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硕大在她体内含了一夜 往下边塞东西不能掉出来

更新时间:2020-12-24 15:01:57

“对啊,你还有更好的办法?”

“你不会把他们聚到一起么…”

谁知李香兰摇了摇头,抬起那倔强的小脸。

“不行,一家一家问更有诚意一些。”

林凡汗颜…这样就有诚意了?

按照林凡对灵水村村民的了解,那是一些看起来淳朴,骨子里都是利己主义者,让他们白干活那是不可能的,没有报酬,打死他们都不会干的。

事实也和林凡说的相差无几。大部分都不愿意干。

 文学

一方面不理解李香兰的想法,修个路顶什么用?最主要的还是没有报酬,有几个被说动了,都答应下来了,一听李香兰说不给钱,理都不想理她了。

回到家,李香兰一口气喝完一大碗的水,这一下午给她折腾的。口水都不知道喷掉多少。

李香兰垂头丧气地趴在桌子上,她受打击了。很严重的打击。

“林凡,怎么办?”李香兰嘟着嘴,无奈地说道,她已经尽力了。

不用李香兰说,林凡也已经在想办法了。

问题很直接,也很明显,那就是没钱。

钱不是万能的,但是没有钱是万万不能的,俗话说得好,有钱能使鬼推磨。

钱是个好东西。

突然,林凡灵光一闪,想到了办法。

“我有办法了!”

说完,又低头沉思了起来。

“啊?什么办法?说出来听听。”李香兰兴奋地问道。

“你先别问了。明天下午五点钟左右,你召集村民开个会,越多人越好。到时候我来说。”

“啊…”李香兰一脸懵逼。

“你相信我吗?”林凡突然非常认真地看着李香兰。

李香兰看着林凡那双晶莹剔透地眼睛有些失神,下意识地回答,“相信。”

“那就行了!我出去一趟,晚些时候回来。”林凡拍了一下李香兰的肩膀,就急匆匆地出门了。

“哎,你去哪?”

林凡已经跑得没影了。

林凡的想法很简单,就是卖河蚌。通过河蚌带来的利益。来诱惑村民干活,但是如果按照原先那条路出去的话,就太浪费时间了。林凡要研究一条更方便快捷的路。

时间紧迫,他必须赶快做好准备。利用他特殊的能力!

林凡在山顶上待了一个多时辰,终于找到一条合适的路,虽然有些危险,但是从那里可以直接走到车站,坐上车去城里就容易多了。

林凡计划着明天的安排,早上去挖河蚌,要大个儿新鲜的。趁早出发,下午把河蚌卖出去,然后赶在五点之前回来参加李香兰开的村民大会,给村民看看卖河蚌的成果,那就是钱。

本来林凡还担心村民会不会看到他卖河蚌之后就和他一样去捡河蚌来卖,反而不去修路了。但是随后就否决了,

最主要的是时间问题,林凡凭借他的能力才找到这合适的路,还是预估了一下他所能够承受的危险。

其他村民想要捡河蚌出去卖,必须走大路,然而走上大路坐上车卖完回来,没有个一天一夜是不可能完成的,等车还需要时间,去卖找地方卖还要时间,什么都要时间。并且一次性只能带一大筐,数量甚少。这不是个合理的买卖。

林凡边走边思考着明天报多少价格合适,突然,听到一阵抽泣声,突然又没了。

林凡看了看周围,一片漆黑,不禁有些肝颤,妈的,大晚上的,该不会见鬼了吧?

虽然眼睛过度使用,暂时用不了,但是,眼睛还是比一般人尖的。

抽泣声又来了,林凡慢慢循着声音慢慢拨开草丛,发现了女孩蹲坐在草地上哭泣。

看到人,林凡松了一口气,默念了一句太上老君万岁,随即发现是个熟人。

“王欣?是你吗?”林凡小心地问道,认错人就尴尬了。

王欣听到声音,吓了一跳,猛地转头,发现是林凡,瞬间朝着他怀里扑了过去。

“林凡哥!呜…”王欣在林凡的怀里放声大哭。

林凡一头雾水,感受着王欣的白兔挤压,感到舒服,轻轻地抚摸着她的背,安抚着她。

“怎么了?王欣,出什么事了吗?”

王欣没有回答,只是哭,过了一会儿,止住了泪水,哽咽。

“王欣,到底怎么了?”

“我爸妈,不让我读书了。”说了一句话,王欣的眼泪又流了下来。

“为什么?”

