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耸动黑粗长白浊 男友叫朋友一起上我

更新时间:2020-12-25 10:24:09

李浩楠告诉我,也是为你好啊,不想你身陷囹圄,何非我不知道你为什么整理诗情小会变成这样,以前的你的多好啊,虽然没什么钱,但是也不会做违法的生意,但是你现在居然还敢沾毒……沾那种东西,你以为你是狸猫吗?有九条命啊。就算你赚很多钱,那也得有命花呀!”

我可以感受到欣姐对我的关系和愤怒,即便自己那么的伤害她,还是一如既往的关心我。

我说:“你要是真的为我好,那么就当做什么都不知道吧,并告诉我,李浩楠是怎么知道这件事的。”

我们就纳闷了,这毒品交易不应该是比较隐蔽的吗?为啥这李浩楠就知道了啊!

欣姐简直要被气死了,无奈的说道:“我怎么知道他怎么知道的啊,而且这是重点吗?何非,你也长大,你要知道这件事的严重性,你父母在外面辛苦打工,难道你想要你们下次见面是在监狱吗?还有你的工作也别做了,不准再和徐华接触了,我会让李浩楠帮你想办法摆平这件事的,现在赶紧跟我走。”

欣姐紧紧的抓着我的手,想要让我跟她走。

 文学



我猛地挣脱开了欣姐的手,说道:“刘欣,我求你了,不要在管我的事情了,当初你让我在这里上班,现在我当上了经理,你又让我辞职,你这是开什么玩笑啊,还有我的事情自己会处理好的,不需要你和李浩楠的帮忙,所以要是没有其它事情,你还是走吧,以后不要再来找我了,现在我看到你就感觉到恶心。”

欣姐双眼泛红的说道:“恶心,你竟然说我恶心,我到底怎么恶心你了啊。”

我心疼的说道:“这才多久啊,你换了几个男人难道心中没有点数吗?这还不恶心吗?但是我比较庆幸的是,我是第一个把你睡了的男人。”

“啪!”

说完,欣姐就狠狠的给我来了一巴掌,倏然之间,泪光直接冲出了眼眶哭的一谈糊涂:“何非,你就是个混蛋,早知道你是这样的人,我绝对不会来找你的,你的生死和我有什么关系啊。以后你自己的事情,我不会在干涉了。”

欣姐的心可能都已经碎成渣了吧!直接哭着跑开了,但是跑到不远处,有回头看着我说道:“我没有你想象的那么不要脸,唯一让我感到不耻的事,就是你和发生了关系。”然后快速的消失在黑夜里。

看着欣姐的消失的地方,我心里在滴血,不断的说对不起,但是不这么说的话,你又怎么会对我失望啊。

第二天我直接一大早的来到了公园,不管怎么样,武术还是不能落下的,但是没想到在公园看到了一道靓丽的身影已经在那里等候了。

白霜说道:“我还以为,你已经忘记这件事了。”

看到白霜那火辣的身材,就忍不住的想要调侃她几句,不怀好意的说,本来是忘记了,但是一想到你,又记起来了。我可不想放过任何一个和白警官相处的机会啊。

“是吗?既然这样,那我要看看,你进步了没有。”没说完,迅速的伸出有手,抓向我的脖子,我知道肯定不是她的对手,因此我和她对手,直接扑了上去,将她抱住。

在白霜掐住我的时候,我也正好抱住了她,紧紧的搂着她的腰肢,胸部挤压着胸膛柔软之中带着一点紧实,空荡荡的身体,瞬间就感觉充实了许多。

也许是因为天天锻炼的缘故,白霜的腰肢特别的纤细,没有一时的赘ròu,并且很有韧性。

一双美目逐渐的放大,里面尽是羞恼,吃吃的说道:“你,你想干嘛。”

看着眼前这两片娇嫩的红唇,真想低头吻一下,狠狠的亲一口,但却只能想想,毕竟还是要考虑下后果的。要是我真的这么做了,估计后面的一个月都得要在病床上度过了。

我说怕你打我。

“你!”白霜的脸直接红了,眼神十分的慌乱,连忙说道:“你赶紧的放手,我教了你这么久,你就会这一招啊,在说我也没有教你这招啊,看来我有必要考虑还要不要教你了。”

