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老太爷用力丫鬟肉肉 一天不日就痒痒

更新时间:2020-12-24 17:02:58

一阵刺耳的电话铃声响起,反应差一步的我,望着瘫倒在自己身上的美女总裁,已经恢复了清明,顿时便有些苦笑。


  “我,我接个电话。“姚遥深吐出一口浊气,连忙推开我,拉开距离之后,从挎包里取出手机,一看竟然是自己老妈赵鸣凤打过来的。


  脸色变幻了好一阵儿,这才接听:“喂,妈……嗯,我没有在家呢,在公司里,还有点事……什么?你和爸过来了?好,我知道了。我马上就赶回去。”


 文学

  说不出是什么样的感觉,不过,当听到老妈说要过来自己家时,姚遥的心中竟然有点失望。


  居然会有失望于不能跟我独处了,自己这是怎么了,羞耻心呢。


  使劲的拍了拍自己的脸,用力的晃晃了脑袋,把这种犯贱般的想法抛出了脑外后,继续跟自己老妈说了几句杂然无味的家常话,便挂了。


  目光盯着手机许久,姚遥感觉到了今天的自己很是不对,好像……


  努力的回想着什么,却发现记忆断了片。


  “姚总,发什么呆呢?”


  一个不注意,也不知道我何时到了自己身后,竟被吓了一跳。


  “我……,你怎么还不回去,这么晚了,你该回去了。”


  姚遥非常认真的道了这么一句,见我仍然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姚遥有些急了,手一指前方,干脆道:“我家就在前面,很快就到了,你不用送了。”


  “不行啊,姚总。”


  不容质疑的摆了摆手,我一把抢过了姚遥的手机,脚跨前了几步,我突现目的道:“你看看,这巷子里多黑啊,我怎么可能让你这么一个娇滴滴的美女一个人走呢,这要是发生了什么意外,那可怎么办啊!”


  刚出姚遥在接电话的时候,我听到里面的对话了,心中便起了其它心思……


  “不用你操心……”


  一脸不耐烦的喝了这么一句,还没等她说完,人便被我扯着走了起来。


  很快,二人便到了姚遥的家。


  这家伙不会想再对自己做什么坏事吧!


  想到这种可能,姚遥眼睛都瞪大了,心底立马腾起一股不安的感觉,但不知怎么的,同时竟隐隐有些兴奋夹杂在情绪中。


  “咔……”很快的门打开了,一名年约四十岁左右的女人就迎了出来,这女人穿着一条粉红色的纱质裙,头发高盘,雍容而典雅。女人肌肤保养得很好,单从脸部肌肤上,很难看出她的真实年纪,倒像是三十岁上下的少妇。


  身材比姚遥稍矮,差不多一米六七的个儿,纱质红裙下方,两条丰腴圆润小腿,脚上踩着一双水晶绑腿凉鞋,眼角稍有皱纹,但不影响整体美感,完完全全就是一熟透了的美妇。


  要是我看得不错的话,这名妇女应该是姚遥的妈妈赵鸣凤了,两人面貌差异不大,特别相像。而且都有着令男人垂涎三尺的完美身材。


  真是应了一句老话“有其母必有其女。”


  母亲漂亮,女儿也跟着漂亮,谁叫人基因好呢。


  “遥遥,你回来了。……这位是?”赵鸣凤抬头扫了扫我,询问道闺女。


  姚遥脸蛋微红着解释道:“妈,这是我的同事,胡三,这不是天黑了吗,又正好碰上了就送我回来。”


  “哦,原来是你的同事啊,快进屋吧。”赵鸣凤连忙客气的将我请进了屋子。


  赵鸣凤并没有因为自己是总裁母亲,而用有色眼镜看我,我心中放松了很多,


  姚遥家很普通的平层,只有八十多平米,这跟姚遥的身份形成了强烈的对比。


  此刻有一个男人正在厨房里忙活着,腰上系着一块围裙,鼻梁上卡着一近视眼镜,长得斯斯文文的,看上去起码五十岁左右了。


  估计这个男人就是姚遥的老爸姚正国了,我在心底猜道。


  “遥遥,回来了,呦,有客人来啊。”见家里来了客人,姚正国连忙停下手里的活儿走了出来。


  “爸,我同事胡三。”姚遥介绍道:“这是我爸,姚正国。”


  “你好,姚叔叔。”


  “你好小胡,随便坐,遥遥,快去倒杯水。”姚正国客气的招呼道。


  姚正国为人也非常客气,对待我就像在对待自己晚辈一样,和蔼可亲。


  要是让她们夫妻两知道就在刚刚,她们面前的这位小胡占了她们女儿便宜的话,估计就没有这么好的热心肠了。

  “遥遥,你们聊,爸做饭去了。”


  跟我客套了两句,姚正国连忙进了厨房。


  姚遥点了点头,本想回卧室里赶紧找身贴身内衣换上,没想到赵鸣凤却走上来拉着她坐到了沙发上。


  “妈,你们怎么忽然就过来了,也不打个电话提前告诉我。”虽然着急,但姚遥还是坐到了沙发上,为了不让母亲发现她没穿小裤裤的尴尬,说话的时候她还特意将腿合拢在一起。


  赵鸣凤笑了笑:“我寻思着明天不是周末吗?反正你也不用上班,就悄悄过来了,打电话通知你们那多麻烦呀,没想到我们过来的时候,你竟然没在,我这不才联系你吗。”


