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从奶罩边缘伸进捏住奶头 男女污事的软件

更新时间:2020-12-24 16:13:00

她马上弯下身子去捡,白色的超迷你短窄裙,被这么一弯腰,整个丰满的翘臀就这样暴露在刘江眼前,而且他好像还看到她两腿之间那一片小小的布料。

短短的这么一瞬间,就看得刘江心口直跳,全身发热,下面的反应更加大了起来。

他忍不住吞了吞口水,恨不得现在就冲出去,然后狠狠的把那话儿塞进秦梅妇身体里面去。

秦梅捡起勺子后,羞赧的看着他道:“爸,你真坏,居然跟人家说这种话,小心人家真的不理你了,对了,阳台上的花盆还没打扫呢,要不爸你去打扫一下。”

刘江知道她可能是觉得不好意思,所以就找个理由支开他,他倒也不着急。

 文学

而是顺着她说道:“行,那我先去打扫下,用辛劳的双手创造更好的明天。”

虽然她有些羞怒的样子,但刘江知道她肯定也很受用,毕竟和儿子结婚后没多久他就出了事故,她的需求又这么大。

秦梅妇现在正好是需要慰藉的时候,长久下来,心里的骚动肯定是一直压抑着的,只要刘江再稍加的撩拨,那还不是天高任鱼跃,少妇任他撩!

这么想着,他便转身去阳台开始收拾昨天被大风刮下来的花盆,一边打扫,一边想着今晚上会不会还有那种好事。

一抬眼,居然就看到秦梅妇晾晒在阳台上的衣服,其中就包括那套情趣性感至极的贴身衣物,如果穿在她身上的话,那该是何等的惹火

恐怕就算是让自己就此死去他也心甘情愿吧。

好不容易把这些东西都收拾好后,刘江脑袋里居然又浮现出秦梅那娇滴滴白花花的娇躯。

既然儿子没尽到做丈夫的责任,那他这个做爹的,也应该帮他履行一下做男人的责任!

他应该也希望自己能照顾好秦梅妇的吧!第四十四章

饭后,秦梅打开了客厅里的电视机,然后坐在沙发上看着综艺节目。

刘江看得不是很懂这些节目,但他的注意力都是放在秦梅妇的身上。

过不了一会,秦梅的两条粉腿有意无意的张开,透明的小内内紧包着鼓凸凸的秘处上,小内内太过透明,就连黑色毛发都看到了。

小内内中间凹下一条缝,将整个秘处的轮廓,毫无保留的展露在了刘江的眼前,看得他几乎魂魄飘荡,下身更加坚挺了。

他情不自禁的走过去,挨着秦梅妇就坐了下来……

这才刚挨着秦梅坐下来,刘江居然又闻到了她身上这股迷人的体香,简直就是一种上好的催情药,勾得人心里痒痒的。

尤其是裤裆里的那东西居然又跟着跳动了一下,在刘江的裤裆里真真实实的抗议起来。

“爸,人家的肩胛骨好酸,你帮人家捏捏好不好”秦梅妇看着电视,头也不回的说道,也不知道她的注意力是不是都放在电视里。

刘江心里暗道,别说是捏一会儿,就算是捏一辈子都不会嫌弃。

特别是秦梅妇这娇滴滴又带着酥媚的声音,更是让人有些欲罢不能,虽然明知这是不可以的,可是他还是义无反顾的去做。

于是他当即就道:“好,那我就帮你捏捏吧。”

接着他便一边按着,一边问道:“怎么样,力道够不够”

“好。”秦梅一边享受着刘江的按摩,一边笑嘻嘻的道:“爸,你刚才那么问,就好像是按摩院里给人按摩的那些人,要是再戴个墨镜,就跟盲人按摩师一样了。”

“敢取笑我。”

刘江腾出一只手在她的腰间挠了几下,她登时咯咯娇笑起来:“爸,不要闹啦,人家好怕痒的呢。”

“哪里痒了”刘江继续逗着她,可正当这时,他突然听到房间里传来手机的铃声,也不知道这个时候会是谁给他打电话,刘江心里不禁暗暗咒骂起来。

本来他还想着继续和秦梅打闹的,可是秦梅却推开他道:“爸,你先去接电话吧,万一是你们学校领导找你的呢。”

听到秦梅妇这么说,刘江也只好打消了继续打闹的念头,起身回到房间里。

才拿起手机,果然真是学校领导给他打来的电话,刘江咒骂了一声,这才接进来:“老刘啊,交接好了明天就过来上班了吧!”

