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信不信老子睡了你 愿往后余生的暖心句子

更新时间:2020-12-24 14:40:09

“花吐症,是什么?”lamel原本就不习惯和不喜欢和别人打交道,要问什么就直接单刀直入的问了,连寒暄都没有。
“你得了花吐症?”teth惊讶地手里称量草药的长杆秤上的秤砣都没握住,直直地砸在了桌面上。“来,张大嘴我看看,你吐的什么花?花是成体还是花苞?有没有出血和你恶心?”teth放下称拉着lamel坐到了椅子上,把着他的脉一边弹珠炮弹的问他一系列的问题。
“不是我。”lamel摇了摇头,从衣兜里掏出一个手帕包成的小包,放在teth面前打开,里面是几朵带着血的桔梗。“是alef。”
雨林突然一顿,把手从lamel的手腕上拿开,默默地把手放进旁边的一个小水盆里清洗。她看着水因为她的动作起伏,却没有看向lamel问:“为什么突然问起alef的病情?”
“好奇。”lamel也把手收回来,有些催促地问:“能治吗?”
“如果你是因为alef的病情而来的话,那你不用再来找我了,他已经没救了。”
“为什么?”
teth起身走到窗边,看着外面雨林经年不停的雨淡淡地回应:“因为他爱的人,已经死了。”
lamel身体一颤,他咬了咬牙,手不甘地握紧。
原来他说的没救了,是这个意思吗?
“是daleth吗?”

 文学

雨林没有回答他,转身继续整理草药了。
“他们不是亲兄弟吗?”lamel继续反问,雨林继续埋头干自己的事情。
“为什么他们是亲兄弟?如果不是亲兄弟他们就能……”lamel说到这的时候,teth终于停下了手里的工作看着他。
“怎么?”lamel从teth的眼睛里捕捉到诧异的情绪。
“我原本还以为你在不甘alef有喜欢的人了,原来你是在意他能不能活下来啊。”
“是不甘,不甘他就此死去,想他能活下来。”lamel头疼地用手腕抵住眉心问:“一点办法也没有?”
“要痊愈花吐症,得与相爱之人接吻。”teth说到。“可是alef爱的人已经死了,所以无药可医。”
“相爱之人。”lamel双手交叉垫在下巴托着自己的脑袋想了一会,提出一个惊天地泣鬼神的想法:“爱可以转移,让他爱上我,就能治。”
“……你的想法还真的是与众不同。”teth惊讶lamel这个看起来性冷淡的人能想到这个点子。“那你爱他吗?”
“不,只是为了救他。”
……
“alef,lamel他又来了。”lion把人都要淹没在卷宗里的alef从书堆拉出来,指着他鼻子喊:“本来就没几天好日子活了,就不要天天宅在书房里看书治国了,给我出去感受剩下的时光!而且lamel他来找你这么多次,你一次都不见说不过去,今天你一定要去见一面。”
然后就不由分说地,lion推着alef出了书房,啪地一身把自己反锁在里面,把alef锁在外面。
“lion!”alef拍着房门喊,但房间里的人理都不理。他刚要踹门,一只手就拉住了他的手臂。
“lamel?”alef茫然看着这个凭空出现的男人,被他拉着手臂,跌跌撞撞地走出了霞谷神殿。
“等等,你要带我去哪?”alef在神殿面前甩开lamel的手,有点生气地看着他。
“你想去哪?”结果lamel反问他,alef一头雾水。这个三番五次来约自己,结果他是想要带自己去哪也不知道的吗?
