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他霸道的抵着她*生姜惩罚小说非入体刺激

更新时间:2020-12-22 15:13:46

徐良才一愣,有些好奇这木盒中到底是什么东西?

捡起来,就着脏衣服擦拭了几下,将上面的淤泥褪去,木盒的原型也展露了出来。

原来不仅是四角镶金,盒子表面上还有金漆勾勒出的图案,只不过年代已久,还能模糊的看到飞天的神女,却不知具体是什么。

包装的盒子都这样精致,徐良才顿时开始好奇盒子里面是何物,只是锁住盒子的锁眼已经生锈,而且用的还是古代才有的铜锁。

徐良才只希望这里面是古董,于是咬咬牙,拿出家中的锤头,把铜锁打坏。

打开宝盒,里面存放的东西就让徐良才满满的希望落空,居然只是被羊皮纸包裹的书籍。

 文学

书本指什么钱啊!

徐良才虽然失望,但是也是有些好奇的样子打开。

这羊皮纸防水性能极好,书本居然没有一丝水分。

打开后,徐良才发现这书本右侧用线封装,是古代书籍才有的装裱方式,该是有些年头了,只是保存的完整,所以和新的无二。

徐良才想了想,翻到书本的正面,上面写着《先天素女经》五个大字。

“怕是方士修炼的秘籍吧!”徐良才半开玩笑,然后打开书本看了起来。

之前还担心会不会文字不通,打开一看,图片多过文字,更好的理解。

徐良才来了兴趣,开始一张张的放开,然后脸色不由得变得古怪。

许久后,当翻看完最后一页,徐良才合上书本,然后脸上的表情古怪。

“这居然是一本双修术……”徐良才苦笑,上面介绍的精要,就连在什么动作应该注意什么,还有在双修前双方的准备都面面俱到。

而且这双修术对男女都好,延年益寿只是基本,男子修炼可以强身健体,女子修炼还有助容养颜的功效。

“要不要试一下?”徐良才来了兴趣,反正现在无所事事,但是一看天色,这会张小花估计是在田里干活。

可是又实在对书上的记载好奇。

无奈之下,徐良才只好是想从书上记载的准备活动开始结合上面的文字介绍,一点一点的尝试起来。

这不尝试还好,一尝试,徐良才又是热血男儿,周身开始滚烫不已,全身上下的肌肉更是开始变得僵硬。

招惹不已的徐良才忍受不住,只好整个人脱光衣服,泡在自己的水缸中,这才舒服了一些。

先前还在怀疑那本秘籍时候骗人的徐良才此刻之后顿时相信不已,对上面记载的功效,更是不在怀疑半点。

只是不怀疑归不怀疑,此刻的徐良才已经一根长枪傲立天地中,浑身火热的还无处发泄。

想了想,徐良才干脆一咬牙,心说话活人不能被这个憋死,风浪起身,穿上衣服后便骑车向地里走去。

现如今正是地里最忙的时候,刚刚播种后,杂草开始肆虐,如果提前把杂草清除干净,很容易就会抢走庄稼的养分,到时候产下的庄稼一定成分不好,先不说价格难提上去,到时候交公粮的时候,也说不定会被人克扣。

张小花在地里将杂草除了干净,衣服已经被汗水浸湿,紧紧的贴合在身上,很不舒服,也好在这一片没有什么人,不然的话,指不定会吸引一大堆人过来看。

“小花,你一个人干,也正是苦了你了。”

张小花休息还没有多久,刘雨菲提着一壶水走了过来。

“雨菲啊!”张小花应了一声,结果刘雨菲送过来的水,张口就喝了,只感觉浑身清爽。

“你怎么来了?”

“果园没有什么事情,主要就是照护一下树苗,浇浇水。”刘雨菲笑道:“果园的事情挺轻松的,只不过是要每天照看罢了。”

张小花哦了一声,没有再说什么,倒是刘雨菲,说完之后,有些扭捏。

其实她也不是有心出来,只不过先前在果园中,李二狗不知道又抽了什么风,找了一个由头,又劈头盖脸的数落自己的不是。

至于原因,其实她也清楚,说到底,不过是因为李二狗到现在还在惦记自己不是处子之身,尽管自己已经解释多时,还是没有办法得到他的原谅。

这也是悲催的一点,尽管自己是因为以前过度劳动导致的,却没有想到会成为自己和丈夫的隔阂。

自己说的李二狗不信,还一口咬定自己在外面有男人,愣是把莫须有的帽子往自己的头上戴。

虽然说经过上次跳河后,李二狗多少收敛了,但是当知道自己是被徐良才所救后,李二狗表面上虽然不说,但是却时刻注意自己的言行,今天不过是给别人多打了一个招呼,都被李二狗说个半天。

