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把你弄得下不了床细节 今晚让老子好好爽一下

更新时间:2020-12-24 16:25:48

 “哼!”金大喜鼻子一歪,伸出大手抓着我说,“陈风,我找你什么事,你上次不是说已经治好了吗?我儿媳妇——我孙子一大早就一直哭!”

  “呼——”

  听金大喜这么一说,我在心里长长的吐了口气,原来是他儿媳妇又没有奶水了,我还以为他知道我怎样给他儿媳妇治病来找我麻烦呢!

  “金叔!”我小声的提醒道,“是这样的,我上次说已经治好了,是不是前面说了一些话。”

  “什么话?”

 文学

  我不得不再次小声的提醒,说:“我上次是不是说过,让玉芬嫂子多喝清火的茶,让她不要吃得太好,最重要的还要保持好心情。”

  听了我的话后,金大喜皱着眉头回忆起来。

  趁着他回忆,我马上又说:“如果玉芬嫂子做到了我说的这些,她的奶水肯定是不会断的,除非她——”

  “好了、好了!”金大喜摆了摆手,打断了我,说,“陈风,你快跟我走一趟。”

  我看了看金大喜,发现他在我的提醒下好像知道他儿媳妇为什么会断奶了,只是不想跟我说,只得打断了我,请我再去给他儿媳妇看病。

  既然这样,就不是我医术不行了,我再去给田玉芬看病的话,自然就得再次收取诊费,这个我得跟金大喜事先说好。

  “金叔,这诊费?”

  “少不了你的。”

  “还有这门?”

  “又没坏,跟不跟我走?”

  “好吧,金叔,你等我一下,我去拿药箱。”

  我转过身去,就要往草堂跑,却发现倩姐就站在我身后的不远处。

  金大喜踢门弄出这么大的声响,倩姐自然是被吵醒了,她站在不远处,一脸担心的看着我。

  我连忙跑到倩姐身边,安慰了她两句,让她继续回屋睡觉,我去金家出个诊,过不了多久就会回来的。

  倩姐看了看门口的金大喜,提醒我小心一点,金家在村里的势力可不小。

  我点了点头,又安慰了倩姐两句,再跑到草堂拿了药箱,跟金大喜向他家走去。

  几分钟后,我随着金大喜来到他家两层小楼的大院里,正在楼下哄着孩子的郝冬梅看到我过来后,马上迎了上来。

  郝冬梅一过来,我马上听到“呜、呜、呜……”孩子的哭声,不用猜,应该是饿了。

  “陈风,你快上楼去瞧瞧玉芬的病!”

  金大喜冲我把话说完,一转身,准备离开院子,好像要到外面去。

  “老头子,你要干嘛去?”

  一旁抱着孩子的郝冬梅看到后,马上问了一句。

  “那个小兔崽子,不回来还好,一回来就把玉芬气到了,我要把他抓起来打一顿。”

  金大喜一边往外走,一边咬牙切齿的说着。

  郝冬梅一听,连忙说:“老头子,你又不知道柱子跑哪去了?怎么找,还是先让陈风把玉芬的病看好再说。”

  “他还能跑哪去,就那几个地方,再说这边不是还有你。”

  “老头子!”

  “老头子!”

  ……

  金大喜铁了心想把儿子金柱抓起来打一顿,一旁的郝冬梅怎么劝也劝不住。

  我看着金大喜拿了把铁锹就离开了,看来金柱今天是凶多吉少啊!

  “这里我一个人——”

  郝冬梅张了张嘴,想说点什么,但金大喜已经走远了,最后她只得抱着孩子跳了跳脚,看了我一眼,让我上楼去给田玉芬看病。

  我知道郝冬梅担心什么,在心里无奈的笑了笑,往二楼走去,她抱着孩子连忙跟了上来。

  来到楼上田玉芬的房间,我看到她一脸憔悴的睡在床上,冲我点了点头,我不由得愣了一下。

  这,这是什么情况?前几天我给田玉芬治病的时候,她可是珠圆玉润的,只是营养过剩一些,这几天是受了什么刺激,一下变成这样,能不断奶吗?

  我连忙过去给田玉芬切脉,并开口问。

  “玉芬嫂子,这两天发生了什么?”