“你想去哪,我们就去哪。”lamel重申了一遍自己绝对服从组织的安排。
“我想去……”他想去哪?除了霞谷他几乎没去过其他地方了,他最想就是呆在这,这里到处都是他和daleth的回忆。
那些在门口扇动翅膀的白鸟是他们从小鸡仔开始喂大的;那个高高的亭子是夏天最凉爽的地方,daleth就喜欢在那里看书,而自己则偷懒的在一旁吃西瓜,顺便在他的那半个西瓜勺走几勺果肉,事后被发现他也不会发脾气;赛道的终点他们两总是在各自管理的赛道获得第一,那两只蓝色的蝴蝶就会围着他们打转。
【daleth伸出细长的手指,荧蓝色的蝴蝶就落在他指尖,慢悠悠的扇动它的彩翼,细小的磷粉就从它身上抖落下来。
“真好看。”daleth对alef说。
“嗯,真好看。”alef看着daleth说。】
“霞谷挺好的,我不想去其他地方。”alef笑着对lamel说,那个笑容和哭没差多少。
直男如lamel,他没有感觉到alef字里行间的拒绝,反而豁达地说:“行。”然后拉起他开始到处闲逛。
毕竟霞谷不是lamel的地盘,当在lamel拉着alef第几次不知道迷失在哪条街道,第几次在一些街边的无良商贩要买一些价不副实的商品,第n+1次地因为地面上结冰的水面摔倒的时候。alef终于忍无可忍地反客为主拉着lamel来到了两赛道分叉口的冰池上,介绍道;“这里是霞谷著名的冰湖,这里平时就有很多人会在这里滑冰。既然是墓土来的贵客,我来教你滑一下?”
“alef,好久不见。”
“alef!来玩的吗?”
“alef,上次你教我的步子我还不会……”
alef去溜冰鞋的摊位租鞋子的时候,路过身边的人大都和他相识,热情地和他打招呼。他也礼貌地向他们挥手点头,死去一般的脸上才浮现一点阳光。
alef给lamel的初印象是活泼开朗的,与他身边静若处子的daleth性格气质都大相径庭。那场会议之后,teth对着alef和daleth不知道在骂什么,daleth只是站在一边像个脸上画着微笑的精致人偶,alef则在和teth打着马虎眼笑着说什么,在teth说的到什么的时候一下子捂住她的嘴把她拉走。
他还满受欢迎的,还以为自己当初是不是看走眼了,怎么现在安静得和他哥哥一个样子了。
“lamel,给。”在lamel发呆的时间,alef已经租好鞋子,把其中一双比较大的鞋子递到他面前。“穿上,爷给你露两手。”
“alef,你要滑《梁祝》吗?你不是只会男滑部分吗?需要我可以过来给你当女伴吗?”一个女生滑着轻盈的步伐过来拍拍alef的肩膀问,lamel死死都盯着她放在他肩膀上的手。
“谢谢,但是不用了。这个位置你知道的,一直有人的。”alef笑着歪了歪头,不留痕迹地肩膀从她手下滑开。女孩收到他拒绝的意思,也不尴尬大大方方地点了点头,和周围的人一起给他让开一大片空地。
alef先是礼貌地向各位观众行礼,然后优雅而绅士地向空气伸手,期待某个已经不存在的人能握住。一只蓝色的蝴蝶,从lamel的身边飞过,荧蓝色的光在lamel的眼睛里滑出一条细细的蓝色细线,它飞向alef并最后停在alef的手心上,回应了他的期待。
似乎有音乐从alef的动作中传出来,那是高低婉转的《梁祝》,认真一听那只不过是溜冰鞋碰撞冰面发出的咔嚓声。那只蓝色的蝴蝶在霞谷的阳光下被笼罩在一团蓝色的光芒中,那团光好像一个人的形状。蝴蝶与alef十指相扣,如两只比翼双飞的蝴蝶,然后分开和对方动作几乎无异的滑舞,再相遇、紧扣、缠绵在一起。
【“alef,你的腰要再往低一点,对,脸也是贴过来一点。“daleth让alef握着自己的腰,半蹲半躺着,左手伸直揽住alef的脖子把他往下压。
“太近了,哥哥。”alef高挺的鼻子都要碰到daleth的脸了,而且因为双方的脸相对有些错位,只要alef稍微再往下一点或者daleth再往上一点,就能感觉到对方的温暖。
“既然你要学,我自然要严格一点。”daleth说。“《梁祝》是讲述一对情侣因为生前各种原因不能在一起而死后化成双蝶比翼双飞的爱情故事。这一段是两人死后化蝶,终于突破了世间的束缚能在一起了。应该是欢快美好的,你的动作怎么僵硬怎么行?你要是没感觉,就假想一下自己是其中一只蝴蝶吧。“】
alef低下头,貌似要亲吻谁,蝴蝶刚好停在了他的嘴唇上,接受了他的爱。
【“alef,你滑的真好。”】
”咳咳咳!”alef就像舞终的两只蝴蝶的跪倒在冰面上,磕吐出一大团沾血的桔梗花。
“alef!”lamel连忙脱掉妨碍自己行动的冰鞋,冲到alef身边,把他抱进自己怀里关心急切地问:“怎么了?病犯了吗?有没有药?”
