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皇上屁股下有玉柱*皇上您的太大了

更新时间:2020-12-22 08:47:28

刘能体重将近200斤,壮硕的很,一身的肌肉看起来像个职业大手。

可偏偏品味与众不同,这个橘红色的小电瓶车是他钟爱的座驾。

每天骑着上下班,在刚刚认识刘能的时候,我还因为这个小车一度怀疑他取向不太正常,甚至担心他会摸我屁股。

经过一段时间的接触才发现,刘能是个彻彻底底的直男,而且生猛无比!

“你就忍忍吧!”

刘能早就习惯了我对他这小车的吐槽,以时速30公里的方式向东南方向行驶,东南方向可是有名的富人区,真不知道这小子要带我去哪。

大约过了半个小时,天色彻底按了下来,刘能终于将小电瓶车停在了别墅区的外围。

 文学

“你妹啊,你大晚上的带我到这干嘛!”

“翻墙进去,快!”

这小区住的都是有钱人,听说电子厂的厂长家就在这,这里可是二十四小时有保安牵着警犬巡逻的。

翻墙进去很有可能会被狗撕了!

“你他娘的找找死么?”我不可思议的看着刘能。

“时间刚好,我已经踩过点了,这个时间不会有人看到咱们,也不会有人闲得无聊查监控。”

刘能说着,不由分说的爬上了围墙,三下五除二的翻了进去。

哎,为了兄弟我只能选择两肋插刀啦!

听到刘能落地的一声闷响,我也翻了过去,还好小时候翻过墙偷看寡妇洗澡,不然这时候还会很吃力。

这围墙里面真是别有洞天,欧式的庭院,潺潺的流水,俨然到了欧美的感觉。

跟着刘能沿着一条隐蔽的小路前进,这感觉就像做贼一样,不过看刘能的熟练程度还真是踩过点了。

不一会我们到了一栋别墅前面,又是一道围墙!

这回刘能没有说话,看了我一眼就翻了过去,我简直快要吐血了。

首先中午跟顾媚吃饭没有敞开了吃,回去之后又被小王狼累了一出,一个饿的潜心贴后背的人还要被哥们拉来做贼,真是郁闷。

叹了口气,我还是选择跟这刘能翻了过去。

本以为刘能有什么大事,比如偷人了什么的,没想到他竟然拉着我蹲在了一个窗户口。

住别墅的人都不拉窗帘的么?

窗户里面是一个装修华丽的卧室,水晶散发着高贵的亮度,卧室墙上挂着看起来就很贵的油画。

这时,卧室的门开了,走进来一个穿着短衣短裤居家服的女生。

这女生身材娇小,头发高高的束在脑后,短裤下面是一双又细又长的美腿。

最引人注目的还是短袖里呼之欲出的一对巨型凶器。

卧槽,这不是顾媚么!

我有些惊讶了,只见顾媚面无表情的铺好床铺,将枕头和被子都调整到了舒服的角度,之后坐在床脚看着墙上挂着的电视。

看顾媚熟练的程度俨然一副在自己家的样子,而且她现在穿着随性的居家服,真没想到我的女神竟然是个隐形的富家女。

这时,她的形象在我心里更完美了。

因为打死我也想不到,我竟然泡上了富家女。

喂,你带我来就是来看我女神的家产有多丰厚么?”我压低嗓子悄声说道。

“你急什么,再看看!”刘能做了个禁声的手势,让我继续往下看。

我可不是什么变态狂,不过偷窥这种事情对我来说还是非常刺激的,但我也没有伟大到要和我哥们来一起偷窥我的女人。

虽然不知道刘能到底要看到什么时候,我还是在心里暗自决定一会如果顾媚要脱衣服什么的我就赶紧捂住刘能的眼睛。

香艳的画面我一个人欣赏就够了。

还有,我一定要告诉刘能我今天基本上搞定了顾媚了。

虽然俩人没有明确表明就是男女朋友关系,但从顾媚的表现来看,就查捅破这层窗户纸了。

我要跟我的哥们炫耀一下,我泡上了厂花!