领导在电话里对他客客气气的道:“是这样的,有件事想跟你说下,就是过几天咱学校要参加区义演,明儿你找几个学生到时候跟你一起过去,给咱们学校争口气。”

“好。”刘江点点头道:“我会尽量选几个好的苗子,让咱们学校能多露脸。”

其实跟领导说话,最主要的还是要看领导想要听什么,有时候虽然是同一句话,但还是有好几种描述的方式。

“行啊,老刘,就知道没看错你。”领导满意的道:“那就先这样了,明天你来学校报道了,咱们再好好合计合计,努力搞个大满贯回来。”

其实他在来电话的时候,刘江就知道他想要把说什么了,只是领导都没开口,要是自己先去把这件事情给说了,那么,就显得他老刘的情商太低了点。

掐断电话后,刘江刚从房间里出来,就发现秦梅居然不知道什么时候换上一身简洁的运动装,头发扎成一个马尾辫,看上去就是一个邻家的女孩一般。

虽然他的年纪已经四十来岁了,不过他感觉自己的心态就跟二十来岁的小伙子一样,甚至可能那些小伙子还比不过他呢。

“爸,我们出去跑步吧。”秦梅笑嘻嘻的道:“要是你再不跑步,说不定可能就真的变成了肥腻的中年大叔了呢。”

刘江哈哈笑道:“你该不会是准备让我先喝两袋鲜奶,然后再吃鲍鱼的吧。”

“讨厌。”秦梅娇媚的看了他一眼:“快去换衣服啦,回来我再帮你把衣服给洗了。”

刘江回到房间里换了一身运动装,然后拿着秦梅妇给他买的耳机跟她一起出了门。

不过走的时候他顺便把摩托车推去修了,然后才和秦梅妇一起慢悠悠的沿着楼下的小道慢跑。

两个人一边跑着,一边闲聊,刘江问道:“上次你不是说要和我学习乐器的吗什么时候有空要学啊,还是心血来潮的”

“当然不是心血来潮了。”秦梅说道:“人家是真的想学嘛,不过我想了想,觉得还是古筝比较好,爸,你说要是我穿上古装弹古筝会不会很好看”

此时他们之间似乎并不像是公公和秦梅,倒像是父女多一些,而且还带着突破相互之间关系的那种。

光是想想都让人有些激动。

不过对于她刚才说的,刘江更想说的是,如果秦梅妇穿着他在阳台上看到的那件贴身衣物,然后跪在他面前吹他的长萧,那才是最美的。

但他也就是在心里想想而已,然后道:“好看,你的身材穿什么都好看,天生的衣架身材,多一分显胖,少一分显瘦,恰到好处的那种。”

“人家哪有你说的那么好。”秦梅虽然嘴上是这么说的,不过刘江能感觉的到她心里应该是很高兴很开心。

毕竟哪个女孩不希望别人夸自己漂亮。

不过如果是一味的赞美说不定还会引起对方的反感,就好比有人整天跟你说什么那种,听多了也会腻的。

至少自己的赞美要和别人的不一样的,这才能在对方的心里留下好的印象。

于是刘江接着道:“当然有了,当然,你应该也不会知道的,每天见到你,我都觉得你惊艳了我的世界,虽然我喝多很多酒,但最烈的是你低头时的那一抹温柔。”

这话说出来,其实他自其实都有些起鸡皮疙瘩,毕竟这可不是在和别的女人说,而是和自己的秦梅说。

但这种感觉就好像是陈年的烈酒一样,起初还有些不习惯,可是一旦你喝了之后,你就会迷恋那种感觉,尤其是微醺的感觉,那才是最致命的。

可是偏偏,这种致命又带着让人欲罢不能,让人无法抗拒的吸引力。第四十五章

“讨厌,爸,也不知道会有多少的姑娘会死在你的情话之下。”

秦梅妇转过脸来,风情万种的瞪了他一眼:“如果你出声在民国,那一定也是一代的文豪,就跟那些情话广为流传的大师一样。”

“还有什么惊艳了你的世界,什么最烈的酒,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是在写情诗呢。”秦梅娇笑着道:“你应该先攒着,回头找个本子记下来。”

刘江哈哈笑道:“我负责说,你负责去听,这不是最好的吗”

他忽然发现,他们之间似乎已经没有那么深的隔阂了,而且时不时都带着那种互相挑逗的感觉在里面。

或许这种致命的禁忌才是最诱人的。

好比明知前面就是万丈深渊,但还是毫不犹豫的就跳下来一样。

如果可以,他还真的想再年轻二十年。

“爸,你看我要是学古筝的话,大概要多久能学会”秦梅很轻巧的就岔开了他的话题,让他有种拳头打在棉花上的感觉。

刘江收回神来,心里暗道,也不能经常的挑逗,应该是恰到好处的那种才是最勾人的。

于是便回道:“这东西怎么说呢,其实还是和一点的天赋有关的,如果是天赋好的,那应该很快就能学会,不过还是要勤加苦练才行,没有捷径可以去攀爬,毕竟古人都说了,拳不离手曲不离口,多学多练就行。”