而alef好像根本就没有听进去他的话,金色的眼睛无神地看着那只依旧在空中飞舞的蓝色蝴蝶,伸出手想要抓住它的时候。
蝴蝶飞走了。
“alef!alef!”
alef陷入了昏迷。
……
alef因为花吐症的原因,身体已经不再适合处理日常事务了,他把霞谷的全部事务交给了lion处理,自己整天窝在daleth最喜欢的书房里一呆就是一整天。
“咳咳咳……”能很清楚地感觉到身体里有异物在生长,汲取自己生命作为生长在养分。没想到teth的药副作用这么强,病情加重得比意料之中的还要快。
“啪!”门要被拍烂了,又是lion吗?都跟他说过很多次了,自己哪里都不想去吗,就只有那么一点点的时间了,只想呆在哥哥最喜欢的地方。
“alef,跟我走。”
嗯?声音好像不是lion,是谁?
lamel闯进书房的时候几乎找不到alef在哪里,这里的书堆得乱七八糟,很多有翻动过的书就翻开着堆得到处都是,就像有人要把这里的书都翻找好几遍来寻找某个人的痕迹。alef,那个瘦的几乎皮包骨,眼窝深陷,双眼无神得像蒙上很久的尘埃的玻璃球的人,小小的锁在沙发里,身边都是一些翻开的书籍的男人是alef?
lamel一时间认不出来他了,确认是他之后把其扛上了肩膀就出了书房。alef自然不会让他把自己带出去,在他肩头又打又骂,不过他那起飘飘的身体和砸在身上的拳头可对lamel这个肌肉猛男没有任何用处。
“你要带我去哪!”
“先去洗澡和吃饭,完了带你去墓土。”lamel拦住着一个侍女询问了洗浴房位置,顺便吩咐她准备一些换洗的衣服。
“自己脱。”lamel把门给反锁了才把alef放下来,又用自己高大的身体抵住门口。alef小小的脑袋晃得像个拨浪鼓,倔强地强调:“我不洗,也不吃,方正活不久了。”
“不要让我帮你脱。”lamel把alef逼到淋浴头下,alef因为对方身高优势不禁连连往后退,最后脊背撞到了开关按钮上,唰地一声热水来把两个男人淋成了落汤鸡。“湿了,脱。”lamel把因为水冲而耷拉下来的刘海用手揽起,解开顶着喉结的两颗扣子,伸手就要去解alef上衣的扣子。
“别碰我!我不!”alef想要推开lamel,可是他的力气实在太小了,lamel轻而易举就控制住他。并且因为alef一直不配合他,他没办法好好的给alef脱下衣服,一着急把其的上衣给撕烂了。
“!”alef露出一副被流氓非礼了一样的惊恐表情,lamel却突然想到了一个点子,把撕烂的上衣当成绳子捆住了他的手,抓住绑在一起的手把他压在了墙面上,另一只手咔嚓一声把他的腰间的皮带解开,抽掉,裤子就和散在身上的水流一起滑下了。
“原来你是想要上我吗?我就说你这么关心我是有什么居心,也好啊,死之前能爽一把。”alef在看见lamel也把自己身上的衣服脱掉后,十分乖巧的把腿岔开,那双金色的眼睛在水雾中浮现出诱人的桃色。“不过我没和男人做过,具体要怎么做你想就好了。”
lamel往手里倒了点白色滑润的液体再托着这些液体往alef送过去,然后盖在了他一头鸟窝一样硬得搁手的头发上,单手给他洗起头发来。单手洗了一遍没洗干净,lamel再放下alef的手空出双手继续洗,稍微有力地按摩着他的头皮。
alef原本意想之中的事情没有发生,呆呆得没有反抗让lamel给自己洗了两次头,那刺猬刺一样竖起来的头发在水的冲洗和一双手的揉搓下坍软成一头柔顺且手感不错的银发。
“你是嫌我脏兮兮的下不去手,洗干净再吃吗?”在lamel给alef递香皂示意他自己洗身体的时候,alef带着又哭又笑的表情问他。
故作坚强,自暴自弃的微笑面具一点一点的裂开,里面是一个哭得歇斯底里的alef。
“不想要,快洗。”lamel丢下一句话出去了,反手把内间的门关上,自己在外面搽干净身上的水和换上干净的衣服。
水打在地面和墙上发出哗啦哗啦的声音,掩盖不住alef的哭声。lamel不会安慰人,不知道该说什么,他对这对兄弟了解的一点也不多,就连daleth怎么死的他也不知道。他能做到的就只是自己在外面擦干净自己,让alef在里面哭。哭泣声与水声融为一体,好像永远都不会停下来。