  “没,没什么。”

  田玉芬摇了摇头,看了眼我身后的郝冬梅。

  我十分无语,这都什么时候了,田玉芬居然还这样说,她不配合的话,我怎么快速的找出病因。

  “玉芬——嫂子,你把舌头伸出来!”

  就在我还想再问田玉芬最近的情况时,一下感知到她的脉象,马上让她把舌头伸出来让我看一看,没有再纠结前面的问题。

  看到田玉芬的舌苔后,我马上判断出她是急火攻心,应该是被什么事给气到了。

  在我上来前,金大柱硬是要去找金柱,刚才我问的问题,田玉芬又不想回答,这就很明显了,她应该是被金柱给气到了。

  “呜、呜、呜……”

  身后郝冬梅抱着的孩子,不知道是不是哭累了,还是其他原因,声音小了一些。

  而我在检查田玉芬的舌苔后,沉默了好一会,这一沉默,郝冬梅站不住了,连忙过来,小声的问。

  “陈风,玉芬的——病咋样,能瞧好不?”

  “冬梅婶,玉芬嫂子现在的病是心里不舒服,这个我就不能保证治好了,只能尽量试试。”

  我只能这样说,前面田玉芬断奶,是因为她做月子的方式不对,再加上营养过剩,搞得上火严重,这都是生理上的,我能对症下药,开出药方治好;

  可现在她是心里上的病,正所谓心病还需心药医,我也没有什么好的办法,只能舒缓一下,能不能起到很好的效果我也不敢保证。

  “那行,陈风,你快试试。”

  郝冬梅明白了我的意思,冲我点了点头。

  “好。”我看了眼郝冬梅手上的小孩,说,“冬梅婶,您能不能抱着孩子出去。”

  “出去!为什么?”

  “小孩这样哭太吵了,不仅影响我治病,还会影响——心情。”我说完看了看床上的田玉芬。

“这——”郝冬梅也看了看田玉芬,小声的问我,“那这次治病跟上次一样吗?”

  我知道她为什么会这样问,上次我治病的时候,她可是看到我给田玉芬的胸部针炙、按摩,她也知道我差点把持不住。

  “有些不同,但上次做的也要再做一遍。”

“那这样我——呜、呜、呜……”

  就在郝冬梅想说点什么的时候,她怀里的孩子子马上又大声哭了起来。

  “小宝别哭、小宝别哭……”

  郝冬梅只得一边转圈,一边哄着孩子。

  等她把孩子哄得哭声小了一点,她看了看我,再看了看床上的田玉芬,一咬牙,抱着孩子出了房间。

  在出了房间后,郝冬梅开始并没有关门,并且还有意一伸手,把门给全部推开了,可后来她走出一两米,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突然又折返回来把门给关上了,在关门前,她还皱着眉头,盯了我一眼。

  看到郝冬梅这样,我不由得在心里好笑,伸了伸手,开始给床上的田玉芬治病。

  “玉芬嫂子”我指了指田玉芬的胸口,说,“我要像上次那样——”

  “好。”

  我话还没说完,田玉芬就点了点头,一脸憔悴的从床上坐了起来,开始脱她的上衣,我一看,连忙伸手扶了扶她。

  为了奶孩子方便,田玉芬并没有穿内衣,她脱了外面的两件衣服后,就把那一对如纺锤般的雄峰暴露在我面前。

  虽然前一次治病的时候,我已经看过不知道多少遍,但这次再看,我还是小脸一热,连忙侧了侧头。

  田玉芬把上身的衣服脱完后就躺了下来,我瞟了一眼,发现她并没有再像上次那样俏脸一红,十分害羞,而是满面愁容的看着屋顶,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我只得从一旁的药箱里拿出银针,给她开始针炙,她现在正在想些什么,我可管不了,我尽量把她的病给治好就行了。

  二十来分钟后,我给田玉芬的胸部施完针后,看了看她,不由得皱起了眉头,在我施针期间,她居然没有发出一丝声响,仿佛我不是在给她针炙一般;

  要知道上次给她针炙,我扎一针,她就会叫上一声,还一次比一次销魂;

  看来这次田玉芬受到的刺激比我想象的还要严重。

  原本我以为只需要帮她胸部针炙、按摩,再让她全身放松一下就好了,至于心里的结,是他们的家事,看金大喜的架势,肯定是站在田玉芬这边的,到时候金柱过来道个歉,就会慢慢消除,病也就好了。

  可现在这种情况,似乎事情并没有我想象的那么简单,如果田玉芬一直这样着急上火,即使我不停的针炙按摩也是没有什么大效果的。

  我可不想过一两天,金大喜又跑去踢我家院门。

  “玉芬嫂子、玉芬嫂子!”

