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双洞齐插啊不要h文*男朋友太频繁想要

更新时间:2020-12-21 16:42:35

陆金贵看见妻子这般情况,顿时喜上眉头,俯下身凑到了妻子谢美芳的身边,双手紧紧握着她的手掌,“美芳!你醒醒!我是黑牛,美芳……”

“你不要紧张,你妻子现在还没有那么快醒来,今天只是第一次针灸,她脑部还有部分淤血没有散掉,但是,请你切勿急躁,我明天再为她针灸一次就可以了。”

袁豪何尝不想马上救醒谢美芳,他知道陆金贵爱妻心切,想他的妻子尽早醒来,他也想成人之美。可是中医讲究的是人与自然的相互协调、五运辩证、六气化生,切忌急功近利,就好比一个人想增胖,要是没有吸收,就算你吃的最多也是徒劳,浪费粮食。

谢美芳今天已针灸过一次,她体内已留有雪山花露水,雪山花露水将会在她体内慢慢运行,活络消肿,并慢慢化解她脑部下的淤血。

袁豪把银针收拾完毕,随即坐下喝了一杯水,“妈蛋,这天气真他吖热!”袁豪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此时他身上早已大汗淋漓,汗水把他的衣服泡得像是在水里刚捞上来一般。

 文学

这种天气,大部分人家都已经躲在空调房里享受了。但是为了省钱,陆金贵风扇都没有买,更不要说是空调了。

这时,只见陆金贵在床底下拉出一只黑色的小木箱,他打开木箱,小心翼翼地从里面拿出一沓钱出来,有一百块的、有五十块的、有二十块的……,厚厚一沓,足足有好几千块。

陆金贵布满老茧的双手拿着钱递到了袁豪跟前,道:“豪哥,这是我的一点心意,我知道这还远远不够你救我妻子的费用,但是,你放心,以后我赚到钱了第一时间还你!”

袁豪看着眼前这个黑黝黝的男人,他当然知道,这些钱可都是憨厚老实的陆金贵一点一点从上班开出租车到下班做走鬼赚来的血汗钱,这一分一毛可都是浸泡过陆金贵汗水的啊!

袁豪虽然又贫又贪,但他爱财有道,不至于贪贫苦百姓的钱,更何况是陆金贵这种让他敬佩的男人,可是要是不拿点回报,怕是陆金贵良心也过意不去。

袁豪楞了一会,最终还是摆了摆手,道:“我们是朋友,朋友有难我肯定出手相助了,这样吧,钱呢你就拿回去,你看我刚到江城,现在也还没有个落脚的地方,你帮我找一个出租房吧,帮我给第一个月租金就行,便宜点的,不需要太贵,像你这种就可以。”

袁豪知道,要是他不接受陆金贵的一番好意,难免会有一些推让,既然拿他的血汗钱会让自己良心过意不去,倒不如让他帮忙找个出租房,也好让自己在江城有个落脚的地方。这样两全其美,不是更好吗?

“这……这怎么可以?”在外被人欺负惯的陆金贵完全没有想到袁豪会推掉他这笔钱,毕竟在医院一个简简单单的发烧感冒,医院也得收个二三百块的现实社会,更何况是她妻子这种脑出血导致长期昏迷的这种情况,可眼前这个年轻小伙子居然看病不收钱?实在是罕见。

“什么不可以,我们是朋友嘛!但是别以为我会就这么轻松放掉你,以后要是我饿了,我就到你这里蹭饭吃。”袁豪笑吟吟地说道,说话方式完全不像是刚认识的朋友,却更像是认识了很久的老朋友般开玩笑。

“行!没问题!以后你的事就是我的事!你尽管开口!”陆金贵见袁豪态度坚决,也不好再执意推让,把钱收好,看看时间,已是日落时分,便领着袁豪出外吃了个晚饭。

晚饭过后,已是傍晚了,也不方便再去找房,陆金贵便在附近找了间旅馆,安顿好袁豪后便离开了。

第二天一早,袁豪简单的洗漱完毕后,便又来到了陆金贵的出租屋里。

这次,他要为谢美芳进行第二次的针灸。

其实今天袁豪看谢美芳的气息已比昨天好了许多,肌肤也比昨天红润了不少,水肿的现象也已慢慢消退,只是她脑部下的淤血还没有完全化瘀掉,所以,谢美芳还在昏迷当中。

像昨天一样,袁豪继续拿出银针,放在装有雪山花露水的透明小瓷瓶里,接着又是为谢美芳来一番简单的按摩,过后,便开始为她做第二次针灸。

这一次,陆金贵并没有像昨天那般神色紧张了,只见他站在旁边,时不时探头看一眼还在昏迷当中的谢美芳,他每一次探头,眼睛里都透露出无比期盼的眼神。

良久,袁豪拔掉谢美芳身上的银针,一番收拾完毕,便坐下喝了一杯水,一副神情淡然的样子。

陆金贵俯下身,凑到谢美芳的身旁,此时的谢美芳,脸上以及四肢的水肿已慢慢消去,肤色也已经和常人接近,可是仍然在昏迷状态,“豪哥,我妻子还要多久才能醒?”