过了很久,alef才从里面走出来,光着身子眼睛哭得红肿起来,因为有一段时间没进食的身体瘦的皮肤几乎和骨头紧密贴合,一副我见犹怜的小可怜模样。
lamel只是看了一眼,从旁边的衣服篮子里抽出一张长而宽的白色毛巾丢到了他头上,几乎要把他整个盖住了。
“呜啊!”alef像只小奶猫一样从毛巾里伸出头,又被lamel拉起毛巾盖住了头发。温柔体贴不轻不重的力度,lamel就是这样给alef擦着头发上的水,末了用手指裹住毛巾伸进他的双耳里掏了掏,alef怕痒地缩起脖子来,但有点舒服地眯起眼睛看着lamel。
“穿好衣服,去吃饭。”lamel命令一般的口吻,看着alef乖的像只猫一样麻溜地穿好衣服才把门开了,带着他往餐厅走。
他们来的竟然是大饭堂,因为alef和daleth的身份他们一般是不来这种地方吃饭的,所以他俩一出现就十分吸引周围人的目光。
“alef吗?那位是,首领不是一般都不来这吃饭的吗?”
“可能偶尔下来视察一下吧,alef和daleth都很平易近人的。”
“那身边那个又高又凶的事哪位?好面生啊。”
“好像是lamel吧,墓土的首领。最近来得很勤奋的,还经常来找alef。”
“啊,他是不是喜欢……”
好像被人误会了,alef尴尬地向众人笑着,跟着lamel去打饭去了。
“为什么来这里吃饭?想吃可以叫厨房做好送到我房间吃。”alef盛好饭后跟着lamel在一张椅子坐下,lamel坐在他对面看着他盘子里亲一色的肉类,把自己盘子里的蔬菜夹给了他一些:“热闹,多吃蔬菜。”
“我不爱吃菜。”alef扒开他夹过来的菜,lamel又给他夹了点:“吃。”
“你是我老妈子吗?管得挺宽。”alef一半无奈一半生气地把菜塞进嘴里,咀嚼起来。
“吃完,带你去墓土玩。”lamel说着把一碗汤放在了alef面前。alef端起那碗汤,热乎乎的,喝下去身心都被这个热量传递得发烫,加上身边又是热热闹闹的人群,alef感觉没那么难受了。
但好像又更难受了。
吃完饭,lamel带着alef到了墓土,面对脚下悬崖那个巨大的漩涡,不对,是黑洞,连光都要吞没的黑洞发颤。
虽然早听说过墓土环境恶劣,但他没想到过这么凶险啊!他们是要跳下去吗?不会被这股巨大的吸力给撕烂吗?
能真的撕烂就好了。
“抓紧。”lamel口上叫alef抓紧自己,身体却一把拉过比他要瘦小一圈的alef揽住他的腰把他藏在自己的斗篷下,两个人就像《泰坦尼克号》里的男女主,you jump I jump跳了下去。
“卧——槽——”alef尖锐的喊声混着风声传遍了墓土的上空,所有人都往天空看了一眼没发现什么又继续埋头干自己的事去了。
lamel抱着alef落地之前,后者就以树懒挂在桉树上的样子挂在lamel身上,全身抖得像个筛糠的箩筐。lamel不可察觉地嘴角一弯,对alef说:“到了。”
alef颤颤巍巍地睁开眼,看着墓土这黑色的天、翻滚着得的乌云、会吞噬光之能的黑水,脑袋里马上蹦出一个词:穷山恶水。
alef从他身上跳下来,理了理不存在需要整理的衣服,假装淡定地说:“你们墓土还……挺特别。”
“小心!”突然lamel一声喊,alef都没来得及想他叫自己小心什么,腰间就收到不明生物一撞掉了四格的能量。
“螃蟹?”alef从黑水潭里起来看清楚撞自己的竟然是一只随从可见的螃蟹?霞谷的螃蟹撞人也就掉一点点能量,墓土的撞一下掉四格?不愧是穷山恶水出恶人的另一种表现。
“哪一只撞的?lamel撸起袖子问alef,alef哪里知道都长一个样就顺便指了一只说:“它。”然后lamel就冲着他指的方向走过去,气势汹汹地抓起那只有成人脸般大的螃蟹丢到了一旁燃着微弱火苗的灯台上烤。
“……”不久,alef看着lamel咔嚓一声把那只烤熟了也不见发红的螃蟹掰成两半,把其中一半给了自己。白色的蟹肉和黄金一般的蟹黄看上去真的很诱人,但这……真的能吃吗?