想到这,我不禁低头看了看我的双手,它们今天刚体验过顾媚那细滑洁白的皮肤,好像上面还留有余香一样。

“看!”刘能用胳膊肘使劲的拐了我一下,打断了我美好的回忆。

只见卧室角落里的浴室门打开了,走出来一个肥头大耳的中年男子,这男的金色的睡袍敞开着,露出肚子上一层层的肥油以及乱蓬蓬的胸毛。

没想到我女神的父亲竟然长得这么,这么,这么低俗。

顾媚起身,迎上走出来的男子,清纯的脸上是我从来没见过的媚笑,我揉了揉眼睛,的确是媚笑。

胸毛男看着迎上来的顾媚,嘴角一歪一脸淫荡的笑容浮现在了猪头一般的脸上。

我可以断定,这并不是父女之间该有的表情。

接下来的一幕才真正的让我诧异,顾媚小丫鬟一般的帮胸毛男退下睡袍,胸毛男淫笑的表情更浓厚了,肥沃的手掌还用力的抓了一下顾媚的屁股。

顾媚非但没有拒绝,还媚笑着用柔弱的小拳头锤了一下胸毛男的胸毛,然后扶着胸毛男上了床。

胸毛男趴在床上,而我的女神也上了床,直接跨坐在只穿了滑稽的小裤衩的胸毛男身上,开始给胸毛男按摩肩膀。

刘能再一次的用他壮实的臂膀拐了我两下,说道:“还看么?走吧!”

我起身,拳头已经紧紧的握在了一起。

真想冲进去暴揍那猪头一顿,可想想自己一穷二白的身份,只得跟着刘能原路返回。

坐在刘能电瓶车的后座,心里有说不出的酸涩,自己算是看明白了顾媚的为人,原来这顾媚只是表面清纯罢了。

想着想着,觉得夏天的风吹到身上也无比的寒凉,现在好像急需要一杯白酒来抚慰自己受伤的小心灵。

回去的路似乎比来时的要短,不一会刘能就将小车停在了宿舍楼下的车棚子里。

“走吧,哥们儿,喝两盅?”

“你请客!”

“成!”

这就是我为什么和刘能交了朋友的一大原因,这家伙够意思、豪爽、话不多,而且总能在我不爽的时候请我喝酒。

以前都是因为我被王洁骂了,这次是因为我的女神和别人上床了!

我俩选择了厂子门口最经济划算环境清幽的一家小菜馆,这菜馆最吸引人的地方在于他性价比高,而且都是独立的小包房。

虽说是包房,不过是用隔板隔住的隔断罢了,不过这对于我们这些厂狗来说也算是非常奢侈的环境了。

很快,老板娘就端上了四个菜和一瓶白酒。

我和刘能也不说话,只是默默的喝着酒,吃着菜,酒过三巡之后,我的心更累了。

刘能似乎看出了我的异样,夹了一块五花肉给我,劝到:“哥们儿,你想开一些,别做什么傻事。”

“我能做什么?想想我王洁说的也对,这种漂亮女生只看钱,我只是个屌丝,不要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了。”

“哎……”

“对了,兄弟,你是怎么发现的?”

“我?我有一次路过,看到她进了别墅区,好奇就跟进去看看。”

刘能说的很轻松,可我总觉得他对我有所隐瞒。

一个打工狗,没事干嘛要去路过别墅区?除非他是可以跟踪顾媚的。

现在这些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我知道了顾媚的真面目。

真TM的虚伪!

现在唯一后悔的就是上午在公园没有将她拿下,反正也不纯,让我尝尝总比让那胸毛男吃着强。

再说,她不是来大姨妈了么?难不成胸毛男还有闯红灯这癖好?

“老板娘,我让你准备的菜都准备了吗?”外面传来了李浩的声音,真TM的冤家路宰啊!

“都准备好了,现在上菜么李公子?”老板娘的语气也充满了讨好,毕竟想要在厂子这片立足,肯定是不能得罪李浩这个小人的。

“上上上,我李哥都他妈要饿死了!”