  “妈,你这次来是有什么事吗?”自己的妈妈什么样的性格,姚遥最清楚了,这次忽然过来肯定是有什么事,没事她一般很少会过来的。


  “也没什么要紧事,就是妈可能要在你这长住一段时间了,我答应了你小叔,到他的公司里去干活,一个月给我六千块钱,我一想在老家闲着也是闲着,你爸又有自己的事干,我就答应了,你不会不欢迎妈吧?”赵鸣凤说道。


  “什么?妈你要去小叔的公司上班?那爸同意了?而且你知道小叔公司是干嘛的吗?”姚遥特别惊讶。


  惊讶倒不是赵鸣凤要在这长住,主要是小叔姚正海那个人风评不好,开了一家美容院,名义上做美容的,暗地里不知道干嘛呢。


  她背地里没少听到有人说小叔的公司,是挂羊头卖狗肉,明面上做美容,实则什么活儿都得干。


  当然,她也只是听说而已,并没有什么确凿证据。


  “怎么了?”


  “没怎么,妈你既然要过去干,那你多留点心眼,有什么随时跟我联系。”碍于我在场,姚遥也不好把话说得太白。


  “嗯,我知道了,妈会注意的,我说遥遥啊,你,你出门平时都不穿小裤的吗?这也太开放了吧。”忽然的,赵鸣凤低头的瞬间,就看到姚遥裙子里空荡荡的,顿时惊讶得眼睛瞪大了起来,连忙压低声音问道。


  “啊……没,没有啊。我今天早上走得急,忘记穿了。”姚遥脸红着,用蚊子般的声音解释道。


  她可不敢告诉赵鸣凤,她小裤被我给收藏了。


  “哦。那以后可别这么火急火燎的,赶紧去换一身吧,扎眼。”


  赵鸣凤可不相信闺女是因为走得太急而忘记了穿小裤,自己的闺女从小到大什么性格她最为了解,平时特别注重礼仪外貌,怎么可能会忘记穿了呢?


  这里面肯定有什么端倪,当然了,她也没有点破。在姚遥进卧室换衣服的时候,赵鸣凤就好奇的打量起我来。


  整个人看上去给人一种特别舒服的感觉,要不是自己年纪大了,早过了那种“沾花捻草”的年纪,就凭我的外形和气质,赵鸣凤都忍不住想倒追我了。


  “小胡,我听遥遥说是你特意把她送回来的,真是麻烦你了!”赵鸣凤客气的说道。


  说话间,可能是坐的有些不太舒服吧,她把腰稍稍弯了弯,扭头活动了几下。


  因为我是坐在她对面的,这不,赵鸣凤这般弯腰之下,顿时美妙的风光就展现到了眼前。


  “我的天……好凶。”本以为赵鸣凤上了年纪可能会有所变形什么的,但是直到眼前出现的一幕,才令我反应过来。


  我想错了,就凭赵鸣凤现在所展现出来的,哪里有半分变形的样子,简直叹为观止。


  “咕噜……”我偷偷咽了一口唾沫,这才反应过来紧张道:“没,没关系的,阿姨。”


  嗯?


  我所表现的这种紧张之态,让赵鸣凤特别疑惑,顺着我的目光看去,顿时,赵鸣凤就看到我的眼睛一直盯着她的身前的雪白……


  这小子竟然在偷看她!


  饶是赵鸣凤也忍不住脸有些红了,但是不知怎么的,她内心隐隐又有些兴奋,虽然自家男人就在厨房里,但这杀千刀的有多久没有满足过自己了。


  每次自己想要的时候我都百般推脱,还得自己每每夜深人静的时候,总是会忍不住想这方面的事,然后偷偷的做一些害羞的事情。


  现在我这种侵略性的目光,似乎是在变向的刺激着赵鸣凤内心那种隐藏了许久极度渴望般,让她害羞之余又兴奋异常。


  她并没有阻止我,或者将身体坐直,而是继续保持这个姿势。她眼神在这一刻忽然变得有些迷离,似乎是陷入了某种幻想……


  某一刻,在扫到我特别突出的异样时,赵鸣凤眼睛瞪大,小嘴微张,脸上一副惊讶夸张之情。


  “我的天,好吓人。”赵鸣凤别提多讶异了。


  男人她见得不少,但是像我这么吓人的还是头一次。这样强大的男人,要是能和我……


  “我的天,我到底是在胡思乱想些什么啊,我可是遥遥的同事。”这个想法刚刚冒起,赵鸣凤就吓得赶紧掐灭了,胸口剧烈起伏着,脸红脖粉。


  “赵阿姨,你怎么了?身体不舒服吗?”看着赵鸣凤这般表情,我还以为赵鸣凤是身体不舒服了,连忙关心的问道。


  殊不知就在前一秒,赵鸣凤竟然把我当做了幻想对象,狠狠将我幻想了一回。


  “啊……没,没事,就是忽然感觉有点热,你先坐一会儿,阿姨去洗把脸。”赵鸣凤红着脸连忙站了起来,匆匆跑进了卫生间。


  “奇怪,刚才还好好的,怎么忽然就热起来了呢?难道来了大姨妈?”看着赵鸣凤匆匆离去的背影,我邪恶的想道。


  没多久,换好衣服的姚遥走了出来,其实也没怎么换,就是重新换上了一套内衣而已。


  “我妈呢?”见赵鸣凤没在,姚遥疑惑的问道。


  “洗脸去了。”


  “哦。”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