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坐不下去嗯师父*啊好深啊花心

更新时间:2020-12-22 08:40:48

她们都进来后,我把这几天的构思讲了出来。

通过这次孩子们的事情,让我感觉自己应该去办家药厂,一方面为了挣钱,更一方面是为了更好的解决病情。

“王叔,这个想法挺好,可是咱们都没有这方面的经验,怎么办呀?”张倩说道。

“我看不如收购一家药厂,这样咱们只需要改进一些设备和更换一些人员就行了,平时抓抓管理,开发下市场就行。”丹丹说道。

“哈哈,我竟然把我们家的高材生给忘记了。对了,你什么时候回学校?”我问道。

“爸,你一点不关心我,前天在电话里你就问过了,难道你已经忘记了吗?”王丹丹跑过来撅着小嘴气呼呼地看着我。

 文学

“爸,错了。那几天不是在医院吗?”我连忙道歉。

我招惹谁,也不敢招惹她呀。

现在在场的,两个是我的女人,还有语鑫妍这个女儿,她们都是害怕丹丹的,并不是丹丹地她们有多厉害,而是丹丹可是真正的主人,她们对外来说,也就是个打工的而以。

更何况李红红与张倩和我的关系,更不能暴露了。

“今年过完年回去,我提前修完了后面的学业,明年回去申领毕业证,就可以回来了。”王丹丹微笑地说道。

接着她们四个一起讨论了起来。

而我却被当成了透明人,我也挺乐意这样,必竟自己的岁数大了,还是让她们年轻人去做吧。

第二天,她们四个人开着车就开始在市里活动了起来。

我被强制性地留在了诊所,不过这种难得的休息,让我也放松下了心情。

把家里的那几本医书翻出来再次仔细地看了起来。

我从里面找了两种可以美容养颜的药方和两种可以壮阳的药酒配方,我想这几种药的市场应该很受欢迎吧。

下午,她们回来的时候,我把这几种药方给她们看了下,最后她们决定先生产美容养颜的,等市场打开后,再生产壮阳药酒。

同时,她们也找到了一家小药厂,设备比较陈旧,而且这家药厂的资产纠纷还没有完全解决。

“这个没事,我问问市里是怎么个情况。”我说道。

“那这样就没什么问题了,对了,爸,你现在有多少钱?”王丹丹问道。

我看了眼张倩,因为我也不知道我们现在有多少钱。

“丹丹,王叔和我,还有红红之前共同注册过一个公司,现在里面资金有一千六百多万。”张倩快速地说道。

“那就够了,倩姐,咱们去我家好好商量下一步,这里太吵了。爸,你一会就打电话问问市里的情况。我们这里好做准备。”

丹丹对我说完,就拉着她们三个人离开了诊所。


至于她们怎么商量的,结果如何都已经不是我考虑的问题。

接下来的日子,我除了晚上能见到她们四人外,白天基本上就看不见她们。

通过跟市里的了解,那个药厂最终以一千二百的价格谈妥,我成了它的新主人。

年前李红红和张倩分别回老家过年去了。

过完年,王丹丹返回了国外的学校,不过在走之前,她跟我说了很多。

主要一个意思,不反对我找女人,但是要找个一心对我的,能照顾我的就行。

当时,我也只是一笑而过,并没有说太多,这也是我应该考虑的问题了。

必竟跟她们几个都有着不清不楚的关系,我也感觉到累了。

张倩好办一些,只要我不去逗她,她就不会主动来找我。

唯一剩下的就李红红了,可是我又舍不得她。

如果说赵雅欣和李红红谁对我最好,当然要属李红红,可是过日子,还得是赵雅欣。

对于李红红只能在经济上对她进行补尝了。

年后,赵雅欣是第一个回来的,一个月多没有见面,其实还是挺想她的。

“雅欣,我准备把药厂交给你管理,不知道你有什么想法?”