我知道见好就收,急忙的放开了他,说:“学肯定是学了一点了,但怎么可能是你的对手啊,你嘴上说是考验我,还不是想要揍我一顿啊。”

白霜偷偷的松了一口气,可见她心里还是挺紧张的,嘴角微扬的说道:“看来你也没有笨到家啊,谁让你想要跟我学啊,徒弟被师父教训,也是合情合理的啊。”

我狠狠的瞪了她一样,然后走到旁边的凉亭中做了下来,白霜犹豫的看着我,问道:“怎么了这是,有心事不成。”

我说,我的身份可能暴露了。

听到这话的白霜,直接一惊,连忙问道:“怎么回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知道这件事的人,只有何亮和孙三,以及我们专案小组的人,但是何亮和孙三不可能将这件事说出去,否则他们也得完蛋,那么就……”说到这里,白霜的脸色露出了不可思议的神色,看着我说道:“你是说……”

我认真的分析过,一般情况下,当事人不可能将自己的犯罪证据说给别人听,那么只有一种解释了。

并且上次,就是因为何亮接到一个电话才使得事情的暴露,那么这个电话到底是谁打的。

而且当时知道行动方案的只有我和专案小组,这不得不让我怀疑专案小组里面有内奸。

我说,上次的事情发生后,龙队有没有进行调查啊?

白霜说道:“这么大的事情,龙队肯定是调查了的啊,当时没有任何发现,并且在行动当天,所有人都是在一起的,就算是上厕所也是结伴而行的,所以泄密的人,应该不是在警局里面。”

那这件事就更奇怪了,到底是谁打的那个电话呢?

“事后,我们专门调查了何亮的通话记录,交易的时候,确实是接到了一个电话,但是那电话的户主却是一个农民工的,我么还专门调查过他,但他说没有办过电话卡,那么就是盗用的,并且还对那个号码进行了监督,但是这个号码就再也没有用过了。”

我拿出了一根烟点燃深吸了几口,说:“孙三最近又有动作了,这次他应该还会带上我,你们的破案期限也快到吧?所以这次是大家最后的机会,我不想在发生上次的事情,毕竟,命只有一条,回去告诉龙队,大家都留个心眼,我不想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死了。”

“何非,上次的事情,我们真的很抱歉,但你放心,这次绝对不会再出差错了。”白霜坚定的说道。

说实话,我对你们专案小组的人不熟悉,所以,这次的行动竟然是越少人知道越好,就连你们专案小组的人最好也不要告诉,该保密的还是要保密的,我希望在我身份暴露之前赶紧将这个案子了结。

白霜认真的点了点头,说:“好的,我知道了,我会将你的原封不动的转告给龙队。”这是白霜认真的看着我,眼神不像以前那样的冰冷,并且里面还有一丝异样的情绪,说道:“何非,你自己小心点,有命才有其他。”

我拍了拍自己的屁股,准备走了,忽然回头问道:“对了,你应该忘记了一件事吧?”

什么事啊?白霜愣住了。

上次行动的时候,你不是答应我,要亲我一下吗?

提起这件事,白霜的脸色就变了,脸上浮现了一丝羞意,吞吞吐吐的说道:“这,这,这亲一下有什么意思啊,要是你能帮助我们破案,你让我做什么都可以。”

做什么都可以?我就问道,是不是连上床都可以啊?

瞬间我就感觉到自身周围好像冷了好多。我连忙摆了摆手说道,就当我没说,然后直接仓皇的逃走了。

下午,龙队专门打来了电话,告诉我这次的行动方案只有他和白霜知道,也是告诉我,不用担心警方内部的问题。

接下来的时间,我就是等着孙三的交易时间,就在三天后的大早上,在我还和周公的女人玩耍时,便打来电话说,晚上行动。

接到这个电话,我立刻和龙队见面,商量行动的计划。

当在一间茶楼里面,看到白霜和龙队,龙队一身便服,但是白霜穿着一身的紧身牛仔裤,将两条美腿勾勒得格外浑圆修长,两腿根部,微微隆起,释放着无尽的诱惑。臀型优美,犹如两半星月,圆润挺翘,把自己魔鬼般的身材展现淋漓尽致。