“他们只让我弟读,说女孩子读书没什么用。”王欣愤恨地说道。

林凡知道王欣的弟弟,是个不学无术的人,才初中,在学校里抽烟喝酒打架什么都会。

“可是我的成绩明明这么好,有希望考进名牌大学的。为什么就不能再让我读一年呢!”王欣痛苦地说道。

听到这话,林凡心疼地抱住王欣,他知道,农村都有重男轻女的思想,很多农村女孩子都是饱受这种思想的迫害,家庭所逼,她们是真的没有办法。

每次林凡看到电视上的新闻农村婆婆嫌弃自己的儿媳妇生的不是男孩的时候,都非常不理解,按理说,那些婆婆应该深深得懂得重男轻女的坏处,她们是被迫害最严重的那一辈人,怎么还会这样子继续将这种思想强加在后代身上呢。

他不忍心看到王欣以后成为一个生殖机器,她有能力成为新一代独立自主的女性。

“没事,你接着读下去,我给你钱!”林凡坚定地说道。

王欣的身体明显抖了一下,抬起头,不可思议地看着林凡,夜是黑的,可是她能看见林凡那一双熠熠生辉的双眼。

“林凡哥..你..说什么?”王欣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林凡轻轻地笑了一下,正色说道,“我说,你接着读下去!一切开销,我来承担!”

王欣捂住嘴巴,泪水不住地往下流。

“好了,别哭了。哭多不好看啊。”林凡为王欣抹去眼泪。

王欣看着眼前这张算不上帅气的脸,想到那天发生的事,还有他的话,猛地印上林凡的嘴唇。

“唔…”林凡被这突然的一下吓到了。

抓住王欣的肩膀把她推开。

喘息着看着王欣,“王欣…”

王欣挣脱林凡,“林凡哥,我喜欢你!”

再次吻了上去,这次,林凡有所准备,激烈地回应着王欣。

林凡和王欣身上的衣服,一件一件地不翼而飞。

林凡早已在张玲身上取过经了,不会再发生找不到地方这种尴尬的事了。

此时林凡仿佛成为了一个职业篮球运动员,双手持球破紧逼对他来说都是小意思。

“嗯…林凡哥,轻点..”王欣吃痛,她是初尝禁果,而林凡的尺寸又太过吓人,她受不了。

林凡也是感觉到那层阻碍,不由惊讶和感动。

“王欣,你…”林凡停下了动作。

“没事,林凡哥,你慢些…”王欣擦掉嘴角的眼泪,那是高兴的泪水。

“好的,你忍着点,待会儿就舒服了。”

林凡开始慢慢地耕耘起来。

“嗯嗯…啊..嗯。”王欣的身体渐渐变得异样起来,也变得越来越舒服,情不自禁的轻吟出声。

林凡看王欣已经适应,渐渐加快了节奏。

王欣的声音也越来越大。

“啊!~.”不多时,王欣迎来了第一次人生巅峰。

“谁?谁在那里?!”

林凡听到这声音一个机灵,差点缴械。

没想到这个时间,这里还有人。大晚上的不回家吃饭洗澡睡觉,出来抓鬼吗?

说时迟那时快,林凡把衣服捡了起来,叫王欣拿着,自己双手托着王欣的翘臀飞快躲到一颗大树的后面。

而林凡的二弟还在温柔乡中膨胀着。

不多时,一个老人来到刚刚林凡打仗的地方查看。

“嗯啊..林凡哥,我受不了了。”王欣感觉非常刺激,在别人眼皮子底下做着羞人的事让她的羞耻心和紧张感到了极致,一不小心又重回巅峰。

林凡赶忙捂住王欣的嘴巴,腰却不受控制得轻轻摆动。林凡也感到无比的刺激,是在张玲家没有感受过的感觉。

“见鬼了?”老人查看了十几秒之后,摇了摇头,转身离开,嘴巴还振振有词,“明明听见有声音的…”

待老人走远,林凡节奏变得越来越快,王欣的声音变得越来越大。

王欣只是喜欢林凡,才决定将身子交给他,没想到的是,她爱上了这种感觉,欲仙欲死的感觉。

毕竟是在村子中,林凡还是决定尽快解决战斗。

王欣死死地搂住林凡,感受着那令人窒息的快感。

林凡全力冲刺,“啊!~”伴随着一声长啸,林凡释放了他所有的子孙,让他们尽情遨游。

两人躺在地上大口喘着粗气。

天上的月亮很圆,今晚的夜很美妙!

林凡长长地呼了一口气,躺在草坪上不想动弹,回味着那美妙的滋味。

王欣趴在林天的胸膛上,身体还在轻轻地颤抖着,面色潮红。

“林凡哥,我,我好舒服。”王欣小声说道,“谢谢你啊。”

林凡笑笑,“谢什么,我比你舒服。哈哈。”

“嗯,林凡哥,你刚刚说的都是真的吗?”王欣小心翼翼地说道。

“当然!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可是,你哪来的钱?学费…很贵的。”王欣担心地说到。

林凡闻言自信说道,“这事你不用担心,我自有打算。”

王欣安了心,不知为何,就算她什么也不知道,她就是愿意相信林凡。

还想再说什么,林凡突然捂着了她的嘴。

林凡额头上冒起了冷汗,他的视力好,随便一瞄,居然瞄到了李香兰!