  我把银针全部取下来后,小声的叫了两声,可田玉芬却像没有听到一般,一个字都没有回我。

  这就有点尴尬了,我不得不搓了搓手,把手搓热,准备给田玉芬的胸部按摩,既然她不理我,我也只有继续给她治病。

  就在我温热的手握住田玉芬那挺翘的雄峰后,她突然从鼻子里发出一个销魂的鼻音。

  “嗯——!”

  这突如其来的鼻音,直接让我的身体一炸,一股原始的冲动在我体内喷涌而出,没想到刚才一直没有反应的田玉芬会突然来这么一声,这也太勾引人了吧!

  我侧了侧头,看到田玉芬俏脸一红,十分不好意思;而她绯红的小脸像个熟透苹果一般,让人忍不住想上去咬上一口。

  “咳、咳!”

  我假装咳嗽了两声,摇了摇头,把体内原始的冲动给强行压了下去。

  至从我的卧龙吸收了周围环境中的薄薄凉气后,它就变得没有那么冲动了,我对于一些诱惑的抵抗力也增强了不少,要不然,像从前,我下面非得支起大帐篷不可。

  在压下想把田玉芬就地正法的冲动后,我低下头,开始认真的给田玉芬的胸部按摩,她也没有再发出那样的声响来诱惑我。

  不过我在认真按摩的时候发现,田玉芬一直盯着我,也不说话,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被田玉芬这么看着,我刚才还想问她的问题全部被我咽了回去。

  就在我快要把胸部按摩弄完时,田玉芬突然开口,问。

  “陈风,我好看不?”

  田玉芬这么突然的一问,把我给问得愣住了。

  “好看、好看!”

  我回过神来,连忙点了点头。

  田玉芬可是隔壁村的村花,自然是好看的,要不然我们村的富二代金柱怎么能看得上她。

  “真的?”

  “真的!”

  “可金柱那个杀千刀的为什么还要跟我离婚?”田玉芬突然带着哭腔说了一句。

  “离婚?”

  我愣了一下,看了看眼前快要哭出来的田玉芬,马上安慰她说:“玉芬嫂子,我看金叔是站在你这边的,你不用担心,我们继续治病吧,权当是为了孩子。”

田玉芬想到孩子,收敛起情绪,乖乖的躺在了床上,我瞟了一眼,发现她整个身体似乎都红了,特别是我刚才捏了两下的雄峰!

  我记得偷看过的书里说,女人全身都红了可是动情的表现,难道我捏了两下田玉芬的雄峰,让她想到了什么不可描述的事!

  田玉芬似乎也感觉到了她身体的情况,身体一缩,想躲,可缩了两下,她想到了什么,身体定在那里,最后眼睛一闭,装着她什么也看不到的样子。

  这一幅任君采摘的模样,让我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咬了咬牙,强行把体内汹涌澎湃的原始冲动再次给压了下去,伸出手,继续把没有完成的胸部按摩进行下去。

  没几分钟,一整套胸部按摩做完,我就停了下来,这次并没有像上次那样,胸部按摩做完田玉芬就有了奶水。

  而床上的田玉芬看我停下来,睁开眼,看了看我,开口想问我情况,她胸里有没有奶水她自己肯定是最清楚的。

  在田玉芬开口前,我就给她解释了一通。

  这次她的情况要比上次复杂很多,想要恢复,治疗也要比前面复杂。

  刚才的针炙按摩,只是帮她把淤堵的经脉打通,现在得让她全身放松,最后再来一次胸部按摩试着催乳,看有没有效果。

  听完我的解释,田玉芬立刻问我什么是全身放松,她要怎么配合。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