上身一件白色的短袖,丰满的胸部呼之欲出,走路时都是向波涛一样上下颤抖,让人有种想要犯罪的冲动。


在包厢和龙队谈论行动计划和上次的方法基本一样,我提供地点,他们抓人,白霜也拿出了定位器缝合在我的袖口和上次一模一样。

“何非,这次的行动只有我们三个人知道,如果上次的事情让你有什么心结的话,你先它将放下可以吗?我龙坤可以像你保证,要是这次在出岔子,我主动离职,龙队认真的看着我,让我最后一丝的念头也消散了。”

我笑着说道:“龙队,这些天我没少跟你发脾气,希望你不要介意,当事我确实是有点气愤。”

龙队点了点头说道:“我可以理解,所以不会怪你的,但是何非,说归说笑归笑。有些事我不得不提,虽然我们有充分的准备,但一旦发生了冲突w,我们也不能完全的掌控,所以你要好好保护下自己。”

我无所谓的笑了笑。

“那就先这样说,我们就先回去准备了,你行动的时候,最好给我来个电话。”龙队说完直接拍了拍自己的屁股,就走了。

但白霜也站了起来,准备往外走,但好像有什么话想说,一直到了门口,才转身来到我身边,在我惊疑的目光下,扬起自己精致的下巴在我的脸上留下了一个红唇。

我直接愣住了。

白霜的脸也绯红了起来,没敢直视我,掉头就走,但“我答应的事情一定会办到的,但你小心点,我希望还能再见到你。”话音刚落,白霜便直接走出了包厢,我傻傻的愣住了,很久才从震惊中回过神。

没想到白霜居然亲我了,要是被其他人知道,还不得疯了。

正当我准备从茶楼出来的时候,裤兜的手机就响了起来,我心中略有些不安,总觉刚见龙队就接到电话,不会有什么好事。

但是一看手机,居然是是自己的父亲,何君。

我连忙接了起来,说道:“爸,你和妈身体怎么样啊。”

“你个小兔崽子,现在在那,赶紧回来见我们!”我爸直接怒道。

我爸早年当过兵,身上总是有种军人的严肃和威严,所以我从小受很怕他,但是这还是第一次直接对我发火。

我不禁的皱着眉说,爸,你们怎么回来了啊,什么时候回来的啊,怎么不提前告诉我啊,我好去接你啊。

我爸直接怒道:“要是再不回来,就该到监狱里看你,赶紧给我滚回来。”说完,我爸直接挂断电话了。

我这才知道,应该是欣姐打电话给我妈他们说了我的事情,一想到这里,就感觉有点头疼,欣姐.欣姐啊,你还真是不让我省心啊。

想来很久,还是打车回家了。

我家在郊区,村子虽然不大,但都是同族之人,据我爸说,以前的我们家族还是个大族,但因为一些事情,在爷爷一辈没落了,所以在我这一辈基本都是生活在底层的。

在车上,我不断的在想,怎么和爸妈解释这件事情,但是怎么也没有想到一个完美的方案。

大概过了半个多小时,车在村口停下了,家里是两层小楼,门前是个大院子,但是刚到家门口便听到了我爸的怒吼:“何非,这个小混蛋,等他回来,看我不打断他的腿。”

紧接着,大伯何华便说道:“老二啊,我早和你们说过,孩子还小没有什么阅历和经验,难免会面临一些诱惑,会犯错,但是你们就是不停我,坚持要自己单独去赚钱,现在发生了这样的事情该怎么办啊。”

大伯一生都是老实人,没有什么坏心眼,虽然没有什么本事,但是却有一个正在上名牌大学的女儿。

大伯刚说完,便听到我妈带着哭腔说道:“大哥,何君,现在该怎么办啊,当初要是知道小非会走上这条路,我说什么都会留在家陪他的。”