“听你这么一说,我倒是有信心了。”她马上弯下身子去捡,白色的超迷你短窄裙,被这么一弯腰,整个丰满的翘臀就这样暴露在刘江眼前,而且他好像还看到她两腿之间那一片小小的布料。

短短的这么一瞬间,就看得刘江心口直跳,全身发热,下面的反应更加大了起来。

他忍不住吞了吞口水,恨不得现在就冲出去,然后狠狠的把那话儿塞进秦梅妇身体里面去。

秦梅捡起勺子后,羞赧的看着他道:“爸,你真坏,居然跟人家说这种话,小心人家真的不理你了,对了,阳台上的花盆还没打扫呢,要不爸你去打扫一下。”

刘江知道她可能是觉得不好意思,所以就找个理由支开他,他倒也不着急。

而是顺着她说道:“行,那我先去打扫下,用辛劳的双手创造更好的明天。”

虽然她有些羞怒的样子,但刘江知道她肯定也很受用,毕竟和儿子结婚后没多久他就出了事故,她的需求又这么大。

秦梅妇现在正好是需要慰藉的时候,长久下来,心里的骚动肯定是一直压抑着的,只要刘江再稍加的撩拨,那还不是天高任鱼跃,少妇任他撩!

这么想着,他便转身去阳台开始收拾昨天被大风刮下来的花盆,一边打扫,一边想着今晚上会不会还有那种好事。

一抬眼,居然就看到秦梅妇晾晒在阳台上的衣服,其中就包括那套情趣性感至极的贴身衣物,如果穿在她身上的话,那该是何等的惹火

恐怕就算是让自己就此死去他也心甘情愿吧。

好不容易把这些东西都收拾好后,刘江脑袋里居然又浮现出秦梅那娇滴滴白花花的娇躯。

既然儿子没尽到做丈夫的责任,那他这个做爹的,也应该帮他履行一下做男人的责任!

他应该也希望自己能照顾好秦梅妇的吧!第四十四章

饭后,秦梅打开了客厅里的电视机,然后坐在沙发上看着综艺节目。

刘江看得不是很懂这些节目,但他的注意力都是放在秦梅妇的身上。

过不了一会,秦梅的两条粉腿有意无意的张开,透明的小内内紧包着鼓凸凸的秘处上,小内内太过透明,就连黑色毛发都看到了。

小内内中间凹下一条缝,将整个秘处的轮廓,毫无保留的展露在了刘江的眼前,看得他几乎魂魄飘荡,下身更加坚挺了。

他情不自禁的走过去,挨着秦梅妇就坐了下来……

这才刚挨着秦梅坐下来,刘江居然又闻到了她身上这股迷人的体香,简直就是一种上好的催情药,勾得人心里痒痒的。

尤其是裤裆里的那东西居然又跟着跳动了一下,在刘江的裤裆里真真实实的抗议起来。

“爸,人家的肩胛骨好酸,你帮人家捏捏好不好”秦梅妇看着电视,头也不回的说道,也不知道她的注意力是不是都放在电视里。

刘江心里暗道,别说是捏一会儿,就算是捏一辈子都不会嫌弃。

特别是秦梅妇这娇滴滴又带着酥媚的声音,更是让人有些欲罢不能,虽然明知这是不可以的,可是他还是义无反顾的去做。

于是他当即就道:“好,那我就帮你捏捏吧。”

接着他便一边按着,一边问道:“怎么样,力道够不够”

“好。”秦梅一边享受着刘江的按摩,一边笑嘻嘻的道:“爸,你刚才那么问,就好像是按摩院里给人按摩的那些人,要是再戴个墨镜,就跟盲人按摩师一样了。”

“敢取笑我。”

刘江腾出一只手在她的腰间挠了几下,她登时咯咯娇笑起来:“爸,不要闹啦,人家好怕痒的呢。”

“哪里痒了”刘江继续逗着她,可正当这时,他突然听到房间里传来手机的铃声,也不知道这个时候会是谁给他打电话,刘江心里不禁暗暗咒骂起来。

本来他还想着继续和秦梅打闹的,可是秦梅却推开他道:“爸,你先去接电话吧,万一是你们学校领导找你的呢。”

听到秦梅妇这么说,刘江也只好打消了继续打闹的念头,起身回到房间里。

才拿起手机,果然真是学校领导给他打来的电话,刘江咒骂了一声,这才接进来:“老刘啊,交接好了明天就过来上班了吧!”

