年没有过这种感觉了。我只觉得浑身火热!“我想要你,让我要了你吧。”我激动的抱住她,将她身上仅存的那条内裤都给脱了下来,这下,她的所有,完全暴露在我的眼前。那神秘的黑色丛林,有着一种致命的吸引力。我伸出手,轻轻探入,她的玉洞口已经有了些湿润的感觉。手指每一次摩擦,她的身体都伴随着一阵颤栗。没过多久,我感觉我的手就像是浸泡在了水里一样,无比的湿润。我再也忍不住了,直接将身上的衣服脱得干干净净,露出依旧壮硕的身体。浑身上下,都散发着荷尔蒙的气息。李茹躺在床上,双腿紧紧闭着,满脸的羞怯。但就是因为如此,她整个人显得更加有魅力,更加让人有一种想要侵犯的感觉。我慢慢分开她的双腿,看着她最神秘的沟壑,一时间居然看走了神。她见我这样,一种极为羞耻的感觉顿时用上心头,毕竟那么私密的地方,从来没有人这么仔细的端详过。“你别看了。”她害羞的用双手挡住,而我只觉得浑身热血一个劲的往头上涌,差点没留鼻血。“李茹,我来了。”我说着,拉开她的手,然后挺身而进。“啊……疼,先别动……”李茹皱起眉头,毕竟她没有尝试过这么大型号的,第一次有所疼痛在所难免。隔了一会,等她适应了,我才慢慢前后动作。那种紧致的快感,几乎让我欲仙欲死,我整个人都沉浸在里面,如同野兽一般,只知道闷头前进,想着进去一点,再进去一点,恨不得整根都塞进去。“啊,你好厉害!啊……嗯,啊……”她叫的越来越抚媚,也越来越勾魂,几乎要把我浑身热血全都给勾出来。“舒服吗?”我问到。她眼中隐隐有着泪光闪动,嘴角带笑。“实在是太舒服了,你真厉害。”我像是受到了极大的表扬一样,变得更加卖力了。肉体撞击的声音,越来越响,也越来越快!她的呻吟,也越来越卖力。“啊,啊!我要忍不住了!”她高声叫喊着,这种极致的快感几乎要把她的理智全部摧毁!“啊!”随着她最后一声高亢的呻吟,她猛的打了一个颤抖,下面顿时如同山洪爆发一样,喷泄出一大滩湿热的液体。而我本就在喷发的边缘,突然受到这种刺激,顿时觉得控制不住了。“啊!”一声低沉的嘶吼,我猛的往前一顶,体内积攒的炙热,全部宣泄了出去。一瞬间我就好像来到了仙境,这种极致的快感完全无法用语言来形容。我往前挺着身,只想着顶到最深处,直接顶在了她的花心。床单上,一片狼藉!

 文学

我们相拥着躺在床上,被打湿的床单睡着不怎么舒服,但是我们都没有起来。她是已经没有力气了,之前的这种事情都是草草了事,突然一下来得这么激烈这么刺激,她真的有些吃不消了。而我,还在回味那一种余韵。这一次,我终于正真的得到了她,真正的把自己李茹给睡了。歇息了好一阵,我这才起来。李茹还浑身发软,两眼秋波的看着我,目光似水,显然这一次得到了极大的满足。我将她抱起来,到浴室帮她清洗身体。流水从她身上滑过,玉石一般的身体此刻尚带着一丝红晕,看上去极为诱人。没过多久,我下面又控制不住的抬起了头。“李茹,你看……”我装作不好意思的指了指下面,李茹又羞又怒,别过头去。“才刚做完多久,我下面现在都还有点疼呢,浑身发软,你是想我死在这儿吗?”她说得也的确是实话,现在还要继续,她的身体恐怕真的吃不消。为了她,我就先忍忍吧。只不过,那坚硬如铁的物件,始终软不下去。李茹脸色一直羞红,我那玩意还时不时的顶到她身上,紧紧短暂的接触,她都能感觉到它的炙热。要是一直这么憋着,不会憋坏吧?她这么想着,不禁多了一分担忧。“爸,你也洗洗吧。”我一直顾着帮她洗,自己倒是没怎么注意。“没事,等会我自己洗就行了。”李茹有意无意的看向我那里:“你这个,不要紧吧?”我听到这话,微微想了一下,然后严肃的说到:“没事,等会我自己解决。”看着我毅然决然的表情,她心里多少有些感动。就因为自己说过不想做,所以我就算是憋成这样,也没想过要强迫她。相比起来,我对她真的比儿子对她好太多了。李茹心里越想越乱,片刻之后,轻声开口:“其实,再来一次也没什么的,无非就是多痛一会。”我有些惊讶,她居然会说出这种话来。不过看了看她现在的状况,恐怕连走路都困难,还是算了。“不用,我怎么舍得让你多痛一会了。”李茹直接愣住了,眼中满是感动。