这事让她看到还不瞬间爆炸,林凡紧紧地捂住王欣的嘴巴,自己屏住呼吸。

自从林凡出门后,李香兰就担心了起来。话也不说清楚,还让她等这么久。等到她终于等不了了,越来越担心,林凡是不是出意外了。

林凡见李香兰因为担心自己出来找他,心里也是一阵暖和,可是再暖和也不能给她看到这场景啊!

待李香兰渐渐走远,林凡才松开王欣的手。

“好险。”林凡松了口气,王欣也是,这可是村长,让她发现,还得了?

“王欣,你先回去吧,到你开学前,我一定会把钱给你的!”

“好的,林凡哥,我先走了。”王欣迅速穿好衣服,站起身一个踉跄,某处撕裂感的疼痛现在才感觉出来,顿了一下,还是说道,“林凡哥,你…要经常来找我啊。”

“呃,嘿嘿,好好好。”林凡笑的跟猪哥一样。

王欣在林凡脸上亲了一下,便走了。

林凡顺着李香兰的路线,寻找李香兰,这大晚上的,黑灯瞎火,要是出什么意外就玩完了。

看到前方李香兰小心翼翼地四处张望。

林凡静悄悄地跑到她身后,“吼!”的一声,吓得李香兰跳了起来。

转头就给林凡一巴掌,大叫,“救命啊!”

林凡还没来得及懵逼,听到李香兰在叫,立马捂住了她的嘴。

“你叫什么!败家娘儿,我是林凡!”

听到林凡两个字,李香兰淡定下来,定睛看着林凡半霎才反应过来。

脸一红,挣开林凡的搂抱,“你哪去了!这么晚还不回来。”

林凡充分发挥他不要脸的本质,“嘿,你是担心我了?”

李香兰嘟囔着嘴,犹犹豫豫地说道,“才没有,我担心你干吗,你是我谁?我肚子饿了没人给我做饭而已!”

这会儿,林凡又变成了演技派,痛心疾首地捂着胸膛,“我为你鞍前马后,出生入死,你居然一点也不担心我?”

“啊,林凡不是啊,我很担心你的!”李香兰一听急了,抓住林凡的胳膊,慌忙说道。

“嘿,这就对了嘛!”

“林凡,你敢骗我!”

“…”

回到家,吃完饭。

李香兰坐在椅子上舒服地摸着肚皮,“林凡,告诉我,你打算怎么办?”

“很简单,卖河蚌。”

“河蚌?河蚌能卖几个钱?”

林凡白了她一眼,“是是是,在你们有钱人眼里不是钱,但是应该足够付村民的工钱了。”

“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你误会我了。那你怎么运出去?走那条大路的话,再到公路,再到城里。没有两天你回得来?”

“这就是我刚刚去办的事,去寻找一条合适的路线。”

林凡随意地说道,只有他知道,那条路多么难走。

“哦…那我就谢过你了!壮士。”李香兰装模作样地拱了拱手。

林凡也不在意,笑嘻嘻地说道,“那你打算怎么谢呢?”

李香兰一愣,她只是客套一下。

“呃,等我有钱了。我就还你。”

“不行,我要你以身相许。”

“我许你个头!”

“哎~好好说话,打人算什么!”

第二天一大早,林凡就背上一麻袋的河蚌,脖子上还挂两袋,朝着预计好的路线出发了。

李香兰还特地起了个早,为林凡送行,希望他能卖个好价钱!然后就没心没肺地回去睡觉了…

说实话,林凡开始后悔了,自己选的这路着实不怎么样。跋山涉水的,等他来到公路上,衣衫都已经破烂了,还有许多被树枝荆棘拉开的口子。一阵一阵的痛。最主要的是他损失了一袋河蚌,得有十斤在那里啊!

“妈哟,真是自作孽不可活…”

来到城里。

林凡的造型可以说非常标新立异了,破烂的衣衫,背着一麻袋的东西,身上还散发出一股腥味,跟难民没有两样。

路人纷纷捂着鼻子避开他,跟见了瘟神似得。

林凡也无所谓,反正没人认识他,慢慢地挑选着合适的售卖地点,一边看到美女用透视偷瞄一瞄。这一路上也不会太过乏味。

走到一处公园时,突然听到有人大叫,“救命啊!有人落水啦!”