领导在电话里对他客客气气的道:“是这样的,有件事想跟你说下,就是过几天咱学校要参加区义演,明儿你找几个学生到时候跟你一起过去,给咱们学校争口气。”

“好。”刘江点点头道:“我会尽量选几个好的苗子,让咱们学校能多露脸。”

其实跟领导说话,最主要的还是要看领导想要听什么,有时候虽然是同一句话,但还是有好几种描述的方式。

“行啊,老刘,就知道没看错你。”领导满意的道:“那就先这样了,明天你来学校报道了,咱们再好好合计合计,努力搞个大满贯回来。”

其实他在来电话的时候,刘江就知道他想要把说什么了,只是领导都没开口,要是自己先去把这件事情给说了,那么,就显得他老刘的情商太低了点。

掐断电话后,刘江刚从房间里出来,就发现秦梅居然不知道什么时候换上一身简洁的运动装,头发扎成一个马尾辫,看上去就是一个邻家的女孩一般。

虽然他的年纪已经四十来岁了,不过他感觉自己的心态就跟二十来岁的小伙子一样,甚至可能那些小伙子还比不过他呢。

“爸,我们出去跑步吧。”秦梅笑嘻嘻的道:“要是你再不跑步,说不定可能就真的变成了肥腻的中年大叔了呢。”

刘江哈哈笑道:“你该不会是准备让我先喝两袋鲜奶,然后再吃鲍鱼的吧。”

“讨厌。”秦梅娇媚的看了他一眼:“快去换衣服啦,回来我再帮你把衣服给洗了。”

刘江回到房间里换了一身运动装,然后拿着秦梅妇给他买的耳机跟她一起出了门。

不过走的时候他顺便把摩托车推去修了,然后才和秦梅妇一起慢悠悠的沿着楼下的小道慢跑。

两个人一边跑着,一边闲聊,刘江问道:“上次你不是说要和我学习乐器的吗什么时候有空要学啊,还是心血来潮的”

“当然不是心血来潮了。”秦梅说道:“人家是真的想学嘛,不过我想了想,觉得还是古筝比较好,爸,你说要是我穿上古装弹古筝会不会很好看”

此时他们之间似乎并不像是公公和秦梅,倒像是父女多一些,而且还带着突破相互之间关系的那种。

光是想想都让人有些激动。

不过对于她刚才说的,刘江更想说的是,如果秦梅妇穿着他在阳台上看到的那件贴身衣物,然后跪在他面前吹他的长萧,那才是最美的。

但他也就是在心里想想而已,然后道:“好看,你的身材穿什么都好看,天生的衣架身材,多一分显胖,少一分显瘦,恰到好处的那种。”

“人家哪有你说的那么好。”秦梅虽然嘴上是这么说的,不过刘江能感觉的到她心里应该是很高兴很开心。

毕竟哪个女孩不希望别人夸自己漂亮。

不过如果是一味的赞美说不定还会引起对方的反感,就好比有人整天跟你说什么那种,听多了也会腻的。

至少自己的赞美要和别人的不一样的,这才能在对方的心里留下好的印象。

于是刘江接着道:“当然有了,当然,你应该也不会知道的,每天见到你,我都觉得你惊艳了我的世界,虽然我喝多很多酒,但最烈的是你低头时的那一抹温柔。”

这话说出来,其实他自其实都有些起鸡皮疙瘩,毕竟这可不是在和别的女人说,而是和自己的秦梅说。

但这种感觉就好像是陈年的烈酒一样,起初还有些不习惯,可是一旦你喝了之后,你就会迷恋那种感觉,尤其是微醺的感觉,那才是最致命的。

可是偏偏,这种致命又带着让人欲罢不能,让人无法抗拒的吸引力。第四十五章

“讨厌,爸,也不知道会有多少的姑娘会死在你的情话之下。”

秦梅妇转过脸来,风情万种的瞪了他一眼:“如果你出声在民国,那一定也是一代的文豪,就跟那些情话广为流传的大师一样。”

“还有什么惊艳了你的世界,什么最烈的酒,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是在写情诗呢。”秦梅娇笑着道:“你应该先攒着,回头找个本子记下来。”

刘江哈哈笑道:“我负责说,你负责去听,这不是最好的吗”

他忽然发现,他们之间似乎已经没有那么深的隔阂了,而且时不时都带着那种互相挑逗的感觉在里面。

或许这种致命的禁忌才是最诱人的。

好比明知前面就是万丈深渊,但还是毫不犹豫的就跳下来一样。

如果可以,他还真的想再年轻二十年。

“爸,你看我要是学古筝的话,大概要多久能学会”秦梅很轻巧的就岔开了他的话题,让他有种拳头打在棉花上的感觉。

刘江收回神来,心里暗道,也不能经常的挑逗,应该是恰到好处的那种才是最勾人的。

于是便回道:“这东西怎么说呢,其实还是和一点的天赋有关的,如果是天赋好的,那应该很快就能学会,不过还是要勤加苦练才行,没有捷径可以去攀爬,毕竟古人都说了,拳不离手曲不离口,多学多练就行。”

“听你这么一说,我倒是有信心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