晚上,吃完饭后,我拉着赵雅欣坐在沙发上,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她。

“我能行吗?再说,公司还有张倩和红红呢,她们不会有什么想法吧?”赵雅欣说道。

“没事,必竟我是大股东,我把股份全都转到你的名下不就完了吗?”我笑着说道。

“军哥,你就不怕我以后不要你了,把你的钱全拿走?”赵雅欣说道。

“哈哈,如果你的那样做的话,也没什么,必竟是我对不起你,也算是对你的补尝吧。”

我并不有因为她这么说而生气,只是心里有些不舒服,我是爱她的,可是我不知道我们最后能走到哪一步,也不知道将来大家的人生轨道是什么样。

“军哥,不要这么说,只要你不负我,我必不负你。”

赵雅欣趴在我的怀里,深情地看着我。

“我总感觉这样对你不公平,还有红红,我真不知道怎么面对她。”我说道。

“不要说这些了好吗?咱俩结婚吧!”赵雅欣说道。

“结婚?你说的真的吗?你真的愿意嫁给我?”我惊讶地看着赵雅欣。

她轻轻地点了下头,“我愿意,但是我不知道应该如何跟家里说。”

“是呀,这是个问题!算了,不想那么多了,办法总是人想出来的,我想以后为有办法解决的。”

我抱起赵雅欣向着卧室走去。

三天后,李红红和张倩回来。

回来的当天,我就把自己的决定告诉了她们二人。

李红红表现的很正常,可是张倩听到我决定后,神情有些不自然。

我没有去理会,必竟我给出的是自己的股份,她们的我没有去动。

“王叔,这是股权书,只要你和雅欣姐把字签了以后,再拿去公证一下就行了。”李红红把股权书放在了桌子上。

我拿起笔快速地签上了自己的名字,然后递给了赵雅欣。

“王叔,这两个月的人参已经全部交货了,按你的要求,我大哥已经带着村里人开始种上了其它的药材。”张倩说道。

“行,这些事以后你们商量着来就行了。没什么事了,你们先忙去吧。张倩留一下,我还找你有点事。”我说道。

赵雅欣看了我一眼,冲着张倩微微一笑,拉着李红红离开了我的办公室。

“张倩,你的年龄比她们大,以后工作中有什么事,你就多担待着点。其实,你是我最看好的一个,虽然我把股份给了赵雅欣,但是,你是股东,你明白吗?”

我说这些主要是为了安张倩的心。

“王叔,我明白。你放心吧,我会做好的。”张倩笑了笑。

“那就这样吧,你们一会还要去药厂,我就不跟着了。有什么解决不了的事情,到时告诉我一声就行了。”我靠在椅子上,微笑地看着张倩。

张倩瞅着我,想要说什么,小嘴张开后,又闭了起来,转身离开。

看着她的背影,我的心顿时感觉有些空虚,不知道我今天的选择是对是错。

我只不过是一个医生,一个已经五十岁的医生。

欧阳杰已经邀请我不知道多少回,让我去六院,我一直没有答应,不过这段时间,让我也想明白了,我还是要回归到这条医学这条路上来。

药厂交给赵雅欣她们三个去管理,也算是我的一个事业了。

“疯子,你之前说让我去六院当副院长,还做数吗?”

我掏出手机,拔通了欧阳杰的电话。

“当然做数了,你想通了?哈哈,我就知道你个老王八会想明白的。别看你现在又是诊所,又是药厂的,其实这些跟咱们这个年龄真的不相符了。”欧阳杰在电话里大笑地说道。

“是呀,如果我年轻二十岁,也不会想这么多了。我把药厂交给赵雅欣她们了,我还是想回归到医学上来。”我说道。

“你什么时候来上班,正好有一个位病人,我们正犯难呢。”欧阳说道。

“随时可以。哈哈!”我大笑了起来。

感觉自己突然高兴了许多,心里的不快这一刻全都随风飘散了。

“那你现在过来吧,一会要招开病情讨论会。”欧阳说道。

“行,我现在过去!”

挂掉电话后,我开着车驶向了六院。

当我刚到六院时,就看见不少的记者和许多手拿鲜花的年轻人,站在六院的住院部门口。

“昨晚,我市天丽娱乐大小姐沈娇娇,已经接到了病危通知。”

一个身穿黑色紧身西服的年轻女主持人,严肃地对着摄像头说道。

“娇娇,我爱你,祈祷娇娇早日康复!”