这个狗腿子的声音一听就是黄毛。

刘能露出了厌恶的表情,听声音这俩人是坐在了我们俩的隔壁。

“李哥,一会那娘们儿来了,你打算怎么办啊?”

“咱这药不都准备好了么,一会先把酒准备好,来了就告诉她,想要道歉就干了这杯酒,保管这小娘们儿,不到五分钟就不省人事了!”

“嘿嘿嘿,还是老大想的周到,是不是那种让女人发热想要的药啊?”黄毛淫荡的笑着。

“去,哪有,就是普通的迷药罢了,你就把他理解成安眠药算了,吃了让人浑身发软,你说的那种春药,我还没搞到手。”

“哥哥,不知道有没有我份啊?”

“就知道你小子也憋的难受,隔壁宾馆302,我爽完了晃你电话你接着来就是了!”

“哈哈哈!”隔壁两个人淫荡的笑成一团。

刘能的大手已经握成了拳头,我示意他不要冲动,因为没猜错的话,今天来赴约道歉的应该就是我王洁王洁。

我用手机打了一行字递到刘能面前。

刘能会意的点了点头,继续吃菜喝酒。

果然,不一会高跟鞋的声音就走进了隔壁的小隔断。

“哟,我们的王主任真是准时,快坐快坐。”

“就是啊,王主任,我们可等你半天了,我们李哥酒都给你倒好了!”

“真是不好意思,让两位久等了,我不常来外面吃,所以才找到这地方。”

“王主任真是客气,我们两个等等你没什么的,毕竟我们是男人啊,女人就是有特权,尤其是漂亮、性感的女人!”

“李大公子真会夸人,这顿饭我请二位,一定要吃好喝好啊!”

我听着王洁他们在隔壁的对话,胃里翻江倒海的恶心,这婊子跟别人都能心平气和的说话,唯独跟我偏得吹鼻子瞪眼。

是不是应该不管她,让她被这两个流氓狠狠的干一顿!

很快我否定了自己的想法,无论她如何对我,她也是我嫂子,这关系到我表哥脑袋上颜色。

“王主任,你放心,你不就是想我我们帮你搞定你那表弟么,回去我就让我叔开除了他!”

“不不,李公子你误会了,我今天是专程来替他道歉的!”

“哦?我听说平时你可是看他很不顺眼啊!”

“我也是恨铁不成钢啊!希望李大公子原谅他,他初来乍到不懂事的!”

“想不到王主任还是个好嫂子啊!”

“李公子这么说,是原谅了王狼了么?”

“哈哈,要原谅还不容易,你把这杯酒干了,我就原谅他了!”

“啊?这满满一杯白酒,干了?”

妈的,这个李浩,下药就下药,竟然还TM下在白酒里面,药劲不上来也醉了。

“怎么?王大主任不给面子么?”

“不是,只是这么大一杯,我真……”王洁的语气充满了无奈。

只听这时李浩的语气却急转了一下,威胁着说道:“你不喝,别怪我让你那小叔子明天就收拾东西滚蛋!”

“别,李公子,我喝!”

听着王洁委屈求全,我竟然有些心酸,没想到我王洁竟然可以为了我低头跟出了名的流氓认错。

仔细想想王洁除了平时喜欢对我大呼小叫以外,对我还是很好的,一日三餐和换洗衣服都是她一手打理的。

而且,我的确平时喜欢迟到,工作做的也极其的糊弄,自己做的不好竟然害怕别人说,想到这些,我现在觉得自己反倒挺对不起她的。

如果今天我和刘能没有碰到李浩他们,那是不是王洁今晚就为了我被李浩和黄毛这两个畜生祸害了?

想到这些,我不禁有些后怕,这样的话,太对不起我表哥了!

我抬起头给刘能递了个眼神。

刘能会意,掐着脖子大声说道:“喂,张警官啊?我在开心小饭馆录下了一段精彩的对话,有俩人要给姑娘下药,然后轮J!”

“对对,有录音,放心吧!”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