于是一时气愤之下,刘雨菲干脆离开果园,散散心。

在村子中,也许是因为年龄相仿,她和张小花走的近,在加上两人都是可怜人,一个老公死了,另外一个老公还不如死了的好。

张小花也大致猜出来刘雨菲为什么会过来,叹了一口气,安慰道:“雨菲啊!日子,都是一天天的过,你好歹还有老公,可不是样样都比我这个寡妇强不是?”

张小花说完,就是一叹:“要我说,还是给你老公说说,不要那么疑神疑鬼的。”

“他倒是信啊!”刘雨菲开始抱怨起来,这女人啊,一旦抱怨起来就没完,开了一个由头,就开始和张小花说个不停。

“……有时候我真的想,他那么希望自己被戴帽子,哪天我就真的给他戴上了。”刘雨菲狠狠的说道。

张小花一听,看着刘雨菲,就差拍手叫好:“对,也让你家男人知道,你自己也不是一个好惹的角。”

“恩。”刘雨菲重重的点头。

“哟……还有别人啊!”

突然间,一道声音传来,两女一愣,转头望去,居然是徐良才走了过来。

刘雨菲心道,刚才的话不会被他听见了吧!

其实刘雨菲心中一直挺害怕徐良才的,在加上担心刚才的话有没有被对方听见,心虚之下,顿时低头。

徐良才站着,两女坐着,绝对正好是俯视,一时间,尽管徐良才不是有意的,但是一些隐晦的地方还是被他看见。

一时间,被刘雨菲胸前凸起的引动着徐良才又不禁想起之前救下刘雨菲的情景,顿时,刚刚压下的邪火顿时又浮现出来。

完了……

徐良才感觉自己支起了帐篷,赶忙转移视线。

只是这个却被一边的张小花看在眼中,顿时笑了起来。

刘雨菲好奇之下,也回头一看,偏偏看见那一处地方,顿时脸色桃红,接口道:“那个……我想起家中还有事,我先走了……”

说完话,像是逃一样的走开了,不一会就跑远了。

张小花没好气的白了一眼徐良才:“你是种猪吗?见到一个女的就想上?”

徐良才知道她是生气,也不计较,好声好色的道:“这不是想你想你的吗?不然我怎么会找你?”

说这话,徐良才绕到张小花的身后,抱住。

“哎呦……”

张小花那个气,她刚刚劳作完,一身的臭汗不说,这个死鬼就抱着自己不放,而且最重要的还是身后极其膈应。

“你诚心?”张小花有气,要是身边有绣花针,肯定刺向徐良才。

“怎么说话的?”徐良才有些不悦,小脸贴着张小花:“这不是想你了?”

“我谢谢,你要是想我的话,就帮我,把地里的杂草清干净吧!”张小花说道。

徐良才顺着张小花的方向一直,看见地里长出的杂草,被张小花清理过,已经剩下不多。

“先不着急,小花,你知道我现在最想要什么吗?”徐良才一边说,一边手开始不老实了。

“你一来我就知道了。”张小花说道,随后面露羞红:“你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

他徐良才可不在意这些,饥渴的他直接抱住张小花。

“你知道就好,快点来吧!”

“哎呀你干什么!”

张小花懊恼,却经不住徐良才手快,衣服已经被他褪去,姣好的身材带着一些汗水,却也有别样的诱惑。

徐良才咽了一口唾沫,扑了上去。

这一下,她张小花却不敢大声叫了,生平会引来什么人。只希望这该死的冤家动作快一点。

“别,你这个姿势不对,换一个姿势……”

徐良才可是为了验证《先天素女经》可没有以往那样的随意。

“什么?”张小花一愣,没有明白过来。

却是徐良才抓着自己的手,调整了身体的之后,才点了点头:“没错,这样对了。”

张小花只感觉一阵迷茫,虽然被他调整之后的姿势确实是舒服了不好。

好奇之下,问道:“你又从哪里学来的?难不成你偷看谁家了?不对呀!又有谁在大白天?”