那群年轻人站在门口大声地喊了起来。

我从侧门走了进去,直奔住院部的会议室走去。

“你们是干什么吃的,从娇娇发病到现在,已经十来天了,你们一点办法都没有吗?”

我刚走进会议室,就看见天丽娱乐的总裁沈成雄对着欧阳杰他们大声地责问着。

沈成雄皱着浓重的眉头,盯着这些束手无策的医生们,眼神慢慢地悲伤起来,无力地坐在了椅子上。

一时间,偌大的会议室里,气氛凝重无比。

“沈董事长,我跟你介绍一下,这是我们六院新聘请的副院长王辰军,我想你应该知道他吧?”欧阳杰微笑地说道。

沈成雄抬起头向我看了过来,突然从椅子上跳起,向我跑了过来。

“我知道你,请你救救我的女儿吧。多少钱,我都给!”沈成雄拉着我的手大声地喊着,泪水在眼圈里打着转。

“沈董事长,我这刚进来,具体什么情况还不知道呢,你先别激动,你让我了解一下情况,我才好对你女儿进行治疗不是。”我连忙说道。

“王院长,走,咱们现在就过去!”

说完,沈成雄拉着我就向外走。

我回头看了眼欧阳杰,他冲我点了下头,站起身跟着走了出来。

院长和当事人都已经去了病房,会议室的医生们一个个的也跟出来。

在众人簇拥下,我走进了沈娇娇的病房,来到了她的病床前。

“哼,真不知道有多大本事,沈小姐可不同于一般的病人,他还真把自己当成神医了。”

这时,一个不和谐的声音从人群中传了过来。

我听后微微一笑,并没有去理会。

“是谁?你们治不好也就罢了,还在这里说风凉话,欧阳院长,这就是你们医院医生的素质吗?”沈成雄转身大声地说道。

欧阳杰尴尬地看了我一眼,向着人群扫去。

这时,一个年轻的医生被大家独立起来。

他左右看了看,扬着头向我走了过来。

“话是我说的,我们这些人都没有办法,我就不相信你能治好。不知道你是准备手术,还是”年轻的医生挑衅地看着我。

欧阳杰紧皱着眉头,脸上已经呈现出了怒火。

“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以为自己是留学归来的高材,就可以目中无人了吗?”上次救治孩子时的那个老中医指着年轻的医生大声地训斥着。

“不需要,既然你想知道我能不能治好,那你站在一旁看着。还有,我现在六院的副院长,无论职务还是年龄都在你之前,你是不是应该对我有所尊重,难道你的父母没教过你吗?”

我冰冷地看着他。

“王院长,你能先看看我的女儿吗?”沈成雄瞪了眼年轻的医生,接着我说道。

我转身向病床上看去。

少女挂着氧气罩,一脸病容,却难以掩盖她的清美。

她的脸色很苍白,看不到一丝血色。

我拉过她的手腕把着脉搏,认真检查起来。

“沈董事长,沈小姐最近一段时间有什么比较反常的地方吗?”我皱着眉问道。

“没有,她这段时间都很正常。”沈成雄认真地思索着。

“沈小姐,没有病!”我把沈娇娇的事放回去,站起身说道。

“我就说吗?还没有病,如果没有病她怎么会一直昏晕不醒。我告诉你,她这是脑缺氧造成的。哈哈,我看你也是浪得虚名。”

年轻医生立即跳了出来,冷嘲热讽起来。

“闭嘴,你给我滚出去。”沈成雄大怒起来。

随后,他转头不解地看向我,“王院长,那我女儿是什么原因?”

欧阳杰也走了过来,“辰军,沈小姐真的没有病吗?”

“没有,我可以确定,你还记不记得上次那个女人?她两的情况有些相同,不过沈小姐的比较严重。”我说道。

“你是说心里封闭?”欧阳杰惊呼了出来。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