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公交车文舞蹈老师下面好紧 村霸一天玩一个村女

更新时间:2020-12-21 15:02:17

“你应该知道得罪龙爷的下场,今天就是你的死期!”
带头的男人猛然掏出一把三棱军刺,正朝着女孩chuō过去。
女孩的身手倒是不错,竟然夺了过去。
可是,双拳难敌四手,这些人根本就没有怜香惜玉之心,招招夺命,好几次,女孩都差点没躲过去,袖口和肚皮的衣料都被划破了,还好没有受伤。
我看的真切,本不打算多管闲事,可是这些人,未免也太欺负人了。
“住手!”
喊话的人不是我,还能是谁?
这么有正义感的男人,当然是我了。
果然,我这么一喊,几个男人同时看向了我,有一丝诧异,尽管戴着墨镜,带我仍能感受到他们杀人的目光。
“小子,别多管闲事,当心把命搭上!”
带头的男人冷冷的提醒道,话已经说的很明显了,你滚不滚?不滚连你一起给杀了!
“哎呦,我这个人,就是这么有正义感,你越是赶我走,我就偏偏不走,几个大老爷们欺负一个小姑娘,你们可真豁的下这个脸,今天这闲事,老子管定了!”
我掐着腰,惦着脚,看起来非常嚣张。
就好像个傻子,没有半点功夫,还跟几个练家子装bī。
“你找死!”
带头的黑西装当即冲了上来,三棱军刺瞄准的正是我的心口,这一刀下来,估计就是透心凉。
当那到马上就要接近我的时候,我轻移身子,夺过了他的攻击。
他明显一愣,但是却为时已晚,我抓住他握刀的手,顺势一折。
“嘎巴!”
他的手腕生生的被我掰断了,那军刺自然也就脱手了。
正当那军刺即将落地之时,我另一只手稳稳握住刀柄,猛地刺向了他的心口。
“呲!”
一瞬间,在场的人全都愣住了,他们的老大,竟然被我给一招杀了。
就一招!
而且还是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本来是他想扎我心口,现在倒好,自己的军刺,chā在自己的心口,这简直就是一种讽刺啊!
“今天可能是遇到高人了,扯呼!”
一个保镖看出我不简单,于是,当即喊道,几个人同时对视一眼,跑开了,连他们带头大哥的尸体都不管了。
这时,那个女孩朝我走了过来,笑道:“看不出来,你身手不错啊!”
“那当然了,你身手也可以啊,刚才那几个人竟然没杀的了你!”
我也拍了拍她的肩头,夸赞着她!
别说,这小妞长的还挺俊俏,第一次觉得短发的女孩也这么有味道。
“废话,本小姐只是跟她们玩玩,你以为我是真……”
她正要装bī,而我却在打量着她的身体,突然打断了她的话:“喂喂,你胳膊流血了!”
“啊?”
她看了一眼自己受伤的胳膊,竟然晕死过去了。
“卧槽?”
这是碰瓷的嘛?
此时的她,正倒在我的怀里,吐气如兰,睡过去的样子,显得更美了。
我把她扶

 文学

起来,在附近的一家酒店安排了一个房间。
期间,我占了她不少便宜,别看她穿着男士休闲西装,xiōng型真不小,足有C那么大,扶着她走的路上,我可是没少揩油,恨不得把她整个身子都揩油揩了个便!
给她简单的包扎了一下伤口,又给她盖上了被子,我正打算要走,却见她突然醒了。
“这是哪?”
她下意识的一愣,看着格局,双人床,独立卫浴,大点事,床头柜各式各样的套套,傻子也知道了,这不就是酒店嘛!
“我们才第一次见面,你竟然要睡我,你流氓!”到底是女孩子,即便是会功夫,还是有点自我保护意识。
她缩到床头,盖上被子,生怕我对她做什么。
“你无耻,你畜生,敢睡本小姐,你完了!”
她可真是不讲道理,明明是我救了她,可她倒好,竟然想恩将仇报。
“喂喂,你讲点道理好不好,你刚才昏迷了一个多小时,我要是真想把你怎么样,恐怕你现在已经双腿站不直了,再说了,我想上了你,那还不是分分钟的事,用得着那么麻烦吗?”
我还是打算跟她讲道理,毕竟我们萍水相逢,初次见面,我也不想留下不好的印象。
毕竟我一见到她,就有种想跟她当哥们的心。
别看她是个假小子,我却挺喜欢这个类型的!
她似乎也觉得有道理,还点头道:“算……算你识相,哎,我怎么看你有点眼熟啊?”
认识我,那肯定是听说过我了,所以我故意装个bī!
“我?武华,你不知道吗?市里的武华堂我开的,我是馆长,前阵子我打赢了那个东乌人,很多报纸都登过我!”
我当然要显摆一下自己,可是,我看她好像没多激动,还喃喃道:“武华?哦,我知道了,你好像不止是武华堂的馆长吧,你还是个混子,是不是?”
“卧槽?这你都知道?”
我下意识的一愣,我踏入道上的事,虽然最近风头很盛,但也不至于人尽皆知吧?
“哼,好奇,好奇而已!”
她似乎在故意掩饰着什么,对我充满了好奇。
“你都知道我了,那你叫什么名?”
我下意识的问道,既然我都救过她一命了,也是时候该认识一下了吧?
“我啊,我诨号孙二娘,凶悍的一批,你可别惹我啊!”
她故意握着粉拳吓唬我,在我眼里,这根本不是可怕,是可爱,真他娘的可爱。
“孙二娘?母夜叉孙二娘?”
水浒里是这么演的啊,母夜叉孙二娘,开了个客栈,里面都是用人ròu做的包子,她一个小姑娘,连血都晕,肯定不是那个孙二娘,再说了,那个母夜叉我都见过了,丑,那是真他娘的丑啊!
“怎么了?”
她眨巴着小眼睛,狐疑的看着我!
“没事,我就是觉得你长的真漂亮,比那个南街大姐头母夜叉强上一万倍啊!”
一想到那女人的尊荣,我就有点恶心。
“你见过她?”
她狐疑的问道。
“那你以为呢,她今早来给我送请柬,说是明天有个宴会,我这不来探探路,就遇到你了!”
我还在上下打量着她,第一次对这种中xìng的假小子感兴趣。
她像个男人婆一样,但是长得却十分俊俏,的确是吸引了我。
“这样啊!”
她看了看我,似乎在偷笑。
“你笑什么?”
我白了她一眼,又继续问道:“你对南街这片儿熟悉吗?”
“熟悉,当然熟悉了,我简直就是这一代的包晓得,什么都知道,哪怕是南街进来什么生人,我也能一眼看出来,就像你,我一眼就能认出来你是西街的武华!”
别说,她说的倒是有点意思。
既然如此的话,那我就开口问了。
“那我救你一命,你是不是也该给我点儿情报?”
我笑眯眯的问道,还故意坐进了几分,和她挨着,不知道的,别人还以为我们是哥俩呢!
“离我这么进干嘛?你坐远点我就告诉你!”
她似乎不喜欢我距离她太近,还故意盘着腿,点燃了一根香烟。
现在抽烟的女孩儿真不少,更何况她这种混社会的呢!
“我女朋友叶欣,今早被那个母夜叉抓走了,可能就在南街,你能帮我找到她嘛?”
她都说了,自己是包晓得,那当然知道一些了,要不然这牛bī不白吹了嘛!
“你说那个女孩?有照片吗?”
我急忙把手机掏出来,把照片给她看。
她看了一眼之后,马上激动道:“记得,我记起来了,是她嘛!”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