林凡闻声望去,发现一群人围在一处池塘边。

以百米冲刺的速度赶了过去。

发现池塘里一个姑娘在扑腾着,旁边的人都指指点点,但就是没人愿意下水。

女孩最后扑腾了两下,便沉了下去。

林凡一看,这还得了?也是服了周围这群人,二话不说,放下麻袋,衣服裤子都不脱了,猛地跳了下去。

林凡自小在黄石村长大,水性极好。

很快就看到了那个女孩,一把搂住她,向上游,谁知这女孩子还有意识,感觉到有人来救她,手舞足蹈,对着林天一阵拳打脚踢。

甚至还用脚勾住林凡的脚,林凡大惊,这样下去两人都得死。

人在这种情况的力气是非常大的,无论林凡怎么挣,都挣脱不了她的束缚。卯足了劲终于把她的脚掰开,结果又像八爪鱼一样抱着林凡。

虽然费力,但是林凡起码能够自由活动了。艰难地往上游着。

围观群众们见这么久还没出来,不禁七嘴八舌起来。

“哎,估计凶多吉少了。”

“那小伙子是不是不会游泳啊,怎么一点动静都没有?”

“非多管闲事,这社会,就算把人救上来,说不定还讹你一把!”

说话间,两个脑袋突然从水面上伸出来。

“啊,重见天日的感觉真好!”

林凡有些懵了,他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救了一个人,还受到别人的冷嘲热讽,虽然也有着褒奖,但难免心生不快,所幸不管他们了。

“这个社会,好人不多啦!”

“什么好人,我看他就是一个傻子!”

女孩长得很漂亮,五官非常径直,瓜子脸,鼻梁有些尖,眼睛很大,嘴巴虽然不小,但是很性感,穿着一件漂亮的白色碎花洋裙,林天一度以为这不是中国人。因为溺水的缘故脸色有些苍白,但是还是美若天仙。

发现女孩还有气息之后,他强忍住想给她人工呼吸的冲动,在女孩旁边待到救护车来了之后,才重新背上自己的麻袋。消失在人群中。

宁凉儿伤心极了,她刚和男朋友分手,想出来散散心,最主要的是想想如何报复那个男朋友,居然敢劈腿!

劈腿就也算了!他居然找上一个大了他三十多岁的老女人。

宁凉儿愤恨,她和他在一起原本就是看重他不贪恋钱财权势,她也想安安心心的过两个人的小生活,这对她便是幸福。所以她故意隐瞒了自己是蓝天集团的千金。

没想到男朋友周智就是个人面兽心的主,见宁凉儿迟迟不肯把身子给他,又遇上了富婆看得上他,果断劈腿。

还是当着宁凉儿的面,和那个死肥婆走的。

宁凉儿至今都还记得那个富婆对周智说的话,“小伙子,你想少奋斗二十年吗?”

结果出来散心,还把人给散湖里去了。

幸亏世界上还是有好心人的。

凭借微弱的气息,勉强睁开眼,模模糊糊地看到一张脸,到上救护车,看到她的救命恩人背了个大麻袋,其他就什么都不记得了。

而当事人林天就像是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一般,继续漫无目的地走着。好在烈阳高照,他的衣服很快就干透了。

林凡看了看太阳,他要抓紧时间了,回去还要时间呢!说不定还要和买家讨价还价一下。

说起来,林凡还是非常有目标性的,专挑那些大酒店推销,一是他们不容易讨价还价。

但是,林凡低谷了一个人穿着的重要性,去的酒楼都看他一副穷酸样,跟个乞丐似得,还没来得及说话就被保安赶了出去。

但是林凡不能放弃,卖不出他就不回去了,这番出来是带着任务的,绝对不能让李香兰失望!

皇天不负有心人,林凡还真找到了卖家。

这家名为“珍滨大酒店”的酒楼。

前台是一个很可爱的妹子,没有像先前遇到的前台一样,又丑又不讲理,最重要的是她没有叫保安。

前台微微皱眉,但还是很有礼貌问了好,“你好,先生,有什么可以帮助你的吗?”

林凡一激动,“有有有!”

“呃,您说。”

“你们酒店需要河蚌吗?”林凡试探地问道。

“这个,我得和我们经理问问看。您稍等一下哦。”

“好的,谢谢你。”林凡真是想哭了,这么多个,第一个对他态度这么好的,林凡恨不得狠狠亲她一下,如果她愿意的话。

不多时,经理就来了,林凡自认为对女人已经有了很好的抵抗力了,毕竟已经拥有了张玲和王欣两大尤物,并且自己每天都面对着李香兰这样的天仙。

可是当他看到经理徐芬款款向他走来的时候,他感觉他都快要流哈喇子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