“不要着急,再稍等一会。”

……

“动了!我妻子她的手开始动了!豪哥,她的手动啦……”

出租屋里,陆金贵突然惊呼了起来。

“她醒过来了!豪哥,我妻子她真的是要醒过来了!你过来看看……”

只见陆金贵像是握住了救命稻草般,双手紧紧地握住妻子谢美芳的手,兴奋和激动,如同决堤的洪水,浩浩荡荡地从他内心倾泻出来,他再也无法压抑他内心的那份激动,欢畅地笑着,露出了一排整齐洁白的牙齿。

此刻,只见谢美芳缓缓睁开眼睛,嘴唇微微颤抖着,像是努力地想说些什么。

“美芳!是我,我是黑牛!你终于醒来了!哈哈,你终于醒过来了……”陆金贵兴奋地说道,泪水早已湿润了他的眼眶。

那是兴奋和激动的泪水!两年了,陆金贵每天无时无刻不期盼着这一天的到来。

“黑牛,是你吗?我们这是在什么地方?这……这我不是在梦吧?”谢美芳瞪大眼睛,看着眼前的陆金贵,终于还是艰难地说出一句话来。

“是我!美芳,我是黑牛!你没有做梦!你醒过来了!你终于醒过来了!你看,眼前这位就是我们的救命恩人!就是他救醒你的!他叫袁豪。”陆金贵激动的颤抖着手指,指着身后的袁豪,兴奋地说道,脸上满是感激的神色。

……

袁豪看见谢美芳已经醒过来,也是感到无比欣慰,知道他们夫妻俩还有很多话要说,也不好意思留在这里,便说有事先离开了。

到了下午,陆金贵安顿了妻子谢美芳后,便领着袁豪在附近看房去了。

陆金贵在这一带城中村生活一年了,因此,对这里他并不陌生。很快,在离陆金贵出租房一百米左右的一处出租屋里,他们找到了合适的房子。

出于对恩人袁豪的感激,也方便日后和恩人的联络,陆金贵就近找了一处一居室,房间面积不大,不到十平方,但是一个人住足够了,租金一个月四百五十块。住的楼层较高,在六楼,因此光线和通风的条件都还不错。简简单单的买了些生活用品,袁豪终于便算是有了个落脚的地方。

见谢美芳刚醒过来不久,正是需要人陪伴的时候,袁豪也不好意思多耽误陆金贵的时间,他故作说要休息便劝走了陆金贵,临走前还递给了陆金贵一瓶雪山花露水,吩咐他每天在谢美芳临睡前,滴几滴雪山花露水在一小杯水中进行服用,还说这样坚持服用一个星期,会有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的。

袁豪并没有明说,其实就是想给他们一个惊喜。谢美芳现在虽然已经醒过来,证明了她脑部下的淤血已经散掉,但是,由于她两年的昏迷导致她的皮肤干而皱,完全没有一点鲜嫩亮泽,这时用有美容养眼功效的雪山花露水进行养护,那么她的皮肤便会变得鲜嫩而有亮泽。

打发掉陆金贵走后,袁豪简单地打理了一下出租房,便到附近转悠了起来,他想尽快熟悉这里的地形,并且想找一份工作为生,而且是中医药方面的工作,无他,因为他最擅长的就是中医了。

这里的城中村非常大,里面基本上都是握手楼,城北城中村辖区内有上周、下周和周尾三个村,里面的房源都非常紧张,因为在城北商业区众多,在这里上班的人都会选择蜗居在此。房子很紧张,所以从来这些村子都是非常热闹的,尤其是晚上,更是热闹到凌晨,半夜两三点,出租屋楼下面的打闹声依然此起彼伏。

城中村里面都有商业街,晚上卖东西的、吃东西的,到处都是人。除了这些常规的,还有一些娱乐场所、休闲会所以及洗脚按摩什么的,一间接一间,非常多。城中村里面也住着一群浓妆艳抹的女人,一到晚上,巷子口总是出现一排穿着暴露的站街女,不停地和来往的男人打招呼,这在城北的城中村内已俨然成为了一道异样的风景线。因此,在这里,笑贫不笑娼的现象特别明显,很多初次来到这里的人,看到这些景象,都会颠覆自己原有的三观。

此时已是傍晚十时了,袁豪一个人在城中村的街头巷尾中瞎转悠着,中药铺没见着,西药铺倒是不少,世风日下,像发廊洗脚按摩店之类的更是遍地都是,沿路吆喝声不断,加上各种什么DJ神曲的,震耳欲聋,热闹非凡。

“曹!这都是个什么鬼地方!吵死了!还是村里好,晚上安安静静的,顶多也就偶尔有蟋蟀叫几声,哎……”袁豪捂着耳朵,一脸不悦地拐进了一条昏暗的小巷子里。

突然,漆黑之中,一只柔软的手掌搭在了袁豪的肩膀上,“帅哥,过来玩一起玩啊!进来坐坐嘛,我帮你按摩按摩……”

袁豪猛的跳了起来,回过神来一看,只见在昏暗的小巷口角落里,一年纪约莫三十岁,身穿粉红色吊带连衣裙的女子正冲他妩媚的笑了起来。

袁豪深吸了一口气,道:“我去!尼玛的我还以为是什么鬼呢!黑漆漆的你站在角落里干嘛?!冷不防的伸出一个手过来摸我,差点把我吓死了!”