而徐良才却不搭话,开始回想《先天素女经》上记载的内容调整呼吸,刚刚才要喷涌而出的火热居然又退了回去。

酣战开始,张小花却开始狐疑,为什么这次徐良才会这么久,只是随着时间推移,自己也被调动起来,当下也管不了其他,快活融入其中。

为人妻者,劝勉以贞。

这是数千年文化积累流传,深深烙印在人民心中的传统观念,也是束缚着妇女数千年的无形枷锁。

尽管已经改革开放,但是民风还没有开放到一个男人会允许自己的妻子不是处子之身。

尽管,对于刘雨菲来说,自己太多的是冤枉,但是,这个却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清。

最主要的一点,就是李二狗根本就不相信刘雨菲的说辞。

伤心之余,刘雨菲本想去找张小花聊天散心,却想不到聊到半途,徐良才找了过来。最尴尬的是,她又不注意瞥见徐良才的帐篷,一时羞愤,找了借口离开。

现在这会回家也没人在,于是刘雨菲兜兜转转的,又回到了果园。

说实话,李二狗的老爹也是一个会来事的,当初第一次分地的时候就知道走动一下关系,愣是拿到了全村人眼红的果园。

之后为了防止那些熊孩子有事没事的过来偷,还在果园周围磊上了墙,只留下一个大门,还经常上锁。

刘雨菲掏出钥匙后走进去,李二狗正给最后一棵果树交上水。

“去了那么久?干什么去了?”李二狗没好色的说道,隐约着带着些许的怒意。

“我……去找张小花聊聊了……”刘雨菲抓了抓衣袖,语气有些哽咽。

“啪!”

李二狗将水瓢往桶里一丢,怒目而视:“你一个人没事去找那个寡妇干什么?怎么着,你是看张小花一个人寂寞,想要给她当一个伴,也当寡妇不成?”

“我……没有……”刘雨菲一愣,哪里会知道李二狗会往这方面想,一时间也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做。

“你没有?我看你就有……”李二狗见刘雨菲那一副好像自己被误会了,一副无辜的样子,不知道怎么,就心中犯恶,张口骂道。

“你……”刘雨菲见解释不清,泪水已经在眼眶中打转,当真是梨花带雨,我见犹怜。

只可惜李二狗偏偏是一个大猪蹄子,就算是见到这样的情景依旧是不为所动的,自持己见,丝毫没有半点的怜香惜玉之色。

只是,他李二狗也是知道,嘴上说说也就罢了,毕竟上次刘雨菲跳河可是让他记忆犹新啊!

想到这一点,李二狗本来到嘴边的话又咽了下去,他也怕万一说的多了,在想不开,到时候就不是刘雨菲成不成寡妇不知道,自己是铁定会成为鳏夫了。

咽下嘴边的话,李二狗将水桶里的水随便倒干净,拿起放在一边的衣服挂在身上。

“站着干什么?活都干完了,跟我一起回家!”李二狗说着,走在前头。

刘雨菲赶忙擦掉眼泪,收拾了心情,跟上去,生怕慢了一步又会惹对方不高兴。

村子里,居住的房屋最好的是村长老张家,其次便是李二狗家了,想当初刘雨菲还庆幸自己交给村子里的有钱人,可是那里想到会过上这么苦的日子?

心中伤心,又没有一个说话的人,走了几步,已经来到家中。

李二狗的老爹前年已经走了,得了一个治不好的病,没多久她老娘也一起走了,所以房子虽然大,但是显得多少有些冷清。

这边李二狗擦了一把脸,在园中的躺椅坐下,而刘雨菲也老实的到厨房那边,开始准备一天的晚饭。

将昨天买的猪头肉准备好,在把李二狗喜欢的一壶小酒拿出来温好。

等到这些做完,刘雨菲毕恭毕敬的送到李二狗一边的餐桌上,然后又回到厨房开始清洗小白菜,炒了一个素菜。

李二狗平日里就喜欢吃肉,基本上是无肉不欢,在吃饭前又喜欢喝两口,还必须准时,这一下倒是苦了刘雨菲。

李二狗喝了点酒的功夫,刘雨菲紧赶慢赶的才将晚饭烧好,放在餐桌上,两人才一起吃饭。

李二狗已经喝的微醺,脸色泛起了阵阵的红色。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