看来自己的事情,已经被家里的所有人知道了,我蹑手蹑脚的走到院外,悄悄的往里看了一眼,没想到院子里,有十几个人,大伯和三叔夫妇,三叔女儿何茜,连爷爷也在,不管是不是在外地的,几乎全都来了。

并且我还发现了欣姐居然也在家中,此刻就站在我妈身边,一边擦着我妈的眼泪,一边自责的说道:“兰姐,是我对不起你啊,要是我早点发现,我一定会阻止他的。”

这时我二婶说道:“路是自己选的,何非现在也成年了,想要做什么,谁能拦啊,总不能将他绑在家里吧,这小非以前还挺乖,怎么说变就变了啊,还干起了违法的事情,这样儿不如养女啊,茜茜,你可不能学你哥啊。”

我爸有四姊妹,小姑远嫁到外地,所以现在在家的只有我爸他们三兄弟,大伯有一儿一女,我爸只有我这么一个儿子,二叔也只有眼前的一个女儿。

农村人重男轻女的思想很重,因此在何茜出生后,二叔想要再生的,但是却怎么也没怀上,这件事就成为了他们的一个心结了,二叔和二婶心理都气,因此有这么好的机会二婶肯定要过过嘴瘾的。

这时,爷爷说话了,沉声说道:“囔囔什么,都给我进屋,你们这是想要让所有人都知道小非的事情吗?”

爷爷虽然有七十多的高龄,但却是这个家的顶梁柱,只要爷爷说一句话,我们家都要遵循,从没有人敢顶撞爷爷。

听到爷爷的话,所有人不断的往客厅里面走,但该面对的还是要面对的,我调整了自己的气息,打开院门走了进去。

来到客厅的门口,便看到了火冒三丈的父亲说,爸,我回来了。

一瞬间,所有人猛地转身看了过来,我爸看到我,整张脸边直接阴沉了下来,小跑了过来,直接给我了一巴掌,指着我骂道:“你个畜生,看我今天不打死你。”说着又是几脚朝我身上招呼。

大伯见状连忙的拦住了我爸,皱着眉说道:“老二既然事情已经发生了,就算你打死了小非又能怎么样啊,现在最主要的是了解情况想办法减轻小非的罪行。”

“大哥,你别拦着,我何君养不出这样的儿子,让我打死了,眼不见心不烦。”我爸直接怒道。

但是二婶却冷笑道:“大哥,你就放开二哥,让他发泄一下,养出这样的儿子,心里也很气恼,毕竟二哥是当过兵的,眼里容不得沙子的。”

一听这话,我冷冷的看了一眼二婶,说我可以,但用我的事情激怒我的父亲这是我无法忍受的。

这是何茜走了过来问道:“何非,你不会真的做了违法的事情吧!没想到你的胆子这么大啊,爷爷这么喜欢你,你这么做,对得起爷爷吗?”

何茜今年十八了,长相随二婶,不仅在相貌就连性格和二婶也十分的相似,在平时也经常的挖苦我,并且今天这事带这何茜来,无非不就是想要来给我难堪吗?

我说,我做事心里有数,还不用你这个小屁孩来教训我。

我爸怒道:“你有个屁的分寸,要是有分寸还能做出这样的吗?”

我连忙舔了舔嘴,闭上嘴巴。

何茜不屑的笑了一下,来到爷爷面前说道:“爷爷,我认为事情已经发生了,那么让哥自己投案自首,这样还能减轻处罚,要是被警察亲自找来,那麻烦就大了。”

此刻,我妈已经哭成了一个泪人儿。

欣姐也是双眸通红的,一脸复杂的看着我。

二叔点燃了一根烟,沉声的说道:“爸,我觉得茜茜的话,也不是没有道理的,之后我们再找几个熟人帮帮忙,还可以减刑,这样小非就能少受点罪了。”

也要没说话,始终就这样的盯着我,眼神中带着浓浓的失望,仿佛老了几十岁。

我爸直接抓住了我的手腕,喝道:“都别吵了,就按照茜茜说的话办。”

不管我爸怎么拽,我就是不动,但是力气没有我爸大,最后实在没有办法,直接坐在地上说:“爸,能不能听我说几句啊。”

“小非,你说。”爷爷直接说道。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热门资讯