过了一会,她忽然按住我:“爸,其实还有别的办法的。”一边说着,她另外一只手已经放在了我的拿活上。她的手是那么娇小,一只手根本握不住,只得又伸出一只手来,握住缓缓上下起伏。我愕然的看着她,她还是第一次,在清醒的时候如此主动。她被我盯得一阵不好意思,整张脸都红透了。“爸,你别光盯着我啊。”一边说着,手上的活一直没停,“舒服吗?”我感动的点了点头:“舒服。”“可是光是这样,应该不够吧?”李茹说着,略作犹豫,然后张开樱桃小嘴,埋头含了下去。她的嘴很小,我一下子把她的嘴给塞满了。她适应了一会,这才抬起头看向我,喉咙里面发出一阵不明的音节,仿佛在问,这样做我是否满意了。温水从她的头顶琳下来,滑过她的脸,她一副努力的样子,真是让我瞬间热血。“嗯……”她的技术很生涩,能够感觉得出来这是第一次。“你往里吸,吸果冻一样。”我出声教她,很快便感觉下面传来一种吸力。这种感觉真是舒服极了,不管是从身体上还是心理上。我感觉那股子热血冲到脑门了,双眼隐隐透着血丝,抓住她的头往里按,一直顶到她的喉咙。她抽搐了一下,但是很努力的忍住了,任由我享受了这般极品待遇。她越来越快,吸力也越来越强。香舌不停在小头上扫来扫去,痒到了我骨子里。终于,我忍不住了,浑身一紧,喷薄而出。“嗯!”李茹猛的睁大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我,等我喷薄完毕之后,这才把嘴一松。白浊的液体顿时顺着她的嘴角流了出来,滑过下巴,直接滴到了她的高峰上。“你怎么不提前说一声。”李茹吐了出来,幽怨的看着我。我觉得真是对不起她,带着歉意的看着她:“对不起,忘了。”好在李茹并没有真的怪我的意思,我连忙讨好的拿来杯子牙刷,给她漱口。一切都弄完之后,我仔细的将她身子擦干,然后又将她抱回了床上。第二天一早,媳妇都还没醒,我边早早的起来了,只感觉神清气爽。趁着还早,我到外面去买了点排骨,回来给李茹炖个汤,准备好好的补一补。等我买回来,没想到儿子已经回来了。我本来有些心虚,毕竟对不起他,但是想到昨天他又和李茹吵架,我就有些忍不住了,质问他到。“儿子,你昨天干嘛和李茹吵架?”儿子显得很无奈:“爸,我现在正是事业上升期,我真的不能分心,她非逼着我去爬山,你说这我能去吗?”我俩眼一瞪:“怎么不能去了?本来就是你的假期,你非得去加班?”“那我现在不努力,以后你老了谁养你?”一提起这个,我就更来气了:“你还好意思说?你跟她结婚几年了,现在她肚子一点动静都没有。”儿子十分无奈:“那没有动静,也不能光怪我啊,再说了,现在要是有个孩子,我哪儿有精力照顾他,我还忙着挣钱呢。”我一吹胡子一瞪眼:“你一天忙到晚,挣了几个钱?你干两三年还没我一个项目挣得多。我看你干脆辞职,安心要个孩子,然后在家带娃算了。”这兔崽子也急了:“爸,你怎么能这么说。”“你真要我王家绝后不成?这么漂亮个媳妇,拿出去哪个男人不馋,偏偏到了你这就弃之如敝履?真当除了你没人要她了?”也不知道他是不是在说气话,冷哼一声:“谁爱要谁要。”我们的争吵声,终于把李茹给吵醒了,刚打开门,就听到这句话,直接石化在原地。

李茹的脸色很难看,我亦是如此,儿子在原地愣了好几秒,像是破罐子破摔般坐到沙发上。“我也懒得解释了,就这样吧。”李茹脸色阴沉,低声问到:“就哪样?你说清楚。”儿子显得极为不耐烦:“我已经说了很多次了,现在我正是事业上升期,我不可能这时候要孩子。”“你要是真想要,可以,但是孩子的事情我一律不管。”我听得这话都要气炸了:“你怎么说话的?我刚才给你说的你全抛脑袋后面去了?”“爸,你现在赚钱也是你的事情,我有我的事业,并且这是我倾注心血的爱好,我都这么大了,你不能事事都干预我吧?”我怒目圆瞪:“那你是想我王家绝后?”“我不是那个意思,我说了生孩子可以,但是不要来打扰我。”说着,他还深深的看了李茹一眼,“结婚前我以为你会理解我的,但是现在看来是我错了,这日子你要是还想过就过,要是不想了,要离我也没意见。”说着,儿子在茶几下面一阵翻找,最后找出来一个U盘:“我回去上班了。”