看见lamel吃了,alef觉得自己要是拒绝就不太好,也尝了一口,立刻好吃得大叫起来:“哇!这是什么啊!”
“螃蟹。”
“我知道,这也太好吃了吧!”
“喜欢?”
“嗯。”
之后好几天,lamel都亲自来霞谷把alef拉到墓土玩,lamel还把他的朋友介绍给alef。alef还以为lamel这种人应该是孤家寡人一个,没想到朋友还挺多,而且给人的感觉都很可靠。
“alef,你想溜龙吗?”面前这个把头发梳成脏辫的男人叫DLocks是lamel的属下,他们的关系类似与alef和lion,这几天和alef混得很熟了,因为lamel突然有急事处理,现在只有他们两个人在四龙图等他。
“龙?指冥龙吗?能溜?”alef不解,dlocks就兴致勃勃地给他解释:“是的,超还玩!你要试试吗?很简单的。”
“就这样——等他要冲过来的时候突然转个方向——”dlocks跳了下去,一条冥龙马上用红色的视线锁定了他,他一边说着一般示范,在龙就要撞过来的时候一个炫酷的转弯黑色的龙就擦着他的衣角冲了过去。
“哇!”alef为他的精彩表演鼓掌。“这看上去也太酷了吧。”
“是吧,去试一下?”dolcks落回到alef身边,推着他怂恿道。
“好!”alef跃跃欲试,飞到了冥龙面前挑衅的看着它,冥龙注意到了回以警告的红光,就在他要按dolcks所说的做时,胸口一阵抽疼,alef又开始吐花了。
一道黑色的身影从四龙图终点的位置像颗子弹一样发射过来,一把抱住alef,在龙要撞过来的时候轻巧地躲闪开来,那人甚至一脚踩在冥龙的脑壳上,借着力跳了dlocks所在的悬崖。
“老,老大!”dlocks看见突然出现的lamel把alef救回来,害怕得想躲开,但又担心alef的身体状况还是围了上来,理所当然地被lamel给了一击烟花杖头颅杀。
“咳咳咳!别,别打,咳咳!是我自己的问题。”alef推开lamel,自己蹲下剧烈的咳出一朵又一朵带血的紫红色。
等alef顺过气了,lamel居高临下地对着蹲在那的他说:“你要怎样才能爱上我?我做了那么多事情,你都无动于衷。”
alef擦着嘴角的血,他最近吐花吐得原来越频繁了,花吐症最后就会因为花朵寄生完全肺部而死,表现在外就是吐花的时间越来越多,越来越频繁。
“那你喜欢我吗?“alef反问。
lamel摇了摇头。“不,只是不想你死。”
“那我又怎么可能……咳咳咳咳!”alef又开始咳起来了。一旁的dlocks刚要帮腔说了半句“其实老大……”就被lamel眼神示意闭嘴,然后他自己说:“不爱上我,你会死。”
“那样的话,我会很幸福。”alef笑着对lamel说:“你是个很好很好,真的很好的朋友,但人的心就只有拳头那么大小。”说着他比划了一下握紧的拳头。“那么大,能装下一个人的全部,有关他的样子,他的脸,他的声音,记忆,有关他的一切;但又是那么的小,装下他一个人就再也装不下其他人了。”
那一天,他们不欢而散,lamel把alef送回去的路上两个人谁都不和对方说话,但最后还是lamel败下阵来,对alef说:“明天还来吗?”