“哟,瞧把你吓的,为了补偿你那受伤的小心灵,姐姐我今晚打个八折给你,保证让你满意……”粉红站街女说着说着,突然靠到了袁豪的身边,拿起了他的手掌,径直放在她那一片白花花的地方上面……

“妈的,好险!幸好我跑的快,要不然我就失身了!不过,嘿嘿,刚那女的手感真好……”

袁豪一路小跑着,时不时回味一下刚才那惊艳的那一抹……

他何尝不知道,刚才那个女的正是这里城中村的特色–站街女。袁豪虽然有点好色,但也不至于为了一时冲动而玷污了自己的处子之身,更何况,他也没钱啊!

没等袁豪停下脚步,忽然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昏暗的小巷当中,一个女孩跌跌撞撞地跑了过来。

女孩看见袁豪,突然加快了脚步,下一刻却一头扎进了袁豪的怀里,边大口揣着气边大喊了起来,“快救我!”

我去!难道今天真的是桃花运来了?!刚摸完胸脯子,难道现在又要有美女投怀送抱吗!?看来这里的城中村真是艳遇的福地!

面对突然投怀送抱的女孩,袁豪不禁一阵窃喜,可还没等袁豪弄清楚,只见在女孩来的方向,四个年纪约莫二十出头,无论是发型还是衣着都极其非主流的小混混向他迎面冲了过来。

他们看见女孩被一个年纪和他们相仿的小伙子抱着,随即一个个都面露凶光的盯住袁豪。

为首的一个年纪最大,染着一头褐色的头发,耳朵两边各吊着一个大大的耳环,嘴里还叼着一根烟。后面跟着三个年纪稍微小一点的,头发染的也是五颜六色,有绿毛、有黄毛、有蓝毛。

袁豪扫了一眼他们,只见他们一个个横眉怒目的盯住他,一副想立马就生吞活剥了他的样子。

袁豪感到很奇怪,自己也没有圈圈叉叉他们母亲,至于这样子吗!

下一刻,袁豪低头看了一眼还在自己怀里的女孩,只见女孩上身穿着浅蓝色短袖衬衫,下身穿着黑色裙子,打扮十足的一个职场小职员。年纪约莫二十二三岁,身后一头如丝绸般的黑发披肩之下,细长的柳眉,一双眼睛如星辰般闪亮,秀挺的鼻子,樱桃小嘴,完美无瑕的瓜子脸。

再看身材,个子中等,一米六五左右的身高,白皙修长的美腿若隐若现。

袁豪低头深吸了一口气,一股淡淡的清香体香,闻起来令人心旷神怡,又无比怀恋。

女孩忽然感觉袁豪看她的眼神有点不对,随即两边的脸颊顿时泛起了一丝红晕,挪了挪小身子,羞答答地说道:“求你,快救我!他们……他们想非礼我!”

四个小混混对着袁豪足足楞了十几秒,等他们看清他们眼前只是一位年纪只有二十出头的小伙子,再看清他周遭也没有什么其他人,随即便像是胆生了毛般嚣张了起来。

为首的褐毛青年奸笑了几声,扔下手中的香烟,道:“兄弟,她是我女朋友,今天我们闹了点别扭吵了起来,可不,她现在生气了就离家出走,我这不是在劝她回去嘛。这里没你的事,你回去吧!”

“我不认识他们!他们在瞎说!你不要相信他们!他们刚才想非礼我!”女孩探出头,瞪了一眼褐毛青年,随即便又像是吓坏了般,小身板紧紧地缩了回去。、

袁豪当然知道,他可不是傻的,一看眼前几个小混混就不像是正经人,更不会相信说怀里这个气质小美女会是褐毛男的女朋友。

褐毛男摆了摆手,无奈的说道:“好了,我认错还不行吗?我刚才也就是不小心摸了一下那个女的嘛,你至于和我发脾气吗?行了,回去吧!今晚回去我好好补偿你行了吧。”

“谁是你女朋友!不要脸!”

“你怎么就不是我女朋友了?我们不是在一起两年了吗?瞧你说的,昨晚我们还一起睡呢,你还挺开心的……”褐毛男边说着,边靠近了女孩,伸出手就要拉女孩。

只见女孩死命地往袁豪怀里钻,并大声对着褐毛男嗔道:“混蛋!谁和你睡过!别听他们瞎说!他们就一群无赖!大哥,你快救我……”

“大哥,还和她费什么话!直接把那小子揍一顿不就行了吗!?”身后一黄毛青年站了出来,比划了一下手中的拳头,一副立马就想把袁豪揍到趴下的样子。

女孩一听,顿时整个身子都颤抖了起来,娇小的身子紧紧地靠在了袁豪的怀里。

我去!好香!好舒服!好柔软的妹子!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