说完,儿子真就直接走了,如此决绝。他的性格我清楚,随我,又臭又硬,他实在不想,我也没办法。见到他这样,连我心里都难受,更别提李茹了。她靠在卧室门口,脸色居然还很平静,只是默默流下的泪水出卖了她,难以想象她心里是何等的天崩地裂。片刻之后,她深吸一口气,将眼泪擦拭掉,然后看着我。“爸,我想去妹妹那里冷静几天。”我知道留她在这里也只是徒添伤感,也就没有阻拦。“好。我刚给炖了鸡汤,我给你装上,你带过去喝,补补身体。”我说着,转身到厨房,将刚煮好的鸡汤装好。出来之后,她看着我手里的鸡汤,看了好一阵,忽然露出一个微笑。“爸,你对我真好。”下楼开车,我送她去她妹妹那里,临分别前交代了几句,就没再多说了。这种时候,多说似乎也没什么用。后面几天,儿子也一直在加班,我闲来无事便去工地带着。来这里的都是我相信的人,倒不是监工什么的,就是想出来散散心。说起来,大半个月过去,整个工程已经有了一个好的雏形,再有一两个月的样子,我就能彻底当个甩手掌柜了。后面等楼房建好到开放,全部交给丽娜就行了,无需多担心。这次这个工程,老李给的预算十分充裕,本来一开始他都说了可以再给我三个施工队同时进行,但是因为是打基础,那些我不认识的我也不放心,便谢绝了。等到基础打好,好几个工程队一起干,也建成到开放,也就半年左右的时间吧。说起来,我都一直没注意,同时这么多施工队,花费可不小,他又给我这么多预算,这整个投入简直就是天文数字啊。本市又不是什么一线城市,这么巨大的投入,不知道得多久才能回本,他这是有钱了没地方花还是怎么。正胡思乱想之际,龙五一身臭汗的走到了工棚里面来。“王哥,还在呢?”快到晌午,外面其实已经非常热了,太阳光直照,光是站着不动就很热了。我们这些干工地已经干习惯的人倒是没什么,看这龙五虽然体格健硕,一看就是个练家子,但是也不像是干这些苦活的人,他居然都还这么认真的守着工地。说起来这个龙五也奇怪,他之前说是什么林潜龙龙哥的人。我不知道林潜龙是谁,但是看当日那鸡冠头的反应,这人在本市黑道内的地位肯定不低。而那个林潜龙又是丽娜老李找来的,这些事情串起来仔细想想,老李的现在的地位到底倒了何种地步?“龙五,你这名字不是本名吧?”我好奇的朝他搭话。龙五平时就是一副不苟言笑的严肃样子,但是还算健谈:“嗯,是化名。”“我们这类人都是用化名,怕哪天被仇家找上家门。这些年还好,要是早些年,完全就是给家里招来横祸。”我更加确认他们是黑道的了,也更好奇了:“丽娜是怎么说服你们来帮忙的?”龙五摇了摇头:“这就不知道了,龙哥只是吩咐你是他的贵客,你的事就是他的事,我们也只是奉命行事而已。”龙五透露得越多,我就越好奇老李现在的身份。林潜龙怎么会无缘无故的奉我为贵客,肯定是老李交代的,他现在连黑道的都能说上话了?看来若是有这个机会,最好和这个林潜龙见上一面。可惜现在老李在燕京,没法当面问清楚。聊了一会,也到中午吃饭的时候了,我们一起去吃了饭。下午,我忽然接到了一个电话。号码是张富的,说起来几天没动静,我都差点把这事给忘了。一接通,我忍住戏谑的声音,假装正经到:“是张老板啊,找我有什么事吗?”那边,张富的声音显得很憔悴,没了之前的那种盛气凌人。“王总,我认输了,我向你道歉,我们出来谈谈吧。”这倒真让我十分诧异了,这才几天啊,他居然怂得这么快。他不是都解放出来一个大工厂了吗,还是说他手里单子很多,连这几天都耽搁不起?那边一阵奇怪的声音,最后传来一声叹息:“王哥,你叫来闹事那人是哪儿来的,实在是……是个人才。”我察觉有异,别是陈威这小子惹出什么事情来了。“怎么了?”我问到。张富又叹了一口,这才细细道来:“那个家伙真是无所不用其极,他……他往工厂里面投屎……”我下巴差点没惊掉。原来那天我跟陈威说了加钱之后,那家伙脑洞大开,为了不让工厂能继续工作,直接派人半夜往工厂里面投屎,弄得整个工厂都是屎臭味。这都不是停工的问题了,就这么几天,辞职的人都一大把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