“如果还活着的话。”alef回复道。
lamel回到了墓土,像以往一样处理剩下的事务就去洗漱睡觉了,夜里他感觉胸腔里有什么东西在爬动,咽喉一阵阵发痒。他醒了过来,把床头灯打开,倒了杯水润喉,把杯子放回去的时候,水里飘着一片扇形的由白边过渡到浅紫色最后到深紫色的三色花瓣,是三色堇的花瓣。
三色堇的花语是,救赎。
……
“确认了,是花吐症初期。”teth给lamel做了个全身检查后在他的病例上写上两个lamel终于能看懂的字——确诊。
“怎么会……”lamel觉得喉咙好痒,禁不住地摩擦自己的喉结。
“怎么不会,花吐症是传染病,只是如果你没喜欢的人,并且那个喜欢的人又刚好喜欢你,你们love lovely的话,就不会病发。你整天跟alef腻在一起,被感染再正常不过了。”
“可是我没有……”
“没有什么?你谈过恋爱吗?你知道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感觉吗?你就否认了?”teth拿着笔恨铁不成钢地戳着他的额头训斥。
“是怎样的,告诉我。”
好家伙,问到关键上了,teth也没谈过恋爱,不知道怎么回答。
“反正就是,你喜欢上alef了,花吐症不会说谎。”teth拿病症含糊过去自己没有恋爱经验的事实。lamel沉思了片刻,突然起身告辞。
“去哪?”
“找alef。”
……
lamel把霞谷翻了个底朝天,才在daleth的墓前找到正在疼得蹲在地上磕着血花的alef。lamel来到alef的面前,单膝跪下抓起他的手,直视着他的眼睛,向他郑重其事就差没拿结婚戒指地告白:
“我爱你,alef。”
alef愣住了,嘴角沾着的花瓣无声地掉下来,落到他们紧握在一起的手上。
“我得了花吐症,这就是证据。”lamel好像还怕alef不相信,告诉他自己明确心意的病。
“可是,但是,这也不一定是对我。”alef苦笑着说。“可能你喜欢的是别人……”
“试下就好。”
“试一下什么?”
lamel拽住alef的衣领把他上半身拉低,自己往上一送亲上了alef的嘴唇。
原来凑得那么近,真的能闻到alef身上那股淡淡的香味,具体是什么的味道lamel也不知道,只是闻到了就会想到世界上一切美好的东西,例如阳光、鲜花、蝴蝶……lamel看见alef那双金色的眼睛近在咫尺,波光流转,是世界上最好的珠宝,而要眼底应该是瞳孔的地方竟然生长着两朵紫色的桔梗,在他翻滚着流光的眼睛里像潭水底部的水草,慢悠悠的摇曳。
lamel感觉到自己口腔里的花渐渐地分解,化成一汪甜蜜蜜的甜汤流进心肝脾肺肾中。他还要得寸进尺地进一步探索,舌头刚撬开alef的牙齿就被对方狠狠地咬了一口。
“嘶!”lamel放开了alef,两人的嘴唇分开时拖出一条带血丝的银丝。lamel不在意起把其擦掉,自己的花吐症竟然真的好了。
“果然。”lamel自言自语地说了一句,看向alef。alef正在慌张地擦着嘴唇,愤怒地看着lamel。alef刚要说什么,lamel就又看见他扑通一声跪下去呕吐出一大片的花瓣。
alef的花吐症没有好,痊愈的只是lamel而已。
“你没痊愈?”lamel诧异地问,话刚说出口,他就后知后觉地闭上了嘴,死死地咬着自己的下唇,把双拳握得紧紧的。
“那是当然的。”alef回复他,指着自己的眼睛说:“刚刚那么近,你应该看得见吧,我眼睛里面的花。这是花吐症晚期的症状,每个花吐症患者在眼睛长花的时候都再也活不过第二天了。”
“就是说,我明天就能去见daleth了。”
“辛苦你了,lamel。这一个多月来,辛苦你了,多谢你的照顾,我过得比意料中的快乐不少。虽然我没有喜欢上你,但你这么优秀,值得更好的,而不是我这个死人。”
“lamel,忘了我。不要步入我的后尘……”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